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 2165阅读
  • 26回复

[流花][流花]厉鬼(灵异鬼怪)短篇END

楼层直达
级别: 板凳小猴
发帖
106
乐园币
433
积分
278
钝痛从后脑传来,流川下意思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脑袋,突然记起昏迷前他最后一眼终于看见樱木花道了,他已经找到花道了,从昏迷中苏醒过来,还有些模糊的双眼开始恢复澄清,望着眼前的场景,他的心脏骤停,剧痛从大脑传至全身,太过于震惊使他毫无反只是一脸不可置信的呆愣在那。


赤红,满目的红充斥着房间,樱木花道躺在他的前面,从他身上流出的鲜血浸透了雪白的T恤,染红了地板,鲜血沿着地板凹缝逐渐蔓延到流川的身下。


那件t恤,流川还记得,那是花道第一次和他去游乐园的时候他送给花道的,白色的t恤上有一朵硕大的金色向日葵,流川觉得这件衣服穿在花道身上真的很搭很好看,当时花道还撇着嘴嘲笑狐狸的眼光怎么这么差。那时花道的那些音容笑貌还仿佛就在眼前,现在却只有一具冰冷的尸体躺在自己面前。


流川觉得头很痛,前所未有的痛,他一手抓着头慢慢爬到花道身边,把他紧紧
抱在怀里,将头靠在花道的脖颈处轻轻耳语:花道,我的头好痛,真的好痛......


“花道!”卧室中传出流川凄厉的惨叫。瞪着圆睁的眼,逐渐恢复意识才发现自己在自己的房间里。抹了一把额前的冷汗,流川惊魂未定的盯着看了会熟悉的房间,才稍稍舒了口气,原来是一个噩梦。简直是一个糟透了的梦。




流川脱下被冷汗湿透了睡衣,进了浴室,噩梦中的一幕幕还徘徊在眼前,头也像梦里似的那样痛的要裂开似的。


用冷水拍了拍有些发烫的脸颊,流川阻止自己再去想那个可怕的梦,只是个梦而已。花道不会死的。今天他们还约好了去游乐园玩呢。想着第一次带花道去游乐园时花道脸上浮现的孩子一般天真的神情,流川便感觉原本沉重的心情顿时放晴了不少。


流川给自己倒了杯咖啡,随手拿起桌上的今日晨报,今天的报纸头条还是关于流川集团的,“流川集团大小姐与公司小职员私定终身,珠胎暗结”“流川集团总裁欲与女儿断绝父女关系”“流川集团继承人再次更改由儿子继承”“流川集团继承人与情人的二三事”。


流川扫了一眼,嗤笑了一声便把报纸丢进了垃圾桶,拿着外套出门了。什么流川集团,什么继承人,原本他就对这些麻烦嗤之以鼻,自从他为了花道脱离流川家之后就更与他没有半点关系了。




流川在约定的地点等了很久都不见樱木的踪影,按照流川寡淡的个性他一定会再等下去直到樱木出现为止,但是今天做的噩梦让流川一直忐忑不安,他摸出手机打了个电话给樱木,对方传来的竟然是忙音,这无疑给流川按了一个定时炸弹,一想起那个噩梦,流川就不寒而栗。




快速翻出樱木好友的电话,得到的结果都是今天还没有见过樱木花道。流川的心从来没有像此刻那般备受煎熬过,樱木是去了哪里还是出了什么事情,他一概不知。正在流川天人交战的时候,手机响了。樱木洪亮充满元气的声音从对面传来,虽然显得聒噪了点但这对流川来说,可是比仙乐还要悦耳动听。




“喂,狐狸,不好意思,我。。。”




“你到底在哪里?”还没等樱木说完电话那头已经传来了流川低沉的吼声,不难听出里面隐隐的怒气。




“狐狸,你生气啦,我不是故意的啦,我把电话落在家里了,刚刚晴子小姐说有急事找我,所以我就去了,现在才打给你。”




“。。。。。。”




“你在生气吗?你果然生气了吧,小气狐狸。”




“。。。。。。”




“我都打电话给你了,就不要生气了嘛!大不了等下我请你吃雪糕!好不好?!!”




对于樱木这样讨好的语气,流川最无可奈何了,他深吸了一口气,安抚了下自己的心,说:“你在哪里?”“大猩猩家。”“好,那你在那里等我,记住,哪也别去!”“知道了知道了,狐狸你什么时候也变啰嗦啦。”


挂了电话,流川无奈的叹口气,有个做事不按牌理出牌的情人,还真是有点麻烦,不过也是个甜蜜的负担,只要不再出现以上那样让人从天堂掉到地狱的感觉就好。


到了赤木家,出来开门的是晴子,少女看见自己便嫣红了脸颊,扭捏着搓着手,好像不知道怎么自处。




流川对晴子的印象从来就没有任何好感,这个女人是花道从前暗恋的人就这一点,够让他吃上半天干醋了,直到现在花道已经成为自己的恋人,但流川从始至今都没有对这个女人释怀过。




面对这流川寒着一张脸让她把樱木叫出来时,少女瞬间苍白了脸孔。




“流川君,你在说什么啊?”少女像是受到了惊吓,露出了惊慌的表情。




流川不耐烦的推开晴子,往屋里走去,可是到处都没有见到花道的踪影。




“花道到底在哪里?”语气已经带了怒气。




“流川君,你真的。。真的不记得了吗?”少女的表情带了点委屈,又有点怨恨。




“记得什么?”




“樱木他,他已经死了。”晴子的话像是晴天霹雳狠狠的砸在流川的身上。




“樱木他已经死了,而且是死在你的怀里的。你不记得了吗?流川君!”少女边说边抬头诡异地看着流川,勾起唇角眼神里流露出点点留恋,缱绻和不舍。




“而且,不只是樱木哦。”少女停顿了一下,似笑非笑的看着流川,“连你,流川君,你也已经死了,你不记得了吗?”少女的脸瞬间变得灰暗阴森,她嗤嗤笑着,伸手解开了自己的外套,从怀里面捧出了一个鲜血淋漓的头颅。腐烂的血肉里翻出几只丑陋的蛆虫,扭着苍白肥硕的身躯在脸颊和伤口上蠕动,贪婪的吞噬着死者剩余不多皮肉。




“你看,流川君,你的头还在这呢,我切手一点点的切割下来的,保存的很好呢,像不像一件艺术品!真是太完美了!”


流川不可置信地盯着少女怀里的头颅,脑袋开始剧烈抽搐起来,他踉跄了几步,胃里一阵翻滚便扶着墙壁干呕起来,但是他什么都吐不出来,因为他从墙壁的镜子里看到,那具扶着墙的身体上没有头颅,脖子上只有一个碗口那么大的血洞,黑色的血污不停的从里面处的溢出,染得全身到处都是。




那颗血淋漓的头颅正是流川枫的。汹涌的记忆如排山倒海般翻涌出来。




他和花道确实已经死了,是被这个女人害死的。他亲眼看着花道死在了自己的怀里。怎么会会忘记掉,那一刻惨痛的心情。




“流川君真是不乖哦,怎么可以逃出来呢,而且还把那一天发生的事情全忘记了。”少女深情的抚摸着流川的头颅,像是捧着这世界上最珍贵的宝物一般,用着最温柔的语气说着最残忍的话语。




“作为惩罚,那就让你和樱木永永远远的分开好不好,这样就没有人再跟我抢你了,你就能永远和我留在我的身边了,你说好不好?!!”说完,少女捧着头颅哧哧笑起来,然后旋转着身体转起圈跳着古老而华丽的华尔兹。




啪——




大门关上了。




门外一丝凉风吹过。没有任何人。






警车在高大的建筑面前呼啸着,透着一股子威严让人心生敬畏。楼下站满了密密麻麻的人,看热闹的,有带着嘲讽的笑跟身边的人窃窃私语,交头接耳的,有一些则是攥紧了手担忧着的,无论这些人流露出何种表情,那个被逮捕到警车上的男人都与他们没有任何关系。或许有,那也不过是竞争对手而已。




“听说了吗,那个赤木被抓了。”




“我都亲眼看见了,他被戴上手铐押到警车上的。”




“想不到他为了他妹妹竟然做出这么离谱的事。那个被杀的樱木可是他的学弟,听说两人关系还不错。”




“你瞎说什么啊,什么关系不错啊。本来他妹妹可是内定的流川集团未来少奶奶,结果哪知道流川大少爷竟是个弯的,喜欢男人,还为了那个樱木连家都不回了。要是我,我也肯定恨死他们了。”




“听说啊,赤木被抓好像还是有人去举报的呢!”




“咦,那个人是谁啊?”




“听说是他的好。。。。。。诶,你拉我干什么?”那人在看到从外面进来的三井后经闭上了嘴巴。刚刚还在聚会聊八卦新闻的众人各作鸟兽散,各自回去做自己的事了。




三井愤懑的扫了一眼这些八卦的人,然后骂着走了。




木暮坐在办公室里,面无表情的看着那个昔日好友被带上警车离开,只看了几眼就转过头来继续忙手里的工作了。三井寿骂骂咧咧的推门进来,拿起木暮桌子上的水杯也不管这是不是别人的就仰头灌了几口水。灌的急了,水从嘴角流淌下来,落在衣襟上,三井也不管,只是随手用袖子擦了擦。




“那群人也太TM混了,好歹赤木也算是我们的上司啊,竟然赤木一出事就把事情撇的干干净净,装作不认识一样,还落井下石,说些什么狗屁风凉话,平时一副软柿子任人捏的样子,现在怎么就那么齐心协力啊!”三井气愤的把杯子往桌子上狠狠一拍,像是感觉不过瘾一样,又朝桌子撒气起来。




“就是关系好又怎么样,我们能做些什么吗,赤木杀人已经是明摆的事实了,连他自己也认罪了。我们还能说些什么。那些人也只不过是明哲保身,事不关己为什么要淌这趟浑水呢。”木暮平静的声音响起。




“但是。。。。。。”三井还想说些什么。




“你认为谁会愚蠢到跟流川总裁作对,现在死的是他的宝贝儿子,谁会出来求情,你会跟自己的饭碗过不去吗?”




“我。。。。。。”三井急切的看了一眼木暮,最终还是像一只泄了气的皮球,瘫软在椅子上。




“何况我们跟樱木又是好兄弟,手心是肉手背还是肉,我只能选择保持沉默。”木暮终于从文件上抬起头,眼眶微红,神情再不似刚才那般犹如一潭死水,“樱木的尸体已经找到了,就这几天下葬,有空去看看吧。”




说完,木暮又将头低了下来重新把视线转回到文件上,但握在手中的笔自始至终都没有动过。三井见状,也只是伸手摸了摸他的头,然后安静的陪着他。


幽静的房间,因为窗帘紧闭透不出一丝光线,密闭而黑暗的空间令人感到窒息但却意外有一种安全感。一个长发女人安静的坐在藤椅上,她身边跪坐着一个男人,那男人把自己的头靠在了女人的膝盖上双手环着女人略显凸起的腰身。长发女人一下一下的轻抚男人的背,像是在安慰一个惊慌的孩子。




“我背叛了自己的兄弟。我只是个懦弱的小人。”那个男人喃喃自语。




“不,不是这样的,你是英雄,你在保护我和我们未出世的宝宝。为了我们的未来,扫除那些顽固的障碍,你做的很对。不要怕。”女人轻声细语的安抚着男人。




“我做的是对的!”男人终于欣慰的抬头,深情又眷恋的看着他深爱的妻子,“我只是要保护你们,对不对。”




“对!亲爱的。”




男人又重新靠回了女人的膝盖,安静又满足。




女人轻轻哼起了歌,那是舒伯特的摇篮曲。歌声在空阔密闭的空间不断回荡,悠扬而诡异。
伴随着歌声的是男人雄厚的独特嗓音,他轻轻地,情深意切地呼唤着爱人。




“阿彩。”




“阿彩。”




“阿彩”
。。。。。。。








赤木刚宪被抓后,警察分别在他家别墅的地下室和荒郊的一口枯井内找到了他们的尸骨。樱木和流川的尸体,还有藏尸体的现场无不让警察们感到毛骨悚然,胆战心惊。




枯井被手腕粗的铁链锁住,外围被一种用稻草编成的粗绳子缠绕着,密密麻麻,稻草绳上贴满了黄符,黄符上面用朱砂描画着一些奇怪的图案,井边上的泥土不断向外渗透着深红的液体,就像刚刚在血液里蘸过一样,四周透着一股子诡异的气息。樱木的尸体就藏在井内。他身上还裹着死前那件白色t恤,上面的血迹早已干透了。只是尸体在阴寒的井底已经好几天了,但是他的样子就好像睡着了一样,只是面容有些苍白,他的唇上被涂满了朱砂,配上那一头璀璨耀目的红发,整个人看起妖艳极了。




而流川则被身首异处,他的身体被泡在福尔马林液体里。而他的头颅则是放在一个真空的玻璃柜里面,因为没有空气接触所以都还保持着刚刚死后的样子。




樱木和流川的葬礼如期举行,在流川枫姐姐彩子的再三要求下,樱木和流川终于得以合葬在一个陵墓里,虽然他们的父亲也就是流川集团总裁流川政仍旧有些反对,但毕竟死者为大,人都已经死了,还有什么好争的。




像是感染了周围肃穆的气氛,细细密密的雨丝从空中飘落,给这场葬礼填上凄凉的背景,哀悼着两个年轻的生命就此流逝。苍老的牧师用稳重却略显沙哑的嗓音机械地念着悼词,这些凄美哀怨的悼词在空旷的土地上回荡着,久久无法消散。




葬礼过后,彩子一个人留了下来。




她穿着黑色的礼服,胸前配着一朵白花。未施粉黛但面容精致的她虽然已为人妇依旧清丽脱俗。




她举着一把黑色雨伞,望着墓碑良久,才淡淡的开口。




“赤木已经被抓了,晴子也已经被关进了精神病院。现在你们可以安息了。”她顿了一下,继续道,“我能补偿给你们的都已经做了。我也算对得起你了,亲爱的弟弟。你最心爱的人在死后还能陪在你身边,你应该感到安慰了吧。父亲那里,你也不用担心,我和阿良会陪着他,让他安享晚年的。经过你的死,我想他应该已经知道如何珍惜身边的人了,瞧,你能和樱木合葬就是他的退让。就这样吧,等会我还会去看看晴子,毕竟人家也是因为你才弄成现在这副样子的。”






神奈川精神病院坐落在郊区,那里环境清幽宁静非常适合病人修养。




只是住院部的大楼显得格外的吵杂。




彩子在医生和护士的带领下朝晴子的单人病房走去,看着那些病人古里古怪的动作和莫名其妙的语言。彩子冷笑了声。




“请问医生,晴子在这里还好吗?”




“一切都还好,她不像其他病人那样表现出明显的病症,她的神智很清楚,跟我们对答的时候,逻辑清晰条理分明。简直比普通人还要正常。但是一提起流川也就是您的弟弟情绪就变得格外的激动和兴奋。我们估计应该属于过激性心理变态。您等下与她会面的时候请谨慎,不要过分刺激她。”




“好的。谢谢。”




“就是这里了。有什么事请您叫我们。”




彩子推门进去,赤木晴子正在泡一壶花茶。浓郁的花香随微风飘散在空气中。她显得非常恬静举止优雅,俨然是一个大家闺秀的样子。




“彩子姐来啦。真是稀客呀。坐。”晴子发出邀请,这倒是出乎彩子的意料之外。




也不多想,她拉开座位放下包轻轻坐下。赤木晴子沏好一杯花茶,慢慢把它推到彩子的面前,看着彩子狐疑的目光,她轻笑出声。




“怎么,怕我下毒啊。”她像是证明茶里没毒,拿起那杯茶喝了一口。然后又重新沏了一杯推到彩子面前。




“彩子姐贵人事忙,今天怎么有空来这里看我。难道是来兴师问罪不成。”晴子说着低头把玩着一个精致的木盒。那木盒精致绝伦,外面镶嵌着五色宝石,还用红线描绘着复杂的图案,像是古老的图腾,又像是一个又红线构成的囚笼。




“我不会怪你的,毕竟是小枫有错在先。你和你哥哥都受到了应有的惩罚。而且你有病在身。”




“哈哈哈哈。。。你知道我没疯的。”晴子扭曲着脸孔,肆意地冷笑着,她倾身向前说道,“是啊,我杀了樱木,我那可怜的哥哥为了救我误杀了流川。我们是罪有应得。那你是什么?最该死的那个人是你!”




“你说什么,你真是疯的不轻。”彩子皱着眉,怒视着对面的人。




“你为了剥夺流川家的家产,想要借我的手杀了流川,我说的对不对。”晴子一把抓起彩子的手腕,不知哪来的力气,让彩子挣脱不掉。




“简直在胡扯,父亲早就扬言把公司交给我管理。我用得着杀他吗?!!”彩子盯着她冷笑道,被禁锢的手腕已经有些发红了。




“因为你恨,你恨你的父亲,恨流川枫,甚至恨你那个福薄短命的母亲。因为你只是流川政情妇所生的私生女。你的母亲被流川枫的母亲害死了,而你的父亲却无动于衷。”看着彩子受惊失去血色的双颊,晴子越发得意,“本来流川枫和樱木脱离流川家,气的流川政说要把继承人改成你,但是你清楚那也是说说而已。再加上你和宫城良田的丑闻被揭发,你父亲想要和你断绝父女关系。你心里慌了,你怕自己到最后什么都得不到,所以你才编了这个局。”




“哼!”彩子冷哼一声,她用力甩开晴子的手,整理了一下稍显褶皱的衣服,优雅的坐下,她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花茶,镇定下自己的情绪,却忽略了对面那个女人因她吞下那口茶时眼里放出的光芒和唇角微微勾起的幅度。




“我是恨我的父亲,也恨流川枫,就因为我只是私生女,我为公司做了那么多,付出了那么多,父亲他从来都是视而不见。流川枫他付出了什么?!!我和宫城是真心相爱的,他根本不爱他那个所谓的未婚妻,那只是他家里人逼他去娶的。凭什么我什么都得不到,爱情,权利,地位,财富,这些我什么都没有,最后所有的东西却全都属于他。”




彩子抬起头,眼神里透露出傲慢以及冷酷:“就算我再怎么恨流川枫,我为什么要计划杀他。我只要听父亲的话离开良田做个乖女儿,就能够使父亲回心转意。”




“因为你和我一样,是个为爱而生并且极度贪心的女人,你不仅要爱情,还要名利全收。杀了流川枫不仅可以收获公司还能让流川政心灰意冷痛彻心扉,老年失子的他就会慢慢接受你和宫城良田。”




“哈哈哈,讲得真不错。继续。”




“那一天是你冒充我给樱木发的短信说我企图自杀。你知道他会来找我,也知道我嫉妒憎恨他到想要他的命,进而把流川牵扯进来,或许你并没有凶狠到想要他的命只是想让他身败名裂,前途尽毁,只是出乎你意料的是我竟然有能力杀了他们。”




“既然你都知道,为什么你还要杀了樱木花道。”彩子的脸色发青。




“因为我恨他们,一个是我最好的朋友,一个是我最心爱的人,他们却选择背叛我,我恨死他们了。既然流川他不爱我,樱木也背叛我,他们不让我好过,我就让他们尝尝被背叛的滋味,我要他们生不能在一起,死了也要永世相隔。”




“你真是个可怕的女人。疯子。”看着赤木晴子扭曲阴狠的脸,彩子感到一股凉意。她拿起包准备离开。




“彼此彼此。”




“不过你算错了,现在流川枫就和樱木葬在一起。”




“哈哈哈哈。。。。。”赤木晴子像是疯了一样大笑,“不会的,他们永远都不会在一起,你瞧着吧,过不了多久,我就会穿着最美的礼服嫁给我最爱的男人。”




“疯子!”




砰——




看着被关上的大门,赤木晴子淡淡的说道:“彩子姐,我可是送了一份大礼给你哦,你可要好好保重自己,好好保护你那亲爱的弟弟!枫,快快长大吧,你美丽的新娘正期待着你的出生!”




晴子心情愉悦地抱起床上的一个精致的娃娃,用力撕扯,直到那个娃娃支离破碎。




流川枫既然你不爱我,那就由我亲手创造一个只属于我的枫。




快点出生吧!你的新娘已经快等不及了。




那时的你将只属于我,唯我是从。




房间里又响起了那首歌谣,清丽优美悦耳动听,只是它如同深海美丽的人鱼的歌声只是为诱惑世人而编造的美丽谎言。




那是世界上最恶毒的咒语。








午夜时分,彩子拎着包回到她那幢堂皇富丽的郊区别墅。今天是她正式接受公司的庆功宴,因为她怀有身孕,宫城便差司机提早送她回来休息,自己留下继续周旋于宴会。




开门进来,彩子打开灯,放下包进浴室洗漱。劳累了一天,她感到十分疲惫。泡着温暖的热水,倦意不停涌上,她伴随着磬人心脾的熏香,慢慢地闭上双眼。




突然一阵急促的按铃声惊醒了她。彩子皱起眉头埋怨了几句起身裹着浴衣去开门。




“出门怎么不带钥匙?这么晚还要我来开门!”




开门带进来的寒风让她瑟缩了下。




抬头,发现没有人。




外面一个人都没有。彩子吃惊地到处望着,依然无人。夜晚的寒风带着丝丝阴森一点点灌进彩子心里。




等彩子关上门。她疾步走到沙发想要摸出电话打给良田。可惜她拨了几次良田的号码,电话里传来的都是客服机械的女音。




“对不起,您拨的号码是空号。。。。。。”




这时,门口又响起敲门声,不同于刚才那般急促,而是非常有规律的咚咚声。




咚咚。。。




咚咚。。。




咚咚。。。




彩子像是豁出去一般扔掉手机,快步走到门口。她拉开门,对着仍旧毫无人影的走道大声吼道:“是谁?!!你TM到底是谁,畏畏缩缩的做这种恶作剧,真是弱智的可以。有本事给老(和谐)娘出来。躲在暗处算什么,阴险卑鄙的小人。”




像是壮了些胆,她关上门嘲讽一般的继续骂着那个恶作剧的人。




突然她说不下去了,小小的猫眼镜上印出了她的背影,但她背影后面却显现出一道黑影,或者是说那道黑影就站在他的身后。




脖颈处突然传来了阴凉的气息,寒的人彻骨。彩子一动不动地愣在原地,她的眼睛睁得大大的,瞳孔紧缩。




彩子的身体忍不住微微颤抖,她的双手紧紧地握成了拳头。




她恍惚间想起一句话。




午夜,莫回头,身后非人哉。




像是承受不住这样胆颤诡异的状况,彩子惊叫着抱着头跑进房间。她掀开被子躲了进去,把自己裹得密不透风。她两只眼睛慌乱的转着盯着一片黑暗。全身上下渗透了阴冷,躲在被窝里瑟瑟发抖。




突然有什么东西开始拉扯被角,彩子感受到无限惊恐用尽全力紧紧攥住被子不让它拿走,像是跟彩子较上劲,拉扯的力度不断增大,最后嘶——的一声,被子被撕成了碎片,彩子盯着空无一人的房间,发疯似得跑了出去。




不知道跑了多久,她已经累到气喘如牛了。但抬头却发现她始终还在她熟悉客厅当中。




原本白亮的灯光像是短路一般,一闪一闪地发着光。




蹬蹬噔——




四周不停传来篮球击打在地面上的声音,一抹妖艳的血红不停在彩子眼前闪动。




那是樱木的红发。。。。。。




彩子机械的转过头,脚步僵硬,她想要跑离这里,但脚步却沉重的犹如安上了千斤坠,无法再挪动一步,彩子一下子无力地瘫倒在了地上。她恐惧地向后蹭着,双腿发软,一点都站不起来。樱木的眼睛牢牢地盯着那面如死灰的脸,彩子不敢再有动作,因为那双眼睛在跟着她!




伴随着她的动作机械的转动着。




“不。。。不要过来。。。”彩子语无伦次地说着,恐惧涨满了她的全身。“不是我害你的,是晴子,是晴子那个jian女人。。。你要找,找她索命去。。。”




“樱木,求求你,放过我吧,你要什么我都给你,我已经把你和小枫安葬在一起,你还有什么要求,我都满意你。。。求求你,别吓我。”彩子惊慌地慢慢向后退着。她的小腹剧痛无比,温热的鲜血从大腿处蜿蜒流下。




樱木死死地盯着她的肚子,仿佛要用目光把彩子的肚子穿个洞。毫无血色的嘴唇微启。




“把狐狸还给我。。。”




“把狐狸还给我。。。”




“把狐狸还给我。。。”




樱木边说着边朝彩子伸出手。彩子眼睁睁地看着樱木越靠越近,她的精神已经濒临崩溃。她像发了疯似的嘶吼着哀嚎着,拼命地用手脚挣扎,声音里充满了痛苦和恐惧。
“啊啊啊啊啊!!!”




凄厉的尖叫声在别墅的上空回荡着。(现场太血腥恐怖,直接拉灯。吓死偶了TAT。。。)




别墅的附近停靠着一辆黑色轿车。里面坐着一个长相英俊的男人,那男人梳着奇怪的扫把头,身着一件银灰色唐装,左手带着一串白玉佛珠,右手上绘着一个古老的龙形图腾,从小指一直缠绕着蔓延到肩头,龙睛闪烁,栩栩如生,好像那条青龙就要从他的肩头跃起,腾云飞上九霄。




他就是仙道彰,南方奇人仙道氏一族后裔。




仙道远远地看着那幢别墅,脸色沉重,他无奈地叹了口气,惋惜道:




“好不容易把你从封印中救出来,你却为了那个流川枫偏偏连最后的退路都给毁掉,你这又是何苦呢。樱木花道。恐怕以后你连冥府都回不去了。”




人死后,魂魄便由鬼差牵引至黄泉路,过三途川,再通过奈何桥进入轮回道。那些枉死的魂魄徘徊在人间不愿回归冥府,7日之后就会变成孤魂野鬼,其中怨念深重的红衣鬼,便称之为厉鬼。






相田彦一是神奈川陵南高中一年级新生,陵南高校是神奈川著名的篮球名校,但是更著名的是这所高校就建在神奈川最大的公墓附近,因此,鬼故事,灵异事件是这所高校的名特产之一。




今天在学校篮球部训练的很晚,彦一原本想抄近路回家,结果却很不幸的迷路了。凭借着手机微弱的光亮竟然走到了神奈川公共墓地。




夜色昏暗,群星黯淡无光,连平时皎洁明亮的弯月也失去了踪影,夜晚的冷风


带着寒气呼呼吹来,让人不禁毛骨悚然,墓地四周寂静无声,偶尔有几声狗吠从


远处传来,显得空旷的墓地更加阴森恐怖。




相田彦一原本就不是软弱胆小之人,从入学到现在天天听着学长们的恐怖夜谈,他早已产生抗体,百毒不侵了。但在这种情况下。他还是有点怂了胆子,拉了拉衣领阻止寒风继续从他的领口灌进去,他加快了脚步。


一个人影从远处走来,相田彦一在心里欢呼了一句LUCK后朝那个人跑去,这个人应该是管理这个墓地的吧,终于有个人可以问路了,这个该死的墓地还真是大的像个迷宫。不过还没等彦一跑近,就发现有什么不对劲的,那个人有着绯色的头发,穿着一件猩红色的衣服,手里抱着一个东西,那个男人正低头喃喃的说着什么。不对,等那人走近了些彦一才发现原来那件血红的衣服其实是一件白色的t恤衫,只不过上面沾染了一大片血迹,衣服在暗淡的星光照射下翻着诡异的红光。那男人怀里抱着一个婴孩,不同于那人身上早已干透的暗红色的血迹,婴孩身上沾染着新鲜的血液,血液随着那个男人的手不停的滴落在地上,画出一条扭曲的血线。




像是发现了什么,那个红发男人抬头朝向彦一的方向看了一眼。这时的彦一早已吓得魂不附


体,他脸色煞白,双目惊恐的圆睁着,双唇早已毫无血色,不停的颤抖,两腿哆嗦着移不动半步,像个木偶似的呆在那里。


那男人朝着彦一冷笑,露出一口阴森的白牙,嘴里不停地发出哧哧声,但他只是看了一


眼彦一后又低头看向怀里的那个染血的婴儿,继续喃喃自语;枫,我们回家。




等到那个红发男人抱着婴儿走向墓地深处,相田彦一才缓过气来,他哆嗦着按着那颗惊魂未定像要跳出胸腔的心脏,心有余悸的看了一眼已经湿透了的裤子,想着明天一定要去找他姐夫招一下魂什么的当然是他自己的魂,不,还是先转校吧。接着他就脱力的昏倒在路上。


第二日,毫无疑问,流川一族的新闻又占据了报纸头条。




流川集团继承人在昨日因小产而疯癫。




昨天,正好是流川枫和樱木花道死后的第七天。




传说中的回魂夜。


end







级别: 板凳小猴
发帖
106
乐园币
433
积分
278
只看该作者 1楼 发表于: 2013-11-09
写的时候整个毛孔都竖起来了,感觉背后阴冷阴冷的我还特地多裹了一件衣服勒,自己把自己吓个半死。现在想起来还觉得毛骨悚然,我发誓再也不看第二遍了,有什么错就随他吧。呜呜呜呜,妈妈好口怕!

彩子大姐头,晴子,偶对不起乃们,偶不是故意黑乃们滴。。。乃们在我心里就素俩女BOSS的地位啊,所以这个BOSS的地位就非乃们莫属了。
还有花花,流川,偶也对不起乃们啦,让乃们死翘翘可不管我的事,乃要找就找出题的人吧【泥揍凯】
【正经样】最后我想说下题目。文中的厉鬼有2种,一种是花花,一种就是像彩子晴子这样未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人,这些人难道不比厉鬼还口怕。毕竟花花从头到尾都没有害过一个人,顶多就出来晃荡一圈,吓吓人,嘿嘿嘿嘿。。。。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1 条评分 乐园币 +1
狐狸花 乐园币 +1 2014-03-08 小v?这个是马甲?
级别: MVP小猴
发帖
391
乐园币
1890
积分
1423

只看该作者 2楼 发表于: 2013-11-11
在贴吧看的时候断断续续的,于是今天重新看了一遍。

比鬼神恐怖的永远是活人,楼主设计的剧情很丰富很好看。

我觉得楼主也萌花受好多年了呢,那天在贴吧才看到在乐园还是新人捏。
仙花诚可贵,洋花价更高。若为ALL花故,节操皆可抛。
级别: MVP小猴
发帖
954
乐园币
3444
积分
1104
只看该作者 3楼 发表于: 2013-11-12
最近看到好多这样暗黑梗的文啊,超级喜欢超级爱  
大人写的真的很棒哟~~尤其喜欢那几句牛哥给花花打电话的时候花花跟牛哥撒娇似的对白,几句话就能让人联想到电话那头的花花的神态,我甚至都能想象到花花在电话另一头讨好的笑,就像他 ,活灵活现的
但是,也许是我看了太多惊悚电影惊悚小说,再加上我本人学得又是心理,我总觉得那种让人心都提起来的恐怖氛围没有体现出来……当然,这文就算是暗黑系的他也还是篇同人文,是我太过吹毛求疵了,大人你无视就好
另外,我还是不喜欢黑人梗,我喜欢那个精明女王范儿的彩子,那个温柔的晴子,喜欢SD里头的每一个人……好吧,还是请大人无视我就好
级别: 板凳小猴
发帖
106
乐园币
433
积分
278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2013-11-12
回 2楼(未若即) 的帖子
呵呵,对呀,在流花吧混了好多年,在乐园还是新手哦~~~请多多指教咯~
级别: 板凳小猴
发帖
106
乐园币
433
积分
278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2013-11-12
回 3楼(至爱流花) 的帖子
没事没事,其实我也很喜欢彩子跟晴子的,灌篮里的人物我每一个都非常喜欢呢~~
就是觉得原创人物有点怪怪的所以就用了剧中的~~哈哈哈
级别: 论坛版主
发帖
1412
乐园币
3784
积分
13578

只看该作者 6楼 发表于: 2013-11-12
连续看了两篇暗黑文啊。
晴子和彩子性格大变,像我这种死忠原著性格的人,看见这种转变还是有点别扭。当成原创文来对待就过得去了,挺精彩的。
最后,请善用楼主回复功能,注意不要连楼,谢谢合作。
级别: 板凳小猴
发帖
38
乐园币
376
积分
164
只看该作者 7楼 发表于: 2013-11-16
看到标题猜了半天到底是谁是厉鬼,猜了 流川 还有 晴子, 真没想到最后竟然是花花!
觉得这样的结局太快了,其实如果真让流川的转世出来感觉后面的剧情可能更会精彩的说~
级别: 新丁小猴
发帖
21
乐园币
175
积分
34
只看该作者 8楼 发表于: 2013-11-17
流花吧看的时候就很惊悚,又看一遍依然渗人的慌。晴子好变态,为爱疯狂的女人。彩子姐竟然是反派还是很少见。花花和牛哥现实不能在一起,做鬼也要在一起。花花变成鬼也是好的鬼,只是为了带回最爱的狐狸,其他人他都不会伤害。很喜欢这篇文。
级别: MVP小猴
发帖
253
乐园币
2538
积分
1140

只看该作者 9楼 发表于: 2013-12-05
天啊!这!篇!太!棒!对于灵异故事爱好者简直是福音

中间看见说彩子肚子里的还是会是流川转世还想花花你去哪儿了?老公要被抢走了喂……不过最后看见彦一的那段又开始安心了,没分开就好

还有楼主,本来挺好的气氛突然看见“(现场太血腥恐怖,直接拉灯。吓死偶了TAT。。。)”这句,我都笑出声了好么……不要吐槽自己的作品啊,吐槽这种事放着我来嘛!
Pick your one, and be addicted.
级别: 天才小猴
发帖
1669
乐园币
217695
积分
5819

只看该作者 10楼 发表于: 2013-12-05
吓尿了。。。集体黑化好可怕  彩子太过分了,有狐狸这么可爱的弟弟居然不珍惜啊。。。这里面的晴子感觉好像最终boss啊,为什么连流川投胎到彩子的腹中都能知道呐~我觉得楼楼的文章画面感很强呢,看文的时候脑海里就能浮现一幕幕分镜~
r=a(1-sinθ)——花道的公式
级别: 板凳小猴
发帖
130
乐园币
124
积分
177

只看该作者 11楼 发表于: 2014-01-07
吓死我了~幸好我看了title之后流到早上才读的!不然半夜要我怎么睡!!!
级别: 板凳小猴
发帖
73
乐园币
235
积分
131
只看该作者 12楼 发表于: 2014-01-07
楼主写的不错啦但是彩子和晴子变成这样感觉不大对劲啊,这两不应该是流花命吗←_←【
希望下次能更注重人物性格
级别: 板凳小猴
发帖
151
乐园币
15
积分
214
只看该作者 13楼 发表于: 2014-01-07
囧~~~太黑暗了,大半夜的 晴子和彩子都好可怕
花道和狐狸就这么死了???怎么可以?
级别: 新丁小猴
发帖
8
乐园币
81
积分
57
只看该作者 14楼 发表于: 2014-03-29
太悲哀了,故事里的每个人都是罪人也是可怜人。贪嗔痴恨,爱欲青仇,只要是人就一世不得解脱。为了想要得到的去努力去争取本是无可厚非,但是真正地不择手段机关算尽牟取来了,却未必快乐,也只有这时才会发现失去的远比得到的多。
这里的晴子又被炮灰了,以前全班男生心里的女神好像精彩变成腐女笔下的妒妇、炮灰呀。其实我一直都很奇怪,她对花道究竟抱着怎样的感情呢?她单恋流川自然知道喜欢是怎么回事,花道从语言到行动都强烈地表达着对她的爱意,可是她始终保持着一种暧昧又游离的状态。说恋人,不可能,她的心在流川身上。说普通朋友,可是单独练球,逛街,做饭吃又很像约会。不是说男女就不能做朋友,可是在花道明显的爱慕有所期待下就不该保持一些距离吗?还是她真是无知无觉,每一次都对花道充满期待欲言又止明媚忧伤的样子,晴子,若爱情深爱,不爱请彻底。不要暧昧,伤人伤己。
快速回复

限12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