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 539阅读
  • 5回复

[流花]时光

楼层直达
级别: 主力小猴
发帖
315
乐园币
1162
积分
797
1110快乐。

这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再见到流川枫是六年之后,一个微微泛凉的秋夜。
樱木花道还是六年前的习惯,双手插进裤兜,一头早就留长却还没长到初见时的红发。他在便利店挑好便当,排队付款的时候就望见他的侧脸,苍白而冷峻,像没有生命而精致的无机产物。
上帝啊。
他不知道自己此刻该摆出什么表情了。应该上去揪着他的领子开启多年未见想来早已生疏的狐猴大战模式,还是装作什么都没看见就当这个人是空气?或许,另一个选择是心平气和地上去拍肩膀喊一声流川——看啊,这就是时光的魔力,他已经连狐狸都叫不出口了。
可是又能怎么样。
如果痛快淋漓地打一场或者上去喊一声流川就能回到六年前,那个空气中都是恋爱因子的盛夏,他一定毫不犹豫去做。可是时光不能倒流,走过的路不能回头。在一切都走到山穷水尽的时候再努力去挽救,连他都放弃说服自己那不是痴人说梦。
以他的外形,不会有空窗期的吧。
樱木花道暗暗想着,哪个女孩子这么幸运呢。

“大白痴。”
他抬起头来,一脸疑惑的收银员看着他:“您好,这里一共是……”
果然是不能太思念某样东西的。不然就会像这样,出现幻听——
虽然这么说但还是抱着侥幸心理环顾四周,果然,那个人早就不见了。

如果再给他一次机会他可能还是会义无反顾跑去谈那场恋爱,即使谈到最后连朋友都没得做。他也依然拥有那些寒冷冬日里彼此依偎紧靠在一起感受着对方体温的回忆。他记得那些无忧无虑只需要思考怎么进球怎么防守最有效以及今天晚上明天早上明天中午吃什么的日子,记得湘北高中长盛的樱花,记得恋人眼中好似冬日寒星般璀璨的光芒。
原来喜欢一个人的时候,眼睛里真的有光啊。

小孩子才会感叹世事炎凉。
樱木花道如是想。他现在很忙,忙着工作忙着社交忙着活下去。所有的年少轻狂都被打包被封存被远远抛弃在那个叫湘北的地方。没有天才了,也没有篮板王,湘北已经不需要救世主。轻狂二字之所以要加年少作为前缀,是因为只有年少才当得起轻狂的意气风发与神采飞扬。

而他早就不是了。

所以也没资格再轻狂。

如果是十六岁十七岁十八岁的白痴,会提着拳头扑上去给围观群众发免费低配版拳击赛观赏券,十六岁十七岁十八岁的狐狸会不甘示弱回击最后二人在便利店扭打成一团撞倒无数货架不知道要赔多少钱但是没关系,他们还年轻,他们受得起。
可是没有白痴和狐狸了。
只有樱木花道,和流川枫。

时间真的能杀死很多东西。
洋平没有留在神奈川,去了遥远的东京开了一间居酒屋。大楠高宫野间先后去了京都和他所不知道或者说记不清楚的地方——就算记清楚又怎么样呢?社会不是象牙塔,留了电话号码也不可能常联络,大家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做没有时间也没有心思叙旧。
到最后他也是孤身一人,神奈川的皎洁月色之下,没有人可以约出来打小钢珠或者坐摩天轮。
能怎么样呢。
人总是要长大的。

樱木花道没有好的经济条件,连AJ都只能象征性地付30日元本质上相当于老板白送。虽然所在不是大都市但想读大学基本没可能——那就不读啦。他看似潇洒地撂下一句,正好不用补习文化课。
然后,当生命进行到那一个时点,所有的一切都变了。

洋平没有留在神奈川,大楠没有,高宫野间也没有。东京京都这些大都市或许真的比较适合年轻人去闯出一片天地。晴子小姐去了遥远的佐贺,赤木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是头脑发热也跑去东京但跟洋平不在一个区——对啦,仙道也回了东京的老家,或许未来几年他们有机会碰面也说不定。
大家都有自己的未来,真好啊。
真好。

倒不是说他没有自己的规划自己的未来,相反那些东西在很久以前就已经定好并且修改过无数次就算撞到脑袋也不会忘——但是现在的他所能完成的只有一半,另一半,鬼晓得在哪里。

好吧,其实也不是不晓得。

初秋的风有点凉了,花道裹紧了身上的大衣。又一阵寒风袭来时他低头看了看表,11:10分,还不算太晚,走快一点能赶在十一点半前吃上热腾腾香喷喷的便当,但是——
“大白痴。”
又幻听了。花道摇摇头,想把这个声音从脑海里甩出去。
但这次的幻听真实得过分了。还伴随着一阵由远及近的脚步声和浅浅吐息。大白痴。记忆深处某个影像忽然鲜活而尖锐地跳出来,遥遥立在时光彼端嘲笑他的无能与懦弱。

才不是。
他张开了嘴想要反驳,可是没有时间了。他的身体在反应过来之前早被拉进一个熟悉的怀抱,头跌落在对方颈间,鼻尖是淡淡的某种檀木香——还在用那款洗发香波吗,真是长情啊。


看见了,一直以来没有刻意去寻找但在潜意识里也还是会有所期待的颜色。
——真是可笑,竟然还会有所期待。

其实一直没有忘记过,才会那么耿耿于怀又刻骨铭心吧。

是为了什么理由走到这一步已经忘记了,或者是没有记起来。大概是过于琐碎或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了——因为到最后也没有争吵,没有拳脚,连一个厌倦或是怨毒的眼神都没有能够在彼此身上停留——那种眼神本身也不适合出现在对方身上吧。

只是依稀记得某个风和日丽,放在以往一定是在篮球场上one on one的好天气里,大白痴不见了。
没有争吵没有拳脚,没有厌倦或怨毒的眼神,没有只言片语没有蛛丝马迹,就不见了。
明明前一天晚上还在说着要去箱根,幻想着虽然可能也不会多甜蜜但绝对值得期待的旅行。熄灯前照例的晚安,还有额头上真实柔软的碰触。
然后像拍电影一样,人就不见了。

是,他承认自己真的不是电影里的罗曼蒂克情人,若真要安个不浪漫罪名也不算空穴来风。但是他和对方都不是追求这些东西的人——尤其他这种打起球来连自己生日都能忘的人更不会去在意。

然后他去找了洋平,东京都的某间居酒屋里梳着大背头的男孩——他对洋平的印象还停留在十六岁那年樱木军团上。所以即使时光向前走了很久,他想起洋平的时候第一反应还是经常在花道身边的男孩——然而他忘记了,时间在走,人也是会变的。
得到了已经很久没有联系的回复。居酒屋里的男人简短的礼貌性回复后,就又忙着去招呼客人了。
那时的他站在原地,突然想到湘北长盛的樱花。

“大白痴。”
有那么一瞬间花道感觉自己回到了高中,还能肆无忌惮白痴狐狸你来我往一言不合就狐猴大战的年纪。虽然只是一瞬美好的幻想就被自己打碎从而看到了一地鸡毛的现实,但至少那一瞬间,他有种时光倒流的错觉。
……如果是真的就好了。
应该说一声死狐狸的,可是无法发出声音。应该挣脱出来的,可是迈不开步子。
就让时间停在这一刹那吧。被亲吻的瞬间花道闭上眼睛。如果,能够不去思考以后应该做什么的话……
哪怕超新星爆炸过后是无尽的虚空,都好过从未闪耀过。

决定离开的那天,东方未明,钢笔帽在笔筒里因着路灯的恩赐闪出微光。
爱一个人,爱到了会怎样,爱不到又会怎样?
——也不会怎样。

不可否认,他是爱着流川的。从前爱,现在爱,将来不确定但大概也爱。但是他比谁都清楚流川将要面对的是怎样的未来。刚在一起的时候他有想过这个问题,但没有想得很深。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那点侥幸慢慢变成一根绳子勒到他快要喘不过气——爱情是盲目的。它能使人发狂,也能使人窒息。
他要窒息了。
如果继续背负着那些沉重的本不该存在的罪恶感继续留在对方身边的话。

所以他选择离开。
花道一向都是看得很开的人,但看得开不代表走得出来。他明白趁着还没有到离不开的地步抽身是最好的选择,也明白爱情不是必需品,没有谁离开谁是活不下去的。但落下最后一吻说着晚安啊狐狸的时候尾音还是会颤抖,脸上风轻云淡的表情就快要绷不住。

就算最后要放手,能带着回忆走倒也不算太糟。。
这家伙从来都不缺女人喜欢啊,真是的。花道凝视着他的睡颜,想。那么,就算天才不见了狐狸应该也是有人照顾,不至于饿死吧。
那就好了。花道想。虽然不想承认但这只狐狸颜值还是相当能打的,特别是在美国那块肯定能吸引一大票洋妞然后生个混血儿,听说混血儿都很好看希望不要再是个面瘫狐狸——不能动摇啊,以后没准还能在街头遇见呢?又不是生离死别再晚就赶不上航班了。

然后就是按部就班的找工作上班每天重复公司出租屋居酒屋三点一线,在陌生的城市里成为了平庸又渺小的上班族。平心而论这份工作不算太糟,有休假有补贴加班和其他能找到的工作比起来也没有到承受不起的地步,公司离租的房子也近。
他终于成为芸芸众生中最不起眼的一员,磨去所有尖锐棱角。脸上挂上虚伪而冰冷的面具,眼里不再有火苗。
有时候他也会想,十年前的樱木花道要是看到自己现在这副样子,会怎么样呢?

会怎么样呢?
恍惚中他差点把上司刚刚拿来的文件塞进碎纸机。东京与平日里别无二致的晴空下,他突然很想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不是懦弱,也不是抑郁。那种东西怎么可能出现在天才的身上——但他真的不想继续承担下去了。

没有人需要自己。父母相继离去,高中的铁哥们早就各奔东西不复往昔。本来还可以养一只狐狸打发时间但是最后还是没有养成——是啦,反正这个世界上也根本没人需要自己不是吗?
不是没有尝试过新的恋情和新的朋友。可是脱离了象牙塔,成年人的生活圈过于现实过于功利根本不是他可以招架。那些女孩子听到他父母双亡的时候脸上隐而不发的快乐,听到他没车没房没存款时眼底没藏好的鄙夷过于刺眼了,刺眼到他完全失去继续交谈的兴趣。至于朋友,对不起大家都很忙,忙着争抢资源和相互利用。没有杂质、纯洁如稚子眼眸一般的友谊早就死在如歌的记忆里,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飘得很远很远。
偶尔他也会想起那只在角落积灰的篮球,已经很久很久没有打篮球了——人的记忆都是有选择性的,他一辈子都会记得那段光辉岁月却选择性忘记这只篮球积灰的原因。无数个深夜他闭上眼耳边全是震耳欲聋的呼声,在梦中睁大眼睛还依稀可见体育馆篮球场的轮廓。湘北,湘北。震耳欲聋的。一浪高过一浪。他在睡梦中嘴角牵出嚣张而自信的笑容,臭狐狸,他没听见自己说,要加油啊。

就这样他迎来失去的第六个年头,然后在能中彩票的概率下与昔日恋人重逢。
“不是昔日恋人,你没有说分开。”流川非常认真地纠正,“我也没有,那就不算。”
真是败给你了。樱木花道无奈地发现自己竟然无法反驳。不过以这只狐狸的脑回路,怕是以为自己离家出走或者只是不小心迷了路不过拖得有一点久了而已——哪有人会迷路这么久啊,笨蛋狐狸。
“父母那边希望你早点去见他们。”流川喝了口茶,“近期的工作有很忙吗?”
“有。”花道半眯着眼睛,有些倦意地靠在了恋人肩上哀嚎,“最近都很忙啊——”不然他怎么会这么累!

把就快要睡着的恋人搬回卧室,此刻的流川脑海里想的是浅草的神社还真灵啊,求了个姻缘没两天就把白痴追回来,改天一定要去还愿。
他承认他不是什么罗曼蒂克的男人,但竟然会迟钝到没有察觉到恋人那些小心翼翼的不安——他太相信他,相信他无论有什么都会说出来,同他商讨,最后两个人一起得出不算完美但也没有更好的解决方案。

但他没有考虑到,不是所有事情都可以堂堂正正摊开到台面上来讲的。

父母那边,他从未跟白痴说过自己的打算,虽然当时想的是根本没有必要反正父母都开明不会太在意这些,却忘记从小缺乏家庭温暖的白痴多害怕自己得不到他父母的认可,还害他也一并失去了。社会环境方面,他想的是可以先去美国打球等稳定之后再把白痴接过去两个人或买或租一间小公寓过平常的生活,但是没想到白痴会跑掉。至于子嗣嘛——他吃饱了撑的要多一个电灯泡来打扰自己跟白痴的二人世界?那可就真的是笨蛋狐狸了。
大白痴居然还能想到混血儿,果然很白痴。
是啦,没有安全感又害怕拖累自己最后一个人跑掉六年的大白痴,虽然样貌看上去改变了一些,但骨子里果然还是那个十六岁的小孩子啊。

十六岁的时候,因为可以用大笑和打闹来掩饰其他的情绪,于是就这样做。二十六岁的时候,因为过了少年的年纪无法再那样做,就开始用一层层的伪装把自己包起来,不愿意伤害到他人也不愿意委屈自己。
真是败给你了。
流川为他的恋人掖好被角,筹划着延期了六年的箱根之旅。

时光不会停止它的脚步,但我们能决定自己将要迎接的是怎样的未来。
也许十六岁的我们早已不复存在,但在那之后的滚滚时光洪流中,谁知道不会有更好的狐狸,和大白痴。

——END——
级别: 主力小猴
发帖
113
乐园币
474
积分
403
只看该作者 1楼 发表于: 2018-11-10
好看,很喜歡成長後成熟了的流川櫻木,櫻木不安的心情讓人有少少心痛
级别: 板凳小猴
发帖
75
乐园币
3
积分
123
只看该作者 2楼 发表于: 2018-11-10
好吧。大街上泪目。六年的离别再见发现还是如此的深爱。果然不在一起上天都不允许。
级别: 板凳小猴
发帖
126
乐园币
401
积分
203
只看该作者 3楼 发表于: 2018-11-11
虐啊,还好最后甜回来了,难得的现实向剧情。不管是十六岁还是二十六岁都要幸福啊
级别: 板凳小猴
发帖
64
乐园币
296
积分
129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05-12
不管过了多久,他们都还是少年呀!
级别: 新丁小猴
发帖
31
乐园币
80
积分
52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05-16
呜呜呜 我不喜欢这样不勇敢畏手畏脚的樱木君 他可是天才 怎么会被恐惧打败
他应该永远是这样的 不管有没有长大
快速回复

限12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