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 1727阅读
  • 28回复

[流花]遗失初恋(穿越,5月1日更新至5)

楼层直达
级别: 主力小猴
发帖
110
乐园币
250
积分
346

前段时间重温山根大婶的《Orange Glory》实在萌翻了
就萌生出让十年后的流川和花道谈恋爱的想法文笔渣渣,欢迎大家提意见~



1

深夜,大雨,洛杉矶郊外的高速公路
石山,跑车,东方脸孔的著名NBA球星

修长白皙的双手紧握住方向盘,冷峻的脸孔下透露着不耐烦,抿着嘴唇拼命地想把注意力转回路上,可是做不到。烦躁,莫名地烦躁,从今天下午从信箱里拿到由日本寄来的请帖开始。
他又有一个曾经的队友要结婚了,一个曾经只在球场上相处了三个月,然后十年未见的队友。请贴上另外一个新人的名字他已经忘了,只是那个叫做“樱木花道”的家伙名字如同他本人一样过分张扬。十年的岁月可以改变很多,也叫人遗忘了许多,就像家里客厅里摆放着自己曾经呆过的球队的各个大合照,他如今却很难再想起当年的任何一场比赛。那家伙似乎是个例外,那头高调的红头发由于过于鲜明,难以抹去。
高一结束后,他没有遵循和教练的约定——成为日本第一高中生,父母的工作变动让他提前实现了到美国打球的梦想,却从那之后再没回过日本。在进入NBA之前,没什么人缘的自己仅仅收到过三次聚会邀请,但只却是呆了一年的高中篮球队。学姐特地打电话过来邀请,明明没什么事,可还是随意找了一个看似冠冕堂皇的理由推掉了。再后来,自己终于进了自己梦寐以求的职业赛场,来自小学和国中同学的聚会开始多起来,相反的是,再没收过高中篮球队的聚会邀请。
和他们在一起一年的时间,高中的那些家伙有些人的名字已经想不起来了。那个叫做樱木花道的家伙,当年的IH赛上受伤后,就没在球场上见过他,直到自己离开了日本他还没从医院里回来,总的来说和他的回忆仅有三个月。至于为什么会记住这个名字,也许是那封躺在他床头抽屉里的那封薄薄的信上扭扭曲曲的写着那人的名字,信的内容只有一句话——“死狐狸,你洗干净脖子在美国等着本天才杀过来吧”。短短的一句话,却是流川这么多年来收到的唯一一封手写的信。十年了,也忘了当初为什么不把这封毫无内容的信丢进垃圾桶,甚至保存起来,26岁的他已经再也想不起当年的自己是怎么想的,又是怀着怎样的心情把信工整地放在床边。岁月就如同那封信一样,被实实在在地封进了信封里……
没想到再次见到那个名字,似乎还是当年一样的笔迹,下午从信箱里看到那封信的时候,他的手有些惊讶地抖了一下,在打开信封里的喜帖后的那个晚上,也就是刚刚几个小时之前,嗜睡的他却罕见地失眠了。
压抑、烦躁、愤怒,几乎从未有过的情绪逼迫得他喘不过气来。在床上翻来覆去的冥思苦想着原因,最后还是什么结论都没有得到。带着种种不明所以的情绪翻身下床,下楼到车库,开出前段时间赞助商刚送来的红色跑车,开始在空旷安静的公路上狂飙。
忘记这几天一直是雷阵雨频繁的天气,平坦的路面湿漉漉,出门没多久刚刚还是小雨的天气又转变成暴雨,大滴的雨点狠狠得拍打在车前的玻璃上,摆动的雨刷似乎已经承受不住雨水的重量,和玻璃发出难受的摩擦声。本就不平静的心被这些声音搅得更浮躁,右脚踩紧了油门,眼前已经被雨帘盖得几乎什么也见不到了。
一道明亮的闪电划破天际,照亮了昏暗的公路,红色的跑车车盖折射过那一瞬间的亮光倒映在防风玻璃上,他却被这突然一闪而过的红色迷惑了双眼,紧握住方向盘的手像是瞬间失去了力气,直到打滑的车身伴着车轮擦过地面的声音直直的撞向旁边的石山时还没从那抹颜色里回过神来……
眼前陷入一片黑暗中,让人心烦的雨声终于听不见了,身体变得轻飘飘的,却还在朝着未知的深处往下坠。
自己该不会就这么死了吧?这是他在发觉自己的身体已经失去直觉后的第一想法。看这趋势,他大概是要掉到地狱去吧,不过还好身体上没有传来什么疼痛感,到了另一个世界说不定还能继续打篮球。
想到这,他自嘲的笑了笑。活了26年,自己拥有的东西却好像除了那颗橘红色球体外什么也没有了。自己拼搏了20年才踏上NBA的舞台,前年才刚拿下自己的第一枚总冠军戒指,富裕的家庭,和睦的父母,在外人看来他得到的已经很多了,可如今在脑海里努力地翻找着除了篮球意外的回忆,却是什么也想不起来。这样的人生是不是算作可悲?
人们常说,人只有到死的时候才会想很多,他今天可算深刻体会到了。向来从容果断的他如今却在可怜兮兮地寻找着为数不多的记忆。四岁那年他从父亲手里收到第一个篮球,七岁那年他第一次走上赛场,九岁那年他第一次收到女孩子的告白,十二岁那年他第一次拿到冠军,十五岁那年他第一次……回忆在这里戛然而止,他什么也想不起来了。
罢了,事已至此想这些东西有什么用,他干脆放松身体,任由重力把他往下扯。
通完地狱的路似乎很漫长,长到让他有些昏昏欲睡。
不知有多久,眼睑下看到的光度有些变化,耳边也传来除了微弱的风声外的声响,长时间失去重力的四肢开始变得沉重起来。忽然一阵头晕目眩,悬空的背用力地撞到硬梆梆的东西上,接着是一阵物品被打翻的东西。从后背传来的疼痛感让他皱起了眉头,透过微微打开的眼缝照进来的光线让人有些恍惚。
“好痛……”扶着额头艰难的撑起上半身坐起来,低着头睁开眼睛,过了好几秒才适应这种光亮度。撑在地面的手摸到的是曾经熟悉的榻榻米,这是哪里?
慢慢地抬起头,从自己周边看起,手边掉落着一根木棍,看上去像桌脚,接着是两只白色的盘子,里面装的菜已经散落一地,旁边是一整块斜放着的方形木板,如果自己没猜错,在坏掉之前它是一张桌子。
“咚”东西掉落的声音从桌子的另一头传来,这一抬头他的眼光却再也移不开了。


2

还穿着学生制服的家伙完全被惊呆地跪坐在原地,左手上还端着没吃完的米饭,右手的筷子却掉了还没发觉。和家里照片里一样的鲜红色头发长了不少,几根碎发不听话地掉落在额前,衬出那张脸显得孩子气。那对琥珀色的大眼睛此时睁得大大的,透露出主人此时的心情是多么的震惊。笔挺的鼻子下的嘴巴开得几乎可以塞下一个拳头,要不是他开口了,他就要以为这家伙的下巴已经掉了。
“流,流川?”年轻清亮的嗓音有些颤抖。
“啊……”对自己的处境也不知其然的流川随口应上。
只见红发下那张铁青的脸瞬间变得惨白,安静的房间里清楚地听到他一声吞咽声,接着他唰的一下笔直站起身,僵直地转过身,同手同脚走进身后的厨房,然后背过身关上门,上锁……
不明情况的流川伸手用力地掐住自己的大腿,然后绝望的松开,这居然不是梦!
环视了一下四周,看到了墙上的挂历,一直不在状态的脑子一下子清醒了过来,墙上的照片和日历告诉他如今是在十年的日本,刚刚坐在自己跟前的那个人是十年前的樱木花道。刚刚的那场意外没把自己送到地狱,而是回到十年前!
流川一时还没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刚刚关上的厨房的门开出了一条小缝隙,流川知道那里肯定有一双清澈活泼的眼睛往这里瞧。几秒过后,木门被迅速打开,一个身影快速窜了出来。还没想明白那家伙想做什么,几个完整的蒜头砸到自己身上,里面还夹杂着几个洋葱。
一边砸还一边神经兮兮地念着莫名其妙的咒语:“天灵灵地灵灵,妖怪快走!”
流川盘腿坐在地上,低着头看着那只没穿袜子的脚在自己跟前跳来跳去,进一步退好几步,忍着窜进鼻子的难闻的蒜头味,额头爆出几根青筋。
“你这个大白痴!”伸手抓住那只碍眼的脚,用力一扯,嘭的一声,高大的身子就这样直直的仰着倒在地上。
“我不是鬼!”总算消气的流川对着躺在地上的“尸体”说,不过如今的现状自己是不是鬼都没什么差吧。
过了好久也没见那个白痴起身,要是以前他肯定会马上扑过来和自己大打出手,那么强壮的家伙不会就这么晕倒了吧。有些担忧地伸脚在他小腿上踢了踢,“别装死,白痴。”
还是没有动静,流川开始有些慌张起来,三两步爬到他边上。只见那个刚刚还活蹦乱跳的家伙脸涨得通红,光洁的额头上布满了汗水,嘴巴抿得紧紧的,像是在咬牙忍耐这什么。也不说话。这样的白痴让流川一阵慌乱,曾经的画面再一次浮现在眼前,十年前和他的最后一场比赛,他也是这样倒在了赛场上,然后再没有和他击掌的机会。
“白痴!你怎么了?”
“背……背好痛……”最不想听到的偏偏还是出现了。
没空再为自己的处境思考太多,流川把樱木翻了个身,让他趴在地上,然后拨通了医院的电话。樱木家离医院很近,没过多久救护车就来了,看着他被抬上担架,流川发觉到自己的手还在颤抖。这种感觉熟悉又陌生。
急诊室门口的椅子上,流川低头看着交叉着的十指,努力抑制持续到现在的不自觉的颤抖,医院的的温度很适中,但手心还是渗出一层冷汗。想起他痛苦的表情,流川感觉回到了十年前的球场上,他倔强地坚持拍完记者请求的大合照,却在那一声咔嚓声后晕倒在原地,自己和其他队友一起陪着他去了医院,等待的那四十分钟比比赛要漫长的多,自此之后,流川非常确定自己讨厌医院,那让人恶心的消毒药水的味道……
“请问家属在吗?”从急诊室出来的医生问。
樱木家里除了他根本没有其他人,自己也没有其他人的联系电话,在医生要求家属签字的时候,流川毫不犹豫地写上了自己的名字。
“他怎么样了?”
“没什么大问题。病人以前的背部就受过伤,还没痊愈又撞击,所以才会这样。只要好好休息两个星期就可以了,记得要给他上药。”
“嗯”
“我们现在把他转去普通病房,刚刚给他打了镇定剂,他现在应该还在睡,应该很快会醒,醒的的时候叫一下我们的护士。唉,这孩子的背伤还没好,一定要注意千万不能受伤了,不然可能就再好不了了”
“我明白了,谢谢医生”
夜晚的神奈川不似洛杉矶那般热闹,还不到9点,街上的人已经少了许多,很久才能看到一辆车子开过。明明在这里生活过16年,但经过十年的岁月所有的一切已经变得陌生了。没改变的似乎只有正躺在病床上的家伙,还是一见面就给自己添麻烦,只不过这次受伤的不是自己,而是那个白痴。那么强壮的家伙怎么会这么一撞就起不来呢?
窗外的风徐徐吹来,已是秋季,风有些凉。回头看到那个睡得真香的家伙,无奈的叹了口气,小心的关上了窗户……
拉开病床旁边的椅子坐下,想起自己一整天的遭遇,一切都毫无头绪。自己是从十年后过来的没错,身上还穿着出门时的衣服,但现在看到的一切也是真实的,这里是日本,他是樱木花道,自己并没有死,甚至连伤都没有。不能解释的东西太多,该怎么回去是现在急需解决的问题,可他现在居然还在守着一个大白痴,似乎只要碰上这家伙有关的事,一切都会变得不正常,而且十有八九都不是什么好事。就像自己好死不死地就偏偏掉到他家里,然后还要送他来医院,还要照顾他。不正常,一切都太不正常了。
“……”床上的人忽然咽呜了一声。
听得不是很清楚,流川低头靠了过去,把耳朵贴近他的嘴巴。
“死狐狸……”
听到曾经无比熟悉的称呼,流川只觉得心里一阵柔软,这么多年,敢这么叫他的只有这家伙一个了,微微一笑,把头靠在他的耳边,轻声回骂了一句,“大白痴……”

3

窗外麻雀的叫声叽叽喳喳的,睡了整晚的樱木终于被吵醒了,迷迷糊糊的眨巴着眼睛,望向窗外,外面天还没完全亮起来。打了一个深深的呵欠后打算继续睡,抓起被子的时候才猛然发觉自己根本不在自己家里,小幅度地动了一下,背上传来的疼痛却让他倒吸了一口气。这样的动静吵醒了床边还在睡梦中的人。
“醒了?”
欸?这个声音是?脖子僵硬地扭了过来,低头看到了那头熟悉的黑头发和那张眼熟的脸。梦!本天才绝对还是在做梦!
果断重新闭上眼睛,要尽快从这个荒唐的梦里醒过来。
流川无语的看着樱木的一系列动作,又无奈又好笑,这家伙在想什么很容易就能猜到,还以为自己在做梦吗?这个白痴。
“嘶,好痛!”脸颊突然被一只作恶的手掐了一下,没能成功睡着的樱木生气的睁开了眼。
“你不是在做梦,大白痴。”看着樱木总算又睁开了眼,流川伸手又在他脸上掐了一下。
脸颊上的疼痛感是真的没错,这么说昨晚看到的根本不是梦,这个莫名其妙地从天花板上掉下来打翻了自己的晚餐的家伙真的是流川枫。
“你,你……”顾不得背上的疼痛,樱木猛地翻身坐起,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那个“来路不明”的老队友。
看着以前死都要跟自己逞强的樱木如今像只受惊的小兔子,刚刚才苏醒过来的眼睛还迷迷糊糊的,手里紧紧地抱住棉被。流川只觉得好玩极了,这家伙居然还有这么一面。
“你说的没错,我就是鬼,我死了,从美国飞回来找你报仇。”现如今“年长”十岁的流川感觉自己现在的行为就像是在调戏无知小孩,但还是觉得格外愉悦,“你骂我是狐狸,还找我麻烦,跟我打架……我要你跟我去地狱!”
“我……你,你这只小气的狐狸,本天才还没怪你老骂我‘白痴’,找麻烦的又不是只有我,你要是不老是来挑衅我,本天才才不屑和你这死狐狸打架呢……”
看着这么认真解释的樱木,流川实在忍不住了,别过头掩着嘴,笑得连肩膀都在抖。
看到笑得已经近乎失态的流川,再迷糊的樱木也明白自己是被耍了,面红耳赤地直起身想扑过去和那只该死的狐狸拼命。被子还没掀开,肩膀却被抓住,然后被按回到柔软的床上。
“白痴,你的背不要了吗?”
听到这樱木更加气不打一处来,“你以为是谁的错啊!”
“……对不起……”
什么?这家伙真的是流川枫吗?难以置信的开始端详起床边的这个人。看着看着,脸色却又开始变得铁青起来,“你,你到底是什么人?你不是流川……为什么突然出现在我家?”就算跟那只死狐狸关系再不好,樱木还是一眼就能看出这张和流川相似度极高的脸明显比那只狐狸成熟得多,而且那只狐狸早就在半年前去了美国,根本不可能出现在日本,而且凭空出现在自己家。
流川闻言抬了抬眉头,这个白痴看来也不算笨,只不过自己那样的经历告诉他,他能信吗?
“我是流川枫没错,只不过是从十年后过来的。”
“哈?你还想耍本天才是不是?”
“不然你以为我是怎么突然间掉到你家里去?”
“这还不是……”这一点樱木确实是解释不了。眼珠骨碌骨碌的转了几圈后,用手肘撑起上半身,伸手就要去扯流川的脸。
流川一看就知道他在打什么主意,用手把他伸过来的手拨开,叹了口气,“你乖乖躺好,听我说完……”
简单把自己是怎么遇上车祸,又是怎么掉到樱木家的事说了一遍,低头看樱木的反应,却发觉他也在看自己,呆呆的不知道又在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
“反正事情就是这样,你爱信不信。”这样的东西,正常人都不会信的吧,宁可相信那人只是躲在自家房顶上的小偷。
“你真的是十年后的狐狸?”
“啊……”
“啊!怎么好事都被你这只死狐狸碰到了!”刚刚还一脸不信的家伙突然开始愤愤不平起来,“要是本天才一定要去告诉过去自己下一期彩票的号码是什么,这样就有数不尽的钱可以花了,哈哈哈!”
“你信了?”
“信啊,干嘛不信。死狐狸才没那个脑子可以骗过本天才。”
“……”果然白痴的脑子构造真是不是常人能够理解的。[size=; font-size:10.5000pt,10.5000pt][font='宋体']


4

流川从出昨晚到现在都没睡好,为了守着樱木也只敢浅浅的打瞌睡,幸好那个白痴总算醒了,护士进门给樱木检查完身体后,就靠在椅背上补觉。
樱木躺在床上,看着边上即使睡觉也坐的端端正正的流川,双手交叉放在胸前,背部靠着椅子坐的笔直,低着头传来浅浅的呼吸声,不禁感慨,十年后的狐狸还真变了不少,至少睡相好了不少,没有流口水也没有吹泡泡,刚刚把他吵醒了也没一拳打过来。漆黑的头发比最后一次见他时短了一些,但密密麻麻的刘海还是盖住了额头,因为自己躺着还能背着头顶上的灯光看到他长长的眼睫毛,脸部的轮廓也比起以前锐利了不少,从表面看上去改变的地方并没有很多,但是给人的感觉却是沉稳了不少,从他果断从容地送自己到医院的时候就察觉到了。
也不知是不是就因为多了那十年的差距,樱木在面对流川时多了些谨慎,在流川用着不容置否的语气对他说“躺下,再睡会”的时候,居然连一句反驳的话都说不出口。要是以前的话,肯定脱口而出就是说“你是在说谁啊?居然敢对天才樱木花道大人这么说话!”平白无故就被反超了整整十岁,这不是很不公平吗?
“真是狡猾的狐狸……”
躺了太久身体感觉不是很舒服,小心翼翼地想活动一下四肢,不料还是牵扯到后背的伤痛,“嘶~好痛!”
樱木敢确定自己发出的声响绝对是很小的,但本以为以为已经睡得很熟的流川还是一下子睁开了眼睛,张口就问,“后背疼吗?我去帮你叫医生过来。”说完就准备起身。
“等等!死狐狸以为我樱木花道是什么人啊,我可是天才!天才懂不懂啊!”不想承认,但樱木在看到流川那带着紧张的样子还是有些感动,语气也不自觉放软了许多,又补充了一句,“只是一下下,现在已经不疼了”
看流川微微松了口气,坐回椅子上,闭上眼睛打算继续睡,樱木又开口了。
“喂,狐狸。十年后的世界是怎样的?”
流川闻言,抬了点眼皮,看到樱木好奇宝宝一样发着光的眸子,有些好笑,“什么怎么样?”
“比如说……十年后的汽车还是四个轮子的吗?”
“嗯,跟现在的差不多。”流川是闭着眼睛回答的,听着他说话的语气可以想象到樱木问出这些傻兮兮的问题时候的认真表情。
“那有机器人了吗?是不是和哆啦A梦一样的?”
“据说有,不过我还没见过”
“那篮球呢?比赛规则有没有变?允不允许用脚?”
“……”这都是些什么烂问题,流川闭着眼都忍不住想翻白眼了,但还是老老实实回答,“什么都没变……”
“什么嘛,原来几乎什么都没变啊。要是能用上脚的话,说不定本天才就是第一了……”
才怪!听着樱木无穷无尽的怪问题,流川知道自己这一觉还是不能睡着了。
“喂,狐狸,在你那个世界,你在做什么?”问题终于落到流川身上,流川也总算睁开了眼睛,接触到他一幅看好戏的探究的眼神。这个白痴……
“去了这……”意味深长地指了指自己身上那件T恤胸口位置上那个大大的球队logo
“啊!你这只死狐狸居然进了湖人队!他们也太没眼光了吧!”樱木哀怨的仰天长啸,“那我呢?本天才是不是进了一个更加厉害的球队?”
本想好好挑衅一番的话在听到这个问题后被咽了回去,流川愣住了,不知该如何回答。是要告诉他只知道他没进NBA,也没进日本队,而他到底有没有继续打球流川也不确定?他对他的一切一无所知,只不过流川现在不想对他说不知道。
“秘密……”在樱木饱含期待的眼神下,流川的回答是这么两个字。
“小气的狐狸!你一定是被本天才狠狠地打败了,觉得丢脸才不说的,是不是!”
“随便你怎么说,反正我不说。”
“啊!!!你这只该死的狐狸!”见激将法失效,樱木抓狂地想伸手扯住流川胸前的衣料,想借力坐起来和他开一场久违的架。不料流川没有乖乖坐在原地任他抓,反而顺着樱木扯的方向倒了下来。才起身一点点的樱木又落回原地,那头黑头发却靠了过来,那张白皙漂亮的俊脸在眼前迅速放大,星光般的眼睛,然后是薄薄的嘴唇,樱木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在疯狂地加速,本能地闭上了眼睛。
几秒之后,预想的重量没有落下来,樱木怯怯地睁开眼,流川用手肘撑在他两侧,两人的距离鼻尖只剩1厘米!轰的一下,樱木的红晕从脸颊泛到脖子。
“白痴,背还没好就好好休息,架留着以后我再跟你打。”本以为会听到流川一顿嘲笑,但他只是在耳边淡淡地说了这句话后就起身坐回椅子上了
“哦……”樱木的脸还在烧,没有察觉到流川刚刚说话的语气里的不自然。
再次安静下来的樱木更是睡不着了,眼睛老是不自觉地撇向旁边的流川,心脏的律动明显有些不正常。无可奈何地强迫自己闭上眼睛,想着这两天在做的投篮练习,手托着球,手臂不用太用力,照平时那样起跳……
“糟糕!我忘了还有训练!”睁开眼睛的同时大喊出声。
“怎么了?”一惊一乍的樱木让流川觉得心脏有点不够用。
“我今天早上还有训练啊!不行,我要回学校……”
“就你现在这样子还怎么回去!”伸手把打算起身的樱木按回原地,“电话给我,我帮你请假”
“可是……”没说完的话被流川凌厉的眼神吓得缩回去。
“那你打给洋平,让他帮我也跟打工的请个假……”
“好”


5


打完电话回来的流川不知道在想什么,樱木还陷在刚刚的尴尬里,安静的病房里,两个人就沉默着。打破僵局的是流川。
“你什么时候开始恢复训练的?”
“大概是三个月前吧”樱木想了想回答,“不过本天才现在的实力已经恢复到以前的水准了,等过不了多久就会超过你,把你打倒跪地求饶!”
“……大白痴”
“你又骂我,死狐狸!”
“要赶的话就跑快一点,我不会在原地等你”
“谁要你等啊!不用你说我也知道,打倒你是迟早的事!”
“那就好……”
“……”这样的流川说出的话总让樱木觉得措手不及,不懂得该怎么回应只好拉起被子盖住脑袋,装模做样地发出呼噜声,“我要睡了,别和我说话。”
只剩下若有所思的流川坐在一旁……

“你们说花道看到我们空手过来会不会生气啊”
“生气也没方法,零花钱上次就被他抢走去买蛋糕了”
吃午饭的时候,坐在床上的简易餐桌一侧的樱木突然听到走廊里传来的熟悉的声音,让他好不容易才从狐狸的餐盘里夹过来的肉顿在原地。
洋平!还没咽下去的一口饭噎住喉咙,捶打着胸口话也说不出来。流川递了一杯水给他才把饭顺下去。
“叫你别吃那么快了,白痴!”
“别说这个,死狐狸你快躲起来!厕所!不行不行,床下吧……”还没顺过气来的樱木一个劲地把坐在自己床上还没吃完饭的流川往下推。
“花道!”流川还没反应过来樱木在做什么,嘭的一声,门就被用力推开了。看到出现在门口的四张傻兮兮的笑脸时,床上的两人愣住了,门外的四张笑脸却瞬间变了样,张大了嘴一幅震惊的样子。
“流川枫?”最先开口的是洋平,手指指着那个面无表情的黑发人,话却是对着樱木说的。
“不是不是!他……他其实是……”被突如其来的状况惊得不知作何反应,樱木支支吾吾地说不上话。
“我是他表哥。”黑发人淡然地开口。
“欸?”洋平和呆瓜三人组惊呼出声,附带的还有樱木花道。
四人怀疑地望向还坐在床上的樱木。
“对!对!这家伙就是流川那家伙的表哥!哈哈”樱木尴尬的抓着脑袋回答,“他叫……他叫……山中太郎!嗯!山中太郎!你们仔细看啊,这家伙和流川不一样啊,他都26岁了……”
“大白……”樱木手忙脚乱地伸手捂住桌子那旁的流川的嘴。
虽然很值得怀疑,流川什么时候在湘北有这么个表哥,樱木和那位“山中太郎”的关系也很可疑。不过认真端详了一下,虽然长得像,那个人还真的和流川有些不同,至少年龄绝对不止16岁,半年前才走的流川也不可能变化这么大。四个人背过身嘀嘀咕咕了好一会儿才转过身回来。
“那个,山中大哥真是不好意思啊,你和你表弟长得太像了……”
“是啊,不仔细看还真分不出来啊,山中大哥”
左一句山中大哥右一句山中大哥,自己才来这里不到一天,就这么被那个大白痴随便改了名,而且还这么蠢,流川气得直冒青筋,恶狠狠地盯着那个还在那四人嬉戏打闹的樱木花道,只可惜少根筋的当事人还毫无知觉。
“山中大哥,今天打电话给我的也是你吧,谢谢你这么照顾花道。”
“……”
“花道现在既然没什么大碍了,接下来照顾他的事情我们来就可以了”
“不行!”樱木打断了洋平的话,“他……他……”
这个白痴,不知道说什么就别开口啊。流川暗暗地在心底吐槽,不过看那家伙为自己的事搞的一头混乱的样子,还是觉得有点说不清道不明的开心,谁让自己就这么好运气地掉他家里,他会进医院也是因为自己,只好接口说,“没关系,我来就可以了,我家不在这边,住酒店不是很方便,才刚和他商量好,未来几天大概要借住他家里。是吧,樱木君?”
在洋平和呆瓜三人组怀疑的眼光里,即使觉得那只狐狸现在挂脸上的表情实在太欠揍了,樱木还是哭丧着脸点了点头。
“好了,洋平你们还是回去吧,本天才很快就可以出院了,你们还不相信我樱木花道野兽般的恢复神力吗?”这谎樱木已经有些说不下去了。
“啊,那我们先走了,我们可是用午饭的时间偷偷跑出来,下次等找时间再来看你……”虽然看今天花道的各种不自然的表现,洋平敢肯定他绝对瞒着自己什么事,那个自称是流川表哥的家伙也很值得怀疑,明明有很多疑问想问的,但就是在刚刚,那个人看自己的眼神里有着明显的不耐烦,加上花道看样子也不想说,洋平还是遏制住自己的各种疑心,那些问题还是等他出院后再问吧。山中太郎吗?感觉名字有点不适合呢。还有那个去了美国的流川……花道那个傻瓜能处理好吗?

看着洋平一行人出了门,听到他们的脚步声渐行渐远后,樱木才暗暗松了口气。午饭还没吃完呢,肯定都冷掉了。惋惜地端起筷子打算正继续吃,饭送到嘴边还没开口,脸颊就被伸过来的一直白皙的手掐住。
“四浮力,里做删么!”(死狐狸,你做什么!)
“山中太郎是什么东西?你最好给我解释清楚”流川说这句话时是咬牙切齿的。
“噗哈哈哈哈!”想起那个自己刚刚在紧急情况下胡诌的名字,樱木笑得有些失控,掐在自己脸上更加用力,“欸疼疼!哈哈哈……”
“太郎,太郎是以前我们家邻居家小白狗的名字……”樱木笑得东倒西歪,眼泪都快流出来了,“山中太郎……那不就是狐狸了吗?哈哈哈哈哈……”
断断续续的解释完,樱木笑得绷不住了,捂着肚子弯着腰,那颗红脑袋就这样靠上了流川的肩,还在一直抖。
斜眼看着落在自己肩膀上,笑得连耳背都红了的樱木,流川又气又无奈,这个白痴怎么尽给自己添麻烦啊,难道自己以后还真要叫这个狗的名字啊?
“白痴,你够了,有那么好笑吗?”
“嗯!超好笑,哈哈。”肩头上的那个红脑袋用力地点了点头,然后抬头看了流川一眼又重新靠了回去,“叫做‘太郎’的狐狸……实在太好笑了!”
“你这个白痴……”看着樱木这像小孩子撒娇一样动作,流川突然也觉得那个足以让自己气绝的名字蠢的好笑。算了,反正那个名字应该也没什么用的机会,那个大白痴左一句狐狸右一句狐狸也不见得好听多少,他爱怎么叫就怎么叫吧,“笨猴子……”

级别: 天才小猴
发帖
1665
乐园币
217678
积分
5812

只看该作者 1楼 发表于: 2014-04-28
首先毒舌的吐槽一下楼主的标题,哈哈。遗失初恋是什么啦~

穿越梗诶,十年的年差还是挺萌的~期待下文~

楼主留言:

混蛋,一来就吐槽人家的标题,不知道楼主的起名技能值是负的吗?之前还想过叫什么“爱上十年后的你”“回到过去爱上你”这类土到掉渣的网络言情小说标题的好伐,对比之下这个已经算作很文艺了啊!

r=a(1-sinθ)——花道的公式
级别: 主力小猴
发帖
204
乐园币
2888
积分
444

只看该作者 2楼 发表于: 2014-04-28
Re:遗失初恋(原著向?)
卧槽穿越吗再次撞梗23333所以这里的花道即将结婚的是以后的流川吗,总感觉有点虐

楼主留言:

我备了两个待选的结局的说,虐应该是有一丢丢的,不来点润色不好看啊

级别: MVP小猴
发帖
507
乐园币
200394
积分
1626

只看该作者 3楼 发表于: 2014-04-28
看到穿越梗总感觉我的智商又不够用了⊙▽⊙
会是甜文叭?虽然名字有点虐
和花花结婚的是十年后牛哥叭?怎么牛哥连自己的名字都记不住。。

楼主留言:

结局还没定好,到时候看大家的偏好来
就算和花花结婚的牛哥,世界上也不可能出现两个“流川枫”啊

花は桜 君は美し
级别: 禁止发言
发帖
527
乐园币
6
积分
1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2014-04-28
用户被禁言,该主题自动屏蔽!
级别: 主力小猴
发帖
207
乐园币
1004
积分
377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2014-04-28
‘几个完整的蒜头砸到自己身上,里面还夹杂着几个洋葱’哈哈,这个太好笑了。狐狸这样的鬼区区几个蒜头恐怕驱赶不了啊!

楼主留言:

狐妖妖力太强了ㄟ( ▔, ▔ )ㄏ

级别: NBA小猴
发帖
564
乐园币
133
积分
2495

只看该作者 6楼 发表于: 2014-04-28
穿越梗赞 流川这十年变化好大 看第一章以为还是只冷面狐狸 到第三章发现不但变温柔了还会说俏皮话还会掩嘴笑了 花道一副见鬼的样子很可爱 期待后续

楼主留言:

因为对方是樱木花道啊,和花花在一起就算是年老10岁的牛哥也会年轻不少( ̄ε ̄*)

级别: MVP小猴
发帖
1083
乐园币
1884
积分
1539

只看该作者 7楼 发表于: 2014-04-30
穿越梗大爱,现在的流川温柔成熟,一定能很快的把花花拿下,哈哈哈~

楼主留言:

成熟的狐狸很有魅力的,花花跑不掉了

级别: 主力小猴
发帖
64
乐园币
643
积分
558
只看该作者 8楼 发表于: 2014-04-30
相差了十年的光景,流川终于不会只是像个闹别扭的小屁孩儿了!成熟大叔攻X小白受是我心目中的超级萌点呀!

话说,既然穿越到十年前,如果流川把小花拿下,那十年后的历史不是就会改写?那十年后小花就不会结婚,流川也就不会出车祸……

orz,果然,我从来也不能把穿越梗的关系理顺呀。

楼主留言:

这些问题后续情节都会讲清楚的

我也好喜欢这种CP搭配,超级萌有木有!

啰嗦党的啰嗦代表,对小花有啰嗦不完的爱!
级别: 主力小猴
发帖
64
乐园币
643
积分
558
只看该作者 9楼 发表于: 2014-05-01
山中太郎这个名字……
我只能说流川枫也确实有理由不满的,太土了!听起来就像是那种路人甲乙丙,眼镜雀斑大龅牙的造型。
可怜的流川,不知道会被洋平他们叫多久的“山中大哥”呢?

楼主留言:

噗,这个名字果然满是槽点啊
不过放心啦,山中大哥出现的次数不多,在花道面前还是叫帅帅的流川枫,再不济也是叫狐狸啊~

啰嗦党的啰嗦代表,对小花有啰嗦不完的爱!
级别: 辣手护花
发帖
1376
乐园币
19486053
积分
100011578

只看该作者 10楼 发表于: 2014-05-01
流川借着十年的年差应该能够轻松追到花道吧。

看起来小花已经有点动心了的样子啊,狐狸你赚到了啦!

期待后续,不知道最后狐狸是不是就在这个世界住下来了,那会不会遇到这边的流川呢?
石头剪子布
级别: MVP小猴
发帖
507
乐园币
200394
积分
1626

只看该作者 11楼 发表于: 2014-05-02
山中太郎。。。我只知道山中无狐狸,猴子称大王
狐狸一下子变成了成熟稳重的年上攻,花花招架不住,马上要心动了么么哒!
一定要哈皮End啊求你啦
花は桜 君は美し
级别: 天才小猴
发帖
1665
乐园币
217678
积分
5812

只看该作者 12楼 发表于: 2014-05-02
“太郎,太郎是以前我们家邻居家小白狗的名字……”樱木笑得东倒西歪,眼泪都快流出来了,“山中太郎……那不就是狐狸了吗?哈哈哈哈哈……”
——————
混蛋,太失礼了!向全日本的山中太郎道歉啊!2333

哎呀,看来人妻花未来的夫婿就是这位山中大哥了。好开森~~~~

这个愉悦的调调真是让人合不拢嘴!山中大哥请不要大意的继续努力吧~
r=a(1-sinθ)——花道的公式
级别: 主力小猴
发帖
338
乐园币
480
积分
444

只看该作者 13楼 发表于: 2014-05-02
山中太郎这么简单粗暴的名字,花道点赞

十年后的流川和16岁的花道好新奇的感觉

等楼主更新
谁能为此曲,辗转付相思。拨弦声声慢,踌躇欲语迟 。

   
级别: 新丁小猴
发帖
13
乐园币
50
积分
23
只看该作者 14楼 发表于: 2014-05-02
可爱!!虽然开篇就结婚有点虐,可是看文风走向似乎是欢乐向?
长了十岁的流哥和花道谈起恋爱来必定会缩短进程的!尤其穿越之前还为了花道结婚那么烦心,应该意识到自己的心意了吧
期待!LZ加油~顺便我投HE一票
快速回复

限12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