搜索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 6773阅读
  • 22回复

[原创][情人節活動獻禮]自由頌歌(Bruce/Clark)-4.25更新第四章

楼层直达
级别: 板凳小猴
发帖
31
乐园币
157
积分
139
警告:AU,故事發生在1850年間美國南北戰爭結束之後。本來我是想說要寫到一半再發,但是因為活動......老大呼喚我!所以我才寫了兩章,就PO文了,不要怪我進度緩慢,我有魔獸世界要顧。(淚奔)

聽說有異常的喜感,但我覺得還挺正常的啊......









第一章、海神波塞頓



這個時代,人們讚揚著平等,但卻在不同族群間劃下了界線。



這個夜晚和以往的夜晚沒什麼不同:舞會、俱樂部和Man’s Talk,。對他們這些自小生活在上流社交圈的人來說,這些就像是冷掉的餿菜,已經不具體入口的價值,所以此時Bruce Wayne和他的兩位富豪同學漫步在高譚市冷冽的月光下、港灣旁。頂上沉重的雲層層糾結,像是籠罩天空的惡魔,張開他無底的嘴,欲罷不能地吞噬著光明。

Bruce和他的朋友們都是英俊而富有的年輕人,二十近三十歲,正值黃金期,在婚姻的市場上都握有絕對的權力,不過還沒聽見那位初入社交界的少女擄獲他們之一的心。雖然他的金髮朋友前陣子才訂了婚,但對於美滿未來的喜悅卻沒有蔓延到其他友人的身上。

而Oliver Queen也不打算向另外兩位單身信徒闡述關於愛情有多美好的話題,畢竟不是每個人都遇得到好女人的,不是嗎?至少Oliver相信不是每個人都遇得到像Dinah一樣特殊的女人。

他們三個是大學同窗,因為相似的喜好與背景,所以他們比其他同學又走得更近了些,稱得上是朋友。或者說是比較坦率的Oliver這麼認為,他自認他們三人檔裡的另外兩位都是怪客──Lex Luther光溜溜的頭皮和讓人摸不透的Bruce,再加上他們三人對科學的旺盛興趣,旁人對他們的小圈子一向不抱太大好感。

雖然他們最後都必須繼承家業,但那份對未知事物的渴知無疑把他們連繫在一起,在大學生活中也添了不少樂趣和冒險。難得他們三人因公事在高譚共聚一堂,又難能可貴地參加了同一場宴會──他們誰也找不出理由不逃出宴會小聚。

「真是難得,我都想不起我們多久沒在一起混了。」Lex輕聲地說道,他們的手裡都提著盞油燈,高譚的夜晚一向不是友善的。雖然市區裡已有電力點起的光明,但是在這偏僻的港灣,光線卻是如此地曖昧

他們正走向Wayne的莊園,它座落在懸崖上,美麗而古老,就如果這個家族的歷史幾乎可以追溯至美國的初始,從那艘名為五月花的船上。莊園之大,可以令人目瞪口呆;屋舍之豪華,可以令人贊美上三天三夜,還數不清它所擁有產物。

細沙與礫石在靴子下發出微乎其微的聲響,比不上浪擊在岩壁上的磅礡,但卻如此貼近得可以感受到它們的存在。夜晚總是曖昧的,三個舊時好友並肩走在一塊兒,但不知為何地──就像是踩在那些細沙與礫石上──他們感受到了那種微乎其微的隔閡。

時間把他們之間的連繫分離、疏遠了,他們雖然都沒有說明,但卻都已感受到。浪聲隆隆地襲來,像是要吞沒所有的陸地,強大的壓力讓這個短暫的沉默顯得無法忍受。

「戰爭結束後你和你父親之間還好嗎?Lex。」Oliver開口道,手杖敲打著地面,製造出輕微的聲響。老Luther不算是個好的聊天題材,但也比這個難以忍耐的沉默要來得好。

「老樣子,他還是那樣的混蛋──不過沒了可以任人打罵的對象後,他的脾氣似乎又更糟了些。」Lex聳了聳肩,他不是很在意那些有色人種的人權,就像大多數生長在南部的富有子弟一樣,他對那些『人』沒有任何感覺。不過基於他的朋友們都是北方富有同情心的富豪,所以他省去了奴隸的字眼。

「聽起來很糟。」Bruce輕聲答覆道,不論他習得了再多的武技、獲得多少精巧的機件,或是如何地了解這座城市,夜晚的高譚總是會讓他感到無名的煩躁。或許是因為那噩夢的一夜,他想著,憤怒始終累積在他的血液之中。

「糟透了,」他摸了摸自己光滑的頭皮,嘆息道,「你們知道他可以有多麼混蛋,不要談他了。Oliver,你不是快要結婚了嗎?對象我們連聽都沒聽過,你可隱瞞得真深啊!」

「別取笑我,我也沒想到我那麼快就會結婚。要不是那天我不小心射中了Dinah──喔,她的名字──的肩膀,我大概一輩子也不會成婚吧。我想世界上再也沒有像她那麼特別的女人了。」

「你不是從不射偏的嗎?羅賓漢。」Lex打趣道,給了對方一個玩笑的眼神。在大學時代,Oliver Queen同樣以他高超的箭術聞名校園,他所發出的箭幾乎沒有偏差離目標。

「就是射得太準了。」他苦笑了聲,想起那位金髮私家偵探受傷後的抱怨。如果不是遇到Dinah,他恐怕一輩子也無法想像女人也能當私家偵探。

「這是一個抱怨嗎?」他的黑髮友人調侃道──鑒於一位金髮、一位光頭,剩下的那位黑髮男人身份,就顯而易見了。

「喂,我不是特別來給你們調侃的,你們再作弄我,我就要逼問你們的羅曼史了──Lex的就算了,我不想聽,但我絕不會放過你的,Bruce,上次你不是和一位芭蕾名伶在一起?聽起來很有戲唱不是嗎?」Oliver轉頭邪笑著說道。

Lex的性向在他們之間已經不算是秘密了。上流社交圈中一直流傳著他對女人不太感興趣的話題,但因為他有固定的情婦,所以也沒人把這個戲言當真,只有少數人才知道那並非戲言。

「逢場作戲,除此之外,還有什麼?」他聳了聳肩,一陣過高的浪花拍打在岩礁上,水滴濺上了他的臉頰。而過度燦爛的假笑讓他的兩位舊時同窗一起打了冷顫,到現在他們還是不習慣這個社交場的Bruce。

「一時看到你笑得那麼開朗,讓我全身雞皮疙瘩都站了起來。」Lex作態地撫了撫手臂,像是要平撫身上的顫慄。

「嘖嘖,不會吧?你到今天才對他感興趣?」那雙棕色的眼睛不正經地斜視,故放媚波的姿態令另外兩人哭笑不得。不過Oliver總是他們裡頭最不正經的那個,也最友好。

「唔……需要考慮,我想有點難度。你知道的,我對他這型的一向有點沒辦法。」Lex故作沉思樣,再次逗笑了兩位友人。

「最近日子過得怎樣?Bruce,你和你的孩子還好嗎?」經過一小段愉快的沉默後,金髮富豪開啟了另外個話題。

「Dick和Alfred處得不錯。」他簡單地答覆道,明白自己還是不習慣和小孩相處,所以Dick自然地親近Alfred。而Bruce絲毫不對此擔心,畢竟Alfred是照顧他長大的人。

社交圈很多人把Dick當做他的私生子,而他也懶得去澄清這點──或許該等到孩子長大後和他完全不像時才有辦法說得清,不然光憑他們共同的黑髮藍眼,解釋只是徒勞。

「喔,令人欣慰的答案,不過鑒於Alfred能把你拉拔長大,我懷疑他還有什麼是不能做到的。」Lex打趣道,Wayne莊園中全能的管家已經不是第一次成為話題的中心,他們都很好奇那位智慧的長者到底有多全能。

「好問題,我也覺得他應該已經是全能的──Bruce,能不能渡讓,拜託?」Oliver試圖裝出可憐兮兮的小狗表情,但他的嘴角大剌剌的無賴笑容卻出賣了他。

「做夢去吧。」他用鼻子哼道。

「話說,你們最近對最近的內燃機研究有興趣嗎?」Lex用一種科學怪客的憧憬表情說道,他當然知道他的兩位舊友都是會密切注意科技發展動向的人。

「我讀過資料,看起來挺不錯,如果研發成功的話,會非常有價值。」Bruce點頭道,他突然側了側頭,望向黑暗的海面。依舊波濤不斷,沒有他預期中的任何怪事發生。

「但還沒穩定,不像是短期內能回收的投資。」Lex瞥向大海,他總覺得剛才的破浪聲中有那麼一絲不尋常的地方,縱使這些浪對他來說還有點陌生,但在剛習慣了的耳中,不平常的地方仍是突兀。

Oliver尷尬的笑了笑,沒有加入他們的對話說明了他前陣子給愛情沖昏頭慘況,在一團混亂之中,他根本沒有辦法分神給其他的事物,除了他的女人……他的兩位同窗看了他一眼,終止了對話,轉而進行調笑。

「嘿,Olie,看來你……」Lex的話還沒結束,突兀的破浪聲這次成功地奪得他們的注意力。

「紳士們,幫幫忙!」浪間傳來了呼救聲,那聲腺不像是成熟的男人,但也不像孩童般稚嫩。三人轉頭,在陰冷的月光之下,他們看到了奇蹟。

高譚的月光從來不寬待,總是冷漠與吝嗇,但在這陰森的月影下,海中突然浮現出奇美麗的男神,蒼白的光線輝映在他身上,彷彿他是一尊光滑、純白得泛青的大理石像。但沒有一尊神像會在半夜裡從水中冒出。

如果能有什麼能讓他們傻了眼,那大概是因為眼前的一切太過不真切。那類人的美麗生物英俊脫俗的五官,完全符合藝術家們所能想像的極限,對稱而且立體,深色的頭髮濕淋淋地貼在頰上與額上。他寬闊的肩膀在浪間若隱若現,那對深邃的眼睛看到了岸上的人,黑夜中雖然看不清那雙迷人的眼是什麼顏色,但蒼白的月光令它們閃爍著。

他們陷入了沉默之中,第一個回復過來的是Oliver,當他側頭看到另外兩位同窗的神情時,他直覺告訴他有什麼事情要糟了……Bruce面無表情但專注地看著海中的場景,而Lex展現出他對未知的著迷。

Oliver眼角瞥見Bruce已經恢復了平時的沉穩冷漠,嘴角掛著淡淡的譏諷,而Lex也擺上了一慣的微笑,滿臉的不正經。剛才的他們的專注像是不存在過一樣,但這樣反而令Oliver更加不安。

他們謹慎地靠近岸邊──不管是基於防失足或是防人禍,畢竟你很難知道這些巨石間有著什麼──那男人(或者男孩)的手臂勾住了岸邊的壘石,懷裡抱著一個金髮的女人。不知道為何,他們剛才沒有任何一個人發現他懷裡還擁著另外一個人。

「拜託,求求您們救她!」他挺而走險的聲音拔尖著,在這個時刻,他像是個男孩而不是男神。濃眉緊皺著,他的眼睛水潤,眼神像是他們熟悉的某種寵物──小狗。而且還是落水的小狗,這是隨即出現在Oliver腦袋裡的想法。

即使是在這個光線不佳的夜晚,很難不去發現男孩的手臂異常地有力,他單靠一隻手便把他與女孩的重量穩固在浪濤甚急的岸邊,縱使白浪打在他的身上,他和女孩也沒再被捲入海中。Oliver小心地審視著,一邊伸出手來抓住女孩的手臂,男孩的另外一隻手環在女孩的肩上,穩固地支撐著她,而且努力不讓她在遞送過程中受傷。

Bruce站在Oliver的身後拉住他的手,借著金髮友人腳蹬在礁岩上之際,他同時把男人和他穩固地接住的女孩一起拉了上岸。隨即他的眼角看到男孩也緩慢地從海中爬上岸來,一身灰色的粗布衣緊貼在他雕塑般的軀體上,黑色的馬褲包裹著那雙筆直的腿……

「Bruce。」Oliver喊了他一聲,然後把女孩交給了他的黑髮友人,父親是醫生的Bruce對醫術的研究是他們裡頭最精深的。Wayne後人簡單地對女孩做了診斷,她的身體有點失溫,呼吸也呈現微弱狀態,很有可能被嗆到了些水,或是在落水時昏迷過去。

「應該只是昏過去,再加上一點失溫,沒有什麼大礙。」他沉穩的聲音總是能讓人放心,然後Oliver訝異地看著尊貴的Bruce Wayne為這位素未謀面的女孩脫下了大衣,將它包裹在女孩的身上。

「呃,謝謝,紳士們,」男孩臉紅了起來,「那個,這會弄濕了您的衣服,我帶她回去就行了……」吱吱嗚嗚地說著,直到緊張過後,他才發現眼前的人不是一般地尊貴。雖然他不知道他們的身份,但他知道那件大衣的價格可抵他父親好幾年的收入。

「沒關係,性命優先。」男人平穩地說出令男孩驚訝的話,他慷慨得不像是他印象中的貴族,而且他似乎尊重所有的生命,即使貧賤如他們。

「……謝謝。」沉寂了一會兒,男孩有力的手臂接過昏迷中的金髮女孩,微微顫抖的軀體不曉得是因為寒冷還是延誤的恐懼。

Lex仔細地在旁觀察,由於他在體能上與另外兩位友人的差異,在這種時刻他通常都不打算去自找洋相或是丟臉。他雖然精於狩獵和騎馬諸類貴族技藝,但他了解自己和Oliver、Bruce這類有特別鍛鍊過的人之間的差異。

男孩和女孩都穿著貧民的標準衣物,便宜的量產粗布衣,這種不起眼的灰色到處都是,但是男孩肯定是塊樸玉。寬大與不合身的衣服或許能迷惑他人的眼睛,不過此刻海水已將它們全部緊縛在男孩已趨成熟的身體上……Lex發現這個男孩非同凡響的外貌吸引著他,以及他們的神秘出現。

「你們怎麼會在這時候來海邊呢?」Lex問道,他們三人間交換了個眼神。這不像是殉情,因為男孩的臉上沒有絕望。而他們都還年輕得不像是了解絕望。根據那些縫補痕還沒把本身的布料給蓋過的衣服,他們的家境應該也還不到無法生存。

「Chloe替她母親買東西還沒回來,所以我……」像是想起了什麼,男孩突然白了臉。

「怎麼了?」Oliver問道,順帶地留意了四周,沒有其他的動靜。

「後來我在那邊的斷崖上發現她被一群混混包圍住時,她已經跳下來了,」他指著遠處的一崖角,然後停頓了一會兒,「我的朋友也跟我一起出來找她,我怕他也遇上他們。非常感謝紳士們善心,我們無以回報。」

「快去找他吧。」金髮富豪回道,他很難相信他們是真的從那麼遙遠的崖角上落下……這有可能嗎?在這不佳的夜色和洶湧的浪濤中游過那麼長的距離?

「我是Clark Kent,可以請教您們的大名嗎,先生?」男孩的眼睛裡流露出謹慎與禮貌,但同時他也神經質地咬著自己的下唇,「啊,衣服洗淨後我們會將它送還給您……這位先生。」在眼神移到某位黑髮富豪身上時,男孩補充道,表現得過於緊張。

「Oliver Queen。」金髮男人友善地回應著。

「Lex Luther。」光頭男人熱切地答覆道。

「Bruce Wayne……快去找你朋友吧,夜深了,不安全。」黑髮的男人皺了皺眉,聲音依舊沉穩無波。

「謝謝您們。」男孩開朗的笑容如果曾在他們眼前出現過的話,他們決定不會沒有印象。那像是刺穿了高譚厚厚的雲層後透入的陽光,難能而可貴地純淨、令人嚮往的天國色彩。

男孩寬闊、彷彿成年人的背影不久消失在視線之內,三人若有所思地步行在夜色之中,前往古老而神秘的Wayne莊園。








第二章、伊甸的蘋果

亞當和夏娃吞下了毒蛇奉上的蘋果,所以他們的後代都背負著原罪。


離那個驚奇的夜晚已經是一個禮拜後的事。Bruce送走他的朋友們後,回來時發現他的管家Alfred已經拿著他昨晚借(或者說他已經不期待那件衣服還能被送回,當他們明白那件大衣的價值後)給女孩的大衣,正準備前往洗衣間。

出乎意料的,在那不凡的外貌下,男孩似乎有個樸實的性格。他的守信令富豪Wayne感到讚賞,不過那曇花一現的男孩沒有佔去他太多思考的時間,畢竟他還有事業需要處理。


直到今日再見那男孩時,Bruce Wayne才再憶起那月光下幻影般的存在。


「Clark,你還好嗎?」黑人男孩從Clark的懷裡發出聲音,他的聲音緊張而且尖銳,但Bruce能明白這種心情。當他看到眼前發生的殘忍事件時,他不敢相信竟有人能對漂亮的男孩痛下毒手。

Bruce剛阻止了一場圍毆事件,只是基於公理與正義和身旁民眾不忍及兩難的神情。帶頭者是他認識、附近小有名聲的工廠主之子,他知道這個人做的事通常不會是好事,於是他阻止了這場殘忍的謀殺。

「我沒事,Pete,他們有沒有傷到你?」Clark鬆開了Pete,他的臉上全都是塵土,衣服上也都是污漬和令人不忍目睹的腳印,兩個男孩身上衣服沾滿了深褐色泥土更顯破爛。

「我沒事──別安慰我了,Clark,他們剛才用來打你的木棍都斷了!」Pete幾乎是在低聲尖叫,「你必須馬上去看醫生!不,我們現在就過去!」說罷,他便想拉起Clark。

「不,我沒事,Pete,」男孩踟躕片刻後才繼續道,「而且我們沒有錢,你忘了他們看診都要花多少?爸爸摔斷腿的那次幾乎花掉了我們家大半的積蓄。你看,我連半滴血都沒流,真的沒事的。」他安慰著友人道。

「可是上次Mark被他們痛打後也是沒有流半滴血,但他隔天就死了!」Pete的聲音已經不是低聲尖叫了,引來一些圍觀與同情的視線。Bruce聽得出他聲音裡的恐懼,不知在多少次的夢魘中,他聽見自己徒勞地想要阻止父母向前跨出的腳步,逐漸地接近死亡小巷……

「我真的沒事,真的,Pete,我們可以回去了嗎?媽一定很擔心我們,自從她知道Chloe上次差點沒命後,她一直很緊張,是該我們回去的時候。」Clark無辜地眨了眨眼,但他的朋友很顯然不吃這套。

「不!Clark,我們必須先去找醫生!」黑人男孩堅持道,奮力地想拉動他的朋友,但是他們都仍蹲在地上。

「唉,Pete,即使是這附近我們唯一請得起的醫師也不敢替我們看病的,」Clark嘆息,「你知道,他們不敢冒犯Bob的,自從父親病了以後,他們便不太敢幫助我們了,」最後一句話他放低了音量,比較像是對自己的呢喃,「而且我們必須趕快找到工作才行,家裡的積蓄越來越少了。」

當Pete沉默後,他起身拍了拍自己衣服上的塵土,雖然有些無濟於事──衣服仍是毀了──然後拉起黑人男孩。當他們都站起來後,他們才意識到,他們的救助者還在他們旁邊……

「唔,謝謝您,先生。」黑髮的白人男孩臉紅了起來,或許黑人男孩也是,但Bruce看不太出來。但Clark的紅暈即使是在髒兮兮的塵埃覆蓋下仍舊明亮。

「不用客氣──你是Clark,是嗎?」他幾乎不能肯定他們是同一個人,眼前的男孩和當晚如同海神般的存在有極大的差異,他開始明白為何世人都會被外在蒙蔽了雙眼,因而看不出這男孩的美好。

「啊,Wayne先生,」男孩突然發現援助者的身份,然後便無措了起來,「真、真的很感謝您再次幫助我們……」像是尷尬起自己剛才的無禮,和現在的窘境,男孩的臉頰呈現出蘋果般的紅色。

「我也覺得你需要請醫生診治一下──」他的眼睛掃視到那根斷掉的木棍上,再移回到看起來一切安好的男孩身上(除了他的衣服和身上的塵泥)。他很難相信男孩現在能站得如此穩固,承受了那麼長時間的毒打,這不是正常的反應,「如果你有問題的話,我想我可以替你看看。」

「謝謝您,不過……」Clark嘴開開合合,像是在猶豫不知道該如何有禮地婉拒他人的好意。在日間的光線照射下,那雙眼睛看起來是海藍色的,在藍與綠間的曖昧,令人想深究它的原色。

「非常感謝您的慷慨,我們真的不知道該如何回報。」Pete搶在Clark拒絕之前先接下另外半句。白人男孩驚訝地轉頭凝視著他的夥伴,但他所見的只有無法改變的堅定。

「跟我來吧。」男人比了比他豪華的黑色馬車,轉身。而兩個男孩在互看了一眼後,Pete拉著Clark跟了上去。



跟在Bruce的身後,男孩們被Wayne莊園的華麗震懾,雙雙沉默地走著,腳步輕輕地抬起、輕輕地放下。通往大宅的碎石路像是前往藝術館的大門,眾多大理石雕塑、青銅塑像陳列著,而一旁的植物修剪得恰到好處。

兩個男孩都已經知道已故的Wayne先生是位醫師,而他的兒子也同樣繼承了父業。雖然Bruce用他繼承的財富來投資可以賺到比看診更多的金錢,但是他仍舊修習了醫學這個科目,緬懷他的父親。

他們在馬車上就已經確認Clark神奇的無礙(他堅稱那根木棒沒有打到他,而是擊在地面,才導致碎裂……基於另外兩人都沒有看到真正的實況,所以也無從說起,令人訝異的是他看起來不像是受過傷。白人男孩說明這只是因為他受傷反應比較慢,明天瘀傷就會明顯了),他們現在會到Wayne莊園則是另外一樁事。

Bruce Wayne打算給他們一份工作。

這不算是什麼重大的事,基於這些富豪偶爾的善心,這類偶發的善行不時也會出現,被當做茶餘飯後的話題閒聊。但重點是這兩個男孩不是有技術的高等知識人員,而他的工廠並不需要童工──他不喜歡雇用童工,雖然他們的薪水極為便宜──不過歷史久遠的Wayne莊園總是需要許多傭僕來照顧,所以他不擔心自己無法在他的莊園裡找到兩份工作,只要Alfred喜歡他們。

如果他的男管家不欣賞這兩位年輕人的話,他還是有辦法另外安排。只是連續兩次的偶遇,令他對男孩有極大的好感……不然誰會把不喜歡的人安置在身邊?

「歡迎回來,Bruce主人。」有禮、端正的英國口音與文法,頭頂半禿,髮絲蒼白的年長者有著不怒而威的氣勢,儘管那身代表地位的管家制服穿著,但他和Mr. Wayne之間很顯然有更多的故事。

「謝謝,Alfred,」他的管家視線掃過他身後的衣著破爛的兩個男孩,男人對長者點了點頭,繼續道,「你能為他們安排一點工作嗎?」

管家粗略地評估過兩個男孩,對黑髮富豪點了點頭,而男人看起來似乎放鬆了許多,兩個男孩亦是。然而他們的心臟依舊懸掛著,喉頭像是卡了塊石頭,人在不知不覺中屏住了氣,專注地凝視著兩位成年人。

這棟莊園的華麗震懾著他們,他們還未曾跨入過如此高貴的地方,緻密的大理石、溫暖的地毯、精心雕刻的塑像、名貴的畫作……諸如此類事物環繞下,他們只覺得暈眩。原本他們以為哥譚劇場應該已經是最奢華的場所,但這座古老的莊園很顯然地在它之上,而他們只能不停地被它的美所震撼。

他們安靜地等待著判決。

「我想Nick和Brad都需要幫手。」嚴謹的長者向他的主人回覆道,兩個男孩都感到自己的心跳聲在耳旁砰砰作響。能在這樣的大宅裡工作該是如何榮幸?他們默默地嚥下緊張的唾液,想到這份正式工作能改善多少他們生活中的窘境……

接著Bruce Wayne交待了幾句便回到他的書房,把兩個男孩交給了他的管家。

長者大致地詢問完他們的背景後,便先指令他們先回家一趟,告知他們的家長這個訊息──雖然兩個孩子都充滿了上工的意願,但他不肯定他們的家長是否會喜歡這個訊息。

Alfred一直是個謹慎的人,即使他第一眼就可以看出兩個男孩的純樸與正直,不過他仍需要比印象和直覺更多的參考物。雖然他相信時間可以驗證人心,但是有些事情等到發生就來不及了……

他交待了一下事情和上工的狀態,在這棟大宅裡安插兩個男孩不是件難事。特別是它缺乏新血,只剩下那些忠心、但卻逐漸年老的傭僕。他們會在一些忠心老僕的身旁做事,直到他們被信賴、被認為有足夠能力可以獨當一面為止。

於是,當男孩們離開Wayne莊園時,他們都抱持著雀躍的心。在這棟大宅裡工作可以視作改善未來的前檻,收入豐碩的穩定工作可以改善他們生活中無數的困境。

當男孩們離開長者的視線後,Alfred沉思了一會兒。兩個男孩都是好男孩,Bruce Wayne也是個比大多數貴族要好心腸的人,他不會懷疑這中間有什麼不對的,但他明白這兩個男孩肯定給了他主人不錯的印象。

或許受過恩惠的男孩會比那些受過初級教育的應聘者多一點感激。Alfred轉念一想道。一邊指派人去收拾男孩在大廳落下的泥印,然後一邊要求莊園沉默忠實的老警衛去替他多蒐集這兩個新人的資料。

睿智的Alfred永遠有他的一套,而他的主人深深信賴著他的方法。








第三章、禮物

上天給了每個人不同的禮物,因為他們必須面對不同的苦難。


「Mom!」Clark喊著,急切地推開大門,但又在木板撞上水泥牆前拉回它──想起了它的脆弱。他們的房子座落在貧民住宅區,離原本他和父親上班的工廠並不遠,可以說是生活素質不好的區域,不過它足夠便宜,這就可以抵掉其他所有的異議。

「怎麼了,Clark?」Martha從廚房裡走了出來,手勾去幾絲飄到面前的紅髮。自從Jonathan患病後她的白髮變得明顯許多,其中說明了什麼,不言而喻。

令Clark心酸的是他母親還必須背負著沉重的生活,他們都不是會放棄的人。但他們家境只會越來越艱苦,幸好今日有了轉機。能成為Wayne的雇員將會大幅提升他們的地位,畢竟那是在哥譚中人人尊敬的Wayne家,再也不會有人在他母親上門還款時冷嘲熱諷,也不會再有人欺負他和Pete。

「Mom,妳不會相信,我和Pete得到了Wayne莊園裡的工作!」他上前去擁抱他的母親。當這個消息震撼地浮現在她腦中時,淚水悄悄滑落Martha的面頰,不知是為了有希望的未來還是其他原因,她的神情看來是如此地脆弱,但又堅強。

「噢,我想你爸爸會很高興的……」她偷偷拭去淚水,回抱著她高大的兒子,輕輕拍撫著他寬大的背。他已經像是個成年人了,不過縱使男孩看過的黑暗再怎麼多,他們貼心的寶貝兒子依舊單純美好,但同時這也讓他們擔心。

Clark是上天賜予他們的禮物,如字面般來自於天上的男孩。當Jonathan和Martha快要對他們的育子計劃絕望時,Clark意外地出現在他們面前,而他們也發現這個男孩的特別,在初見到他的時刻,他們就愛上了他。

有誰能討厭這樣美好的生物?如果他們的心胸不是太過狹隘。

當他們沉浸在這無需言語的美好片刻時,Kent家的木門外傳出了輕微的敲擊聲。

「喔,我去開門。」Clark鬆開了他的母親,以正常速率移動到門前──由於他的步伐大,速度依舊不慢。他打開了門,而門外的訪客是他始料未及的。

「嗨,Clark。」黑髮女孩甜美的微笑著,水潤的眼睛總是帶著略微的膽怯,引發他人的保護欲,Clark也不例外。女孩──Lana是這附近最漂亮的女孩,身材纖細有致,有著一頭漂亮筆直的黑髮。

她的笑容總是模糊的,很難從那種表情中看出個所以然,是她藏得太深,還是她其實什麼都沒有想?Clark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他有著不能告訴別人的秘密,所以他也不想去侵犯他人的秘密。有些事情就是誰也不能說的……

「唔,嗨,Lana,」Clark反射性地回道,自從Bob上次差點強暴Chloe未遂後,他與Lana之間微乎其微的曖昧情愫幾乎消失殆盡,而Lana與Chloe的友誼則完全被扼殺,「有什麼事嗎?」

他們無法與Lana的男友共處,而Lana很顯然不打算為她的朋友捨棄掉那個男人。

「只是聽說Bob對你有點誤會,我來探望你……你還好嗎?」她的眼睛水潤動人,像是隨時可以落下淚來一般,任何男人看見那雙眼睛都會軟下心腸來。Clark也不例外,但她話語裡的Bob提醒了他一些他不得不想起的事。

「唔,不是很好,但也沒有很糟……妳知道的,我想Bob對我們幾個應該不只是誤會了。」他聳了聳肩,他始終還是沒辦法很冷漠地回應他人,但想起Lana男友對他們做的事……好吧,他至少在嘗試了。

雖然Chloe看見他這副樣子,依舊會對他大吼些什麼不好聽的稱號……

「噢,不過看見你一切安好,其實Bob只是脾氣有點糟,你們之間應該真的只是誤會……」她張開柔美的嘴唇,似乎要吐訴些什麼,但是Martha的出現打斷了她下面的話語。

「Lana,很抱歉打斷你們的談話,但我想我有點事需要Clark幫忙,可以嗎?」Martha平和地笑著,介入這個她越聽越糟的談話裡。Bob是什麼樣的人,她豈會不明白?

但有些事情她仍舊不希望Jonathan知道,她曉得那個責任感重的男人已經相當自責於自己的病況對家庭帶來的重擔,要是再讓他知道自己的病讓他們陷入險境之中,他肯定無法安心養病。

「喔,好的,打擾你們了,Martha。」Lana略帶歉意地笑著,眼睛從長睫毛下上望,那是一種能令許多男人忍不住說『好』的乞求眼神,但Clark想起了Chloe,她的好友,更是他信賴的人。

如果那天他沒有在一陣不安後衝出門去──Pete在他衝出門後的不久,帶著Chloe還沒歸來的消息到他家──他聽到偏遠的地方傳來Chloe的聲音,他從來沒這樣過,從來不曾聽見遙遠地方傳來的聲音,但不知為何,他就是能判決出那聲音的方向與距離。

然後他發現了Chloe,在懸崖上,她的衣服已經不算完整,衣角被森林裡的植物勾破,袖子被撕掉了一隻,她整齊的金髮亂不可言,這個景像讓他的喉嚨像是被一塊大石哽住。他們的動作是如此緩慢、如此傲慢地逼近,而她一步又一步地退後。

接著,毫不猶豫地躍下崖壁。

他還是不夠快。當他落入水中時,他才發現自己如此想著。他的人在水裡摸索,漆黑的夜籠罩著,哥譚的夜晚不夠仁慈,月光被沉重的雲遮蔽著,但最後他抓住了下沉的Chloe,而此時她已經陷入昏迷。

經歷的時間或許不超過轉頭的片刻,但對他來說這段時間顯得太過漫長,連水花的噴濺都像是慢動作在他眼前上演。

現在他不敢想像萬一自己沒有趕到,Chloe是不是會這樣永遠地沉入黑暗的大海裡。那是他們認識的Chloe,那個聒噪、好奇但十分可愛的金髮女孩,敏銳大膽而且友善熱誠的Chloe。

「Clark?」Martha的手在他面前晃動著,男孩此時回過了神來,發現自己不知不覺沉浸在恐懼之中。而他的母親很顯然知道他想著些什麼,因為她的神情是擔心的。

「Mom……我只是想起……」他輕輕地環抱住他母親嬌小的身驅,人類是如此地脆弱,如此容易失去的生命。他想起了自己的惡夢,而緊緊地擁抱著溫暖可以帶來安慰。

「沒事的,Clark,一切都會變好的。」Martha拍撫著她的大男孩。有時,她認為上帝對她始終是厚道的,她有個英俊、忠誠、相愛的丈夫,而在她認定自己將沒有任何孩子時,上帝便賜給了她一個子嗣。在那之後,她和Jonathan都成為神忠實的信徒。

有太多事無法用邏輯與科學來說明,雖然這些說法正當著道,努力推翻原有的事物,但真的有太多是它們無法解釋的巧合──神蹟。

「嗯……」男孩微弱地應著,鼓勵自己去回想他和Pete剛得到的新工作……是的,一切都會改善的。







第四章、勞動者們

勤勞的人們工作在陽光之下,他們是社會中最廣泛的族群,就像是植物,構成了社會的基礎。


Clark把乾草鏟向駿馬的飼料槽,這是他在莊園裡工作的第四周,Wayne莊園的雇員大多都是忠誠善良的人,有些人的服務史甚至可以用家族來追溯。Nick是位馬夫,他總是自豪地說自己的父親也是Wayne的馬夫,而他們的主人只信賴將自己的駿馬交給他們。

「Clark,下午時,你幫Athena洗個澡。」老人緩緩地走進馬房,對勤勞的男孩點頭讚許。自從Alfred將這個男孩派遣作為他的助手後,光是男孩不會疲憊似的勞動力就讓他只能乖乖坐在一旁好靜養自己的慣性病痛。

他不知道這男孩那來的精力可以一人做兩人份的工作。

這位老馬夫看起來和管家Alfred差不多年紀,在他第一眼看到Clark後,他就打從心底喜歡這個男孩了。或許是因為長期和馬兒們相處使他巨有野性的直覺,不知道為何地,他只知道他會喜歡某些人,而厭惡某些人……像他就不是很喜歡富豪Luther的兒子,當然不是因為他少了頭髮的緣故,只是沒來由地警戒著。

Clark對老人漾開了一抹燦爛的笑容,並點了點頭。他也很喜歡Nick,對方是一位就像Jonathan一樣不服老、不願向病痛低頭的頑固男人,和Nick一起工作令他回想起了從前的時光。

當他們還在居住在美國中部時,他們也有一個農場,而他也每天幫忙父親做一些簡單的家庭農務……不過那時他們的農場裡還有不少奴隸,Clark只是在Jonathan身後打轉罷了。後來戰亂期間,Jonathan變賣家產、解散黑奴,只有Ross一家忠心地跟隨他們北上,其他的僕役們則在內亂中不知去向。

他還挺懷念童年無憂的時光──Jonathan是個優秀農場主,而且他的美德贏得農場中所有人士的心,他的友善與誠實一直是鎮上美談。而Clark也是個令他父親驕傲的好孩子。

但縱使是農場的全盛期,也無法比擬Wayne家族擁有的。這是一個歷史可以由五月花號上談起的家族,哥譚幾乎就是仰賴這個家族建設的,所以在市中處處可見Wayne的名號,在這也不一一細數,但這個家族確實充滿了驕傲的本錢。

「Brad似乎挺喜歡你的黑人朋友,Clark,」老人坐在一旁的乾草堆上,看著年輕小伙子伶俐的動作──他不會承認,但是這南方小子確實幹得一手好活──他不得不感慨自己的年紀,「你們這兩個南方小子確實有魅力。」

Clark咧開了大大的笑容,那高興的神采由他有靈洞的雙眼溢出,任誰看到了都會覺得那男孩就是溫暖、明亮的最佳具象。Nick想起他那厭惡大多數白人的好夥伴也挺喜歡這個白人男孩,不由得感慨了聲。

Brad是個白人與黑人的混血,他的父親是個不入流的中產階級,他是父親強暴黑人母親的結果,出生沒多久母親就消失在他的生活之中──他不知道是母親失蹤還是自己被遺棄,那個時期太動亂,他們的命也太過卑賤。

如果不是老Wayne的提拔,就像大多數流浪兒一樣,他在街頭上活過三十的機率極小。然而老Wayne沒有看錯人,他確實精明能幹,不過最重要的是他懂得沉默。謹慎是這個擁有古老歷史的家族為何能延續至此的原因。

「如果你下午提早做完的話,可以去幫幫你的朋友,」像是被男孩認真工作的模樣激發心情,Nick從乾草堆上站了起來,拿起耙子一同加入餵食的行列──Wayne家族有許多馬。從最高級的純血賽馬到拖運物品的騾子,分在不同間房舍中,「你對園藝似乎也挺有天份的。」長者一邊將乾草鏟入飼料槽,一邊說道。

男孩高興地笑著,但雙手也沒停下工作。Wayne莊園不像他外表般的幽深嚴肅,縱使是老管家Alfred都有他獨特的幽默感。就像是一個大家庭一樣,自從多年前在高譚夜晚中發生的慘案後,這棟大宅裡的人心靈更加地團結。

「對了,Nick,二號馬房裡新來的母馬是誰的呢?我從沒見過牠。」當他們結束餵食、開始進行打掃時,Clark突然想起了今早的疑惑。新來的馬是匹漂亮的棗紅色母馬,性情溫和。Clark看過很多的馬,特別是來到了這裡之後,那些他父親曾經夢想擁有的純血名種更是不乏,但是他知道那匹馬絕非Wayne先生的。

Bruce Wayne雖然表現得並非十分果敢、英勇或者是愛好冒險,而他在社交圈裡的名聲更是糟透了,但他的行為卻不像他顯示的那樣。Bruce Wayne的馬匹都是具有獨一性格的良駒,他愛好馴服牠們的過程,而且也是個優秀的主人。

有時Clark會覺得他的主人是一個神秘的雙面人,在許多細節上可以發現與他應有人格不同的岐見。Clark跟他的雇主並不熟稔,但不知為何,他就是能感受到Wayne先生的矛盾。

那男人的身上有股黑暗的氛圍,不像他表面那麼斯文。那是種強大、危險以及不安穩的氣息,隱約地潛伏在他美好的外表下,令Clark時常感到不安。即使他明白在這地球上很少有東西真的能傷得了他,但是他依舊畏懼某些事,例如他的Mom生氣的時候,例如Chloe奇特的幻想,例如Lana的綠色項鍊……

「主人的客人,不過接待他不是我們的事,我們只需要照顧好他的馬。」Nick對著正在擦洗鞍具的男孩說道,自從有了勤奮的助手後,他真的可以安心地退休養老。眨了眨眼,不過關心主人的客人不是他們該有的事,他很喜歡這個開朗的男孩,不希望他做出越權的事,令他被驅離這座莊園。

「嗯,那是位害羞的女孩,」Clark擦洗著馬具,無意地停頓了一下,接著繼續道,「不像是主人的馬……你知道的,她在那群脾氣暴躁的男孩之中太顯眼了。」

「沒錯!Bruce主人總是喜歡那些狂野的小子,」Nick為男孩的細心微笑,如果這靈敏的男孩確實忠誠可靠,那麼他就真的可以放心退休了,「Clark,點心時間快到了,我想你等會兒可以休息一下。」

「好的,等我擦完這副馬鞍,謝謝。」男孩笑著回答,一邊安整著置物架上的東西。Wayne莊園裡的東西沒有一樣是隨便的,就連他們的用具也是精緻、昂貴的,Clark每次在擦拭它們時,都深怕自己會弄壞物品上精密的小細節。

「我想我們大概在這個早上做完了所有工作,你認為呢?」Nick看著牆上那些清潔、保養完畢的馬具,聳了聳肩。他開始覺得自己很可能會有無聊過度的未來。

「唔?」Clark回頭,一臉無措。

「傻小子,下午去找你的朋友玩吧!別一整天都在工作,我們可不是雇用童工超時工作的那種人。」Nick忍不住大笑了起來,那個表情實在是……太有趣了。於是他收回本來認為會無聊的想法。

「喔、啊、好。」男孩愣愣地點頭,應道。經過這一個月來的體會,Wayne莊園的待遇確實極好,Clark萬分感謝他們主人偶發的善心。

「你應得一些休息,Clark,怎麼每次都表現得像是有罪似的?」抬起一側眉毛,他拍了拍男孩的肩膀。或許他們這些勞動者不擅言語,但有些事情從他們的舉止上就看得出差別。

Nick看得出Clark來自於一個良好的家庭、有妥善的教養,或許在戰爭爆發前他們甚至有不少的財產。不過戰爭就是這樣殘酷的事,動亂之中沒有什麼是說得準的,而他感謝自己主人的明智,選擇了正確的一方。

在老人的協助下,他們很快地結束了一天裡的基本工作,而Clark則被他的上司趕出了馬房,要他認真休息。但不論如何,他先確認了Pete的狀況,黑人男孩在Brad的指導下修剪著草木,很明顯地還要再忙上一陣子。

Brad一直不是很喜歡他去幫忙Pete,或許是他認為這樣有礙他對男孩的指導……有時Clark認為Brad已經把Pete視為他的接班人了。總之,他已經學到當年長黑人在Pete身旁時,他最好不要過去打擾。

他相信自己的朋友也在Wayne莊園裡學到了不少新事物。以前Kent農場的花園一向是他母親打理的範圍,而Martha對花園植物有著極佳的品味,所以他們並沒有聘請專門的園丁,只是偶爾僕役們會去幫忙拔拔草之類的瑣務。


於是他現在無所事事地漫遊在莊園的花園中。


莊園中有潭漂亮的湖,偶爾它的女主人會邀請她的客人們在湖旁舉辦茶會。不過Wayne莊園失去了女主人已經是很久的事情,湖畔雖然依舊美麗,但少了喧嚷聲後,它顯得格外寧靜,格外孤寂。

Lex Luther被他父親派到這個灰色的都市裡處理新工廠事務,他就學時期的同伴邀他來這座佔地遼闊的莊園做客。Wayne莊園就像是世外桃園,與這陰森沉重的高譚市格格不入,但卻相合相襯。它華美的主宅就像是大多數高譚哥德式建築,充滿了奇幻感。

他騎著自己的愛馬緩步於莊園之中,享受這得來不易的休息時間,在脫離年長Luther的視線範圍後,他算是能鬆一口氣了。他也不曉得令自己始終忠心父親的,到底是血緣還是習慣,但他在這片刻之間起了脫離父親羽翼的想法──就為了能自在地呼吸這點,也足夠了。

這種安靜無人的感覺令他自在,頓時思及了擁有一座類似如此的莊園──當然,或許達不到這種規模,不過他也可以買下一座……但剎那間,沉思中的Lex被突然其來的意外打斷思緒。

「啡──」

馬狂衝了出去,令他不得不俯身抓緊韁繩,在顛簸中他幾次差點落馬……經驗與直覺告訴他不要摔下去,於是他貼在馬背上緊抓著韁繩,馬匹撞進樹林中,離道路越來越遠……

樹枝擦過他的身側、臉頰,帶出一條條的紅痕,在這廣大的庭園中,他代喊著、尋求救援,但卻恐懼自己的聲音有沒辦法讓人聽到。馬從原本的林間小道逃竄至湖旁,印證他最糟的猜測。

砰!

馬撞上了某物──很可能是欄杆──但他緊伏在馬背上,沒機會看清楚是什麼。不過當撞擊的餘波反應到他的身上時,他也跌落了馬背,嘩啦一聲,任憑冰冷的液體包圍住他昏暗的神智。

「噢,糟糕!」一個年輕的聲音在波瀾中響著。


馬慌亂地從森林中穿過,四週的事物被這陣旋風攪動。一棵樹上,一位黑髮男孩低下了頭,一邊咀嚼著口中的糖果,那匹失控的馬,與牠背上醒目的光頭男子,Dick可以很輕易地辨識出那個男人的身份,而他不喜歡他。

不過……這不代表他會讓他自生自滅,畢竟要是他見死不救,他的監護人肯定不會愉快。於是他跟了上去,雖然沒有馬奔跑的速度快,不過這座森林他極為熟悉。在看到馬奔走的方向後,他已經決定好要抄那條小路了,因為那個方向外圍有造景的阻礙,最後馬非得跑向湖旁。

當他跑到湖旁時,正好也是馬撞入水中的時候──除了那個他討厭的光頭外,似乎還有另外一個人也落了水。

「哇喔,麻煩了。」他不禁抱怨道,不過還是脫下了外套,準備下水救人。

噗!

水面漾開一陣波瀾……男人低著頭,拉著另外一個人,從水面浮出。在背光之下,Dick只看得見對方的黑髮、高大的身材,一時間,他將對方錯認為自己的堅護人。不過第二眼後,他發現了差異。

是一個看起來和他差不多年紀的男孩,至少從外表上看來他很年輕,穿著僕役的衣服。男孩有著Dick羨慕的高大壯碩身材,有力的手臂看似輕而易舉地負擔著一個男人外加他們浸滿水的服飾。

「唔,可以請你幫個忙嗎?」男孩有些侷促地開口道,像是做什麼壞事被抓了個正著……不過Dick明白他沒有做什麼壞事,他所做的是把那討人厭的傢伙從水裡撈上來。

「沒問題。」他接近欄杆被撞壞之處,接過昏迷的年輕紳士。那男孩也從那破口處攀上,Dick這才感覺到這男孩真的十分高大。

「那我們……現在該怎麼辦?他還是昏迷著。」男孩──Clark嘆息著問道。他只是在湖旁散步,沒想到會被撞下湖去。他看了看肇事者,再轉頭看了看四周,發現那匹馬從另外一處沒加圍欄的地方上了岸,正在湖邊跺腳。很顯然,牠的求生能力極強,雖然不知道是什麼原因導致牠發狂,不過現在他們要煩惱的可不是那匹馬。

「急救他?」Dick揚了揚眉,然後他們無助地互望著。Clark先移開了視線,低下頭掃視了一下昏迷者,然後開口道。

「唔……還好他的骨頭都沒有斷掉。」撓了撓頭,他依舊不知道該做什麼。

「你怎麼知道的?」另外一個男孩驚訝地問著,眼神充滿了好奇。

「噢、嗯、經驗……」他結巴地答道,沒有人知道他的特殊能力,除了他的爸媽以外。

「好吧……讓我試試Bruce之前教過我的。」他雙手抵在男人胸口,開始規律地擠壓……

「噢!」片刻過後,Clark聽到了男人咳嗽的聲音,還有輕微的骨頭裂開聲……他的眉頭因為想像那種疼痛而皺了起來,不過因為病患的反應,另外一個男孩也停下了他的急救。

男人最後張開了眼,兩個黑髮男孩無助地看著他……

總之,在兩個男孩手忙腳亂的急救下,Lex Luther幸運地免於一死。不過因為兩個男孩糟糕的急救技術,他還是不幸地得到了幾根有裂痕的肋骨。當然,不是很嚴重──Wayne的家族醫生如是說。

雖然這是Clark與Dick第一次相遇,不過有些人就是很難不成為朋友。
[ 此贴被命中缺草在2008-04-25 18:28重新编辑 ]
级别: 论坛版主
发帖
341
乐园币
90558
积分
1265

只看该作者 1楼 发表于: 2008-02-13
这里的光头绝对是个很有喜感的人物啦....不过越是这样最后成为悲情角色越容易哦///喂话说这标的只是BC可你不是说有一点OC的成分么@ @
级别: 板凳小猴
发帖
31
乐园币
157
积分
139
只看该作者 2楼 发表于: 2008-02-13
沒吧,沒吧,我沒有說有OC啊。QQ

第一章老大你不是看過了?O死會了,而且我不會讓他活標的。(有LC倒是真的...)><

缺草...筆
级别: 板凳小猴
发帖
66
乐园币
343
积分
138
只看该作者 3楼 发表于: 2008-02-13
  很好很强大!!
级别: 板凳小猴
发帖
72
乐园币
36
积分
254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2008-02-14
这篇真棒~~~期待楼主的更新^_^......可千万别再又是一个坑了.....

级别: *
发帖
*
乐园币
*
积分
*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2008-02-15
偶喜欢BC文啊~
很棒的文啊~
期待楼主的下文,support!!
级别: 板凳小猴
发帖
31
乐园币
157
积分
139
只看该作者 6楼 发表于: 2008-02-16
嘎嘎,不要用我的坑來打擊我。><

謝謝大家支持啦,我會努力。

缺草筆
级别: 板凳小猴
发帖
66
乐园币
343
积分
138
只看该作者 7楼 发表于: 2008-02-16
  哦~蝙蝠,我在心理支持你……干掉那个打小超的混蛋。
级别: 主力小猴
发帖
74
乐园币
76
积分
613
只看该作者 8楼 发表于: 2008-03-01
太好了,英俊绅士、富有强势的小B,美玉蒙尘,等待开发的小超~~~太有爱了~~~

那三只初见小超的场景啊,HLL的口水~~~

期待下文啊~~~
级别: 板凳小猴
发帖
31
乐园币
157
积分
139
只看该作者 9楼 发表于: 2008-03-03
這篇比較少,本來還想拖一些廢話,但想想...還是算了,留給後面吧。

下一篇可能會爆字數,因為很有愛啊......><

缺草筆
级别: 新丁小猴
发帖
2
乐园币
77
积分
33
只看该作者 10楼 发表于: 2008-03-03
果然很有爱啊啊~~我还以为又坑了呢……  
草大~我相信你的坑品!!期待下面的~
PS,话说目前那篇开头即H的文已经翻译到了第二章,因为没有授权的关系不敢放出来……OTZ
我会尽量催那位翻快点的~翻好了再要授权好了- -

下面那帖发重了- -大人删掉把……OTZ
[ 此贴被幽月在2008-03-04 08:01重新编辑 ]
发现翼の梦的宠物系统超可爱~目前宝贝2转218级中~召唤大家一起玩~
级别: 新丁小猴
发帖
2
乐园币
77
积分
33
只看该作者 11楼 发表于: 2008-03-03
果然很有爱啊啊~~我还以为又坑了呢……  
草大~我相信你的坑品!!期待下面的~
PS,话说目前那篇开头即H的文已经翻译到了第二章,因为没有授权的关系不敢放出来……OTZ
我会尽量催那位翻快点的~翻好了再要授权好了- -
发现翼の梦的宠物系统超可爱~目前宝贝2转218级中~召唤大家一起玩~
级别: 板凳小猴
发帖
66
乐园币
343
积分
138
只看该作者 12楼 发表于: 2008-03-05
剧情进展比较慢啊……不过我不在乎慢,但是我想说= =为啥要把lana搞出来!!!妈妈咪呀!!!
级别: 主力小猴
发帖
74
乐园币
76
积分
613
只看该作者 13楼 发表于: 2008-03-09
这篇,囧,又见lana这个超级令人不待见的女人,都不知道说什么了,小超还是不错的,至少坚持了原则~~~
超级期待下一篇,听说很有爱的,能暴字数的~~~
级别: *
发帖
*
乐园币
*
积分
*
只看该作者 14楼 发表于: 2008-03-24
刚刚看了第三章…Lana竟然出场了(默)
万分期待一下章!!
快速回复

限12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