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 3018阅读
  • 37回复

[流花]旅舍(流川生贺,短篇完结)

楼层直达
级别: 主力小猴
发帖
86
乐园币
772
积分
420

正文

流川是个小说家,这或许归功于他丰富的经验,所以年纪轻轻便得到了不小的殊荣。
尤其是那本《寂色》,更是以其难能可见的描写手法获得了文学大赏,被业界评说为描写真实可怖。
而因为工作原因,流川时常需要外出取材,也就是在一次取材过程中,流川偶然与这家旅馆结缘,成为了这里的常客。

“流川君,起得真早啊。”旅馆的女将藤井是个四十几岁的中年女人,她该是保养得当,又常年居住于这样的山野间,看起来也就三十岁左右。
“恩。”流川冷淡地点了点头,他不擅与人交际,细长的眼睛促狭地瞥向一边,似乎不想再深谈下去。
“今天供应的早餐是煎蛋,趁热吃去吧。”藤井不介意地笑了笑,便低下头整理起了手里的资料,“客人真是一年比一年少了。”
她好像有些介怀于生意的惨淡,流川却充耳不闻,他一向对外界的事物漠不关心,当然除了一个人,这也就是流川之所以会来到这家旅馆常驻下来的原因。

该是时候了。流川立夏时回到了这间旅馆,而现在已经是第十天了。
往常的这个时候,那个红头发的少年就该出现了,他如同被上好发条的木偶,日复一日重复着相同的事情,却一次次带给流川新鲜感。
流川这样想着,往餐房的方向走着,而这时餐房一侧的房门被推开,从半开的门缝中率先露出一抹鲜亮的艳红。
他微微勾起唇角,上次取材时流川邂逅了这个人,但因为行程匆忙连句寒暄都没能说上,他难得会对谁念念不忘。
这也难怪流川会这样,那天他正准备离开,刚打开车门便听到山林中传出一声中气十足的吼叫。流川瞥眼看去,就见隐约在晨光中的竹林,突兀出一片艳丽的红色。
那是个非常特别的人,赤裸着上身袒露出均匀的线条,他就像一件艺术品,完美得如同从流川书中走出的角色。
是的,他艳红的发色与《寂色》中那个可怜却又让人着迷的年轻人如出一辙,啊,流川想起来了,小说里主角便也是在这样一处宁谧的山野间邂逅了那个年轻人,只可惜那个年轻人命薄,最后因为主角扭曲的爱慕而命丧黄泉,死状十分奇惨。
但不管怎样,眼前这个少年让流川起了浓烈的好奇心。
于是在当时,流川便折了回去,藤井从容地看着对方,她对这件事似乎习以为常,即便是这位小有名气的小说家是不会主动与人交谈的性格,不然也不会写出《寂色》这种小说。

“那人是谁?”流川的余光仍旧追溯在长廊以外,藤井闻言一笑,她附有薄茧的指尖划过耳骨,“我侄子,樱木花道。”
“谢了。”流川低下头,留下一笔不菲的金额,“帮我预留房间。”
然后流川三天后便又回到了这里,他运气不错,樱木因为放假的缘故要在这里住上一个多月,所以流川有着大把的时间认识樱木。
但是,随着这几次与樱木的接触中,流川窥探到了一些异样。
樱木的记忆力似乎不是很好,或者说差到极点,他的记忆好像被迫停留在了一天之中,就像之前说的,简直如同上好发条的玩偶一般。

看,又是这样。
“欧巴桑,早上吃什么啊。”樱木也就十七八岁的样子,就像是这片山林中新鲜的翠竹,嫩绿得好似掬了浆液的琉璃。他充满了活力,才出了门口,声音却穿透了整个长廊。
真像个白痴,流川不禁嗤笑一声,朝樱木踱了过去,“早。”
“啊。”樱木闻言有些惊讶,他讶异的神色落入流川眼中,“早啊,你认识天才吗?”
流川皱了皱眉,再次笃定自己的猜测,“流川枫。”
“天才知道你。”樱木咧着嘴巴,面露欣喜之色。
流川好奇,他继续验证着自己的想法,“是吗?”
“你是那个……那个什么来着?拍电影的是不是!”樱木嘻嘻笑着,期盼地等着流川的回复。
“恩。”流川点头,昨天樱木猜自己是演员时,他也是这样,流川不忍心反驳他。

“天才就说嘛。”樱木得意地嘟囔着,“这张狐狸脸,我绝对不会认错。”
樱木稚嫩的颜色将流川晕染住,他被这样浓厚却清淡的色彩吸引着,流川眯起眼睛,饶有兴致地回驳了一句,“白痴。”
“说谁呢大叔。”樱木愠怒,随后却又释然,“肚子好饿,天才去吃饭啦。”
然后,流川随着樱木转入到宽敞的餐房,餐房的门口摆着一份日历,已经很久没有人去更改它的日期了。
就是个摆设。流川撇了撇嘴,坐到了樱木的对面,低头看向盘中的煎蛋。
“天才最喜欢煎蛋了。”樱木笑嘻嘻地说着,流川便将自己这盘推给了他,“这也给你。”
“你真是个好人,狐狸。”樱木抓了抓脑袋,餐房明亮的灯光下少年的脸颊有些发红,流川餍足地眯起眼睛,“吃你的。”
“天才想吃欧巴桑的怀石料理。”樱木将煎蛋整个塞进嘴巴里,还不忘惦念着晚上那顿,他咕咚咕咚地喝下几口凉水,“哈,难得是立夏啊。”
立夏?如果没记错,距离立夏已经过去九天了。流川这样想着,却装作若无其事,“恩。”
“天才得去修行了。”樱木擦擦嘴巴,流川也好奇樱木所说的“修行”是什么,该不会也和那个年轻人一样是个武道家吧,“修行?”
“没错儿。你这只狐狸可别跟着天才。”樱木警告了一句,跳起来时膝盖一如既往地磕碰到坚硬的桌角,不由吃痛,“好疼。”
然后不过几秒,樱木便又兴冲冲地离开了和室。

宽敞的餐房便只剩下流川一个人,从稀薄的窗纸透过宁谧的日光,挥洒在靠窗一侧的桌面上,勾勒出窗户上的细枝末节。
流川的指尖有些颤抖,他用另一只手附在上面,清醒出头脑的是从未有过的恐惧,这或许归咎于作家的直觉。
然后流川站起身,跟随着花道来到了后山,通透的阳光浸透住山林的一枝一叶,流川看向山林间隐约出的那抹艳红,踏出了脚步。
却因脚下一滑摔入了一侧的沟渠,等醒来后流川发现自己躺在餐房的地上动弹不得,散乱的思绪却也因此清明开来。
“你两年前做出那件事的时候。”热情好客的女将无奈地跪坐在流川的身旁,她低下头看向流川,“就该知道会有这一天。”藤井这样说着,将白色的床单盖到流川的头顶,而随之淹没的也就只有流川的意识了。

随着哗啦啦的推门声,从门外进来一个梳着刺猬头的男人,他穿着水蓝色细纹的浴衣,看向被遮盖住全身的流川,“结束了?”
“是啊。”藤井苦涩一笑,站起身看向墙上的日历,想起今天要做怀石料理,便又问道,“花道呢?”
“还在修行。”男人笑着回答,他淡漠的目光,逡巡在逐渐淡去身体的流川身上,满足地勾起唇角。
而这时,从半开的拉门探入红色的茸毛,樱木累得满头是汗,肚子也咕噜噜叫了起来,“欧巴桑,中午吃什么啊?”
“嗨。”男人饶有兴致地目光锁定在来人身上,笑眯眯地凑近过去。
“仙道?”樱木皱了皱眉头,歪着脑袋看向这人,“你怎么来了?”
“想你了。”被叫做仙道的男人笑着答复,习以为常地拉起花道的手,“花道想我吗?”
“……”樱木嘟起嘴吧,不情不愿地扭捏出几个字,“想……吧。”

仙道闻言餍足地笑着,目光游移在空无一物的桌角,那已被暮色笼络住,明天,又该是新的一天。

翌日

“帮我预留房间。”清冷的声音突兀在长廊中,温和的女将从容一笑,“好的。”

-完-




级别: MVP小猴
发帖
391
乐园币
1890
积分
1423

只看该作者 1楼 发表于: 2014-01-06
沙发。跟贴吧的有改动啊,果然以我的智商也看不太懂,循环死亡神马的,果然牛哥又被楼主写死鸟……二年前发生的是什么好在意,难道是先“哔”,又“哔……,又意外的哔……了咩……
仙花诚可贵,洋花价更高。若为ALL花故,节操皆可抛。
级别: 天才小猴
发帖
1669
乐园币
217695
积分
5819

只看该作者 2楼 发表于: 2014-01-06
看了两遍后发现……智商不够用啊orz

小牛哥好脆哇,一摔就挂了-_-||  然后仙道又是什么身份呢?
r=a(1-sinθ)——花道的公式
级别: MVP小猴
发帖
507
乐园币
200394
积分
1626

只看该作者 3楼 发表于: 2014-01-06
这难道是死循环?完全看不懂,智商捉急啊我。。
花は桜 君は美し
级别: 板凳小猴
发帖
136
乐园币
418
积分
207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2014-01-06
我觉得我看不懂啊……樱木是因为流川干了什么而有了像失忆症之类的病吗……
级别: NBA小猴
发帖
522
乐园币
863
积分
2155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2014-01-06
说谁呢大叔-----看到这里,笑喷~~脑袋里面本来还是花道他们的画面瞬间变成白百合拍的口香糖广告,阿斗原谅我。。

其实寂色的主人翁就是花道和流川吧,其实花道本来就是山里修仙的神灵或者人吧,流川取材误闯山野遇到花道,被逐出山,失忆(?),写了小说,又误打误撞来了,然后陷入一个循环。

仙道和藤井非常人也,个人感觉。

都是乱说的,其实没看懂,TAT。。。

ps:阿斗的文,超喜欢,尤其是文字和叙述方式(简称文风?)求填温暖的尸体和暮色的坑~~
级别: 板凳小猴
发帖
133
乐园币
564
积分
160
只看该作者 6楼 发表于: 2014-01-06
我能说我也没看懂吗!!
两年前流川做了啥呀?还有为毛流川的身体能淡去,翌日又活了?!是樱木有问题还是流川有问题啊?
脑细胞不够用昂~~( ̄▽ ̄") ~~
级别: 板凳小猴
发帖
178
乐园币
218
积分
240
只看该作者 7楼 发表于: 2014-01-06
难道我真的老了吗?看不懂
级别: 新丁小猴
发帖
51
乐园币
185
积分
83
只看该作者 8楼 发表于: 2014-01-06
不懂……但是是一个循环的故事吗,好悲伤……
级别: 新丁小猴
发帖
47
乐园币
167
积分
68
只看该作者 9楼 发表于: 2014-01-06
没看懂 感觉好惆怅啊……感觉小流哥悲剧了 0  0
级别: 新丁小猴
发帖
51
乐园币
185
积分
83
只看该作者 10楼 发表于: 2014-01-06
我推测流川两年前干了什么让花花不能出现,然后为了能看到花无限循环,但是外界作家流川时间线怎么回事呢,还有那个寂色是线索把
级别: 论坛版主
发帖
1412
乐园币
3782
积分
13578

只看该作者 11楼 发表于: 2014-01-07
谁给我充一下智商,有点没看懂。
陷入死循环的牛哥好悲剧,搞不懂前因后果瞎猜了,牛哥说花道是《寂色》中那个可怜却又让人着迷的年轻人,那牛哥自己是不是男主角?已经不是人了。
好吧,两年前大概发生什么(见不得人)事了,才促使流川死去活来的折腾。
级别: 主力小猴
发帖
124
乐园币
404
积分
518

只看该作者 12楼 发表于: 2014-01-07
樓主的文筆很好,文風也很沉穩,
這篇文似乎偏向開放式結局?其實我很喜歡這種表達方式,
自己慢慢體會文中的意境,畢竟,每人的想法不同,
所以讀後的感想也會不同,開放式結局有趣的地方就在於,
讓大家自行想像。
我覺得這是一篇很有自己風格和想法的文吶
级别: 板凳小猴
发帖
73
乐园币
235
积分
131
只看该作者 13楼 发表于: 2014-01-07
我觉得……楼主或许可以出来解释一下吧……不说别的开放不开放式结局,这样直接结尾线索在文里也没有体现的……作者文笔的确不错我觉得可能不是花花每天都在重复而是牛哥的时间线每日都在重复吧。
这样看着实太痛苦了。
级别: 板凳小猴
发帖
106
乐园币
433
积分
278
只看该作者 14楼 发表于: 2014-01-11
(⊙o⊙)…最后是流川又定房间了咩。。。为嘛感觉有点看不懂的赶脚~~~~两年前狐狸到底做了什么
快速回复

限12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