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 3856阅读
  • 2回复

[翻译]Fireworks by Penelope-Z(Lex/Clark Bruce/Clark)

楼层直达
级别: 论坛版主
发帖
341
乐园币
90558
积分
1265

Fireworks

By Penelope-Z

'Loved and lost
And some may say
When usually it's Nothing
Surely you're happy
It should be this way?'

當Clark17歲生日Bruce Wayne恰好因為一些商務原因和幾局檯球留駐在Smallville。

那個時候Clark還在長,越來越高大結實的身體也無法裝下他——沒有任何一具軀殼可以裝得下。Smallville不過是一張漸漸黯淡的地圖上一個黑色的小點。地平線漸漸隱去,成為了他房間窗框的一個部分。

那個時候——Chloe正在自暴自棄一樣地申請了Metropolis的所有獎學金而天天為此廢寢忘食的時候——Pete似乎篤信著自己能夠從啤酒易開罐裏找出自己的青春反叛期來而Clark,則教會了自己如何去飛。

數不清有多少次他直接跌落撞在了地上,但他不會流血,而且身體上那些青紫的淤痕只要讓日光照射一會兒就會褪成淺黃色。有一次他從天上跌下來直直地穿過屋頂落到起居室裏。他每穿過一扇窗那玻璃就在他身後炸開,他的父母尖叫著直到喉嚨沙啞得快要發不出聲音,驚恐的神色很久都沒有從臉上褪去。那些玻璃的碎片散落得整個房間都是,直到很久以後的某一天他母親都能從自己的短靴裏倒出一小塊來。

每一天他都在等太陽落山,那時起周圍事物的輪廓漸漸變得模糊不清,而幻影和錯覺開始變得更能讓人相信。那些紫紅色的,被夕陽的餘暉浸潤著的雲在他的舌尖上留下了難以形容的奇特味道。他降下身體從磚瓦鋪就的屋頂上方掠過,傾聽著小城在入睡前最後的低語漸漸沉寂。他知道他可以飛的比這更高更遠,但他不敢這麼做,他怕他會找不到回家的路。真奇怪,原來就算是飛也不能給人帶來全然的自由。所有的一切仍然是被限制被約束著的,好像內部有一個火柴盒伸展開來,框住了那些高山和平原。

那些房屋排列的最盡頭處是Luthor莊園,在夜色中矗立著的青灰色的石頭表面看起來和周遭的事物顯得並沒有什麼不同。但周圍有淡淡的霧氣籠罩著,那讓它變成了一處神秘的禁地。只有一次他不小心飛到了離它很近的地方,就在它的外圍牆邊。在城堡最高處的一扇窗戶還亮著燈,燈光讓他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輪廓,在窗邊站立成一個剪影,看著外面。

****

“你是誰?你在哪兒?”

Clark往墓地的陰暗角落裏後退了幾步,雙手在口袋裏捏緊,同時屏住呼吸。暮靄沉沉,降臨的夜幕砰然關上了自己的大門。

“我看到了你的能力。你讓我看它是因為你想讓我跟你談談這個。想讓我到這兒來找到你。”

Clark知道自己確實想。他有那麼多的東西想知道想了那麼久那麼迫切簡直都要覺得痛苦了。在深深的好像要嵌入到黑色天空裏去的月亮底下,他看到的Wayne好像是一個虛幻但溫暖的影子。暴風驟雨過後的墓園靜謐一片,只有那些雨點在石頭天使雕像上留下了好像眼淚一樣的痕跡。Clark沒有說話,也沒有動,在那裏好像站成了一座自己的雕像。

“你知道我會理解所有的一切,因為我們是同一種人。”

隨著Bruce的影子開始在半空圍著墓園轉圈,四周發出了小樹枝條簌簌落下的聲音。他的身影時近時遠,一秒前湊近而在倏忽間就不見了。潮濕的夜好像一塊厚重的毯子包裹著一切,柔軟但同時讓人覺得窒息,Clark鼓起勇氣往前走了幾步。

“不要向Lex提起我,不要信任他。”

“Lex。”Clark低聲念了一遍這個名字,揭開了的舊傷疤,疼痛蔓延開來。他一個激靈,意識變得清醒但寒意突然侵襲向他,身體好像投入了冰凍的水底,只在一瞬間。

****

當Clark18歲生日Lex把整個天空都點燃了。

那些來客——大部分都是高校學生,爭先恐後地從城堡裏湧出來為了看煙火升空綻放的那一刻,那些耀眼的橙色紅色藍色金色火焰在天空中如流星雨般落下。

他們的生活都不可避免的發生了改變,每個人的內心都知道得再清楚不過。Chloe,Pete,Lana和他自己在一起小聲談論著未來的一切,好像那是唯一的話題一樣。他們躺倒在夜晚露濕的草地上,寒冷的空氣從面上拂過的感覺好的出奇。

Lana踮起腳尖,雙臂圈住他的脖子在他耳邊低聲說著什麼,腳尖上的柔軟低語。她閃亮的眼睛映出了那個夜晚天空中的所有色彩,那些金色的和藍色的煙火們在她的眸子裏點燃綻放著。他吻了她。

Lex沒有和他們一起走出來,他仍舊站在他自己的城堡裏面,在空蕩蕩的大廳裏獨自一人站在那兒。Clark可以透過那些牆壁看到他,只是站著,在那光滑打蠟的大理石地板上,面孔如一道裂開的傷口。

****

Lex醉了,他把Clark拉進了自己的辦公室。大廳裏現在又擠滿了人,樂曲聲在整座城堡中回蕩著。其實他們都醉了,步伐虛晃地轉著圈,身體好像一個鐘擺。他醉眼朦朧地看著Clark,而後者正在結結巴巴地重複著他向Lex為他舉辦這個驚喜派對而表示感謝的演說。

“我可以為你做任何事情,”Lex打斷他,“我可以向你發誓。”

還沒等Clark來得及開口說他不需要他發這樣的事Lex已經繼續下去了:“過去我已經發過很多個誓了。我對你母親發過誓要保守你的秘密。”

“什麼——?”

“那個,Clark,我在沙發底下找到了她的手鐲。在Metropoils。然後我向她保證如果她回答我幾個問題,我將不會把這件事告訴你父親。她答應了。然後我又向她發誓我不會讓任何人知道這些關於你的事。我發誓要真誠,總之很多很多次發誓….你覺得呢?”

Clark甚至不敢開口說話,生怕自己一開口會出來不像人類的聲音,憤怒和難受和巨大的恐懼交織在一起淹沒了他。

Lex給自己又倒上了一杯,然後朝Clark更靠近了一步。他搖晃杯子的力道有些過大了,那些冰塊互相撞擊著從杯壁上彈回去發出清脆的混響。

“還有更多的你不知道的事。坦誠。要這麼說的話我和Amanda的死也有些關係。她懷孕了並且她想……她企圖……”

Lex的聲音裏居然有了些悲傷的意味:“這真可笑,你看。我現在又覺得可以愛她了,就像我也可以愛我母親了。沒什麼了不起的,愛那些已經死去的人。他們是無助的,他們不能阻止或防備……你給的愛。”

Clark仍然無法出聲,而當Lex試圖吻他他也同樣無法抵抗。他試著讓自己的臉努力側到一邊,然後另一邊,但Lex捏著他的下巴,最後他終於麻木了。他只是站在那兒,垂在身側的兩隻手緊緊的捏著,Lex吻了一會兒開始試圖把舌頭伸到裏面,並一面喘息著一面用膝蓋強行分開他的腿。

Clark過了很久終於想起來用自己的超人力量推開了他,他沒有很用力,但亦足夠讓Lex向後飛出去,他撞上寫字臺的邊沿然後砰然摔落到地板上。

“又要逃跑了麼,Clark?”Lex的聲音聽起來奇怪的並沒有生氣,只是有些困惑。只是不確定。“你會變成只有你一個人的,Clark,離開了我你能做什麼?”

他還是逃了,但是踩在了自己的鞋帶上一下就從樓梯上咚咚咚咚地滾了下去,一直到最後一級臺階。他感到一切都在旋轉著然後眼前一黑,他最後著陸在大廳的中央,落地的時候發出沉重的響聲。然後他站起來跌跌撞撞像個瘋子一樣撥開吵嚷的人群來到了出口的門邊。這時Chole叫了他的名字,她的聲音清晰無疑地蓋過了音樂的隆隆聲和吉他撥弦發出的那種巨大的噪音。

他猛然回身看到了朋友們迷惑而期待的面孔,但他的手是空的,他沒什麼可宣佈,也沒什麼可以給他們的,好吧,他唯一能給他們的——也給他自己——就是那扇大門砰然關上的聲音。

****

當21歲生日Clark教會自己呼吸。怎樣在在間隙中急促地呼吸,在自己的臥室裏他竭盡全力地吸入新鮮空氣,粗糙而髒舊的毛毯上摩擦著背脊。他的指甲深深嵌入了衣衫織物的纖維中,在激烈的動作中身軀在床板上猛然挺起來,然後跌落。

“你以為我發現不了?”Bruce開口,聲音是激情剛退去後的沙啞,兩人的腿交纏在一起也還沒分開,“一個男孩穿著藍衣服,從Metropolis上空飛過,還裝成我的樣子?就連那見鬼的斗篷也是,Clark。你甚至都沒有把自己的臉給遮上,你到底該死地想證明什麼?”

“你不是不可打敗的,Bruce,而你知道我卻不會受傷。那麼如果你能那麼做,為什麼我不行?”

“你當然會受傷!”Bruce重新翻到他身上,但那體重讓人覺得溫暖,他把手探進毛毯下面。他的身體結實而皮膚光滑,看起來比他的面孔要年輕的多。

“Clark,告訴我該死的你究竟想要做什麼。想成為一個殉教徒?把你人生剩下的全部時間都花在後悔你每一次失誤的判斷,每一個錯過的機會,每一次你遲到的一秒上面?在你睡眠中也能聽到那些聲音,你想要把自己逼瘋麼?”

Bruce的雙眼看起來如同最深的黑夜,他幾乎不曾眨眼。

“你想嗎?”

“你覺得我做這個是為了所謂的公平?我是為了復仇。你不可能和整個世界的黑暗面作對,Clark,你只能和你的敵人作對。”

沈默從牆角悄悄爬入到他們之間,最終Bruce起身旋開了壁燈的開關。房間裏亮了起來,窗簾上影影綽綽投射出了兩個人的影子。Bruce坐在床沿開始穿褲子,一次套一條腿,他做什麼都井然有序。

“你想把你生日剩下的時間也在這間髒屋子裏過掉嗎?”

Clark聳了聳肩,“這又不是我真的生日。只是爸爸媽媽隨便選的一天罷了,你也知道——”他繼續說道,“那些不知道我是被收養的人們經常說我和我爸爸長了一副一樣的顴骨。”他本來想試著笑一下但那笑最後還是梗在了喉嚨裏,“Bruce你呢?你是不是也繼承了你爸爸的顴骨?”

“不。”Bruce柔和地回答,一面扣上上衣的扣子,“我沒有繼承它們,我父親的顴骨和他別的骨頭一起躺在某具老朽的棺材裏面,現在大概成為了某些蠹蟲的餐點了吧。”

Clark顫抖了一下。他想起了Lana,她幾乎把墓園當成了她第二個家。她每天去那兒給那些蠹蟲們獻花,她跟墓碑和石棺談論在學校的代數功課,喜歡她和她喜歡的男孩。然後他又想起了一些別的。

“那個晚上,在墓園裏,為什麼你要向我提出關於Lex的警告?你知道他什麼事?”

“嗯,你聽到我說話麼?”Bruce這才把注意力從自己的袖口轉回到Clark身上。

“你第一次來Smallville的時候,那個夜晚,我躲在那些石碑後面被你嚇到了的那次。為什麼你對我說不要相信Lex?”

“你真的在那兒?”Bruce突然笑了,帶著新奇的表情搖了搖頭,“由於我沒找到你所以我最後覺得好像一切只是我想像出來的。那個時候我差不多只是在自說自話,Clark,而不是在對你說。”

“噢。”Clark應了一聲,疲倦突然襲來,他閉上了眼睛。

他覺得自己似乎會在下一秒裂開變成一堆碎片,身體好像已經和他脫離開來,懸浮在上空,又大又笨拙,從平面上延展開去,四肢好像一個壞掉了的木偶鬆弛地垂著,但又用一些別針穩妥地別在軀幹上使它們不至於會掉下來。

****

他走回自己的宿舍,袖口沾上的血跡已經乾涸了,手裏拿著的垃圾食品透過裹住它的報紙往外滲油,然後他看到了停在他門口的保時捷。

Lex在他的車裏睡著了,額頭靠在方向盤上,兩隻手也還搭在轉盤兩邊。就好像他睡眠是海而他緊緊地抓住方向盤才能使自己不淹沒。那些路燈地光亮似乎在黑夜中有些搖曳不定,周圍最靠近地地方是銅綠色的光暈,然後往外擴展逐漸黯淡下去,直至沉滅。

Clark僵立在那裏,視線突然聚成X射線的光束,落點處一個附近垃圾筒裏的一些廢報紙被點著了燒了起來。他手裏的東西落在地上而他轉身就跑,直至自己撞上一面石牆,好像這樣就能使自己的腦子裏過去的一切都模糊掉一樣。總是不在恰當的時候,不是過早,就是已經太遲。

那兒有什麼不對的地方,在Lex的血液裏有某種反常的東西,他知道那種細胞流動和凝結的方式是有問題的。但那不會在任何醫療檢查中被發現,並不會,就算在未來的幾年之內都不可能被發現,但它的確在那兒。

那車在他的門外停了整整三晚,車身上藍色的塗漆閃閃發光,仿佛在他那些窮人鄰居面前毫不掩飾地炫耀著自己的身價,而這三天Clark都睡在公園的長椅上。每天早上都在愧疚中醒來。但他確實害怕,這是畢竟比較容易些。

在那裏等著後悔著是容易的,對一些毫無抵抗的人說愛同樣是容易的。

****

當Clark23歲生日Lex把整幢星球日報大樓付之一炬。煙灰四處飛散,刺鼻氣味的風裏全是劈啪四射的火星,讓人窒息的濃煙裏有一股燒焦了的苦杏仁味。

Clark下降著,像平坦天際裏的一個藍色小點。飛翔不再意味著自由,但它仍有它獨特的意義。你在一切事物之上,獨自一人,在敞開的空氣中不什麼所被遮擋覆蓋。

當Clark步入的時候Lex就在自己的辦公室裏,Clark的臉上蒙上了一層煙塵。Lex就站在窗邊,看著對面的最後一絲火光熄滅,他的鼻息在玻璃上留下淺淺的水氣,平靜地,好像他不過是完成了命運交給他的任務。

“關於星球日報我得說聲抱歉,”他開口說道,“我本來應該至少等到你實習期結束的。”

“有件事我一直不明白,Lex,為什麼你從不告訴他們我是誰?你可以用那個來對付我而你卻沒有這麼做。”

Lex微笑起來,在陰影中嘴角彎起些微弧度。“因為我發過誓不是麼?對你母親,還有一個是對你。我為此做了一切。”

“我知道你想得到我,但比起那個你更想利用我。”

“你是這麼想的?”Lex的聲音裏有些新奇的意味,“好吧,反正你也永遠不會找出真正的答案,不是麼?”

“Lex,發生在我們之間的這一切——”

“發生?”他搖了搖頭,仍然微笑,“這還真有你的風格,為所有的人找一切可能的理由,當然也包括你自己。事情並不是只是那樣發生,發生是指在人們缺席的情況下。我做了這些事,你也做了。”

“現在已經太遲,就算我能原諒你,你也不會原諒我了。”

Lex不笑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種憤怒的表情,他的語速變得很快,太陽穴上因為激動而隱隱現出了青筋。

“但我現把你要面對的一切都變得簡單容易了不是麼,Clark?這算是我給你的生日禮物,你今後不會缺乏要歸罪的对象了。”

“Lex——”

他臉上的怒氣才出现又突然消失了。然後一切都已經過去。Lex凝立在那兒如雕像般一動不動,面無表情,沈默不語。他站在那光滑如新的大理石地板上,如同是被固定在上面。

Clark離開的時候他仍舊沒有任何表示,直到後來,很久很久之後,當臺階上腳步最後的回聲消失他才轉身。他最終也要走的。當Lex最終走的時候,出現在他的手上的是,一枚氪石戒指。

****
'I said "No"
And then I shot myself
So, drink, drink, drink
And be ill tonight
From the one you left behind
From the one you left behind
From the one you left behind'
Unhappy Birthday The Smiths
级别: 新丁小猴
发帖
1
乐园币
30
积分
11
只看该作者 1楼 发表于: 2008-08-16
………………我真傻,单单看了CP就高兴得点进来…… Fireworks……啊啊如此虚幻短暂的东东明显就是BE呀BE ……话说,老爷变配角了,又话说,这个算CROSSOVER吗?
另,其实很喜欢这种风格,自虐呀
级别: 主力小猴
发帖
335
乐园币
424
积分
434
只看该作者 2楼 发表于: 08-23
棒棒哒
快速回复

限12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