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 8113阅读
  • 88回复

[翻译][流花]我知道你干了什么——樱木篇

楼层直达
级别: MVP小猴
发帖
209
乐园币
2561
积分
1375

— 本帖被 柳柳 从 花之日韵 移动到本区(2012-06-03) —
樱木花道 
身高接近190公分,发型是红色的飞机头式,从外表看就是个不良少年,中学时代起打架便是家常便饭。
但其实是个孩子般很单纯性格的人。进入高中之后加入篮球部,如鱼得水般适应的非常好,是篮球部有名的特产。 
篮球部的更衣室里,花道正在发表热烈的演说 
 [那只狐狸到底哪里好啊,完全不能理解] 
  
 “铛!!”敲着更衣室的桌子,噼哩啪啦的开始摇晃起桌子 
 [坏了的话怎么办] 
旁边的宫城赶紧制止。更衣室里只有花道和三井还有宫城。篮球部的问题儿几乎都在这里了 
 [阿。。对不起] 
  
像是道歉般的站起身来,在椅子上坐好 
 [像个大人一样好好说话]对着花道坐着的三井也皱起了眉头,花道稍微收敛了一点 
 [知道了] 
本来是讨论流川的亲卫队,结果话题却跑到了流川本人身上,不过,这也是经常有的事情。 
 […但是,也太受欢迎了吧,哪个家伙] 
 [那副沉默寡言的样子] 
渐渐话题跑到了外貌上,说闲话不就是这样吗。 
流川枫,篮球部1年级,花道的同级生。从初中便开始打篮球,因为球技好被称为超级新人,虽然平时面无表情不爱说话,但是因为长得帅所以有亲卫队。被花道称为“狐狸”,升高接近190公分,有着不逊于花道的体格。 
花道因为身高1公分都没有变而感到生气,只要一提起流川,花道就会失控,他和流川正在重复着在世间一般被叫做“打架”的skinchip的活动(skin chip是日本自造出来的词,意思是肌肤和肌肤接触,出自心得交流。) 
 [确实,脸长得是不错。。]宫城感慨般自言自语的说 
 [是长相阿] 三井也是 
 [切。。。把脸放到一边]就连花道也承认流川确实长相不错,但是,[流川]是那种比起长相来是行动派的人 
 [那个家伙,在家里做什么不太清楚,就是只狐狸] 
花道一个人一边恩恩的应着一边点头 
 [怎么了?] 
觉得有趣的三井问了一句 
 [恩] 
言叶に诘まって、花道が返した答えは。  
 [。。。奇怪的事情] 
 [所以说,奇怪的事情是指什么?]宫城接口道 
 [哦----,是那个] 
 [说的具体点!]三井戳着对面花道的额头说道 
 [那个,吃饭的时候]想了又想,樱木开口说道 
 [不碰香菇] 
两个一边拼死忍着笑一边接受了这个答案, 
 [就这样?] 两个人用几乎扭曲的脸装出不在意般的普通笑容说到 
果然花道上当了,鼓起勇气,开始洋洋洒洒的说了起来 
 [榎也好しめじ(一种蘑菇)也好,好像是讨厌蘑菇类,因为没有营养所以不吃] 
蘑菇类不可能没有营养,卡路里也很少 
 [洗完澡之后,就那样头上挂着毛巾手插着腰,拿起纸盒牛奶就那么一口气的喝完] 
 [。。。噗!] 
两个人再也忍不住地笑了出来,在脑海中根据花道的花想象出来那幅画面,倒不是说相信那是真的,只是那个人是流川,光想象就已经够搞笑了 
 [哈哈哈,肚子痛。。] 
笑得上半身趴在桌子上,身体微微的震动 
 [是吧是吧?] 
花道探出身体,因为得到学长们的响应很高兴得样子,突然,更衣室的门开了 
 [。。在干什么] 
花道的后背瞬间一震,说话的人正是话题中心—流川 
[跟你没关系] 
花道重新振作起来,回头看着流川 
[。。。。] 
流川冰冷的视线从花道身上,看到正努力摒住不笑肩膀却一耸一耸的两个前辈身上 
 [那个,流川] 
宫城一边擦着眼泪一边抬起头 
 [你吃饭的时候,避开磨菇类?] 
 [阿良!] 

宫城良田--于是便被称为阿良,虽然宫城是长一年的学长,不过能允许这样称呼学长也是樱木的人德(?) 
宫城用手制止慌忙出声的花道,但是,在被默默地被流川注视下,气氛变得很糟糕。。 
 [不好意思,那样的。。。] 
 [你怎么知道?] 
 [。。。阿?] 
沉默 
 [确实有这样的事?]宫城慌慌张张的问 
  
[恩。。。。蘑菇类的东西完全不行] 
花道突然叫了起来, 
 [磨菇类没有营养] 
 [哎?] 
 [所以不吃] 
流川难得的说了很多话,但是比起这个来,倒是话题的内容更让人惊讶 

 [哇——连理由都一模一样呢] 
 [难不成说。。。。] 
两道意味深长的视线在花道和流川的身上比较起来 
 [怎,怎么了?] 
马上,花道就反应过来 
 [难道说,你们的交情变好了] 
 [小三!!] 
因为是三井于是便成为小三,三井是三年级,可以说是最高辈分的最终学年,却被樱木成为小三 
[绝对,没有那样的事!!] 
(别开玩笑了!!) 
但是,旁边的宫城,正想着更有意思的事情 
 [难不成,流川,你那个洗完澡喝牛奶的习惯也是有的。。?] 
 [。。。嗯] 
正在叫着什么的花道定住了 
 [就拿着盒装牛奶那么喝?] 
 [因为太麻烦了] 
(哎——————————?) 
  
宫城拍了拍僵硬了的花道的肩膀 
 [很厉害呢,花道,流川的事情,已经尽在你把握中了呢] 
太有意思了~~ 
 [。。。。哼] 
花道铁青着脸,一言不发。流川默默地看着樱木 
(关系好什么的,怎么会有这种事。。!) 
 “这样下去的话就会被贴上好朋友的标签”的念头在花道脑海中一闪而过 
 [喂,流川] 
流川看着他 
 [你睡觉的时候和毛绒玩具一起睡吧。。?] 
听到这个,三井和宫城都摒住了呼吸,花道的想法是单纯的,只要证明两个人关系不好就行了。 
 [。。我说花道。。。]几乎虚脱的宫城开口道 
[为什么知道] 
大家一起看着说话的流川 
 [什,什么??] 
 [有这样的事情] 
全体愕然 
三井和宫城一起,把手搭在花道的肩上 
 [。。阿?]把半分呈发呆状态的花道的视线从流川身上转道二人身上 
 [恭喜你们,你们关系真好] 
[真是出色的相识相知阿] 
[没。。。] 
花道开口的同时 
[真高兴,白痴]流川小声地自言自语 
[什么!!] 
樱木紧张的瞪着流川 
 [你和我真有缘份] 
花道定住了 
 [。。。。。。。] 
数秒后 
 [骗人的!!!!!!!!!!!!!!!!] 
响起了花道悲惨的叫声 
                 END 
我知道--樱木版2 (上)

篮球部总是充满活力,只要看他们练习就能很好的明白这一点,只是,除此之外也是永远活力十足才是篮球部的特征,不拘泥于学年关系,队员的关系也很融洽。
 [喂,花道]
好了,去训练吧~这么说着,宫城拍着花道的肩膀,花道正好换完衣服
 [干吗?阿良]花道锁好柜子之后问道,宫城心情看起来不错。
 [那之后,你和流川发展的怎么样了?]

樱木马上皱起眉毛,气氛“咚”的一下沉了下去

 [。。。阿良] 连声音也很低迷
 [恩恩,作为前辈也应该关心一下不是吗]
旁边的三井开口道,自从花道把流川的习惯完全说对以后,三井和宫城这两个学长有事没事就拿这个揶揄花道,
花道的反应本来挺好的,说些有意思的话去逗花道是三井和宫城的乐趣,简直像是兄弟般的照顾着花道,这也是爱。。不过对于花道来说是[才不需要这样的爱!]的吧?
正说话间,其他的队员一个一个来到更衣室
 [哦,话题人物流川登场]
宫城小声地说,看过去,正好流川打开更衣室的门,流川感觉到视线低下头,走到自己的柜子前,在花道的旁边默默地换衣服
常有的事,平时一样没有表情对什么也不热心。但是只要是关于花道,就不一样了。除了花道以外,即使有挑衅也会漂亮的假装没看到

在两个前辈逗花道的时候,流川也会有反应,“这个家伙作为人类来说也是有进步的”两个学长这么想着,当然不能放过这个话题

[我说你啊,流川的事情说得完全正确,怎么看也不像是关系不好嘛]三井一边说一边点头
 [小三!]
最初说起这个话题时在留下练习之后。花道知道流川的事情,只有流川,三井,宫城和花道本人一共4个人知道而已,但是因为两个前辈得意忘形的逗花道,现在大多数的部员都听到了。。
现在的更衣室有好几个人,都默默地换着衣服,但是当然,大家都注意着那4个人的动静

[打算反驳吗?]三井笑嘻嘻的 
 [那是当然]樱木断然的说
 [到底是那里的那件事显示出我和流川的关系好了???]
 [。。。完全猜中流川的事情。。]又来了。。。三井一边叹气一边摇头
 [确实呢,完全说中了呢!!] 宫城也随声附和 
 [所以说。。那个是,只是偶然说中的!]
哦~是吗,两个前辈根本听不进去
马上又去问换完衣服的流川
 [流川,你喜欢用的马可杯是蓝色和黑色的竖条纹的?]
虽然有些唐突,但是只有试着向流川打听,才能证明事情的真相,两个前辈兴致勃勃地等待着流川的回答
 [是——]
今天也没有辜负两个前辈的期待
 [你看吧!]
 [真是心有灵犀阿]
两个前辈简直是欣喜若狂。。但是为什么高兴到那种地步还真是不明白。花道怒视着流川,怒吼道
  
 [不要信口开河,狐狸]
 [没胡说]
 [你肯定说谎了]
互瞪
 [好了好了好了]三井含笑着制止他们,这样的戏码几乎每天上演
蓝色的浴巾,洗澡的话从脸开始洗,再浴盆里刷牙-----这些就是目前为止花道所说的流川的事情,虽然说多说一些关于流川“绝对是说谎”的事情会更有意思
例如关于带到学校来的物品什么的,但是不能说知道花道是在说谎,“那是不可能的”虽然也这么想,但是也许万一。。。。
花道瞪了一眼流川,转过来看着两个前辈
 [绝对,和那个家伙关系好什么的--没有没有!!]
今天也是自掘坟墓!一直在远处默默听着的木暮,忽然笑了出来
[怎么了,眼镜兄]
对于三年级的戴眼镜的木暮,花道是很亲近的,即使发怒,对木暮也是特别的,会正确使用礼仪,也会好好的听话
 [阿,对不起]先为自己的笑的事情道歉,然后把柜子锁好
 [只是,如果想要知道樱木说的关于流川的话是真的。。]
三井瞬间往木暮的旁边移去,迅速用手堵住了木暮的嘴
 [你要对眼镜兄做什么?]
花道的眼睛都立起来了
 
 [阿,这便是我们的友情的体现,不用在意]
木暮吓了一跳,三井用眼神示意木暮别说话,木暮用眼神说明白了,确认无误之后,三井慢慢的松开了捂着木暮嘴的手。
 
 
 [没事吧,眼睛兄]花道担心的问
 [阿,没事,樱木]
往常一样的温柔的笑容,花道放心般的吐了一口气,三井的意思好像正确的传达给了木暮,旁边的三井和宫城也放心般的捂着胸口,可算放下一颗心
差点就少了一项乐趣,这么有意思的事情。。。
 [恩,怎么了]
 [快点去体育馆吧]
苦笑着看着墙上的表
 [糟了]更衣室只剩下花道一个一年级的,流川换好衣服就走了
(到底是什么时候?)
 [ 阿,等一下,流川!]
慌慌张张的追了过去,看着两个人奔跑的背影,[关系不错啊-]的声音传了出来
(那个狐狸,到底在想些什么啊)
花道想事情都是在上课的时候,因为不能动,也没有可作的事情,这就是花道对上课的认识,学习这类事情也是考试前几天的事情。
面无愧色地花道想着,流川和花道几乎总是互相瞪着,不仅仅是在篮球部活动的时候,其他的时间也是如此
和流川在不同的班级,所以碰面的机会很少,但是对手是有亲卫队的流川,即使不说话也会女孩子们的实况报道,什么流川刚刚从走廊经过呀,在那边呀之类的
作为花道来说,虽然说总是打架,但也不是非打不可。让花道来说的话,就是流川故意找茬儿
今天也是
(阿,真是个好天气~~)
伸了个懒腰,真是个适合睡午觉的日子,花道的位子在最后排的窗边,相当好认,无意中,花道看向窗外
(!)
1年10班好像在上体育课。为什么能知道是10班,是因为流川在那里。很容易就认出流川来。他头一个跑过来,几乎小到看不清,但是根据他跑步的姿势和习惯判断出来,男子组正围着操场跑步
(跌倒!)
花道正想着(跌倒跌倒。。),流川抬头看过来
(!)

那是流川独特的视线,一边跑步,一边看向花道这边。两个人之间有相当远的一段距离,远到连脸都分不清楚的程度,跑步中的流川的视线,一直看向花道这边。花道能感觉到,也一直瞪着流川
接近操场的拐角,路线由一个大大的转弯,流川的视线不见了,花道松了一口气,才注意到连肩膀都绷得紧紧的,花道砸咂嘴
视线相对的话
马上就会有下文,如果是距离近的话可能立刻就出手了,距离远的话就那么互相瞪着,谁也不认输,被那种面无表情的视线盯着,任谁也会觉得“你要找碴吗?”流川的视线确实有些凶
(为什么要胡说八道呢?)

把视线从窗外流川的背影上收回,趴在桌子上,本来就没打算听课,在晒太阳最好的窗边的位置。
努力的想着
但是无论怎么想,也不明白为什么流川会说那样的话,甚至连花道也感觉到了,简直像是小孩子间的对话。结果让两个前辈那么高兴得调侃,
(完全不明白。。果然狐狸的事情人类市不能理解的)
这就是花道思考了半天的结论
两个前辈的调侃,无处不在,训练的时候,休息的时候,特地走到花道的旁边挑起话题,今天也是如此。
 [所以说呢,你也不要这么顽固了,就承认你和流川是好朋友吧]三井开口
 [所以说,那个是误会!!!!]
 
花道开始呱噪,即使强制性的展开理论也好,希望花道和流川关系变好,哪怕只有一点点也行。怎么说呢,能够阻止这两个人的只有即将从三年级引退的自己,希望他们能从打架的关系稍微有些进步。

流川总是若无其事的在花道的旁边,仅仅是因为都是一年级的缘故吗?即使在一年级中,也总是在距离花道最近的位置上。
绝对不是关系不好。他们的关系感觉正在出现反弹,总之要让花道,即使一点点也好,要认识到这点
 [那里误解了?你们关系那么好]
 [这也是误解]果然花道是充满干劲,他的声音简直体育馆里都能听到
 [在说什么?]好像也引起了经理彩子的兴趣,对于彩子来说花道十分可爱,就像是弟弟那样
 [彩子。。]一副没出息的样子叫着名字
 [那是什么表情]彩子叹了口气
 [打起精神来,樱木花道]
用纸扇轻轻的拍着花道的背,‘为花道打气的彩子真温柔~~~’宫城在一边双眼呈桃心。。
 
 
 
[到底说了什么?]
于是,宫城小心的开始说明缘由,听完之后,彩子叹了口气
 [彩子]?
看看花道,又看看流川,宫城正做着让他们两个人建立友情的努力
但是彩子认为流川和花道两个人现在这个样子就很好。也同意宫城的观点,认为两个人的关系确实不错。流川正靠在墙上休息的样子,却一直注意着花道的事情,若无其事般的移开视线。即使在一年级中的阵营中,流川也一定都在能够听到花道的声音,视线可及的地方

因为和流川从中学开始就打交道,所以对这个面无表情沉默寡言的后辈,还是多少有些了解的。流川对花道的不寻常的关系也能理解
(比起平常来说的(好朋友)好像还有些区别)
三井和宫城的打算也是明白的,但是认为他们顺其自然的发展会更好一点,也许偶而过激的表现(打架)对消除紧张也有好处。
另一方面,花道有些担心。本以为会被嘲笑谁知彩子却一边叹息一边沉默的看着自己,不安也是理所当然的。
看到花道正用手足无措的样子看着自己,彩子苦笑
  
 [彩子?]花道小心翼翼的开口
 [怎么了?彩子]宫城也忍耐不住了
 [没什么]
彩子笑着对宫城说,仅仅为了一个笑容就开始发呆的宫城,还是十分纯情的~~
 
 [彩子也认为这两个家伙关系不错吧?]三井用胳膊肘捅花道的上臂。
 [小三,根本不是那么回事!]
 [确-实]
 [彩子?]樱木看着彩子
 [不是吗?你们能够打架,也是因为关系好的缘故吧?]
[为什么——]
认真地看着比自己高的红着脸的花道
 [还有—你这么在意这个事情的表现]彩子艳丽的笑容,不仅仅宫城没了声音,连花道也是
 [——]花道不满意
 [好了,开始练习!]
用纸扇拍着手发出啪啪的声音
练习很辛苦,不仅要有干劲,还要有热情。
到了休息时间,彩子冲花道招了招手
 [怎么了,彩子]
花道像个大人般的走过来,流川依旧靠着墙休息
 [刚才的话题]
 [刚才?]
 [你和流川是好朋友的事情]
[都说了,那是——]
彩子用手指在嘴边比了一个“嘘”的手势
 [之所以被那么说,也是因为你说中了流川的事情不是吗?]
花道手足无措的点头,彩子无奈的叹了口气
  
(这也是这个孩子的优点)
 [我说,樱木花道]
一直看着花道的眼睛,花道也换上了一幅认真地表情,好好的站好了,认真地听彩子说话
 [即使流川说“是这样的”,但是谁也没有确认过不是吗?]
 [恩,是的] 
对于要说什么完全不能明白的花道,彩子叹了口气,眼神飘向流川,正默默地用T恤擦着额头的汗,面无表情的注视着这边,一定从刚才开始就在看了,那股热烈的视线(很容易明白)
叹了一口气,看着花道
 [没有确认的事情,是不能下定论的]
花道的眼睛亮了一下,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啊,刚才被三井堵住嘴的木暮要说的事情和彩子一样。虽然流川说“对” “是这样的”但是实际上是这样吗?还是确认一下比较好吧
 [原来如此!]
花道拍了一下手,完全没有注意到这点,在这些地方,花道就像个小孩子般可爱。让人无法不管。
彩子一口同意宫城的计划,虽然认为两个人[顺其自然]比较好,但是这两个家伙都是超级迟钝。通常都是当局者迷。还是给他们制造机会吧,对于这两个不能放手的后辈,就像个姐姐那样守护在他们身边, 
 
 [哈哈哈哈,现在就要揭穿流川的谎言了!]
花道一个人自言自语,突然的抬起头
 [非常感谢!接下来就是流川那个混蛋了!!]
手握成拳头,轻轻地对着彩子点了下头,然后回去了。一直走到靠在墙壁上闭着眼睛的流川面前站住
 [喂,狐狸]
流川抬起头
 [带我去你家!]
流川面无表情的看着花道
 [。。为什么]
 [我要把你的谎言都揭穿!]樱木充满气势的指着流川

我知道--樱木版2 (下)
于是到了星期六。
 [花道,今天去流川的家里住?]宫城坏笑着问
 [没-错]
花道刚刚结束了训练,换好衣服正坐在凳子上,在更衣室里面的有花道,流川和两个前辈,当事人之一的流川还在换衣服,花道正等着他
 [你们啊,都已经好到要去对方家里住的程度了呢]明明知道花道的意图却故意说成这样
 [才不是呢!小三!]果然,花道抗议
 [那里不一样?]
 [我是要去揭穿这个家伙的谎言]樱木指着流川
流川“咔嗒”一声锁好了柜子
 [白痴]
 [干吗?]
开始互瞪,两个前辈互相看了一眼同时叹了口气,也许知道樱木去住的本意是好的,不,希望是好的
 [好啦好啦好啦]
宫城搂着樱木的肩膀坐在凳子上,三井和流川说话
 [你的家人吃了一惊吧]
 [恩]
 [果然]点点头 
 [。。。为什么?]
不太明白--樱木抬头看三井,还有身边的宫城都赞同的点着头,看来不明白的只有他一个人。
 [想想看]三井看着坐在凳子上表情认真地樱木 ,指着流川说
 [你认为这个家伙带过朋友到家里住?]
 [没有]想都没想樱木答道
[是吧?]三井得意的点点头
 [也就是说,花道,你是流川第一个带回家住的朋友哦!]
 [阿?]
瞪大了眼睛 
(朋,朋友?!)
好像终于明白什么意思了
 [胡说!!]
 [真吵!!]
三井和宫城用手捂住耳朵,连流川也皱起了眉头
 [不,不去了,流川的家]
 [白痴]流川的声音有些失望
 [已经和家里人说了]
这就是现实
 [。。什么]
不知道说什么的花道,两个前辈落井下石
 [没错,现在说不去太晚了]
 [就是,流川的父母一定很期待的在家里准备呢]
 
后路也断了
 [骗人]
花道的脸色很难看[才没有那样的事对不对?]
充满希望的看着流川,流川想了想
 [。。晚饭,要做什么好呢?妈妈一直在考虑这样的事]
花道几乎站不稳的晃了一下,也就是说流川的父母很期待花道的到来
 [去吧,花道]
 [别让人家白等,是吧樱木]
花道无力的坐在凳子上
玩笑开大了。。。
 [走了,白痴]
 
被叫白痴却连反驳的精神也没有了,花道跟在流川的后面,晃晃悠悠的走出去
 [没问题吧。。]
 [也许吧]
两个学长一边看两个人走出更衣室的门口一边冷静的说
 [那个红头发。。。真可怜]

 [不过,毕竟也是第一次带回家的朋友,和这个比起来,头发不算什么]

一般见到那头惹眼的红发都会被吓倒,不过如果知道花道的性格的话,就会笑着说“真的很合适呢”
 
 [希望今天在流川家的晚餐能够顺利进行]
三井结束对话,两个人也开始准备回家了   
流川家这天的晚餐,相当平静的进行着 
流川的父母和姐姐,流川本人和花道。一开始听了学长的话又是紧张又是发呆的樱木也渐渐的习惯了

 花道和流川一同进入流川家的玄关,流川的父母和姐姐已经在门口迎接了,由此可以看出流川家里人的期待度,看到樱木红色头发的瞬间,有些吃惊,但是既然流川第一次带回家招待的人,自然也不会是普通人。也许他家里人是这么想的也不一定
 [这个散寿司,超级好吃~]花道一边用盘子盛了一些寿司吃,一边笑着说
 [是吗,谢谢,这个也吃吃看]
妈妈把三明治给花道加了过去
 [趁热吃]
姐姐给花道盛了一些意大利面,花道笑呵呵的吃着,流川和父亲没有说话。今天流川家的晚餐菜单是特别订制的,从散寿司到三明治,从意大利面到土豆沙拉,甜品是水果布丁和姆斯蛋糕

无表情,无关心的流川,初次邀请到自己家的人是花道。想当然生日会什么的一次也没有举行过,所以这张菜单,简直像是被退回的生日蛋糕,妈妈和姐姐努力的做,花道好像也吃得很香,但是父亲和流川的反应就不一样了。

和红色头发非常相称的花道,率直单纯,只要和他说过话便能明白,晚餐平平静静的进行中
 [阿~~非常好吃]吃完甜点,花道幸福的自言自语
 [太好了,辛苦没有白费]
 [没错]
两个女性也很高兴,花道双手合十说了句“我吃饱了”之后,立刻站起来收拾餐桌
 [阿,好了,放在那里就好]妈妈慌忙阻止
 [没关系,被招待了这么豪华的料理]
 [还是到流川的房间去吧]笑嘻嘻的拦住花道
 [呵呵,不用介意,流川也什么都不做的]姐姐也和蔼可亲
 [但是。。]
花道正在为难,终于喝完茶的流川站起来
 [走了白痴]
就这样,两个人一起走了
 [流川!]
 [没关系,这样就行了]
 [是吗。。不好意思,妈妈,姐姐]
很自然的接受了花道的称呼
 “和小枫一样叫妈妈,姐姐就行~”
开始还很别扭的花道也很不好意思的听从了建议
 [那我们先回屋了]
点了点头,走向在门口等着的流川身边
 [二楼]
只说了这一句的流川迈步走了出去
流川的家很大,不仅大而且复杂。不知道是不是为了不和客人碰见,去一个屋子有很多途径。因为不习惯所以根本不知道自己的位置。也许是因为增建的原因,流川的屋子就属于增建的部分,因为早上有练习要很早出门,所以选择了进出方便的屋子。
从玄关旁边的楼梯上到二楼就是流川的房间
 [这就是你的房间?]
楼下是车库。花道兴致勃勃地在屋里看来看去,忽然停住了
细长的房间,最里面的是床,面前是茶几,学习桌,靠垫,电视和录像机。
然后。。。。
 [。。。你这个家伙,为什么会有这种东西。。]
几乎喘不过气来,眼睛死死的盯住坐在床上的巨大的毛绒玩具—红棕色的长毛熊。
 [兴趣]
流川面无表情的打断樱木的话。确实在花道说“流川抱着毛绒玩具睡觉”的时候,他承认了
(难道是真的。。?)
从站着的花道身边经过,流川走向桌子前,把椅子拉出来坐下,正好朝着花道的方向。 

 [干吗不坐下。?]
流川用视线催促
 [。。。]
但是却没有坐的地方,在流川的视线示意下,花道小心的坐在了流川的床上
(要说我说的关于流川的事情的话。。)
花道开始回想,甚至没有注意到流川一直盯着自己看。刚才看到了流川不吃蘑菇。
 “总是这样”姐姐也是苦笑着说,然后就是蓝色的浴巾,蓝色和黑色的马克杯,还有就是洗澡的时候先洗脸,再浴盆里刷牙,洗好澡之后直接喝牛奶。

(难,难道说—)
像是打消想象般的,花道甩了甩头。就在这个时候,想起了敲门声

 [可以进来吗?]

妈妈的声音。流川站起来把门打开
 [怎么?]
 [拿了饮料过来]
流川把门打开,母亲端着茶盘近来,红茶的好闻的香气立刻弥漫在了屋子里
 [虽然方便做了红茶,看你好像很喜欢的样子]
一边放在桌子上,一边问这樱木,。
 [当然,麻烦了]立刻坐端正
 [太好了,我还想是不是咖啡会比较好一点呢]
 [我不喜欢喝咖啡]
 [对了,枫]
把盘子上的东西都放好之后,母亲转过头来对流川说道。樱木的眼光已经被桌子上的东西吸引过去了
(~~~~~~~,这个,这个是)
蓝色和黑色的大竖条纹的马可杯,花道的耳朵里已经听不到他们的对话了

 [花道的被褥,放在这里可以吗?]
 [可以,一会拿过来吧]
花道好像也很高兴得样子呢,对了,现在可以洗澡了
这样说着,看向花道,注意到花道一直看着马克杯
 [花道也喜欢那个?]
 [阿?是!?]
慌忙的抬起头,根本没听清问的是什么,纯粹是条件反射般的回答,没有注意到那个的母亲继续说道
[小枫,突然把那个杯子买了回来,之后就一直用那个呢]母亲苦笑着说,
(~~~~~~~~~恩?)
花道的脑海中想起了警报声
[洗澡水已经烧好了,一会就可以洗了]
[。。知道了]
一边点头,旁边的流川叹了口气

洗澡是和流川一起洗得。因为有许多花道不调查不行的事情。
从脸开始洗。一边泡澡一边刷牙,之后用的浴巾是蓝色的,然后就那样喝着盒装牛奶。
全部都是按照花道说过的进行。
(到底这个家伙是怎么回事~~)
回到流川房间的花道突然十分疲倦。一进屋就直奔流川的床坐下来,完全没有打探的力气了。无论如何房间的主人是狐狸。
(狐狸和我这个天才樱木,怎么可能关系好?)
脑子里乱糟糟的
 [喂,脚]
 [?]
抬起头,流川正抱着被褥站在那里,正打算挪开脚下的茶几
 [哦,我来吧]
慌忙去帮忙,把床和茶几中间的空间腾出来,在那里放下被褥。

 在铺好的被褥上,花道靠着床坐着,顺手把床上的熊拿下来放在旁边,长长的绒毛让人心情愉快
 [那个,流川]
流川坐在椅子上,用眼神示意花道快说
 [我说你啊,真的抱着这个睡觉?]
 [恩——]
清楚地点头承认。阿?花道叹了口气
(完美无缺的正确答案)
突然抱紧了毛绒玩具,确实是很大的玩具,就连人高马大的花道也能很好的抱着,把脸埋在长长的毛里叹息。
 [一直过着这样的生活?]小声地说
 [。。。也不是一直]
  (…?) 
听到回答,花道抬起头,看着流川,流川用马克杯喝了口水
 [不是一直得话。。。那从什么时候开始?]
还是“一直”比较好,如果说是从小养成的习惯,还是可以接受。流川看着一直盯着自己看得花道,把马克杯放在桌子上说

 [。。。大概2周之前]
(阿?)
一直互相看着
 
 [。。2周之间的话。。]
把流川的话想了想,花道最开始说关于流川的事情就是大概2周之前。
 [。。这么说!]
就是因为这个被说成什么事好朋友,什么心有灵犀??
(。。别开玩笑了!)
 [你说谎了~~-]
并没有说谎 
 [就是因为你这个家伙胡说,才会被别人说成什么关系好之类的大谎话]
 [没有说谎]
流川平静的说
(这个狐狸!!)
花道握紧拳头,全身都在气的发抖
 [关系确实很好]
 [才不是!]
 [其他的也是2周之前开始的?]

流川稍微想了想,只有蘑菇和牛奶的习惯是以前就有的,于是照实说了
 [确实有这样的事]
(这个混账狐狸!!)
发怒
 [什么嘛,我不是说过不是朋友吗,你这个家伙这样。。。]
(哎?)
 (到底为什么做这样的事。。。)
认真地探视着流川
 [想要和我变成朋友。。]
(难,难不成?)冷汗流了下来

「缘分」 
流川非常认真地点头,花道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就是说,就像花道说的那样
(所以。。也不用做到那种程度吧?)
虽然说知道流川没有朋友,看了一眼放在桌子上的流川的马克杯和自己抱着的玩具熊,把脸埋在了熊里

(为什么呢。。)
叹了口气,泄气般的闭上眼睛
 [。。。不喜欢?]

声音就在耳边
慌忙抬起头,流川就在眼前。花道慌忙准备做好。但是因为花道的上半身还仰靠在床上,所以根本来不及起来
  
(阿?) 
花道的后背,正好枕着柔软的垫子,非常不利的姿势
 [流,流川?]
眼神是认真的,非常漂亮的清澈,充满气势的眼睛,瞬间,花道看入了迷

(。。。好像比赛的时候。。。)忽然反应过来,摇了摇头
(这又不是那样的场合。。)
 [等,等一下]
用手挡住越来越近的流川
(!到底是什么时候)
两只手,正好卡住头颈的两边
 [关系。。让你看看]
无论何时,花道都是从正面接受流川的目光,有些凶狠的视线,如果说要传达的东西一点都没有的话,那是骗人的,至少流川是这么觉得的。

(是。。这样吗。。?)

 一直在非常近的距离,流川看着花道。断言的说,花道就是个单纯的小鬼,也许就是那样,太过单纯。
即使如此
花道现在也在直视着流川那有些凶狠的视线,好像比赛中的那样,认真地目光中,好像确实有要传达的信息
但是
 [老实得承认吧~!]

简直像是条件反射般的,花道生气了,因为是流川和花道阿,所以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和你这种家伙,才不会关系好呢]

 [好!]流川的声音里,有些执拗,连脸上细微的表情变化也能明白,注意到自己能明白那个扑克脸的流川的想法,樱木在心里叹了口气
(。。。。这个家伙,真的就是只狐狸)
奇怪也好,普通也罢
  (!) 
阿!花道吃了一惊
(哎?!)
 [你在干什么??]
就在花道自己想事情的时候,流川的手伸到了花道的T恤下面
 [让我们的关系变得更好-]流川小声说了一句

当然,还是尽早得手比较好,自己也想确认一下梦中和现实的不同,流川这个家伙的思考方式向来是一根直线,如果嘴巴说出来的话,不用想就知道肯定能轻易的激怒花道,所以最好还是别在语言上斗争,这点常识流川也明白。

 [别开玩笑了]
突然间的发火,花道的反映也是正常的
在流川的屋子里,只有他们两个人,而且背后还有柔软的靠垫,并且也洗了澡
简直就是命中注定
流川的眼睛里充满了干劲,对于接下来的事情花道也大致明白
(我才不想明白!!)头来回的摇着

 [也许关系不错] 花道承认有时候也确实这么觉得,但是感觉是感觉,和真正做起来还是有区别的,而且看流川那个气势,一定要想一个能阻止住流川的理由。
 
这时候,流川已经脱掉了花道的T恤,轻轻的吻着花道的锁骨 
糟了,他过来了,阿,怎么办??
 [阿。。妈。。妈。。。妈妈!!姐姐,姐姐。。你们在哪里!!!!]悲鸣似的叫喊,
流川的眼睛眯了起来
「完全防音」 
咣当!
也就是说,无论怎么折腾,也不会有人在救自己了,即使进来了,也不愿意被别人看到这样的场面,流川的手确认着花道的体温,鼓足了干劲
 [接下来,抱歉了]
 [流川~~~~~~~~~~~~~]
流川这个家伙的直线方式,花道用自己的身体,清清楚楚地领教了。

另一边,流川家的客厅
 [花道真是个好孩子]
[确实,枫的眼光不错呢]
流川的母亲和姐姐,坐在一起喝茶,父亲也在,很温馨的气氛
 [如果是那个孩子的话,我相信一定会做得很好的]姐姐断言道
 [恩,我也这么认为]
母亲也赞同的点着头,姐姐看向默默喝茶的父亲
 [爸爸?]
 [很不错的孩子呢,很率直]
嘴边轻轻泛起了微笑,虽然不至于到流川的程度,但是一直面无表情的父亲,看来很是中意花道
 [。。老实说,一开始还有些不安,但是看了那个孩子的笑容,早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姐姐说着说着突然笑了出来
 [是呢。。我第一次看到枫这么在意一个人]
大家点头同意
比起篮球部的两个前辈说的,花道是“流川初次邀请到家里的朋友”,实际情况更加惊人
某天吃晚饭的时候,流川突然说“有个叫樱木的家伙,要来家里住”
妈妈问“朋友吗?”
流川“不是”
流川把人带到家里简直是异乎寻常的事情,已经是可以去对方家里住的亲密了,却又不是朋友
这么说,也就是。。流川的潜台词是“有想要结婚的家伙”

流川是个执着的家伙,至今为止能让他在意的也就是睡觉和篮球,本来全家已经认定流川可能会一生独身,甚至已经暗中决定姐姐领养一个孩子然后继承家业
这样的流川
作为流川的家人,当然知道流川那不通融的个性,流川的性格强烈,从来不做半途而废的事情,为此无论做多大的努力也在所不惜,也许对于流川的另一半来说是个灾难也不一定。所以家族的全员,瞬间决定:无论是怎样的人也会同意。
 
 
 
姐姐问“怎样的人?”,流川想了一下之后说。。[就是只猴子,和我差不多的身高,体格也差不多,不过头发是红色的-]

 一度沉默
流川的对方是个[男人]
不过这也说明了流川的性格
也许那个人是个不错的人也不一定
令人高兴的是至少出现了“想要结婚的家伙”
 [我认为,如果是花道的话,绝对会做得很好的]姐姐再度感叹

不仅是姐姐,连妈妈和父亲都一致点头,和流川比起来的话,性格好太多了,不愧是和流川有血缘关系,连喜欢的类型都十分相似。
 流川枫,无意中解决了最麻烦的事情。

 [怎么样?]
星期一练习前,宫城一进门就看见流川和花道,赶紧打听
 [?]
花道已经换完衣服,正在拉放在凳子上的运动包的拉索,不知道为什么看起来很疲倦的样子

 [是不是骗人的?]
宫城笑嘻嘻的询问
 [。。。才没有骗人。。]代替花道回答的是流川
 [阿?]
 [我和白痴,关系很好]流川自信满满
要说关系好这件事,是指花道所说的关于流川的事情是不是都是真的得意思。

 [是-这样吗?]呆呆的问花道
 
 [。。。嗯]
因为花道坐在凳子上,所以反而使站着的宫城视线比较高 
  
(!) 
突然宫城愣住了
然后,三井登场
 [哟,怎么样?]
进入活动室就直接奔向花道
 [?怎么了宫城?]一边推了推呆住的宫城,三井站到了花道的面前
 [怎么样,樱木]
说着用手摸着花道短短的头发,像个小刷子似的头发摸起来很有意思
 [小三!]花道不满的把三井的手挥开
 [不要像对小孩子一样] 樱木红着脸
 [哈哈,不好意思,因为手感太好了,阿]
突然,三井打了个冷战,回头一看原来是流川正瞪着自己
 [。。。干吗,流川]
 [没什么]
 [奇怪的家伙]
三井转过来对着花道
 [呐,去了实地观察,怎么样?]
 [。。。嗯]樱木皱着眉,表情变得很奇怪
 「桜木…?」 
认真地观察之后,三井也看到了宫城看到的东西
(这,这个是。。?)
硬直。 
 [我跟白痴,很合]流川的声音

流川的声音,在脑海中不停的回响
(很合,很合,很合。。。?)
三井和宫城一同僵硬在哪里,就好像两根木头
 [小三,良田?]
樱木惊讶的看着两个学长,从上面看下来,正好看到花道敞开的运动衣,胸口处,清清楚楚地有着一小团红色——一看就是新鲜出炉的吻痕
(到底是,哪里很合阿。。。。。?!)
两个学长心中大叫。
               END
教室里吵吵嚷嚷的传出活跃的气氛
和上课时候的安静不一样,这可是十分珍贵的午休阿,虽然马上就要结束了
 [阿,在呢在呢]
宫城出现在1年级的教室,坐在前排凳子上和樱木聊天的洋平看到了,冲花道点了点头
 [咦,阿良]一边说着一边站起来往门口走去
 [今天的练习推迟30分钟开始]
 [为什么]
[不太清楚,说是体育馆测量什么的]
好像是为了在体育馆开什么会,为考虑椅子的设置所以临时决定的
 [是吗,我知道了]即使跟宫城抱怨也没有,反正是没法练习就是没法练习。
 [那个,有件事]宫城说话含含糊糊的
 [?什么事?]
宫城的视线微妙的没有看着樱木
 [顺便告诉流川]
 [为什么是我???]对这大叫的花道,宫城微微侧了侧身子,然后重新站好
 [那个家伙不在教室里,虽然也和其他人说了如果看见他的话告诉他一下,但是那个家伙没准就那么直接去练习了也不一定阿]
他前科太多了
 [所以呢。。!]
 [你们关系不是挺好的吗]宫城微微皱着眉说

关系好和合得来等等,这些都是禁句。一旦说起这些话,就想起花道胸前的[清楚的鲜明的红色],太可怕了
 [那就拜托你了]
 [喂,阿良!]
无视花道的叫声,宫城飞快地跑了
 [为什么非得让我去!]
(别开玩笑了!)
樱木踢踢踏踏的回到自己的座位
 [宫城找你什么事]洋平问道
樱木气冲冲的坐在椅子上
 [阿,篮球部活动,今天推迟30分钟开始]
(其他的家伙不是也可以去说吗??)
假装没听过,虽然这么想,但是
(阿!!畜牲——!)
突然从座位上站起来
 [我,下节课请假]
 [花道?]
对不起,一边用手比了个道歉的手势
宣告午休结束的铃声响起来的同时,花道走出了教室。
基本上来说,花道是个正直的人,就算是不满意流川,但是自己知道的留言而不去传达,对于花道来说是做不到的。
(阿,真令人生气)
走在没有人的走廊里,从教室里传来老师讲课的声音,樱木先去了屋顶,这是找流川的基本条件。打开天台的门,四周看了一下,一个人也没有,花道皱着眉。确实,对其他人来说,简直就是束手无策,根本不可能知道流川可能去那里嘛。
花道看着天空,真是个好天气,篮蓝的天空中白云朵朵,微风轻轻的吹,气温也不是很高。
花道返回走廊,改变了方向,要去的地方是社会准备室,主要是用来放置放映用的映写机和很大的地图用的,在校舍的另外一段,从校舍到那里,平时只有使用者才会去。是个在人印象里有些阴暗,潮湿的屋子。
 
面向走廊的窗子正好钥匙的地方坏掉了,小心地打开它,身体滑了进去
 [果然。。]
窗户下面,一个仟长的身影躺在那里,正是流川

虽然是感觉潮湿的小屋,但其实是个光线很好的屋子,因为总是关着窗子和窗帘所以没有人注意到罢了。
像今天这样的天气,把上边的窗户打开的话就会有很舒服的风吹过,是花道的秘密白天睡觉场所。
但是,这也是流川的睡觉场所,偶然碰到的时候花道吓了一跳,花道只有一个人的时候才会才这里,所以那之后就再也没看到过。
站在流川身边,默默地往下看,流川好像没有注意到制服被弄脏了,尽情的伸展着身体睡觉。
(睡得真孰阿)樱木在心里稍微感叹了一下
(。。好像金枪鱼一样)
有着同样体格的花道坐在了桌子上,然后想起来自己为什么会来找流川
(对,对了)
突然,捏住流川的鼻子
 [。。。。]
流川依旧闭着眼睛,眉毛却好看的皱了起来,过了数秒
 [。。呼]
终于张开了嘴
(。。。真迟钝)
樱木觉得非常有意思,一下子激起了好奇心,为什么把流川叫起来的理由早就飞到九霄云外了,因为还是个孩子所以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这次花道一只手捏着流川的鼻子,另外一只手捂住流川的嘴
 
。。又是过了好几秒
 [。。。呼]
流川睁开眼睛,把樱木的手挥开
 [。。。在干什么]
一脸不高兴的样子,和平常一样的台词,好像很不满意被叫醒,马上就对花道说了出来
 [迟钝,你简直太迟钝了呢]
花道抱着肚子大笑起来,流川站起身来看了一下周围,终于想起来这是那里,恍然大悟般的脸庞,然后。。。眼睛眯了起来
 [。。白痴]
 [那种。。。表情。。哈哈哈]
笑到肚子痛,流川的眼光突然亮了一下,手伸了过来
 [!?]
流川的突然袭击,花道急忙睁开了眼睛,扑通一声倒在了地板上,在花道倒地的同时,流川压在了上面
 [流川?!]
流川的眼睛就在面前
 [。。白痴]
 [你干什么?]
一边压低了声音,用可以自由活动的左手,抓住流川的胸口,右手在倒地的时候就被他压着了
 [不是这样吗——]
 [什么啊]
 [现在的形势,你明白吧?]
花道一听,四周看去
(哎?)
因为在校舍的另外一端,是基本没有人来的教室,窗帘也是拉着的,只要不大声叫唤,绝对不会被人看见的,而且,这里,只有他和流川两个人。。。
(。。。阿阿!?)
而且,这个姿势!
(糟了。。!)
呀!!花道立刻红了脸,真实地,为什么这么粗心大意。。
 [我看到是你,比较迟钝吧]
确实
 [流,流川。。。]
事到如今终于明白自己所处的位置了,流川在极近距离看着自己的那种眼神,自己还记得很清楚
 [放开。。]
樱木的抗议,消失在流川的嘴唇里。。。。
 [流川和花道呢?]
彩子的声音响起来的同时,以惊人的速度飞奔进体育馆的两个人
 [日安]
 [。。安]
正是流川和花道,剧烈的喘息着
 [干什么去了,你们两个!]
说话的是三井。
篮球部的队长赤木被老师叫到了职员室,还没有过来,
对于迟到的两个人来说,比平时的时间迟了40分钟
 [花道呀,我确实已经清楚地告诉你了吧?]
 [不是我的错,良田!]樱木指着旁边的流川抗议
 [都是这只死狐狸]
 [白痴]
 [怎么样!]
看着叹气的流川和被激怒的花道,宫城皱起了眉毛
[你们到底明不明白现在是什么场合??]
一下,制止了花道伸出去的拳头,因为迟到了,所以这点自知之明还是有的
 
 [本天才,已经好好的传话给流川了。。]
花道打断了宫城的话,某一个想法,浮现在了脑子里。一旁的三井也凑了过来
 [你告诉他了吧?今天练习的开始时间,推迟30分钟开始]
 [是呀]
 [怎么?没有告诉流川吗?]
三井看向宫城
 [。。。我拜托花道传话了]宫城的声音很无力
 [我,有好好的告诉他。。]突然花道的脸红了
沉默
连三井也注意到了,花道是和流川一起来的体育馆,花道一定是为了传话而找到了不知道在哪里的流川,即使如此还是没能告诉流川,虽然花道有转告的意向,但流川好像没有给花道传话的机会
想到这里,三井感到一阵头晕目眩,当然,前辈两个人的推理是正确的,那件事情之后,两个人睡着了
 [你们在干什么]
彩子打破了僵局
 [阿彩]简直像是看到了救命女神
 [花道,确实有好好的找流川不是吗]
彩子笑着说,如果流川不在教室,就让花道传话,是彩子的主意
花道稍微红了脸却也没否认
 [?还不明白?]
 [。。。虽然说明白]
 [没错,你们啊,是好朋友]
 [阿,阿彩]
 [我和白痴,关系很好]是流川的声音
听了之后,三井和宫城铁青了一张脸,花道的脸则红了
 [好啦,赶快开始练习吧]
彩子用扇子轻轻地拍在花道的背上,摇摇晃晃的往集合的地方走,三井从后面拍了一下流川的肩膀
 [适当的控制一下]三井小声地说完,就超过流川走了,后边的宫城拉住流川的手腕说
 [你也稍微注意点]
 [。。。哦]
关于花道和流川的关系,没有多嘴的余地,而且负责煽动的根本就是他们自己,根本无法想象,在流川身边的是花道以外的人,所以作为前辈们来说,对于他们的关系也是祝福的,当然,对于花道来说也是幸福的吧,大概
「流川っ!」花道站在了流川面前
 [今天的事情都是因为你才没有办法说明白的!!]
花道两手叉腰,像个王者般站立着
 [。。白痴]
一边叹气一边摇头
 [你~~~~~~~!?]
立刻血冲上头,就要对这流川打架
 [花道]
 [冷静!!]
从后边赶过来的三井和宫城制止了花道,一边一个拉着花道的两只手
 [这个,该死的笨蛋狐狸!!]
花道的声音在体育馆里回响
果然,今天的篮球部也是活力满满的一天呢
          END 
 

级别: 辣手护花
发帖
1378
乐园币
19486073
积分
100011682

只看该作者 1楼 发表于: 2010-03-29
真是非常非常好看啊,迟钝的花道都已经被流川吃掉了居然还那么迟钝啊,萌到让人翻滚~~~

虽然已经很长,可是看了还是觉得不够过瘾,超级喜欢里面的流川和花道,青涩的校园爱就是这样的啦,流川你一定要努力地控制一下自己啊,哈哈哈哈
石头剪子布
级别: 金刚
发帖
66
乐园币
412
积分
19885

只看该作者 2楼 发表于: 2010-03-29
啊,果然还是尼轰的流花有纯洁的原著少年爱之感,并且充满了富有日常生活气息的萌点。哥被治愈了。感谢红猪大的翻译!
相爱相杀,大手辈出。
级别: 论坛版主
发帖
1419
乐园币
3812
积分
13585

只看该作者 3楼 发表于: 2010-03-29
每次看到原著味的流花文都会萌的嗷嗷叫,纯纯的美少年之恋,大爱啊大爱!

另外,无奈的小三和阿良,同情一下,然后大力鼓掌。就是因为有你们这样的好前辈,才可以让流花早日修成正果。
级别: 板凳小猴
发帖
52
乐园币
184
积分
207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2010-03-30
很好看啊
可惜昨天没有来
否则就可以SF了
流川的腹黑看见一般啊
级别: 猴仙人
发帖
273
乐园币
955
积分
10151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2010-03-30
噢噢~这篇真好看~~
本来被英语折磨的死去活来的,看到这篇顿时心情大好!!
日系文里牛哥家里人的描写总是觉得好温馨啊~~
小花就应该嫁到这种婆家去!!
“不愧是和流川有血缘关系,连喜欢的类型都十分相似。”
哈哈,这事真理!!

级别: 板凳小猴
发帖
8
乐园币
179
积分
104
只看该作者 6楼 发表于: 2010-03-30
流川绝对的腹黑的说 不过也有遗传的可能
好喜欢 这样的文
级别: 主力小猴
发帖
31
乐园币
582
积分
641
只看该作者 7楼 发表于: 2010-04-02
想象着流川面无表情的说着这些话,还有做的事情,实在是有点儿想笑,不过也能感受到流川在对花道的事情上都异常的关心和执着呢!
级别: 板凳小猴
发帖
196
乐园币
16
积分
276
只看该作者 8楼 发表于: 2010-04-06
上面半段似乎看过了呢。
但是整篇看下来感觉真好,清爽的,温暖的,生活着的,懒懒的感觉。

觉得花道和流川一定也在世界的某个角落这样生活着,喧闹着。真好
级别: 新丁小猴
发帖
1
乐园币
97
积分
63
只看该作者 9楼 发表于: 2010-04-12
花花真是纯洁的小朋友竟然这么容易就被诱拐回家,流川童鞋不是一般的有预谋啊,腹黑……不过要对花花好啊
级别: MVP小猴
发帖
203
乐园币
2540
积分
1294

只看该作者 10楼 发表于: 2010-04-15
流川的直线式做法终于把花花捕获了~~~~~这两个有爱的少年啊~~·联想起流川篇~忍不住笑出来了~~~~·
  不期而遇  多年日记的索引 是一朵被记忆保鲜过的花从青春的篱墙蔓延至今 我记起  灵魂一次次蜕壳 如何总被 这三个字灼醒  我爱你
级别: 新丁小猴
发帖
40
乐园币
-68
积分
83
只看该作者 11楼 发表于: 2010-04-26
呐,很好看的说,看似木讷的流川君对着看似精明实则单纯到家的樱木君,简直迷死人啦,好可耐啊
级别: *
发帖
*
乐园币
*
积分
*
只看该作者 12楼 发表于: 2010-05-10
太可爱了,果然不管什么时候花花都是无敌可爱的,不过话说会来,H完马上就去练球,花花体力果然惊人啊
级别: 板凳小猴
发帖
36
乐园币
162
积分
137
只看该作者 13楼 发表于: 2010-05-10
關係是真的很好喔
级别: MVP小猴
发帖
537
乐园币
1653
积分
926

只看该作者 14楼 发表于: 2010-05-13
怎么說呢..花道是在大家的設計下(也許不是故意的)給流川吃了
若你的世界沒有人可以真正完全的愛戀你,那么我將創造只為愛戀你而存在的我的世界.
世界上最愛你的人是我.是誰?
我就是你~~~~
佐伯克哉
快速回复

限12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