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 312阅读
  • 6回复

[流花]糖水

楼层直达
级别: MVP小猴
发帖
361
乐园币
1312
积分
909
这是一个系列 前后基本没有联系只是共用一个设定 都是独立的小短篇 完结一篇是一篇 有可能就此打住也有可能一直写下去

特别鸣谢语言顾问将就女士 四川话太难学了所以她给我改成了重庆话(更难学

重庆松鼠流x广东松鼠花 有崽子 野外松鼠成精

01

oocoocooc!广普注意!重庆话注意!生子注意!搞笑注意!oocoocooc注意!花道生日快乐!

文科生硬核童话,野外松鼠成精。不冬眠住树洞系列。

重庆松鼠流x广东松鼠花。有崽子,可以接受就走。



冬天的第一场雪来临的时候,糖水正抱着尾巴,百无聊赖地数着天上的星星。

然后就被麻麻一把拖回洞里:“下雪有什么好看的,回去睡觉。”

“……”糖水一脸哀怨地看着在树枝上小心翼翼堆雪松鼠的麻麻,觉得这个世界真是太不公平了。



糖水,两个月大,目前正在健康成长中的一只小松鼠。有一个名字听起来很玛丽苏的爹,和名字听起来更玛丽苏的娘。这一对相遇的故事也非常玛丽苏,据说是一个离家出走一不留神就走了两千多公里遇到了另一个……

从小就具有质疑精神,敢于反抗权威的糖水非常好奇,不止一次当面问他妈:“以松鼠的寿命,大多数都走不到那么远吧?”

下一秒就被他爹揪着尾巴提起来:“不许咒你妈。”

“……”糖水开始怀疑自己可能生活在一个玛丽苏世界,连papa的台词也是这么护妻,一看就是霸道总裁文里抄下来的。



言归正传,这位传奇式的人物,糖水他娘,樱木花道鼠正在兴致勃勃地用爪子捏雪松鼠。头、身体、尾巴,眼看再安两个眼睛上去就要大功告成之际,忽然听到下面有鼠在喊他。大半夜的着实吓了他一跳,手一滑把刚做好的雪松鼠掉了下去,正中前来喊他去偷……不,窃不能叫偷——窃人类厨房的清田脑门。

清田是隔壁的土拨鼠,长得矮但是跳得高,曾多次打破跳上人类灶台最高点的纪录。然而跳得再高也跳不上树去,唯有立在原地挨砸的份。花道堆的雪松鼠倒也扎实,实打实的一个大雪球直接把清田埋住了。往树下探一探头,只看得见摔散了架的雪松鼠,孤苦伶仃地碎在地上。

花道搓搓被冻红的爪爪,恋恋不舍地钻回了树洞——堆雪松鼠很好玩,可是他应该回去看看糖水有没有踢被子了。

被子是流川的尾巴,流川是那只骗完他松果又骗他感情的松鼠。



想当年他住的那一片遭遇大规模砍伐,待不下去了只好出来讨生活。仙道鼠说花道啊你实在过不下去可以去宠物店碰碰运气,他说被关在笼子里我才不要呢。洋平鼠说他打算到南边去看看,他说我们广东已经是最南了你还要去哪里。大楠鼠说花道你打算去哪里,他说不知道,但总会有办法的。

分别的隔天他就困得不行,随便钻了一辆车的后车厢。一路昏昏沉沉不知睡了多久,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完全陌生的土地,钢筋水泥构筑出他完全不敢靠近的森林。他仓皇逃离,翻了很多个垃圾桶走了很多路之后,来到安静的森林。

不算森林,因为还是有人类活动的痕迹。一路上矿泉水瓶和被丢弃的纸巾还有一些简单的建筑——像是凉亭石凳之类——都在提醒着他这充其量是人少一些的景点,不是森林。

但还算个不错的歇脚地。他闭上眼,再醒来的时候,看见一张放大的脸。



那只骗他松果又骗他感情的松鼠此刻正枕着一包树叶睡得呼呼的,尾巴盖在糖水身上。糖水手里抱着一颗松果,看样子是没吃完就睡着了。

怎么这么贪吃,会蛀牙的啊。花道碎碎念着把松果从糖水手里掰开,完全忘记了自己小时候不仅抱过松果还抱过蜂蛹和夜市里偷来的钵仔糕。

你也不管。他踹了流川鼠一脚,流川鼠翻了个身,显然对这种不痛不痒的攻击完全免疫。



被踹了一脚还被扣上骗松果骗感情帽子的流川鼠其实十分无辜——至少他自己是这么认为的。

当初他在自己家门口捡到一只脏兮兮的红松鼠,从对方的塑料普通话里勉强拼凑出对方离家出走没去处的处境,好心让他住进自己树洞不过条件是用松果抵房租——后来成了自家堂客不就不收你房租财政大权还都归你吗,哪来的骗松果骗感情啊?

渣鼠。花道又踹了他一脚。流川挪动着身体让出来一个位,花道躺进去,毫不客气地把爪爪伸到他肚皮上。



糖水这个名字来源于他怀着糖水的时候做梦都想吃夜市的糖水——椰汁西米露、芒果西米露、椰奶桃胶、桂花桃胶——还干出过半梦半醒把流川尾巴当成芝士热狗棒啊呜一口吃了满嘴毛的事情。

那天晚上流川鼠的惨叫传遍了整个森林。以至于后来隔壁麻雀教育小孩都会指着他们的方向煞有介事地说:“找堂客不要找广东的,哪天把你们尾巴咬下来都不知道。”

话是这么说,但每天饭点,从那小小的树洞里传出来诱人的松子香气时,小麻雀们还是想找一只广东麻雀当老婆。



花道鼠最拿手的绝活就是煲汤。青草上的露珠加上古树下的蘑菇还有松子煮一煮,就是糖水每次都会摇着尾巴等开锅的蘑菇松子汤。流川鼠一开始还会在他身边打打下手什么的,但自从他差点烧了整个树洞,花道鼠就再也不肯让他帮手了。

被堂客勒令去玩的流川鼠乐得清闲,但总不好什么都不帮——想了想他摘回一把新鲜的辣椒,趁花道鼠不注意掀开锅盖放了进去,预备给花道鼠一个惊喜。

后来他被花道鼠一个头槌槌下树,好巧不巧刚好又砸到憋足了一口气刚准备大叫花道花道我们去偷人类家厨房吧的清田土拨鼠身上。幸而有清田给他当垫背,除了摔懵了没受什么伤。

自那之后清田再也不敢经过花道家树下,改变策略,买了个大喇叭继续喊花道跟他一起去偷人类家厨房。



至于那个喇叭是什么时候被流川鼠弄坏的,就是另一回事了。



“好冷。”糖水缩成一团,抱着尾巴取暖,“怎么这么冷啊。”

“系啊,”花道鼠抱着糖水瑟瑟发抖,“广东的冬听都没介么冷。”

雪还在下。流川鼠打了个哈欠,把尾巴甩到糖水脚边,“很快的,再忍一忍就是春天了。”

糖水露出迷惑不解的眼神:“春天是什么样子的?”

“春听就系听气热了,你可以去外面搵食了。”花道鼠揉揉糖水的小脸,“外面也会有很多七的。”

“可是我不想出去,在家里待着多好,反正可以叫外卖。”

气氛沉默了。

一秒。

两秒。

“洗狐狸都系你给鹅几做坏榜样!宜家马上给我出气跑三圈!”

“……”

雪还在下。让我们祝福流川鼠早日完成任务回家吧。

——END——

02

流花日贺文,特别鸣谢语言顾问将就女士 @将就



建议配合前文《糖水》食用 不然可能看得很懵逼



冰雪消融,温暖的春天到来啦。

阳光照到糖水的尾巴上。在糖水喊着呜哇有火在烧我的尾巴一蹦三尺高之前,花道在旁边优哉游哉地嗑着松子儿。真是最没新意的食物,但没有办法,快递点负责人跟老婆出去度蜜月了,要半个月之后物流才能恢复正常——上周下单的两包火锅底料三包肥牛和送的半斤毛肚全都堵在路上,也不知道送来会不会坏掉。

“你又在发啥子批疯。”花道鼠努力使自己的口音本土化,这样去菜市场比较好砍价,“新鲜的松子鹅次不次?”

那个,麻麻,其实儿化音发不出来也是可以不发的,真的。睡眼朦胧的糖水揉着眼睛,等内心的吐槽全部加载完毕之后一个激灵发现他爹今天不在:“我老汉鹅去哪里老?”

“他去买菜老。”花道鼠挑了个糖水打哈欠的时机精准丢一颗松子到它嘴里,直把后者呛得差点去见马克思,“他四本地鼠,砍价比我在行。”

话不是这样说的啊麻麻!糖水努力想象了半天自家闷葫芦老爹砍价的样子,脑海里浮现出一幅诡异的画面——

流川鼠站在小摊前:“勒个好多钱一斤?”

“陆块钱,你看嘛好新鲜啰,都是刚从地里摘下来哩……”

“六jio。”

“???你嫩个斗没得意思了撒,你娃儿毛色也挺光亮不像是会在乎这两分钱的鼠……”

“六jio。”

“哎呀,我们小本生意不赚钱哩……”

“六jio。”

一小时后流川鼠心满意足地拎着两袋子菜心走在回树洞的路上,还哼着歌,步伐轻快……停停停!可以了到这里就够了!糖水拼命摇着头想把这些画面甩出去,怎么这么崩坏啊是不是我今天醒来的方式不对,应该先睁左眼而不是两只眼睛一起睁……

“你娃鹅今天一天尽在发些批疯。”花道鼠莫名其妙,“要不我去找隔壁树的晴子神婆给你跳一段?”

“要不得,勒是封建迷信,我们要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做一只社会主义鼠。”糖水鼠一脸严肃,哼唧,别看它小,这些幼稚园都有教的!

“那你晓不晓得建国之后不许成精?”花道鼠把最后一粒松子放进嘴里,“请她跳大神也不花钱,就给两阔松果就好老。”

“麻麻,勒是架空。”糖水小朋友据理力争,“跳大神是一种封建迷信活动,我们应当自觉自发抵制,不是钱的问题……”

“你娃鹅幼儿园又不学政治,净学抬杠,生个叉烧好过生你。”看着糖水一脸迷茫他才反应过来自己刚刚不知不觉就说了母语,从小在北方长大的糖水自然听不懂。想了想糖水长这么大还没到过自己的家乡,忽然觉得有点惋惜。明明糖水长相随自己,是典型的广东鼠嘛。

阳光透过繁茂的枝叶细细碎碎地撒了一地,在糖水的尾巴上,投下两片枫叶的剪影。

“小天才,”一个大胆的想法在花道鼠脑海中成型,“你想不想出切散步?”



“你们哪个看到我屋堂客老?”

如愿以偿把菜心砍到六毛还送了两把葱的流川鼠一回到树洞就发现了不对——以往只要他一到洞口,糖水必定唧唧哇哇地上来迎接,花道鼠也会一边扔过来几句类似“狐狸回来老买了啥子次哩”一边接过他手里的袋子。但今天却出奇地安静,安静到他都要怀疑花道和糖水是不是自己单身太久幻想出的虚构角色。

土拨鼠清田刚好路过,流川鼠往下一瞥就看见它——“喂,四不四你又把我堂客骗去偷人类厨房老!”吓得土拨鼠清田差点摔了一跤。

真是好凶好凶的一只松鼠!土拨鼠清田在心里哀嚎,这就是他为什么不喜欢跟这些长着大尾巴的松鼠交往的原因,实在太凶老遭不住!还是花道鼠比较可爱……他正胡思乱想呢,那厢流川鼠见他半天不回话当他默认了,气得一个松果砸下去,正中土拨鼠清田头顶。

“嗷呜好痛!”土拨鼠清田眼泪汪汪,“我没见到你堂客,不关我事!”

啷个跟隔壁树泽北鼠一样爱哭。流川鼠在心里冷漠吐槽。面上依旧是凶得一批:“他平时也没得啥娱落活动,只有你天天喊他去偷人类厨房,好大点出息。”

“真的不是我……”土拨鼠清田欲哭无泪,“又啷个了嘛!”

“算老,没得事。”流川鼠尾巴一甩,跳到了隔壁树:“队长,你看见我家堂客没得?”然后被长得像猩猩的松鼠一顿吼:“连堂客都看不住你趁早别做鼠老!”还是学姐彩子出的主意:“出去逛街老?你回家看看有线索没得。”



“麻麻,我们要去哪里呀。”糖水披着小斗篷,乍暖还寒的天气里感冒了可不得了。

“去次好次滴。”花道鼠按住糖水试图把帽子脱下来的爪爪,“戴到。”

被识破的糖水撇撇嘴,把帽子戴正:“可是我们刚刚路过了十七间火锅店,十五间串串店,七条美食街……再往前走就啥都没得老。”

“到了,就是勒里。”花道鼠看了看上次留下的记号——一棵已经发芽的小番茄——蹭蹭就往上爬,爬了两步发现自家崽子在原地还没缓过来唱的是哪一出,不由出言催促,“搞快点。”

“上面没有好次滴。”糖水困惑地看着麻麻,“为啥子要上去。”

“是没有好次滴……”花道鼠摇摇尾巴,“但是能看到麻麻的故乡,你看不看嘛?”

“故乡?”糖水眨眨眼,还想再问什么,但花道鼠已经从树上下来,一把把自家崽子抱在怀里蹭蹭蹭继续爬树。

社会你花哥,鼠狠话不多。



锅里炖的生地熟地汤还在咕噜咕噜,流理台上的水渍犹在,连松果都是吃到一半的状态——怕是遭了入室抢劫哟?也不对,陈设依然整齐,没有凌乱的痕迹。

难道是被外星鼠劫走了?流川鼠开始致力于将本篇推往科幻方向,比如一道光闪过,biu的一声自家堂客就不见了,糖水去拉麻麻的尾巴,又是biu的一声崽子也不见了。再或者时空穿梭,花道往前走一步就到了两百年后,糖水往后退一步到了三百年前……那敢情好,康乾盛世,不过貌似跟自己种族没啥关系……所以推理了半天啥都没推出来,肚子还饿了。

于是他舀出一勺生地熟地汤,尝了一口。

呸,没放盐。



“好高。”糖水在麻麻怀里瑟瑟发抖,作为一只四个月大的小松鼠,它还从来没有爬过这么高的树呢。

“到顶啦。”花道鼠心情愉悦地吹起了口哨,把糖水放在最粗——相对最粗的一根树枝上,自己在旁边坐下,“你看,那条河旁边是不是很多树?再过去是平原,再过去就是珠江啦。那里是麻麻的故乡喔,有很多很多好次的……”

糖水小朋友壮着胆子看了看,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好大点出息。花道鼠抱着儿子下树的时候忍了又忍还是没忍住,把内心的吐槽痛痛快快吐了出来。

毕竟作为一只松鼠却恐高实在不是什么有出息的事。



在锅里的生地熟地汤彻底糊锅的前一秒,花道鼠抱着哭唧唧的糖水回到了自家树洞。

“狐狸你在啊?我今天带着糖水去爬树了,这家伙一点出息没得居然恐高……啥子味道?”

糖水从麻麻的怀里抬起头来,一声老汉还没叫出口,就听见厨房传来惊天动地的比他爸妈晚上睡觉动静还大的爆炸声,吓得又一头扎进麻麻怀里半天不敢看外面。

“好大点出息。”花道鼠把瑟瑟发抖的糖水抱紧了些,“死狐狸你又没关火?”

“你没喊我关。”流川鼠非常自觉地走进厨房查看惨状,“再煮一锅就是了嘛。”

糖水敏锐地感受到了麻麻的怒气值,悄悄从花道鼠怀里探出头来,被突然变低的气压压得不知所措。

今天,阳光明媚,微风轻拂。流花家的树洞里,又是鸡飞狗跳其乐融融的一个下午。



花道鼠还是三不五时会去那棵最高的树上眺望故乡,虽然隔着两千多公里,虽然看到的根本就不是故乡。

糖水披着小斗篷,时不时会去隔壁几棵树上讨一点糖果来吃——晴子神婆鼠家的糖果种类最多可以一直吃到饱,但是代价就是吃太饱回家会吃不下饭从而被瞧出端倪然后被打屁屁。一点都不像晴子神婆鼠说得那样,自己是一只很有福气的小松鼠——有福气的小松鼠怎么可能被打呢?当然,糖水小朋友是不会想到为什么自己挨了打下一秒还能活蹦乱跳,更不知道严格意义上那其实都不叫挨打,叫领受爱的教育。

但是,小朋友是不用想这些的。所以糖水小朋友就很惬意地在阳光下晒它的毛,趴在树枝上嗑松子,发着永远发不准的儿化音。偶尔猜一下明天要煲什么汤——对啦,之前遇到的土拨鼠大叔盛情邀请它去人类厨房家拿土茯苓的事情还没有来得及跟麻麻讲,现在就去讲好了。



——END——

级别: 主力小猴
发帖
166
乐园币
531
积分
592

只看该作者 1楼 发表于: 2019-12-05
我去,SD被我们玩坏啰,晓得不……

麻麻,乐是架空!
你晓不晓得乐样搞井上那过老头会嗝屁……

楼主留言:

没得事,架空里头滴老头还是多慈祥滴o(≧v≦)o不会喊我爬

“你 好, 井 上 桑。 中 国 话, 你 的 明 白?”
级别: MVP小猴
发帖
1008
乐园币
3582
积分
1164
只看该作者 2楼 发表于: 2019-12-05
艾玛,这塑料普通话也太洗脑了,忍不住就自己念出来了

楼主留言:

我要说我是二甲你信吗哈哈哈哈

级别: 新丁小猴
发帖
30
乐园币
337
积分
57
只看该作者 3楼 发表于: 2019-12-20
好欢乐的一家子,单身太久是很容易出现幻觉,哈哈!话说整个台湾腔跟东北腔混搭会不会也很热闹

楼主留言:

我一口广普天天被认成台湾腔(x
东北话我不会 太博大精深了非本地人不是一看就能懂的

级别: 新丁小猴
发帖
30
乐园币
337
积分
57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2019-12-30
回 3楼(小渔) 的帖子
其实我身边不少广州本地人完全没有口音,把我震惊到了!不科学啊!台妹说话要嗲嗲的噢,嘻嘻!

楼主留言:

广州其实挺多外省人二代的,或者是他们从小先教普通话?不过说不通啊,我从小也是先学普通话然后才是客家话和粤语,口音一样跑偏到外太空……不过没关系啦,在广东方言才是正道( ・᷄ὢ・᷅ )广普其实也偏嗲,我一发语音对方基本就把我开除大陆籍……

[ 此帖被小渔在2019-12-30 22:53重新编辑 ]
级别: 新丁小猴
发帖
30
乐园币
337
积分
57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2019-12-31
回 4楼(小渔) 的帖子
嗯嗯,我也在广州呢!其实我也从小说粤语和客家话,不过跑外地念书久了,口音全没了。现在别人都猜我是四川或湖南妹子,事实是我都没在这两个地方住过,嘻嘻!为此还学了几句四川湖南方言,偶尔诈一下别人感觉非常不错

楼主留言:

要不是从小讲粤语和客家话的人实在太多了我就当场认亲了(x 我倒是真.挂名四川妹.早茶,虽然一句都不会讲……阿渔也在广州的话以后可以面基鸭o(≧v≦)o(你又在做什么白日梦

级别: 新丁小猴
发帖
30
乐园币
337
积分
57
只看该作者 6楼 发表于: 01-06
回 5楼(小渔) 的帖子
哈哈,其实我大部分说客家话,粤语反而少。过年前太多事啦,坐标大学城,不能再多了。以前没面基过噢

楼主留言:

我去我也是 阿渔讲的是粤东客家还是粤北客家?

快速回复

限12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