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 3508阅读
  • 23回复

[All花]花道姊(流花/伪相花,短篇完结)

楼层直达
级别: 主力小猴
发帖
86
乐园币
772
积分
420

早些年装逼文艺的时候,喜欢看冰心奶奶的散文。
其中有个故事就叫《六一姊》,我挺喜欢的。
所以拿来改个花受的。

正文

这两天来,不知为什么常常想起花道。
——题记

以上——假如你相信我会正经,你就输了。

副标题:花大姐。

相田彦一是十一岁时,见到了樱木花道本人。
这人比彦一大了四五岁,他的父亲是彦一母亲的舅舅,所以严格说来,应该是彦一的舅舅了。
但彦一总觉得这人没长大,始终不肯叫他舅舅。
而到了如今,已经过去七八年了。
彦一每每想起过去的林林总总,就总有一种遗憾。

一直以来,每逢三月乡下这个地方便早早地、陆陆续续开上了樱花,粉粉嫩嫩、有的甚至夹带着些许素白。
只是小时候,彦一的兴趣从来不在这些樱花上,他一向不懂得欣赏什么美色。
用彦一自己的一句话说得好,风景再好,春意盎然,也不能把这当做下酒菜。
所以说彦一会喜欢这个季节,完全是因为他有个贪吃的嘴巴而已。
用那末梢粉嫩的花瓣,母亲就像是会变魔术一样,制作出各种精致而美味的点心。

其中彦一最爱的一道点心,就叫做花道。
彦一曾听母亲讲过这道点心的由来,那是相田夫人还在做姑娘时候的事情了。
在乡下二十几岁还没有成亲的姑娘,别说是家里人,连邻居都为自己捉急了。
于是被逼得紧了些,再加上相田夫人年轻时那风风火火的个性,便带着自己的那点儿私房钱,来了回离家出走。
说是出走,其实不过是去了城里的樱木舅舅家。

比自己才大上不过几岁的舅舅樱木俊介,是相田夫人的妈妈最小的表弟。
年幼的时候因为两家关系亲密,所以他们是一起长大的。
与其说是舅舅,倒不如说樱木俊介就像是哥哥一样,相田夫人小的时候还说长大要当樱木舅舅的新娘子。
为这个,相田夫人的妈妈还笑话了她好一阵子。
只是早些年樱木家去了城里做生意,几年下来,倒是生疏了不少。

所以当相田夫人带着她那点家当,寻着地址来到樱木家的门前时,彼此都吃了一惊。
就算之间并没断了联系,几年的时间还是给对方印象中的自己做了改变。
比起突然的登门造访以及这种不请自来的冲击,相田他们或许更不习惯的是彼此的变化,毕竟这两个人大大咧咧惯了。
“啊,是雅叶吗,真是吓了我一跳,都长成大姑娘了。”
开门的那个人看到来人,在端详了几分钟后还是认出了相田夫人,尽管惊讶于她会来找自己,但还是没遮拦地开起了玩笑。
不过,这个人的出现,对于相田夫人,可谓是一下子破碎了她的少女心。
她一向对樱木俊介有一种近乎于喜欢的心情,但当阔别几年再看到这人,那个曾经令自己觉得心动的男孩子,已经被岁月打磨得足以衬得上舅舅这个辈分儿了。

于是,她低下头,整理了下心情,抬起头就又是那个假小子一般的雅叶了。
“你才是呢好不好,俊介你都成大叔了啊。”她伸出手指,和小时候一样没大没小地戳了戳樱木俊介的肩膀。
而这时,从樱木俊介的身后就窜出了一个小小的东西——
“不许欺负天才的爸爸。”将两条肉滚滚的胳膊勉强伸直,挡在樱木俊介的膝盖前,奶声奶气地吐出了这句话。
那是个非常可爱的小东西,在毛茸茸的红发下,那琥珀色的眼睛似乎闪着怒火。
相田夫人的心瞬间就被这个小家伙俘虏了,她甚至等不及想要捏一捏那胖嘟嘟的小脸蛋儿。
“啊,这小东西好可爱啊。”相田夫人蹲了下来,捉住了小孩子紧攥的拳头。
那小小的拳头被收在自己的掌心里,软乎乎儿的,就像是她娘亲过年时蒸的豆沙包一样。

“你才是东西,你们全家都是东西。”小孩子扯着脖子反驳着,顺带扭着胳膊想要把手从这个怪阿姨的手里抽出来。
“本来就是小东西嘛。”当时年轻气盛的相田夫人二十几岁还是小孩子心性,看到那小孩儿这么抵抗着,倒是起了戏弄的心情。
太可爱了,鼓着腮帮,看上去吹胡子瞪眼的这个小东西,像极了她最爱的糯米团子。
“放开天才啦。”这个爱自称天才的小家伙无奈下只得伸出自己另一只手,可着劲想掰开相田夫人的手指。
可这简直就是自投罗网,于是他的那只自由的小手儿也被握得死死的。

好在这孩子的老爹有些良心,没有就这么昧着心肠冷眼旁观下去。
更何况,那大大的眼睛上,已经开始蒙上一层水汽了,看上去马上就要哭了,那咬着的下嘴唇,看着就让樱木俊介心疼。
所以,即便是知道这小子的性子,樱木俊介还是是看不下去可爱的儿子受半点儿委屈。
“好了好了,雅叶,你快放开我儿子。”他这样说着,其实已经不着痕迹地把自家孩子从相田夫人那里夺了回来。
相田夫人恋恋不舍地回味着那肉嘟嘟的手感,这时她突然反应到——
刚才俊介说什么,这宝贝儿是什么来着,难道莫非也许可能——

“俊介,他是……”她指着此时已经被樱木俊介抱了起来的小家伙,小家伙背对着自己,将头埋在了樱木俊介的肩头,然后扭过半张脸偷偷瞥着她。
樱木俊介好笑地看着自己的这个外甥女,然后把团子一样的小家伙举到相田夫人眼前,就跟献宝似的,“花道,快叫姐姐。”
只是,小家伙哪干啊,怎么可能顺毛驴呢。
花道上上下下打量着这个怪阿姨,然后吐出粉粉的小舌头,没成想还带出个婴儿才会有的小奶泡儿。
然后他说,“阿姨好。”
但现下相田夫人的心没空搭理花道这个称呼,在满心满眼都被这可爱生物占据的同时——
她也被自己的舅舅结婚有了孩子这个事实冲击到了。
不过相田夫人觉得冲击的,并不是源于舅舅结婚的那种难过,毕竟那只不过是儿时的戏言,你不能指望谁小的时候说一句做你的新娘,就都能佳偶天成,那不现实。

年轻的相田夫人先是低下头,时间久得让樱木俊介的中二病都犯了,以为外甥女是因为自己结婚而默默流泪。
樱木俊介把花道放了下来,示意他自己去玩,然后伸手正要放到外甥女的肩头安慰安慰她。
想着说什么没有我你能找到更好的。
想着说什么小时了了,大了未佳,我其实就是个不着调的。
想着说什么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但实际上,这些都是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
樱木俊介似乎一直不能把自己外甥女的个性掌握完全,只见相田夫人一把逮住花道,然后抬起头,灿烂地展露给樱木俊介一个微笑。

“太谢谢你了,舅舅。”
是的,短暂的几分钟,让相田夫人想通了一件事,她要结婚,然后生出和花道似的、糯米团一样的宝宝。
然后她蹲了下来,使出自己的章鱼爪,连花道的口水都恨不得吞进肚子里去。
甚至之后还做出了这个叫做花道的甜点。
只不过相田夫人始终太天真了,又不是是个孩子都能和花道一样可爱。
能有几个宝贝儿被养得那么水灵,又能有多少宝贝儿在娘胎里就懂得吸收优点、摒弃缺点啊。
“真是的,怀孕那会儿明明天天抱着花道。”相田夫人每每想起这事儿,就总是怨念地盯着彦一,这样抱怨道。
好在彦一从小心就宽,从不把自己娘亲的短路放在眼里。
他的目光短浅,只放在了吃上。
当然,这种专一的喜好,结束在了看见自己的舅舅樱木花道的那瞬间。

那年相田彦一十一岁,正在放寒假,疯了一天回来就看见自家门前停着辆黑色的小轿车。
彦一的性格随他的父亲,胆小怕生,一看到有陌生人来,就爱找个犄角旮旯躲起来。
“天才看到你了。”就在好学的相田彦一准备拿出本子写作业时,头顶上就传来这么个中气十足的声音。
彦一闻声抬起头,就有了打娘胎出来,头一遭和他娘亲如出一撤的心情。
眼前是个比自己大了四五岁的少年人,有着鲜艳的红发和残存着稚气的脸孔,他的眼神神气极了,不知怎么的,彦一自动把这个人和自己母亲时常提起的花道联想到了一起。
毕竟,神气到这种地步的少年,并不是甩大街的那些个冷艳高贵的存在。
这个人太可爱了,可爱到连眉毛稍都有着香甜的感觉。
这也是十一岁的相田彦一第一次觉得,原来美色是这样实在的感觉,鲜刻地印在了自己心里。

“啊,花道你在这啊。”身后传来相田夫人稳重了很多的声线。
三十几岁的相田夫人,其实已经收敛了她那种少年的心境,开始逐渐习惯扮演一位母亲。
但彦一知道,一旦沾到和这个花道有关的事情,母亲温柔下来的眉眼就会散发出一种抖擞的神采。
也就是因为母亲现在的这个神色,彦一确凿了这人就是母亲总说起的花道了。

“欧巴桑,你老了很多嘛。”
想来那时候花道就很高了,可居然还是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可爱,他身上那种婴儿般的奶气就从来没退散过,这其实也是花道的软肋。
“去你妹的欧巴桑。”相田夫人风风火火地走了过来,脸上却泛起了红晕。
彦一敢打赌,他要是以前看过自己娘亲脸红,自己就把名字倒过来叫。

而这时,花道的注意力又很快挪到了彦一身上,“欧巴桑,这小鬼就是你儿子么。”
“你还真是失礼啊。”相田夫人将手中的盘子放到了桌子上,然后擦了擦手,终究顺着花道说了下去,“对,没错,这小鬼是我儿子,彦一。”
得,花道一来,彦一彻底沦为了地摊货,只是彦一心大,更何况他的小心脏也一直被花道牵着呢。
怎么可能在意呢。
但不管怎样,这便是相田彦一第一回见着樱木花道的场景。

等熟悉了之后,彦一才发觉,花道他并不像表面看上去那么好相处。
其实这不难理解,要说小小年纪就出了国,性格特立独行些也是情有可原。
但是花道的性格,却好到了没话说,平时嘻嘻哈哈,看上去真和心眼儿长少了一样。
彦一一直觉着,花道他挺奇怪的,一米八几的个头儿都超出了彦一几十公分了,但彦一总是想把花道当弟弟来对待。
这并不是说彦一多早熟,孩子也嫩着呢,一根筋得很,自从见着花道,就把爱好改成了“热爱生活,可劲观察”。
只不过,花道的身上,有一种褪不去的孩子气。
明明红着一颗脑袋,个头又高,就和个不良少年似的,却不让人觉得恐惧,反而更加想要靠近。
但是,越靠近,反而越觉得花道他难以捉摸。
这种难以捉摸,并不体现在花道的性格上,而是在于日常发生的某些事情上。

因为是城里来的孩子,又长得好看,所以同村的很多孩子见着花道就都围了上去。
花道倒也不阻拦,毕竟孩子没心没肺惯了,没那么多繁文缛节。
但不知怎的,只要这些孩子要围上来,就总有各种理由被各种支走。
十一岁的彦一观察了很久,甚至把这归结为花道身上的魔力,一定是花道本身不喜欢人围上来,所以施展了魔法。
而如今二十岁的彦一想起这些个事儿,就觉得自己好傻好天真。
他只要一想到自己还专门去问了花道是怎么回事,就恨不得抽自己几个嘴巴子,但十一岁的相田彦一不是如今这个二十岁的相田彦一。
毕竟,这不是穿越小说。

“花道花道,也教教我魔法吧。”十一岁的相田彦一早就被花道迷得三魂五道,满心满眼充满了崇拜。
“什么魔法啊。”花道看着自己的小外甥,也觉着这孩子缺心眼儿到了一定程度了。
“别骗我,你要是教了我,我以后就叫你舅舅。”小彦一握着拳头,做出了他自认为历史上最大的让步。
他那时候,还不懂为什么自己对叫花道舅舅这么耿耿于怀。
“天才没空理你。”傻逼都看出来花道今天的心情不爽,可彦一还是一个劲上赶着逼问,最后干脆死皮赖脸地把花道扑倒在了地上。
“教我啦。”彦一一手按在花道的胸前,这样逼视着花道。
这时彦一觉得,有什么事情,开始不对劲了。
他低下头,正巧将花道锁骨上的红痕看了个满眼,彦一的心脏就像漏拍了一样。
“彦一,快过来帮忙啊。”从屋外传来了相田夫人的声音,彦一反应过来之后,就想花道的魔法果然又生效了。
但这种天真的想法,很快被推翻了,因为在这之后发生了一件事情。

即便是七八年后,彦一始终将那天看到的事情记得一清二楚。
那天他被相田夫人叫去帮忙,去了之后发现母亲根本没有召唤自己,便更觉得是花道的魔法作祟。
于是彦一慌忙折了回去,准备继续软磨硬泡,谁知道却看到那样的艳色。
彦一来到房门前,正准备进去,却从半掩的门缝中,听到微妙的喘息声。
他凑了过去,透过缝隙,看到了那了不得的事情。

自己的舅舅正被一个黑发男生抵在墙上,索要着亲吻。
那个男生,彦一认识他,是邻居家的孩子,寡言少语,看上去十分冷漠。
似乎叫流川什么来着,彦一实在不记得了。
但是彦一确定的是,流川正热情地索取着花道的嘴唇。
彦一之前偷窥到父母亲接吻,但都没有这来得禁色,稍稍长大些后彦一就想,或许是因为花道他的美色,让自己觉着欲火中烧。
随着亲吻的进行,流川逐渐把手伸向花道裤管儿。
松垮的裤子因为扣子的剥落,垂在了地面上,花道的上衣也被流川的手指扯到了肩膀处。
紧实的皮肤包裹着花道的身体,线条均匀而骨骼舒展。

饶是彦一年少,还是被这样的艳丽吸引着,没办法出声制止。
花道的脸颊因为亲吻的缘故变得潮红,从红发的根部流下咸涩的汗水,流川伸出舌尖将水珠吸入嘴巴里。
而彦一见此更是吞咽了下口水,他不觉得这是肮脏的事情,反而有一种渴望。
然后他才意识到,自己得做出些什么。
于是彦一直接推开了门,说了句“你们在干什么。”便转身跑开了。
而后无论花道怎么来找自己,彦一都没有打算理会。
那时候的彦一,还不了解自己是出于嫉妒,他只是单纯地认为不见到花道就不会觉得难过。
哪怕那种肝火般的感觉,缠绕着他的内心。
可如今想来,说不后悔是骗人的。

彦一当时没有想过,那年和花道的相识,可能会是他唯一能够接触花道的机会。
因为暑假的结束,花道也就回到了国外继续学业,临走前花道来找了彦一,可彦一却紧锁着房门不肯出来。
于是花道便站在门口,对着门跟彦一说了句话,“抱歉,天才不是有意吓到你的,都是那只狐狸。”
是的,花道他,和流川亲密到叫他狐狸。
彦一想到这里,便打定了主意不去见花道,但是等他改了主意打开门一看,花道家的车子早就开出了老远。
然后过了不几天,邻居家的那个流川,似乎也办理了留学申请。

彦一一直中二地想,是不是自己理了花道,结果就会变得不一样。
其实想想也知道不可能,花道他不可能喜欢懦弱的自己。
而再后来,一隔七八年,花道都没有再来自己这边,听母亲说是在国外定了居的缘故。

这一天,彦一和往常一样,下了学回到家里,居然就又看到了一辆黑色的小轿车。
然后他看向里屋,那艳丽的红色一瞬间就冲击了他的眼膜。
“……花道……”记忆中的那个花道,随着男人一步步地靠近逐渐被拉到脑海中。
花道他,还是那样好看,坚硬着下巴,却洋溢着可爱。
而他的身边,还跟着一个人,那个人应该就是流川了吧,彦一觉得冷艳高贵到这份儿上的,也不能有几个。

“哟,彦一。”彦一看着花道走到自己身边,他比彦一足足高了二十多公分。
但是,彦一却还是觉得,有一种想要把花道揉搓到怀中,去疼爱他的感觉。
他忽然想,都说岁月是一把杀猪刀,那岁月一定忘了给花道猪饲料。
彦一抬起头,想要把花道记入脑海,却被花道生生打断了去。
“你不会还在生天才气吧。”花道挠了挠后脑勺,自己的这个外甥,听说每次自己打来电话都会在旁偷听,就是不肯来说句话。
靠,说句话会死啊。
“天才不是不教你魔法……”说着花道瞪了眼身后的流川,“喏,其实那些个声音都是这狐狸发出来的。”
原来,花道他连自己不理会他的原因,都想错了。

彦一笑了笑,也觉得自己苦逼到了极点。
于是他继续抬起头,抬头的姿势很累,但为了能够看到花道脸孔,累死都是值得的。
“舅舅,再这么傻帽,就别自称天才了。”
彦一想,是不是当初母亲叫樱木俊介舅舅时,也有这种心情呢。

他这样想着,只得看着流川将花道从自己跟前儿拉走。
彦一这时才意识到,自己这一生,终究只能看着花道的背影了。

于是他折回屋中,掏出抽屉里的手账,看着那一页页关于花道的内容。
才不说自己已经泪已盈睫了呢。

—完结—
级别: 板凳小猴
发帖
102
乐园币
259
积分
173
只看该作者 1楼 发表于: 2013-02-12
花道的魅力真是无人可挡
流川为了独占花道,还模仿别人的声音来赶跑缠着花道的人,果然是因为花道太可爱了嘛~
级别: 板凳小猴
发帖
169
乐园币
867
积分
256
只看该作者 2楼 发表于: 2013-02-13
点进来看到冰心二字。。突然就勾起了点点回忆,曾经,我也多么喜欢看冰心啊。。那样纯粹的心里装着伪小清新伪文艺情怀的年纪~连带着立马也去完整看了一下“六一姊”~

想起小时候我也说过长大要嫁给英挺俊朗的舅舅那样的话呢,果然这是很常见的么!好亲切><

于是看下来,越看越可爱的文风~
看完就觉得一定要收藏,简直就是萌文一篇!!好喜欢~~~~╮( ̄▽ ̄")╭
花道那样可爱单纯的孩子心性,感觉一生都不会变,而流川对花道的执着也是一生的,无端就这样相信着~

楼主留言:

貌似小时候都喜欢冰心,我特别爱看她写的类似于自传似的文。
然后,谢谢喜欢,我觉得挺对不住流川的,毕竟他就打酱油了TAT

我喜欢一个樱木花道=v=
级别: 新丁小猴
发帖
58
乐园币
67
积分
80
只看该作者 3楼 发表于: 2013-02-28
见过很多花道的cp,还是第一次看到以彦一的的眼光来看呢,流川虽然出现的很少,不过霸道的形象还是呼之欲出呀
级别: 板凳小猴
发帖
133
乐园币
421
积分
224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2013-03-01
彦一的初恋就这么被大咧咧的花道彻底误解了,魔法解除了,初恋也结束了
级别: 板凳小猴
发帖
17
乐园币
196
积分
118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2013-03-15
回 楼主(门斗库赛) 的帖子
怅然若失的feel,越是美丽的事物就越觉得随时会从手心溜走,再也抓不住了。
paradise
级别: 板凳小猴
发帖
62
乐园币
199
积分
-45
只看该作者 6楼 发表于: 2013-05-27
花花永远都是那么招人喜欢,我都迷了多少年了,天天看也不烦也不累
简单幸福着!
级别: 板凳小猴
发帖
130
乐园币
264
积分
228
只看该作者 7楼 发表于: 2013-10-14
花花这种角色也只有牛哥能追到
级别: 板凳小猴
发帖
74
乐园币
371
积分
228

只看该作者 8楼 发表于: 2015-07-31
流川竟然还可以模仿各种声音让粘着花道的小屁孩支走……太厉害了流川…
假如思念可以拉近你我的距离,我愿意用我的毕生来想念你,花道.
级别: 板凳小猴
发帖
91
乐园币
677
积分
180
只看该作者 9楼 发表于: 2015-08-08
     幼年版的花道真是炒鸡可爱啊,流川的模仿技能好想要。
级别: 新丁小猴
发帖
44
乐园币
90
积分
90
只看该作者 10楼 发表于: 2015-08-11
狐狸好萌啊,果然只有狐狸和花道更配哦!!!
你长大了,学会不说话了...
级别: 新丁小猴
发帖
27
乐园币
132
积分
54
只看该作者 11楼 发表于: 2017-10-05
流川的技能还真厉害!比较少会有彦一的视角的文。
级别: 板凳小猴
发帖
111
乐园币
1053
积分
154
只看该作者 12楼 发表于: 2017-10-14
看完流川的技能想到中学学过的课文口技,狐狸你也太厉害了吧
文风超级棒,相花真的是第一次看到
级别: 板凳小猴
发帖
130
乐园币
596
积分
234
只看该作者 13楼 发表于: 2018-08-23
腹黑的狐狸 用口技把别人支走
级别: 主力小猴
发帖
233
乐园币
364
积分
432
只看该作者 14楼 发表于: 2018-11-16
把可爱的花花给我吧(飞扑过去,还没碰到,就被不知道哪来的腿踹飞了。。。。最后成为天边一颗星)
快速回复

限12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