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 496阅读
  • 9回复

[仙流花]隔壁那个男人

楼层直达
级别: 主力小猴
发帖
90
乐园币
1350
积分
767
女性角色出没,单箭头而已。阅读时请播放游鸿明“楼下那个女人”并自动脑内替换歌词如下
总想去了解隔壁那个男人     他是那种让人一眼难忘的人
火红的头发清澈的倔强的眼神  怎么有人美得如此不沾风尘
偶然间我和他错身在街角     他昂着头在风中大步奔跑
他又让我联想到一只小鸟     终生被囚禁在一座监牢
有一段时间在夜里闭上眼     偶尔也会听见
有点低沉的一阵歌声         用一种很轻的口吻反覆唱著
心中那一段不去的伤痕
:回忆过去痛苦的相思忘不了
为何你还来拨动我心跳
爱你怎么能了今夜的你应该明了
缘难了情难了
偶然有机会得知他的旧闻   他也曾有逝去了多年的爱人
听说还有人曾让他伤痕至深
他的过去也为爱挣扎纠缠沉沦
如果是这样的关系太伤人   又为何要甘心的将自己绑捆
当感情纠缠到难以放手     让多少有情人都为爱消沉
有一段时间 在夜里 闭上眼  偶尔也会听见
有点低沉 的一阵歌声
用一种很轻的口吻 反覆唱著
心中那一段 不去的伤痕
终于见到了传说中的男人   靠著车门凝望他窗前熄灭的灯

微暗的灯光看不见脸上的表情  不知道今夜是否还会听见他的歌声
————————————————————————————————————————————————————以下正文

其实我并不喜欢佛罗里达的太阳,它耀眼得让我目眩。
我的故乡阿拉斯加,冬天很冷很漫长。它的爱是长久的沉静和奇迹般的极光。

[font=&amp]Snowy的父亲工作调动到塔拉哈西市已快3个月。因为新的春季学年要转学到这边的高中上11年级,她也不得不从美国的最北端的州来到这个最南端的州。
新家有一个大的花园,房子被前任主人打理得很好,提前过来的父亲几乎没花什么力气就把室内和花园布置一新。随着妈妈、哥哥与S的到来,房子里立即充满了爸爸所谓的“家的味道”。
搬家一周后的某天晚餐。父母说要邀请附近的邻居来家里BBQ,以便“更好更快的融入这个社区”。
在被妈妈要求必须“全家一起”的情况下,尽管S并不情愿,全家人还是提着母亲烤的饼干挨家挨户的拜访邻居们。
S家隔壁没有亮灯,爸爸也没有要去敲门的意思。
那是一座两层的小楼,外观跟社区其它房子没有太大的不同,像这边所有的房子一样,暗红色的外墙,前后花园,绿色的草坪,白色的护栏。只是,草有点长,还有不少掉落的枯萎的树叶,看起来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人打理。门廊附近种了不少的大型月季,攀爬着它们所能够着的任何地方,紧紧的拥抱着,然后盛放着各色的花。门口有一颗不认得的大约一层半楼高的树,将开未开的花朵繁茂的压在枝头,美丽得就像一场突如其来的爱情。
从那天起,S总是有意无意的关注着隔壁的情况,遗憾的是,三天了,都没有人来的痕迹。
周六那天,从早上开始,家里就处于一种迎接客人的亢奋的状态。一直到下午四点后,这种状态到达了顶峰,家里的客厅和花园到处堆满了人,S和哥哥被拉着被介绍给各位“各种形状”的邻居,她感觉自己的脸都要笑得僵硬到不属于自己了。
“亲爱的,你看谁来了”爸爸的声音响起,然后是妈妈惊喜的叫声,Snowy被迫和哥哥被拉到一个男人面前。
“这是我的女儿Snowy和儿子Adair。”
“都这么大了,你给我看照片的时候,两个都还是吃着手指头的小孩子呢……”
他们还在说的什么,S已经听不见了,确切的说,从那个男人出现在她面前开始,她的眼中就只剩下他,全世界随之寂静。
快要消失在地平线下的太阳温柔的抚摸在他的身上,从背后给他缓缓的镀上了一层金色的光晕,他的头发是火焰一般的颜色,带着金色的圣光,随风飘动在暧昧的光线里。他还有一双金褐色的双瞳,似乎带着神性的光芒。他的出现就像太阳神赫利俄斯驾着他的太阳车款款出现在神的殿堂。
“Snowy、Adair,这是你们樱木叔叔,他就住我们隔壁。”

  此后的每个晚上,躲在自己房间的窗帘背后偷看隔壁的男人变成S的习惯。她总是怀着一些胆怯的、好奇的、还有一些不为人知的倾慕的情绪,偷偷的在窗帘后凝视他。
因为两家住的很近,加上S的窗户刚好对着他的卧室窗户和花园,所以她能够看到他在后面花园改造的篮球场里打球;或者是在前面花园里小心翼翼的打理他的樱花树(这是网上查的);或者是跟邻居的说笑着打招呼,看起来人气颇高的样子;有时候还能听到他在卧室里哼着歌,用她听不懂的语言。
表面看,这是一个不太同于一般概念里面沉稳内敛的亚裔男人的男性,就连长相都有点混血的意思。他的热情就像呼啸而来的风,带着佛罗里达天空的味道。
但是,她总觉得他是寂寞的,或许还带着点不为人知的痛楚。也许是青少年不成熟的幻想,也许是那夜他门口那些开到荼蘼反倒萧索的花,也许是偶尔在安静的夜里轻轻的、低沉的带着一些缠绵的歌声。


隔壁的男人,像是散发着莫名磁场的神秘物体,让S想要去靠近却又总是踌躇着不敢迈步,她只能通过哥哥和父母之间的对话捕捉着、勾画着、完善着她所以为的哪个他。
哥哥好像突然之间跟隔壁的男人变得很熟,年龄相差颇大的两人有时候会像哥们一般的勾肩搭背,称呼也从“樱木叔叔”,变成了“花道”。橄榄球队的哥哥经常到隔壁去打篮球,虽然几乎都是输得满地爬。S也看到隔壁的男人会对哥哥进行体能上训练,哥哥回家会跟父母说起“花道比球队的教练专业多了”。
飓风“迈克尔”登陆的下午, 因父母飞机无法降落,S和哥哥被要求到隔壁去“让樱木叔叔照顾你们”。
她第一次进入他的家。隔壁的客厅里放着几张照片,每一张上都有两个男人。有着一头亮眼红发的人是樱木,另一个高大的男人顶着头根根竖立的头发,面孔英俊,平直浓密的眉毛在眉尾处往下收,下面是一双温柔的眼睛,让人感觉那是一个专注又温和的男人。照片上的他总是笑着,深情的看着身旁红发的他,像是全世界的阳光都在那里。
S一张张的看过去,其中有张照片上有好些人。背景是一座教堂,两人穿着西装站在中间。竖头发的穿的是黑色,红发的穿着白色礼服,脸色通红。在照片里,S找到了父母,他们看起来年轻很多。右下角的日期是2009年2月14日。
这一张再明显不过的婚礼照片,洋溢的欢乐与祝福扑出了相框,让S的眼睛刺痛起来。
晚上躺在客房床上的S,不停的想起那张照片,想起那些照片里温情又热烈的两人,只觉得呼吸都困难。
半夜,咆哮的风声里响起重物倒下的声音,S从梦里惊醒。
一阵忙乱声后,听到睡在楼下的男人急促的敲开了哥哥的房门,让他带自己到地下室里去。
停水断电的深夜,屋外是肆虐的飓风,S和哥哥借助应急灯飞快地跑下楼梯,他已经打开地下室门,送两人进去,匆匆的说着下面已经打好地铺、食物和水也准备好,让兄妹俩一定要注意安全。
然后他关上门,回身,打开大门,瞬间狂风夹杂着落叶卷进客厅,在房间里纵声尖叫,粗鲁的将物什挥到地上。
S和哥哥在门背后便已感受到了威力,从门缝里灌进来的风打在脚踝上,让人生疼。
几乎是同时,哥哥打开了地下室的门,一瞬间闪电划破黑暗,S看到男人高大的身影在大门前一闪而过,像一只悲伤的、孤执的大鸟,决绝的冲进了充满未知危险的浓黑里。
他转身,用力的关上门,吼道“别出来”,风声里,声音显得支离破碎。
应急灯照着他的脸,他的眼睛失去往日的朝气,破碎的、脆弱的光像水面上的涟漪。
“花道!”哥哥大叫一声,对S说了句什么也跟着跑出去。
S决定装作没听到哥哥让她到地下室呆着的话,跟着跑了过去。门外的风顶着门,两人又撞又顶好不容易打开门的一瞬间,S感觉像是被风中的巨手闷揍了一拳,不由往后大退一步,紧紧抓着门框才能稳住身形。
借着不时闪电带来的光,S第一次亲眼看到了宛如末日灾难片一般的场景。狂风骤雨中,社区一片狼藉,路灯损毁,玻璃破裂,树木被连根拔起比比皆是。对街那家门前的树倒了,树冠直直的砸在房顶上,房顶变形扭曲,飓风不停的撕裂着坏掉的组织,并轻而易举的带走了它们。
哥哥拖拽着他,想将他带进屋内,而他挣扎着想去支撑着他的树。暴雨不顾一切的想浇湿所及的一切,风中夹杂着各种可以充当凶器的物品。S站在廊檐下,浑身湿透瑟瑟发抖,然而风拉起她往下滴水的头发,不停往她脸上扇去。
最终,随着一声刺耳的断裂声,那颗樱树最粗壮的枝桠在风中不堪蹂躏折断了。残断的树干直直向两人砸去。
S惊叫出声,瞪大双眼。在她惊恐微缩的瞳孔里,看到他推开了哥哥,自己被砸在树下。而反应过来的哥哥,手脚并用的爬到他身边,试图搬开树枝。
好在并不是非常沉重的枝桠,兄妹两人狼狈的掀开了枝干,半拖半抬的将他弄进室内。
处理好他的伤口,换掉湿透的衣物,S只想摊在地上闭上眼睛,忘掉这疯狂的一夜,睁开眼最好就是风平浪静的又一个大晴天。


飓风季突然就过去,就像它突然来袭。生活暂时还无法从这“80年最强迈克尔”中恢复过来。隔壁的男人,好几次因为没有照顾好两兄妹登门向父母道歉。知道那一夜发生何事的父母反而担心的劝他“让离开的人安心吧。他不会希望你难过。”
“Akira……”S竭力回想着他念叨着的音节,在电脑上搜索,“阿基拉?动画片?”
S茫然了片刻,毅然觉得让樱木在醒来后踉跄着跑出去跪倒在看着惨兮兮的樱花树下默默流泪低喃着的,应该不是什么暴走族超能力动画片。
透过窗,能看到头上还包着纱布的樱木在帮那对老夫妇收拾狼藉的院子,身材胖胖的老头子一边看着他指挥吊车,一边跟保险公司的人说着什么。
阳光似乎能穿破阴霾,让人重获新生,让一切从头再来。
但是她知道,在夜深人静的时候,隔壁的男人会坐在廊下看着樱花树抽烟,有时候,他会低下头,肩膀微微颤抖。
后来听哥哥说,隔壁的男人以前结过婚,对方是父母的好朋友,一个叫仙道彰的日本人。在他们小时候,他们都是见过樱木和仙道的,只是S当时还小,已经没有那段记忆。

某天放学回家,S看到社区出现了一位陌生人在和对街的老夫妇说话,冷峻的疏离的面容,苍白的皮肤,漆黑的头发,高大的身材,手里拿着一张照片。
如果隔壁的男人像是佛罗里达耀目的阳光,那他就是阿拉斯加亘古不化的冰原。
夜幕降临,路灯亮起。S看到下午那个男人站在隔壁大门前,笔直的矗立在那,像是守护着什么,坚持着什么。
而隔壁的灯都熄着。仔细看的话,会发现路灯隐隐的光下,樱木站在卧室窗前,默默的,像在与楼下的男人进行沉默的对话。
往后很多天,同一场景不停出现。

学期快要结束的时候,哥哥说樱木要到兄妹俩就读的学校当篮球教练。
果然,第二天在食堂就遇见了他,樱木笑着与S打招呼。
朋友看着他脸色微微发红。
哥哥在另一边大声喊着他,让他坐过去。
“你跟樱木花道认识吗!?”朋友激动的说着,“oh my god,没想到我居然会见到他真人!真是……还是那么有魅力,我要被他迷死了。”
“啊?”
“你不知道吗,樱木花道,NBA的千禧年红色飓风啊,当时他加入公牛队没多久,报纸体育版都是他,球迷爱叫他‘赫尔墨斯’,媒体给他的外号是’红色飓风’。我们全家都很迷他的。我姐和我妈一直觉得他跟他们队的流川枫是一对同性恋人,当然,我也这么认为!他们两个站在那里,简直就是那什么‘冰与火之歌’。可惜,后来他比赛的时候出了意外,就退役了。他居然在我们学校出现了!啊啊啊啊啊!我要回去告诉她们,我姐一定会哭的!”
…………
S想起了深夜仍守在楼下的男人,想起照片上定格的幸福场景,想起隔壁男人温暖的清澈的琥珀色的眼睛,想起第一次见面时,他缓缓绽放的笑容,眼泪忽然就流下来,砸在手背上,像一道透明的伤口。


所以我并不喜欢佛罗里达的太阳,它耀眼得让我目眩。S这样想着。


-----------------------------------------------------------------------------------------------------------------------------------------------------------------
这算是一篇文的番外吧


[ 此帖被将就在2019-04-01 18:08重新编辑 ]
初七是个神奇的家伙~
级别: MVP小猴
发帖
1127
乐园币
1994
积分
1601

只看该作者 1楼 发表于: 04-01
排版有点问题呢,我看到整篇文章都有[size=font-size:14.0pt,14.0pt] 这样的标志

楼主留言:

已疯

级别: MVP小猴
发帖
708
乐园币
2443
积分
1453

只看该作者 2楼 发表于: 04-01
格式错乱了,我那天发帖也是这样,后来只粘贴文本才弄好。

楼主留言:

搞不懂搞不懂……

级别: 天才小猴
发帖
1669
乐园币
217695
积分
5819

只看该作者 3楼 发表于: 04-01
竟然是未亡人花道吗  仙道是出了什么意外呀?
配合贺图食用好美味啊,花道30+也是个帅帅哒大叔啊

楼主留言:

文中花道已经43了
以前发过一张更合适的图,名字几乎一样

r=a(1-sinθ)——花道的公式
级别: 天才小猴
发帖
1434
乐园币
2058
积分
6864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04-01
可怜滴阿姨,就这么被格式玩弄鸟,你是用手机发文的嘛?
我觉得S就是我本人了可能,试问有谁不会喜欢上小花呢!

楼主留言:

偷窥什么的,奏是适合我们这些变态!

我是用电脑发的,复制的word文档

姑娘们,想来搞点三花吗?
级别: MVP小猴
发帖
906
乐园币
3284
积分
1046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04-01
我的天!看到这篇文真开心,很少看到描述花花中年的文。这篇文中的花花让我觉得一场真实,从少年到中年。好像我们当年一起走过青春浪漫意气风发的少年时期,也慢慢走入经历过风霜直面过黑暗的成年。
以前最稀罕花花是不经世事天真浪漫的少年,但是步入中年看到意气沉淀成熟平和的花花也只有满心欢喜。
生日快乐,花花~

楼主留言:

经过了生活的磨练,变得成熟。但是花道依然是那个勇敢而真诚的男人。虽然曾被伤害,但是依然热爱生活,热忱待人。
真正的天真,是知世故而不世故。真正的勇气,是面对磨难还能满怀希望。我觉得这是我心目中的花道。

级别: 新丁小猴
发帖
31
乐园币
123
积分
51
只看该作者 6楼 发表于: 04-03
中年也是一个散发成熟男人魅力的花道真的好尊 流川是默默守护的那种么 等仙道没法再去保护花道的时候 再重新出现在花道面前

楼主留言:

后面来讲讲以前那些破事。
哈哈哈

级别: 板凳小猴
发帖
135
乐园币
604
积分
259
只看该作者 7楼 发表于: 04-04
OMG 不忍看到花花伤心
大大快写 好想知道发生了什么
级别: 板凳小猴
发帖
60
乐园币
209
积分
166
只看该作者 8楼 发表于: 04-08
好喜欢看大家描写的旁观者视角眼中的充满魅力的花道
级别: NBA小猴
发帖
511
乐园币
5110
积分
3363

只看该作者 9楼 发表于: 04-08
一开始以为S是仙道是篇年下文,结果仙道已经不在了吗嘤嘤嘤
虽然如此仙花一定拥有过非常美好的过去,不造未来的流花会有什么样的发展呢

楼主留言:

S是我们这样变态女孩(明明是中年妇女)的缩影。
人生总是充满各种猝不及防的意外,有时候,踏出去的一步将会把我们带往哪里,我们也不知道。

no zuo no die why you try
no try no high give me five
why try why high can't be shine
you shine you cry still go die      
快速回复

限12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