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 1660阅读
  • 11回复

[流花]可怕的梦(短篇、完结)

楼层直达
级别: 板凳小猴
发帖
23
乐园币
288
积分
239
       说过仙花流花都爱的话,也默默地在心里答应小狐狸:既然写了仙花,肯定会公平地来一篇流花的,就是这个了。

       这个脑补剧情发生在《越野的烦恼》之后、《犯规练习》之前,没看过的亲有兴趣的话可以将这几个小短片当做一个小系列来看,好像有小广告的嫌疑啊
       《越野的烦恼》-仙花:http://www.hanaunion.com/bbs/read.php?tid=5622
       《犯规练习》-仙流花:http://www.hanaunion.com/bbs/read.php?tid=5589


       废话不说啦,下面是正文。
************************************************************************************************************************************************************************

天气晴朗。
是个适合约会的好天气。
流川枫靠着单车打瞌睡,等着约会的对象。
大白痴怎么还不来?说好了六点在公园见面的,昨天比平时早睡了两个小时今天早上早起了……三个小时,算起来还少睡了一个小时嘛。
流川枫在心里默默地算着,数学老师很欣慰:谁说流川同学在所有课都睡觉的,至少在我的课上还是有认真听讲的嘛。(作者有话要说:老师,这个其实国小就会算的……)
不管了,大白痴还不来,我要先睡一觉再说。
流川枫这样想着,把车放到一边,摘下背上的书包,真是的,被妈妈塞得鼓鼓囊囊的,自己不过说了一句“大白痴胃口很大,多装些吃的”妈妈就放了这么多东西进去,书包都要撑破了,太夸张了吧,嗯,拿来当枕头好像有点高了,算了,将就一下。
睡得正香,忽然被人粗鲁地踢醒了。
睁开眼一看,果然是大白痴到了。
大白痴穿着白色T+黑色牛仔裤+白色运动鞋,嗯,果然比傻乎乎的校服帅多了,流川枫满意地评价着,低头看看自己花了半个小时选好的同款深蓝色T+黑色休闲裤+白色运动鞋,虽然妈妈看到丢了一地的衣服大概会抓狂但是没有关系,我果然未卜先知聪明绝顶啊这样穿就跟大白痴像情侣装了。
大白痴说什么?“是九点不是六点啊笨蛋狐狸,六点动物园还没开门呢!”
“哦!听错了还是记错了,原来是九点见面啊。”流川枫闷闷地想,“那我不是白白早起三个小时?”转念一想:不对,刚才把早上的觉补回来了,而且昨天还早睡了两个小时,也没吃亏!(数学老师:流川枫同学,你有必要一而再再而三地在睡觉这个问题上动用伟大的数学知识吗?)
这么一想,流川枫的心情瞬间就好起来,加上“情侣装”的想法,于是不理会樱木一脸无奈地说着“瞌睡狐狸什么时候才能清醒着听人说话啊”一边把沉甸甸的书包扔给他一边简单地说:“上车!”
去动物园是自己提议的,樱木也听说新来了不少动物,愉快地同意了这次约会的地点。
太阳升起来了,晃悠悠地照着地面,路边有几个小孩子在放风筝,樱木在车后面手舞足蹈:“那个蝴蝶风筝真的很好看诶,还有那个八爪鱼,好好笑。”
流川枫一边蹬着车一边回答:“下次我们也去放!给你买蝴蝶的,还有,那个是蜘蛛,不是八爪鱼!喂!你别乱动,要摔下去了。”
大白痴好听话,果然不再乱动,嘟囔了几句什么就老老实实地坐着不动,流川枫低头看看环在自己腰上的手,觉得今天的大白痴好乖。
“喂!臭狐狸,书包里装的什么啊?好重!”
“妈妈给你带的吃的。”
“咦?真的吗?太好了,都有些什么?”
“什么都有!待会儿你打开就知道了。”
“哇哈哈哈哈哈,好想马上就吃啊。”
“大白痴!”
动物园里人好多,老人小孩都有,还有很多手牵手的情侣。
流川枫买了票,一手抓着两张票,一手牵着樱木,樱木脸红了,空着的那只手胡乱地揉着头发,很窘迫的样子,左看右看没有认识的人,这才稍微好一点,但还是恶狠狠地转过头低声喊:“笨……笨蛋狐狸,牵手做什么?快放开本天才啦!”
“不要!我想牵!”流川枫霸道地回答,拖着他往人少的地方走,“不要去挤,我们先走这边。”
樱木不乐意:“可是那边人多,肯定是新动物的地方,我想去看!”
流川枫死拽着他:“都会去的,现在不要去,挤出一身汗脏死了!”
两个人头碰头研究买票时赠送的观赏指南,可惜两个都是超级路痴,研究了半天也没分出东南西北来,于是只能到处乱走。
不过问题不大,两个人身高腿长,就这样没有没有目的地走,也将动物园走了大半,这时樱木看见前面一块指示牌写着“稀有动物”,顿时来了兴趣,不顾前面人多,拉着流川枫就跑了过去。
流川枫被拖得跌跌撞撞,在心里暗骂“可恶啊为什么白痴的力气都这么大,因为不长脑子全部长力气去了吗?”,两个人身材高大,很快就挤到了前面,两人一看,顿时大失所望:大大的笼子里只有几只动物,两个黑乎乎的大家伙背对着观众正在抢夺什么的,看样子就是两只猩猩或者猴子什么的,还有一只个头小小的小猴子,两只爪子抱着一根玉米在啃,还有一只胖胖的企鹅,胖得站也站不住身体摇摇晃晃,逗得观众哈哈大笑。
樱木像发现了什么新大陆一样指着企鹅大喊:“啊!狐狸,你看这只企鹅像不像高宫?”
高宫?就是那个呆瓜三人组之一?流川枫揉揉因为快到中午午睡时间有点迷糊的眼睛,认真打量着,点头表示同意:“嗯!是很像!”
樱木狂笑,从书包里翻出一根火腿肠塞进去,被饲养员制止了:“你、你好!请不要私自喂食。”
这个声音好熟啊。
流川枫一愣,转头看去:带着一顶可笑的帽子、穿着一件绿油油衬衣的饲养员,这,这不是陵南的那个教练吗?
樱木也愣了。
这时有个小女孩脆生生地问:“大叔?为什么大猩猩和企鹅还有小猴子可以关在一起,不会打架吗?”樱木连连点头,蹲下去夸奖小女孩:“真聪明,本天才也想这么问!哇!你长得好漂亮啊,好像晴子小姐啊!狐狸快看!”
晴子小姐?是队长的妹妹?流川枫心中警铃大作,一把把樱木拽起来藏在身后,挡住小女孩的视线。
一个留着快到肩膀的头发、缺了两颗门牙的痞子一样的小青年不屑地吐了口口水:“我说大叔,这几个动物很平常嘛,凭什么挂个珍稀动物的牌子,我会告你们欺诈观众的啊。”
绿衬衣饲养员连忙解释:“这几只动物可不是普通的动物呢,它们珍稀不是因为品种,而是因为它们非常聪明,能够做许多其他的小动物做不来的事情。”
“哦哦?那快让他们表演一个看看。”观众都起哄。
绿衬衣饲养员满头大汗,赶快拿起几根香蕉朝两只大家伙吹了声口哨,两只转过身来,朝香蕉扑过来。饲养员成功引起它们的注意,擦擦脑门上的汗,做出指示:“先拥抱一个!”于是两只大猩猩一脸羞涩地拥抱在一起。
“对了,再表演下洗脸。”
两只大猩猩在地上抹了一下,然后摸到对方的脸上,把对方涂得一脸灰。
“噢噢!可以接吻吗?”缺门牙小青年无节操地问。
“这……这个可不行啊,两只都是公的呢。”
“切!蠢毙了!”缺门牙小青年竖中指。
“好了好了,真聪明!大家都没有掌声,好伤心啊,哭泣一个。”
于是两只大猩猩用前爪捂住脸,发出呜呜的声音。
观众大开眼界,哗哗地鼓掌,一下子惊到了角落里的小猴子,它抬起头来,两只小眼睛四处转了转,抱着玉米转了个身战战兢兢地躲在两只大猩猩身后去了。
缺门牙小青年不满了:“喂,大叔,这只小猴子又有什么了不起的了?”
“这个嘛……”饲养员大叔卖了个关子,吸引起大家的注意力后才得意洋洋地说:“它不是普通的猴子,它可是一只会说话的小猴子哦。”
什么,大家不信,从来没有听说过猴子会说话,这时饲养员大叔举起一块牌子,朝小猴子招招手。
小猴子露出半个身子,抖抖索索地发出尖锐但是流利的声音:“昂比利巴布鲁!昂比利巴布鲁!”
哗!!!
人群都沸腾了!
“昂比利巴布鲁!真的会说话啊!天哪,快拍照,快!快录音!”
沸腾的人群中有两个不合群的家伙,嗖嗖的往外冒冷气。
一个是流川枫,一个是樱木。
两人神情呆滞地看看笼子又看看对方,樱木满脸都是恐惧,流川枫还是面无表情,可是睁大的眼睛还是揭示了他震惊的事实。
“我一定是在做梦!”樱木用力掐着流川枫的胳膊,“不疼!真的是在做梦!哈哈,我就说嘛,怎么可能,大猩猩和猿人大王,还有彦一,这一切……”
流川枫忍无可忍:“大白痴,你掐的是我!你当然不疼了!”
“啊?”樱木神情又凝固了。
大白痴真的好可爱!
流川枫凑过去啾地亲了他一下,就见到樱木的脸迅速朝发色看齐。
“大白痴!这不是在做梦,是真的!”
樱木还是不可置信地看着他。
看来不来点狠的大白痴是不会相信的了,流川枫咬咬牙,眼一闭,凑过去在他脸上不轻不重地咬了一口。
“哇!”樱木一跳老高,“你在干什么?”
“给你证明这不是做梦!”
“可恶!那你也不能……”樱木眉毛竖得老高,砰的给了他一个头槌。
流川枫捂着额头,眼前有小星星在飞。
饲养员大叔弯着腰到处找着什么:“咦?奇怪,我还有一只会唱歌会跳舞的小刺猬呢?哪里去了?嘘,快出来啊!”
人群再度沸腾:“哇!会唱歌会跳舞的小刺猬?!!那是什么,真的有这种生物存在吗?”
流川枫一手捂着额头,一手拉着樱木,费力地从越来越多的人群中挤出去,真是,不能再看下去了,大白痴真不解风情,这种气氛,怎么可以用头槌?(作者:拜托,你先咬花花的啊。流川:那我也允许他可以咬回来啊!作者:囧RZ
樱木看他很痛苦的样子很不忍心,单细胞的家伙,转眼就忘了刚才看到的那群动物,别扭了一路,终于拉下脸,装作恶声恶气地问:“喂!真的很疼吗?”
流川枫转过头,不说话,拿黑漆漆的眼珠子盯着他。
樱木脸又红了。
流川枫继续拿黑漆漆的眼珠子盯着他。
“好啦好啦!对不起了!”樱木嘟嘟囔囔地说,用手胡乱在他额头胡噜了几下,“这下行了吧?”
流川枫疼的眼泪都要掉下来了,拼命咬牙才能忍住。可恶,不能在大白痴面前哭!
“我饿了!”两人手拉着手漫无目的地走了一阵,樱木忽然说道。
流川枫再揉揉干涩的眼睛,内心:快到午睡时间了,哦,是了,原来是到中午了,该吃东西了!
“书包里有妈妈准备的吃的,我们找个地方坐着吃吧。”流川枫无精打采地说,一半是因为困的,一半是因为刚才那个头槌带来的肉体和心灵的双重伤害。
樱木皱着眉,悄悄看身边这家伙,不就是一个头槌嘛,至于这么垂头丧气的?不过,好像的确是从来没有对他用过头槌呢,就算打架也是拳来脚往,难道真的很疼?
两人找了个没人的草地,从书包里拿出垫子铺好,一样一样往外掏吃的。
樱木脸红红地打开一罐牛奶,别扭地递过来:“喏!给你!”
流川枫接了过来,于是心情立刻好多了。
“我跟妈妈说你喜欢吃甜的,书包里还有巧克力。”流川枫终于话多了点,“这边,还有红豆沙面包。”
樱木跪坐着,把吃的摆好,一抬头,见流川枫嘴边有牛奶,丢过来一包纸巾:“擦擦嘴!”流川枫不肯:“大白痴,你刚刚打了我!现在罚你给我擦!”
“……”樱木低着头,肩膀都在颤抖,不知道是在害羞还是在害羞,忍了半天,终于还是撕开包装抽出一张纸巾,伸长胳膊。
流川枫得意地闭上眼睛,等着大白痴给自己擦嘴。
咦,手边有个什么东西刺刺的?
流川枫顺手一挥,把那东西挥到一边。
嘶!好痛!
流川枫睁开眼,赫然发现被自己挥开的是一只篮球一样大小的刺猬!更恐怖的是,刺猬浑身的尖刺发着蓝幽幽的光。
樱木举着纸巾的动作定格了。
蓝刺猬迈着四条肥肥的小短腿扭啊扭地走到两人中间,用PP对着流川枫,用两颗黑豆一样的眼睛深情地望着樱木,居然说话了:“樱木同学,我给你唱个歌吧。”
樱木伸手摸了摸蓝刺猬,唰地缩回手来:“仙道?”
?!?!
啊啊啊!去死吧!!!
流川枫再也忍不住,跳起来朝着蓝刺猬就是一脚。
——然后他就醒了!
然后他就发现自己躺在地板上。
爸爸妈妈满脸黑线地站在房间门口。

“我就说该给小枫换个大点的床了!”流川妈妈回头对流川爸爸说,“这已经是这个星期第三次从床上掉下来啦!”
流川爸爸无言地看看儿子已经比单人床大出许多的一米五规格双人床,严肃的脸上有冒汗的趋势。
流川枫头发蓬乱双眼呆滞一脸迷茫动作迟缓地摸着头擦着口水从地上爬起来。
他觉得很郁闷。
当然,得益于他清醒时一个表情睡觉时一个表情其他时候没有额外多余表情的脸,爸爸妈妈没有发现这个事实,妈妈已经在房间里对着简单的几件摆设开始设计格局,打算换一张更大的床进来。爸爸叹了口气,捡起地上的枕头,满脸担忧地看着自己,好一会儿,才小心翼翼地问:“小枫,你、你……是不是遇到了什么……烦恼?”
难怪爸爸要这样问,要知道,在过去的十五年(只会咿咿呀呀流口水的baby时期也勉强算在里面好了)里,自己可是被妈妈称为“睡觉时候最乖最可爱”、被同学称为“超越三年寝太郎”的“万年寝太郎”啊,现在居然创下了“一个星期里从床上掉下来三次”的记录(作者有话要说:这只是第三次,不是三次,这个记录还有可能被刷新丨丨丨丨),爸爸还能这样平静地发问而不是一脸见了鬼的表情已经是很镇定了。
流川枫摇摇头,在妈妈“小枫你要不要喝点牛奶”的问话中把爸爸妈妈推出去,关上门,一转身就看到了从小到大房间里一直有的一件物品——篮球,这令他又想到了刚才的噩梦,然后就更加睡不着了。

第二天的练习也是有气无力的,大失水准,反观梦中的另一个主角,却是神采奕奕,频频灌篮,引得赤木队长火冒三丈,追着他练平民射篮。
忽略看台上讨人厌的那个家伙的话……
不行,忽略不了,太扎眼了!
流川枫浑身散发着“不要惹我”的气息,怨念丛生地拍着球,三井不满:“喂!流川,过了30秒了,快射篮!”
“哦。”手一抬,篮球飞出一道优美的弧线——
朝看台上飞去……
“……”全体人员集体无语。
“来做客的”(切!不请自来吧——流川语)陵南的7号球员笑着地接住球丢了回来:“流川同学,要加油哦!”
彩子皱着眉,这种低级可笑的错误,从湘北篮球部成立到现在大概只有两个人犯过吧,一个是樱木,这个还可以原谅,因为他那时候还是个新手,再有一个就是现在了。
木暮推推眼镜,关切地问:“流川,是不是不舒服?要不休息一会儿?”
流川枫冰着脸,不理会那家伙的加油声和副队长的关心,转头看大白痴。
樱木回过神来,捧腹大笑:“哈哈!臭狐狸太逊了!这是射篮吗?快快闪开,不要丢湘北的脸了!”红红的脑壳一颤一颤的,笑得止都止不住。
宫城哈哈大小:“花道,听说这个是你的特长才对嘛,你什么时候教给流川了?”
“可恶啊小宫!”樱木朝他扑了过来,宫城敏捷地闪开。
赤木大吼:“都给我集中精神!”
流川枫更加郁闷了。丢下球,朝木暮说了句“没睡好!请假!”就往更衣室走去。
木暮对赤木说了几句什么,赤木点点头:“流川从来不偷懒的,大概真的不舒服,让他早点回去吧。”抬高嗓音:“樱木!你跟宫城多学学假动作!三井,你教教一二年级的三分射篮!”
樱木不服气:“大猩猩,臭狐狸肯定是装病,明明刚刚还那么嚣张,看,跟我抢水喝把我牙齿都快撞掉了!”张着嘴龇着牙要给赤木看。
赤木眼角撇到仙道在看台上笑得见牙不见脸的样子,深深觉得丢脸,同时在心里嘀咕“这小子天天的在我们这里,到底是来做什么的”,见樱木又在耍宝,气沉丹田正准备大喝一声“不要胡闹!”忽然樱木以光速冲到门口对着流川枫的背影吐舌头做鬼脸,叉腰:“哇哈哈!臭狐狸终于走了!现在是本天才的天下了!”
背后一团黑影靠近,然后是嘣的一声。
赤木的脸堪比锅底:“我还健在的呢。”(作者:请原谅我盗用这句话吧,实在是花花那句“我还健在的”印象太深刻了。)

流川枫推着单车走在路上,平时都会练习到八点半以后的,今天实在是练不下去了,又想到昨天晚上荒唐的梦,流川枫烦躁地一脚T开脚下的小石子。
但是,如果没有陵南的那些家伙,昨天的梦其实……真的很不错吧?
流川枫停下来,想着梦里的大白痴,昨天梦在他给自己擦嘴的地方就醒了,真可惜,还有那亲了一下、咬了一口的红红的脸……
啊啊啊!这样子的大白痴好奇怪啊,哪里不错了,我怎么会做跟大白痴约会的梦啊。
安静的校园中,黑头发少年无声地纠结着。
话说回来,一向睡着就是地震都吵不醒的自己到底是受了什么刺激这个星期天天做奇怪的梦,不是梦到跟红毛猴子打架就是梦到被大猩猩追再就是昨天那样梦到一群动物搞怪啊?
眼前又出现大猩猩和猿人大王一脸羞涩地拥抱在一起,抱着玉米的小猴子睁着惊恐的双眼说着“昂比利巴布鲁”,浑身蓝色的刺猬撅着PP深情款款地说着“樱木同学,我给你唱个歌吧”!
“我讨厌猴子!讨厌大猩猩!最讨厌刺猬!所有的动物都讨厌了!”流川枫恨恨地想,“一定是因为陵南的那些家伙最近经常出现的缘故!”
最近这段时间陵南那个叫不上名字的很吵闹的小个子经常会来找大白痴,两个人凑在一起不知道说什么,虽然大白痴笑得很欠揍,偶尔也会给小个子送上几个头槌,大部分时间还是傻乎乎的摸着头狂笑“那当然,我是天才嘛!”
哼,那个小个子一定是间谍!看他跟大白痴说话的时候不停地在笔记本上记录着什么,一定是要把“湘北之耻”的种种白痴行为记下来带回陵南去想要湘北丢脸。
虽然在流川枫的眼中,“湘北的荣誉”还比不上能够在课堂上安安稳稳地睡一觉,但是既然大家都喊着湘北称霸全国,至少不能在称霸全国之前丢脸丢得太厉害吧?这么一想,于是有一天小个子准备离开的时候流川枫追上去冷着脸“好心提醒”了一下:“喂!不要再来了,不然让大猩猩揍你!”
提醒十分有用,从那一天后小个子就没敢再来了,虽然大白痴偶尔会很遗憾地说什么“唉!今天练习完没有人送吃的了”之类,流川枫在心里很得意。
但是好景不长,过了几天,有个更讨厌的家伙又来了——仙道!
天天顶着一脸虚伪(在流川枫看来)的笑阴魂不散地出现在篮球部,理由千奇百怪五花八门:“来拜访安西教练”“鱼柱前辈托我来跟赤木队长问好”“商量两个学校下一次友谊赛”“彦一说上次在这里落了一个笔记本我来找找”……
那也就是上个星期的事情。
大概也是导致自己连续做噩梦的根本原因吧,小个子、猿人大王、刺猬头,陵南果然没有一个好人啊!
这家伙真的那么闲吗?听说他喜欢钓鱼……
流川枫默默地诅咒仙道下次钓鱼的时候被台风刮飞被海草缠住被鲨鱼叼走,假如都不能如愿的话就被动物园饲养员用食物噎死。
诶?饲养员?
流川枫一向懒于思考的脑袋忽然灵光一闪。

妈妈办事效率实在是高。
吃完饭上楼睡觉的时候,流川枫推开房间门就见到一张足有两米宽的大床摆在房间中央,想到妈妈换床的原因,他更加不爽起来。
妈妈跟上来,邀功似的:“小枫,看!妈妈好厉害吧,昨天晚上就给你定了大床,今天就装好了!”
爸爸踟蹰了一会儿,还是说出来自己的担忧:“其实我有建议你妈妈干脆换榻榻米的……小枫,你要是……不合适还是可以再换的。”
流川枫闷闷地回答“不需要了。”
喝完妈妈送上来的牛奶(妈妈说牛奶有助于睡眠),流川枫没有像往常一样马上就睡觉,而是扭开了台灯。
爸爸推开门看见流川枫在等下“努力学习”的情景,恍然大悟:“原来你是学习压力太大了吗小枫,其实不用担心的,白天多听听课就可以的,还是早点休息吧。”
流川枫将一晚上的“成果”塞进书包,臭着脸钻到被子里。

“流川,今天好点没?听说你今天早上好像迟到了?是不是还有不舒服?”
放课后,篮球馆里,彩子看着换好衣服的流川枫揉着手腕从更衣室出来,关切地问。
流川枫沉默地摇摇头,拿起篮球开始练习。
篮球馆的人渐渐多起来,人到齐后,赤木安排大家分组练习。
跟上个星期好几天一样,七点左右的时候,一个尖尖头发的家伙笑眯眯地跟大家打招呼:“大家好!”
赤木、三井、宫城、木暮……所有人都盯着仙道,传达了同一个意思——“果然又来了!”
“哈哈,哈哈!”仙道被行注目礼也不尴尬,摸着头发四处打量,看到满脸放光的樱木朝自己奔过来,笑得更加灿烂:“呀!樱木同学,今天好像比昨天更有精神呐!”
樱木鼻子都要翘上天了,仰头大笑:“那当然,我是个天才嘛!”压低声音兴奋地问:“刺猬头,今天还是你请客吗?今天洋平打工去了,训练完没人请、不,没人跟我一起吃拉面了!”
“好的啊!”仙道同样压低了声音,“我今天刚好顺路来这里,不要被其他人知道了哦。”
樱木连连点头,三跳两跳回到球场上,干劲十足都要超过赤木了:“快!大家开始练习吧!”
流川枫意外地没有像前几天一样一副“神鬼莫近”的样子,沉默地开始运球、射篮。
十分钟后。
“仙道!”
一声怒喊吓到了所有人,包括樱木,除了流川枫。
正跟一群流川命站在一起的仙道吓了一跳,转头一看,大惊失色:“教、教练?!”
田岗教练一边走过来一边满脸恨铁不成钢地看着仙道,看到湘北所有成员都在辛苦训练之后更加想吐一口老血:“果然是真的啊,你这小子又不练习到处闲逛!”
仙道恨不得把高大的身材缩成一团,满脸尴尬:“教、教练,不是的啊,我回家也有练习的,今天……今天是刚好路过湘北,就来观察观察……”声音越说越小。
赤木和木暮朝田岗教练鞠了一躬:“您好!”
田岗教练指着湘北默契二人组,手都在抖啊抖:“不管你回去练不练习,集体的训练怎么可以经常缺席,要培养团队精神和默契啊!”
三井和宫城抱着球在一边看热闹。
其他一二年级的队员在一边嘀嘀咕咕。
樱木挠挠头,不明所以。
砰,砰,砰,咚!——流川枫不为所动,三步上篮,动作干净利落。
仙道嘿嘿笑着,左顾右盼,试图找理由让教练冷静下来:“那个……教练,今天我帮家里送礼物到亲戚家,刚好就在这附近……”
“就算是这样,那昨天呢?!”
“咦?昨、昨天?昨天……”
“前天呢?”
“啊?前……”
“再前天呢?”
“……”
于是所有人,满脸丨丨丨地看着这个在球场上似乎无所不能的陵南7号在怒气勃发的教练面前点头哈腰连连道歉,似乎有某种东西正在崩塌,唏哩哗啦散了一地。
“你这样自大、自私的做法已经让你的队友们心生不满了,今天早上我收到了他们的一封匿名信,说你天天在外面闲逛,你自己看,拉面店、蛋糕店、鞋店、公园,连你去哪里他们都知道了……”
“咦?这、这怎么可能,谁在背后诬蔑我?教练您不要听他们胡说啊。”
“你自己看!”
“……这……这个字好丑啊,好像不是越野、也不是鱼柱前辈的字,彦一的字我看多了,也不对啊……”
“总之,不管是谁写的,你也别想找他报复,从今天起,你的训练时间比所有人都长两个个小时,我会亲自监督你!!”
“什、什么?!不要”
田岗教练苦于身高之差,没能揪住仙道的耳朵把他拖出去,但是后者也不敢反抗,委屈地乖乖跟在他身后一步三回头地走了。
樱木摸着头眨巴着眼睛:“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赤木&木暮&三井&宫城吁了一口气:“老天保佑,终于走了!”
砰!流川枫轻松灌篮。

今晚的练习,樱木有点不高兴,说好的“拉面大餐”飞了,洋平又不在,难道要回家煮东西吃?
流川枫今天状态大好,彩子抱着扇子欣慰:这小子终于满血满蓝复活了啊!
九点钟,大家陆陆续续地离开。
樱木踢踏踢踏往外走。
身后有人踩着单车吱地一声停在身旁。
“喂!白痴!要不要吃拉面去?我请客!”
樱木一跳三步远,满脸怀疑:“吓!臭狐狸会这么好心?”
流川枫哼了一声:“不吃拉倒!反正吃不完倒掉好了!”
“呀!臭狐狸怎么可以这么浪费粮食?!”
“定好了吃不完只能倒掉!”
“那……我就勉强帮你解决一点好了,不对!定好的?臭狐狸,你该不会想在面里下毒吧?”樱木一脸警觉。
“……白痴真是无可救药!”流川枫气呼呼地踏着车就要走。
忽然,樱木一个健步蹿上后座,单车立刻摇晃起来,“臭狐狸,说了一百次了,我是天才!天才!才不是什么白痴!”
“喂!你不要动!”
“笨蛋狐狸!连车都不会骑,还是快快滚开让本天才载你吧?”
“……”流川枫又郁闷了。
明明梦里大白痴那么听话的,现实为什么差这么远呢?

十一点。
夜幕将神奈川县温柔地笼罩在怀抱中,白天的喧嚣现在都慢慢宁静下来,星星点点的路灯给街道披上一层橘黄色的薄纱,几声短促的汽车鸣笛在深沉悠远的夜色中也很快地沉寂下去,丝毫没有没有打破这份安谧。
柔和的灯光从窗口透出来,偶尔几只飞蛾扑扇着小小的翅膀兴奋地飞过去,却在透明的玻璃上撞得头晕眼花,于是不甘地一圈一圈盘旋来回,朝着窗户抗议。
不过这对屋内的气氛完全没有影响。
流川宅内。
流川妈妈悄悄关上儿子的房间门,得意地小声说:“你看!我就说吧,是床太小了,小枫今天睡得安稳多了!”
流川爸爸不同意:“以前那床也不小的,我觉得小枫是学习压力太大了,你没看他昨天晚上学习到好晚呢。”
“咦?是吗?这小子也会关心学习?我还以为他只会打篮球呢,到现在连喜欢的女生都没一个,还是个大龄儿童嘛。”
“……怎么可以这样说自己的儿子?”
“嘿嘿!”
       床上,流川枫翻了个身,咕哝了一句“……大白痴……”
——————————————————————————END——————————————————————————————
级别: MVP小猴
发帖
308
乐园币
1773
积分
938

只看该作者 1楼 发表于: 2014-06-03
花道还是没开窍啊,我喜欢这种食人间烟火的小流。

虽然标流花,但是仙花很抢眼,那只会唱歌的眼睛乌溜溜的小刺猬,活灵活现。田冈教练来抓人这段也很有趣。

按照这个节奏,烟水姑娘应该还会有很多篇吧,不知花落谁手

楼主留言:

嗯,想是想脑补很多,不过最近比较忙,只能晚上溜上来瞅瞅,我又是很没有毅力的那种家伙,如果不一次写完的话怕就此坑掉……
T_T 我也不知道花落谁家,对狐狸君和小仙哥都不忍心虐啊,看看以后发展咯

你们必须相爱。
级别: MVP小猴
发帖
1131
乐园币
2003
积分
1606

只看该作者 2楼 发表于: 2014-06-04
应该说是幸福的梦,梦里和花花都相处如此恩爱,梦里和现实是不一样的,流川加油吧!

楼主留言:

狐狸君还是蛮有危机意识的

级别: MVP小猴
发帖
750
乐园币
3919
积分
2066

只看该作者 3楼 发表于: 2014-06-04
牛哥耍了一手好陰謀啊!可憐的刺蝟頭就這樣被田岡教練揪走了。SD動物園夢中具現化很有意思,陵南戰後,猩猩相擁的景象大概也給牛哥留下不可抹滅的印象,居然害他做惡夢了。 讓我想到牛哥被小花影響,差點叫大猩猩又猛然改口的那一幕,這樣悶燒的牛哥其實很可愛。

看到小清新的文章真令人感動,前兩天看了馬景濤氏的咆哮暴君神經質牛哥,害我這幾天都無法直視他,心理產生了巨大的陰影,能夠看到這篇流花文真是太好了,還是悶悶萌萌又青澀的牛哥跟小花比較速配,甜度也比較高。希望這三角關係可以再繼續下去。老是串門子老是被罵又孜孜不倦的仙哥,不知為什麼就是特喜歡,刺蝟頭真的不想轉學到湘北嗎?呵呵呵

楼主留言:

亲!同感啊,我每次看到狐狸君差点脱口而出“大猩猩”又改口的那一幕就觉得这孩纸要比花花腹黑啊,看花花第一次跟大猩猩见面就因为这个称呼挨揍以后还死不改口就知道这是个单纯的孩纸。

级别: 板凳小猴
发帖
102
乐园币
259
积分
173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2014-06-04
牛哥就连做梦都会梦到仙道来抢花道啊,不过看的出来,梦里还是蛮开心的
小短腿的蓝刺猬好萌~

楼主留言:

我忘了在哪里看到这样一幅图,那只蓝汪汪的小刺猬真心萌哭了,就脑补到这里来了,嘿嘿,不算侵权吧?

级别: 新丁小猴
发帖
4
乐园币
47
积分
2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2014-06-12
牛哥好样的,刺猬头加油吧!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1 条评分 乐园币 -1
三三 乐园币 -1 2014-06-12 回帖有点水哦
级别: 新丁小猴
发帖
40
乐园币
142
积分
67
只看该作者 6楼 发表于: 2017-08-21
流川做的夢真的好可怕(誤
迷上小花也是沒辦法的事,流川你的匿名信GJ
级别: 板凳小猴
发帖
130
乐园币
596
积分
234
只看该作者 7楼 发表于: 2018-08-23
狐狸 猴子手拉手去串亲戚
腹黑的流川还知道曲线救国 把教练找来了
级别: 主力小猴
发帖
270
乐园币
1093
积分
516
只看该作者 8楼 发表于: 2018-12-28
牛哥果然腹黑啊,不愧是久居攻花榜首的攻君  
级别: 板凳小猴
发帖
123
乐园币
352
积分
208
只看该作者 9楼 发表于: 2018-12-31
因为做梦多次摔下床的流川太可爱啦
级别: 板凳小猴
发帖
65
乐园币
301
积分
131
只看该作者 10楼 发表于: 05-14
哈哈哈哈,这个真的是太欢乐了,枫哥这么腹黑的嘛,情敌探测仪实在很好用呀~
级别: 新丁小猴
发帖
39
乐园币
103
积分
65
只看该作者 11楼 发表于: 05-16
哇哇哇啊 牛哥和花花都好可爱 牛哥默默的暗恋着傻乎乎的樱木君 动用几乎不用的脑细胞追人 满分!
喜欢这种傻傻的可爱的文风~~
但素为啥仙道的形象崩辽嘿嘿嘿
仙道每天和花道训练结束后一起逛街也超有爱啊
快速回复

限12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