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 6432阅读
  • 94回复

第十三届版杀《狼与樱花号》正楼开启/更新规则楼

楼层直达
级别: 主力小猴
发帖
43
乐园币
59
积分
303
只看该作者 15楼 发表于: 2018-05-04
越野宏明,21岁,一个普普通通的大学生,样貌路人,兴趣也一般般,以后大概也会按部就班找一份工作娶妻生子专心拿薪水养家吧。
从小到大没有做过什么出格的事,也从来没有为了什么拼命努力过。真要说的话,活到现在最疯的应该是高中进入篮球部差点打进全国大赛。
是的,可是差点就能进全国大赛了呢,还遇到了那个奇怪的家伙。
最近又开始想起以前,我握着奶茶,看着店外开始走神。仙道也不知道在旁边长吁短叹哔哔哔说些啥,懒得理他,肯定又是关于那个家伙的事情。
妈的,我只知道这家奶茶好难喝,反正下次仙道再想让我当听众,我是死也不会再来这家的。
[ 此帖被越野宏明在2018-05-04 21:22重新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1 条评分 积分 -40
麦子 积分 -40 2018-06-16 -
级别: 主力小猴
发帖
10
乐园币
11
积分
311
只看该作者 16楼 发表于: 2018-05-04
我,堂本刚,樱木花道的监护人。
职责:照顾花道
爱好:让花道的男友做选择题——给你一个亿,离开樱木花道。或者,我打断你的第三条腿。
很好使。他们都成了暂时还没阳痿的ex。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1 条评分 乐园币 +1
岸本实理 乐园币 +1 2018-05-04 给我一个亿我假装离开花道,人财两收
级别: 版杀组
发帖
95
乐园币
128
积分
303
只看该作者 17楼 发表于: 2018-05-04
樱木分手的消息不到半小时就传遍了樱花号。
这艘游轮混着一些熟悉的面孔,像是群嗅觉灵敏的鲨鱼,闻到一丝血腥味,乘机围了上来。
我是其中一员,但又和他们不一样。
长谷川恭敬地弯下腰,双手奉上一张内舱房房卡。长谷川做事一向手脚利落,而这一张看起来普普通通的房卡,值得奖励一笔让他笑到眼睛离家出走的丰厚报酬。
穿过这条长长的长廊,拐角处便是樱木的房间。房卡轻触感应器,嗒的一声,我推开房门。
房间昏暗寂静,樱木大咧咧的睡在床上,不时发出一声呓语。翻动间,白色T恤不安分地卷起,露出一截小腹,黑色三角裤紧紧包裹着饱满紧俏的臀部。
人的意淫能力究竟有多强大?只这一眼我就硬了。


想开船的,但我想到小吴在就开不下去了!(甩锅)
[ 此帖被藤真健司在2018-05-04 21:54重新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1 条评分 积分 -100
麦子 积分 -100 2018-06-16 -
级别: 主力小猴
发帖
26
乐园币
55
积分
329
只看该作者 18楼 发表于: 2018-05-04
刚上船就被一个冒冒失失的红发小子迎面撞到,不出所料他一屁股坐到地上,双腿分开得恰到好处。他一脸懵逼不敢相信的样子,半天不记得站起来。我最喜欢从上面看他的模样,真欠干。
级别: 版杀组
发帖
60
乐园币
90
积分
319
只看该作者 19楼 发表于: 2018-05-04
我宫城良田,码头的搬运工人,最近上头聘了一个新的工人,是外地来的,连个方言也不会讲,老子天天当他的翻译,正经活都不用干了!操尼马!
老子平生兴趣不多,一就是每天回家就是玩个一、两盘剧本杀,图个乐趣,二就是暗搓搓地摸进隔壁,当一下老王。最近这两个兴趣合而为一,我和对象同时玩剧本杀、同时偷情,常常就是干、一直干、大干特干!
但自从那个新工人来了,尼马!我的乐趣被剥夺了,三天两头看花道和别人玩剧本杀,玩得我眼红、玩得我忌妒、搞得我想辞职不干了!操!上头为了安抚我,送了我一张豪华游轮的旅行票,让我和花道搞些情趣,勉强看在这点心意上,暂时不计较了。操!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2 条评分 乐园币 +1 积分 -50
麦子 积分 -50 2018-06-16 -
sunweiyu 乐园币 +1 2018-05-05 嘿嘿这个设定和泰坦尼克号有点像吧
级别: 版杀组
发帖
220
乐园币
775
积分
340
只看该作者 20楼 发表于: 2018-05-05
警长竞选楼层及本日安排

【day1-天亮】下午1点NPC将在主楼发起警长竞选楼层,玩家在该层评分参选,并回帖发表竞选宣言。竞选的玩家在投票前可以选择退选,若退选,请在自己的竞选发言下评分“退水”二字。
未参与竞选的玩家在自己支持的竞选者发言下评分投票(本次游戏投票环节均不可在评分中写理由)。
下午4点开始投票,5点截止投票并公布警徽流向和第一天剧情。晚9点前所有玩家截止提交推理日记,9点进行公投,10点截止投票,被公投出局的玩家于晚10点半前发表遗言。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3 条评分 乐园币 +2 积分 -250
麦子 积分 -250 2018-06-16 -
宫城良田 乐园币 +1 2018-05-05 上警
泽北荣治 乐园币 +1 2018-05-05 真预言家泽北荣治上警
级别: 版杀组
发帖
87
乐园币
223
积分
214
只看该作者 21楼 发表于: 2018-05-05
更新:
我是真预言家,pin是我的金水(或者隐狼还需要看状态,抽打,赶快给我好好干活),熊是焊跳狼,请大家相信我,这次的预言家是弱神,验到了金水还要盘隐狼,本来就没有团队,验到金水也不确定身份,所以真的更需要警徽,能给大家多报一轮信息。

在群里聊了很多,发现了自己的话痨技能,聊太多了,怕大家没看到,所以总结一些。

熊做不成预言家的点

1)上警的时候,我是真预言家,验到了金水还是隐狼,一方面怕自己形象太好没人焊跳,我又验到的是金水,第一天不知道出谁,所以纠结要不要先焊跳(事实证明我想太多了),后来一想,自己验到的是金水,没办法像上次月月一样骚,后跳可能会被人打成狼看情况在准备,所以我立刻就上警了。而且打个不好的假设,我如果是狼,先发金水,不怕发到真预言家么。

这才是一个真预言家的心路历程,在这里熊的心理是做不成真预言家的。

2)上警的时候
我和米儿都上警了,他直接拉我pk,视线里第一时间没有米儿,然后才想到米儿,在我预言家的视角里,第一时间眼里就有米儿和熊两个人,不退水的直接标狼。

3)在我的视野里,狼人的验人里会有狼队友,所以麦子小吴猴子进入我的视线,麦子本来就在我的警徽流里,在我视野中,麦子有可能是熊的狼队友,有可能是熊发的好人,所以我也有召唤麦子多说话,小吴我也一直有让他多发言,猴子本来我想给他游戏体验,不准备验她,他下午也不在,后来我想了想先看她站边,后来有点想把他放到第二张警徽流,不过要根据票型确定警徽流,所以只是现在的想法。

反观熊,pin是我的金水,麦子和米儿是我的警徽流,关于pin和米儿她也没有什么分析,还是在我提到了这点之后,急匆匆地在自己的发言里说要关注pin发言,好长一段时间视线里没有pin。

4)状态
我也真的很忙,昨天晚上十一点多回家,还算是回的早的,今天也在加班(虽然什么也没做),但是下午我聊自己昨天确定验人的心路历程,今天上警的心路历程,熊不好的地方,pin不好的地方,还有可能的警徽流,还求大家帮我投票。

反观熊,一直在说自己忙,却隔三差五有出现,不是去小群了么,而且最开始在大群说的都是什么无关痛痒的话,除了在咬我是狼,还有说过什么其他的吗,最后在我指出他的问题之后,才弱弱的反驳。还说什么让有的人不要给他投票(具体芒果12和小近都有看到)。

真预言家真的自带话唠功能,由于没有团队,怕没有人给自己投票,我求爷爷告奶奶地拉票了一下午,都怕拿不到警徽信我,作为一直话唠的熊,一没有多说话,二就是倒钩狼给我上票我也想要先拿警徽,所以熊这不是预言家心态。

5)黑医、女巫、守卫
下午大家讨论了很久黑医,我觉得在黑医确定自己站好边之前还是先不要出来了,避免发生之前女巫小12和喵叽的悲剧,大家先不要着急,守卫请一定守我,我真的是预言家。

来不及了,暂时先写这么多,大家有问题叫我,我是你们的废柴预言家,请大家给我投票╥﹏╥

预言家泽北荣治上警。熊是焊跳狼,大家跟我一起今天先出熊。

pin是我的金水(悲剧的是这个板子不知道是真金水还是隐狼(┯_┯)),警徽流暂定先麦子后米儿(因为人太多了不知道验谁,在群里问了一圈也没有什么建议,可能根据焊跳狼的警徽流和大家的帮忙改)。暂时给猴子和小吴游戏体验,配置绑架一下,看你们站边。

讲一下本预言家可能并没有人看的可能长长的心路历程_(:з)∠)_(因为废话可能比较多

1.接牌后的心路历程
上次版杀有史以来第一次拿到一张强神牌,不好好工作,没好好招待远道而来的朋友,还每天战斗到三四点,有点元气大伤,于是这次本来计划不论拿到什么牌都走养生版杀低调摸鱼路线,好好工作,好好刷nba,顺带在版杀摸摸鱼。

结果看到被拉到了预言家小群里,立刻拿起手机,开始瑟瑟发抖╥﹏╥第一反应是拒绝的,因为之前无数次立过下次当狼一定要焊跳一次的Flag,而且工作还有很多没做好,怕没时间一直在(即使在,第一天也说不出什么怕大家不相信我也怕自己找不到狼_(:з)∠)_),然而面对玩狼人杀以来第二次拿到神牌第一次拿到预言家牌,又披着玩版杀以来第一次厚着脸皮抢到的最喜欢的仙泽两张帅皮之一,于是厚着脸皮接下了这张预言家牌╥﹏╥

2.首验验人心路历程
作为一个从来没有拿过预言家牌的菜鸟预言家,第一反应是先验爱说话的人。狼队应该会有话多的人和话少的人,但是考虑到人数众多,刚开始还是想验话多的人。如果是狼人,话多的人可能引导舆论带领大家走偏,如果是好人,话多的人可能可以带领大家走向正确的方向。所以以往话多的pin麦子猴子小吴米儿这些天天狼人杀的玩家是我视野中要首验的牌之一。

pin涉猎过各种狼人杀节目,经常参与线杀,当预言家的时候气势hold住全场,当狼美人的时候凭借出色的演技,气势依然hold住全场,而且pin一直很聪明,当过npc,作为一个可能没有时间跪式服务也不会控场的预言家,能找到话多可以控场的好人,也会比较放心(像上次后来的my熊,好抱大腿_(:з)∠)_)。

另一方面,昨天分完身份后,觉得pin没有上次活跃,明明有出现,也没好好写日记,也没做什么,我就觉得十分可疑,想到pin当坏人的时候到后面会很能说很能很演能骗人,就想如果她是坏人就先出局(也少骗一骗我),吃着大餐聊着天,最后选择验了pin。

npc告诉我pin是好人,第一反应是会不会第一次拿预言家第一验就验了隐狼(这个板子对预言家这个小弱神也太不友好了_(:з)∠)_),但是我仔细想了想,如果真的是隐狼,轮次也在后面,所以暂时看pin表现,pinpin,赶快给我好好找狼!(抽打

3.警徽流(暂定)
先麦子后米儿,看焊跳狼的警徽流和大家的投票,可能会改。

验麦子的理由:

作为一个总是不自觉想相信麦子的玩家,之前有麦子当狼我是平民还相信她到最后一轮的历史,而且上次版杀第一天晚上就认下了麦子预言家并且第二天头铁开毒,作为麦子向阳花,怕自己头铁相信坏人,麦子一直是我自己心中的首验玩家之一。而且上次麦子是预言家气场十足以一敌N Hold住全场,作为其他身份牌也很聪明,作为一个可能没有时间跪式服务也不会控场的预言家,能找到话多可以控场的好人,也会比较放心(像上次后来的my熊,好抱大腿_(:з)∠)_)。

另一方面,昨天分完身份后,觉得麦子没有上次活跃,分完身份没有立刻出现,在群里出现的时间也没有上次多,如果验到狼的话,对我这朵麦子向阳花和其他好人,都是大赚,所以麦子基本上在我拿到预言家那一刻起,就是我的首验名单之一。最后选择验pin没验麦子是因为昨天后来,觉得昨天麦子比pin表现好点,所以就没验。

因为一般情况下焊跳狼的警徽流里很可能有狼,所以警徽流可能还会改,等我更新。

第二警徽流:

第二警徽流,在我们这个板子不能自爆,所以这张警徽流不留应该也可以,但是还是说一下目前我第二张警徽流的心路历程。

给猴子游戏体验,本来想着暂时先不验了,配置绑架一下,看猴子的站边。小吴同理,配置绑架一下,看小吴的站边。

第二警徽流考虑过三井妹子,演技很浮夸,明明一分好群她就出现在主群了,下午和小近说可能还没有分身份,和婷婷说什么是小群,到了晚上又问版杀什么时候结束,太浮夸了。

还考虑过米儿,米儿话也比较多,比较有说服力的那种,上次真预言家气场十足,当狼人煽动也很有气场,我有点分不清,而且这在群里很积极,所以暂时放入警徽流第二张,根据焊跳狼的警徽流和大家的站边情况,很可能再改。

今天早上看猴子到处怀疑别人,还疯狂怕死,又有点想验她_(:з)∠)_说了这么多废话,第二警徽流也先待定。

4.其他
因为是666的板子,人真的很多,作为一个没有团队的预言家,第一天真的是懵逼的,验到了金水,还得考虑是不是隐狼,还不一定站我边,所以还是孤立无援,其他人的身份,如果我有幸能多活几天,等我慢慢给大家排坑_(:з)∠)_

综上,真预言家泽北上警,藤真pin是我的金水(也可能是隐狼),警徽流暂时先麦子后米儿,其他上警不退水的铁狼,其他内容如警徽流的确定和后续工作安排,等我再补充,大家有什么问题可以在群里艾特我。

请大家相信我,把警徽投给我,我是孤独的真预言家,一个队友也没有,验到的也不知道是金水还是隐狼,但是作为除女巫报银水之外唯一能开眼的牌,十分希望能有警徽,这样可以多给大家报一轮信息,多排一个身份,请大家支持我_(:з)∠)_
[ 此帖被泽北荣治在2018-05-05 15:54重新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9 条评分 乐园币 +9
樱木花道 乐园币 +1 2018-05-05 大爷 (npc替籼稻代投)
三井寿 乐园币 +1 2018-05-05 我想了想还是投……大爷吧
流川枫 乐园币 +1 2018-05-05 先...大爷吧
花形透 乐园币 +1 2018-05-05 大爷
水户洋平 乐园币 +1 2018-05-05 大爷吧T_T
藤真健司 乐园币 +1 2018-05-05 大爷
森重宽 乐园币 +1 2018-05-05 大爷
铁男 乐园币 +1 2018-05-05 北澤
桑田登纪 乐园币 +1 2018-05-05 投大爷一票
级别: 版杀组
发帖
60
乐园币
90
积分
319
只看该作者 22楼 发表于: 2018-05-05
我拿了一张梦寐以求的牌,预言家,一直很想拿这张牌因为觉得身正不怕影子斜,想和对跳的狼撕撕看,但这次的时间对我很不利,明天有演出我几乎不太能看场子,我只能尽量把我所得知的消息告诉大家,抓到时间的话我都会为大家服务的。
昨天我验的是麦子,是个金水。会验麦子是因为她如果当狼有可能带风向,对于无法看场子的我来说是很危险的,假如验出是个狼,至少可以拉开一个对立面,让大家把她票掉。不过她是个金水,因为是个有隐狼的版子,我不能把她完全保下,之后大家可以看看她的表现。在这里先说一下,麦子假如妳是真好人,我相信妳是有机会把我认下来的,这也是我为什么会选验妳的原因。
小吴、pin都在我的第一警徽流里,猴砸先暂时放一放,想给她一些游戏体验。我选择验的都是些有可能带风向的人,在麦子、小吴、pin三人当中选麦子是因为小吴对大家的风格比较不习惯,危险性相较之下没有麦子大,pin的话很多,假使是冲锋狼,是有机会暴露的。
因为没有自爆,第二和第三警徽流暂时先放小吴和猴砸。猴砸是张很危险的牌,如果是狼,恐怕会有花版子,有机会的话这张牌还是需要确认的(第三验游戏体验应该也够了吧),因为不知道狼打什么格式,警徽流会随局势的变化来更改吧。
因为是有隐狼的版子,金水也不能完全的认下来,所以我想最好能验到狼。为了确保好人多一点讯息,我一定要拿到警徽流,请好人一定要把警徽流给我,也欢迎狼倒钩把警徽流给我。最后,守卫一定要守我。


npc代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4 条评分 乐园币 +4
南烈 乐园币 +1 2018-05-05 -
越野宏明 乐园币 +1 2018-05-05 投熊
神宗一郎 乐园币 +1 2018-05-05 先站熊
岸本实理 乐园币 +1 2018-05-05 投熊宫城
级别: 版杀组
发帖
36
乐园币
87
积分
316
只看该作者 23楼 发表于: 2018-05-05
上警已退水。

上警发小吴查杀。警徽流,红茶和熊。



退水后发言:

因为我是一个普通村民,不会跳任何身份,也就是因为没身份所以想骚才上警。

想着万一骚不好,被抗推了,也不影响游戏。

但感觉不好好表水真的会影响游戏。

首先,我虽然决定诈身份,但是诈谁没想好,本来想诈麦子的。

但快到上警之前,小吴在那边聊黑商隐狼的事情,让我觉得像个狼,就随便发了个查杀。

没想到小吴压根不出现,熊和大爷已经形成对跳了,我觉得肛警上是不好的行为。

ok,那我就退水吧。

到此时,我都觉得小吴70%是个好人。因为我觉得他应该是抽个不重要的牌,对上警不太关注,所以不会掐点。

然而,想玩就被打脸了。他出现了,并且对我的发言不屑一顾。

可能我不懂他,觉得应该很愤怒之类的。

之后怼了一波,好吧,说实话,我怼不过。普通村民,确实没什么底气怼人。

而且我感觉除了我,大家都认下小吴了不知道为什么,对我质疑的点漠不关心。大爷也是话里一直在保小吴的感觉。

好吧,可能是我诈错了。

OK。不管怎么说,我希望自己的表水能得到大家认同。

实在得不到,黑商预言家一起来查我完全OK。

对了,不想要毒药,怕毒不准,给我枪吧,谢谢啦!给平民一点游戏体验!

级别: 版杀组
发帖
220
乐园币
775
积分
340
只看该作者 24楼 发表于: 2018-05-05
第一章
 
起航的次日,彩子早早爬起来拍了个日出,之后便四处闲逛。樱花号的配置在她看来算得上豪华,光是餐厅就有六七个,SPA、酒吧、各色商店、露天花园和泳池、篮球场,甚至还有一个教室大小的天主教堂,简直是个微型海上城市了。用剩下的胶卷在主甲板的游泳池边消磨了半个上午——这种地方鲜美的肉体总是取之不尽,溜达到对面的篮球场,迎面遇到红头发的学弟,在朝阳下汗津津热腾腾的小口喘气,边跑边回头和同伴告别。
只见篮球架下立着一个身材挺拔、圆眼睛的平头男孩,旁边一个同样高大、却和身材不符绵软气质的平头小胖子,两个人皆可怜巴巴地望着这边。
“昨晚酒吧看球赛认识的,”拧开一瓶宝矿力,红发学弟边用毛巾擦汗边介绍自己的新朋友,“勇士输了小泽爆哭,我胸口被他哭湿一片!美纪男一个劲和我说对不起,好搞怪的两人……小泽,我陪学姐去啦!你们继续~”
彩子仿佛看到圆眼睛的那个,听了樱木最后一句话,丧气的脸明显晴朗起来。
真是的,现在的年轻人从不认识到抱着一起发疯只需要一个晚上的交情哦。
樱木显然心情不错,一路运着空气利落地带“球”过人,“哈喽,岸本,酒醒了吗?你来太晚啦,我和小泽已经打过一局啦,还用说吗,当然是本天才赢了……去餐厅,一道吗?”
彩子挑眉看了看默默跟来的马尾辫青年——摆着防守姿势抢断樱木手里那团空气,两人让彩子想到宿舍后草丛里扑蝴蝶的一双小猫。这小子,长得浓眉大眼的,谁想到是个惯使阴招的夜店咖呢?
“呃,下次吧。”顶着彩子灼灼目光,被迫如此回答。

 
这个点餐厅里已经聚了不少乘客。樱木花道的身材就算在西方人中间也很出挑,手长脚长地在前面开道,落座的时候彩子才注意到同座的男人。
“水户?!”
“彩子学姐,真是好记性。”显然已经在这里等候多时的水户洋平笑眯眯地为彩子拉开椅子。“昨天听花道说你也搭了樱花号,天色太晚了就没有去拜访。”
彩子记得这个和樱木同级的学弟,樱木从中学开始的死党。似乎对电影很有兴趣,明明念的是建筑,却时常来导演专业旁听。
对这个温文有礼的学弟,彩子经常生出一种违和感,究其原因,大概起于他对樱木花道的这种态度——亲昵而无微不至的关照,乍看像是哥哥对待弟弟,可他们明明不是兄弟,虽说是朋友也挑不出错,可彩子凭借女人的直觉,就是觉得哪里怪怪的。此时,他就以这种态度,身体前倾,“花道,怎么了?”
“啊,没事。”不知何时开小差的樱木回过神,捡起桌上的菜单,“有点怪怪的,好像有谁在看我。”
“你说的是神宗吗?”
“什么?”樱木吃了一惊,手里的菜单都掉了,旁边的水户皱了皱眉。
“阿神?他在哪……”
“你的十点钟方向。从我们进门他就一直盯着你啊,还是那种好像下一分钟就要抓住你的手对我们说失陪一下接着两人一起奔出门去找一间房间啪啪啪的眼神……所以你们真的不是耍花枪吗?”彩子严厉地瞪视他。想从那双琥珀色眼睛里发现什么蛛丝马迹。
“what?真的不是!”樱木红着耳朵,焦虑地低下头,好像想尽量缩小目标一样,立起一份菜单,缩手缩脚地开始解决一份焦糖布丁。“哎,所以阿神为什么也来旅游了……哦,想想也对,阿神和我一样也失恋了……”
耳朵都垂下来了啊。彩子撇嘴。“……或者你说的是新闻系的那个仙道?”
“????”
“七点钟方向,你又对他做了啥,他发胶都不抹了。”
“我不是!我没有!”樱木用不大的声音抗议,“明明一直都是臭刺猬头在捉弄我……”
“哇,今天这个钢琴师还蛮有型的,我喜欢这种,斯文的古典美男子,衣品也很好——特别是在旁边那个花衬衫蛋壳头的衬托下,要知道这种清新脱俗的绿色可不是人人都能hold住。”
“学姐,你上个月还说喜欢我这种类型!”樱木再次委屈巴巴地抗议。
“嗯嗯,你也不错……嘿,你们看看那个是不是三井?”
“……那个,三井学长?”樱木僵硬地扭动脖子。
“对啊,就是,那个,三井学长。我记得排舞台剧的时候,他好喜欢找你陪练台词啊。”
“…………是。他老是让我念女主的台词。”樱木想到不久前那场矫情兮兮的分手戏,脸色变得不大好看。
“哈哈,女主就在旁边,气得要死咯。”
对于各位小攻而言一寸光阴一寸金的Brunch time,就此变成学姐学弟闲话家常的废话时间,大家在四周举着刀叉蠢蠢欲动,唯水户近水楼台,淡定地端起茶杯。
“不过我说的不是他们。”樱木仿佛寻求肯定地看了一眼水户,“一进餐厅的时候感觉到的那个注视,是陌生的。”
水户的嘴角勾起来。——又是那种古怪的温柔。彩子翻着白眼吞下一颗西蓝花,怀疑他下一秒就要伸手去顺对方的头毛了。
 
 
 
离开餐厅的时候,樱木又一次回头环顾。尴尬的视线匆匆掠过三两个翘首以待的男子,最终落在东面的墙上。这间餐厅从外看是个贝壳造型,因此墙面是弯曲的,墙上间隔约七八英尺悬挂一幅装饰油画。大多是色调明快的风景和静物,东面墙的那幅却与众不同。
“找到你了!”樱木语气里带着几丝得意,做出一个射击的动作,嘟嘴的样子十分幼稚。“再看,再看就把你吃掉哦!”
(远处有几个自作多情的男子捂着心口倒地。
(近处神清呆滞的非洲男子保持着从桌上捡鸡翅的僵硬动作抬起头来,发现不是在说自己之后,无所谓地昂了昂满头发辫的高贵头颅,又继续进食。
“幼稚鬼,快走啦。”水户的无奈的声音从前方传来。
“走那么快干嘛,洋平你也看看,这个画好厉害啊,好像活的一样!”
假日自在的阳光洒在甲板上,三人的背后,穹顶上方绿色的眼睛,静静地俯视着一切。
 
 
彩子发现她的红发学弟有点不对劲,平时只对对抗型运动感兴趣的体育生,这回竟然对文艺兮兮的油画念念不忘。
晚餐也选择了同一间餐厅的学弟,叼着叉子努嘴,“彩子学姐……”
“怎么了?”
“你有没有发现,那幅画有点怪。”
彩子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挂在东面墙上的写实派油画。主题是狼群。一只黑色的野兽,和它的族群,或趴或立于沙漠的月夜下,
绿眼睛直突突地盯着画外人,说实话,和餐厅氛围一点也不搭调,不知道为何会被挂在那里。
“我怎么记得,中午看到五六只呢?”樱木巴着指头,“你看现在,怎么只剩下1只了。”
的确只剩下一只了。还是一只闭着眼睛窝在沙堆里的小狼仔。彩子觉得,现在这幅画好看多了。
“看来是侍者换了一副吧,之前那个,不觉得让人很不舒服吗?”
 
数小时后,樱木惊醒过来。惊醒他的,是一声女人的尖叫,紧接着是更多的惊呼。推开门看到走道里的人都在向甲板跑去,——这其中有一个和泽北管家同名的霸道总裁,一个又重又宽的胖子,一个眼镜反光的高个技术宅男,一个和扫把头同伴走散的路人脸男大学生以及一个外型好像王子却好像不幸感染阳痿(以致夜袭失败)的俊美青年。
对面和同侧的房间,更多的门打开,探出一张张茫然慌乱的脸。“尼玛!让不让人睡觉!操!”隔壁总是耷拉着眼皮的耳钉男人更是一脚踹开房门。同一时刻响起的刺耳铃声让樱木完全清醒了。他拉住一个奔跑而过的船员,焦急求证,“怎么回事呀?是不是船长又在驾驶室磕烟了!?”(船长经常违规抽烟引发警报这种情报只要在船上呆个半天就能了解)
“不,不是……”名叫桑田的航海士回头看到樱木的脸,仿佛被吓了一大跳,红着脸抽出胳膊,“出事了,出人命了!”抖抖索索地说完,抱着帽子跑了。
 
 
黑色的夜空被光束划破,晃动不止的光束间或照亮的,是比黑夜更寂静的死亡。位于邮轮中轴线上,比主甲板高出两层楼,本该飘扬着世界各国国旗的瞭望台上,代替那些彩色旗帜,以诡异的姿势悬挂在高高的杆子上的,赫然是骨骼扭曲的人类的尸体。红黑粘稠的液体顺着金属的旗杆,一直流到幸存者的脚边。
海风吹来,细细,冰凉,红色的雨滴,落在樱木仰起的脸上。他眯起眼擦了擦脸。
不断有人撞上来,他渐渐有些站不稳,呆呆看着手心里的那抹刺眼暗红,这时一个温暖,有些熟悉的怀抱捕获了他。
“大白痴!”这个人他是认识的。眼里的激狂却好陌生,说不出那其中是愤怒还是狂喜,樱木听见自己嘶哑不清的嗓音叫出他的名字。
“……川枫”
“找到你了!还好……”这人的嗓音听起来快要哭了,就算在败的最惨的比赛,也没见过他这副模样。
还好不是你。
樱木被他从身后紧紧抱住,脑子有些迷糊地想,洋平呢?学姐呢?其他人呢?
死人了。
不止一个人死了。
在洁白的樱花号——人类文明的造物之上,有人像牲畜一样被杀害后又像战利品般悬挂展示,那些人死的如此狼狈,毫无尊严。樱木无法想象那些残尸中若是有自己的朋友他该作何反应……
这一刻死亡离得如此之近。死神仿佛就在他身后,下一刻就要亲吻他后颈。

最初的震惊过后,悲切的嘶吼,尖叫和哭喊,人群开始流动,像是被狼惊到的羊群。
可是这里是大海,他们又能逃到哪里去呢?
一片破烂的布料像乌鸦的羽翅扑啦啦从天而降。胆大的人聚上前——这其中有一个和泽北管家同名的霸道总裁,以,人们看见,被血污染的已经看不出是什么国家的旗帜上,是人血凝成的古怪文字。
片刻,一个声音打破了令人窒息的死寂。
“黑夜将至。——这是,狼人的文字。”
人群分出一条路,说话的那个人站在圆月之下,做出了不祥的预言。
“是它们。传说中和死亡相伴的狼灵降临了。”
狼灵不灭,杀戮不止。


懒人剧情:平安夜
级别: 版杀组
发帖
220
乐园币
775
积分
340
只看该作者 25楼 发表于: 2018-05-05
警长竞选结束
泽北(大爷)获得警徽。

9点前所有玩家截止提交推理日记,9点进行公投,10点截止投票,被公投出局的玩家于晚10点半前发表遗言。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12 条评分 乐园币 +12
泽北荣治 乐园币 +1 2018-05-05
神宗一郎 乐园币 +1 2018-05-05 我选我,伟大的我
samurai 乐园币 +1 2018-05-05 替芒果投 麦子
木暮公延 乐园币 +1 2018-05-05 麦麦
森重宽 乐园币 +1 2018-05-05
铁男 乐园币 +1 2018-05-05 投一郎
samurai 乐园币 +1 2018-05-05 替羊皮投 麦子
越野宏明 乐园币 +1 2018-05-05 麦子
流川枫 乐园币 +1 2018-05-05 白痴麦麦 麦麦白痴
藤真健司 乐园币 +1 2018-05-05 麦麦
级别: 版杀组
发帖
66
乐园币
141
积分
327
只看该作者 26楼 发表于: 2018-05-05
先来写一写日记吧。

作为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铁好人牌,突然被警上的预言家熊发了金水,尽管这一次的金水含金量不够高,不过我还是先把金水给端着了,要不要彻底喝下去再看看预言家的表现吧。

上警阶段大爷和熊对跳,各自发了一个金水,大爷发给pin,熊发给我,米儿发了小吴查杀之后迅速退水,最后剩下的就是熊和大爷。

大爷上警过程中全程在线,心路发言都没有问题,他的金水pin一直为大爷打call,当然最后大爷也不负众望拿到了警徽,截止投票结束一共拿到7票。分别是:桑田小近,铁男12,森重宽kk,藤真pin,水户二毛,花形芒果,流川小吴,最后面红茶和猴子追了两张废票。(npc补充说猴子那一票不是废票,那么大爷是8票)

熊在上警阶段说很忙,断断续续出现,服务差评,不过情绪比较激动,拿到了4票,分别是岸本lili,神麦子,越野御姐,南烈婷婷。

投票阶段未能投票的人有:大爷,熊,米儿,猴子,六水,哭包,三井红茶。

两个对跳的预言家都有很可疑的点,大爷和pin在群里一唱一和,实在是让人怀疑是队友做身份,特别是在我之前就怀疑pin的情况之下,所以觉得pin拉低了大爷预言家的可信度。然后两个人分别有过一次口误,一个是大爷说熊就是在骗我(麦子),当时结合上下文等于是默认了我是好人。还有一次是pin说大爷还不如也摸我呢,那我就能得到双金水,就让我纠结好了。大概意思是这样。我实在没办法放开这点疑虑。

熊的话,实在是服务太差了,几乎没怎么出现,如果是真预言家,实在太不够敬业。不过因为他敢发我金水,我还是认为他不是狼的可能性比较大,毕竟我昨天一直在说要上警。

投票结束之后熊也一直没有出现,票形又是诡异的一塌糊涂,我放弃思考了,先去睡一会儿,等一下醒来再看看情况吧。


我是白痴,今天出我,两个预言家留着下一轮pk吧。等形势更明朗再说。
[ 此帖被神宗一郎在2018-05-05 21:02重新编辑 ]
级别: 版杀组
发帖
73
乐园币
195
积分
305
只看该作者 27楼 发表于: 2018-05-05
参加婚礼,先占楼

我今天时间很紧,记录也没有完全刷完,随便说几点。

上警时,我看到的顺序是这样的。大爷先上警,迅速报出pin金水。然后熊上警,没有报验人。然后米儿上警,说小吴查杀。最后熊报了麦子金水。

当时熊在米儿报小吴查杀时,说了一句,好人不要乱来,小吴出来说话。我第一反应是熊为什么认下米儿是好人炸身份?是不是因为他是狼,且小吴不是队友,所以知道米儿是假跳?
但我问了他这个问题后,他的解释我觉得我是可以接受的。因为当时大爷已经发了长篇大论,在他视角是退不下水的,他又认为两狼出来不太可能,所以让米儿退水。我觉得是说的通的。那暂且不表。
但熊宝的状态我觉得是跟我上次有点像的。但是因为太忙所以产生这种相似感,还是因为我们性格相近,还是因为焊条,我其实拿不太准。

大爷的起跳我觉得没什么大问题,很像预言家。
但让我不放心的点有两个。
一是她的上警宣言有两段复制的。虽然他解释说是因为两段的心路历程一样,但我还是觉得怪怪的。
第二点是觉得他跟pin好像认识,有演的感觉。可能是发狼队友金水。

虽然最后投了大爷,但其实我真的是不知道谁是预言家。软站边吧,之后看情况。

但是警上票数又很悬殊。

来不及了,先这样吧。
[ 此帖被水户洋平在2018-05-05 20:26重新编辑 ]
级别: 版杀组
发帖
60
乐园币
90
积分
319
只看该作者 28楼 发表于: 2018-05-05
沒那到警徽,難過,假使我被狼刀死了,接下來就是生推局了,儘量趁活著的時候盡一些力。其實拿到這張牌的時候很心動,但我目前的狀態實在是無法拿關鍵牌,有想過拿強神和狼都要推的。因為預言家是張弱神牌,再加上我覺得反正在場上就有什麼說什麼,應該可以被認下,但所知的線索實在是太少了,一被掰話又忍不住生氣,三次元的世界忙翻天,工作沒做看著群的燈一直閃,每次上去就是熊為什麼又不見了,熊多說說,我能說的就是我所知道的這些。至於其他,因為我要拉票,並不敢隨便踩人,萬一狼找個藉口就衝鋒,我就得不償失了。大家說我說話蒼白,其實我還真不知道哪裡蒼白,該講的我都講了,用我老是以忙當藉口打我真的是…無力。
我知道好人們非常無助,我懂這種感覺,你們想要看長篇大論,可惜我所知道的訊息就是這樣,第一天我能給的有限,我都是直接在群裡面對了,假設我是狼,我難道不用編織精緻的發言?我所知道的鐵狼就是大爺,pin是大爺的金水,大爺一直說我對pin沒敵意,我要拉票我需要表現強烈的敵意嗎?我也是請pin多發言,觀察她和大爺的互動,至於其他的再驗不就知道了?在我的眼裡,每個人的身分都是未知,其實我更想問你們話,但我想起我上次做為一個平民,強力希望二貓發言的心情,可這事真的落在我頭上,交代了真實的狀況,還是依然被懷疑,要我盤大爺的狼面,她就是狼,每個行為都是有意義的,至於是什麼用意,我並不會曉得,目前我只能先驗pin。
還有,我認為,大爺丟個金水給pin,是想發隱狼金水,我覺得狼是不會衝著隱狼發金水的,這是怎樣的機率?不過大爺一直在問pin是不是隱狼,是不是在遞什麼話也不能說完全沒有可能,或者之前察覺到什麼她認為pin是隱狼的可能性,而衝著隱狼面去驗,都是有可能的,但我覺得機會顯小,暫時不判斷了,等驗出結果再說。
我只能趁這時間把日記寫好,六點半我就要排戲了,一定要全票出掉大爺!她已經拿到警徽流,如果不把她投掉,好人真的大失血,半隻狼都沒揪到,還讓狼拿到警徽,少掉一輪報人訊息,所以請守衛一定要相信我、守我,讓我有機會再多報一輪訊息。
反正在我沒改變心意以前,我驗pin,至於場上的人,我就我看的到說說,其他盤不到的,我也不認為完全是我預言家的責任,在報驗人之前,我同樣是盲的。失去警徽流的情況下,我機會不多只能先選危險的驗。
在我這邊目前身分感覺比較好的是麥子和米兒,這是兩張我比較可以放下的牌,一是米兒一直在咬人(抱歉,有些很長的內容我真的來不及看,麻煩你寫在日記裡給我),跟我以前所認知的他的狼面非致人於死的感覺好像有點差別,而且有幫好人找幾種黑商的玩法,踩小吳的點我覺得可以理解。小吳也是我想驗的牌,如果我有機會活下,我會驗他。再來是麥子,假使他倒鉤的話,沒必要這麼搖擺,而且我相信她可以嗅出我的身分,再加上大家都一窩蜂公認大爺的發言比較好的時候,她選擇了站我的邊,而且至少她是我的金水,就算是隱狼,也留給大家後面去盤了。
莫名其妙站我的會使我害怕,因為這樣很容易拉低我預言家的面,所以覺得紅茶茶怪怪的,然後投我票的,是有倒鉤的可能,但我的票數這麼慘,狼真的會給我倒鉤嗎?也許是看我票數這麼慘,不妨投一投做個身分,不過倒鉤的也先不盤,留到後面再看。
大爺的隊伍非常強大,猴砸是最後一個投的,感覺狼不會這麼做作,都已經拿到警徽了還硬要叫NPC投上一票。但是猴砸套路太多,比較難看懂,我現在盤不到她身上去了,投大爺的人這麼多~~
假使是衝鋒的話,近近有些可能,為什麼近近出來都只問我呢?KK也是比較早決定的,這兩個我覺得都有做衝鋒的可能,二個裡面可能有一隻。然後看了看票形還是覺得紅茶茶怪怪的,站我這邊結果最後投了大爺,理由說不清道不明,假使有機會驗到,也會考慮。暫時先這樣吧,有想到我再補充,結論是今天驗pin,如果今天大爺沒被投死,請女巫把她毒掉,守衛守我。
最後你們再想想,假如我是狼,為什麼要派我悍跳,我沒時間,我的隊友又在哪裡呢?請好人一定要詳細盤一盤。
级别: 主力小猴
发帖
26
乐园币
55
积分
329
只看该作者 29楼 发表于: 2018-05-05
我是好人牌

熊的疑点
太忙,上警延迟,上警发言太短,群里回复实时性相对低,话相对少,投票快揭晓结果时缺席。
我印象中的几次游戏,对跳都是真预言家准备充分,掐点上警(除了骚套路的月月),发言更多,不主动抗拒跟任何人对话。而焊跳狼通常都非常忙,比如时差毛毛;让大家发问,等她有空再上来回答的小近;临时边写上警发言边跳的my水等等。所以熊比较符合焊跳狼的特点。但也无法排除她真的忙----

熊好的点
看不到熊的狼团队,熊只拿到4票。4票里只有御姐的票我不太理解,其他都能get到。特别是lili,假如熊是狼,lili是狼队友,那my li拿狼的打法我记得都是倒钩额,她就应该投给大爷。

大爷好的点
上警时的状态和发言我觉得都很好

疑点
1、说了好几遍觉得自己形象太好,怕狼不敢跳。有点过于得意。
2、被说发pin金水是狼给隐狼发金水,大爷说"我给隐狼发金水,我是天眼牌吗"隐隐觉得是站在狼的视角说的。
3、票拿得比较多。

日常参与度非常高的猴猴和my水缺席,酷宝也不见踪影。本来很活跃的新人妹纸也没怎么说话。最后两个废票,是为了污一把真预言家?但猴猴如果拿狼,不可能是完全消失这种打法吧

仔细想想,又觉得好像钻了狼坑

快速回复

限12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