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 252阅读
  • 5回复

[仙花]命中注定爱你至今(he已完结

楼层直达
级别: MVP小猴
发帖
162
乐园币
1192
积分
858
ooc
he
已完结
bgm:弥敦道-洪卓立
希望我家乡的人能平安度过这次山竹(祈祷

-我们相遇在95年香港的旺角街口处。
-我们相爱在98年澳门的大三巴牌坊前。
-我们定居在03年的美国华盛顿。

仙道彰第一次去香港这片寸金寸土的城市游玩,他早有耳闻这座城市的繁华,这次一来果然是名不虚传。

人来人往的街道十分热闹,有许多都是亚洲人面孔,也有很多欧美人在街上逛,他们手里要么拿着手机打电话,要么聊天逛街,有些人会约着一起进酒楼或是餐厅。

仙道一亚洲人高个子在当时亚洲人普遍并没那么高的人群里显得有些鹤立鸡群,加上他长得俊秀,一下俘获很多青少女的心,甚至有些胆大的欧美女性还上前搭讪,却被他笑眯眯不动声色地给挡了回来。

他玩了两天,从中环走到维多利亚港,又去了铜锣湾,还去了一趟庙街给自己的双亲和朋友买了些手信,最后他的目的地是油麻地——旺角。

旺角弥敦道是出了名的景点,尤其夜景,仙道特意等到了傍晚,太阳将落未落的时候去的弥敦道,果然名不虚传,他拍得胶片都快用完了也意犹未尽,在夕阳将要陷入黑暗前,他拿起了相机,看着镜头,瞳孔因吃惊而紧缩。

喀嚓——最后一片胶片用尽。

一名与自己身高相似的红发青年恰好走在马路中间,他的侧脸被夕阳余晖微微遮住,红发却艳丽得不行,搭配着人潮和弥敦道的夜景,有一种引人注目的魅力,但等他放下相机后,那人就消失了,他的出现和消失之快让仙道误以为是做了一场梦,可当他洗出照片后,他才发现,那不是梦。

是真实的,那个人是真实存在的。

-

飞机降落在98年的澳门国际机场,一出机场,夏日的热浪滚滚而来,热得仙道立刻拦了辆的士直奔酒店而去。

在前台办好手续,进房放好行李,仙道第一件事便是打了个国际电话给父母:“我到酒店了,一切平安。”

母亲又叨念了几句注意安全别忘买澳门出了名的肉脯和蛋卷,他哭笑不得地应下,又闲聊了两句才挂掉了电话。

东京飞到澳门约四五个小时,虽短,但也累得够呛,于是他打定主意今天好好休息养足精神,明天才去逛。

独自的旅行让仙道省下许多麻烦,他是个能周旋在许多人身边的情商高手,但实际上他并不喜欢与人接近,能让他在意的人基本没有——除了三年前在香港旺角街口的那位红发青年。

仙道祈祷自己能够再次见到他,但祈祷了三年也没能碰见,看来是希望渺茫。他捧起水泼在脸上,牙刷和牙膏都放在洗脸盆边上用来漱口的玻璃杯里。

澳门人也多,但比起香港,这里倒是没那么让人胸口闷,只是赌场多,但他对赌场兴致缺缺,只是瞟两眼门口路过就路过了。

刚好走到澳门观光大巴售票处,他给了点钱也上去大巴车,车上车厢位置几乎都坐满了,于是他上了第二层,发现已经是坐满了人的状态,没法只得回到一层车厢,寻了个角落的位置拿出相机就准备拍。

他们经过了挺多景点,什么玫瑰圣母堂,葡京娱乐场,岗顶剧院什么的都有看见。仙道拍完后查看了一下相机里还有多少内存,发现还有一些,但一想到还要去某个他一直想去的景点拍照,于是便住了手。

当观光大巴回去售票处时,他让司机在大三巴牌坊放了他下来。

大三巴牌坊是澳门的特征景点之一,来的人非常多,大多都是游客,他们都在这座经历了三次火灾却依旧伫立着的牌坊面前拍下了珍贵的照片,是纪念,也是新奇。

仙道走近了牌坊,发现一旁立着石牌,上面写着中英葡三国语言,仙道看了下英文的大概,才知道这座牌坊并非是牌坊,而是圣保禄教堂的前壁遗址,他颇有些遗憾地看了眼保存完好的牌坊,下了楼梯想来一张照片,相机刚抬起来。

喀嚓——

三年前惊鸿一瞥的红发青年又这么措不及防的入了镜头,他似乎只是路过,脸稍微侧向仙道,似乎是看见了他在拍照,脸上有些诧异。

仙道放下相机,有些迫不及待地要追那位青年,只见他手里拎着肉脯,有些惊讶地望向自己,却没有厌恶的神情。

后来仙道和他做了朋友,还把这张照片同三年前那不经意却是最好看的照片一同洗出来送给了他。

那个红发青年叫樱木花道,同他一样都是来旅游的,一直没遇见他的原因是因为仙道是土生土长的东京人,而花道只是小小的神奈川县的本地人。

城市相隔太远,遇不见是无比正常的事,只是如此凑巧,又在异国城市相见。

老乡见老乡,自然是会对对方亲近几分。只是花道的机票比仙道早回日本两天,因此在未回去的日子里,他们几乎形影不离,只是住的方面,仙道想让花道退了宾馆的房间,订到自己的酒店,花道皱着眉拒绝了,一是他付不起钱,二是他觉得那家宾馆附近交通不错。

仙道反倒是将自己那家酒店给退了房,订到了花道住的宾馆。花道有些诧异,仙道却和他说:“没事,这里交通方便,你我住在一起也好照应。”

花道想了想也是。

相处的时间虽是短短十几日,可仙道对花道的在意和感情日渐加深,从前他对两人行和罗曼蒂克小说的那种肉麻恶心的情话都是嗤之以鼻,而今遇到了花道,他却愿意将那些话倾诉给他听,愿意与他白头到老。

但他却什么都不说。

花道临回日本前一晚,他进了仙道的房间找他聊天。才坐下闲聊了两句,花道突然问他:“你是不是同性爱?”

仙道喉头发紧,他不敢回答,只得反问:“你讨厌同性爱?”

花道摇头,脸上却带了点羞涩的红润,他憋着气小心翼翼地问仙道:“那、那你讨厌吗?”

仙道也摇头,心脏却莫名紧张起来。

“那…这是我的地址…”花道递给他一张纸条后,立刻起身走到门前背对着仙道,似乎咽了口口水鼓起勇气才说,“写信联系。”

然后他打开门,落荒而逃,留着仙道呆愣地坐在房间里,心脏疯狂跃动,脸上就跟被人泼了染料似的红了一大片,脖子都不能避免。

-我所寻找的爱情,不一定要轰轰烈烈,也可以细水长流。
-我唯一最出格的事,就是和只认识短短十多日一见钟情的男人走到了白头。
-据他说,他在95年香港旺角街头就已经对我一见钟情了。

樱木花道站在镰仓站,身上挂着鼓囊囊的背包。平日人满为患镰仓车站在除夕夜里终于也安静了许多,他突兀的身高在只站着几个人的空荡站台上显得有几分孤独。

他要去东京。

他收拾了几件衣服,将父母留给自己的房子给锁好,花了些钱买一张来回车票——如果在东京他找不到,那么他就回来神奈川,永远都不会再去找那个人,他会默默过自己该过的生活,不再去奢想其他。

他只给自己一个星期的时间。

没想到的是,那张回程票他竟没再用过。

车来了,他能听见车即将进站的呼啸声和感觉到扑面而来的冷风。

明天就是元旦了。

他耳边似乎听见寺庙的僧侣们撞钟的声音。

铛——铛——铛——

沉稳而又有规律的声音。

花道坐在新干线靠窗的位置上,头抵在窗边,眼中的霓虹风景快速闪过。新干线上的人已经坐满,他们大多都拖着旅行箱,也许是去东京玩,或是去机场坐飞机到别的国家游玩,但这一切和花道都无关。

东京到站了。

花道站在车站门外,呼出一口白气,他撑开伞,在天亮时分拦了一辆车,车迎着日出离去,留下两条在雪上碾过的轮胎印。

仙道很早就睡下了,他并不喜欢冬天。参拜这件事他本应在今天凌晨去的,可今年冬天不知为何,温度骤降十度左右,加上夜晚的寒风,惧寒的他也不愿出门。他的双亲在僧人敲钟到一半时就一起相约去了浅草寺参拜,留他在家。

第二天仙道很早就醒了,他咂咂嘴,嘴里的唾沫似乎都被屋内暖气的热气蒸发了一样。

不起床不行,要去参拜。

仙道将脑袋埋在围巾里,眼睛扫着街上来来往往的人群,他坐电车跑到了在姻缘方面颇准的赤坂冰川神社,上了阶梯发现人依旧很多,加上今早停雪,太阳在蓝天上露了脸,人多也是理所当然。

他对着鸟居行了礼从侧门进了神社,拿过放在手水舍上的长柄勺舀了一勺水,洗净了双手又漱了口,才干干净净地参拜,这是身心洗礼。

他站在赛钱箱前,往里面丢了几枚五元铜板,抬手摇了铃鞠躬两次才二拍手合掌胸前祈愿——他愿望不多,最执着的恐怕是为了樱木花道。

他突然想去神奈川找樱木花道了。

最后他鞠躬了一次,去抽了一签,上面显示的是中吉,给他解签的人说他很快就能得偿所愿,只是这个机会稍纵即逝,若是把握住了,是吉,若是没把握住,怕是要经历一番波折。

仙道认真地给解签人道谢,又规矩地将签绑在了连接场所,保佑自己。

当他走出鸟居,他又行了个礼,恭敬又严肃。

花道去了增上寺参拜,与神社不同的是,寺庙参拜是不需要拍手的,他合掌祈祷自己能够与仙道相遇。

只是他没有去抽签,就买了一枚爱情御守。

仙道走在路上,与陌生人群擦肩而过,他没看见十字路口在另一条街道行走的红头发青年。

花道行在人群里,跟着人流过马路,他没看见十字路口的另一条街道有一位头发往上梳看起来就像刺猬头一样的青年与自己背道而驰。

人海茫茫,有些事错过就是错过了。

花道走了一周的东京,却未曾碰见过那道熟悉的高大身影,他虽伤心,却也清醒——露水相逢,即使短暂,至少他们有过美好的回忆。这么想着他倒也想开了,站在检票口处揉了揉被冬风吹得冰凉红通的鼻尖。

然后他捏着车票的另一只手的手腕被人轻轻握住,他还未来得及回头——

“花道?”

铛——

花道似乎听见他在新干线上听见的第108声钟声——新的开始。

他回过头,是仙道。

仙道拉住花道的手腕,在那张回程车票即将用掉的前一刻,他抓住了稍纵即逝的机会。

“花道。”仙道又叫了他一声,笑眯了眼,将眼里的晶莹全数逼回。

-

03年的美国华盛顿纪念碑前,拍下了樱木花道和仙道彰戴着结婚戒指亲吻的照片。

2010年3月,华盛顿通过同性婚姻法,仙道拉着花道去领证,发在fb与Twitter上顿时点赞转发破万。

2011年6月24-25日,他们去参观了旧金山著名的同性恋游街,并留下无数风景照片。发里带着银丝的他们在人山人海的背景里亲吻,后来唯独这张亲吻的照片他们洗了两张,一人一张保留着。

樱木花道在乔治城大学医院里合眼前,他手里握着的是这张照片。仙道躺在他旁边的病床上,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花道合上眼,手松开,那张照片便滑落在地上。

滴——

END
红茶
级别: 板凳小猴
发帖
121
乐园币
551
积分
216
只看该作者 1楼 发表于: 09-17
沙发占上

俩个有缘人兜兜转转终于在一起 在一起 在一起

人生啊。就是生离死别
级别: 主力小猴
发帖
284
乐园币
853
积分
701
只看该作者 2楼 发表于: 09-17
平安度过这次山竹的人打卡!
这次的结局一点都不开放呜,通篇感觉像在拍电影(???很有港片风格了
不考虑加个番外吗宝贝儿,像是那段时间里仙道的心理啊,或者在一起之后的小插曲啊

楼主留言:

抱紧我的大宝贝,港风我尽力了orz到后面我开始脑补甜蜜蜜去写了,番外还真没考虑过orzzzz因为我觉得没有番外更完美,就这样结束就可以了

级别: 板凳小猴
发帖
55
乐园币
82
积分
250
只看该作者 3楼 发表于: 09-21
帶着看HE 的心情看有小小中雷, 其實都算是幸福的結局, 一起相宿相依, 只是逃不過生老病死
级别: 板凳小猴
发帖
21
乐园币
219
积分
162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09-22
看的前大段挺美好的,就是没想到结局太突然,真不能接受啊 很喜欢仙道与花道的偶遇。 谢谢啦~
为啥我漏了流花....TVT...偶不是故意的... 囧人繪空間:→巴比伦の沦落DA画廊
级别: 板凳小猴
发帖
97
乐园币
487
积分
195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昨天 18:11
众里寻他千百度,豁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快速回复

限12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