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 254阅读
  • 10回复

[All花]往生(3,灵异,更新在4楼)

楼层直达
级别: MVP小猴
发帖
315
乐园币
1660
积分
1003

1、
“出大事了,赶紧过来。我跟你说,对……这蛇还在马路中间躺着呢,在国道这呢。我之前可听说一个人在马路上轧死蛇然后就出车祸了,我老信这些了!哎呀今天黄历上说宜交配忌远行诚不欺我,早知道就跟跑友好好窝在床上……好好好,等你啊,发导航给你了。”

清田挂断电话,头伸出窗外,看着路上那黏糊糊长长的一条,心里发毛。

遇上蛇就没好事。十岁的时候他家里窜出一条花纹蛇,他爹就被人砍了;再是十八岁在小道上遇到一条大红蛇,他妈就中风住院了。搞得大家都觉得他命里克点啥。

过了半小时,一辆黑色大众就停在他旁边。

下车的是一个红头发小哥,年纪不大,二十出头,戴了个墨镜遮了大半个脸,只能看出一个帅哥雏形。

清田跟孙子似的下了车:“大哥,你看这咋整啊,我也不是故意的啊,它一下子从草里钻出来往我车上撞,我还以为碰瓷呢,我妈难得身体好点了,可千万别再出啥事啊!”

红发小哥看着地上那一滩血迹和半个蛇身子:“你看它头上,长角了,有一定道行,你去请几个和尚超度一下。”

“然后呢。”

“没了。”

“这就完啦?”

“事没完呢,要看这蛇报复心强不强,如果是天蝎座,那我也没辙。”樱木用手套把死蛇拎起来套进白色塑料袋,准备带走。

“喔,你他妈就一句话,给这蛇收个尸,就敲我8000块,你以为我钱都大风刮来的?”清田不干了。

“鬼叫什么,倒霉的事还在后头呢,到时候给我八万也没用,想想最近有没有干啥亏心事,”樱木边说边上车,“真干了,就多做点善事,去去你的晦气,当然啦,我也不指望你改邪归正,以后别死的太难看就行,毕竟你是我老主顾。”

“你妈的!你别往我身上泼脏水,我啥都没干!”清田皮笑肉不笑,“你就诅咒我吧,我死也拉你做垫背的!”

“……我走了,钱直接打卡上。”

呵呵,一天到晚钱钱钱!死鬼,你到底爱我还是爱钱!

清田愤愤。

清田没敢出差,就近找了一家寺庙,请了几个和尚,假模假样地做了一场法事,纸钱烧了十大箱子,差点惊动消防队。法事不做还好,做完当晚就出了事。

这天晚上他准备出去夜总会玩玩,突然觉得浑身没力想睡觉,就在沙发上睡着了,还做了梦。

梦里是个穿白色衣服的女人,胸不大不要紧,你好歹要盘亮;你盘不亮也没事,好歹五官齐全,不要缺眼少鼻。

这女人眼眶全黑,鼻子被剜,一口尖牙,嘴里咀嚼着什么碎肉,满口鲜血。

清田从梦中惊醒,发现被这女人压着的胸膛上,出现了一块明显的淤青,有一个手掌大小。

他连忙拨通了樱木的电话。

此时是凌晨三点,樱木突然醒过来,看着在他耳边斯斯哈气的黑色大蛇。

这蛇有两个水桶粗,浑身漆黑,头上两个角也是黑色,闪着白色的光,它伸着舌头,张开嘴就能把某人吃下肚子。

它开口说话了:“你朋友把我碾死了,修为都废了,你要怎么补偿我。”

“他不是我朋友,”樱木说着,“已经给你超度了,灵体也可以修炼,对你并没什么损失。”

“你说的倒轻巧,”蛇好像是哼了一声,有点傲娇,“我的肉身那么美,盘靓条顺,就这么被你们碾成了碎渣渣,你赔我!”

然后它完全换了一个口气:“要不这样吧,你……你吃了我的肉身,帮我超度,这样我就可以少修几百年了,毕竟是高人嘛,被你吃也是我的荣幸,增加修为呢。”

樱木在脑中想象了一下吃黑蛇肉的画面,有点想吐,他看着这成吨的大蛇,婉言谢绝:“你这样的庞大躯体,我腌制了吃也要吃几年,劳心劳力,不了不了。”再说了,这蛇的肉身早就被他制成了符,贴在了门框上。

蛇有点下不了台,瞪了他几秒钟,突然一个转身想走。它在地上拖移了几步,又娇羞地转过身来:“那你缺一个灵宠吗,或者坐骑。”

“不了不了,”樱木对它勉强一笑,“你走吧,我快对你过敏了。”

哼!黑蛇强忍着泪水消失在原地。

樱木正想继续睡,清田那逼崽子的电话又响起来了。

毕竟是VIP包年客户,得罪了就没有冤大头可以敲诈了,一定忍住。

看着清田胸口巴掌大的淤青,樱木看了半天,让他涂点痱子粉了事。

“就这样?”

清田已经确定这是个神棍,要把他告上法庭,让党和人民制裁他。

樱木叹了口气:“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你就说吧,最近到底干了啥!”

“我真没干啥,你怎么不相信我,我就偷税了,一点点!现在谁都偷啊,你看那谁,总是在电视上装逼的,叫水户洋平吧,他干了多少坏事,怎么活的好好的,就我倒霉透顶!你怎么不问问他干了啥!”

樱木听到这个名字,脸色阴沉,不过很快恢复了神色:“你跟他比什么,他命比你硬,一百个你都和他没什么可比性。”

“好了少说屁话,以后怎么办,总要预防一下吧。”

“……这女鬼是晚上跟着你回家的,可能是因为你秀色可餐吧,好事情啊。”

“别说笑了大爷。”

“你运气差,她跟来也没想怎么你,你不是活的好好的么,不过之后三年小病小痛连绵不断,注意身体,别总是打跑。还有,你家八卦镜掉了,脏东西畅通无阻。”

清田跑到门前,果然八卦镜不见了,只有几个碎片落在地上。

樱木拿出早就准备好的镜子:“赶紧挂起来,还有啊,最好戒荤,给你积德。”

“你戒荤了?”

“没有,不吃肉怎么活?”

“……滚吧您。”

樱木自从和水户洋平决裂后,就一直干着算命的行当,他是阴阳眼,不能浪费天赋和资源。

只是最近算命的不景气,赚不到什么钱了,自己的命数也快到头了,要避一避,找一些续命的法子。

明天就得到那地方报到,算是找个糊口的工作,顺带吸点阳气。

樱木换上一身帅气西装,把头发梳成大人模样,依照着名片上的地址一路找过来,是个垃圾中转站。

恩,一些神秘的组织都是这样掩盖真身的。

樱木进入垃圾站的大门,一路走了十分钟,才看到了一个红色小门,进去之后,是一个普通公司的样子,各个部门规划完整。

进了人事部,就看到九条白色尾巴在空中伸啊伸。

叶子连忙收起了尾巴,不好意思地对着樱木笑笑:“你好,你是樱木花道吧,表格填好之后,直接去部长办公室报到吧。”

樱木红着脸坐下来,还没写几行,就感觉寒气吹在他脸上。

一个泡发浮肿的纸人趴在他耳朵边吹气呢。

看来这地方不是很友好?

樱木转头看了他一眼,纸人识相地退下了。

部长办公室在尽头,樱木穿过大厅,看到几个帅逼和美女,不是在睡觉就是戴着耳机打游戏,和正常人不同的是,这些人脚不着地,飘在空中。

樱木敲了敲办公室的门,进去了。

部长穿着粉色衬衫,翘着二郎腿,直勾勾盯着他。

恩,果然不是啥正经单位。连头头都长得极端正,不了解情况的以为这里是夜总会,这个部长就是头牌鸭子。

寸头都这么帅,真邪门。

樱木看着泽北的俊脸遐想,泽北很得意:“这位同事,不要再流口水了,待会办公室可以游泳了。”

樱木连忙从他脸上挪开视线,两只一点五的眼睛扫到了桌面上的花瓶,里面是一朵通体红色的花。

不懂行的都以为是菊花,樱木知道那是一株彼岸花,三千年开花三千年结果,花叶永不相见,象征爱而不得,看来这个部长还是个痴情种子啊。

樱木又瞟了瞟桌子,瓶子边是一沓避孕套。

“这位同事,请你不要再挖掘上司的隐私了。”泽北朝他笑笑,“你师父三井寿把你卖给我,不对,是介绍给我,说你很有天赋,我深信不疑,明天就有一个大任务等着你呢。幸好在人类危急存亡时刻,有你这个青年才俊加入我们,想必我的老搭档流川枫泉下有知,会很欣慰。”

泽北掏出根烟接着说:“我现在正好闲着没事,给你介绍一下新同事,熟悉一下工作环境。”

说着风骚地从转椅上起立,套上西装外套准备出门,这架势倒像是去走秀。

樱木比泽北矮上一点,跟小弟似的跟在泽北身后。

泽北刚出门,就对门口位子上的眼镜说:“这个小和田去了一趟外地,十几天都不回,估计是死了,把冰库里的血浆都给我倒光他的,每天吃吃吃,把我们食堂都吃穷了,免费的就随便乱造,狗日的东西。”

“还有你,藤井,说过你多少次了,上班时间不要吃零食,你饿死鬼投胎啊?看你这肥度,怪不得南海三太子要和你退婚!”这么说着,藤井还不服气,脸上鳞片尽现,刷刷就给泽北飞过几个眼刀。

到了人事部门口,泽北又朝着叶子喊了一句:“叶子啊,你在偷笑啥呢,看什么土味搞笑视频了?工作的时候用心一点,不然扒你的皮当坐垫,对了,在招聘栏上另加一条要求:做好和上司睡觉的准备。”

樱木走了一圈,他的同事果然不是正常人,有狐狸有人鱼有鬼魂,就是不知道泽北荣志是个什么成分。

樱木阴阳眼虽然没有猴哥那么好使,但是一般的他也能看出个大概,就是这个泽北还不知道他是个啥,人不人鬼不鬼……

恩,应该是个凡人,不过修为肯定在他之上。

泽北又点了根烟:“你大概了解了吧,我们单位呢,也算是政府部门哈,你现在是朝九晚五公务员了,五险一金都会交,每年还有带薪休假,每年一次部门旅游,地府七日游知道不,参观一下十八层地狱,看看炸人串啥的,保证你平平安安上班,高高兴兴回家。我们公司还有员工宿舍,你最好搬进来。”

“我有地方住。”

“你快死了知不知道?”泽北给了他一个嘲讽眼,“我欠三井寿一个人情,答应过他保护你,等你渡劫完了,你爱去哪就去哪,现在就待在我身边,别摇哪乱跑知道不。”

樱木不理他。

“还有,你这头发怎么回事?我们是正经单位,不带染发的。”泽北没事找事。

“天生的。”

“恩,挺好看的。”泽北向他抬抬下巴。

樱木很惊讶,这人给他抛了一个媚眼?

2、
樱木在办公室坐了一个小时,到了下班时间,就跟着泽北回到员工宿舍。

泽北应该是非常有钱了,开着莲花跑车载着拖油瓶回了家。

所谓的员工宿舍就是市中心的一栋公寓,奢侈豪华不止一点半点,看来小三下了很大的血本啊。

他的房子就在泽北隔壁,两人互相照应,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清田信长那厮就住在斜对面的公寓里。

想到要和这厮呼吸同一片空气,樱木就反胃。

“这边公寓很安全,没什么鬼怪敢靠近,”泽北说着,“早点休息,明天有大任务呢。”

所谓的大任务就是发传单。

泽北从抽屉里拿出一大坨传单递给他:“好好干,别看只是发传单,这也是基层锻炼的一个重要内容啊,有助于你升职加薪走上人生巅峰。想当年我工作的时候,遇上了1918年特大洪水,那个水大的哟,我还以为白蛇又出来作妖了,鞋子都泡发了,我还坚持在岗位上直到下班呢,这种精神……”

“鞋子泡发了,是你鞋子不好吧。”

“我跟你说鞋子的事儿了吗?我在跟你说你的职业规划呢,语文阅读理解没少错吧,真是抓不住重点,”泽北不满意他,“算了,赶紧滚出去。”

樱木顶着炎炎烈日,看着传单上的几行红字:测字算命,风水改造,只要9998,vip享九折优惠,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如有意请联系泽北荣志:xxxxx。樱木面不改色地把泽北的联系方式贴在了治花柳病广告的后方,等着泽北的电话被梅毒病人打爆。

樱木虽然不喜欢这个工作,但是还是很认真发着,他本来就相貌不凡,这给他的工作带来了无数便利,传单发的很快。

现在已经是傍晚,天有点黑,他坐在一棵槐树下休息,抬眼就看到一个吊死鬼在最粗的枝丫上荡来荡去。换成一般人早就吓死了,樱木不是一般人,他默默转过身,当做没看见。

“你能看见我?”吊死鬼来了。

“不,我看不见。”

“……大哥,你能帮我一个忙不。”吊死鬼说着,“我自杀的,但是我有心愿未了。”

“我也有心愿未了,”樱木啃了一口面包,“我十岁的时候想去外太空,现在想着去好莱坞。”

“大哥你听我说,”吊死鬼当没听见,“我现在没法离开这棵树四周,可我想见见我的女朋友……”

见什么女朋友,爱情是毒,五脏溃烂。

“你为什么不跟着黑白无常走?”

“之前白无常来过,说什么既然我喜欢吊死,就一直吊着,先吊十年再说。”吊死鬼很气愤,“阴间公务员和阳间一样不靠谱,真是的。大哥,你就帮帮我吧,我想见一下我的女朋友,就见一面。”

“怎么帮?”

“看到树上那个符没有,”吊死鬼指了方向,“你把它揭开了,我就能自由了。”

这个桥段怎么这么熟悉呢,是不是西游记里演过?樱木看看他:“我凭什么相信你,如果把你放走了,你为非作歹我也拿你没办法。”

“我怎么能为非作歹呢,那不能,”吊死鬼楚楚可怜,“你看看我,长得水灵灵的,一看就不是坏人,只是一个为情所困的小可怜,你就帮帮我吧。”

樱木听他这么说,仔细研究起了这人长相,白白净净,鼻梁高挺,一双桃花眼泛水,真是一副好相貌。

樱木是个颜控,从他对泽北态度就能看出来,于是顺理成章地就帮忙把符揭下来了,可这鬼就是赖着不走了。

“你不是要见你女朋友吗?”

“大哥,莲花路10号怎么走啊,时间太长,我忘了路。”

……

樱木带着这鬼坐上计程车,一路上这鬼叽叽喳喳,说他十五岁和他女朋友认识,两人怎么坠入爱河怎么激情燃烧最后燃烧殆尽,爱人怎么背叛自己,自己又是怎么对爱人忠贞不渝,最后落得精尽人亡的下场。

“闭嘴吧你!”樱木头痛。

计程车司机看了他一眼,哎,小伙子长得挺精神,就是脑子不好使,一直自言自语的。

车子开了半小时,就到了莲花路。

这里是老城区,一直不干净,陆陆续续地有替死鬼找人替命,刚刚河里还有个头顶着荷叶的水鬼,偷偷摸摸不憋好屁。

“大哥,你怎么不说话啊,”吊死鬼逗他,“你叫什么名字,以后到了阎王面前我给你说好话,不能给你一官半职,至少可以让你少受点罪啊,毕竟你帮过我,我感恩。”

“你算那颗葱,还想见阎王?”

“……你真不会聊天,”吊死鬼说着,“那你跟我说说你的故事呗,你是干啥的啊。”

“发传单。”

“那不能,我见你一表人才,肯定是个人物啊。”

这小子还真会拍马屁。

樱木看他自来熟,说话也讨人喜欢,就跟他多说了几句,大多是泽北荣志这傻逼怎么利用职权压榨他,害的他跟杨白劳似的差点跳楼自杀。

“到了,就这个。”樱木指着一个两层的房子。

吊死鬼扭扭捏捏:“你能不能跟我一起去啊,花道。”

“你破事怎么这么多啊。”

“有点近乡情更祛嘛。再说了,我想和她说说话,可是她看不到我,你能不能替我跟他说几句话?”

樱木认命了,真恨这对眼珠子,看啥看啊,往哪看啊,偏偏就看到了这么个玩意。

两人走近小房子,就看到一个身材姣好的女人在厨房里洗洗涮涮。

樱木敲敲门,拿出证件说明了自己的身份,说是来调查一个案件。

女人让他进门,给他倒杯水,吊死鬼默默跟着,就这么深情地看着女人。

“我想跟你说件事,”樱木对女人说,“接下来要说的可能会超过你的认知。”

“什么事?”

“三年前你的男友小光上吊自杀了,他的魂魄回来了。”

女人倒吸一口凉气,差点打翻杯子:“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只是个普通人,只不过会看到鬼魂。”

“我从来不信这些的,”女人说着,“你快走!”

“他还说他已经原谅你了,让你好好过日子。就这些,我走了。”

小光在旁边叫着:“这么快就走了,我还没呆够呢。”

“你看也看完了,应该了结心愿了吧。”樱木站起来朝门口走。

女人看着他跟空气说话,非常害怕,连忙让他别说了。

樱木转过身,把车上小光跟他说的所谓爱情的点点滴滴说给女人听。

女人由最初的惊恐转为难过,眼泪也刷刷往下掉:“我不是故意背叛他的,他死了以后我后悔了,到现在都没有谈婚论嫁,我很想他。大师,你说爱情的背叛,会获得真正的原谅吗?”

“我不知道,”樱木实话实说,他就看过几部爱情剧,像乡村爱情故事什么的,二十几年了,他连女孩的手都没摸过。

“不会的,背叛不会被原谅的,你说是不是?”女人画风突变,眼眶泛红,由之前的哭泣转为诡异地微笑,“是不是啊,樱木花道?”

樱木顿觉事情不对,他眨眨眼,眼前的一切像是潮水一般退去,包括眼前那个微笑的女人,家里的场景慢慢变换,等他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坐在了一个阵法的中间。

阵法四周都是干涸的血液,一圈又一圈围绕着他,外围还烧着一圈红色蜡烛。

这个“小光”笑看着他,打了一个响指,屋子里凭空出现一张椅子,他顺手拖过来坐下。

“好久不见啊,樱木花道。”这男人的语气变得冰冷,“还记得我么。”

“不记得。”樱木觉得浑身使不上力气。

“我知道你不会记得,”男人苦笑着,好像眼前的这人是拔吊无情的负心汉,“你什么都不在意,你记得什么呢。”

樱木头有点昏,这人真是戏精啊,饶了这么一圈,不会就想和他玩滴蜡游戏吧,真是骚操作。

“我一年前就跟着你了,”男人歪着头,“知道为什么你看不见我吗,因为我不想让你看见,我的道行比你高了不止一点。就你的水平,只能和小黑蛇玩玩小猫钓鱼。”

“……你想干什么?”

“花道,”男人说着,“阳间有什么好留恋的呢,你的亲生父母抛弃你,你的哥哥水户洋平背叛你,而我永远不会这么做。我带你越过地狱,你不需要经过地狱的审判,你不必经受投胎之苦,我们去一个仙境,只有你和我的仙境,你说好不好?”

樱木服了他了,大兄弟,如果你是暗恋我,完全可以用平和的方式表白,用不着动刀动枪的,搞得像拐卖人口,爱我就有点诚意好吧。

“不好。”樱木一口回绝,“我不喜欢男的。”

“你不喜欢男人,真是笑话,你忘了怎么在床上讨好我了?”

樱木有点反胃,建议他看精神科。

“小光”一改之前玩世不恭的姿态,他站起来慢慢靠近樱木:“这是我最后的机会了,今晚不动手,我就功亏一篑,我知道泽北那个老鬼不会放掉你。”

“花道,我找了你一千年了,我等不下去了,”男人说着,“我记得你喜欢荷花,我在宫殿里种满了荷花,我甚至在黄泉里种满了荷花,我等着你到地府和我相见,可是为什么你死了也不愿意见我?”

可能是因为你不招人待见吧。

樱木得出结论,就你这为人处世之道,不礼后兵,不把你头打烂都是对你客气的了。

等一下,怪不得之前泽北说,黄泉里的彼岸花都快被造没了,原来都是你这逼搞的事情,难道地府没个城市规划建设吗,任由这人毁坏绿植?

樱木看着他,懒得跟他说话,眼神劝着他冷静,不要被暗恋之火燃烧殆尽。

“……好吧,花道,”男人笑着,“好好睡一觉吧,马上我们就会到无人之境,那里有我们最爱的美酒佳肴,幽幽琴声,我会把我们的故事娓娓道来,这样就可以再续前缘,永不分离了。”

说着,不规矩的手要触碰樱木的吹弹可破的肌肤。

“你看窗外那是谁看着你,”樱木头转到窗户的方向,躲过他的爪子。

“花道,别总来这一套,我还会上当么?”

“……你看一眼吧。”
[ 此帖被盛夏光年在2018-10-28 20:59重新编辑 ]
a love that will never grow old
级别: 板凳小猴
发帖
27
乐园币
213
积分
139
只看该作者 1楼 发表于: 10-26
超喜欢光年的文风,带劲儿!
笔下的小泽尤其个性丰满。 大赞!

楼主留言:

谢谢亲喜欢,希望看文开心。

级别: 主力小猴
发帖
219
乐园币
564
积分
451
只看该作者 2楼 发表于: 10-26
大人的新文,我也是好久没来乐园,一来就看见大人的召唤,虽知是ALL花,但小泽是大人的最爱,还是希望泽花是主CP

楼主留言:

在泽花和仙花之间摇摆不定,哈哈

级别: 板凳小猴
发帖
55
乐园币
82
积分
250
只看该作者 3楼 发表于: 10-27
一開始流川就已經掛了,會有流花出現嗎。。。
级别: MVP小猴
发帖
315
乐园币
1660
积分
1003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10-28
3、
男人朝窗户看了一眼。

“还真看那,”樱木觉得好笑,“我逗你呢。”

……

男人察觉到不对已经来不及了,一股沉重的力量死死压住他,让他挣脱不得,接着眼前一黑,被猛掼到地上。

泽北一个帅气的姿势落地,脚下是一张纸片,上面还留着黑色脚印。

樱木一改之前林黛玉娇弱的模样,踏着脚下的红色血迹走过来:“谁让你来的,我可以摆平。我只是看他演戏那么投入,该配合他演出的我不能视而不见啊。”

“……”泽北面带嘲讽,“你演出什么啊你,就这烂演技难道还想C位出道啊。还是悠着点吧,真要被带到无人之境,够你喝一壶了……可以啊,看不出来,年纪轻轻风流债这么多,我不及时赶到,可能你们就要纵欲过度了吧。”

“……纵你妈,”樱木看着他,“在车上的时候我就看出他有问题,这你这么彪干嘛,不留个活口,我还有很多事情要问他。”

“谁说我没留活口?”泽北手上拽了一根丝线,他用手指弹了弹,“顺着这个方向,就可以找到幕后主使。”

樱木走出大门,才发现外面不是莲花路,而是一片乱葬岗。

它的障眼法的确厉害,要不是车子上露出马脚,自已有所防备,现在可能真被这家伙得逞了。

至于是什么马脚,樱木想到就来气,这家伙跟狗皮膏药似的黏着自己,好几次鼻子都贴到自己脸上了,樱木嫌弃的同时,闻到女人皮肤的味道,还夹杂一丝血腥味。

味道很淡,而且用冰片掩盖本身的气味,可谓程序复杂工艺精进,但备不住樱木天赋异禀啊。

他的鼻子出了名好使,有他在连警犬都会失业,也正是因为这个技能,一路连滚带爬才没被这些脏东西拆吃入腹。

他记得第一次看到这些东西的时候是十岁,那时候他还住在水户的小平房里。

那是一个冬天,才下午六点天就黑了,樱木窝在被子里睡大觉。

突然一阵动物的尿骚味钻进他的鼻孔。

樱木嗅嗅鼻子,真是超级难闻,也就没继续睡觉,想着起床去厨房吃点东西,他走到大厅里,窗户外面传来的气味变得浓郁,樱木鬼使神差地朝向窗外望了望。

这一眼差点吓破他的胆。

隔着一条水泥路的废弃房子里,有一个穿着红色旗袍的女人看着他。

这是个女人,人高腿长,明明是人的身量,却长得一张狐狸脸,脸上还有黄色的毛发,眼神凶恶,像是饿了许久的野兽,死死盯着他。

樱木浑身冰冷,连忙从大厅跑出来,疯了似的跑回了被窝里。

拽着被角的手心不停出汗,没过多久,他听见了高跟鞋的声音,一开始脚步很慢,哒,哒,哒,哒,最后脚步变得急促飞快,越来越近。

哒哒哒哒哒,一下子停了。

樱木知道这个女人就站在旁边。

樱木闭上眼睛,浑身颤抖着,心里喊着水户洋平的名字,幸运的是召唤有效,樱木听到了转动门锁的声音。

“花道,你怎么还在睡,快起来吃晚饭。”一阵声音传过来,隐隐约约的,好像山谷里的回声。

樱木脑子里都是嗡嗡声,等听到水户进房门的声响,他才从床上起来,跳到水户的怀里放声大哭。

接着他发了三天高烧,让师父请替身才度过一劫。

阴风阵阵,如刀锋一般刮过他的眼睫毛,樱木从陈年往事中回过神来,他仔细一看,有十几个鬼魂站在不远处,还有几个胆小的,躲在坟圈里偷偷看他。

泽北后脚跟出来,那些鬼魂好像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跟街头小贩看到城管似的,一下子都没了踪影。

泽北伸伸懒腰:“外面空气不错啊,乱葬岗咋没什么鬼呢,都有点饿了……先走吧,那种公然猥亵下属鬼东西,我能放过他,党和人民都不能放过他。”

两人顺着丝线来到一个黑色小屋,樱木走上前去推了推大门:“这是纸做的房子,烧给死人的,我仔细闻过,没什么奇怪的味道,进去吧。”

泽北跟着樱木进门,里面只有一张暗红色的桌子,上面有一本薄薄的书册。

樱木拿起来翻了几页才发现,大字不识一个,他不动声色地传给了他的上司,表示赃物不能私藏,要上交给国家,成功地掩盖了自己是文盲的事实。

泽北一看,原来是失传已久的盘古文。

樱木很纳闷:“不是只有唐宋元明清么,历史上还有什么盘古国吗?”

“人丑就要多读书,”泽北嫌弃地看看他,“盘古国在南海的一个岛屿里,据说岛上面都是盘古的后代,这个国家应该是和秦朝一并存在的,但是年代太久了,相关的记载和文献都失传了……三千多年前的事情谁还记得啊,那时候我还在昆仑冬眠呢。”

樱木看了看他,那眼神是在问:没想到你芳龄这么大啊。

“上面写了什么?”

“就说有一个皇帝叫盘俟,他有一个男宠,本来是秦国献来的贡品,但是盘俟爱上了男宠,朝廷大臣都反对,想要造反,就赐死了这个男宠,皇帝伤心欲绝,一直在想办法寻找他。”

樱木撇撇嘴,多么无聊的故事啊,唐玄宗和杨贵妃不会就是抄袭了这套吧。他记得上小学的时候,老师教了一首诗《长恨歌》,当时读这首诗的时候樱木内心毫无波动,甚至有一丝想笑:七月七日长生殿,夜半无人私语时。在天愿做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

此恨绵绵无绝期。

你这么爱他,怎么就没能保护好他,等人死了知道酸了,喔,酸有用的话那要警察干嘛啊。

泽北刚读完这首爱情颂歌,房子里突然响起了一个苍老的声音:“是你么,花道,你终于来了,当年你跟我说恩断义绝,现在又来到我身边,是不是我们还有希望,还能再续前缘?花道,我会再去找你,等着我。”

是你勾引我来的吧,不带你这么钓鱼执法的啊!

说完肉麻话还不算,在他们面前突然出现了一幕幕画面,都是盘俟和那个男宠你侬我侬的恶心画面,什么当着群臣的面互喂葡萄啊,一起在朝上亲亲我我啥的……该啊,就你们这样公开场合秀恩爱,不拆你们拆谁啊,没听过秀恩爱死得快嘛。

樱木很气愤,因为那个男宠怎么看怎么像自己,红头发高个子,一脸胶原蛋白,可惜那个盘俟看不清脸,打码打的比岛国动作片还敬业。

泽北更气愤,跑这么多路,看一场3D全息投影就完了?而且投影内容还这么少儿不宜,让人生厌。

两人的脸呈猪肝色,泽北把那本书塞进口袋,两人回了宿舍。

樱木坐上泽北骚红色跑车:“小泽,真的有来世吗?”

“有啊,”泽北叼根烟,“你信鬼怪,不信来世吗?”

“那到底是人是鬼啊。”真要来找我,跟个狗皮膏药似的,我不被他烦死了?

“是个千年老鬼,不过有我在,你大可放心,我道行比他深。”

“是不是因为你比他老?”

“闭嘴吧你。”泽北心情很差,他很纳闷,每次和樱木呆在一起就会觉得时间过得非常难熬,比他呆在血池地狱里还慢。

就这点来说,跟流川枫还真有异曲同工之妙呢,搞不好这两人是失散多年的兄弟。

樱木躺在床上,闭上眼睛都是投影的画面,烦不胜烦,迷迷糊糊中他看到一张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看着他,语气里都是担忧和怜悯:“我的花道,你怎么变成了这样……”

樱木太阳穴一阵疼痛,手机又响了起来。

除了没有啥用的清田信长,樱木实在想不起来谁还会找他。

一听果然是他,原来是清田的别墅竣工,想让他去看看风水。

第二天樱木开着他的二手大众,来到了清田郊区的别墅里。

樱木看了看,说依山傍水,旁边还有一条干净的大路,总的来说没什么大问题,把我这个开过光的葫芦挂在你的房间里面,可以去晦气,转好运,当然了,我们互相认识关系还不错,这个葫芦就只卖你八万八了,还是打了八五折呢。

清田朝他滋滋牙,连忙打钱,还留着樱木吃了顿饭。

两人在客厅吃着五星级厨师做的菜,看着电视。

清田指着电视里的一个女明星对樱木说:“这个女的长得标志吗,我现在泡她呢,马上到手了。”

樱木抬头看了看,职业病强迫他看得很仔细:“这女人一双羊眼,鼻薄嘴薄,风尘味十足,到手后至少可以给你带十顶绿帽子。”

“真假的?”

“而且她背后有三个婴灵跟着。”

“隔着电视都能看出来吗?厉害啊大师。”

“不是看出来的,而是有鬼魂亲自告诉我,就坐在你旁边。”

清田浑身冒汗,接着旁边的苏打水出现了一串串的气泡。

“草,”清田吓的跳脚,连忙放下碗筷跑到樱木的身后,“你不是说这边风水好,没有脏东西吗?!怎么我家里还有鬼,你耍我呢,这怎么办怎么办啊?”

樱木淡定地喝了口汽水:“那边没东西,我逗你玩呢。”

“你怎么不吃屎呢你!”

樱木无视他的诅咒,继续说着:“而且这女的还跟旁边的导演有不可告人的PY交易。”

“……你又知道了,这怎么看啊,能不能教我一招?”

“用八卦杂志看啊。”

“滚吧您……”

樱木还没吃完餐后甜点,就被清田赶出来,等他去单位报到的时候,发现泽北办公室门口立了一口漆黑的棺材。

原来他们公司还兼办丧葬一条龙啊?业务范围还蛮广泛的啊,这棺材质量不错,等自己一不小心嗝屁,也可以来一套嘛。

樱木拿着实习报告打开泽北的门,就看到一个穿着黑西装的大长腿站在房中间。

这男人开口说话了,声音清澈:“听说你到处跟人说我死了。”
[ 此帖被盛夏光年在2018-10-28 21:04重新编辑 ]
a love that will never grow old
级别: 新丁小猴
发帖
29
乐园币
145
积分
54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10-29
好好看啊    
楼主的文我全都看过  比心
级别: 板凳小猴
发帖
27
乐园币
213
积分
139
只看该作者 6楼 发表于: 10-30
仙花吧!泽花我也喜欢,不过仙花才是本命啊!
级别: 板凳小猴
发帖
121
乐园币
551
积分
216
只看该作者 7楼 发表于: 10-31
大长腿 是流川要出场吗
级别: 板凳小猴
发帖
188
乐园币
52
积分
245

只看该作者 8楼 发表于: 11-05
所以,流川是炮灰前男友吗?
级别: 板凳小猴
发帖
176
乐园币
211
积分
237
只看该作者 9楼 发表于: 11-07
哎,现在更新的越来越少了
级别: 主力小猴
发帖
219
乐园币
564
积分
451
只看该作者 10楼 发表于: 11-11
大长腿是谁?只是感觉花道好忙的样子,
感觉大大要铺个大网,前生今世,上下五千年吗

楼主留言:

被你搞的想做学术讨论了,哈哈哈哈

快速回复

限12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