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 2706阅读
  • 48回复

[All花]长情草,断肠崖  一楼后接十四楼。完结。

楼层直达
级别: 主力小猴
发帖
68
乐园币
473
积分
305
只看该作者 45楼 发表于: 04-07
终章 上 断肠崖上
流川枫一行人到了断肠崖后,相田彦一便指了山崖上一处较平的地势,示意大家在这里安营扎寨。毕竟找寻长情草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完成的事。他们可能要在这里待上一天,一周,甚至一年。更有甚者,可能会到花道生命的尽头。

扎好帐篷,生好火等等做完一切准备工作后,已经是晚上了。大家围在火边商量着采药的事。每个人都提出了自己的想法,也自告奋勇要一起下去。全都被相田彦一否决了。

他摇摇头说,“这里是蛊门境地,这断肠崖上生长了多少毒虫毒草没人知道不说。保不齐还有蛊自发守护这长情草。长情草算是神草,越靠近它的虫兽,越有灵性,越是厉害。若非迫不得已,连蛊门中人都不会有人下去。换句话说,我们下去都是九死一生,更别说你们了,那肯定是十死无生。而我自身难保,肯定是帮不了你们的。”

相田彦一话音一落,大家安静下来。

说回牧绅一一行人。他们出发的时间只比流川枫他们晚了几个时辰。而且流川枫等人并不知道他已经知道了他们的去向。所以说牧如果快马加鞭,是绝对可以追得上的,可是他没有。

牧从宫益那里已经知道了长情草的存在,所以他想看看,那些人到底能不能找到。能,他可以抢回完全康复的花道,不能也无妨,他可以让他们探路,自己知道如何取药。其次,在流川枫等人觉得安全毫无防备的时候动手,成功率是最高而伤亡率可以降至最低。牧的盘算,不得不说真的是相当老道而智慧了。

不过话说回来,如果牧不知道断肠崖,估计这辈子,都很难再见到花道。不得不说,这是个隐居的绝佳之地。

牧赶到断肠崖的时候,刚好是傍晚。流川枫一行人当时忙着安顿,哪里知道天黑透后自己夜晚生起的火明明白白告诉了牧他们现在的具体方位。

牧带领着一行人悄无声息地向他们靠近。在足够近的地方舍了马,留下人看着马群后,剩余的人便小心翼翼地在黑夜里前行。直到足够近的地方,发生了一个小插曲,瞬间惊动了两边的人。

牧在最前面,找到了离花道他们最近的潜伏点。毕竟是山上,树林和草丛很多。牧在离花道他们大概二三十米的地方潜伏了起来,然后对着身后招招手,意思是慢慢向自己靠近。
紧跟着牧的,就是神和仙道了。神快速到了牧的身边,之后是仙道。结果他在向牧靠近时踩到了石头,哎哟一声摔进了草丛。

然后,除了樱木花道,这边几乎所有的人都知道,自己,或许被包围了。

牧一头黑线,他看向仙道,仙道耸耸肩,表示是意外。牧深呼吸一口气,反正也暴露了,藏着也没用。于是站起身来。
“你们带走了我的夫人,我来,是接他回去的。”牧边说,边走向了火堆。

围着火堆的人立马行动起来,大家站成一排,将相田彦一护在身后,面对牧和他的手下。“说我们抓走了你夫人,你哪只眼睛看到这里有女人了?”三井寿桀骜不驯地一仰头,对着牧挑衅道。
牧皱了皱眉,没有说话。

仙道倒是走了过去,到双方中间,“谁说没有?你们后面的帐篷里,肯定还有人吧!?”边说,边继续朝着火堆靠近。在足够近的地方,仙道对着赤木刚宪等人摇了摇头,然后站在了他们身边。

“你一开始,就是这个目的吧,仙道。”牧开口。
“牧,一直以来,我都想在不与你为敌的情况下救走花道。不过没想到你还是知道了这里。或许,这是天意吧。”仙道苦笑。
“仙道,你……”神在牧的身边,就想冲过去,牧伸出手,拦下了神。

“你知道,即使是刚才我都可以阻止你站到我对面,但是我还是希望,你是和我一起的。”牧说。
仙道摇摇头,“怕是,只能让你失望了。”
“好吧。”牧重重一声叹息,“那我们就谈谈眼前的情况。你们也看到了,如果硬来,你们毫无胜算,搞不好,还会交代在这里。如果你们交出花道,我……”
“你就放我们一条生路吗?”仙道接过他的话。“当时,你就是用我们威胁花道的吧。你觉得,现在我们,”仙道看了看自己身边的人,每一位都是坚定的表情,决绝的眼神,他笑着点了点头,“会受你威胁吗?”
“那么,我们刀下见真章吧。”牧拔出了自己的佩剑。冷冷地回道。

双方一点就着,当然这个时候谁也不会先动手。
牧百分百能胜,但代价不小。仙道不一定能赢,但逃跑自保,可以做到。所以一时间,成了双方对峙的状态。

“看来,今天上演的,是一场好戏。”黑暗中走出一个人。一个不是跟仙道一起,也不是跟牧一起的人。
相田彦一在仙道等人的背后里躁动起来,“姐,姐你怎么来了!?”
相田弥生看了相田彦一一眼,“我早就在这里了。等着你们的出现。”
“弥生,你……”
“姐,你要干嘛?”

相田弥生没有回答他们,而是直接走向仙道,“樱木花道呢?我有办法解他的蛊。”
“姐!”相田彦一脸色都透血了,“不要!”
相田弥生白了他一眼,“你闭嘴!再多说一句话,我就死给你看!”
仙道也好,牧也好,基本上在场的所有人,都兴奋起来,“你说真的!?真的可以!?”
相田弥生冷冷地回应,“把他带过来吧。”
“好!”仙道应了一声,飞奔向帐篷,抱出了樱木花道。到了弥生身前,十分小心地放下花道,花道双脚着地后,他两只手把花道拦腰抱着,让他的头靠在自己肩膀上,整个人成为花道的助力。一看,就是对他无比的宠溺。

相田弥生一看,笑了,那种没有感情温度的笑,然后她说,“相公,你爱他吗?”
仙道一愣,“对不起弥生。这辈子我爱的,只有樱木花道。”
无视其他在场的人,仙道十分认真地回答了相田弥生的问题。

“你说的……是真的……?”就像心电感应似的,花道在这个时候开口,非常吃力地问出了这个问题。
在场人皆是一惊,仙道更是用力抱住了怀中的宝贝,低头深情看着他,“花道,我爱你。”
此时的花道其实非常难过,他连呼吸都十分费力。但是他还是笑了,眼含深情的笑,然后眼角闪光,眼泪滑落出来。

仙道挪出一只手,轻轻地,仔细地为他擦干了泪水,嘴唇在他额头点了一下,“对不起,让你受委屈,惹你伤心了。都是我的错。以后让我用一生,补偿你。”
花道摇摇头,眼神更明亮地笑了,他颤巍巍地伸出一只手,搭在仙道脸上,“这次不是我在做梦了吧。说好了啊,刺猬头。”

在场的人好像被他们的深情打动一样,居然全都默不作声愣在原地。除了牧和流川枫黑透的脸。

很快,宁静的夜晚被相田弥生的大笑声打破。她说,“仙道彰啊仙道彰,我十六岁对你一见钟情,以死相逼得到了与你的婚约,等了你六年嫁入你家。结果新婚之夜你居然抛下我一个人去睡书房。你冷我多年,我原以为如果让你知道我与别的男人有染你就会停止无视我,哪怕责罚我也好啊!结果你发现我与清田信长在家颠鸾倒凤,居然还是继续无视。我对你钟情多年你视而不见。有时候我真怀疑你到底有没有心!如今倒是验证了原来你是有心的,只是心里没我!你不是要救樱木花道吗!?好!我成全你!”

“姐,不要!”相田彦一突然疯狂地往包围圈外冲。
“把他绑起来,封住他的嘴。不然,我不救樱木花道。”相田弥生对仙道说。
仙道对众人点了点头,然后相田彦一便被五花大绑了起来,连嘴都被布条塞住了。
不过他居然奋力挣扎,想要解脱开来。

“你们不是想找长情草吗?别说几率几乎为零,找到了,如何入药还是个问题。彦一没有告诉你们吧,解蛊之法,其实最简单的就是,”相田弥生边走边说,她一步一步看似悠闲,语气平缓,没有一丝异常,直到她走到悬崖边,转过身来面对众人背对悬崖继续刚刚的话,“杀掉下蛊之人。”

终章 中 解蛊
众人极度震惊,然后瞬间反应过来,仙道更是往前一步想要阻止相田弥生,毕竟一命换一命这种事,在某种程度上说,是相当残忍的。要让自己和花道背负相田弥生的命活下去,太过沉重,更怕花道难以释怀啊。
奈何仙道抱着花道,身手不似自己一个人那么轻快。所以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一群人快速冲向来不及阻止的相田弥生,看着她拔出别在腰间的匕首,狠狠地刺进了自己的腹部。

“你不让我走进你心里,那么,我就要永远活在你脑子里,让你一辈子也忘不了我。”她吐着血,满脸微笑地说。“帮我照顾好彦一……”
倒下的时候,她扭过头,微笑地看了相田彦一一眼。然后伸出手,对着仙道做出拥抱的姿势,身体后仰下落,直接掉进了万丈深渊……

仙道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相田彦一嘶吼着,挣扎着。赤木刚宪叹息一声,走过去给他松了绑,看着他便连滚带爬地冲到悬崖边,对着悬崖下声嘶力竭地大喊,姐……

没有一会儿花道就一阵猛咳,吐出一大口血。瞬间急坏了仙道和牧等人。相田彦一走过来看了看对仙道说,“不碍事,是他体内的蛊和我姐姐失去联系,所以爆体而亡。看来我姐姐她……”相田彦一最终还是没有把“已经走了”几个说出口。“花道现在还很虚弱,再休息调养一段时间就可以恢复了。”
仙道听罢,重重地吐了一口气,如释重负。然后抬头看了看相田彦一,目光所含有担心,有歉意……
花道更是眼泛泪花,喃喃自语,“是我害死了弥生大姐……”
只有相田彦一摇了摇头,“无需自责,一切,皆是姐姐的选择。”

在场的每一个人,没有人,意料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所有人沉默。不过该解决的问题还是要解决,所以在为花道的恢复欣喜片刻之后,牧走向花道,对他伸出手说,“跟我回去,花道。”

花道在仙道怀中,看了看仙道,接着看向牧,“大叔,我不想回去,我想跟刺猬头在一起。”
仙道幸福而温和地笑了,真是,无比好看。他说,“花道,如果你不回去,牧就会对这里的人大开杀戒。你打算,怎么办?”
花道想了想,“刺猬头,我听你的。”
仙道弯腰亲了亲花道的脸,然后抬头看牧,“我会让花道跟你回去,不过你要答应我,不能伤害在这里的任何人。还有如果花道遭遇不测,你也不能对这里的任何人出手。”
“好。”

仙道笑着问怀里的花道,“花道,害怕吗?怪我吗?”
花道不语。
仙道又说,“你不是一直奇怪,为什么江湖人称我是蓝月公子吗?”
花道眼神里写满好奇,然后点点头表示自己想知道。
仙道笑了。他叫了牧的名字。

牧因为能接回花道而一直在开心,所以当仙道叫他的时候,他以为是要他去抱花道,所以答应了一声后抬头去看仙道,就看了如蓝色月亮般的仙道的瞳孔。
他心里暗道一声不好,却已经来不及了。蓝色月亮已经在他瞳孔中出现……

牧在书房练字,花道端了一碗参汤进来,“相公这么晚了还不休息,当心身体呀。”
牧抬头一笑,“娘子来了。”
“给你送汤呀。可是我熬的,一个晚上呢,你要认真地喝哟~”
“娘子不是应该有更补的吗。”牧满脸的笑意带着欲望的眼神看向花道。“娘子过来。”
花道红着脸过去。被牧一把抱坐在桌上,麻利地解了他的裤带,双手握住小花道就开始各种上下撸动,花道脸越来越红,刚开始深深喘息,牧就一口将小花道含进嘴里,舌头抵着着小花道的小口,又是舔又是撸又是动,没一会儿,花道便喷射在牧的嘴里。

两个人一阵狂喘后,牧把花道的双腿挂在自己腰上,在书桌上和花道做起了活塞运动。他做得那叫一个猛,花道叫得那叫一个浪。加起来就是人间天堂。

还在颠鸾倒凤的过程中,牧听到有人在叫自己,隐隐约约感到一阵不对劲。然后一阵剧烈的疼痛让他回过神来,看到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到悬崖边上的仙道和花道。

一阵风吹过,牧彻底清醒。

仙道埋头对怀里的花道说,“这是通过我瞳孔释放的催眠术。释放催眠术的时候,我的眼睛会变成蓝色,而被施术的人会在一瞬间看到蓝色的月亮,然后陷入自己内心最想得到的幻境。所以,这就是我蓝月公子称号的由来。”仙道笑笑说,“当然没几个人见过我的蓝月,所以很多人只知道我叫蓝月公子,却不知为何。”
花道点了点头,认真看向仙道的此刻柔情似水,满含深情的,注视着自己的眼。

然后仙道看向了牧,“不愧是牧,这么快就从幻境里出来了。”
“如果不是神在旁叫我,还有……”牧伸出自己的左手,手心插着一把小刀,还在滴着鲜血……
“原来如此,在意识到中招的时候用疼痛让自己保持清醒。”仙道笑了,“不愧是牧。”
牧不语。在这个抢夺花道的重要时刻,他不能含糊。所以他没有理会仙道的话,而是直接对花道说,“花道,跟我回去。”

仙道看了看怀里的花道,他笑得眉眼分明,“花道,我想,一直一直跟你在一起。如果你回到牧的怀抱,在场为你而来的人,怕是余生都会活在内疚与自责中。”仙道用眼神示意花道看看这些人。
花道看向他们,一个一个认真仔细地看,然后眼里掉下泪来。

仙道说,“失去你的滋味,我已经尝试过,生不如死。可是,今天我又没有办法带你离开……”
花道的脸上滴下一滴雨水,他抬头看了看天,硕大的月亮带着一群闪烁明亮的星星。然后他笑着,伸手抹掉了仙道脸上的泪水。

还是微笑着,仙道说,“花道,你愿意跟我一起走吗?永远离开这里。”
花道把头往仙道怀里一歪,“就算到了黄泉,你也不准松开我的手。”

二人沉醉在自我的世界中,周围的人却惊得不能自已。牧,相田彦一和花道的师兄弟们,一个个在周围,脸色惨白地大声叫着他们的名字,想要把他们带离那危险的地方。
尤其是牧和流川枫,急得满头大汗,气喘吁吁。

仙道转过头对牧说,“别忘了你说过,如果花道遭遇不测,你会放过今天在场的所有人。”
牧知道自己中了仙道的文字圈套,刚想要说什么,却不等牧回话,仙道又对着花道,“准备好了吗,花道。我们,该走了。”
花道转向牧,笑了,“大叔,一直以来,你对我都很好,虽然发生那么多事,不过,我不恨你。所以,请你不要伤害我的同门还有好友们。不要逼我恨你。”
说完面似桃花看向仙道,“走吧,刺猬头。”

“花道,”仙道说,“如果今天大难不死,并且幸存后我们能共渡余生。今后的三生,我愿在你身边守候,看着你幸福。三生之后的生生世世,我们,永远都要在一起。”
花道眼里星辰闪烁,“好。”
“我爱你,花道。”
“我也是,刺猬头。”
二人相视而笑,仙道埋头,深深吻住花道的唇,然后,抱着樱木花道,纵身跳下悬崖。

终章 下 之后的各人
流川枫等一群人朝着断肠崖边扑过去,大都伏在悬崖边上向下痛哭嚎叫。
牧站在原地没有反应,愣了一会儿后听到神轻轻的试探性的呼唤,“牧……”
牧醒过来,不声不响向仙道花道跳下的方向冲过去,而且没有要停步的征兆。
神额头冒出冷汗,在他身后大喊,然后这边的人也追了出去想拦住牧。

牧飞速到了悬崖边上,流川枫等人转脸过来,只看到一个人的身影,还没能分辨是谁,下一秒,这个人便倒在他们身边。
神等人冲了上来,“牧!牧你没事吧牧!”
在牧的脖子上,插着一支明晃晃的针。

“他没事,我只是让他暂时昏睡过去而已。”说这话的人,从牧旁边四五米左右的大树后走了出来。
“信长!?你怎么会在这里?”神惊讶的睁大了双眼。
“牧的婚宴虽然没有邀请我,但是作为他的师弟,怎么样,我都该来看看的。结果上山的时候看到山下停了辆马车,我猜想可能会有事变,所以一直跟随了过来。”信长笑了笑,“谁知道跟到这里,发生这么多刺激的事,你们都没发现我。”清田信长走到悬崖边上,看了看流川枫,“你现在也看到了,他们,是不可能会分开的。”然后朝着悬崖下看了几眼,“你们,终于能在一起了。希望你们能永远相随。”
说完这话转过头来,“走吧神,我们送牧回去。”

牧醒来,已经是几天之后了。清田信长一直守候在他身边,看他醒来,马上站起来,满眼的关怀。
牧没有看他,眼睛直直地盯着天花板,不说一句话,也没有移动他的眼球一下。他用行动说明着,哀大,莫过于心死。

清田信长叹了口气,默默守护他。
牧没有生病,他是一口气堵在胸口,上不去,下不来,气结抑郁。
他活尸般的躺了一个多月,清田信长寸步不离守候了他一个多月。

这一个多月,名朋正式进攻神奈川,各地群雄都投身战斗。一股来自武林的力量在抵御外敌的战斗中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而这股力量的中坚力量,是一位来自湘北的,名为赤木刚宪的男人。

那日发生在断肠崖上的事,由于有其他武林人士的参与,所以牧好男色,为了一个男人要死要活的事传了出去。再加上他一直闭门谢客,更别说带领大家保家卫国了。所以他的声望和凝聚力一落千丈。但是武林是一股极为强力的绳,必须有人将他们扭在一起,所以赤木刚宪便脱颖而出了。

他确实也不负众望,多次击败名朋的进攻。只是一直也未能将他们驱逐,所以战事一直处于焦灼状态。

这天,牧的家里来了一位客人,所有人见了都没敢拦,神直接将他领进了牧的房间。清田信长看到他后,很是吃了一惊,然后和神一起退避出去。

“阿弥陀佛,牧施主近来可好?”
牧没有反应。
“唉……”长长一声叹息。“贫僧法号逸尘,此次专为牧施主前来。”
牧望着天花板的眼睛睁大了一下,心跳加速。直直坐了起来。转过脸看到大师的时候,更是忙不迭地连滚带爬地从床上掉到地上,然后双膝齐齐跪了下去,“父亲!”

逸尘大师有着一张跟牧相差无几的脸,他微微一笑,“阿一,为父当年不慎造成挚友毒发身亡,后潜心习法多年又算得你命中有一情劫。为父本想避世清修为你祈福,为亡友赎罪……唉,这些,不提也罢。阿一,你是王者,独一无二的王者。你当率武林豪杰抵御外来敌人。如此,今世之功,或许你还能再见心上人一面,而来世你与他,或有一世情缘。但若今世不休,你或再无缘见他。阿弥陀佛。”

“父亲,让您为儿操心了!”牧重重地朝逸尘大师磕了一个响头。
“阿弥陀佛,施主。贫僧今世心愿已了。施主,走好自己的路。”话音一落,逸尘大师盘坐地上,闭眼圆寂。平静得如无风的池塘……

一月之后,牧出现在指挥部。赤木刚宪为首的武林人士皆是一惊。
牧单膝跪下朝众人拱手,“牧之前因私废公,未能为大家起到武林统帅的作用。特地向各位英雄好汉请罪!请大家让我加入战营,尽一份杀敌卫国之心!”
帐篷里一时间安静极了,所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该作何反应。只有赤木刚宪,走到牧身边,朝他单膝跪下拱手,“恭迎盟主归来,盟主请上主位。”
有了代盟主赤木刚宪的率领,一干人等纷纷下跪。这一次,牧用行动取回了属于自己的盟主之位,三个月后,他又用实际行动证明,他的回归,值得所有人仰视,武林盟主,他实至名归!

这天,牧在和朝廷军队及武林人士开会,军中有人给牧送了封信,牧拿起一看是岸本所写,信都没有拆开就扔了。
第二天战事照旧。

在牧专心杀敌的过程中,他突然一阵晕眩,支持了一会儿后,他的晕眩感加重。在战场上摇摇晃晃。
神注意到了他的不对劲,想方设法往他身边钻,还没有到,便看到牧看向他呆呆站着,然后一把剑,从牧的身体里穿了出来。

神震惊了,他尖叫着,嘶吼着,更加卖力朝牧过去。
双方激战没有多久,名朋便节节败退。神终于赶到了牧的身边,将他带到后方疗伤。

宫益摇摇头,“散魂散无药可解,加上盟主中的这一剑……唉,现在只能看,盟主能不能熬过今晚了。”

清田信长嘶吼着冲了出来,又剑抵着宫益的脖子,“救救他!我告诉你,你要是救不了他,我要你陪葬!”
宫益还没开口,牧就轻轻呼唤清田信长了。“信长,”牧气若游丝,“不要为难宫益,他尽力了。”
“可是……”
“信长,藤真健司,是你下的手吧。”
清田信长不语。
牧笑笑,“我知道不是你亲自动手。藤真死之前被人凌辱,这不是你的风格。你是在跟谁吐苦水的时候,被人拿捏了吧信长。”
清田信长泣不成声,“牧,对不起……”
“把你逼到那一步,真是对不起呢,信长。藤真的事,我不怪你。只是,我希望你不要为了我,出卖自己的身体。毕竟,你可是我最最疼爱的弟弟啊……”
清田信长将牧紧紧抱住,哭个不停。

“大叔……”
牧眼睛猛地睁大,“我……是在做梦?”
“不是的大叔,我是樱木花道,我没有死。”
牧在清田信长怀里拼命抬头,想看清楚樱木花道。众人让他走到牧的身边,清田信长将牧轻轻放到花道怀中。
“我……好想你,花道。”
“大叔,你不要说话了,好好养伤。”
“你,什么时候来的?”
“我和刺猬头一直在军队里,跟着你们一起上阵杀敌。”
牧闭眼一笑,“我真是大意,居然一直没有发现你……”牧说着,剧烈咳嗽起来,直到一口血喷出。
花道着急地抱紧了牧,“不要说话了,大叔,你要好好休息才是!”
牧嘴角挂着血丝,笑着摇摇头,“我活不了了。花道,对不起,之前那样对你。不过……”牧抬头看向花道,“就算再来一次,我还是会,那样做吧。花道,我爱你,真的很爱。”牧越来越费劲地喘息着,“花道,如果有来世,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

花道转头看向仙道,仙道微笑地朝他点了点头,然后花道对着牧很认真地说道,“会的大叔,来生,我只爱你一人。”
牧愣了下,笑了,“谢谢你,花道……”牧用尽最后一丝力气,“能死在你的怀里,我很开心……”

清田信长如约来到岸本的房间,端着一壶酒。只有二人的房间,只有二人一起饮酒。当年清田信长,南烈,岸本一起喝酒,清田信长初入江湖不懂人情世故,喝醉以后大吐苦水,说自己爱的人喜欢藤真。然后南烈和岸本相视一笑,如果我们帮你除了藤真,你是不是就是我们的小娘子。
清田信长醉醺醺地干了一杯酒,好!杀了藤真健司,我让你们上个痛快!
然后清田信长酒醒后,听到滕真健司被人强/暴和毒死的消息,无比震惊。

在那以后,清田信长躲到了牧的身边,直到很久后耐不住无聊跑出来玩,遇到了南烈。差点被吃掉的时候遇到了流川枫樱木花道,借流川枫之手收拾了他。

没想到的是,当时没杀岸本,却让他在给牧的信封上撒了绝世奇毒,葬送了牧。所以岸本邀请清田信长一聚,他马上欣然答应。

“岸本,来,好久不见了,今天我们不醉不归!”清田信长端了酒杯就要喝。
“慢!”岸本用手放在清田信长的酒杯口上,他体内的蛊确定无毒后才笑嘻嘻地拿开了手,举起杯子和清田信长干杯。
清田信长把杯子一砸,“怀疑我投毒!?”
岸本笑嘻嘻地伸手抚摸清田信长的背,“没有没有。”然后一饮而尽。

清田信长白了他一眼,喝了酒。
一阵痛饮之后,岸本把清田信长抱到床上。宽衣解带。
清田信长笑嘻嘻看着,岸本使劲地吸着他的唇,逗弄他的舌头,轻轻咬着他胸前的樱桃……随着动作的深入,清田信长身体摇摆,喉咙里发出一阵一阵的呻吟。
岸本淫笑着,捏住了清田信长的分身,把他送进自己嘴里,卖力地吞吐起来。看着清田信长摇晃着身体把自己往他深喉送,他伸出手,去扩展清田信长的天堂入口。
然后他突然喉头一甜,吐了一大口血,全部喷在清田信长分身处。这画面,格外诡异和恐怖……

他瞪大眼睛想撑起身体,结果发现只有头还能抬起来,然后,他看到和自己同样吐血的清田信长哈哈大笑,“散魂散的滋味,好受吗?”
“你是怎么……”岸本震惊到无以复加!自己的蛊是不可能发现不了毒的。

“酒里当然没有。”清田信长哈哈笑着,“不过我全身都是。要让你这混蛋查不出毒,又要让你的蛊不能及时解毒,你说说,除了上床,还能有什么时候!?”
“哪怕只摸到散魂散也会中毒,你擦满全身也别想活!”岸本恶狠狠地朝清田信长咆哮。
“你以为牧死了,我还有心思独活?你以为樱木花道离开了我,不对,他从未属于我,我还有什么念想!?”
“你……”岸本吐血越来越多,意识到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他吹口哨,呼唤自己的蛊,哨声一响,他头部剧烈疼痛一下,然后看着自己的眼前,变成血红一片,然后,永远失去意识。
清田信长在他吹口哨的一瞬间,一刀插在他头上,送他见了阎王。

“牧……”清田信长在床上吐血,他一脚踢开了岸本,颤颤巍巍地穿好了衣服,“我只属于你……我,来找你了……”倒了下去,永远没有再醒来。

牧在参加战争的时候曾经理过一道盟主令,如果自己不幸身亡,由赤木刚宪执掌武林盟主之位,神继续辅佐。不过赤木刚宪自己又加了一位和神一样的人物,三井寿。

盟主换了,盟主山庄从海南搬到了湘北。赤木刚宪说,就不要大兴土木了,直接把安西老师家当大本营即可。
后来宫城,木暮,彩子,安田等等,都回到山庄,全心全意为赤木刚宪效力,为安西养老。

流川枫一路追随花道仙道等人。到了他们现在生活的地方。他思考了很久,觉得现在或许不是最佳见面时机,所以他派人将从牧那里找到的天才剑送给了仙道,他知道仙道有办法向花道交代剑的回归故事。

几年之后,天下繁荣。
流川枫来到花道和仙道的家,在附近找人送去了挑战书。于是出现了本文开头那一幕。

流川枫带着一个大大的行李,里面是他辛苦研究出如何种植樱花并成功用他种植的樱花做的干花。
他想,将这些干花送给自己心爱的大白痴,告诉他,自己一直在想他。

是夜,仙道搂紧了怀里的花道。
流川枫在床上翻了个身,继续鼻子吹泡泡。
神和三井还有木暮等人在商量和聊天,气氛融洽。
赤木刚宪和安西坐在一起喝茶赏月。

如此平淡如水的生活,真好。




终于完结了,其实故事早就在心里成本了,只是一直懒得去写。乐园的第一篇文,希望大家喜欢。
会有番外和续篇。
番外主要交代仙道和花道摔落悬崖之后的事,续篇可以看做单独故事,有联系,但不大。

那么,各位看官亲亲们,阅读愉快了。

级别: 主力小猴
发帖
219
乐园币
951
积分
419
只看该作者 46楼 发表于: 04-08
      恭喜恭喜完结了,园子了不起!虽然觉得结局有点仓促,还是很喜欢。
       仙道终于知道苦尽甘来,抱得美人归,太好了!
级别: 主力小猴
发帖
219
乐园币
951
积分
419
只看该作者 47楼 发表于: 04-08
      恭喜恭喜完结了,园子了不起!虽然觉得结局有点仓促,还是很喜欢。
       仙道终于知道苦尽甘来,抱得美人归,太好了!

楼主留言:

回复错地方了。下一楼是写给宝宝你的。

级别: 主力小猴
发帖
68
乐园币
473
积分
305
只看该作者 48楼 发表于: 04-08
回 47楼(樱木树) 的帖子
嘿嘿,谢谢宝宝捧场。
想在篇幅之内完成,不然又会写出一大堆。虽然基本人物都交代了结尾,不过还是有些仓促哈。我也觉得。
不懒的时候动笔把该补充的地方补充了。
作为番外(•̀ω•́)✧。
[ 此帖被三圆子在2019-04-08 14:49重新编辑 ]
快速回复

限12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