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 236阅读
  • 4回复

[不明]未亡人文学【慎入】【短打】

楼层直达
级别: 板凳小猴
发帖
60
乐园币
209
积分
166
意识流,上帝视角,未(寡)亡(妇)人文学,满足作者幻想的产物。一发完。请确定能够接受再观看~!
warning:有大量oc(原创角色),角色ooc


以下正文:
**********
  花道穿着丧服跪在鲜花簇拥的灵位前。他是位于第一排的,死者最为亲近的妻子。后面整齐地跪坐着死者的其他亲属。因为要和毫无出身可言、又不是那么讨人喜欢的花道结婚,丈夫他受到了来自家族的诸多阻挠。善良又坚韧的男人不会因此放弃花道,于是选择和家族减少联系。结婚的几年来,花道几乎没有见过丈夫的亲人,当然对于丈夫的亲戚来说花道也是同样陌生的,他们基本上只知道花道是男人的伴侣这样,别的一概不了解。


  花道在和男人登记后举行了小小的仅有几人参加的婚礼,当然客人大都是两人的朋友和友善的邻居。之后幸福的生活就这么平稳地进行下去了,不同于一般家庭妻子负责顾家,两人都外出做着工作,为了给这个小家庭带来更好的生活一直努力着,直到男人因为突然的工厂事故而去世。


  跪在灵前的花道深深的低着头。他一动不动的样子仿佛石刻一样。和尚还在念经,花道放在膝盖上的手渐渐抓紧了衣物,忍耐了很久的泪水终于垂落下来。


  远远坐在后排、实际上和死者没有多大亲属关系的亲戚,因为终于得见这位一直只在八卦与流言间听过的远方媳妇儿,都在不停地打量着花道的背影。花道穿着的丧服和头发都很整齐。因为低头而把白白长长的脖颈露出来,脖子处的发际线清晰整齐,只是头发不合时宜地红着,更显得他的背影好看了。


  这些以吸食别人的生活细节为乐趣的人们不仅用眼神亵渎一位失去挚爱的未亡人,还不加掩饰地对他加以议论。


  “都嫁给小勇了,却没有改姓,以为自己的姓氏多高贵呢?小勇也真是的,太过溺爱这个妻子了。”


  “因为真的还挺可爱的呢。看面貌好像混血儿呢。”


  “即使是穿着丧服的样子也不差。”


  “喂喂,不是有些人偏爱穿丧服的对象吗。丈夫的葬礼上还把自己打扮得那么光鲜,是为了引诱别人吗?”


  虽然被议论到刻意打扮引诱别人,可实际上花道确实只是普通地穿了丧服并把头发梳整齐而已。因为不想亡夫看到自己颓丧的样子,希望在告别式上能够以精神的面貌送走亡魂,花道才勉强撑起了这副状态。沉浸在悲伤中的他完全不知道自己在背后还被这么低劣地议论了,多半要感谢圣洁的佛音掩盖了那苍蝇般嗡嗡的声音。


  仪式结束后,作为主人花道还要安排葬礼的其他事宜,没有时间给他整理心情。花道站起身来,抹了抹红红的眼眶,送客人一一走出小厅。花道亲密的朋友们在经过他身边时停下了,主动和他一起照顾客人。


  去往下一个葬礼仪式地点的路上,一些亲戚和花道寒暄着。因为互相不了解,所以说的大多是很没意义的话。花道僵硬地回应其他人的询问,好在没有特别冒犯的问题,使他还能勉强撑下去。


  相比于平常的花道来说,能给予这些耐心已经是不容易了。更何况花道不怎么喜欢这些亲戚——丈夫在世时他们的责难花道还一一记得,虽然他平时是个爽朗的人,不会记仇,可丈夫为了不让自己担心或难过而独自抗下亲族的非难的样子、二人抛弃一切过着清苦生活的样子另花道难以忘记,因此对“亲戚们”的所作所为也就难以释怀。


  两个家族里的单身汉在和花道寒暄过后,放慢了脚步,落在其他人之后。他们揣着手,丧服也扯松了,一副在商店街闲逛的模样,一看就知道他们马上要倾吐肚子里的废料。


  “这个媳妇长得真可爱,小勇福气不浅啊。”


  “说什么呢蠢货,二十多岁就死了哪里算有福气了。”


  "嗯嗯......穿着丧服的样子真是很诱人呢。”


  “哇啊,难道你就是有丧服癖好的人。”


  “胡说八道,只是很衬他罢了!”


  实际上花道穿的是很得体的和服。不过因为他的身高腿长,微微露了一点脚腕在外。走路时从松弛的足袋与飘然的和服下摆间,时隐时现的是那对细致可爱的脚踝骨。身姿也是鹤立鸡群的挺拔,绝对是醒目的存在。


  "好像确实有些可爱,可他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看了真叫人不适。”


  “就是,明明是寡妇却......”


  其中一个人正比手画脚地说着不敬的话,突然被来自后面的一个声音打断了。


  “喂,你们在说什么蠢话!”


  两个单身汉被吓得一缩脖子,缓缓回头,看到一个梳着精神的发型的男青年,正是花道的挚友水户洋平。


  水户等几位花道的好友为了减轻花道的负担,帮他承担了一些葬礼的事宜。水户正是刚刚处理完事情,要赶去下一个地点的时候,撞上了两个正在议论花道的人。不堪入耳的话语让水户拳头发痒,但是为了避免麻烦,他只是严厉地喝道:“赶紧滚开吧,别让我再听到你们的嘴里吐出一句关于花道的话,不然别想健康地离开!”


  “抱歉,抱歉!”单身汉们干瘦又疲软,不用掂量也知道他们两个都不是水户的对手,于是非常识时务地连连道歉,然后在水户冷冰冰的注视下狼狈地离开了。


  中途就被赶跑的两个单身汉一开始还被吓得乱窜,等到了停车场的时候他们似乎又忘记了刚才是因为什么遭到了一番恐吓。一个单身汉放缓了脚步,揣着手说道:“喂,我说,刚刚那个家伙好像和小勇媳妇儿走得很近哦。”


  另一个单身汉惊慌地环顾四周,说道:“喂,怎么又说起他来啦,不是不让说了吗!”


  "什么嘛,你还真怕那个家伙了!你看他回护小勇媳妇的劲头,好像他们有一腿似的。”


  "哎,好像真有点那个意思......”


  对于未亡人身份的花道来说,这样的生活,仅仅是一个开始。




fin.
级别: 新丁小猴
发帖
6
乐园币
26
积分
12
只看该作者 1楼 发表于: 05-21
!!什么!!结束了!!!刚刚脑海中浮现出脆弱而坚强的未亡人花道酱的身影就结束了吗...不过场景描写很棒咧感谢LZ!
级别: 主力小猴
发帖
354
乐园币
665
积分
411
只看该作者 2楼 发表于: 05-22
正看到点上,然后。。。请自我脑补一万字。。哈哈哈
虽然很短小,但很不错看
~❤o❤~心不困  得自然
级别: 主力小猴
发帖
77
乐园币
518
积分
323
只看该作者 3楼 发表于: 05-23
很现实。也很人性化。
一个小点看到社会常态。
级别: MVP小猴
发帖
911
乐园币
3299
积分
1052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05-25
真的很喜欢对脚踝那一段的描述,好诱人啊
快速回复

限12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