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 2754阅读
  • 24回复

[仙流花]《狐说》之九尾赤狐篇( 中国神话背景  8/31更新至花道轮回篇之劫一  tbc)

楼层直达
级别: MVP小猴
发帖
520
乐园币
929
积分
2153

这篇文被自己搞得太乱,经好友提醒,决定重新梳理。之前写的三花越花番外先挪走,写完花道篇流川篇还有仙道篇再挪回来,估计这样显得不会太乱o(╯□╰)o


狐劫 (九尾赤狐花道篇--四次轮回历劫)

【序】
相传女娲为补天之洞,于东海神鳖脊天台上煅炼三万六千五百零一五彩石,岂料单单用去三万六千五百块,余下一半丈尺长和暖红玉般的赤石。女娲喜其色泽通透,施法幻为狐形玉石佩带身侧。

此后,女娲驰游在极地四海的三岛十洲间,终于南海辰巳之地--青丘--羽化升天,肉身毁灭,神识自去了西方极乐之世。赤狐石故此落于青丘山川仙树灵草间。本有女娲神气护体,年复一年,日复一日,赤狐石吸日月之光天地之华,汲仙山之灵醇精之气,不足万年便幻化兽身。此后,它以天为被,地作床,采金芝玉草为食,取醴泉甘浆为饮。待到三清境 后土皇地祇(后土娘娘)座下天真仙女受命奉职于此并初遇赤狐,已过千年。

劫一 女子国之哀乐 (九天玄女篇 完结)

【上】
九重天,亦名九霄、九天,仙神栖宿之地。凡人都以为这遥不可及的地儿,定是仙来神往清幽雅静无欲无求的。


这话尚也不假,然则花道上到天庭入住三清境后,按部就班的清淡乏味神仙日常变得惊心动魄起来,各路仙神每日里都活在‘惴惴不安’中。但上清宫的小侍仙相田彦一却终日里乐呵呵的,因花道之故,时不时有上仙上神将他拽到墙边根儿,送上一些好玩意儿。


“彦一啊,你可不能忽悠老仙啊,下次花道若是赌气,可要提前捎个信儿。这炼丹炉也不是什么好玩之地,他闯了祸偏就喜欢躲进去,你说你家帝主怎会责备于他…一来二往,倒是把我炼丹房给毁了,下次……”白胡子老仙太上老君哆嗦双手,瞅着相田小仙眼放红光接过他手中辛苦炼制而成的灵丹妙药,刀割的心感到无比肉疼和委屈。


类似这样的场景在花道幼时可谓是数不胜数。


当年紫微大帝仙道彰替元始天尊前往三岛十洲通法,于三神殿见花道之初,甚是喜爱,又因花道多亲于他,便以三清境为仙气中枢之地,可助花道修得命识为由,将他带上九重天。彼时东华帝君自七百年前巡游长洲青丘接回花道后为助他修化人身,早已是焦头烂额想尽法子,去毫无结果,无奈之下,便与紫微大帝约法三章:五百年一次通法之时,必带花道前来相见。


两人就此击掌为誓,做了约定。


如今四百年过去,仙道彰见花道命理不得干涉,苦闷不已。后与天帝和元始天尊等多番寻思,得一法子。因心知花道对蟠桃甚是钟情,于是在蟠桃宴前三日,怀抱花道驾云前往东岛十洲的紫府洲,若此法得就,花道回天正巧赶得上宴会。


话说这三千年一次的蟠桃宴,也称百仙宴,但凡九重天之上有些资历的仙神都会受邀,位列其中。


这一日瑶池之巅热闹非凡,推杯换盏间笑声连连,其乐融融。


宴会进行到一半,礼仪仙官脸上不掩喜色,兴高采烈匆匆来报:紫微大帝并东华帝君已返上界,此时已过南天门,正赶赴蟠桃宴来。


群仙闻之,霎时沸腾,瞬间交头接耳起来。且不说这传闻中号称仙神之界第一美神的东华帝君藤真健司已有几千年不曾上到九重天来,就单是紫微大帝本是仙界众多女仙口中倾慕的对象,无奈平时总是神龙见首不见尾。不少新任仙人,尤其是女仙人,今朝得以同时见到两位远古上神真容,自是兴奋不已。


这只是其一,更令人喜惊交加的却是花道。


仙道彰带花道此去三岛十洲,经由东华帝君相助,于青丘圣地九尾狐洞吸取青丘镇洲灵珠作为自己命识而得人身之事,已于今晨传遍整个九重天上。[font=宋体


当仙道彰藤真健司从那云海现身之时,众仙屏气凝神,朝瑶池对侧翘首以望,大家心中都急急想见见,那漂亮的小小赤狐幻作人形又该是何等的俊俏可爱。


淡烟徐徐的瑶池上空,俊美无俦的远古上神降临之时定是风姿飘逸。众仙神却多为那淡蓝衣襟处探出头的红发小孩所吸引:一双明亮灵动的双眼与那小赤狐真真是如出一辙。


这小孩远远看见摆列在长桌上色泽鲜美的蟠桃,在仙道彰怀中蹬直双腿,一手勾住他脖子,一手使劲点指那好吃果儿。


仙道彰低头见他红红脑袋左右晃荡,嘴中呀呀而语,明明知他所想,却逗弄道:“花道说什么?”


这时花道刚幻化人身,哪里会说话,除了皱着小眉毛转着大金眼在蟠桃和仙道彰脸上来回移动外,怎么也说不出那好吃果儿的仙名来。几番折腾下来,花道满脸通红,心中甚是气恼,便挣扎着想下去自个儿取那蟠桃。


事实上花道还不太懂得怎么走路,仙道彰也自然是不肯放下他的,想着往后得花点心思教花道说话走路习字,这心中觉得又多了许多乐趣,忍不住嘴角泛笑。他紧了紧双臂环住花道,与藤真健司飞身至天帝座下,行礼方罢,便抱他落座东首上位。


众仙神纷纷上前,一阵寒暄,这个摸摸花道红头,那个捏捏花道脸蛋,惹得花道左躲右闪,他这时手脚不太会用劲,见仙道彰在一旁放任看着也不帮忙,就呲牙咧嘴,手作爪状,企图吓唬吓唬这一干没正经的仙神们,这样子倒和还是小狐狸时一模一样。


大家眉开眼笑瞧瞧花道,啧啧称奇中不免担忧:水灵灵的,好看是好看,性子可得约束约束,别再东家捣乱西家拆墙。尤其是任职礼乐的司禄星君,他在一旁摇头摆脑道:这凡间有句俗话,叫江山易改本性难移。现下他手脚还不灵便,不怎么折腾,倘若过些时日,可得翻江倒海不成,大伙儿可别太宠他。这古板的星君嘴上虽这样说,仰起的半眯小眼却时不时瞟向下方的花道。


众仙神听完也只是一乐,心想这小胳膊小腿儿的小花道还能翻起九重天不成,宠宠又何妨,连天帝帝后也宠哪!


大家看罢乐罢方才回到席上,宴会如常继续。


仙道彰将花道放于两膝之间,见他双手捧着一个大大蟠桃,一口又一口,着实满足惬意,不一会儿咬出个桃肉窟窿,这再伸嘴上前,整张脸都快搁里面去,桃汁也沾满整张小脸,他吃得带劲,浑然不觉。


仙道彰见此,伸手半空,却见另一手上到花道脸侧,然后轻轻擦拭着花道左脸颊。这修长的手指正是一旁眉梢带笑瞧着花道的藤真健司。


两人皆是一顿,抬头却神色如常,相视而笑。


天界宴会,与凡间相比并无太大不同,以舞兴宴便是其一。以往这多是广寒宫嫦娥仙子为大家助兴,今日却大大不同。


仙道彰这时一心注视花道,忽闻众仙齐声喝彩,方才察觉往日里听惯的清雅弦乐不复存在,反是豪迈壮志的鼓乐响彻瑶池之上,煞是讶异。举眼一看,玉烟浮动中,不见曼妙仙姿翩跹华带,却是金甲闪闪剑光灵跃,倒是别有一番风味。


这剑舞之人见仙道彰朝自己看来,心中得意,剑走身移,柔美中带着英气,几个飒爽箭步,舞至东首华坐。哪知恰在此时,早已困倦不已的花道虽心悦这精彩纷呈剑舞,却因年纪尚幼不足三岁,左摇右晃中小脑袋啪地磕在桌角。仙道彰心惊中抱他起来,藤真健司也急急上前摸着他额头细细查看。


花道撇下嘴,目不转睛望向仙道彰,抽了抽鼻头,眼中泪珠滚动,啪嗒啪嗒顺着脸颊落下来。这小眼神直看得仙道彰血凝滞,心下着实懊悔,也不管宴会还未结束,告之天帝后,捏诀瞬移,径直回了上清宫。


那时他无心思顾及其它,更不知这一举动让那舞剑的上神双目惊疑,流露出不可置信,微愣后却不觉中心生妒忌。


剑舞者,九天玄女,真身玄鸟,其位及上古战神,曾下凡助轩辕黄帝恶战蚩尤。虽非远古圣族,但倘若按资排辈,当今天帝之子帝俊殿下三井寿亦要唤她一声姑姑。


其实,天神诸位仙神除去早朝,平日里很少相见。而对于阶位甚高免去早朝的多位远古上神,若非大事,更是几千年难得见上一面。


前水神共工叛乱,九天玄女自请应战,于太古之渊初见腾驾圣兽白泽而来相助的仙道彰,便倾心于他。后托天帝代为转告心意,望得神仙线结发而居。


仙道彰当时回道:“天帝好意,本神心领足已。陛下知我神体化自混沌之水,本是无形随意之质,自是无心无情,何故与他人共结连理,苦煞旁人?玄鸟貌美,地位显赫,自是能有一个众仙艳羡的归宿。”


这言辞便是婉拒了,不久传至九天玄女耳中,她强忍下怒火。但自那以后,她见仙道彰终日云淡风轻,善若水,行如风,也不曾与其他女上神有丝毫瓜葛,便想施以柔术,因此多番相邀。


仙道不便拂其好意,起初也会前往云梦宫。后来花道上到九重天后,每每玄女相邀,他总会笑拒掉。这回数多了,玄女自然越发不快。一怒之下,她私下凡间,作了八荒之西女子国的第七任国主。


花道自化人身后,五百年须得经历天劫一次,喜怒哀乐嗔妄欲情,一识一尾,修得九尾,便可飞升九重天成为上神而此时正值花道第一次历劫之时。

【下】
八荒之西,女子国。

皇宫西山是座圣山,曰女稷山。每一任国主继位时,前往女稷山斋浴祭祀为首要之举,以示天命之理。

第七任国主国号永靖。两年前,她继任国主之位,于女稷山祭天时,本是春雨绵绵昏天暗地却忽地红光铺天,似有天地顿开之意。百官惊道:吾皇得上天庇佑,国之将盛。永靖帝自命不凡,决心兴旺本国。回宫之后,她发布第一道谕令:亲征南面巫咸国

然则亲征途中的一日,医官脉诊出喜,惊恐不已。原来女子国本无男子,待到成年时饮下女稷山山泉水得孕。永靖帝此前未饮山泉,何来孕子之说。此事震惊朝野上下,有不少传言永靖帝征战以筮问和巫术立国的巫咸国而惹天怒,因此怀有异胎,是不祥之兆。幸得女稷山护国国师言道三月前的天出异象,方才保住此子。待到次年暮春小皇子出世之时,模样乖俏漂亮,且天生异发,不似凡人,举国上下奉为吉兆。永靖帝对此也甚是欣慰,不再征战南国,同时派使者前往巫咸国为皇子作筮。

那时,巫咸国之主亲到女子国,见襁褓之中的皇子,忧心忡忡道:“皇子本无凶兆,却命中多舛。陛下一年后圣山还祭,万万不可带上小皇子,否则他逃不过贵国‘男子三岁辄死’的命运。”

永靖帝对这小皇子自是疼爱,因皇子出生时举国樱花盛开,便将其取作花道。这时她环抱花道,暗自叮嘱自己将这句话牢记于心。但是她不知,花道一岁之际,却突发恶疾,她心急之下忘却巫咸国主之言,带着花道疾奔女稷山,以求护国国师相救。

女子国前任国主任位三十几年里的护国国师一直到永靖帝时期也未曾换人,他虽行踪飘忽不定,但在国民眼中,这国师不但长得好看如同神仙,更是祈风得风,祈雨得雨,料事如神。

永靖帝从少时随母皇祭祀,见过这顶着奇异发型看起来年纪轻轻的护国国师,便不曾忘记。她信任他,相信他能拯救自己的孩子。她不知,此去女稷山,虽救回花道性命,却致使母子情断,更为她覆国埋下了祸根。

两年后,女子国皇宫凰銮殿。

“母皇,明日是否要前往圣山赏樱?”拖着垂至地面的华丽长长后摆,红发飞扬的花道,在女侍官焦灼的叮嘱声中叮叮咚咚跑过寂静的宫邸长廊,眨眼间拐进凰銮殿大门。他踮起脚尖撑在高高的御案前,弯着眼眉,期待地望着眼前批阅奏折雍华尊贵的女子。

永靖帝眼皮都未曾抬一下,道:“近日母皇朝政繁忙,此事容后再议。鹤田,把花道带回寝殿,好生伺候。”惯例一般的言语,似乎不带有一丝感情,却透露微微愤恨之情。

“陛下!花道殿下他只是想…”胆怯的女侍见花道听完永靖帝话后沮丧不已,斗胆上前解释。

永靖帝抬起眼,怒斥道:“大胆侍官!”

“陛下息怒……”被喝斥的女侍急忙跪下连连磕头

“母皇,花道这就回寝殿。” 花道自二岁开始记事,但即使聪敏如他,始终不明白为何从去年起,曾经疼爱自己的母皇不再像以前那般。他知母皇又要生气,赶紧跳下阶台,拉起跪着的鹤田衣袖,急道:“鹤田,你带我回去!”

深吸一口气,永靖帝方才闭眼道:“下去吧!”

在鹤田抱起三岁的花道殿下离去后,永靖帝转头死死盯着画墙上一水墨人像画良久。忽地,她双手一并,将桌上奏折砚台推散满地。

在这富丽堂皇的凰銮殿深处,是幽幽的女子啜泣声,时断时续:“若是我不带他去女稷山,你便不来?那我就永不带他去……你可知?我恨透你看他的眼神……”

第二日早朝,金碧辉煌的朝殿上,永靖帝用力一压凤座扶手,愠怒起身:“一群废物,养你们何用?”

最后一场冬雪过后,春雨绵延无期,这会儿已近暮春,若是往年,女稷山上景色甚好,恰应雅俗共闻的那句诗词:沾衣欲湿樱花雨。

今年天公却不作美,连续几月不断的降水,临海一片快要淹于西海,而眼下,百官却了无对策。这似乎并不能怪罪受俸的王公大臣,因为哪怕国师出面作法,亦不得善理。

怕是触犯天颜,民间几日前流传出这样一句定断。

“陛下,微臣日前卜算一卦。镇国金火星宿朝南北偏移,此乃不祥之物犯了天宫之照。何不祭天以表我国诚心?”
“祭师,有何主意?”
“微臣得知花道殿下乃属金火……”

国之祭师一语方毕,朝堂上一时议论百出,众女官举白符皆露讶异忧忡之色,直至花道殿下站在大殿之中才回过神来。

“皇子乃是天之祥瑞,望吾皇明鉴!”

“母皇,如果花道答应,你是不是就会开心,带花道去赏樱?如若如此,花道愿意!”

永靖帝眉目紧锁,百官齐齐的呐喊让她犹豫,但毫不知情的花道这坚定的稚子之语让她再度狠下心来。

“三日后的四月初一,焚子以祭天,退朝!” 永靖帝颇有些狼狈地拂袖离开凤座退回内殿,她不愿再看那个人最爱的笑脸,不愿去承认自己心底默然而起的哀伤。

她不曾看到,红发皇子四周跪伏满地的墨青色朝服抖动起来,如微风拂过平静的湖面般,哀伤之情瞬间溢满整个大殿。

两日后的黄昏,花道,这位女子国开国以来唯一的男儿身皇子,此刻正趴在硕大的花綾布上,难得安安静静看着从小侍候在侧的女官鹤田低头一针一线绣着明日用的宽大祭衣。

青褐色的枝头,是一簇簇瑰丽绽放着的樱花,有些甚至是她不断颤抖的双手扎破后流下的血迹而染上的。

时不时帮着双手颤抖的鹤田将缠绕在一起的绣线捋顺,花道咧着嘴大笑说道:花道可厉害着呢!是不是……然后又低下头小心翼翼用小指头描摸层层樱花瓣。

“鹤田姑姑,可否在樱树下绣上一只红色狐狸?”
“为什么?”
“我梦到它在樱树下睡觉,睡得很香很香…母皇不陪我睡觉,我总是睡不好…”
“…嗯…”鹤田哽咽着,点头答应道。

四月初一,女稷山祭台,鹤田在旁哭得不省人事。

而当花道穿着新制祭衣被抱上莲台之时,他明白自己将要面临的命运。刚满三岁的他静静坐着,既不吵闹,亦不哭泣,只因为在巫火焚烧而起,他透过细雨中晃动不安的赤红火焰,看到一直视万人哭喊声如无物的永靖帝眼中再也无法掩藏的浓烈哀伤。

这时,他对着自己的母皇笑起来,像纷飞雨线中跳动的火焰,像天上好几月未出现的太阳,而翻飞而起的衣摆上,那只金丝绣成的小小赤狐也跟着笑起来…

雨越发大,却始终浇不灭腾腾窜起的祭火。午至,一道如蛇信般的长长白光陡然劈开莲台。浓烟散尽后,众人上前,才发现台上仅有那件多出两尾的赤狐祭衣。


百官吓得魂不守舍,兢兢战战不知如何是好。唯有永靖帝定定站在原地,仰望着毫无一物的天空:在白光中,她确信自己见到那个朝思暮想,心虽恨之却又慕之的国师愤怒的身影。

此后,天降暴雨三日,女子国淹没在西海之下,从八荒六*合之界彻底消失,唯在古书上记载着这个曾经传奇的小国。


古书有云:八荒之西,有女子国,无男。饮女稷山水而生子。若生男子,三岁辄死。王至第七,于圣山斋浴。翌年,孕而得一子,红发琥珀眼,玲珑剔透,奉为吉兆,举国悦之,尽呵护之。过三年,巫师进言,天怒涝难,以子祭祀,王允。暮春,女稷山祭台,众女恸哭失声。莲台之上,红发艳艳,面容颜颜,唯眼满哀。祭火起,苍穹异变,雷鸣电闪。白光骤过,台裂,子已不在。复三日,连连洪雨,桑田沧海,国灭。


后九天玄女回到上界,听闻紫微大帝从天劫台抱走已昏过去的花道真身时浑身煞气过处惨绝之事,她似是顿悟:反反复复,终还是一如往昔。从那以后,她决心断情绝爱,不再见紫微大帝和赤狐花道,而自贬退归太山之阿,其后更是频频出山相助人界帝王,至此在人界流下万古芳名。
【完结】


tbc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3 条评分 乐园币 +300 积分 +15
凤阳凤歌 乐园币 +100 2014-05-06 妈蛋写这么好!!
yasha 乐园币 +200 2014-04-18 写得很棒啊,求长篇
樱之枫叶 积分 +15 2014-04-18 古风很厉害。
级别: 禁止发言
发帖
527
乐园币
6
积分
1

只看该作者 1楼 发表于: 2014-03-31
用户被禁言,该主题自动屏蔽!
级别: 天才小猴
发帖
1665
乐园币
217678
积分
5812

只看该作者 2楼 发表于: 2014-03-31
先抢板凳!楼上的,你好意思说你爱三花么!你明明是无药可救的仙花党哼凸
———————————
想他与那斗战圣佛尊使命连一体,万容不得他人插进半分半毫,你这般竟又图个什么—————人生赢家还是牛哥啊,小三不哭TAT仙侠文好高大上,我看了两遍,觉得好像看懂了~~原来是番外啊,求正文地址~
妹纸可以叫我苏苏或者喵酱~~

楼主留言:

喵酱好,这个原文就算了,那个没写完,且有坑的趋势,而且当时刚开始接触花受,各种不成熟,写得乱七八糟的,不好意思拿出来,哈哈~~

r=a(1-sinθ)——花道的公式
级别: MVP小猴
发帖
457
乐园币
3516
积分
1526

只看该作者 3楼 发表于: 2014-04-01
哼,楼主不要里他们
虽然看得不是很懂,但是。。。

又正式与火凰结成连理

啊啊啊,不要,这是怎么回事

楼主留言:

这个本来就是被炮灰的小三回顾史,小三是新任天帝,帝后是早定下的。

因为这个是很早以前写的一篇仙流花的仙侠文的番外,花道本来是和流川在一起的,后来丢了情识都忘记了。

所以,大部分是回忆。

我仰望天空,你潜在海底
级别: 板凳小猴
发帖
133
乐园币
564
积分
160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2014-04-01
虽然我估计众神仙们(?)只要花花能重生回来就满足了,但还是希望花花能懂得爱人的滋味啊(┳_┳)... …

楼主留言:

对,是这样的。

花道爱过,只是又忘了而已(拍飞)

级别: MVP小猴
发帖
147
乐园币
596
积分
1558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2014-04-01
没太看懂怎么回事...........捂脸

不过真羡慕写古文的姑娘啊,文言文废柴无力飘过

楼主留言:

因为有前文的缘故吧,噗,古文就是各种矫情。

点赞狂魔
级别: 板凳小猴
发帖
111
乐园币
470
积分
200

只看该作者 6楼 发表于: 2014-04-01
楼主呀,看了一半才惊觉你这篇是流花吧那篇《狐说》的番外呐,正文写那么好怎么能坑呐,哭着喊着抱大腿的不能阿?还有篇仙花《县令》还等着你呐,看在咱这一片丹心照汗青,快填填土吧!

楼主留言:

啊,被认出来啊(挠头),这个本来是想把思路整理一下,坑的太久了因为。我是准备重新写正文,原来那个太不统一了。

县令,噗,那个也坑的太久了,我得重新看看。

谢谢追文啊,熊抱一个。

级别: 新丁小猴
发帖
28
乐园币
159
积分
57
只看该作者 7楼 发表于: 2014-04-18
看得一知半解,但文字这么有韵味还是看了,然后发觉,原来是番外。。。补正文去

楼主留言:

阿勒,不用正文了,正文已坑,ORZ~~

级别: MVP小猴
发帖
520
乐园币
929
积分
2153

只看该作者 8楼 发表于: 2014-05-06
后知后觉发现合并帖子后他不会自己滚上来的。自顶一个,免得仙道桑找不到帖子~~
级别: 新丁小猴
发帖
41
乐园币
140
积分
84
只看该作者 9楼 发表于: 2014-05-06
越花这篇有点像故事大纲,以前以为狐说三花是一对所有的狐说相关文都看了,觉得流花是两情相悦的,到看起来结局是仙花

楼主留言:

bingo!就是大纲文来着~~流花相爱是对哒,也没和仙道在一起,花道修不回情识了,TAT~

级别: 主力小猴
发帖
64
乐园币
643
积分
558
只看该作者 10楼 发表于: 2014-05-06
看第二遍了,终于看懂了。主要是各种神阶名字一不小心就混乱了。
花道最后化了花神,丢了情识也不错。反正神仙们谈情说爱也蛮怪的,而且众攻君哪个都好(主要是楼主刻画得好),分也分不均匀。
不如就这样,日日都能见到,却谁也不要想独占来得开心。

楼主留言:

“不如就这样,日日都能见到,却谁也不要想独占来得开心。”呜呜,么么哒~~姑娘这个总结太棒了,神仙么,天才地久的,这也算是“永远在一起了”。

关于每个人物的神阶名字,除了小三流川泽北土屋的是编造的,其他都是中国神仙谱中有的,唔,其实应该蛮好认的,我写得时候都有认真想过谁是谁来的(泥垢了)。

啰嗦党的啰嗦代表,对小花有啰嗦不完的爱!
级别: MVP小猴
发帖
688
乐园币
2408
积分
1396

只看该作者 11楼 发表于: 2014-05-06
很久很久以前就看过前传了,因为央一要坑,还着实郁闷了一段时间。
今天终于填上了--虽然是个伪完结,但我已经知足了。
狐说是仙侠古风,文笔非常自然而且行字间古风韵味很足,这是我喜欢这篇文的最主要的原因。我是个糙人,写不出曼妙的文评,只凭一腔热血表达对此文的热爱!【你够了……】不过话说回来,虽然央一说此文受三生影响颇大,但是私以为本文的古风韵味不输三生,非常的了不起。【简直钛棒】
说到感情线,这篇文是all花向,但是本文最能打动我的是越花这条线。大概是从【引灯带路】时明白了越野的心情,到焚烧了流花二人的红线替仙花二人牵线时,彻底被越野打动了,不过也为他感到心酸。爱在心口难开大概就是这样的心情吧,看到仙道的憔悴,许是同病相怜许是感其情深,所以甘愿的违反天条,乱了流花二人的因缘。
看完番外,感触颇深,可总结为一个字:惆怅--啊原来是两个字。
总之,越野,我再也不嫌弃你了。么么哒。

楼主留言:

熊抱鹰姐~~你不跟我说我完全不知道你在看这篇文,TAT。
谢谢鹰姐热情的点评,文字文风请不要再说,妈蛋,写完后越来越觉好矫情,就像三生的女主,太作了,噗~
但是写完这个,我才不惆怅呢,倒松了一大口气:啊,终于填完一个坑了,吼吼~~
为什么以前嫌弃越野呀,多么直接的孩子,哈哈~~

级别: 论坛版主
发帖
1406
乐园币
3751
积分
13572

只看该作者 12楼 发表于: 2014-05-06
看到帖子了,先占位。
---------------------------------------------------------
捉个虫,”本天才看你呀,就是我这两日常吃的皱巴巴的人参,又老有苦,哼。“  应该是又老又苦。
这篇古文好棒,上古神话背景也是我的爱,虽然没有看过正文(因为是坑坑坑坑坑),但是越花番外将剧情描写的很详细。
铁男古文能力很好啊,但是容易笼统写成一个大纲,细节片段描写不够,还是说这个番外就是大纲文?

楼主留言:

啊,扶额~又被捉虫了,自己又看了一遍,又找到几只小虫子,笑~~
正文请忽略吧,这就像鹰姐说的,这是个伪结局,就是想把前因后果交代一遍,不过是借越野的视角。其实这两篇番外就是大纲文,哈哈哈。其实写文总是写成大纲的本质原因是每次写细节片段都卡壳,而且没耐心,总想草草了结,ORZ。

级别: 辣手护花
发帖
1373
乐园币
19486046
积分
100011572

只看该作者 13楼 发表于: 2014-05-07
本来留言想说楼主写得太匆忙,好像是大纲,结果后面就看到果然是大纲呢哈哈哈。

用越野的视角来写仙花,写得非常精彩,仙道对花道那种完全克制不住没有底线的宠爱非常动人啊,越野对于花道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也很棒,因为心中始终有一个人存在,所以可以冷眼看世间情爱,月老的形象瞬间生动感人起来了。

要是有精力的话,还是把这篇补完吧,正文我还没看,希望楼主决定填坑的时候能通知一声!

楼主留言:

我觉得自己总是将文写成大纲的习惯不好,但是老是这样,已经准备弃疗了~~
谢谢麦子大大点评,想表达的仙花和越花正如你所说,很感动能被大大简单总结出来。

石头剪子布
级别: 主力小猴
发帖
441
乐园币
1951
积分
785

只看该作者 14楼 发表于: 2014-05-07
楼主的狐说要完结了T T 一直就想坑着真是太可惜,会不会是第一篇花受仙侠风呢?以番外来作总结完文本来想给楼主一记头槌(噗哈哈)但番外真的很赞。越花,以越野月老,掌管姻缘的神,理清赤狐花道和上神们之间的缘起缘灭,千丝万缕的神仙树下叹着叹着不知不觉身陷其中,看到为仙道烧赤绳那里我有点激动,好想喊GJ(-_-|||)。原文中的神兽英招良田、圣兽王青麒洋平虽然算是匆匆走场但形象也太出彩了,很记得两人跟花道初遇那种绚丽的感觉。贯穿整个故事的紫微大帝,缘不知所起,情一往以深,疼惜之情无处不在的仙道上神,为花道赤红了眼的仙道上神,为花道东奔西走的仙道上神,全文用笔最深的仙花感情,很动人,有人咬牙舍弃,有人至死不休。在我眼里,赤狐的可贵,也在乎赤诚,至真至诚至美,清明如镜,一往无前,令人刻骨铭心。最后丢掉情识,忘记前尘往事,赤狐的缘,还系于流川吗?楼主是古风大触,真的很有范啊,看原文的时候就惊呆了,气势磅礡的仙侠风,文字功力深厚,撒花抱住央一~\(≥▽≤)/~

楼主留言:

下午看到不知道怎么回秋儿呢,因为一直以来,你的评论都让我很感动,有时也会莫名鸡血,但这次,咳咳,想了很久也试图想接着写,但是有点力不从心,所以,头槌来吧,我会咬牙承受的。原文因为重点在流花,仙花和其他感情线都被自己压了下来,后来发现流花感情线的设定突然变得好单薄,如果连自己都不感动不了,怎么感动他人,反倒是之前一直压下来的仙道。突然想到原著里的流花和仙花,笑~
关于花道在原文的设定和他在原著给我的所有认识,也像秋儿说的那样,一个赤字表达。
当然最后要感谢秋儿的认可,不仅是那篇乱七八糟的原文还是番外,还有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1 条评分 乐园币 +1
yvaine 乐园币 +1 2014-05-07 1111的乐园币,送秋儿一个,变成1110,呦吼~~
花道中心
快速回复

限12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