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 1335阅读
  • 14回复

[仙花]三个短篇(换文帖,三无,PWP)

楼层直达
级别: 板凳小猴
发帖
10
乐园币
322
积分
164
抱歉,《你猜》估计是不会再有后续了,又不想帖子空荡荡地挂着,所以就用lof上的文替了开头一更。
1、杀春
眼前是黑的,脚步在漫长的巷道里与自己压抑的急喘唱和。他如走一条沦陷的国境线,不知黎明在何方。手指东倒西歪,在粘稠的皮肤之下勉强连在一起,看来是全都断了。花道感觉有一条鱼在身体里游,也不知道要游往哪里去,一股似曾相识的气息正在靠近他,像是故乡的一道烟,穿过芳草繁芜的河流,游绕在他疲惫潮湿的唇边。他舔了舔唇,皱皱眉,嗓子又干又痛,依然发不出一点声音。

“到了。”

有人打开门,光涌进来了,花道动了一下,他并不能看见,只是他的身体尤其敏感,仿佛每一根血管上都长着眼睛,愤怒而敏锐地瞪着这个世界。随之而来的是一笔轻而稳的脚步,听脚步声就知道那人一定是优雅温和的。花道身体里的那条鱼在血浪里猛然扑腾起来。

是他。不会错的。一定是他。

他以前就惯爱玩这样的游戏。蒙着他的眼睛,粘稠的黑暗渗过温度暧昧的手指淌进来,他的视线被剥夺,便很难不去在意耳边的那道熟稔的呼吸,像白色的未曾现出雏形却可知其狰狞的野心。

那人俯下身来,似是轻轻笑了一下,花道闻见他身上的气息,仿佛白雪,仿佛枪口,坟墓上的一枝露水玫瑰。花道想,我大概会死在这儿,可是我不能死在这里。

他的头被抬了起来,那人的手指温暖干燥,抚上他的脸,如抚过一柄刀,而后一点一点抬起他的下巴,像是狩猎前银甲金枪,缓缓拉开一张弓。花道的头抬起来,唇抬起来,在空中孤立无援,它们红得似要剥裂开来,血和情欲在炽烈的灯光之下从薄软的唇皮之中飙溅出来。

“乖,不要反抗。”唇被一根手指压住,力度柔软而惜重,似是在踩情人的一颗心。花道坐在椅子上,灯光穿过黑色的眼纱漏进他的眼里,双手被绑缚在后。其实就算被放开,他也什么都干不成,这双手十指已经被生生折断了,也不知道能不能恢复,这是一双拿枪的手,如果真断了,以后要怎么去拉开一道栓打开一扇门?

”我等你回来。“他走的时候剩下的最后一个同伴对他说。他点点头,同伴坐在地上,嘴角凿出一条浅浅的纹路。他手指抖了一下,说你别这样笑,吓人得很,没力气还这么费劲干什么,并不好看。同伴的嘴唇和他的脸色一样苍白,他坐在一堆潮湿的红色之中,眼睛黑得惊人,盯住他的手腕,像腕铐,“你要回来,我会等着你。”他们已经弹尽粮绝了,结局不在手里在喉间,谎言也是。可他还是点点头。

“呼……”他没有枪没有拳头没有光,只能仰开嘴露出一口锋利的齿。手泊在他的唇边,按兵不动,似是要在这里栖下。花道喉咙里几乎要冒出烟来,游动的手指像水流过他肌肤和骨骼里的沟壑,身体里的那条鱼在张着唇口追着它们。那些手指注定是为美人和美玉而生的,花道曾经在谈判桌上见过,那是一双毫无瑕疵的手,韧而修长,生来清贵。那双手动起来,顺着他的锁骨摸上他的眼睛,花道的眼睛有些涩,几乎要流下泪来,不知道是因为手还是因为灯光。他在离开之前,心仪的女孩用手指抚过他的眼睛,笑着说樱木君你的眼睛真亮啊。花道哽咽了一下,那双手停了停,又往下摸住他的喉结,屈起手指叩他那一节绷到极点的突起,像是在解锁一所密门的图符。花道喉咙受过伤,又渴又痛,他不再发出任何声音,呼出一口灼热的气。唇痒痛难当,他忍不住闷哼一声,尖齿咬住了唇。在血滴下之前,那人扶住了他的后脑,抽开他的眼纱吻了上来。

花道的眼泪在强光的刺激之下流了下来,一颗接着一颗,止也止不住。那人的唇舌在脸上划过一道直而温柔的线,抵住他的眼角,低柔的声音像春夜里一场雨,“花道哭了,这可真是难得一见。”他笑着舔去花道眼角的泪,温热的气息拂过花道的耳畔,似是蝴蝶翕动翅膀,要带来一场风暴。一支烟的时间之后,花道的眼泪终于停了下来。

最先映入眼帘的便是一双深邃寂静的眼,瞳孔里像是养着一捧火,要燃起来,那是他自己。

“仙道彰。”他咬牙切齿地叫着这个名字,声音嘶哑,眼睛像两柄磨亮的糖勺,随时可以扯着蜜意割断脖颈。仙道拉开了一点距离,高大的身影将灯光挡住,投下的影子像一块致命的布,裹着他将他送往战场和坟墓。这个男人笑起来的时候俊美温和,似可做全世界的情人,他身上唯一尖锐的看来就是那一头向上竖立的尖头发。

“花道叫我的名字,我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难过呢?”仙道在他的唇上啄了几下,气息乱了一下。

“你想干什么?”花道一口咬下去,仙道比他动作更快,咬住了他下颌正中的地方,花道痛得小腿往前踢了一下,仙道一把按住他发颤的腿。

“好像都没有什么力气了,花道。”他皱眉,似有忧色,声音里的笑意却明明白白,“你是不是饿了?”

“我杀了你这个混蛋。”花道气得浑身都在发抖,仙道给他松了绑,一边吻他一边摸上他的腿,手指一点一点勾他的腰线,花道觉得最后的那一点力气都被他的手指搜刮殆尽。

“花道,你数没数过这句话你说了多少次?”花道真的颤抖起来,仙道在解他的扣子,从下至上,小腹开始,手指像一条被太阳晒过的蛇,温暖又饥饿,野心勃勃蓄势待发,滚着一身的花屑来捕一场饕餮盛宴。花道的腿被仙道的膝盖压在椅子上,一动也不能动。仙道的手指隐没又闪现,穿行在在被剧烈的喘息拱起的制服里,游刃有余。花道眼睁睁地看着仙道打开他最上面那一粒扣子,最后手铐“咔”地一声被打开,和手铐落地之声一同响起的是花道的领口扣被仙道咬断的声音。

“但是你一次都没有实现过。”仙道咬住那枚黑色的扣子,嘴唇压了过来,像一次无法拒绝的洪水,没有人能拒绝仙道彰势在必得的吻。仙道的牙齿咬紧花道,花道怀疑他是不是从暗无天日的棺材里爬出来的,花道要被他咬死了,全身的血液都往嘴唇奔涌而去。花道的汗水黏了满身,全身像一块开满裂纹的石头,下一秒就要分奔离析,他用手腕的力量死死撑住身体,不让自己滑倒下去。仙道贴住了他,又用双手将他捞起来。花道浑身发冷,骨头都往里面缩,恨不得缩成一个点。仙道一下一下舔舐他嘴上的血痕,仿佛永远放不开,一声声喊他的名字:花道,花道,花道……花道说别再叫了,他手一挥想去揪仙道在他脖颈边的尖头发,头发没抓住却牵动了手上的伤,痛苦一时刹不出,几乎让他咬断了舌头。

“啊……”他大汗淋漓,身体还未袒露便似与痛苦赴过一场高潮。仙道摸上他的后颈,将他压向自己,两个人的嘴唇碰在一起,像刀和叉在一个盘子里相遇,下一刻便是一场疯狂的飨宴。仙道用力捏住他的下颌,舌尖探进去,锁住花道的,又将它带出来,含在嘴里细细吮弄。花道控制不住自己,被吻得整个身体都激出一层红,水色在脸颊边洇开一片,仙道气息如台阶上滚下的一篮果实,又乱又急,滚向花道。他将头埋在花道的肩窝里,抱着花道如抱住一扇门,声音漫长又遥远,“老师,我很想你。”

花道的身体震了一下,抬起那双亮得惊人的眼睛,声音像砂纸上的刀:“你别这样叫我,我没有你这个学生。”仙道笑了一下,眼睛眯起来,盯着花道看,看到花道骨头缝里去。花道有些晕眩,舔了舔唇,一口咬在仙道的脖子上。仙道跪在他的脚边,双手抱着他的腰,仿佛是一个虔诚的献祭者,花道咬得狠,血顺着齿肤相接的缝隙流下来,落在了花道的心口,倒像是心上一片朱砂。花道见仙道既不挣扎也不反抗,放开了他,说你的血真难喝。仙道的鼻子蹭了蹭花道衣物滑落的肩,唇舌又不安分起来,咬住他锁骨的尾尖。花道痛得受不了,大声吼了出来,“仙道彰,你到底想做什么?要做就快做,别磨磨蹭蹭的,要么现在放我走,要么就赶紧做。”

仙道似是被他一语点破,带着失而复得的惊喜。花道如同死神夜晚的镰刀,刀尖上悬着一滴淬红的血,唇像是千军万马之中杀过来,彪悍又柔软,浓得惊人,在那张棱角分明英气逼人的脸上如一面不倒的旗帜,永远鲜艳夺人,勾走他的魂他的心。仙道认真地盘算他,眼睛微微眯起来,像一片打开了死亡漩涡的海,要将他吞噬下去。花道剑眉怒目,瞪着人看时便让人想去试一试他的锋刃,看这把宝刀究竟担得起怎样的伤口和献祭。仙道唇角动了一下,然后一把扼住花道的脖子,死死掐住他。花道的手无力地垂在身边,牙齿将声音死死关在喉舌里,只一双眼睛火一样。

仙道叫了一声“老师”,然后花道的唇便陷进了仙道的齿链之中。花道的手指被仙道握在手里珍惜,脖子却要被仙道折断,仙道似乎是想要他死,又吻得他不能呼吸。他不甘落于下风,牙齿和舌头都在较着劲,仙道放开他的手,将他藏在小腿里的匕首抽出来,一条一条划开他严整禁欲的铁色制服,刀尖堪堪滑过他背部最深的那条沟。在花道以为自己会窒息而死的时候,仙道放开了他,然后一把将他掀翻过去,让他趴跪在凳子上。他的头抵在椅子上,背脊送出去,仙道从他的颈骨那里吻起,啜饮他脊河里的汗与血。花道颤栗起来,那真是世界上最柔软又最贪婪的舌头,似乎连他的骨髓都要吸走。他并非害怕,却对身后的仙道彰感到陌生,这样危险而疯狂的仙道是他从未见过的。他们从未言爱,但是花道对仙道从来都是信赖的,即使他们是完全对立的阵营,理智上再怎么否认,在那柄匕首抵住他的尾椎之前他都潜意识里相信仙道不会伤害他。就如以前在部门里出任务时,仙道总是护着他,别人都笑着说他是学生仙道才是老师,每次他急得跳脚的时候,仙道都会出来帮他,笑道我很尊敬花道老师。仙道是一个未知而让人前仆后继的数学谜题,有无数种解答方式,但是却没有人知道这个谜面下藏着多少曲线和转折。

花道下身赤裸,制服却还披在身上,被仙道捏在手里。花道知道自己逃不过这一劫了,他突然笑起来,声音像个厉鬼:“仙道,无论你今天做了什么,我只希望你放我一条命。”仙道的头抵住花道的背脊,呼吸落在他的腰上,仙道挪开了他的刀,也不回应,只一字一句地说,“我很爱花道老师。”

说完,他将那把匕首插在花道颈边的木凳里,堪堪擦过花道的耳尖。木凳裂开一条缝,花道的身体亦是,仙道猛地插了进来,花道听见一声裂纹破开的声音,然后身体就被翻了过来。仙道俯下身来,抱起他,无比温柔地舔去他心口上那一片即将干涸的血,下面的动作却是截然相反的狠。花道的身体被他几乎顶出去,他死死捏住花道的腰,双眼波澜翻滚,那捧火在里面被抛起又被压下去,却始终没有熄灭。花道的眼睛一直是睁着的,仙道将他抱起来,血就顺着结合的地方往下落,落在仙道的白衣上。仙道将花道顶在墙上,再次顶进去,吻他褪色苍白的唇。汗水将他们两人都浇湿了。仙道舔吻花道被他咬伤的下颌,似是在说痛不痛。他的上面有多温柔,下面就有多狠戾。花道感觉自己要被顶进墙里去,仙道是不是要把他葬在这面墙里?他是有多恨他?

身体里的那条鱼被仙道钓上去,花道无能为力。仙道是个钓鱼的高手。

“仙道彰……”花道在最后的那一刻死死咬住了仙道受伤的喉管,离动脉有一公分的距离,他只有牙齿了,“你今天会放了我,是吗?”

“你猜。”仙道笑了笑,吻上他渐渐闭住的眼睛。



END


2、别名为七

抵达篮球馆时雨刚停,一个被呼喊的名字迫不及待冲出来迎接他。他走进去,一眼便看见那道红色的影子,穿过他的心和眼睛,飞向他们的结缘之地。和开场以来最大的一场掌声一同落下的,是篮上的花道。

湘北要赢。樱木花道站在巨大的声浪之下,像一匹鲸。得分板上湘北与海南有一分的差距。还有一分钟。海南的清田牢牢控着球,汗如雨下,花道的手脚紧紧盯住他,目光像一把金色的锁。花道笑了一下,不是冲他,是冲着还有着神奈川第一的牧和牧带领的海南队,嘴角一折,勾出一个硬而锋利的弧度,带着淬毒的凶狠的艳来,仿佛一把卷了刃的妖刀,生之嚣盛死之鼓惑都被收罗在那一把勾弯里,逼人心魄。下一场便是陵南和湘北了,仙道边走边想,如果他以这种面目对我,我如果不赢他如何才能甘心。去年湘北因为花道传球失误输给海南,今年的湘海之赛又陷入去年一样的对峙当中。

刺猬头,我一定会赢海南的。花道握着一只拳头说。他当时在车站,站台上空无一人,仙道握着花道另一只伸开的手说,花道吻我一下吧,再见面可能就是情人节之后了。花道看了一下四周,闭上眼,嘴唇磕磕碰碰杀了过来,他一把揽住花道的脖子,深深吻下去。花道气得给了他一拳,说狡猾的刺猬头,不是说好了……花道害羞,话是断尾的蜥蜴,在他失眠的夜里梦里活蹦乱跳,沉默也是活色生香。

“啊,宫城把球抢走了……”

“牧呢……还好……牧在篮下。”

“什么,樱木要强行灌篮吗?”

“他的体力真是深不可测,不是说受过伤吗……”

哨声响起来的时候,湘北的队员全都围了过去,花道在中间,他看不见他。花道一定会赢,我知道。那是个无星的夜晚,最后他吻着花道被他捂热的手心说,我知道花道无论付出什么样的代价都一定要赢,我相信花道的那颗心,过去,现在,将来,永远都不会变。说是花道来送他,最后花道转身往回走的时候,他又跟着花道走了一段路。他总想多看看他。花道没有回头,背影先是停了一下,然后飞快地奔进夜色里,在即将消失于他的视野之时,花道的声音高高升起,照亮他所有的夜空:我一定会赢的,你到时看着吧。

樱木不会有事吧,身边的彦一忧心忡忡:他的背受过伤,才好没多久。放心吧,他不是自诩铁人樱木吗?越野皱着眉头,瞥了他一眼,说你看他不是站起来了吗,别担心了,真的担心的话,现在过去看看不就行了。花道笔直地站了起来,双手高举,对着他喜欢的女孩大声喊道:晴子,看见了吗,我们赢了,我答应过你的,我们赢了海南。谢谢你……樱木君……你的礼物我很喜欢。晴子哽咽,掩住面庞泣不成声,赤木走过来,揉了揉他的头发,仙道想,他的头发又长了,他都看不清花道的眼睛了,花道是不是朝他看过来了?

比赛结束后,他倚在体育室的门边没等多久,花道就到了。花道是一个人过来的,所以应该是排队后就立即赶过来的。“混蛋”,他的手指向前伸,花道看了他一眼,走进室内,他跟了进去,花道反手把门关紧。仙道以为花道要说什么,但是花道的嘴唇抱的很紧,像是为了迎接他给他一个遽然而至的惊喜而故意声势浩大地闭起来。仙道将他拉过来围在怀里,在他的唇上厮磨了一下,又用牙齿咬了一下,像是在温柔地叩醒一扇门,好让他进去。

花道的脸红得要滴血,仙道想他又在害羞了。他一颗一颗吮走少年的汗水,低声如风鸣:只有我们,花道。花道一把挥开他的手,没有用力,而后又贴近他。花道比他矮一点,所以他可以将花道一览无遗,从花道生机盎盛的眼睛到颜色横陈的嘴唇。他没有在意花道的不耐和抵抗,固执地去摸少年已经长长的红发,叫着他的名字,像是咀嚼一颗不会消失的糖:花道,花道,花道……

花道的嘴唇很红,在时光的浸润之中越发傲慢鲜艳,总是微微撅起的样子像是在和谁赌气,又像是在无意识地索吻。他要去吻花道时,花道炽热的手指拆开了他的腰带。花道不说话,当他很认真地做一件事的时候,他的言语便压在胆下。他知道花道要做什么,花道眨眼的时候乱了一下,而后低下头去,身体紧紧贴住他。仙道感觉自己像是一颗孤冷的星辰,有遥远的彗星挟卷摧枯拉朽的毁灭之火呼啸而来,要将他撞出原来的星轨。他的呼吸停顿了半刻,按在花道头上的那只手痛苦地颤抖了一下,带着激悦与虔诚。花道比他果断,直接咬开了他身体的门。欲望扑腾而出,落入温暖柔软之地,那是花道的唇舌。

拉链从上至下,欲望自下而上,心脏在呼喊一个名字。仙道闭上了眼睛,快感势如破竹。仙道只道他是勇莽少年,却未曾想过他山水不露的腹地里,也会有百花缭乱的悍厉风情,荆棘里也能烧出缱绻云霞来。他抬起头,手指压进花道那一头被汗水浸湿的红发里。谁说黑暗不是一种颜色,光芒又非是另一种盲?花道含着他的样子他不用看也可以想见。花道的唇丰软饱满,曾经他无数次想,那大概是花道身上唯一柔软而不可亲近的地方,如今他终于得以验证。

花道的头在晃动,间或发出类似呜咽的声音。他是一个不谙情事的新手,却是一个撩拨情欲无师自通的天才。他认真想做什么事,就能带给人惊喜。仙道在惊涛骇浪的情欲之中恍恍惚惚,总觉得有什么事情被他遗忘了,仿佛是角落里被扫帚掩藏的最后一张瓦片,如果没有那片瓦,老房子便不会完整,雨会落下来,灰会扑进去,盖上那片瓦,便可以邀人进来,吻他,爱他,让他成为自己的人。

花道!他在高潮来临时的那一片空白之中咬紧牙关唤出那个名字,和那些呼唤花道的人一样,他也不过其中一个。“仙道,你混蛋”,少年怒目圆睁,眼泪和那道白色一同落下来,气鼓鼓地叫着他的名字。他喘了一下,揽住少年。他终于看见那片瓦,得以完整地拼凑出他们的关系。是的,不一样,只有他,花道准确地回应他,叫出他的名字。

“喜欢吗?”花道站了起来,他的唇更红了,眼角晕开一片潮湿的桃花色。可能是喉咙受伤的关系,他的声音有微许嘶哑。他没有没有问仙道你愿不愿意舒不舒服,只是问你喜不喜欢,笃定仙道会给他一个肯定的回答,他从不落于人下。仙道将他脸上的东西揩干净了,手指却没有离开花道的脸。花道的五官十分的立体,充满了一种高山倾倒的美,英气逼人,光影分明。“这是给你的礼物,我再没有其它的了”,花道说完就急匆匆地转过脸去,不再看仙道。他俯下身扭开水龙头,让水冲进口内,一遍一遍漱洗着。仙道的手从他背后伸进去,摸到他的刚才被撞到的地方。花道的脖颈呈现出一层暧昧而激烈的红,颈骨顶出来,像是一把枪的枪口,脆生生的,坚硬又让人情不自禁想要爱抚,绯红的枪口里面释放着蓬勃馥郁的香气。

仙道从他背后靠上去,掀起他的队服,露出他光洁平坦的背部,一寸一寸地吻上去,然后啮住那一块颈骨。花道的身体颤抖起来,手撑也撑不住,仙道扣住他的手指,咬吻着他埋匿在皮肉之下的骨节,呼吸似乎都要插进他的骨缝。

“你这家伙,别……啊……”

花道转身,把持不住这种深惜带给他身体的震撼与诱惑,仙道没有罢手,动作反而越加缠绵。痛不痛?仙道一边舔舐他曾经受伤的脊骨一边问,花道濒死般往后仰,脖颈拉成一把刃,仙道的手抚上去,来来回回地抚摸。不痛……啊……花道套着7号球衣,衣服下摆堪堪掀起又落下,振辐撩得人眼馋,刚好遮住身体最隐秘的地方,仙道掀开它,捉住花道,花道发出一声急促而滚烫的呻吟。花道的腿部是光的,不知什么时候被褪去了遮身之物,因为长年运动的关系,花道的小腿线条利落又充满爆发力,脚踝像大提琴琴颈的一段,杀戮般的风情蓄势待发撼人心弦,一旦拉响便是乐音狂飙,那是能让人舍弃生死和灵魂的激情。

仙道抱起花道将他顶在墙上,看着花道的眼睛,一点一点将自己推进去。花道痛得眼泪和汗水掉在他的唇舌里,这是花道的第一次。花道的身体全部向他敞露,内里又让他走进去,仿佛已经等待经年,只等着他。仙道抱住他,一下一下动起来,他要打动这具身体,而非驯服,因为他们还有很漫长的人生要走。岁月里的激情消弭得快,温柔却很慢。“仙道……”花道终于发出第一声粘稠的呻唤,手指在他的背脊上重重划过,那双茶色的眼不羁又傲岸,瞪着他,他听见他在情欲的间隙一如既往的挑衅,在他身下:下一场,我会尽全力。

好的,花道。他拉住花道,吻住他敞开的唇。

END

3、打动一个天才也许要告白五十次而仙道只用了一次(ABO)
仙道正扶着他刚刚定型好的朝天发,花道就从那边冲了过来,身后追着他的是海南队怒气冲冲的清田。“快闪开,给天才闪开,前面的刺猬头二号。”仙道想,原来还有刺猬头一号吗?花道的声音着实大,大得藤真都丢了一句洋骂,三井把门拍得砰砰啪啪响,说天哪,看看这些不让人省心的后辈吧,神奈川未来的篮球就交到这么一群混小子手里了吗?良田被吵醒了,气得发疯,抽开门就扔了一个枕头出来,说花道你小子看等一下我不弄死你。这一砸不巧正砸在仙道的头上,仙道的发顿时塌下来半边,正要出门的牧愣了一下眼,嘴角的笑有点尴尬地悬着。这是神奈川一二三年级的第一次合宿,天还未亮,过道两边的屋子里埋怨之声此起彼伏。过道很窄,花道就要经过他的身边。虽然是冬季,仙道却突然闻见一阵浓甜的花香,让心脏都暖热起来的春息。仙道皱了一下眉,少年的眉目在稀薄的晨光里破晓而出,如锋亮的剑矢,慌不择路地躲进他的眼里。仙道笑了一下,然而,让他没想到的是,还有花道不期而至的身体,如遽然倾圮的高桅,落入了他迅疾围筑起的臂港。

“要死,抑制剂已经……“花道的声音颤抖,抓着他的手臂,滚烫的汗水砸在他的肩膀上。

“没事的,花道,跟我来。“仙道的大衣是敞着的,他将花道的头藏进大衣里。清田吓了一跳,抹着汗水也顾不得刚才两人的打闹,担忧道:”这家伙怎么了,怎么突然就这样了,我还没碰到他啊……“清田顿了一下,脸色变了,”不会是背伤复发了吧?“花道的背受过伤,不过都已经康复了。仙道将花道紧紧挟在怀里,说”抱歉,清田君,我们先走了。“清田立即抢了过花道半边身子,说”我和你一起,这家伙看起来很严重啊,是不是发烧了,他的手怎么这么红?“花道的手指露在外边,仙道的袖子几乎要被他攥出洞来。花道的指甲修剪过,圆润而坚硬,此刻却像一枚枚烧红的石子,要咬进仙道的手腕里吮噬他的血肉。仙道将他的手放进自己的手里,花道全身像一席风雨来前的竹林,飘荡而坚执,不肯倒下去。不知是一颗汗水还是泪水,顺着下颌流进了仙道的锁骨,又路过他的心口,仙道的心隔着皮和骨抚了它一下。

“奇怪,好香……“

”是吗,我怎么没有闻到。“

仙道急急忙忙要走,清田抬头盯住他,还有他怀里的那颗湿润的红脑袋,斩钉截铁道,”他是O……“

”吵什么吵,烦死人了。‘

门里响起一个不耐烦的声音,打断了清田。门“啪”地被打开了一条缝,一只修长有力的手伸了出来,没看见主人。香气如同堤上骤然降下的一场雨,被狂风又卷走,伴随香气消失的,还有仙道怀里的花道。门“唰”地一声又关上了。清田问,这是怎么回事?仙道将另外半边的头发索性也放了下来,说,大概春天要来了吧。清田还想问什么,牧在那边斥了一声,说还不过来给人道歉,一大早就被你弄得觉都没睡成。清田苦着一张脸说都是红毛猴子先捉弄我的。他转过身来,神色认真,一张脸上写满了难以置信,对仙道说,“我知道你是Alpha,只是没想到那家伙竟然是……真让人惊讶。”仙道笑了笑,说,“我不知道什么Alpha或者Omega,我只知道,花道他只是个天才而已。”

清田走了之后,仙道敲了敲门,门里露出一张清秀而躁郁的脸。“谢谢越野”,仙道反手关上门,眼睛先看向屋内,道谢才出口。越野看他一眼又看了花道一眼,没好气地说真是见色忘义的家伙,抑制剂已经给他服下了,你们自己慢慢聊,我出去了,别吵醒彦一。彦一睡得比较沉,先前那么吵闹他也没想过来,现在就躺在一边。仙道挨着花道坐了下来,花道不看他,身上只一层睡衣。仙道问他,你冷吗?花道哼了一声,说刺猬头,跟你有什么关系,要你管。仙道想去握他的手,花道的指甲上沾了一些血渍,仙道看了看自己的手,并没有受伤。香气已经平复下去,花道坐在地上,全身无一处不红,气鼓鼓地像一匹被人算计了的小豹子,不肯看他,脖颈拧出一个凶狠而羞恼的弧度来。仙道又坐过去一点,笑道:花道的气息很特别呢。他的声音低沉缓慢,仿佛一棵温柔的树,等待他的气息盘栖于上。花道动了动身子,清清嗓子说那当然,我是个天才,当然和小老百姓不一样。仙道笑得肩膀抖动起来,花道恼怒,说笑什么笑刺猬头?本来就是,你只要记住我是个天才就行了,这是最重要的,也是唯一的。

“花道当然是个天才,这一点我比谁都放在心里,在我心里,只有花道这一个天才。”

“说……说什么怪话,刺猬头。”花道刚沉下去的红又翻涌上来,在身上乱窜,躲着仙道无处不在的目光。

“我说什么,花道原来是很清楚的吗?”

”才没有,啊,都是你这家伙不好。“

”还好刚才有越野。“

”他也是吗?“

”不是,他是Beta。"

“越野说你随身带着抑制剂,为什么,你不是Alpha吗?“

越野跟他说了多少?花道明显是知道了什么的。他们之间的交集说不上多,却也不少。仙道在课外之余,总是爱来湘北找他,一起出去打篮球,吃拉面,沿着海岸线看鸥鸟飞得越来越远,听那些来到海岸边的一个个单恋的人哭着笑着喊出自己所爱之人的名字说我喜欢你,仿佛全宇宙的星星都在那个名字里旋转。花道也有喜欢的人,仙道听彦一说过,是个很可爱的女孩。但是花道胆子小,不敢对着大海喊,唯恐怕碰坏了那个女孩子一般。花道做什么,仙道都陪着,既然花道不喊,那么他也陪着不喊吧。花道说这种告白一点用都没有,别人都不知道。仙道说那什么样的告白对花道来说是有用的?花道说当然是当着面表白。仙道又问,如果他拒绝呢?花道沉默了一下,跑到他的前面,把背影留给他,说如果真的喜欢,被拒绝了又怎样,重来一次就是了,大不了五十次,第五十一次的时候他说不定就答应你了。

”我知道你是Omega,这是喜欢你之后的事情。你不在乎这个,我知道,你是个天才,我也不在乎这个,我在乎的只有你。“

仙道凝视着他,他不服输地反瞪回来,眼睛像樱花【SD·仙花】打动一个天才也许要告白五十次而仙道只用了一次灿烧其上的河流。仙道笑起来的时候就像流云经过,有光和轻风。仙道握住他的手,一根手指一根手指的亲吻。花道没有说话,也没有把手指抽回来。仙道的眼像那一片告白之海,装着所有缄默的心事和难言的深情。

”仙道……“花道低下头去,失神地叫他的名字。

”你还不是我的之前,我都要备着这个,等你有一天不需要这个的时候,我想那必定是因为我站在你身边。“

“你……你这是……“

”是的,我在告白,花道,这是第一次。也许后面还有四十九次甚至更多,但是我相信我可以做得很好的,你说呢,花道?“

”樱木君,仙道学长“,彦一的声音猝不及防地冒了出来,吓得花道简直跳了起来。彦一几乎要哭了,不知道是被吓得还是尴尬得,他一醒来就听见自己最喜欢最崇拜的学长对着自己最向往的篮球手深情表白。花道整个人红得快要烧起来了,耳尖都要熟透了,在仙道的眼皮底下轻轻地颤,仙道深深呼出一口气,捏紧了花道的手。他们都忘了房子另一半还躺着一个彦一。

“彦一……那什么我我我……我只是借你们的房子坐一下……外面太冷了……”

当下,再也没有比这更奇怪的理由了,彦一本来想回一句“樱木君你不是自己有房间吗“,转眼便看见仙道在身后向他摆了摆手。彦一立即披上衣服站起来,说我想起来了,越野昨天让我帮他做早餐,你们继续,我去帮他。花道轰地一下站了起来,粗声粗气地说,“你不准走。”彦一衣服穿了一半,出去也不是,不出去也不是。仙道知道,花道向来不喜欢事情不清不楚,那样显得他很不光明磊落,做贼心虚。仙道苦笑了一下,说那我们出去吧,今天看起来是个晴天,我们对练一下做一下热身。

篮球馆里只有他们两个人。仙道和花道打了一场之后便开始出汗,花道还在继续练习。仙道就喊,”花道过来歇一歇吧。“花道说我再练练。花道投篮的姿势看起来越来越自如了,身体折出一个轻巧的弧度,然后像一片叶子轻轻落下去,仙道的眼眨一下,花道已经过来了。

”今天练得很久啊,花道。“

”因为身体上的问题,前一段时间落下了很多练习“,花道懊恼又气愤地说,仙道将温水递给他,花道接过去喝了一大口,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说”所以要把缺掉的练习都补回来,希望不要再发生这样的事情了,抑制剂吃多了好像慢慢就不管用了。“

仙道正想说什么,三井和清田他们就咋咋呼呼地涌进来了。三井一个球砸过来,花道头往仙道的方向偏了一下,仙道又闻见他身上隐伏的气息。仙道不动声色地将球往那边踢了过去,宫城又扔了一个过来。三井说你这小子今天早上把我们都吵醒了,就想找靠山免罪了,才不会放过你,看我不把你打得落花流水。花道最受不了别人的挑衅,眉一挑,脸颊鼓起来,说,哼,小三,等一下看我不把你打得跪在地上求饶。清田立即插进来,说我也加入。花道向仙道这边看了一眼,仙道喝了一口水,对他笑了笑,却没有过去参与。花道立即撇过头去,仙道想他现在一定在心里说了一百遍死刺猬头。宫城说,我和你一起你还不愿意吗,我可是神奈川第一的控卫。花道一把勾过宫城的肩膀,大声笑道,有我在个天才在,当然是我们赢。四个人打得热火朝天,仙道在一边,只紧紧盯着那个红色的十号身影,连越野站在身边了都没发现。

“你没闻到吗?仙道,樱木身上的气息连我这个都闻到了。”

“啊,我知道,马上就要分出胜负了,等……”

仙道冲了过去。花道才来了一个灌篮,手攀在篮筐上,他正要下来,腰突然就像是被什么啄了一口,他的身体像一枚装着香气的蛋,那一刻是如此脆弱。只是被啄开了一条微不足道的细缝,然后汹涌的香气就争先恐后地往外扑腾,扑向四面八方,带走他所有的气力和飞翔的尊严。花道的手无力地松开篮筐的时候,仙道已经到了他的下面。

“我带他到医务室去。”

不等三井他们有所行动,仙道抱着花道已经消失在体育馆的门口。仙道无疑是Alpha中的翘楚,行动力和感知力,控制力皆是个天才。仙道的信息素看似温和,实则强势,这是花道第一次接触到仙道的信息素。花道向来很抗拒这个,三井和洋平就是Alpha,可是即使自己与他们的关系再好,花道也不愿意接受他们的信息素来控制自己,他宁愿用吃药来解决这个随时随地让人身体崩溃的麻烦。但是花道不排斥仙道,仙道是他一直扬言要打败的篮球天才,仙道总是笑眯眯地叫着花道花道,仙道会说很多好听的话,譬如说今天早上那番话。花道的身体像溃堤里的第一场洪水,兴奋又不知冲向何处,它还没有经验,只是怒气冲冲地哀求着自由,呼唤着一个能救他的名字。“仙道,仙道……”发情于他来说是陌生而憎恶的,他不肯泄露自己的声音,在仙道的怀里蜷成一团,汗水渗透了仙道的上衣,他的眼睛紧紧闭着,牙齿咬得咯咯响。"很快就好了,花道……"花道显然是意识不清了,这一次发情来得尤其迅猛,明明才吃过抑制剂没多久。虽然被仙道的信息素包裹着,花道还是忍得非常辛苦,仙道吻去他睫毛上滚落的汗水,吻开他急遽转动的眼球。门被重重关上的时候,花道的眼睛终于张开来,望着仙道,他的衣服已经湿透了,仙道将他顶在墙上。

仙道被他那双茶色的眼睛看得魂魄都在旋转,他吻了一下花道的嘴唇,声音像是从砂纸上拓下来一般,他问花道:“你知道我是谁吗?”

花道的额头抵着他,嘿嘿笑了一声,声音锋利笔直却又潮湿燠热:“你还欠我五十次告白。”

仙道摸了摸他香气湜湜的红发,在他耳边笑道,“不是四十九次吗?”

花道抬起头,一张英气逼人的脸棱角分明,将他的心切割成很多块,每一块里都是一个花道,花道这个时候还是这么嚣张,说“别以为我现在这样就以为可以糊弄过去,我现在比什么时候都清醒。”

他抬起花道的头,“那你知道接下来我要干什么吗?”

“有胆子就来干啊”,花道的嘴唇那么红,牙齿却那么锋利,说出来的话便是柔软的尖刺,让人又疼又痒,“仙道,如果你征服了我自己都不能征服的,我就勉强答应你的告白。”

“不是征服,花道,是喜欢,和喜欢你的其他地方一样,我也喜欢你的身体。”

“要干就干,不要说些乱七八糟的,烦死了。‘

仙道知道他在别扭,在害羞,因为花道比他先吻了过来,壮士断腕一般张开眼睛吻了过来。花道的两条腿绞在他的腰上,手臂搭在他的肩膀上,身体却被他紧紧地顶在墙上。花道说我们要先接吻,告白之后要接吻,才能做爱。仙道先是含住他的舌头,牵进自己的唇舌之内之后便又缠紧吮吸,花道的呼吸都被他夺走了,脚掌在他腰后边一下挑得比一下高,一下比一下急,在催他。仙道在一个漫长激烈的吻之后,终于逼出这个倔强的少年的第一声呻吟,仿佛花里终于淌出一滴蜜,甘美又缠绵。仙道不等他回过神来,便将他未尽的呻吟又堵在唇齿之间,吻得少年几乎死过去。

“混蛋,我会被你弄死的……唔……仙道……”

”我不会让你死,花道……“

仙道将他的衣服剥开,花道的身体像一片处子之地,丰沃而悍美。他的欲望毫不掩饰,笔直地指向仙道。仙道啃咬着他的锁骨,手指如莲花纷纷开落,取悦着花道。花道的脖颈高高仰起,眼神飘进虚空之所。仙道一声一声喊着花道,将他拉回来,花道看着他,眼泪因为骤然而至的强烈刺激滚下来。仙道在花道耳边的气息像一场温柔的风雨,他轻轻地说,像在说一句美丽的情话,他说:花道,我要干你了。花道的身体在他的怀里惊了一下,而后平静下去。仙道在花道的膝上吻了一下,然后猛地扎进花道的身体。花道发出一声窒息的呼喊,手指在仙道的背上重重划过,仙道的头在花道的心口上停了一下,和他的欲望一样,片刻之后才艰难地抬起来。仙道的手指放在花道的唇上,抚了一下之后狠狠碾过去,花道的唇几乎被碾得溅出血汁来。

“你疯了,仙道?‘

仙道微微笑,也不搭话,他流汗的样子性感极了,俊美的脸庞总有收藏,每一次看好像都能发现不一样的好看点。花道捏紧了他的肩膀,仙道还在往里面挤,势必要抵达他身体最终的核心。花道摇着头说,混蛋别再这样了,我要坏了。仙道一口咬住他的下颌,说花道,我不会标记你,但是你的身体以后只会记得我。说完,他动了起来,花道感觉之前在体育馆里包裹自己的那团强势的气息一下子消失得无影无踪,现在舔吻着他下颌的仙道仅仅只是仙道,那个温和的却给他带来毁灭的仙道。

欲火一触即发,天翻地覆。

花道的双腿挂在仙道的手臂上,身体颠簸成一片剧烈的海,仙道将他干得整个人都要陷进墙里去,花道伸出手时又被仙道拽了回来。花道说,仙道你慢点。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在请求仙道,仙道比先前慢了一点,进入的却更深了。仙道将他放到医务办公室的长桌上,面对面打开成献祭的模样,用手指和唇舌一点一点蚕食他的身体。花道的腿落下去,又被仙道捞起来。仙道冲进他的身体,将他压在窗台之上,窗下走过抱着篮球的队友,他们随时可能抬头往上看,花道不能拒绝,仙道正亲吻着他欲壑难填的脊沟。仙道做爱温柔是煎熬,强势是死亡,花道的内里被他搜刮,感觉自己空空如也一贫如洗,但是仙道给了他一个吻,那一个吻将他所有的饥饿都填满。花道在那一刻彻底打开了自己的身体,仙道终于抵达了他的身体最深处。他标记了他。

他们过了很长之间才缓过来,仙道伏在花道的心口上,他们做了很多姿势,唯一没做过的是背入,仙道一直看着他,仙道自言自语:花道,什么时候才能接受我的告白呢……

花道摸了一下仙道背后被他抓出来的血痕,嘴唇在仙道的下面。

花道说,“你已经成功了。”

仙道想问花道,是在这之前还是就在刚才的激情之中。但是仙道不是计较这种事情的人,花道呢?

“如果我喜欢一个人,一定不会让他那么辛苦地表白。”

END


[ 此帖被鸦都客在2016-05-06 17:30重新编辑 ]
望你前路颠簸,为人所爱,我的少年。
级别: MVP小猴
发帖
106
乐园币
1486
积分
1194
只看该作者 1楼 发表于: 2016-01-14
好好看〒▽〒
小小的,坚强的樱木,像个小大人,没有什么苦难能够磨灭他动人的光辉w
青梅竹马的设定好可爱啊<333
楼主请加油!

楼主留言:

因为一直很喜欢这个设定所以就写了,谢谢姑娘,会加油的ww

我喜欢樱木
级别: 辣手护花
发帖
1376
乐园币
19486053
积分
100011578

只看该作者 2楼 发表于: 2016-01-14
心疼花道,看得眼泪汪汪的,命运的捉弄让花道过早体会到生活中悲哀痛苦的一面,希望不会折损他闪亮的本质,而是让自己更加茁壮!

就这个设定而言,花道的性格蛮贴切的,倔强又自强敏感,仙道则是善良温柔的,几个大人的形象也把握的很好,楼主棒棒哒!

文里有几个小虫子,暗渡陈仓(非成),下次发文前可以仔细检查一下哦,会让阅读体验更美好。正文前面几个小节有点形容词过多的小毛病,虽然华丽但是有堆砌词藻之嫌,越到后面越自如,很期待楼主的更新,加油!

楼主留言:

啊啊啊啊帮忙提意见和bug什么的不能太感谢的,其实发之前也检查过一遍的(捂脸,谢谢太太。

石头剪子布
级别: 天才小猴
发帖
1669
乐园币
217695
积分
5819

只看该作者 3楼 发表于: 2016-01-14
啊 这肯定是马甲吧,写的好6666
喜欢最后小花那个笑。

楼主的文笔好细腻啊,鸡汤味道有一点点重,仙道7岁心里活动就那么多,一看就是干大事的人惹。我我我想看小少爷仙道吃瘪吃醋,又想看腹黑的仙道被花道激起控制欲千方百计留花道在身边的样子……我好矛盾。

ps 楼主这不是活动文用错id发吗?如果不是的话,这次的活动大家都real拼啊。

楼主留言:

谢谢姑娘,我自己觉得自己捧了一盆狗血呢没想到会是鸡汤233333333333一直觉得仙道特能苏啊,所以从小苏起吧。不是活动文,因为不是能一次性发出来的,所以打算慢慢更ww

r=a(1-sinθ)——花道的公式
级别: 论坛版主
发帖
338
乐园币
47416
积分
1791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2016-01-14
马甲君写的超级好看
形容语句刻画的让人佩服

坚强的花道最让人心疼
喜欢他不可一世笑起来的样子
期待后文

楼主留言:

谢谢姑娘,会尽力加油更的(握拳

级别: 主力小猴
发帖
302
乐园币
590
积分
502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2016-01-17
好看!!
一路看下来心疼死花道了,他还那么小,却已经经历了这么多事故了,尤其是被棍子揍的那一段,看的我心脏一抽一抽的。
仙道的妈妈表现的那么冷漠并且高高在上从理性上能理解,毕竟面对的是自己老公犯罪的证据,难免心理不平衡。然而理解归理解更多的却是愤怒!你有本事去作你老公啊,不敢冲撞老公选择原谅以为自己很伟大么?真是虚伪!还不如一开始就撒泼不承认花道,拒绝让花道进门呢!最烦有些人原谅老公出轨却把仇恨尽数发泄在女人和孩子身上了!(抱歉我激动了…)

不知道后面会如何发展,唯一能肯定的是前期小花肯定real惨,容我先哭一会儿QAQ
以及,请务必让仙道爸爸为他的错误付出代价!他才是罪魁祸首。

楼主留言:

谢谢姑娘的评论,感动QQ,姑娘莫要激动(闭嘴,后续怎么发展,最近有空了,会勤快点更,至于人物,各有其因果,放心吧ww

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级别: NBA小猴
发帖
308
乐园币
4143
积分
2440
只看该作者 6楼 发表于: 2016-02-17
好心痛,好久没打字都不知怎么说了,签名也是,感觉得出鸦都君心中的樱木呢,就是因为这样的樱木才一直舍不下他的故事啊,加油往下写,咱等着继续看。
(好几篇仙花文都惊艳到,可惜现在力不从心了,只能默默点个赞╮(╯▽╰)╭
简单粗暴,有何不好

MY HOME_http://hi.baidu.com/new/wuduo716
级别: 板凳小猴
发帖
10
乐园币
322
积分
164
只看该作者 7楼 发表于: 2016-05-06
Re:你猜(tbc)
《你猜》估计是不会再有后续了,又不想帖子空荡荡地挂着,所以就用lof上的文替了开头一更。
望你前路颠簸,为人所爱,我的少年。
级别: 板凳小猴
发帖
10
乐园币
322
积分
164
只看该作者 8楼 发表于: 2016-05-06
回 6楼(wuduo) 的帖子
谢谢姑娘,但是这篇估计不再更了,很是抱歉_(:зゝ∠)_
望你前路颠簸,为人所爱,我的少年。
级别: 主力小猴
发帖
381
乐园币
1237
积分
618

只看该作者 9楼 发表于: 2017-04-09
如果我喜欢一个人,一定不会让他那么辛苦地表白。

好喜欢这一句话!!!
我喜欢的样子你都有.
级别: 新丁小猴
发帖
31
乐园币
106
积分
50
只看该作者 10楼 发表于: 2017-06-11
LZ你的文笔真好...这就是传说中的环境描写吗?=w=

好奇第一篇花道到底是有什么用,纸上谈兵不算厉害,老师大概也属一类吧。那么仙道留他一命是有可能的,但是放他走这个想法是怎么来的呢?既然一开始能当老师,后面才去敌对阵营,应该不是本身身份而是心之所向的原因吧。但是只看描写完全不会想到花道应该比Akira大不少呢= =因为完全就没有外貌描写啊!哇啊

第二篇我总感觉是仙道在做梦呢~ 断尾的蜥蜴会长出来的啊

不过看评论似乎原来的坑没有了。。不要这样啊!!!!!!!!!
好坑那也是好文啊...所以我总是很不爽坑文就看不到哎...

我是个天才,当然和小老百姓不一样。。。我最喜欢这句啦
级别: 主力小猴
发帖
272
乐园币
104
积分
317

只看该作者 11楼 发表于: 2017-11-08
好看好看ᵎ(•̀㉨•́)و ̑̑ 加油
级别: 禁止发言
发帖
77
乐园币
780
积分
132
只看该作者 12楼 发表于: 2018-02-12
用户被禁言,该主题自动屏蔽!
级别: 新丁小猴
发帖
34
乐园币
75
积分
43
只看该作者 13楼 发表于: 2018-02-19
作者大大的笔力真的厉害,场景感很强,于是一走虐线,文章真真的黑的滴血,心疼花花,相爱的同时互相伤害
级别: 板凳小猴
发帖
50
乐园币
317
积分
203
只看该作者 14楼 发表于: 04-12

看著樓主ID是寫出朱顏的人、立刻飛也似的點進來。

覺得樓主真的非常會描寫黑化/腹黑仙。
第一篇好想看加長版阿、、、。

最後一篇的ABO畫面感超強,又超甜Q/////Q
溫柔至極的仙道可以殺人、、、
不過最喜歡的是花道那句"如果我喜欢一个人,一定不会让他那么辛苦地表白。"
願用我一生桃花換仙花百年好合!!
快速回复

限12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