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 4716阅读
  • 46回复

[翻译]【流花】夏之瞳(完)

楼层直达
级别: 主力小猴
发帖
45
乐园币
403
积分
229
夏之瞳——月色还未隐入山间之时,从草木的新芽中能够看到的仅是白光,而那白色的光轮则被称之为【月白】哦。“那么,入学试是出这个?”对于在学习方面要求自己帮助的流川枫,国语老师稍稍一笑。
“不,应该不会出的。但是,是很美丽的词句吧。在日语中,有许多虽然老旧,但却非常美丽的词句。若有空闲的话,我也很想多教授点给大家的。”
流川蔑视地看着这位正沉醉于自己内心情感的小个子女老师。他觉得,自己在课上所学的东西和那些个古语之间根本没有差异。无论哪一方,对他而言都如同记号般感觉不到什么重要性。不过,他对这位女老师的侧脸,倒还算几分印象残留下来。
 

到夏天了。
说到夏天的话,果然还是大海吧。
花道独自一人在小小的联络船上眺望着海面。他垂挂在老旧杠子上的,探出上半身,以此姿势感受着含浪逆行的滋味。朝向着船头,已经能够看到小岛的影子了。而船因为受到大浪的影响,稍稍倾斜了下,从船室那里立刻传来了孩子们的欢呼声。
 船是从伊东港口出发去无人岛的。是个不是很大,仅仅用来野餐的海滨。在那里,有一所花道父亲所在的公司拥有的疗养所,到了海水浴的旺季,利用客人做借口,管理人就会用渔船来接送。而对花道而言,从幼年开始,提到海水浴便是这个岛。
“花道哥哥,要让袋子膨起来!”(浮轮:就是小孩子游泳用的那个套在手上的圈圈,可以让人浮起来的那个。)
“我的也是!”
在联络船的甲板上,孩子明朗的声音响起。
花道朝后看的时候,海面包似的孩子拿着缩了的浮轮走了过来。他们是读着小学低年级和幼稚园的兄弟俩。
“怎么了,这个样子?”
“如果穿好这个立刻就能游泳了!其他孩子都已经准备好了。”
花道蹲了下来,对着画有卡通画的浮轮吹气。这两个人,并不是花道的亲戚什么的,而是花道父亲同事的孩子。但是,因为每年暑假海水浴都会遇到他们,所以关系不错。
“流川那家伙在做什么?”
“他是花道哥哥的朋友吗?一直在睡觉哦。”
对于这预料中的答案,花道感到惊奇。从上列车开始流川就一直在睡觉。为什么可以这样一天都在睡呢?花道觉得很不可思议。
(那家伙,果然不该邀请他来的。)
对于花道来说,根本没有邀请流川来这里的理由。
因为振奋过头了,所以湘北篮球队在全国高中运动会后就提前进入到了盂兰盆节的假休中。除了让连续比赛后疲劳的身体获得休息外,安西教练也有休养的必要。
而花道的父亲作为公社人员,从儿子提前进入休假前就将去到海水浴场负责野营工作,这样一来家里就空下来了。接着如同理所当然般,父亲对花道进行了去野营的劝说。虽说花道已经是高中生了,但将他独自留在家中还是会不放心。
“才不要去。那种只有小鬼在的地方,怎么能去!”
“把朋友一起带去就好了吧。洋平君们怎么样?”
“洋平他要打工。其他的家伙也都一样。”
“恩......对了!流川君如何?那个孩子的话是不会打工的吧,又是同一个篮球队的队友,也有话题好聊。”
花道的父亲一副想到了极棒点子的模样,拍击着双拳说道。而他对于流川的中意则来源于全国大赛时为花道加油的时候。当然,这点就花道来说可一点都不有趣。
“开什么玩笑。我怎么能去约流川那种家伙!”
花道的头当下受了父亲的一记重拳。“笨蛋,竟这么说队友!下周练习结束了就去约流川君,让他一定来。明白了没有!”
“可恶!这个可恶的老爸!我去邀约的话流川才不会有来的可能!”
然而无论花道再如何叫唤,独断的花道父亲也没有再听儿子的话。
话说回来,与预期相反的是,对于花道那不耐烦般提出的邀约流川却面无表情地接受了。花道根本没想到流川会同意,他对此感到非常困惑。
(那个家伙......为什么会来这种地方啊......)
从船上,能够看到岛变得越来越大,并且前来迎接的人能够看到了。
 

“来了啊,流川君。我们家花道一直给你添麻烦真是不好意思。”
“喂!我可没有给他添什么麻烦!”
“呃,嘛。一段时间内要受您的照顾了。”
从船上下来后,流川向初次见面的花道父亲打了招呼。还是同样的面无表情,不过声音听起来是和善的。
“你和花道的帐篷是相对着的。毛巾已经放好,请随便使用,若还有其他需要也不用客气只管说出来。东西大体上都有了。对了,花道你过来,帮忙拿行李!”
“切。知道了。”
不管怎么样像是总算习惯了,花道他虽然很不服气可也没说什么,跟在父亲的身后就走了。流川为了将行李放到所说的帐篷里,朝海滨走去。
这里并不是很宽广的海水浴场,虽说有海滨和沙丘,但都很浅。让孩子们玩儿的地方的话,距离浪打过来大约是20公尺左右。像是建筑物又不像是建筑物,在沙浜上只有数十个帐篷立着。岛被浓郁的林子覆盖着,波音之间,无人指挥的蝉儿们的大合唱将空气都给震动了。沙滨的端口有个小山岬(岬:海角),那里面向着海岸。
到达了自己帐篷的流川枫将运动包放到了没任何物品的木板上,在运动包里有着少量的替换衣物和一只篮球。
在午后强光的照射下,孩子们在海中嬉戏着,而另一边则是仿佛那波浪来源于太平洋般,关注孩子一举一动的大人们。另外,虽然只是寥寥可数,不过这种地方也有着成对的情侣在。流川叹了口气。
‘真不该来的。’他想道。
他是没有想到竟然会被带到这种无人岛来的。最初听说要在伊东港坐船时就有不好的预感,但再返回去已是不可能,所以只好沉默着上了船。
现在。虽然拉开包包的拉链就可以看到带来的篮球,不过在这里却不能使用。这里的不毛感真是有够大书特书的了!
不应该是这样的。
在现代的日本竟然还有无法打篮球的地方,对于这点流川感到非常生气。日本的话,不是应该随处都有柏油、混凝土,以及很好用的运动场吗?
如果有个篮球框的话也还算好。然而......
流川放好篮球,朝大海走去。说要跟来的是自己,所以没有办法。总之,先游泳吧。
 

避开孩子们聚集的地方下海,因紫外线直刺入皮肤的关系,所以在下海的刹那,那自海水处传来的冰冷感另流川觉得很是舒服。他戴上了护目镜,在海水及腰处开始下潜,总之此次的目标是浮标那块儿的浮岛。
天气很好,海水也很澄澈,透过护目镜可看到晃动着的鱼影。可惜因为是二流的海水浴场,所以大海虽然美却被荒废掉了。
从海水浴场与外海的铁丝间隔处看,对面有着更多的鱼。若要穿的话是可以穿过去,可那里也有着同样多的水母在游着,所以流川还是决定放弃,毕竟他在小学时曾经遭受过水母的毒手。
于是流川选择了浮岛比较没有贝类的一面开始着手登陆。潮湿的风将湿润的身体吹干。不经意地朝海滨处一看,已经换了穿着的花道就在那里。不规则的背脊高耸着,再加上那头红发,即使看不清脸就这样远望也能知道是谁。
‘真是好认的家伙。’流川略带讽刺地想。‘这家伙一生都与迷路子无缘吧。’
对方在与自己同样的地方入了海,他的目标应该也是浮岛才对。流川这么想着,不过花道却在途中被孩子们给围绕住了。[花道哥哥的游泳教室],总之最后的结局就成了这样。
“大白痴吗?”呆呆地嘟囔了一句,流川枫再次入海。
 

 

“流......流川,给我起来!”
在身体被剧烈摇晃的情况下,流川醒了过来。而叫喊他的正是花道。
“要在这种地方午睡到什么时候。都傍晚了,要涨潮的不知道吗!”
通过花道的话,流川总算把握住了自己现下的状况。他因游泳而过于疲惫,所以在辽阔的浮岛上不自觉地就睡着了。
而浮岛上自然没有可以遮挡住盛夏灼光的东西,所以此刻流川的后背已因久晒而红肿了起来。虽说是盛夏,可流川的皮肤从没被这样暴晒过,对于如此大量的紫外线当然是不习惯的。
“......”
慢吞吞地站了起来,流川的影子斜斜地伸展开来。时已将至日暮了。
突然,流川的手边有一条红色的血线渗了下来。将目光移向源头,那是从花道的手腕处流下的血。
“你的手腕怎么会流血的?”
被流川这么一指,花道这才发现自己流了血。从手腕处看有一条长长的伤痕。
“被贝壳划的吧。”
花道一边这么说着,一边用舌头去舔舐出血的伤口。
不知何故,花道的这一动作宛如慢镜头般将流川的胸口被烧得热热的。
 

那夜,流川无法入眠。
因为中途时午睡过了,所以没有睡意。而且此刻那被光热晒过的皮肤正刺痛着,又加上波浪的声音,以及旁边的花道那熟睡的呼吸声无障碍地传来。
流川闭上眼睛努力地想要让自己入眠,可是怎么都没有办法,所以干脆起身。他将视线落向旁边的花道。狭小的帐篷里花道正卷缩着身体睡着,不过看上去睡得香。
“......”
流川不停地感到某种莫名的焦躁,对于自己的行为和感情,他无论如何也无法理解。
最初,是为什么一被邀请就这样来到海边的呢?
无论是在吃着晚饭的咖喱的时候,还是在看着盛典的烟花的时候,流川的目光,一刻也没有从花道身上离开过。而且,当看到花道对自己以外的人也一派和蔼的时候会异常地生气,不时会沉默着踢过去。
“——混蛋!干什么啊!”“哼”
像这样相互打闹的场景,在旁人看来一定会认为是一对感情很好的朋友吧。
流川觉得很无聊。本来只是从睡梦中醒来,却无法再入睡,只能默默忍耐着。
突然,依稀之间仿佛听见了夜蝉的声音。夜晚的这个时间对于蝉鸣而言还过早了,于是疑惑地侧耳倾听。确实有一只蝉的高波长的鸣声在回响着。
对于习惯了黑暗的眼睛而言,外面的天空已经足够明亮了,流川有种想要出去外面看看的欲望。外头没有月亮,天色并不像想象中那么亮,但是在星辰的光芒中散步并没有过多的不便。
不知不觉中朝着海岸的方向走过去。明白走到码头已经是尽头了,从海岸看过去,可以看到水平线上的伊豆半岛。
在海岸的砂岩上,流川每走动一步,就会有小小的黑影迅速移动到岩石底下隐藏起来。这是海蛆。流川全然不在意,霸道地边踢散这些小小的海蛆边往前走。原来如此,白天时孩子们叫着“海蟑螂”起哄的就是这些海蛆啊。
在岩石上的高地上,流川一屁股坐了下来。星空澄亮,海面平静,连蝉鸣声都听不到。冲刷着海岸的海浪的声音温和而平稳,海风夹带着微冷的气息拂过流川的身体,白天的炎热现在变成了令人难以置信的舒适。接近海平线的是伊豆半岛的黑色的大山。流川留意到那座山的半山腰上浮现出的朦胧的白光。
(——月白。)
初中三年级的时候,这句国文教师所教的词句,连同她的声音一起浮现于脑际。
(那白色的光晕,就是月白啊……)
用银铃般的声音读诵这句诗时所浮现出来陶醉的微笑——。流川,喜欢她。虽然对于国文课之类的并没有认真地听讲,但是她的声音却让人心情舒畅,就连对不好好听讲的学生都同样地和蔼。毕业式之前,即便知道她在春天即将要因为结婚而辞职,仍然不可自拔地告白了。
“我喜欢老师。”
不知道为什么,只是想要这么做而已。不过是冲动驱使的告白而已。
“谢谢,老师也很喜欢流川君哟。”
并不觉得难过,却很不甘心。第一次,想要早点,早点变成大人。终于体会到,就算身高在一百八十公分以上归根到底也不过是15岁的孩子。当小孩就是吃亏。即使告白了,也不会被认真地对待。
流川的心中,充满了酸甜苦辣各种滋味。进入高中以后,一直忙于篮球练习,已经完全忘了这件事。
“……”
恋爱不过就是这种程度而已。对于流川而言,比篮球更重要的东西,这个世界上并不存在。直至如今。
那么,樱木花道又是什么呢?
对于流川而言,花道是一个特殊的存在。感觉上,称之为竞争对手太幼稚了,称之为队友则不够确切,称之为朋友之类的也不尽如是,就是这样一个无法明确归类的个体。花道的存在深深地沁入流川的心中,无法抹灭。只是,流川是这么认为的,之所以这么特殊是因为是花道的缘故。
最开始时,流川就对花道有好感。即使初见面时不分缘由就被打,胡乱地还手也不过是对花道的素质和本性的认可。然而,突然被撞击腰部的打斗却来自于花道那方,至于理由直到现在都叫流川很不愉快。
(赤木晴子喜欢我又不是我的错。)
流川觉得花道的态度和行为都是很没有道理的。‘这算什么事儿?’流川想。根本同小学生差不多嘛。
不过就算如此觉得,可自己到底想要什么,以及想要花道如何对待自己,却完全找不到答案。到了现在这个地步,如果是同其他队友一样用艳羡的目光看待自己,或者像水户洋平那种亲友关系还是算了的好。另外,若是竞争对手的话,即便没有花道还是有其他人在的。
在思考着的这段期间,月白的光亮有些扩大了。月亮的正体应该就要显现出来了吧。而因为流川枫一声不响地坐在岩石上的关系,所以一直隐藏着身形的虫儿们也都出来了。在这些虫的足音接近时候,流川忽地用单脚踏了下地面。于是乎,受到这一声响的惊吓,四面八方的虫类又再一次隐藏了回去。
(……真是有趣)
只不过这是一个消耗耐心的游戏。一次的话尚且可以,两次、三次地进行对流川枫而言是做不到的。
流川想还是回帐篷去吧。另外,他还决定明天就回家。虽然说是三天两夜的预定,但是没有篮球的话流川枫是忍受不了的。并且,就算自己先回家樱木花道也不会失望,对此流川枫有十足的信心。
 

“这种时间你去哪里了?”
令人意外的是花道竟然起来了,并且手里还摆弄着流川枫的篮球。
“没什么地方。”
流川没有显露出吃惊的表情,就这样进了帐篷。好窄。
“……我还准备如果等一下你还没回来就去找你的。”
花道的脸被覆盖在帐篷的阴影处,同时他还低着头,所以流川无从判别他此刻的表情。
“球还我。“
流川催着花道还球,樱木则稍显有些可惜地将球还给了流川。原本的话,流川还怕花道拿着篮球恶作剧什么的,可流川的疑虑算是打消了。花道他什么也没做。
“流川,你到底为什么要到这种地方来?而且,而且是和我一起不是吗?”
花道的声音听上去有些执拗。花道有些时候总让流川枫无法理解。
“没什么。只是因为很闲。而且,我不讨厌大海。”
“只是这样?”
‘不是当然的吗。’流川想。如果还是其他理由的话,他倒还想樱木花道来告诉自己呢。总觉用语言来回答什么的麻烦死了,于是流川沉默着点了点头。
“是吗。……那就好。”
花道像是认同了这个理由,再次背对着流川横躺了下去。流川也差不多想要睡觉了,于是他让身体尽量不靠到花道睡下。
然而就在流川闭上眼的时候,背对着自己的花道说话了。
“流川……那什么,是刚才想好的……你能起来一下吗?”
“起来了,干什么。”
“那什么,明天回去怎么样?”
流川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无所谓,没什么不可以的。”
不是无所谓!对于流川而言,这正是迫切想要听到的话。如果不是花道开口,他原本还打算了明天要说这话的。而另一头,花道在听到流川的回答时暗暗松了一口气。
“这样啊,那就好。刚才碰了你的球,总觉得手痒了。这里是连道路都没有的小岛,即使有球也没法玩。”
从花道的口中听到与自己方才所想如出一辙的想法,并没有觉得不愉快。这对流川而言,是一个新鲜的体验。
树林中,成群的蝉开始鸣叫。
 

次日,搭上和来时相同的渡轮,两个人一起踏上了归途。花道的父亲虽然很失望,却也没有强留。
“对叔叔做了不好的事情呢。”
听到流川难得的充满歉意的话语,花道爽朗地笑了。
“这又没什么,我也不过是勉强配合老爸的任性而已。啊,但是,我家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吃的东西了……对了,我们可以去洋平家留宿,怎么样?”
听到这里,流川心中多少有点后悔。早知道水户洋平家可以让花道留宿的话,当初再多忍耐一天就好了。
到了车站,列车好像刚开走,站台上一个人也没有。
“车怎么还没来——”
花道发着牢骚,绕着站台来回走动。流川看了下列车的时刻表,下一班车起码要四十分钟后才到。在这样的酷暑中要如何消磨时间才好?花道对已然无聊到底了的流窜招呼道:“看,那里。”
花道指的是由站台的屋顶组成的铁梁。
“那里,大概和篮板差不多高吧?”
流川终于明白花道话里的意思了——在这个狭小的站台里玩篮球吧。
“但是,地方太小了。球要是掉到铁轨里面了该怎么办?”
“去捡起来不就好了。在这样的乡下地方,不会常有电车通过的。”
流川被说服了,把是否会给他人带来不便的担忧丢到了脑后。(好孩子可千万别这么做。)
流川从背包中拿出球,花道接着说道:“今天,我们回学校去吧。”
这句话和花道当时的笑容,意外地在流川的心中回荡不去。
流川想着:完了。如果是这样的话,昨天在帐篷里就该吻上个一两次再说。
没有留意到流川的翩翩浮想,花道单纯地抢过球。“走吧,流川。”
两个人在空调效果良好的站长室饱受训斥不过是三分钟之后的事情。
[ 此帖被紫晶秘幻在2010-08-14 14:57重新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2 条评分
didi 乐园币 +100 2010-08-14 活雷锋!!!=33333=
didi 积分 +30 2010-08-14 鸡血钱=v=
级别: 新丁小猴
发帖
52
乐园币
230
积分
98
只看该作者 1楼 发表于: 2010-08-02
楼主的文章有种时光慢慢流淌的感觉,为啥米这里的花花让我有一丝淡淡的伤感(⊙o⊙)
级别: 主力小猴
发帖
127
乐园币
747
积分
313

只看该作者 2楼 发表于: 2010-08-02
我们的流花果然人才辈出
很期待下面的情节,我感觉会是峰回路转,先虐虐我们家小花花,然后牛哥也悲从中来
最后以日式淡淡温馨的风格来结尾
级别: 板凳小猴
发帖
52
乐园币
178
积分
210
只看该作者 3楼 发表于: 2010-08-02
LZ要快发啊``

感觉这篇文的文笔很可爱`  

期待接下的情节`
级别: 论坛版主
发帖
1412
乐园币
3786
积分
13578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2010-08-02
觉得姑娘乃好有爱,虎摸。

牛哥让人说他什么好呢,果然是衣食无忧除了篮球(和花道)就一无所知的阿米巴原虫君。
看文的时候就像能感受到海边的风吹一样,老子也想被花道邀请一起去海边度假……

不知下面有何发展,两个少年在海岛上会怎样萌生JQ,很期待,明天过来看。
级别: 板凳小猴
发帖
65
乐园币
116
积分
243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2010-08-02
出來玩還要帶個西瓜那麼大的籃球....牛哥,我不配服你都不行了。

级别: 主力小猴
发帖
99
乐园币
430
积分
553

只看该作者 6楼 发表于: 2010-08-03
lz大好,这篇日系文有点阳光的味道呀
不住掉流川还会游泳哈哈
是不是发生什么了,还是顿悟什么的
hana!
级别: 主力小猴
发帖
333
乐园币
559
积分
737

只看该作者 7楼 发表于: 2010-08-03
小紫万岁!最爱日翻了!这个时候还是两人别扭着的时刻吧!对于狐狸君能把篮球带来以及后面的一段话,说着什么如果是日本的话到处都有混凝土地和篮筐可以打篮球这样任性的话也是意外的可爱呐……还有花花的父母们,你们这样可以直接促成两只共结连理的功臣那
级别: MVP小猴
发帖
1152
乐园币
2056
积分
1635

只看该作者 8楼 发表于: 2010-08-06
现在花道和流川还是普通队友,不知后面会发生什么火花呢~~~~~~~~
级别: 管理员
发帖
478
乐园币
21996
积分
5375

只看该作者 9楼 发表于: 2010-08-09
小紫姑娘翻译的最认真了!=v=!!句子看上去很舒服很通顺,少了点日系的直白,多了点中式文章的描述,觉得更细腻了=w=
最惊讶的莫过于流川居然在高中跟女老师告白过了...=口=这个阿米巴原虫........
骄阳和海滩尤其的适合小花!流川你打算在海边来个浪漫的告白咩=v=

于是随手奉上此文的插图,作者是宇野郎哟=v=
花之乐园论坛微博:http://weibo.com/u/3792891393
级别: 主力小猴
发帖
333
乐园币
559
积分
737

只看该作者 10楼 发表于: 2010-08-10
didi女神配的插图也很符合,文字也有楼上所说的时光慢慢流淌的感觉,在炎炎夏日真有种沁入心扉的甘甜感啊……小紫翻的太好了,非常喜欢!夏日的海滩果然是最喜欢,碧海蓝天的,在这样的日子擦出爱的火花吧!狐狸君青涩的喜欢也十分轻柔般的飘过,少年果然都有过暗恋自己女老师的经历吧,哈哈。虽然那可能称不上是“喜欢”这样的心情,也许只是在某个特定时间点一瞬间的悸动吧……虽然中间夹杂的流川君的告白,却不感到厌烦,相反很喜欢这细细柔柔的一段,为他对花花的恋情作了对比和铺垫吧!两个都是如此可爱的孩子呐……每次读到日翻忍不住回帖时的话语也想有种日系的味道,尽量想捡着细腻的措辞来表达。小紫,加油!
p.s:小紫,偶不写文呐,因为总是不能很好表达自己的观点,而且文字功力实在不行,想象力也不丰富,总是不能构思出很好的故事呐,所以一直不敢下笔,不想玷了心中最爱的原型!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1 条评分
尾巴 乐园币 +5 2010-08-14 说得好~~~~
级别: NBA小猴
发帖
1298
乐园币
181444
积分
4476

只看该作者 11楼 发表于: 2010-08-14
这篇翻译的真美,就像丁丁说的,日式的文字比较直白,而中式的比较细腻优美。读了一点都感觉不出是篇翻译文呢。

下文下文,强烈呼唤!!

请乐园的大家多去文区版块回帖,支持花受的同人作者。
乐园是以文为本的论坛,如果文区无人理会,那么作者也不会写文,小说库也没有必要开放。
甚至乐园也不需要存在了。T T
真心大家能够多在文区回帖,尤其是新文章,以及新人作者。万分感谢 T T
级别: 猴仙人
发帖
258
乐园币
739
积分
10081

只看该作者 12楼 发表于: 2010-08-14
嗷嗷,宇野朗女神的配图,阿紫姑娘的娓娓道来,每一个长短句结合处都有让人身临其境的画面感,印象最深刻的地方应该是和牛哥一样吧,花花慢慢舔舐伤口的过程对于文中情窦二度开的牛哥和看文的我们无疑都是一种煎熬和考验,花花是连流汗都能性感的男人,面对这样的尤物牛哥乃不蛋定是必须的

最后一句牛哥被花花撞腰,难道是一下撞到敏感部位突然就开窍了

ps:花花老爹有同人男的潜质哟,萌点满赛,姑娘请加油
级别: 主力小猴
发帖
45
乐园币
403
积分
229
只看该作者 13楼 发表于: 2010-08-14
       本来想楼主留言的,不过太麻烦了,因为想要谢谢每个人看我的翻译。  
   这篇文其实没上一篇长,而且翻译起来比较轻松,可是不知不觉就拖了很长时间。现在总算是大功告成了。

     看到大家的留言真的很高兴呢,以后会继续努力翻译的。(如果给点加分就更好了
级别: 板凳小猴
发帖
144
乐园币
381
积分
239
只看该作者 14楼 发表于: 2010-08-14
呃.不说的话还真没看出来是篇翻译文..楼主翻译得真好.
果然两人都是非常喜爱篮球啊,一天不打都不行,小小的站台也不放过.
真是木有想到流川居然在初中的时候喜欢过他老师,总觉得他除了篮球和花花以外不可能会喜欢上别的呢.
最近开始会比较忙了~~不能常上网了,,,,
快速回复

限12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