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 2317阅读
  • 7回复

[耽美同人][魔王同人 有保]幻觉(se~纯虐版+修正版){完}

楼层直达
级别: 新丁小猴
发帖
9
乐园币
65
积分
42
前言:一场梦境,一场虚幻,一生的追逐……


(纯虐版)

  寒冷的冬雪飘飘坠坠将世间的一切掩埋在自己脆弱的灵魂之下,妄图将所有的肮脏全部遮盖起来,却在太阳出现的那刻完全破灭,得到的是将自己也变得污浊不堪……
  血盟城的花园中,一人伫立在枯败的花茎前,静静的凝视着那已经失去朝气的一片墨绿色,许久,许久,直到有人站在他身后,为他打上一把伞,遮挡住寒雪继续堆积在他的头上,肩膀上,挂在他单薄的身上……
  “孔拉德,保鲁夫快回来了吧。”有利轻声问道,他没有回头,目光依旧停留在那些快被雪完全覆盖的花茎上,但却很清楚来者是谁,因为这种事情已经重复了不知道多少次,多少次?恐怕连他们两个也数不清了。是十个冬天那么久?还是二十个?三十个?魔族似乎总是有用不完的时光,所以没有人会去在意它的流逝,因此,已经不记得这样有多久了……
  “是的陛下,等春天到了他就会回来。”说着目光也投向了那片明明几个月前还美得炫目的花圃之上
  “是啊,那要快点做准备,我想让保鲁夫回来后就可以看到盛开的美丽耀眼的保鲁夫拉姆,不知道阿妮西娜的研究如何了,有没有做出可以让花期提前的药来。”
  “我想应该快了,古音达鲁和浚达每天都在帮她试验。”
  “是吗,真是辛苦他们了。等到保鲁夫回来看到满园美丽耀眼的保鲁夫拉姆你说他会是什么表情?我真期待啊。”说着,有利的脸上露出了笑容,似乎是想到了很甜很美的事情
  听到那声轻笑,看着眼前这个已经算是青年的魔王的背影,威拉卿的脸上却有着雪花抹不去的忧伤,即使他应该已经习惯了……
  今年的冬天似乎特别的长,即使到了春天也依旧感觉不到一丝暖意,不时的漫雪纷飞会让人有种春天是否存在过的错觉……
  保鲁夫拉姆掸了掸大衣上的白雪,走进城堡内,在议事厅的门前停住了脚步,正待要开门进去,里面的吵闹声却先入了耳中。
  “所以我说,那个婚约根本就是个误会,我在地球那边已经找到了心仪的女孩子,我们交往了很久了,所以我绝对不会和保鲁夫拉姆结婚的。”有利就好像怕大家都听不到一般,放开嗓门大喊
  “可是陛下,保鲁夫拉姆那边……”
  打断了浚达的话,有利再次声明“别再提保鲁夫拉姆了!我从一开始就和他说那个婚约是个误会!是误会!可是他偏偏不听,我有什么办法!”
  “但是陛下,这是全国都知道的事情,如今您若是解除婚约的话,恐怕……”孔拉德没有再说下去,自己那个自尊心极强的弟弟会接受吗?答案显而易见
  “孔拉德,怎么连你也这么说,你应该是最了解我的才对,我不可能会喜欢上一个男孩子的,这你是知道的。”有利一副很委屈的样子
  “但是……”孔拉德还想说什么,却被门外侍女的声音打断“保鲁夫拉姆阁下您不进去吗?”
  屋内众人皆是一惊,古音达鲁快速走过去打开门,但,却没有看到幺弟的身影。
  “古音达鲁阁下。”门外的侍女恭敬的行礼
  “保鲁夫拉姆呢?”古音达鲁问道
  “保鲁夫拉姆阁下在您开门前刚刚离开。”
  “他去哪了?”
  “阁下他……”
  “算了古音达鲁。”有利打断了侍女的话“让他一个人想想也好,等他想明白了或许就会同意和我解除婚约了,现在我们还是先准备去边境吧,那边的动乱必须要快点平息。”说着,坐回了椅子上
  又望了一眼走廊尽头,古音达鲁转身走回了办公桌边,众人继而又开起在讨论结婚这个题外话之前的会议。
  细碎的雪花静静缓缓的自天空飞落,似轻盈的冰晶落在保鲁夫拉姆的身上却犹如千斤重,虽骑在马上,每一步却似乎都是他背着座山在走,压得喘不过气来,全身的力气好像都快被心中的痛苦消耗干净,连呼吸都成了一项艰难的任务。
  白色的马,上面坐着身穿白色大衣的少年,他金色的头发在这昏暗的天地间就宛如一抹灿烂的阳光,任由迎面冷冽的寒风抚摸……
  真魔国的边境原本在有利魔王的政策下人类和魔族恢复了和气平静的生活,但最近不知道为什么,忽然间似乎又回到了那个不堪回首的当年,人类忽然再次和魔族发生了冲突,那座曾经有利他们也参与搭建的木桥也在冲突中被焚毁,一夜间,所有隐藏在和平表面之下的隐患全部暴露了出来,所有的努力,似乎都白费了……
  保鲁夫拉姆策马奔向了边境,因为他得知这次冲突的幕后主使者正是大史马隆,只要将大史马隆的奸细揪出来,那么或许一切还可以恢复到原来的样子,恢复成有利希望的样子……
  本想回去告知于哥哥他们的时候,却听到了那样的对话,原本应该推开门大步走进去,提起那个人的衣领盛气凌人的大骂他花心大萝贝或拔剑对他说‘我会先杀了你再自杀’之类的话,但,不知道为什么,忽然间只想逃开,逃得远远的,不要见那个人,不要听他再说什么误会,误会,好一个误会,一个长达好几年的误会……
  冲天的火光燃烧在真魔国的边缘线上,似是以这种方式发泄心中的全部压抑般拼命的释放着魔力,但风雪却似乎偏爱与这唯一的阳光作对一般,忽然间狂风四起,卷着鹅毛大雪在火光中肆意。骄傲的少年再次念起咒语,发动了更大的火焰魔术,向着悬崖对面的上百个大史马隆奸细发起攻击,第一次,他的魔术在人类的地域上咆哮……
  随着无数惨叫着,和嘶吼声,大史马隆的奸细们有的被烧死,有的坠落悬崖,有的拼命逃跑,就在胜利的曙光即将照亮大地的时候,一个划破空气的不协调之声夹杂着狂风的怒吼和雪花的冰寒在保鲁夫拉姆的胸前停止……
  少年睁大了碧绿的双眼,直直的看着前方,慢慢的向后倒去,随着一声闷响,想象中的疼痛并没有出现,厚厚的积雪接住了他单薄纤细的身躯。
  眼前,只剩暗得好像很肮脏的乌云,和铺天盖地的雪花,感觉,一瞬间,背上的那座山似乎消失了,整个人也都轻松了起来,更似轻飘一般,好像要飘到云层之上,那蔚蓝的晴空之中……
  保鲁夫拉姆缓缓的闭上了双眼,唇边挂着抹淡淡的笑容。
  一切,都结束了……
  待到有利他们接到保鲁夫拉姆的下属的通报后再赶到时,只见得悬崖边上有一个微微的突起,上面插着支黑色的箭。
  有利一瞬间忘记了呼吸,摇摇晃晃的走了过去,伸手缓缓拨开了冰冷彻骨的积雪,渐渐的,一抹鲜红冲入了他的视线。随之,有利好像发疯了一样的快速清走了保鲁夫拉姆身上全部的白雪,颤抖着将那已经冰的没有一丝温度的人儿儿儿儿儿儿抱在怀里,然后,就只是静静的,静静的看着他,看着他……
  许久,究竟是多久没有人知道,只是到古音达鲁他们觉得不能再放任魔王待在这冰天雪地之中的时候,孔拉德上前跪下身劝道“陛下,回去吧,外面太冷,您会冻坏的。”这些个字仿佛用了他全身的力气才说出口
  当时听到有人来报保鲁夫拉姆孤身一人去消灭大史马隆派到真魔国边境的奸细的时候,他简直不知道自己的心脏还有没有在跳动,然而用全力赶到后看到的,却是无法挽回……
  看到有利挖保鲁夫拉姆的时候,自己和古音达鲁却迈不出一步,或许是不想接受这样的事实,而现在,如此近距离的看着那个昨天还对自己耍脾气的弟弟这么安静的躺在有利的臂腕之间,他胸前那块比杰莉的鲜红叹息还要更加鲜艳的红色刺得自己的眼睛有些酸痛,也有些干涩,想要些什么来滋润,却什么都没有……
  魔王听到孔拉德的声音,点了点头,似是自语般的呢喃着“是啊,太冷了,保鲁夫拉姆会冻坏的,他的魔术是火焰,是不是会很怕冷呢?真是糟糕啊,我竟然不知道呢,等保鲁夫拉姆醒过来后我要仔细的问问他怕不怕冷,还有这身衣服,太脏了,保鲁夫拉姆最注重仪表了,要给他换件新的才行。”说着,横抱起怀里毫无知觉的人儿儿儿儿儿儿,站起身,一步步的往回走
  在路过古音达鲁他们的时候,浚达上前道“陛下,把保鲁夫拉姆给我吧,您一个人骑马就很辛苦了,不方便带着他。”伸手就要去接人,却在碰触到之前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弹开
  古音达鲁和孔拉德见状纷纷上前,却都是同样的情况,在那两个人的周围,似乎有堵无形的墙壁,将一切都隔绝在了外面,包括那已经变得稀疏细小的雪花……
  有利就这样抱着保鲁夫拉姆的尸体,一步一步,不知疲倦的走了两天两夜,终于回到了血盟城,城内所有人都被眼前所见惊呆了,纷纷上前询问,却得不到平时一项好脾气的魔王只字片语的回答……
  终于将保鲁夫拉姆带回自己寝室的有利,在将他放在床上后倒下了……
  一个星期后的葬礼用的是属于王后的形式,虽然保鲁夫拉姆并没有和有利结婚,但这是魔王的意思。
  在下葬前,有利抚摸着棺材的表面,唇边扬起淡淡的笑意,轻声呢喃着“保鲁夫,你要快点回来啊,我等着你,别忘了我们还有婚礼没有举行,你要快点回来啊。”
  古音达鲁他们看到这一幕都不忍的闭上了眼睛,杰莉压抑的哭声隐约传来,是那样的凄凉。雪还是没有停息的下着,似是要填满地上的那个大坑,不让那抹金色阳光就此永远沉眠于地下,但终是徒劳……
  望着窗外漫舞的雪英,有利摸了摸胸前那个金色胸针,轻轻的说着“保鲁夫,你要快点回来啊,我有好多话要和你说,你知道吗,我发现我竟然是爱你的,真的,我以前居然没有发觉到。地球那边的女朋友已经分手了,我的婚约者只有你,所以快点回来吧,你不是一直想要我在结婚书上签字吗,我都签好了,就差婚礼了,你快点回来我们补上好不好?”温热的哈气模糊了玻璃,使得的外界看起来更加的混沌,有利转身拿起桌子上的一摞公文抱到窗边,笑嘻嘻的又道“保鲁夫,我都有好好的处理国事哦,无论是真魔国还是大史马隆我都管理的很好,我有做一个很好的魔王哦,所以你回来后不能再叫我菜鸟了,不然我一定会惩罚你。怎么罚好呢?用吻堵住你那张喋喋不休的嘴吗?呵呵,这似乎不错哦,这么说来,你还是叫我菜鸟吧,这样我就可以吻保鲁夫了。”
  在到处都被冰冷的白色覆盖的一个冬日的午后,脸上的线条明显已经十分刚毅的魔王陛下一个人对着窗外傻笑,回应他的笑脸的,只有无声无息的白雪……
  很多很多年后的一个春日,在真魔国已经由第30代魔王统治的时候,在离血盟城不远的一处山谷中,一位老人拄着拐杖慢慢的走在一片金色之中,直到一个墓碑前才停下脚步,努力的睁开感觉沉重的眼皮,看着眼前因经历风雨也显出岁月痕迹的墓碑,缓缓的坐下,靠着那冰冷的石碑,用已经沙哑的声音呢喃着“保鲁夫,你喜欢吗,这片望不到边的美丽耀眼的保鲁夫拉姆,每一株都是我亲手种的,每年来看你的时候种十株,终于在今年种满了整个山谷,加上阿妮西娜配制的药,即使是冬天也依旧可以开花,很美吧,真好啊,可以永远那么耀眼,就像我的保鲁夫一样,你说是不是?”这样问着,耳边似乎传来了那把高傲倔强的声音“哼,笨蛋,不过为婚约者做这点事情就那么得意,真是的!”然后那人又微红了双颊,别扭的别过头去,嘀咕着“不过确实很漂亮就是了。”
  老人的脸上露出了宠溺的笑容,又道“我就知道你会喜欢,我就知道……”
  在一个暖洋洋的春日午后,第27代魔王渋谷有利在他毕生至爱的身边永远的睡去了。从那个寒冷的冬日开始,便没有流过一滴眼泪的他,此刻嘴角上挂着抹淡淡的,似是幸福的笑容……
  “保鲁夫,这次,换我来追你,我一定会追到你的!一定!”天边,似乎有个少年坚定的声音这样说着……


*************************************************************************

本想写幸福在最后一刻幻灭的那种泡影般的浪漫,结果不晓得为什么就变成这样了……结果还是在写完才发现的--+然后再看~忽然知道原来这个是我对20不满的发泄~对萨拉的尿血和有利那一副死了LP的表情的不满的发泄!所以这次让保保的血凝结成了杰莉的鲜红叹息~让有利痛苦到连哭也没有眼泪~




--------------------------------------------------------------------------------------------------------------------------------------------------


(修正版)


  寒冷的冬雪飘飘坠坠将世间的一切掩埋在自己脆弱的灵魂之下,妄图将所有的肮脏全部遮盖起来,却在太阳出现的那刻完全破灭,得到的是将自己也变得污浊不堪……
  血盟城的花园中,一人伫立在枯败的花茎前,静静的凝视着那已经失去朝气的一片墨绿色,许久,许久,直到有人站在他身后,为他打上一把伞,遮挡住寒雪继续堆积在他的头上,肩膀上,挂在他单薄的身上……
  “孔拉德,保鲁夫快回来了吧。”有利轻声问道,他没有回头,目光依旧停留在那些快被雪完全覆盖的花茎上,但却很清楚来者是谁,因为这种事情已经重复了不知道多少次,多少次?恐怕连他们两个也数不清了。是十个冬天那么久?还是二十个?三十个?魔族似乎总是有用不完的时光,所以没有人会去在意它的流逝,因此,已经不记得这样有多久了……
  “是的陛下,等春天到了他就会回来。”说着目光也投向了那片明明几个月前还美得炫目的花圃之上
  “是啊,那要快点做准备,我想让保鲁夫回来后就可以看到盛开的美丽耀眼的保鲁夫拉姆,不知道阿妮西娜的研究如何了,有没有做出可以让花期提前的药来。”
  “我想应该快了,古音达鲁和浚达每天都在帮她试验。”
  “是吗,真是辛苦他们了。等到保鲁夫回来看到满园美丽耀眼的保鲁夫拉姆你说他会是什么表情?我真期待啊。”说着,有利的脸上露出了笑容,似乎是想到了很甜很美的事情
  听到那声轻笑,看着眼前这个已经算是青年的魔王的背影,威拉卿的脸上却有着雪花抹不去的忧伤,即使他应该已经习惯了……
  今年的冬天似乎特别的长,即使到了春天也依旧感觉不到一丝暖意,不时的漫雪纷飞会让人有种春天是否存在过的错觉……
  保鲁夫拉姆掸了掸大衣上的白雪,走进城堡内,迎面跑来一脸灿烂笑容的魔王陛下,无论何时,不管经过了多少年,那个笑容看起来都似乎有些傻乎乎的,但却是那么的温暖,所以不经意的也会回给他一个微笑。
  “保鲁夫,你回来了,冷不冷?我让艾菲她们给你准备了热红茶和一些新出炉的糕点,还是你想先洗个澡?”有利搓着保鲁夫拉姆冰凉的双手,连珠炮般的问着
  “你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啰嗦了,简直就像母亲大人说的家庭主妇。”保鲁夫拉姆心中暖暖的,可嘴上却还是改不了的别扭
  一听自己的关心得到的是这样的回答,有利露出一副委屈的表情“什么吗,你总是一走就好久好久,再这么下去我非变怨夫不可!”
  “噗,什么怨夫啊!你真是个菜鸟!”宛若冬日里的阳光一般照亮了黑暗,温暖了冰寒的笑容呈现在保鲁夫拉姆的脸上
  看到那天使的容颜上露出炫目的笑容,有利也傻兮兮的笑了起来,然后忽然又露出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求道“呐,保鲁夫,别走了好不好,没有你我睡不着。”
  “但是大史马隆那边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你知道的,哥哥他们都很忙,只有我能去。”聊着聊着已经走到了有利和自己的寝室,保鲁夫拉姆脱下大衣,找了个壁炉边舒服的位置坐下
  “那下次带我去吧,真魔国这边有古音达鲁就可以了。”有利继续用小狗一样的眼神看着保鲁夫拉姆
  “你想让我被哥哥大人骂吗?”拿起刚泡好的热红茶,轻抿了一口,茶香立刻在口中蔓延开来
  “可是,保鲁夫是我的婚约者啊,应该和我在一起的。”有利坐到保鲁夫拉姆的身边不依不饶的说道
  “那你就去求孔拉德快点结婚生子,让他的孩子去管理大史马隆。”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两个人的角色好像调换了过来
  “对啊!我怎么没想到!就这么办!”说着,有利站起身走到桌边,拿起笔就在纸上一通狂草,写好后,拿到了保鲁夫拉姆的面前“你看,这样就可以了吧。”有利美滋滋的说道
  看着上面歪七扭八的真魔国文,保鲁夫拉姆对浚达充满了同情“有利,你真的打算把这个交给孔拉德?”慎重的确认
  “是啊,这样保鲁夫就可以不用去大史马隆了。”有利一脸的认真
  “吭……”保鲁夫拉姆想象着小哥哥看到这封上面只书有‘孔拉德立刻生个孩子出来去接管大史马隆!’这十几个字,却很具有残虐性的公文时的表情,嘴角就有点抽搐
  “好了,就这样说定了!我现在就去拿给他!”说罢,一溜烟的跑走了
  议事厅的大门被大力的推开,这原本是属于那个任性鬼的专属举动现在却由魔王代替了。
  有利快步走到办公桌旁,将手中有自己签名的所谓公文交给了孔拉德,还不忘加一句“这是命令哦!”然后又用跑垒一样的速度冲了回去
  议事厅内的孔拉德、古音达鲁和浚达看着魔王消失的背影,眼中都流露出了难以掩盖的忧伤。孔拉德拉开了办公桌左边最下面的抽屉,里面与那份他连看也没看的公文相同的纸张已经堆得快放不下,叹了口气,将手上那张也放了进去。
  奔回寝室的魔王脚步在刚刚踏入后停住了,屋内空空如也,除了壁炉边的桌子上还放着两杯依旧冒着热气的红茶以及一点也没动过的蛋糕外,那抹金色已经不见了……
  有利缓缓的走过去坐下,轻抚着沙发上那人刚刚坐过的地方,小声抱怨着“真是的,每次都是这样,没有说两句话就又走了,大史马隆那边真的有那么忙吗?早知道就把那儿分给卡罗利亚算了,这样保鲁夫就不用总是跑来跑去的了。”
  在一个到处都在飘雪的季节,大史马隆终于耐不住性子对真魔国发起了战争,狡猾的人类绝不会进入魔族的领地,却到处侵略着真魔国的同盟国,逼得魔王不得不带着大军前去援助,然而,一向希望以和平的方式来解决问题的魔王当然不会同意战斗,但战场上没有任何的条件可谈,你不打别人就等于是在自杀,终于,人类的大军杀到了眼前,逼得有利不得不反击,但,面对几十万大军又是人类的地盘,即使魔王也会力不从心,不过,那场战争最终获胜的是魔族,而代价就是,替第二十七代魔王挡下胸口一剑的,他的婚约者……
  细雪纷纷扰扰的散落在大地之上,又是一年的早春,孔拉德端着红茶走进魔王的寝室,看着那个已经成长为青年的魔王一个人坐在壁炉旁不知疲倦的说着,端着盘子的手不自觉的有些颤抖,虽然他已经看过了不知道多少回,多少回……
  “保鲁夫我和你说啊,去年熊蜂宝宝孵出来后我也有和它们说他们的妈妈在大史马隆,很快会回来的……啊!你别打我啊,我是魔王你是王后你当然是妈妈啦……哇!好啦好啦我知道错了!是另一个父亲好了吧,对不起嘛。啊,对了阿妮西娜的试验又失败了,结果弄得古音达鲁和浚达的头上开了好几天的花,哈哈,很好笑吧,你想看吗?我有偷偷找阿妮西娜拿那个失败品的药水哦。……啊!你看看你,奶油都吃到脸上了,真是的,哈哈,好像小花猫,哇!痛痛!保鲁夫我错了!我错了!对不起哇!别打了!保鲁夫!保鲁夫!哇!我爱你啊!……我才没有忽然说,是真的很爱你啊,等大史马隆那边走上正轨后我们就结婚吧。……哈哈,保鲁夫脸红了,好可爱哦!……哇!痛痛!我错了!对不起!哇!住手啊!……”
  时光不紧不慢的流逝着,在真魔国已经由第30代魔王统治的时候,那个原本应该随着王者的改变而不断更换主人的寝室却依旧属于第27代魔王和他的婚约者,没有人愿意去打扰他们,没有人愿意去唤醒什么。当城堡中每来一个新人或每一任新魔王继位的时候,总会有所谓的老者带他们去见见第27代魔王,那位拥有超越了真王力量的伟大魔王。他们每次都是站在门口,静静的待上片刻,之后轻轻的离开,因为没有人忍心也没有办法去打扰双黑魔王与他毕生至爱之间的二人世界,关上门后,均是一声叹息……
  一场虚幻的独角戏,从那个到处飞雪的冬季开始,直到很多很多年后一个春日的早上,第27代魔王渋谷有利再也没有醒来,苍老的脸上挂着幸福的笑容,床头花瓶中开败的美丽耀眼的保鲁夫拉姆静静的从花茎上掉落,他,永远留在了那甜美的梦境之中……





******************************************************************************************

这个才是我想要的感觉!
级别: *
发帖
*
乐园币
*
积分
*
只看该作者 1楼 发表于: 2009-03-29
看完好伤心昂  泪都流下来勒  藕还素不喜欢悲文吖!!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1 条评分
盛世狂花 乐园币 -5 2009-03-29 请勿刷屏。
级别: *
发帖
*
乐园币
*
积分
*
只看该作者 2楼 发表于: 2009-04-26
怎么……感觉……修正版比纯虐版还要虐啊……
级别: 新丁小猴
发帖
17
乐园币
55
积分
35
只看该作者 3楼 发表于: 2009-05-05
晕  偶还以为修正版是幸福版~~~结果一样虐
级别: 板凳小猴
发帖
0
乐园币
326
积分
169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2009-05-09
看了心很难过,还是再来一个甜蜜版的吧
级别: 新丁小猴
发帖
1
乐园币
34
积分
40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2009-08-23
啊受不了,不喜欢悲文,唉,伤心(哭)
级别: 新丁小猴
发帖
58
乐园币
191
积分
93
只看该作者 6楼 发表于: 2011-07-03
Re:[魔王同人 有保]幻觉(se~纯虐版 修正版){完}
看完想哭 但是要的就是这种感觉
级别: 新丁小猴
发帖
63
乐园币
90
积分
99
只看该作者 7楼 发表于: 01-27
保鲁夫拉姆最虐了。゜(ノ)´Д'(ヾ)゜。゜
快速回复

限12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