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 1168阅读
  • 12回复

[流花]特别的人 -tbc-【3l更新至三

楼层直达
级别: 板凳小猴
发帖
46
乐园币
337
积分
230

遇见樱木花道是八年前的事情了,那时我还是个拿着反复修改的小说文稿四处碰壁的小写手,东京的雨水那个季节不多不少,却正好能淋湿窘迫忘记带伞的我。

走出X出版社的我看着门外雨水潺潺略微有点儿分神,却被人拍了肩膀,大大方方地递上一把雨伞。

这便是我和樱木的相遇了。

“刚刚您在和我同事谈话的时候就看见您啦,我是樱木花道,X出版社的编辑,请多关照啊。”

递上伞的同时爽朗地微微一笑,在这种场景下愣住不知道该说什么的我大概显得傻呆呆的吧。

“我没事的,倒是伞拿走了樱木君怎么回家呢……”我摇摇手,“不好意思,还没自我介绍,我是来投稿的仙道彰。”

“不用担心我的啦,跟同事一起走就好啦,看样子雨也不会下很久的样子。”樱木花道近乎强迫地把伞塞给了我,然后转身走向电梯。“投稿一定没问题的!所以以后再还我伞吧。”

大概是樱木真的有给人好运的能力,这个说法或许太滑稽,但我确实被X出版社相中,出版了第一本小说,今后也一直作为作家活跃着。

樱木也恰好成为了我的责任编辑。

与其说是责任编辑,不如说是好朋友兼催稿恶魔,快到截稿日期的一个礼拜,樱木就会每天登门拜访,甚至还会一脸无所谓的样子就睡在沙发上,第二天清晨又揪起来睡梦里的我强行拖到电脑前面。

拜他所赐,生性懒散的我也只有屈指可数的次数没有按时交稿,假如从催稿力来说,樱木或许真的是非常适合这份工作吧。

前头说我认识樱木已经八年有余,没错的,他这时已经32岁,假如要从外表评价的话,大概出道去拍电影是没有什么问题的。身材高大,眉眼爽朗英气,又带着一股子西洋人五官的精致味道,饱和度极高的红色卷发和茶褐色的眼珠老被人问父母是不是有一方是外国人,每当这时候樱木就会有点儿不好意思地眯起眼睛笑起来:“不好意思呐……我从小就没见过父母,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外国人什么的啊。”

打着各种旗号试图接近樱木的人也是不少,但樱木总是在我问起的时候,状似不经意地摇摇头,所以我也从来没见过樱木有着确切名义上的伴侣。倒是有一次和我当时的女友吃饭的时候,趁着间隙樱木挤着眼睛满脸狡黠笑意地对我说:“不错嘛仙道!女朋友真是个大美人呢。”

樱木除我之外朋友很多,但我却是一个多数时间宁愿呆在家里或者开车去海边钓鱼的人,有一次参加出版社的年终聚会,忙着在餐桌边上和食物较劲儿的我听见旁边几个男职员低声议论樱木的事情。无非就是樱木升职比他们快啦,樱木很受女同事欢迎啦之类的。不喜欢樱木的人说他整天上赶着和作者上司搞关系,对瞧得上眼的人热情得不得了,对瞧不上眼的人老是爱答不理的样子。前半句是酸溜溜的污蔑没错了,可是后半句是甚至樱木大概都没法反驳的。只不过他瞧不上眼的人绝不是因为所谓的工作能力或者相貌这些挺世俗的东西,他一向最痛恨的就是背后嚼舌头恶意中伤别人的事儿,上次揍了(据樱木的话说是象征性的,我可不这么觉得)骚扰前台女职员的部门同事,之后好像也没什么处分,大概男同事也自觉丢人,不好意思跟别人说。但不说又憋着一腔对樱木的火没处发泄去,只能在冷餐会上过过瘾啦。

我瞧了瞧在不远处衬衣袖子卷起来笑嘻嘻地跟几个年龄稍大的女同事碰杯的樱木,岁月大概在他身上没留下什么痕迹的样子,红色卷发被他剪短了很多,剩下的唯一一点刘海垂在额前,让我想起大学生或是高中男生朝气蓬勃的年轻气味。

那时候的樱木差不多27岁的样子,言谈之间或是举手投足还总是带出一点儿淡淡的少年气,尤其是偶尔我俩喝酒微醺之后,樱木总是双手托着下巴,一脸困扰:“感觉好无聊啊!”

“哪里无聊啦?”

假如这么问他的话,他一定会比划着手跟你说着工作多么无趣,老是能碰见交不出稿还架子老大的作家;或者是同事多么无趣,男同事又聚集在一起巴拉巴拉地聊哪个新调来的女同事了;生活多么无趣,好像天天就是那样,上班下班,没什么惊喜,也没什么盼头,就只是生活而已。

虽然是老生常谈(几乎每次喝酒都得说一次),可我还是同样一边点着头一边支着脑袋听着。

毕竟有一次心血来潮的我拉着樱木去陪我钓鱼,也被不留情面地吐槽“好无趣好像老头子”了。

偶尔他也会说到自己刚来东京的时候,还是个拿着二流大学毕业证到处碰壁的年轻人,后来去自动贩卖机公司当销售员和维护工,租了一个刚刚能供他躺平的小房间,又因为大学学的是文学专业,所以不管怎么样都想做相关的工作,就慢慢地找到了现在的工作。

换了地段挺不错的单身公寓,也开始像其他白领一样穿剪裁考究的衬衫和套装,人缘好,人看起来又体面,也努力工作,唱歌不赖,讲段子也能一本正经地在公司的酒会上板着脸逗笑打架,打篮球很好,也常跟写字楼里的同好周末在哪个小篮球场约起来。偶尔请同事吃饭也是挑街巷里的特色小馆子,或者吵吵闹闹的小酒店,也拉作者来,大家也都觉得很好玩。假如你有幸被樱木觉得是不错的人,那么你拜托他的任何事情他都会高高兴兴地帮你做,而且一准儿弄得很不错。有那么些清高孤僻的同事居然也能跟樱木单独在咖啡馆高高兴兴地聊上一下午电影和音乐,但是那些品行在樱木眼里有问题的人,是绝没有这种好待遇的。

一不小心用了这么多笔墨来讲述我的这个旧友,大概是因为我也的确有挺长时间没有见到他了,或许以后也很难再见。然而我只想说明一点,樱木花道的确是一个非常有趣且特别的人,在我鲜少朋友的生活里是一个挺重要的角色吧。

“嗨仙道,要来我家喝酒吗。”

这是一个九月的下午,天气挺晴好,也没那么闷热,按说是很适合开着车去友人家里走一趟的。

可是我没好气地拒绝了。

“假如是稿子的话,无所谓啦,反正有我在你也拖不了稿的!就一个下午放纵一下没关系的嘛!”

于是稍显意志力薄弱的我合上笔记本,把皱巴巴的家居服换成一件浅蓝色的牛津纺衬衣,洗了把脸,装好香烟在口袋里,便开着车出门了。

到了樱木家,敲了半天门,才被樱木慢吞吞地打开了。客厅里音响开的老大声,难怪听不到我的敲门声了。

“幸亏公寓隔音还不错,要不然你铁定被投诉了。”我在沙发一侧坐下,樱木像只懒洋洋的猫一样在客厅的长绒地毯上伸着长腿,旁边还放着一个小碟子,装着食盐和切成小三角块的柠檬。

“来来来,难得的休息日,新买的tequila哦。”樱木给我用一只小小的玻璃杯倒上了满满一杯,并示意我像他一样先咬一口柠檬,再舔去虎口上抹的盐,最后一仰脖子喝尽了小杯子里的酒。

“啪”地把杯子拍在桌上,樱木抹抹嘴。

我也不由自主地咬柠檬,舔盐,喝酒。最后冲进嘴里的味道直接且辛辣,从舌尖一直冲到舌根,嗓子眼儿里还冒着烈酒灌下去的火。

“怎么样怎么样!爽嘛?”樱木像献宝似的等着我的反应。

这感觉很难描述,或许有的人会觉得味道太激烈不是好事,但这种味道却让人着迷,不由自主地再试一次。

就这样,那天我跟樱木喝完了那一瓶tequila,吃柠檬大概吃得牙都要酸倒了。

点着烟的樱木居然没有跟我说生活多么无聊的那一套,浓浓的直眉皱起来,说最近调来的一个上司很讨厌,一张面瘫脸不说,说话那个劲儿真够拽得二五八万的。

说罢用力地吸了一口烟,然后叹息似的一下吐尽。

后来樱木说了什么其实我已经不太记得住了,我酒量没有他好,喝到最后,总是要醉的。

那段时间我正在写一个悬疑小说,为取材的事情忙得昏天黑地,樱木好像也因为出版社新创立的杂志品牌焦头烂额,有一次我因为其他的事情去出版社才得以匆匆在走廊打个招呼,樱木拉过我到一边指着远处一个正在和几个人拿着文件夹讨论事情的人,用夸张的语气低声在我耳边说:“那就是我们新刊的讨厌主编!每天早上一想到要见到他我就想掐死自己。”

我刚刚看清樱木嘴里的讨厌主编,樱木又迈着大步去忙自己的事情了,走之前还不忘补充:“你看他那张狐狸脸!”

只是我不管怎么看,狐狸脸主编都只是一个看起来可以用“俊美”这个词来形容的男人罢了,只是看起来特别冷淡,脸色稍显苍白,被围在几个人中间谈话的他也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让我想起有一次在小侄女房间里看见的摆在架子上的女孩节人偶。

大概是因为信任我,也觉得告诉我没什么关系吧,樱木老是丝毫不介意地把他的苦恼告诉我。

“死狐狸真是太讨厌了!一意孤行,根本不听我的意见,好歹我也干出版行业这么多年了,明明是个学经济的,干嘛来杂志社啊!出国留个学就了不起了似的。”

原来X出版社新成立了一个子杂志品牌,主打社会财经新闻,狐狸脸主编(一不小心也跟着这么叫了)是出版社社长朋友的儿子,刚从国外回来就被调任成这个全新杂志的主编了。

樱木一边嘟嘟囔囔地抱怨狐狸脸主编老是一副看不起人的高傲样子,一边不断地看表准备到点回去开会。

而这之后不久,我也接到了出版社给我换责任编辑的通知。

虽然这个故事主角绝不是我,但我也必须要施舍一点笔墨给我自己的生活,以免跳过太多显得突兀和不知所谓。其实还有一个很大的原因就是出版社在樱木调到杂志部门之后我的责编也不再是他,我也有大概几个月没有见到樱木,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圆润地把这个时间空白修饰过去,只好简单地写写我自己,因为某种程度上来说我也是这个故事的一员吧。

我远在湘南海岸的父母在我25岁之后每次打电话过来一定要谈及的一个话题就是”阿彰快带女朋友来家里看看啊我和你爸爸想抱孙子都想疯了“。在解释现在真的工作忙到不行没时间陪女孩子的啦之后父母往往还不能满意地挂掉电话,一定要嘻嘻笑着保证自己一定会尽快谈恋爱绝不辜负期望之后通常才能算一次圆满的蒙混过关。而我每次都把压力转而施加到小我两岁的弟弟身上。

大概仙道家热爱自由是遗传(?),弟弟也老是满足不了父母想看我们早点娶妻生子的朴素愿望,大学一毕业索性当了旅行摄影师,成天天南海北地瞎跑,于是实现”阿彰我们要抱孙子“这个心愿的责任毫不意外地又落在了我的头上。

跟相田弥生大概是我最接近婚姻的一次吧。

跟这个女孩子,严格来说还是通过樱木认识的。是樱木一个后辈的姐姐,我还能记得那天我正准备梳梳头发,换件衬衫去赴樱木四月出头的生日会,正好接到樱木的电话,说是正在楼下等我。我有点儿惊讶,收拾好了下楼之后才发现车上已经坐了两个人,一个是樱木那个后辈,还有个短发的,看起来很干练的女孩子,樱木介绍说是叫相田弥生。

和弥生一起坐在后座上的时候,她落落大方地表示是我小说的忠实读者,最喜欢的那部恰好也是我自己最喜欢的那部。

晚上酒酣耳热之时弥生表示第二天自己还要上班,要提前回家了,我大概是头脑一热,就站起来说要送弥生回家。

”天还早,我们不妨稍微走一段路吧。“弥生这么提议道。

四月的晚上还微有凉意,可是天上一丝云都没有,走走路应该是很适合的。

我们走着路的时候,漫无目的地随便聊起来,弥生突然说:”今天是第二次见到樱木君了,确实是很直爽很不错的为人呢。之前在等彦一下班的时候碰过一次面,当时觉得红头发好漂亮,不过今天真没想到仙道君也要来。“

这段话说得好像有点儿前言不搭后语,当时我的注意力好像在路边还满是花苞的树上,也不知道该接什么话,就只是点了点头。

后来顺其自然地吃了几次饭,看了一次电影,然后顺其自然地就变成了情侣的关系。

后来有一次和弥生去一个女性朋友的生日会,和弥生那个名叫彩子的朋友聊天的时候,看见坐在装饰华美客厅角落里面目冷淡白皙的青年。

“那是我大学时候的学弟,关系一直还不错。我记得弥生说你的书一直是X社出版的吧?那你俩真应该认识认识。”彩子拉着我走到青年面前。

流川看见彩子走过来,站起来点了点头。我才发现他身高和樱木几乎一样了。

“这是你们X出版社的作家仙道彰哦!你们俩居然不认识我可真惊讶。”彩子跟青年介绍我,我的注意力却完全在观察青年是不是像樱木说得那样,长了一张狐狸脸。

“您好。我是仙道彰,请多关照啦。“我主动伸出手跟青年握手。那薄薄的吊梢眼大概是真的有点像狐狸的。我一边想着。

”您好,我是流川枫。“好像不愿意多跟我说多余的哪怕一句话似的,青年从口袋里掏出手机不知道在查看什么。

”对了,我以前的责任编辑是樱木花道,现在是您的部下吧?“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时候我突然要提起樱木来。

”是的。“

流川枫这么说着。

我能感觉到他开始打量我了。

come on babyblue
级别: NBA小猴
发帖
558
乐园币
2106
积分
2530

只看该作者 1楼 发表于: 2014-09-12
新文支持!!!占位待编辑!!
==========================
这难道不是标着流花的伪仙花么~~
嘤嘤!从第三方角度描写很赞,可终于到我萌帅气无敌的流哥上场的时候就介么没了真的好么!
快快上戏份吧牛哥!要不然我花就素别人的了!

编辑部上司X下属,埃埃,这辣手摧花还不是手到擒来!

楼主留言:

噗!牛哥亲儿子,怎么舍得不让他上场呢:)

不见花道终身误,一见花道误终身
级别: 主力小猴
发帖
441
乐园币
1951
积分
785

只看该作者 2楼 发表于: 2014-09-13
花花好好的责任编辑被调职,出版社社长朋友的儿子很可疑!

难道是仙哥眼中的流花办公室恋情_(:з」∠)_

楼主留言:

更新了哦-3-

花道中心
级别: 板凳小猴
发帖
46
乐园币
337
积分
230
只看该作者 3楼 发表于: 2014-09-13

樱木知道我和弥生在一起之后吃惊又有点儿得意地让我务必要请他吃饭,正好我的工作也告一段落,就带着弥生去赴约。

一段时间没见樱木好像是瘦了一点儿,不过依然是意气风发的样子,笑的时候眼睫藏起茶色的瞳仁,直逗得弥生也跟着咯咯地乐起来。

我问他和流川相处得怎么样,樱木撇撇嘴:“死狐狸还是那德行,整天要死不活的。”

“但是好像X杂志真的做得不错啊。我听彦一说发行量挺大的。“弥生说。

樱木一脸不可置否:“还不是因为有我,要不然他才不懂杂志这一套呢。”

我正把上次在聚会上碰见流川的事情不咸不淡地告诉樱木,但我没有告诉他之后流川又找过我的这件事情。

大概是聚会结束的第二天吧。

突然接到陌生的来电,以为又是杂志约稿或是采访一类的,没想到来人冷冷淡淡的声音说着:“你好,我是流川枫。”

又一次见到流川,给了我更多的机会观察这个看起来有点儿特别的男人,大概是作家的天性使然,从以前开始我就喜欢观察各种碰见的人,然后推测他们的性格,年龄,爱好,家庭,但是看着流川我脑子里蹦出来的老是“狐狸”这两个字。

忍住差点儿露出来的笑意,我喝了一口面前玻璃杯里的水。

“今天找我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吗。”

“从彩子学姐那问了你的电话,有点儿事情想问你。”

流川还是一脸没有表情的表情,形容端丽的五官里最为突出的还是那双略显凌厉的吊梢眼。

“恩……”大概感觉到了流川要说什么,我笑着点了点头。

“是关于樱木的事情。”流川靠在咖啡厅沙发的扶手上,手指轻轻地叩击桌面。我好笑地看着路过的女孩子不断偷偷打量着他。

“樱木啊……是关于如何跟他相处吗?其实他这个人啊,就是刀子嘴,一颗心倒是软得不得了。”

流川抿了抿嘴唇。

“听说你跟樱木是好朋友,所以我才来问你的。他有喜欢的人吗?“

早就料想到流川约我出来是要问什么,但真的听见还是稍微有点儿讶异的。

”他现在应该没有喜欢的人……“

”那就好,我喜欢他有一段时间了。“

说完以后流川一瞬也不瞬地看着我,好像在等着我的反应似的。

”这个……“我摸了摸鼻子,又抓了抓出门之前刚打理好的发型。”挺好的。“

我自己说完都觉得有点儿接不下去了。

”总之,希望以后大家能多联络。“

流川看了看表,说自己还有事,拿了外套迈腿就走,留下仍旧不知道该说什么的我坐在周末熙熙攘攘的咖啡馆里,对着略微有点儿陈旧的边缘发黄卷起来的壁纸发呆了好像很久。

过了一段时间我才明白流川说要”保持联系“是什么意思,尤其是当弥生突然打给我说要请樱木吃饭的时候。

”流川也在吧?“我一边在笔记本上打字一边问弥生。

”被你发现啦。所以一定要叫樱木君来哦。“弥生在电话那边很开心的样子。

假如被樱木发现大家的这个共同的阴谋,不知道他会做何感想,但可想而知我已经被不由自主地牵连其中了。

又是一个周末。

”喂,仙道!跟大家说我堵车,稍微晚半小时过去哦。“

挂掉樱木的电话,一抬眼坐在饭桌对面的就是面无表情的流川。弥生问我怎么看起来这么愁眉苦脸。

难道只有我一个人知道樱木很讨厌流川的事情吗。

彩子倒是依旧光彩照人的样子,笑嘻嘻地拍了拍流川的肩膀:“这么多年也从来没听流川说过中意谁,男孩子女孩子都没有,那天突然跟我这么说,我还吓了一跳呢。”

“对啊,我也是好奇得很,流川是怎么喜欢上樱木的?”弥生也一脸兴致勃勃地发问。

流川今天没有作平时深色套装的严肃打扮,难得地穿了一件墨绿色的POLO衫,这会儿正低头把手机横过来一个劲儿玩着什么游戏,听见两个女人简直不能再八卦更多的发问才慢吞吞地抬起头来。

“其实也没什么特别的。我觉得樱木比较不无聊。“

我注意到流川说这句话时候的样子,深黑色的瞳孔被眼帘遮去一半,眼神不知道落到哪里去了,但假如樱木此时在的话,他的眼神一定是落在樱木身上的。清瘦的手指缓慢叩击着桌面,就跟上次在咖啡馆一样,无话,但仿佛说了更多。

彩子和弥生见问不出来什么有意思的新闻,便又开始一起讨论起来哪里开了有趣的店之类,我也无心参与,估摸着时间樱木大抵是要到了。

我坐的角度正好可以看见餐厅的明亮的落地窗户,街道上的人群里一顶红头发总是非常好认出来的。

樱木迈着一双长腿走得很快,穿着一件军绿色的风衣,斜跨着一个filson包,三两下穿过我的视线推门进来餐厅。

”不好意思啦,堵车!等很久了吗。“樱木放下背包笑着打招呼,露出一口又小又白的牙齿。

我还以为樱木看见流川就要当场发飙离场呢,或者是脸色难看地一言不发之类,结果樱木看见流川倒是一点都不意外的样子。

”主编,真没想到下班了还能见到您。“樱木转头向一旁的流川说。”咱们部还真是团结友爱啊。“

”大家都是朋友嘛,既然认识了就多出来吃吃饭好了,是吧樱木?“彩子和弥生使劲儿打圆场。

流川从刚才樱木进来开始就放下了手机,时不时看看樱木,那感觉就是他不管说什么做什么,都要按照樱木的高兴来似的。

但樱木好像完全没感觉,上菜了之后只顾一个劲儿低头吃菜,偶尔跟我低声说两句什么,或是跟彩子碰个杯,就当流川不存在似的。

我都有点儿同情流川了。

”白痴。“被冷落许久的流川突然坐在座位上冒出这样的一句。看了看弥生和彩子张口结舌的表情,我硬吞一口米饭忍住了笑。

”你说谁呢?“樱木扔筷子的动作让我们三个都心惊肉跳了一下。

”谁答应就说谁。”流川抱着手臂悠悠地说。

“下了班你还以为你是主编呢死狐狸!”樱木气得脸都有点儿红了起来。“要不是看在大家的面子上我才不跟你坐一块儿吃饭呢!”

“不吃你就走呗,谁强迫你吃了似的。”流川说。

樱木气得呼哧呼哧地,半天才憋出来一句:“你才是白痴呢!”

弥生在旁边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你俩在一起倒是有趣得不得了。以后大家多出来吃饭哦。”

“是啊,看你俩吵架可真逗,也不知道你俩为什么关系这么差,明明天天在一块儿工作呢。”彩子也一副看热闹的样子。

樱木气乎乎地瞪着我,一脸”你干嘛要叫我来这种聚会”的眼神,我只能无奈地耸耸肩。天知道就算我不叫你来,彩子和弥生也不会放过你的啊。更别提流川了。

流川单手托着下巴,只露出一双眼睛偷偷打量这樱木,其余的半张脸都藏在手心下面。

不知怎么,看着他我就想起我描述某个主角的一句话。

“他对她不只有爱,还有喜欢。”

come on babyblue
级别: NBA小猴
发帖
558
乐园币
2106
积分
2530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2014-09-14
哇哦!!流川大哥介么直接红果果的就明恋了,唯独某个大白痴还蒙在鼓里不明所以!
话说这样好么?是要开始各种恋爱大作战了吧,牛哥你还这么处处挑衅、各种别扭可不好呦~
花花说不定是吃软不吃硬的呦~

楼主留言:

我写的牛哥老是不自觉就痴汉了。。

不见花道终身误,一见花道误终身
级别: 板凳小猴
发帖
133
乐园币
319
积分
219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2014-09-14
仙哥的炮灰味一开始就这么浓啊。。嘛嘛流川也要开始进攻之鬼的节奏了哟

楼主留言:

心疼仙哥 在我文里万年炮灰。。

级别: 主力小猴
发帖
441
乐园币
1951
积分
785

只看该作者 6楼 发表于: 2014-09-15
牛哥,你只要说几句象样的话,小花就会好好看你了【牛哥:要你管
彩子和弥生看来已经看穿你萌俩233
仙哥难得不是炮灰...是助攻(?)
花道中心
级别: NBA小猴
发帖
564
乐园币
133
积分
2495

只看该作者 7楼 发表于: 2014-09-15
仙道的视角看流花 感觉好新奇 作家编辑这种题材也第一次看到
楼主的文风很日式 娓娓道来的叙事风格也很符合仙道的性格 虽然炮灰女彌生稍微有点让人在意 不过看样子也是流哥追花的棋子 而且也没最终和小仙哥结婚 期待后续展开
级别: 板凳小猴
发帖
91
乐园币
677
积分
180
只看该作者 8楼 发表于: 2014-09-16
很新奇的设定,通过小仙哥的视角看流花感觉很不一样。哈哈,不过流川还真是进攻之鬼啊
级别: 天才小猴
发帖
1669
乐园币
217695
积分
5819

只看该作者 9楼 发表于: 2014-09-17
好棒的新文555 超喜欢这种文风啊!走群众路线追花的大牛哥真是很少见呢,被冷落就会念大白痴三字经这一点萌死了(●'ω'●)丿❤
感觉会是一个平淡真实细腻动人的故事,楼主大大请加油!
r=a(1-sinθ)——花道的公式
级别: NBA小猴
发帖
512
乐园币
5169
积分
3365

只看该作者 10楼 发表于: 2014-09-18
最近感觉流花不足啊 楼主小天使!
流川主编,一被冷落就骂白痴什么的,主编泥是小学生嘛2333333
仙道视角的流花文神马的,和花道认识八年多了还没出手+内心活动也没有啥明显爱意来看,这里的仙花是纯友谊?好奇仙道在这里是什么立场?助攻还是情敌?好好奇好好奇
no zuo no die why you try
no try no high give me five
why try why high can't be shine
you shine you cry still go die      
级别: 板凳小猴
发帖
70
乐园币
286
积分
281
只看该作者 11楼 发表于: 2014-09-19
仙哥视角的流花赛高,话说流川真是为了追花 费了一番苦心呐,竟然连花花认识的人都被揪出来了,流川刚开始对仙道表明自己喜欢花花的时候大有宣誓主权的意味呀
爱花不是两三天,每天都更爱他一点!
级别: 新丁小猴
发帖
43
乐园币
103
积分
70
只看该作者 12楼 发表于: 2014-09-20
我也好想要花花这样的编辑!!!据说编辑不是抖s就是抖m,花花是s还是m呢(^ω^)
快速回复

限12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