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 4288阅读
  • 37回复

[洋花]ABO設定(10/24 更5,TBC)

楼层直达
级别: 板凳小猴
发帖
24
乐园币
202
积分
146

1.
  那是突如其來發生的事,快速又猛烈,讓櫻木措手不及,渾身彷彿置身火爐,從小腹產生的熱度猛地蔓延至全身,從頭到腳,就連細胞都像是在咆哮,過於強烈的感受使得櫻木頭暈眼花,本來就微紅的膚色更是成了艷麗的鮮紅,透著可口又香甜的氣息。

  櫻木緊咬著牙,靠著異於常人的強大意志穩住身子,瞇起眼將眼前失去理智奔向他的Alpha狠狠擊倒在地,頭槌也好肩車也罷,甚至是攻擊最為私密的下半身也在所不惜,櫻木現在滿腦子只有「敵人敵人敵人敵人敵人擊倒他們擊倒擊倒擊倒」的念頭,連驚呼著衝過來要幫助他的Beta彩子學姊也被櫻木揮退。

  該死的,撐住啊,比賽,進行中,比賽,籃球,籃球,籃球……

  櫻木努力運轉著腦袋,本來就一直線單細胞運作的大腦如今更是不堪重負,幾個簡單的辭彙短暫地停留在腦海,卻被擊碎般消逝於中,櫻木只能像個機械似的執行最初的指令,不斷地揮舞著拳頭,琥珀色的眼模糊了視線,但依然閃爍著嗜人的光芒。

  「花道!」

  不甚清晰的視線盯著眼前的來人,耳邊傳來的是熟悉的呼喚,嗅到的是令人安心的氣味,模模糊糊依稀可見那人滿臉擔憂的神色,一瞬間眼中只存他的存在,櫻木甚至看到他脖頸上自己留下的記號。

  櫻木輕笑了聲,安心地閉上眼倒在那人的懷裡,「洋平……」

-

2.
  說來有趣,櫻木花道身材高大,充滿爆發力的肌肉與修長優美的線條,尤其是他野獸似的懾人心魄的眼眸,隨時都會看準獵物撲上來般的目光,怎麼看都該是Alpha的體質,每個人都是這樣確信著,就連櫻木本人也是如此認為。

  源於對自己肯定是Alpha的自信,櫻木並沒有依照政府規定的那樣在自己家中常備Omega抑制劑,其實他連Alpha抑制劑都不是很想留下,要不是水戶強烈要求,櫻木早就把Alpha抑制劑當作垃圾丟掉了。

  由此可見櫻木花道是個對自己極為自信的人,並且對此他顯然沒有估計錯誤,唯一的失誤在於他不像他所想(以及大家認定)是個Alpha,而是發情期更為猛烈的Omega,但即使如此,櫻木依舊在沒有任何藥物的幫助下撐到水戶洋平的到來。

  「所以你們倆就搞上了?」

  水戶挑眉看向高宮,表情似笑非笑,又像是無奈,「你這話最好不要給花道聽見。」

  高宮緊張地轉頭看了眼櫻木,看到櫻木呼呼大睡的樣子便放下心來,又看向水戶與櫻木緊握的雙手,揶揄道:「哎,真搞上了還害羞什麼啊?」

  「哦哦哦看他們的手還緊緊握在一起呢!」

  「太不夠朋友了,這種事怎麼能瞞著我們呢?我們甚至不知道花道是Omega咧。」

  水戶微微一笑,被傻瓜三人組調侃也不失穩重,清清淡淡地解釋道:「花道剛剛把狀況穩定下去,這時候需要跟Alpha的身體接觸才不會失控。這些教科書上都有寫,你們三個到底有沒有好好讀書啊?」

  三個人打個哈哈揭過去,「我們又不是Alpha也不是Omega,知道這些幹嘛?」

  水戶一臉「孺子不可教也」的表情看著他們,嘖嘖兩聲嫌棄地道:「你們留在這邊也沒用,還不如去給湘北加油,快滾快滾。」

  「嘖,你不就想跟花道兩人世界嗎?」大楠站起身,拍拍口袋的慶祝類小玩具,可惜地道:「要是花道醒著就可以放鞭炮了。」

  野間聳聳肩,拉著戀戀不捨還想搞怪的野間和大楠離開了房間,離去前比著櫻木默默地對水戶做了個「加油」的嘴型。

  休息室就此歸於平靜,只有兩人的空間讓呼吸的空氣也隨之一凝,Omega與Alpha的氣味交纏著,不久前為了幫助櫻木度過突如其來的發情症狀,水戶才剛在櫻木脖子上的腺體暫時標記,兩人生理上的互相吸引,與多年來早已熟悉的氣息讓整間房隱隱充斥著甜膩的味道。

  水戶好笑地輕捏櫻木的手心,看著躺在床上猶如睡美人姿勢的櫻木臉頰緩緩變紅,水戶失笑道:「別裝啦,起來了。」

  櫻木緊皺著眉,死命閉著眼睛,過於用力以至於連身體都微微顫抖著,這麼一副抵死不從的模樣讓水戶不由忍俊不禁,他壞心眼地邊低下頭邊說:「再不起來要吻你了。」

  櫻木死閉著的眼猛地睜開,水戶的臉此時與櫻木相距不過幾公分,櫻木嚇得一個機靈,條件反射地坐起身,就這樣與水戶的頭來個親密接觸,饒是櫻木的頭槌功了得,在毫無心理準備下也是痛得流出眼淚,更不用說水戶了。

  「痛痛痛……」水戶抱著頭哀號:「花道你也太狠了。」

  「還不是洋平的錯!」櫻木也同樣痛苦地抱頭,卻還不忘眼神殺人來表達他的憤怒,只是他羞紅的臉看起來一點攻擊性也沒有,「你……你靠那麼近!」

  「誰叫你裝睡。」櫻木紅著臉瞪著這厚顏無恥理直氣壯的,恨不得離水戶遠遠的表情,放開手就想掙脫這尷尬的局面,水戶心裡一動,沒有順勢鬆開,反倒是握得更緊了。

  櫻木甩了甩手,沒甩開;再次甩啊甩,還是沒甩開。

  水戶笑瞇瞇地看著櫻木耍寶,櫻木的力氣很大,要是普通人早已被迫自動放手了,但水戶從小為了跟上櫻木的腳步就在偷偷鍛鍊,櫻木玩笑似的惱羞成怒對他還談不上什麼攻擊力。

  櫻木被看得心裡一陣發毛,不知為何不好意思與水戶對視,為了對抗這莫名的情緒,櫻木忍不住粗聲粗氣地低吼:「放開啦!」

  櫻木因羞憤和不自覺的緊張讓他琥珀色的雙眼更顯得耀眼奪人,剛經歷發情症狀而全身呈現淡粉色的肌膚,低著頭而清晰可見的脖頸上獨屬於Omega的腺體部位烙印著水戶剛咬下的標記,不小卻也不大的休息室只聽見兩人的呼吸聲與心跳聲,以及彼此雙手緊握所傳來的溫度。

  水戶下意識地舔唇,覺得有點口乾舌燥。沉默的氣氛蔓延,就在櫻木要再次嘗試掙脫被鉗制的手時,水戶開口了。

  「花道,我們是最好的兄弟,最好的朋友對嗎?」

  「哦……哦哦!當然啦。」

  「那麼,」水戶慢條斯理地道,一如既往地冷靜,「兄弟間的友情幫忙暫時標記也不算什麼對吧。」

  「哎?友情幫忙?」櫻木抬起頭,呆呆愣愣地重複一遍。

  水戶微笑著點點頭,不緊不慢的口吻猶如在引誘著什麼,他看向櫻木的雙眼,緩慢又堅定地道:「只是暫時標記而已,沒什麼大不了的。」

  櫻木有點遲疑,「可是……」

  「用太多抑制劑對身體是有副作用的,而且抑制劑不是每次都有用,你看今天比賽途中不就差點發情了嗎?」水戶邊說邊慢慢接近櫻木,櫻木稍顯抗拒地往後退了些,水戶停下動作,臉上依然是往常的溫潤,他說:「暫時標記沒什麼可怕的,這是第二次了,不也什麼事情都沒發生嗎?」

  櫻木想起他剛轉變時的情況,臉又開始升溫,自從那天過後,他已經很久沒有和水戶這麼親密了,尤其是籃球部剛走了赤木、木暮與三井,櫻木光是要面對每天的加強練習就忙不過來了,一直線思考方式的他也就把與水戶之間尷尬的關係扔到一邊去。

  他不自在地扭動著身體,雖然水戶現在與他的距離並不算太近,但不知為何櫻木就是覺得坐立不安,總覺得水戶說的話有哪裡不太對勁。

  「花道,相信我。」

  櫻木對上水戶的眼,他有點躊躇,水戶突地幽幽嘆了口氣,眼神黯淡下來,略顯憂傷地道:「花道不相信我嗎?」就要鬆開握著櫻木的手。

  櫻木快速地搖了搖頭,猛地回握水戶,把心底殘存的怪異揮散,義無反顧地道:「信!洋平你就是我的好兄弟,我當然信你!」

  水戶不置可否地挑眉,再度緩緩地靠向櫻木,這次櫻木沒有後退,水戶與櫻木額頭貼著額頭,看到櫻木極力強作鎮定卻還是緊張地全身僵硬通紅著臉的模樣,水戶輕笑出聲。

  上鉤了。

-
嗯嗯嗯,還沒展開劇情,也沒啥劇情就是談戀愛。
升上高二的一行人。

3.
  「沒有想到櫻木同學是Omega呢。」晴子手撐著下顎,以一種夢幻的語氣說道:「真不可思議。」

  櫻木面對晴子睜大的眼,滿懷好奇的可愛神情,他臉紅著手足無措地亂揮,「晴子小姐,那、那個,」櫻木聲音越來越小,「Omega跟Beta也是可以在一起的啊。」

  「哎?什麼?」

  「不,那個,就是說……」

  就在櫻木要鼓起勇氣說出類似告白的話語,大楠攬過櫻木的肩,哈哈大笑道:「竟然會是Omega,花道你真是令人大開眼見啊哈哈哈!」

  櫻木的勇氣被大楠煞風景的動作給打斷,他氣得咬牙直接對準大楠來個頭槌,晴子在旁看氣鼓鼓的櫻木與受到-1000HP攻擊而癱倒在地的大楠,還有幸災樂禍笑著的櫻木軍團其他人,不禁摀著嘴小聲地笑了起來。

  「太好了,櫻木同學還是這麼有精神。」晴子笑得眉眼彎彎,比了比坐在一旁的藤井,「結果反而是藤井受到打擊了呢,她很崇拜櫻木同學哦,這幾天一直很擔心櫻木同學的身體狀況。」

  「啊,晴子小姐的朋友。」櫻木回頭對晴子又是一臉羞澀的表情,他擺了個健美先生的姿勢,氣勢如虹地對藤井大聲說道:「我天才櫻木當然是不會有事的啦,不用擔心啦!哈哈哈!」

  藤井略為害羞地點點頭,松井偷偷地朝遲鈍的傻笑二人組--櫻木與晴子--翻了個白眼。

  「不過花道啊,我們可是好朋友啊,你怎麼沒告訴我們你是Omega?」大楠滿血復活,這次為了不孤軍奮鬥拉上了高宮與野間,又向水戶埋怨:「還有你,洋平。你早就知道了吧?到底當不當我們是朋友啊?」

  水戶笑著聳聳肩,櫻木不好意思地搔頭,帶點愧疚地說:「也不是說要瞞著,就是覺得沒必要說,抱歉啦。」

  「就只有洋平知道,秀恩愛嗎你們?」高宮也加入戰局,他賊兮兮地笑著:「說到這個,上次洋平脖子上的咬痕原來是花道留下的?」

  櫻木猛地紅了一張臉,戲劇性地說,就連頭上都像是冒煙般地紅,櫻木結結巴巴地反駁:「才、才不是咧!」

  大楠與高宮擠眉弄眼,拉長了調:「很可疑哦!」

  晴子訝異,急急忙忙地追問:「什麼什麼?櫻木同學跟洋平同學……」藤井也是滿臉震驚,松井倒是紋風不動。

  「沒有!晴子小姐,絕對沒有啊!」櫻木急得大聲喊冤,氣急敗壞地又一次對兩個搧風點火的傻瓜發動頭槌攻擊,慌張到手腳都不知道怎麼擺了,「我跟洋平就是好兄弟,真的!」

  水戶高深莫測地不發一語,臉上不變的笑容讓在旁看戲的野間默默地伸出大拇指,而松井看著聽到櫻木解釋而明顯安下心來的晴子與藤井無奈地嘆氣。

  正當櫻木語無倫次要找水戶求救時,上課鐘恰好響起,野間拽過在地上躺屍的二人組:「好了好了,上課啦,走了。」半拉半拖地將他們帶離教室,一路上依稀可聽見他們持續的嘻鬧聲。

  晴子也起身微笑著揮手告辭,藤井害羞地小幅度對櫻木點頭致意,松井早已不耐煩地先行一步。

  櫻木傻呼呼笑著朝晴子揮手,還微紅的臉讓他看上去顯得有些羞澀,水戶沉吟了會,冷冷地哼了聲。

  「洋平!」櫻木聽到水戶發出的聲響,回過頭來,噘著嘴向水戶質問:「你剛剛幹嘛不否認?」

  「那不就是事實嗎。」水戶挑眉,望著櫻木難得的窘態,「確實是你咬的啊。」

  「那、那是……」櫻木垂著頭,左看右看就是不敢看水戶,耳根漸漸泛紅。

  水戶盯著櫻木噘起的嘴,喉頭一動,他不自覺地舔了舔唇,櫻木剛好抬起頭與水戶四目相對。櫻木被水戶深沉的眼神看得微微一驚,抿嘴不確定地問:「洋平,你在生氣嗎?」

  「笨蛋。」水戶涼涼地說了這話後就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只剩櫻木呆呆地站在那。

  櫻木失落地低頭,復又恨恨地瞪著水戶瀟灑的背影,接著不知想到什麼又臉紅通通地皺眉,喃喃自語道:「又不是故意的,小氣鬼洋平。」

  聽著走進教室的老師溫聲要求自己回到座位坐下,櫻木突然發現最近幾天老師--不只是老師,就連不認識的同學,甚至是一直都很不客氣的宮城,還有那討厭的流川,每個人都對他溫柔了許多。

  搞什麼嘛。

  櫻木安靜地坐下,懶洋洋趴在桌上,死死望著水戶身不關己的背影,低下頭將自己的表情用手臂遮得嚴嚴密密。

  搞什麼嘛。

  櫻木不甘心地咬唇。

  就因為我是Omega嗎?也不是我想當Omega的,就像以前那樣不行嗎?大家都把我當什麼了啊,小心翼翼的樣子看了就煩!洋平還一副欠揍樣,明明還說是好兄弟的,現在卻莫名其妙不知道在生什麼氣,笨蛋笨蛋笨蛋洋平才是笨蛋!

  「又不是故意咬的……」櫻木埋著頭小聲地自言自語,想著想著更加火大,他拿出抽屜的教科書撕下一頁,氣勢洶洶地揉成一團,以像是職業投球手漂亮的姿勢猛地對準水戶丟擲過去。

  水戶一頓,揉揉頭,俯身撿起掉到一旁的紙團,側過身朝櫻木無奈地笑笑,張嘴做出無聲的口型:「笨-蛋。」

  櫻木朝水戶吐舌頭做鬼臉,得意地哼哼兩聲,不知為何突然開心了起來,陽光透過窗戶描繪著櫻木的輪廓,他囂張的笑臉染上一層金邊,水戶露出個詭異的表情,似是高興似是懊惱,還有點狼狽,不過櫻木已經轉向看往窗外的青空,刻意做出的灑脫姿態讓人恨不得想揍他一頓。

  櫻木洋洋自得地哼著歌,耳邊聽著老師的絕技催眠曲,腦中劃過一個又一個思緒,籃球、洋平、Omega、晴子、洋平、籃球、洋平……,櫻木打了個呵欠,慢慢地在太陽溫和的照耀下閉起了眼,樂滋滋地趴在桌子上打起了呼嚕。

  歲月靜好,風和日麗。
-
青春洋溢的高中生們。
還年輕的洋平也是充滿著青春的味道(?)
雖然大家對O會比較溫柔,但其實是個相對平等的世界,所以沒有歧視之類的哦。
喜歡ABO純粹是因為這樣可以理所當然地談戀愛(同性),要不然洋平大概是不會出手的,除了ABO或者同性戀不受歧視的世界外,洋平為了保護花道應該都不會有動作吧,而且花道也不會察覺到洋平的感情。
真的不是因為想寫肉啦……只算是原因之一XD

4.
  籃球在球場上拍打的聲音在寂靜無聲的體育館裡清晰可聞,與以往相比安靜許多,毫無交談的籃球部讓彩子侷促不安,尤其是眉心緊鎖臭著張臉的櫻木花道更是讓彩子心中擔憂不已。
  
  湘北從那天起就處於莫名尷尬的情況,彩子低頭看了眼手中的紀錄,又抬頭看著櫻木,櫻木花道拍球的力道是越來越大了,焦躁的情緒就差沒在腦門上寫個清清楚楚。彩子在心裡默默倒數,快一個星期了,櫻木花道也快要爆發了吧。
  
  「碰」的一聲,櫻木大力地將手中的籃球擊向流川,彩子反應迅速地上前一個箭步檔在櫻木面前,安田等人也快速地欄在櫻木與流川中間,毫不拖拉的動作顯然訓練有素。
  
  「臭狐狸!你搞什麼啊!」櫻木咬牙切齒地罵道,被隊友拉著也絲毫不減其氣勢,「不想打籃球就滾!」
  
  「大白癡。」流川不甘示弱地罵了句,眼神卻瞪著滾落到一旁的籃球。
  
  櫻木氣得直想狠狠揍流川一頓,他推開擋著他的隊友,卻下意識地對彩子放輕力道,彩子站在兩人中間不住勸說:「好了好了,兩個人都冷靜下來啊。」
  
  「狐狸臉,你打的這什麼狗屁籃球,別小看我了!」櫻木眼神似火,把這幾天累積的情緒全都喊出來:「我就算是Omega又怎樣,我還是天才櫻木,依然可以把你打得屁滾尿流,少小看人了混帳!」
  
  流川緊抿著唇,終於看向怒罵著神情駭人的櫻木,「不關你的事。」
  
  「你打這麼爛要拖累我的!」流川面無表情的樣子讓櫻木很不爽,他毫不客氣地回嗆。
  
  不良少年打架的習性就是先靠近敵人再給予敵人致命打擊,過去身為不良少年老大的櫻木很好地繼承了這一習慣,他不自覺地越來越靠近流川,雖然中間還隔著彩子,流川還是依稀可以聞到櫻木身上的味道。
  
  甜美的誘人的氣味,就像櫻木花道本人般灼熱又強勢,像火一樣要將流川的思緒燒得片草不生,從那天過後櫻木毫不隱藏自己的味道這點就已經足夠讓Alpha的流川煩躁,更別說櫻木身上若隱若現的水戶留下的痕跡,在流川想要將之忽視時又冒出來,就好像無時無刻提醒別人,櫻木花道是水戶洋平的人似的。
  
  「閉嘴吧大白癡!」流川按耐不住吼道:「拖累人的是你啊,你身上Omega的味道這麼重是要我怎麼打球!」
  
  櫻木忽地安靜了下來,彩子滿臉震驚地望著流川,在球場旁邊緊張著的晴子等人也是目瞪口呆,不只為流川少見的大聲說話,還有流川話裡的意思。
  
  水戶緊皺眉頭,櫻木軍團將袖子往上拉,神情不善地怒視著流川,隨時準備上去開揍。
  
  流川沒察覺到櫻木軍團不友善的眼神,他看著不發一言低垂著頭的櫻木,表情有點後悔,但一向不擅言辭的他傻站在那不知說什麼好。
  
  「狐狸臉,你覺得Omega很礙事?」
  
  流川還沒來得及說什麼,就感覺到額頭傳來一陣疼痛,站在中間的彩子的身高顯然不夠保護流川的大腦。看著流川痛苦地額前冒煙倒地,櫻木囂張地笑道:「臭狐狸,你的Alpha臭死了我都沒說什麼,你是叫屁啊!因為這點小事就打不好籃球,果然你是比不上本天才的!」
  
  逆著燈光的櫻木讓流川看不清他此刻的表情,只能聽清櫻木囂張嚷嚷著自鳴得意的聲音。流川伸手按住額頭,剛好遮住了流川的臉,流川沉默了會,才低聲道:「……抱歉。」
  
  櫻木用鼻子哼了聲,算是接受了流川的道歉,嘴上還是不饒人地打擊著流川。彩子安心地鬆了口氣,晴子等人也放心下來,晴子臉上隱隱皺著的眉也舒展開來,以前一直注視著流川的視線不知不覺間已轉向了櫻木。
  
  櫻木軍團放下捲著的袖子,高宮嘖嘖兩聲:「我怎麼覺得花道變成熟了?」
  
  「以前的花道會直接衝上去揍人的。」大楠附和,略帶調侃地嘆息:「雛鳥遠走高飛啊,母鳥的心境真是複雜。」
  
  野間用手肘推了推水戶,「喂,怎麼了洋平?」
  
  水戶臉色沉得嚇人,他定定地看著櫻木在球場上奔跑,因為激烈運動而潮紅的肌膚,滴落的汗水散發在空氣中香甜的氣味,一掃過去幾天暴躁的模樣,櫻木接過流川姍姍來遲的傳球,跳起,灌籃。
  
  身邊響起一片叫好聲,櫻木雀躍地轉身,目光轉啊轉的在尋找著什麼。
  
  水戶與櫻木四目相交,櫻木開心地笑著比出一個Y字,水戶放柔了眼神,寵溺地朝櫻木揮揮手。而這時流川拿球丟向櫻木,說著不要分心白癡什麼的,櫻木不服輸地罵回去,一如往常。
  
  「……洋平,加油啊。」野間拍拍水戶的肩膀,「可別輸了。」
  
  水戶嫌棄地打掉野間的手,「還用你說。」水戶溫柔地望著櫻木認真打球的姿態,喃喃自語道:「不加油不行了呢。」
  
  野間看水戶對櫻木那樣肉麻的表情,全身都起了雞皮疙瘩,大楠與高宮還攬過他,疑惑地問東問西,野間嘆口氣:「你們真是笨啊,幸福的笨蛋哦。」不消說必是又鬧了起來。
  
  「咳咳。」突地一聲輕咳吸引了大家的目光,宮城一手拿著球,懷裡鼓鼓的不知藏了什麼。宮城還沒說出下句話,就被彩子華麗的紙扇毫不留情地KO。
  
  「良田!你知道你遲到多久了嗎!」彩子居高臨下看著頭朝地倒下的宮城,「太慢了笨蛋!」
  
  「痛痛痛……」宮城揉揉慘遭虐打的腦袋,雙手合十地求饒:「抱歉抱歉,彩子,我在研究這個……」他悄悄拿出藏在懷裡的書,小聲地跟彩子交頭接耳,「就是這個。」
  
  彩子看了眼,上頭標題寫著『如何解決隊員間的矛盾--Omega是你的隊員該怎麼做』,彩子嘴角抽搐,再次往宮城頭上來個紙扇攻擊,不過力道比剛剛小了不少,「笨蛋,剛剛就解決了。」
  
  宮城驚愕地往彩子指的方向看去,櫻木正幸災樂禍地嘲笑他,不再像這些天噘著嘴鬧彆扭的樣子,流川看起來也是放下心頭大石,籃球部整體的氣氛恢復了過往的活力四射,盤旋著的凝重空氣消散一空。
  
  宮城悲憤地指著自己臉上的黑眼圈哀號:「我這些天熬夜研究到底是圖個啥啊。」卻也掩飾不了語氣中的喜悅。
  
  默默看著宮城上前擺隊長架子,櫻木不客氣地大聲笑著與宮城嬉鬧的晴子終於徹底舒了口氣,「太好了,籃球部又回到以前了,櫻木同學也打起精神來了。」
  
  「哎,是說晴子啊。」彩子笑嘻嘻,一臉八卦地問:「妳知不知道櫻木花道是什麼時候轉變的?我原本還以為他發育緩慢還沒轉變呢。」
  
  「這個,我也不清楚啊。」晴子想了想,對水戶問道:「洋平同學應該知道的吧?」
  
  櫻木軍團不安分地湊上來,跟彩子一樣滿臉八卦,「對啊對啊,我們也很好奇。」
  
  「侵犯隱私權啊你們。」水戶推開眼前八卦嘴臉的櫻木軍團,認真地道:「要真這麼想知道,自己去問花道。」
  
  「所以你真的知道囉?」大楠嘿嘿笑,「你們兩個很可疑哦。」
  
  彩子瞇著眼仔細觀察,水戶笑而不語的神秘感,晴子微微抿著唇的不安,還有野間一臉『天啊這倆白癡』恨鐵不成鋼地望著大楠與高宮苦笑。
  
  櫻木將球丟向猥瑣笑著的大楠,離得遠遠的也聽得見他略顯氣急敗壞的語調,說著什麼不要靠近晴子小姐變態之類的。
  
  還有流川雖然面癱,但相處多年的學姐彩子明顯看出他現在緊張又焦躁的心情,特別是他看向櫻木的眼神,到底是跟以往都不相同。
  
  彩子摸摸下巴,又摀著嘴偷偷笑起來。
  
  這可真是一場好戲。
  
-
彩子慧眼如炬。
流川(無意識)→花道,我是不是應該再標個隱ALL花比較好?
每天被情敵在心上人身上留下的味道打臉的流川。
不過洋平最大的情敵還是晴子。
花道不管是A是O都帥帥噠。
*設定:十五、十六歲左右轉變性別,等於我們性X徵成熟的意思。

5.
  自那天過去還不到一個星期,對自己精神力相當自豪的櫻木卻已經覺得精疲力盡了。其中很大一部份原因在於Omega煩人的發情期,縱使再怎麼注意吃藥,還是有可能身體故意跟你唱反調冒出個「發情前症狀」,櫻木對此痛恨地磨牙恨不得把這該死的生理反應咬碎吃下肚。
  
  而最令櫻木感到尷尬的,是水戶自告奮勇幫忙協助櫻木抵抗Omega該死的可恨的發情,讓櫻木不至於提心吊膽擔心發情症狀會否調皮地冒頭。
  
  說是這麼說,櫻木理智上也知道這是必要的,如果不是水戶,那一天櫻木將會徹底發情,然後幾乎全是Alpha的籃球選手們就會失控到發狂的地步,而一旦發生那種狀況,就算強如櫻木也會覺得棘手,更別說發情中身體發軟四肢無力了。
  
  櫻木並不清楚他昏過去後球場上發生了什麼事,不過後來聽晴子等人的說法,那群飢渴的Alpha單單只是聞到櫻木散發出的Omega氣味就開始有點狂躁化了,要不是工作人員(為了防範未然每個重大場合都被政府要求準備充分的抑制劑)反應及時拿出Alpha抑制劑對那群被本能驅使的Alpha狂噴,大概比賽也進行不下去。
  
  「花道,果然不願意嗎?」水戶蹲坐在櫻木面前,一本正經地看著櫻木說著:「但總是靠抑制劑是不行的,上次那種事情你也不想再發生了吧?對身體也有副作用,說過的吧。」
  
  「我知道啦。」櫻木真的是不想再回憶上次的慘痛經歷了,他稍顯猶疑地道:「但是我現在又沒事,一週一次……那個,標記……沒必要吧。」
  
  「那可不行。」水戶嚴肅地直言道,他握起櫻木的手,櫻木遲疑了會沒有拒絕,水戶嘴角勾起個不明顯的弧度,「前幾天不是才剛跟流川吵架嗎?雖然他說的話很過分,而且很沒道理,不過花道就大人有大量的先退一步如何?」
  
  櫻木想起那件事就氣,他鼓起嘴生氣地說:「明明是狐狸的問題,為什麼要我讓步啊。」
  
  「因為花道是天才嘛,跟凡人不一樣的不是嗎?流川會被本能影響,花道不會啊。」水戶哄孩子似的哄著櫻木,他輕輕捏了下櫻木的掌心,「吶?」
  
  櫻木皺著眉想了會,才一臉「說得對啊真沒辦法呢誰叫本天才是天才呢」的表情勉為其難地點了點頭。
  
  水戶緩緩湊近櫻木的脖頸,那裡還留著隱約的咬痕,水戶喉頭一動就要咬下去時,櫻木突然伸手推開他,水戶愣了下,不解地看著櫻木。
  
  櫻木略顯緊張地舔了舔唇,「不是說非得要用咬的吧?沒有其他辦法了嗎?」
  
  「也是有其他方法啦。」水戶停頓了會,看著櫻木聽到此話後閃亮亮期待的眼神,瞇起眼微微一笑,又立刻露出猶豫的神情,「不過,花道你不會願意的。」
  
  「沒有比咬更糟的方法了啦。」櫻木撇嘴,想到了什麼臉色有點尷尬,「現在大家都知道我是Omega了,總不能再貼個白布說脖子受傷吧,我可不想頂著痕跡到處宣告發情期什麼的咧。」
  
  水戶還是有點遲疑,「雖然其他方法不會有明顯痕跡,但是……」
  
  「但是什麼啊?別支支吾吾的!」櫻木不耐煩地瞪了眼水戶,水戶嘆口氣臉上帶著尷尬,卻依稀有不明顯的笑意。
  
  「是做愛。」
  
  櫻木傻傻地眨了眨眼,水戶向櫻木肯定地點頭,櫻木又再眨眨眼,水戶繼續向櫻木點頭表示「沒錯就是這個方法我什麼時候騙過你?」。
  
  櫻木臉頰猛地變紅,對上水戶真誠帶點擔憂的眼,櫻木結結巴巴地開口說道:「做、做愛?」
  
  「是啊。」水戶又嘆口氣,幽幽地道:「所以我才說你不會願意的啊。」
  
  「不,哎?」櫻木有點不太敢看著水戶,將頭轉向一旁,身體微微向後傾拉開與水戶的距離,抿著唇懊惱地問:「難道沒有其他辦法了嗎?」
  
  水戶沒有向前拉近與櫻木彼此的距離,他靜靜坐在原地沉吟了會,道:「要說的話,也是有呢。」水戶笑咪咪地看著櫻木轉回來的視線,「不過效果就沒有前面兩個方法好了,大概一週得三次以上吧。」
  
  「哦哦!」櫻木聽到還有解決方法又再次閃著琥珀色的眼眸,亮晶晶的讓水戶忍不住想上前親吻,但他克制住了心裡的悸動,表面依然鎮定地說道。
  
  「雖然也有點尷尬啦,不過比起做愛好多了。」水戶惡趣味地在『做愛』一詞上加重音量,滿意地看到櫻木害羞的反應,注意到櫻木惡狠狠的瞪視,知道不能玩太過火的水戶立刻說:「是接吻哦。」
  
  單細胞生物的櫻木很自然地被語言引誘,不自覺地瞥向水戶的唇,水戶瞇著眼狡黠地笑了,又壞心地補上一句:「而且必須是舌吻。」
  
  「舌、舌吻?」櫻木呆愣地重複,反應過來的他臉紅紅地移開在水戶嘴唇上的視線,不好意思地轉頭看向空無一人的地方,下意識地舔唇又咬唇,「一定要舌吻嗎?」
  
  這次輪到水戶盯著櫻木的唇不放了,因為羞澀尷尬混合而不敢看著他的櫻木讓水戶能肆無忌憚地用眼仔細地描繪櫻木的嘴唇。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膚色本就泛紅,櫻木的唇看起來是嬌嫩的粉紅色,由於害羞咬著下唇的舉動讓櫻木有著別樣的性感,水戶吞口口水,他開始覺得口乾舌燥了。
  
  「是必要的哦。」水戶壓低聲音,原本就很悅耳的聲線聽起來更加磁性誘人:「不那樣做沒辦法把我的氣味染到花道身上,那就沒有效了。」
  
  櫻木眼神四處亂飄,不知怎地覺得全身燥熱,無意識地拉開領口,「哦」了聲表示有在聽。
  
  「我的舌要舔過你口腔中每一個角落,我們的舌得緊緊交纏,而最後我會在你唇上輕輕地留下一吻。」水戶聲音低沉,櫻木漸漸地被水戶不知無意還是刻意散發出的Alpha味道吸引,他們兩人間的距離慢慢地拉近,直到兩人能緊密相貼的距離為止。
  
  水戶溫柔地擁著櫻木纖細又富有爆發力的腰,兩個人完全相反卻又默契地重合的氣味曖昧地纏繞著,整間房都被旖旎的空氣包裹。水戶專注地看著櫻木害羞又躍躍欲試的眼瞳,勾起嘴角輕聲問道:「花道,可以嗎?」
  
  櫻木習慣性的噘嘴,在水戶看來簡直就是邀請的意味,但水戶的紳士精神或者可以說是惡趣味,還是讓水戶極有耐心地等待櫻木明確的回應。櫻木用鼻哼了聲,突地對準水戶的唇猛然磕下去,但過於害羞的他沒抓準力道,「碰」的一聲,直接導致兩人毫不意外的撞擊事故。
  
  水戶咬牙拖著下巴,無奈地看著痛得眼淚都流出來的櫻木,好氣又好笑地上前拉過櫻木的頭,櫻木滿臉通紅惱羞成怒地噘著嘴,水戶笑了笑,沒有再遲疑,溫柔地親了上去。
  
  就如水戶先前所說的一樣,他先是輕輕地吮吸著櫻木緊閉的雙唇,在櫻木受不住張開嘴時抓住機會迅速地攻佔敵營,一改最初的溫柔作風,強橫地掃過櫻木嘴裡每個角落,毫不客氣地勾著櫻木的舌。
  
  櫻木被吻得四肢繳械,在粉紅色氛圍與Alpha氣味的包圍下全身發軟,水戶攬著櫻木的腰讓櫻木能夠靠在他身上。
  
  過了會,水戶在櫻木唇上輕柔地咬了口作為本回結束,明明十分短暫卻讓櫻木覺得有如整夜躺床上翻來覆去睡不著般漫長,但同時也讓櫻木感到像是進入深層睡眠般舒服,複雜的感受交織在一起,櫻木紅著臉死命閉眼不想面對剛剛發生的事。
  
  「好了好了,花道,已經可以了。」水戶抱著櫻木,貼近櫻木紅通通的耳朵,說話間自然的吐氣使得櫻木的耳朵輕顫了下,水戶輕笑,壞心眼地提醒:「別忘了,一週至少要三次哦。」
  
-
第一回合,洋平勝。
根本不用這麼頻繁標記的說,但是沒好好上課的花道完全不曉得,所以要認真學習不然會被騙哦XD
[ 此帖被閃瞎眼睛了在2015-10-24 13:24重新编辑 ]
级别: NBA小猴
发帖
518
乐园币
5323
积分
3424

只看该作者 1楼 发表于: 2015-10-12
才看到这篇文!又有abo可以看了,好棒!
小花对洋平果然是全心全意的信赖啊,洋平应该是喜欢又怕吓到他吧,“友情帮忙”什么的,喜欢有点腹黑的洋平,从兄弟情慢慢发现的感情好美~

楼主留言:

ABO萌萌噠,是可以順理成章在一起的設定,所以我還滿喜歡的。
是啊,花道對洋平絕對信任這點很可愛呢~

no zuo no die why you try
no try no high give me five
why try why high can't be shine
you shine you cry still go die      
级别: 天才小猴
发帖
1448
乐园币
2953
积分
6932

只看该作者 2楼 发表于: 2015-10-12
好看!好看好看!!!姑娘继续啊!够昂不要停!!!!!
abo什么的预感大量肉正在赶来的路上!!!

楼主留言:

我……是小清新派的……
看我純潔的眼神,信我!

姑娘们,想来搞点三花吗?
级别: MVP小猴
发帖
509
乐园币
200328
积分
1628

只看该作者 3楼 发表于: 2015-10-12
有一句话叫做:凡是abo就必定有肉
然而洋爹太温柔!!感觉可能只是肉末亲一亲什么的233333
妹纸的这个洋爹温柔中透着狡黠,这样才不会变成炮灰!心疼花花但是也不会把花花拱手相让!

楼主留言:

不知道會不會有肉耶,或許會或許不會?
親親是肯定有噠。

花は桜 君は美し
级别: NBA小猴
发帖
489
乐园币
28913
积分
4727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2015-10-13
好看!!!最喜欢黑洋了!!腹黑赛高!!!暂时标记神马的太坏了,花道好好骗23333
好萌o装a和a装b(何 楼主满足我!!

楼主留言:

就是這麼好騙,單純王XDDD
其實花道沒刻意裝O,就是沒說而已。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1 条评分 乐园币 +1
花熊熊 乐园币 +1 2015-10-13 龍哥又要回歸洋花党了嗎TAT!!
级别: 天才小猴
发帖
1669
乐园币
217695
积分
5819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2015-10-13
心机洋好赞啊~~~小动作和表情都好萌,三人组也很还原~~~
打滚求更多(肉)!

楼主留言:

被說還原好開心////
是對同人最好的讚美了////

r=a(1-sinθ)——花道的公式
级别: 板凳小猴
发帖
24
乐园币
202
积分
146

只看该作者 6楼 发表于: 2015-10-14
更新是不是要頂一下?
哎明天還有作業,乖乖寫作業去。
级别: 新丁小猴
发帖
14
乐园币
36
积分
20
只看该作者 7楼 发表于: 2015-10-16
在我眼里樱木花道这种充满性诱惑力的人做omega完全不违和,期待楼主的文章进展

楼主留言:

性誘惑力XDDDD
運動又認真的男人的確最帥,尤其花道更是帥帥噠。

级别: 天才小猴
发帖
1448
乐园币
2953
积分
6932

只看该作者 8楼 发表于: 2015-10-16
天惹噜!真的好青春洋溢!!!
引用
還年輕的洋平也是充滿著青春的味道(?)

我喜欢带着青春感的洋平!虽然洋平很可靠,但是看惯了“大人”模样的洋平真的也很希望看到带点少年感又不乏可靠温柔的洋平,感觉这样的洋平才能显得更“活”。
花道被大家调戏后反应太萌啦><突然温柔下来的流川众人总觉得他们不怀好意Orz

PS.我一直都觉得湾家妹子的文风大多很软萌很可爱,看着特别舒服诶

楼主留言:

因為還是高中生嘛,總覺得不該那麼"成熟",就算是三次元也沒有人那麼完美吧。
不懷好意XDDD
或許有或許沒有,其實大家一直都對花道很溫柔的。

很軟萌嗎,因為是溫馨路線的關係吧,我覺得帥氣的文風很酷的說XD

姑娘们,想来搞点三花吗?
级别: NBA小猴
发帖
489
乐园币
28913
积分
4727

只看该作者 9楼 发表于: 2015-10-17
连晴子小姐都是beta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心疼小花,好惨23333
其他人对花道温柔很多真的不是因为有某些想法嘛!【】对abo的设定还是不太了解,想了一下还没有妹子攻,实在是233333
好看好看不要停!看到樱木军团知道花道是o简直心跳很快【】好怕他们做坏事【应该不会
彩子是A嘛!!

楼主留言:

沒有說是O就慘啦,只是跟傳統印象上不同所以大家才很驚訝XD
數量是這樣的:B>A>O,O是最稀少的存在。
櫻木軍團等於是花道的家人吧,我是這麼想的,不會做壞事啦,大家都是好孩子XD

级别: 天才小猴
发帖
1669
乐园币
217695
积分
5819

只看该作者 10楼 发表于: 2015-10-17
我炸了啊啊啊啊啊啊,喜欢这种酸酸甜甜的水果糖,没交往前互相勾引试探什么的,这种宠而不娇甜而不腻的洋花真的好棒555555
楼主好像提到了会有肉,不敢相信55555太棒

楼主留言:

不要太期待肉,真的,我不是很會寫肉的說,小清新派~

r=a(1-sinθ)——花道的公式
级别: 板凳小猴
发帖
24
乐园币
202
积分
146

只看该作者 11楼 发表于: 2015-10-18
更新踢一腳。
順便補充ABO設定。
不管A女、B女、O女都是有陰莖的,換言之B男跟O男是有陰道的,A男可以設定沒有也可以設定有,反正我是沒看過A男懷孕的作品啦。
AlphaBate Omega
Alpha 無法生育生育率低 生育率高
Bate 生育率低生育率普通 生育率高
Omega 生育率高生育率高生育率普通
大概是這樣吧,我縱橫歐美圈多年的經驗總結。
以及Omega是有發情期的,發情期的味道會對Alpha造成強烈感官刺激,導致A失控喪失理智。
而Bate大多對味道不敏感,但發情的O的味道還是或多或少聞得到這樣。
级别: 天才小猴
发帖
1448
乐园币
2953
积分
6932

只看该作者 12楼 发表于: 2015-10-18
妹子太勤劳了!!!!!!!
流川果然对花道不怀好意(喂
洋爹的怒火已经烧起来啦,超护食2333

楼主留言:

對洋花的愛就是我的動力啦~
說是這麼說,長篇寫起來果然很苦手,想滾回去寫短篇(滾滾滾)

姑娘们,想来搞点三花吗?
级别: 板凳小猴
发帖
66
乐园币
188
积分
127
只看该作者 13楼 发表于: 2015-10-20
暧昧气氛好浓!就算没什么H,也觉得好情色。
青涩的小花,好难得忠于年纪的洋平,虽然很同情作者笔下注定看得到吃不到的小流,但是暧昧甜蜜的洋花真的太美(味)了。
另:小闪对洋花的爱真是满满,几个短篇也很有味道,期待妹子继续美好的洋花哦。

楼主留言:

有情色嗎有嗎有嗎,開心/////
其實流川根本沒意識到所以也不算太虐吧XD
謝謝喜歡,我真的是愛死洋花了,繼續揮灑熱血為洋花貢獻去!

作为喜欢看all花的流花命,乐园就是我的乌有之乡。
级别: 天才小猴
发帖
1669
乐园币
217695
积分
5819

只看该作者 14楼 发表于: 2015-10-20
被单箭头的流花虐到了【吐血
懵懵懂懂的牛哥,看到洋平在花道身上留下的痕迹加速开窍什么的,真的好虐(然而萌
打滚求更多,这篇真的好萌啊啊啊啊

楼主留言:

不虐不虐,幫你補血。
流川太悶騷也太遲鈍了,總覺得是年老快臨終時才會豁然醒悟:「啊,原來我喜歡大白癡啊。」←這種感覺。
滾滾滾,繼續努力/////

r=a(1-sinθ)——花道的公式
快速回复

限12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