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 9688阅读
  • 156回复

[流花]童话(更新30,完结)

楼层直达
级别: 辣手护花
发帖
1376
乐园币
19486053
积分
100011578

流花日就要到了,没有贺文的话,总觉得好像过意不去。
题目其实完整的话应该是童话30题,可是,真心不知道能不能够写完30题,还有一些题目实在是太难写了,完全和内容对不上的话会很怪吧,所以就把30题藏在内容里面吧。
这是一个青梅竹马的故事,脑洞太浅肯定不会有什么特别漂亮的故事,在流花日之前完结大概不太可能了。





1.城堡
寒冷的冬天,雪花像羽毛一样从天上飘落下来。一位王后坐在乌檀木框子的窗户前,做着针线。她一边缝着,一边望着空中飞舞的雪花,针一下子扎破了手指头,血流出来,滴了三滴在雪地里。血红红的,衬着白雪,格外美丽。
轻柔的灯光下,一个脸孔小小的孩童浑身陷在被窝里,只有两条手臂不安份地放在被子外面。他随着妈妈轻柔的声音缓缓地呼吸。这是他最喜欢的睡前故事。
和故事里讲的一样,窗外正下着鹅毛大雪,玻璃窗上凝结了一层水珠,缓缓地滚落,在玻璃上留下了一道道印记。小小的孩童看不到窗外,于是也看不到空了很久的隔壁院子,正在这样大风雪的夜晚搬进了一个新的住户。
“王后于是心想,要是我有个孩子,有个白得像雪,红得像血,黑得像乌檀木的孩子,就好啦。”
“她有了吗?”小小的脸孔红扑扑,睁得大大的眼睛已经开始有了睡意。
“过了不久,她生下一个女儿,果真皮肤雪白,嘴唇血红,头发像乌檀木一样黑油油的。”妈妈一边说一边摸了一把小小的脑袋,“就和小花红色的头发一样漂亮。”
“她就是白雪公主吗?”
“是啊,她就是白雪公主。”妈妈看到小小的脸上眼睛已经轻柔地闭上了,柔软的红色头发卷曲着贴在头上。“白雪公主一直幸福快乐地和爸爸妈妈住在城堡里。”
小小的嘴角翘着,有着美好的弧度。
妈妈合上书本站起身,她走到窗户边看到隔壁的新邻居正往家里搬着各种行李,其中有一辆小小的自行车。她回头看一眼已经堕入甜蜜梦乡的儿子,喃喃自语:“小花,看起来你又会多一个小伙伴了呢。”
“以后可要好好相处哟。”在关上房门前,她匆匆地往小床上送去一瞥,就下楼加入了帮助邻居搬运行李的行列。她的丈夫,高大快活的樱木先生,似乎已经和新来的邻居打成一片了呢。



2.王子与公主
“我起来啦!”充满元气的声音从楼上冲下来,这已经是第二天的清晨了。
“我去找洋平他们玩啦。”匆匆地咽下早餐,小肚子吃得鼓鼓的小朋友从高高的餐椅上滑下来,大声地向妈妈请示。
妈妈蹲下身,帮他拿掉不小心沾到胸口的几颗饭粒,又帮他擦了擦嘴角。“今天,我们需要先去拜访新邻居哟。”妈妈抬手往隔壁的院子一指,“带上新的朋友去找洋平他们玩好吗?”
懵懂地被妈妈牵着手来到邻居家的客厅,小小的脸上还带着些疑惑。空了许久的房子突然就被塞满了东西,简直就和故事里的魔法差不多。
“小枫,快下来,来认识一下隔壁的小花。”
小花被妈妈拉了一下,于是乖乖放下手里的蛋糕,从沙发上滑了下来,和妈妈一起朝向楼梯站着。
看到一个同样小小的人正站在楼梯口揉着眼睛,粉红色的漂亮睡裙,皮肤雪白,嘴唇血红,头发像乌檀木一样黑油油的,手里还拎着一只浅棕色的小熊。
“真是个漂亮的小姑娘哪。”小花的妈妈由衷地称赞着。
“其实是个小男孩哟。”小枫的妈妈牵着那个小人的手走到小花身边,让两个小朋友轻轻地握了握手。“因为是个早产儿,体质弱,据说当女孩儿养可以养得壮壮的。”
大人的话小孩子还听不懂,这时候的他们还没有性别意识呢。两个小朋友拉了手,又一起坐在沙发边吃了一会儿蛋糕,两个妈妈便想当然地觉得两个人可以当好朋友啦。
小花和妈妈牵着手告别的时候,小花回头往里看,看到那个小小的家伙已经不在沙发边。
“真是个没礼貌的孩子呢,”小枫的妈妈抱歉地解释,“那个家伙很不合群,还请小花多多照顾他呢。好吗?”
“好!”
小花是个精力旺盛的家伙,回家之后就马不停蹄地去找其他的小伙伴玩耍去了,一直到晚上睡觉前,他才再一次想到了那个新搬来的邻居。
“妈妈妈妈,和我说说小枫的故事。”胖乎乎的两只小手在自己的眼睛上比划着,“眼睫毛有这么长这么长。”
“小枫的故事是什么呀?”
“就是白白的红红的黑黑的,公主的故事。”
这一次,小小的人-儿一直没有睡着,妈妈讲到了白雪公主和爸爸妈妈一直住在城堡里,上幼儿园,上小学,上中学,小花还没有睡着。
“后来呢?”他固执地睁着漂亮的大眼睛。“王子怎么还没有出现呢?”
妈妈笑着亲了亲他的额头:“因为王子也和白雪公主一样,在另一个城堡里快乐地生活着呢。”
不过,总有一天,王子和公主会相遇的不是吗?


3.骑士精神
小朋友的世界,除了吃好吃的东西,就是玩。
小花有很多的小伙伴,其中和他关系最好的是住在不远处的洋平。可惜的是,洋平比他大了一岁,已经上学了,只有周末的时候他们才能整天在一起玩。
小花很喜欢洋平,什么都愿意和洋平分享,至于其他的小朋友,就要看他的心情了。有时候,他也是会和其他小朋友打架的。
这一天,他就因为和小枫打架而被妈妈骂了。
小枫,就是新搬来的那个小家伙,在经过不算长也不算短的一段时间观望之后,终于抱着他那只小熊加入到了小花的朋友圈子里。可是,他仍旧穿着粉红色的裙子,并且不像其他小朋友那么愿意说话,也不太好说话。
他们一起玩沙子,一起在高高的滑滑梯上往下滑。他的裙子很快就变得脏脏的,在滑滑梯的时候,他的裙子被一个钩子勾住了而小花没有注意到,两个人一起抱着滚到了塑胶的地板上,不知怎么的就打了起来。
“是他先踢我的。”小花其实已经不痛了,他看着严肃的妈妈的脸,又看看裙子已经被扯坏的小枫,觉得大大的不好意思。
“不是。”
“我这里也很痛。”小花再看一眼小枫额角被自己咬了一口的印子,抬起了一条手臂,给妈妈看那可能并不存在的瘀痕。
两个小朋友都不肯低头,被各自的妈妈牵着回了家。
那天晚上,小花听妈妈讲了一个英勇的骑士保护公主的故事,公主被恶魔给抓走了,英勇的骑士跨上白马漂洋过海去拯救公主——可是,为什么要保护公主呢,妈妈?小小的人困惑地睁大了眼睛。
“因为,公主是女孩子啊,女孩子那么可爱又柔软,需要勇敢的男孩子保护呢。”
“小枫也是公主吗?”
妈妈呆住了,可是她想,这么小的小朋友,稍微骗一下也没什么关系吧。于是妈妈和小花说:“小枫天天穿着裙子,当然是需要勇敢的小花保护啦。”
“那我不喜欢女孩子。”小小的家伙大概又想到了白天的事,郑重地和妈妈宣告。“我喜欢像洋平那样的,不穿裙子的人。”
第二天,小枫和小花都已经忘记了前一天发生的事情,又在沙坑边上遇到了。
这一天,两个人既没有打架也没有吵架,因为小枫带了很好吃的蛋糕,给小花吃了一块。
小花觉得,偶尔当个骑士,也是一件很愉快的事。




4.星星
小枫搬过来的时候是冬天,过了新年,又等来了春天,小花和小枫就要上幼稚园了。
在上学前,小枫的妈妈也曾来问过小花的妈妈,关于该不该让小枫换回男装的事。因为这是“老家的习俗”,所以打电话回老家了,不过也没有得出结论。
“不然,你给他两套衣服,让他自己选一套上学穿吧。”小花的妈妈看着在院子里一起玩沙子的两个小朋友,最终也只能给出一个这样的主意。
开学那天,小花的妈妈看到牵着妈妈的手走出来的小枫仍旧穿了一条裙子,而小花已经甩脱妈妈的手向他的好朋友跑了过去。
“到了幼稚园,也要好好做朋友哦。”
“好!”两个人一起仰着脖子回答,小花的声音大大的,盖过了小枫的声音。
幼稚园里很热闹,除了他们熟悉的小朋友之外,又多了很多的小朋友。
小花和小枫坐到了同一张桌子边,大大的桌子,八个小朋友围坐在一起。每个人都把双手背在身后,好奇地睁大眼睛打量着其他人。
这是自我介绍的时间。
“我叫樱木花道。”
“我叫流川枫。”
“我叫清田信长。”
大家轮流介绍着自己的名字,小花转过脸看着小枫:“原来你叫流川枫。”他又转过脸看向另一边,“原来你叫清田信长。”
到了学校之后,交往的圈子一下子就扩大了很多倍,小花觉得非常非常有意思。他很快就交到了新的朋友,其中就有这个清田信长。
和小花不一样,小枫第一天就遇到了麻烦。
那个麻烦,是关于怎样上厕所。
和穿着裙子的外表不一样,他其实是个男孩子。
下了课,小枫和小花牵着手去上厕所,可是被高年级的男生堵在了厕所门口。
“你是女孩子,你不能进来这里。”
听到声音的老师及时地走了过来,带了小枫去往另一个独立的厕所间,小枫招招手要小花跟着一起去。
“以后,枫君就来这里吧。”
小花看到小枫的脸上布满了不高兴,想到妈妈讲过的王子和公主的故事,他轻轻地在小枫的脸颊上亲了一下。
他高兴地看到,小枫的眼睛像星星一样地亮了起来。





5.夜莺
从开学第一天到现在,已经过去一个月了。
即便是在幼稚园这样小小的地方,经过一个月之后,小朋友之间也有了泾渭分明的小团体。
男生和女生,不管是上课的时候,还是下课的时候,都和自己同性别的人在一起。
小花很受男生喜欢,因为他总是笑得开开心心,和谁都能做好朋友。而小枫,则很受女孩子喜欢,因为她总是穿着漂亮的裙子,而且兜里总有着好吃的糖果。
唯一不和谐的事,小枫其实是个男孩子,他并不喜欢和女生在一起玩。可是因为他穿着裙子的关系,他又总是被小花周围的人排挤。
“我们不和穿裙子的人一起玩。”那个叫清田信长的家伙,每次都叉着腰这样说。虽然小花会很坚决地过来牵小枫的手,可是,小枫一点也不喜欢小花身边那些人。
“要是,只有我和小花两个人就好了。”他心里时不时会冒出这样的想法。


在国王的花园里,有一只很会唱歌的夜莺。
小枫穿着裙子,坐在女孩子的桌子上,面前摆着花花绿绿的纸和蜡笔。老师正在给大家讲故事,他伸长脑袋,看到小花和清田君坐在一起咬耳朵,小花咧开嘴笑得很开心。
传说那只夜莺的歌声能够带来好运,所以,大家都喜欢那只夜莺。
小枫拿起蜡笔,在纸上画了个圆圆的脑袋,圆圆的脑袋上有着火红的漂亮头发。
尽管有很多人想抓住那只夜莺,可是它长了翅膀,可以自由自在地飞到任何它想要去的地方,所以,从来也没有人能够抓住它。


下课的时候,小枫又去找小花,听到清田正站在小花身边说:“你为什么总是和小枫在一起玩?”
“什么?”小花抬起眼睛看着清田,并没有发现小枫就站在不远的地方。
“我们和她们,不应该在一起玩。”清田学着大人的样子摸着下巴,“难道你们要一起结婚?”
边上的几个小男生跟着起哄,从各种电视动画片里获取了一鳞半爪信息的孩子们,对于结婚究竟代表了什么并不清楚,却已经天生有了些羞涩和抵触。“噢噢噢,结婚结婚……”
小枫看到小花的脸慢慢红了起来,他一脸不知所措地望望这个又望望那个。“并不是这样。”小花难为情地解释。
小枫冲了过去,将小花狠狠地推倒在地上,又将清田也推了一把。
“我讨厌你!”他听到自己对还躺在地上的小花喊。
他们在那之前,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吵架了。



6.玫瑰


“结婚是什么,妈妈?”
小花躺在床上,问自己的妈妈。这一天,他和小枫吵架了,放学的时候,没有和平时那样一起回家。
“结婚就是,相爱的两个人可以一直一直在一起,再不会分开。”
“相爱是什么?”
“等小花再长大一点,遇到自己喜欢的人,就会明白了。”


小枫现在已经不穿裙子了,他和小花和清田一样,穿起了裤装。他再也不用坐在女生的桌子上画画剪纸了,他的面前也和小花他们一样,放着的是汽车轮船飞机的玩具模型。
下课的时候,他却并没有加入到男孩子的阵营一起玩,他总是自己一个人。


“你在看什么?”小枫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说话。
他回头,看到小花正红着脸站在他身后,并且,身边没有跟着清田和其他人。
小枫仍旧没说话,他扭过头盯着围墙外面一朵漂亮的小花。
“你要吗,我摘给你。”
那是一朵玫瑰花,鲜嫩娇艳,一只小小的手努力地从栏杆里伸出去,去够那朵花。
玫瑰花很漂亮,被小小的手举着送到了小枫的面前,红红的脸上挂着一点点羞涩的讨好神态。
小枫盯着那朵花考虑了很久,久到小花举着的胳膊有些发酸。
“你要吗?”
小枫看到远远的一群男生正向这个方向涌过来,带头的就是那个清田信长,他终于决定先收下到手的东西再说。
“我要。”他伸手接过那朵花,随即从口袋里掏出了两颗糖,剥了一颗递给小花。“这个给你。”
“好甜。”小花嘴里含着一颗糖,愉快地望着小枫,“那我们和好了?”
“嗯,和好了。”
小枫对于现状非常满意,不管是小花先低头这件事,还是他又一次站到了小花身边这件事。




7.小矮人
小花和小枫在幼稚园里玩了三年,直到两个人先后开始换牙的那个春季,他们进了小学。
定做的制服已经送到了家里,两个人穿着制服站在一起,才发现,小枫不知不觉比小花高出了一大截。
这个发现让两个人都很不高兴。
“为什么你会比我高那么多?”
“因为你不吃青椒。”
“可是你不吃蘑菇。”
“我比你高。”
小花一下子说不出话来。他没有发现小枫其实也很不高兴,因为他刚知道,进了小学之后,也许会按照身高来排位置。他比小花高了那么一大截,也就是说,两个人很有可能不能坐在一起了。
和大家想的一样,在幼稚园的三年时间里,小枫一个朋友也没有交到,除了小花。
小花却没有想到那么多,他有很多的朋友,不能和小枫坐在一起,他可以和其他好朋友坐在一起。而这一点,只会更让小枫不高兴。
上学前的这一天,两个人跪坐在小花家的客厅里,在两张大大的白纸上练习写各自的名字。
一笔一划,写着樱木花道和流川枫。
“为什么我要比你多写一个字?”
“我很喜欢你的名字。”
“真的吗,我也很喜欢。”
小花是个很容易满足的快活的孩子,所以小枫很喜欢他。
白雪公主在遇到王子之前,先遇到了很多小矮人,可惜的是,在小花听到的故事里,并没有这样的章节。



8.水晶鞋


上了小学之后,小花就不愿意再让小枫叫自己小花了,同样的,他也不愿意再叫他小枫。至于原因为何,其实连他自己也说不清楚。大约是觉得,上了小学之后,就长大了吧,总得要做点什么来表示自己和之前有所不同。
“那么我要叫你什么?”
“随便啊,随便。”
“大白痴!”
“什么?!”
“不是说随便吗?”
小枫气鼓鼓地和小花在家门口分手。
这对于他们来说,原本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若是第二天没有发生另外一件事的话。
一直到第二天早上,两个人都没有再见面,可是早餐过后,两个人必然是一起上学的。每天吃了早餐然后去叫小枫起床,是小花这几年的职责。
小花照例元气满满地和妈妈道了再见,准备去叫小枫起床。那个家伙有着很大的起床气,而且若不是小花去叫他起床的话,真的会一直一直赖着不肯起来——最后认输的人总是小花。
“起……”推开小枫家院门的小花却看到了站在门前的小枫,已经穿好了制服背上了书包。在他面前还站着一个小小女生。
小花撇撇嘴,往后退了两步。
那天,两个人没有一起上学。


“流川君,有人找。”
小花和小枫在一个班,清田也在。下课的时候,清田和小花正靠在教室的窗边往外看,听到声音两个人下意识地转脸看向后门。
清田和小花是前后桌,足以让小花安慰的事情就是,清田比他还要矮一点。
“等下学了,我们去棒球队看看吧?”清田看到小花脸色拉了下来,识趣地赶紧转移话题。
“又是个女生呢。”两个男生搭着肩走到他们身边,挤眉弄眼的样子令人不快。
“为什么总是他?”
“咳,你们还记得他当初穿裙子的样子吗?”
大家都是从一个幼稚园里出来,甚至都还保留着入园时候拍的照片。
流川上了小学之后,只有比幼稚园时候更受女生欢迎。小花并不为此感到难过,所以他平时从不附和其他男生的这个话题。他和小枫是好朋友,至少,之前是的。
清田有些担心地看着小花,可是那点小心翼翼的目光却刺痛了他。
他为了掩饰自己心里突然泛起的一点点酸意,故意跟着笑得很大声。
没有他叫醒的流川枫,每天也能够准时地上学,只要他不去找他,流川也就可以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
本来以为是好朋友,却原来只是一个丝毫不重要的存在,这让小花分外的难过。



9.许愿瓶


尽管时间过得很慢,可是夏天还是如约到来了。
夏天会有很多美好的回忆,冰激凌,萤火虫,烟花,烤鱿鱼,浴衣和夏日祭。
流川在床上躺着,妈妈站在他的窗前拉起窗帘并且用丝带系好。“小枫,不试试新的浴衣吗?和小花那件是一样的哟。”
得不到回应的妈妈走过去拍了拍自己的儿子。“过去这么久了,还是没有和小花和好吗?”
在他们家里,能够看到隔壁的院落,樱木和其他人打闹的声音直直地从窗户那里传进来。
流川认识那个声音,他烦躁地翻个身,假装没有听见妈妈的问话。
“如果不好意思主动说话的话……”
“妈!”流川从床上坐起,又重重地倒了回去。“把门关上!”
拖鞋摩擦地板的声音慢慢地消失在楼梯上,流川坐起身翻看床头的杂志,胡乱地翻了几页之后又扔了回去。
他起身坐到电视机前面,将电视机的声音开到很大——大到足以掩盖窗外的声音。
因为身高的关系,他在不久前已经开始打篮球了,当然只不过是少儿篮球。
若是他和樱木能够一起打球就好了,这个想法,一直在他的脑海里存在着,哪怕是在他们仍在冷战的现在。
他和樱木突然就不说话了,不再一起上学,不再一起回家,再后来他参加了篮球的课外活动——流川已经记不起他们最后一次讲话的时候说了什么。也因此,他才特别愤怒。
这些愤怒全都转嫁给了现在出现在樱木身边的那个人,那个叫做清田的家伙。
如果流川再多读一点书的话,会明白自己这种愤怒源于一种被人背叛的情绪。可是这时候的他仍不明白。
唯一的好朋友,被另外一个人给抢走了。
他有时候觉得应该堵住樱木让他给个解释,有时候又觉得像现在这样一个人反而更好,奇怪的自尊心冒出来的时候总是会伴随着眼角的一点酸涩。
可是即便他已经这么孤单了,樱木那个大白痴却一点也不在意,他仍旧每天都笑得开开心心的,班上几乎所有的男生都喜欢和他一起玩。下课的时候,他们在走廊里打闹,放学之后,他们在江边在草地上在回家会经过的每一个开阔的公园里扎堆。尽管樱木没有参加任何的课外活动,有时候,到家的时间甚至比流川还要晚。
妥协和坚持两种情感始终折磨着这个小小的少年,他一边看着电视,一边竖起耳朵听着隔壁的动静。听到樱木的妈妈在问要不要叫上小枫一起玩,听到樱木的大嗓门在叫着清田吃水果。
中间妈妈上楼来叫他吃饭,被他拒绝了。
如果不是小花来叫吃饭的话,我就不吃。他在心里这样说,可是三年前他能够轻易说出口的话,现在他已经说不出口了。因为他已经长大了。
小学一年级的流川枫,觉得长大有时候真不是一件好事。



10.彩虹


下午下了一场阵雨,空气中飘着淡淡的青草气,那是混合着雨水和泥土的腥气,让人心情愉快。
樱木穿上了蓝色条纹的浴衣,红红的头发越发显得鲜艳夺目。
“我儿子真好看!”妈妈在玄关帮他理了理衣襟,“你确定不去叫一下枫君吗?”
樱木动作很大地扭过脸,眉毛挤到了一起。
“我和野猴子一起玩。”
妈妈无奈地叹口气,电话铃铃铃地响了起来,樱木只好一个人先到门口站着等妈妈接完电话。
樱木站在门口专心地看着外面的街道,三三两两的人说说笑笑地从院子外经过,简直能够闻到窸窣作响的衣服上淡淡的馨香。
夏日祭,夏日祭,樱木的心情跟着雀跃起来。
脸上有点痒痒的,像是有条小虫子爬过。樱木伸手去抓,却什么也没有。
他扭头仔细寻找,发现那条虫子落在了身边的墙上,是一块小小的光斑。
“咦!”他发出惊诧的声音。
顺着光斑的方向他抬起头,看到隔壁院子的二楼窗户大大开着,一颗黑黑的脑袋探出来盯着他,手里举着个奇怪的东西。
好奇心和继续冷战的坚持只是斗争了一小会儿,樱木仰起脸问他:“那是什么?”
“彩虹。”楼上的家伙惜言如金,只是抬起手指朝天空指了指。“来看!”
“嗯,我来我来!”
彩虹彩虹,哦哦哦,樱木欢喜地往隔壁跑,连要等妈妈打电话也忘记。
楼上的家伙也噔噔噔地往下冲,两个人在玄关相遇,樱木的手被一把抓住。“快来!”
果然是有一条彩虹挂在天上,长长的两端垂往不知名的地方。
“哇!”
“哇!”
两颗小脑袋凑到一起,惊叹着造物主的神奇。
很快,彩虹就消失不见了,樱木有些觉得惋惜,然后才发现自己的手仍被牢牢抓在流川的手里。
“好看?”
“好看。”
两个人的脸都有点红,毕竟已经很久没有说话了。
“你来看。”流川牵着樱木走到自己的小书桌边,拉开抽屉给他看。里面是各色各样的花花绿绿的糖果。“我每天都有给你留一个。”
樱木红着脸剥了一颗:“好甜。”
他环顾一圈,发现流川的房间和自己之前熟悉的样子一点也没变,不知怎么就觉得安心。
“小花——”楼下妈妈在喊,樱木往窗外探出头。“在这里——”
妈妈向他们招了招手,好像没有察觉这一天他们和以往有很大的不同。
所以,这一年的夏日祭,樱木仍旧是和流川在一起,捞金鱼,吃棉花糖,看烟花,最后两个人趴在各自妈妈的背上睡着了。
是妈妈把他们背回了家。



11.森林
森林里有两只猴子 ,一只红毛猴子,一只野猴子,他们是好朋友。
野猴子和红毛猴子总是凑在一起玩,有时候便会希望森林里没有其他的小动物才好。
可那是不可能的,首先便有一只他不喜欢的小狐狸。
到了小学二年级的下半期,即便是个子小小的两个猴子也要开始考虑课外时间做些什么的问题了。
“打棒球吧!”野猴子总是这样建议,一边挥舞着看不见的球棍。“我一定非常厉害!”
“唔,可是狐狸说……”另一只猴子有些支支吾吾的,脸上还带着些不好意思。
如果是平时的野猴子,肯定已经跳起来了。他不喜欢那只狐狸,就像那家伙也不喜欢他。可是他却不愿意让夹在中间的好朋友为难。
“不然,我们都去试试吧。”
“好!”红毛猴子的脸一下子放出光彩,野猴子像是被什么噎住了,看着那张脸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放学后,在和其他同学告别的声音中,两个人一起到了运动场。
被隔离成一块一块的运动场地上,是一堆一堆的小小运动员在做各种练习。
棒球队在远远的边上,而篮球队则离场地入口很近。
“看!”红毛猴子一眼就看到了黑头发瘦瘦的狐狸,而像是有感应一样的,原本正拍着球的那家伙也转过头朝他们看过来。
红毛猴子兴奋地举起手和他打招呼,野猴子则象征性地只是将手举到了耳边。
狐狸哒哒哒地向他们这边跑了过来,在红毛猴子面前站定。
“你是来看我打球吗?”他手里捧着个小一号的篮球,表情上也有些掩藏不住的兴奋。
“嗯。”
“我们是去加入棒球社的。”
两只猴子一起回答。然后被小小声地反驳了:“我们是先来看看,还没有确定呢。”
“你会投篮吗,流川?”
“投一个吧,狐狸。”
黑头发黑眼睛的狐狸朝着他们点点头,回身往低矮的篮球架跑去。
大概是因为太急于将球扔进篮筐,他起跳的时候一个趔趄,球飞出去砸在了篮框上。野猴子爆出了一阵夸张的笑声。
“决定了,还是篮球吧。”野猴子笑着捂住肚皮,“我觉得打篮球很有意思。”
红毛猴子没有说话,他看到狐狸背对着他们一个人站着,站了好一会儿呢。
“好的。”半晌之后,他看着那个背影这样回答。






12.美人鱼
接下去的日子,好像既有趣又有些单调。
不过值得高兴的是,两个猴子都喜欢上了篮球。虽然有时候狐狸仗着比他们早一些打球所以总是指导他们有些令人不快。
放学后的时间他们大都消磨在了运动场上,和其他同学一起漫游玩闹的时间就大大减少了。
不过,总的说来,两只猴子还是很受其他人的欢迎。
下课的时候,和其他男生一样,他们总是一大堆人聚在一起,看着走廊里或者窗外走来走去的女孩子。
“美纱你的裙子剪过了吧。”
一个男生对着捧着书走过的一个女生笑着喊,惹来那个女生好几个白眼:“才没有!”
可是这种事情,樱木总是兴趣缺缺,他不喜欢看到别人羞涩窘迫的脸,他也一点不能从惯常小男生的恶作剧中体会到什么乐趣。
他倒宁愿像以前那样,一群人跑来跑去追逐打闹着玩,或者是去每一个顶楼和无人的楼梯探险。
可是,这种些微的不适,并不会让他介意太久。
他和野猴子仍旧比流川要矮一点,可是和其他同学比起来,他们也算高了。
流川大概仍旧经常收到女孩子递过来的情书,可是樱木再也没有亲眼见过了。
值得高兴的就是,野猴子和他一样,既对女孩子没什么兴趣,也没有收到过女孩子的情书。
“每天好玩的东西太多了,哪有时间喜欢女孩子。”野猴子这样说,一边探询地看向樱木:“是吧?”
“是啊。”樱木也这样附和。
身边的男同学有的和他们想法一样,有的却早早地就开始关注起了女孩子那和他们不同的羞涩的脸。
对于樱木来说,要是能够在投篮这一项上超过流川,就没有什么更令人愉快的事情了。


国文老师在上课的时候不小心说到了美人鱼。樱木那个时候已经不再坐前排,清田仍旧坐在他前座,百无聊赖地将后背靠在樱木的桌子上一抖一抖。
樱木听妈妈说过美人鱼的故事,那是一个美丽的爱情故事,最后小美人鱼和王子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一起了。
所有的童话故事都是这样,有一个最完美的结局。
可是,老师讲的故事却和樱木记忆中的不一样。
“不,不是这样的。”他站起来,向老师辩解。“王子爱上了美人鱼……”他求助地望向清田,清田正转过脸来看着他,他又望向流川,流川也正看着他。
全班的同学都看着他,最终他嚅嗫着坐了下去。
课后,老师叫人带了一本书给他,包着蓝色的封皮。
“怎么回事?”
那本书被流川拽在手中,一遍一遍追问着樱木。
樱木觉得有些狼狈,也许,是自己记错了吧,他模模糊糊地想。
“妈妈说,最后王子和美人鱼在一起了。”
“是的,在一起了。”流川比他更肯定。“一直在一起。”


很久之后,樱木觉得,有个人像流川这样,明知错了也和自己站在一起的感觉,很不赖啊。



13.丑小鸭
小学毕业的时候,大家一起拍了毕业照,穿着制服的同学们拍完照片之后站在操场上一起唱着告别老师的歌曲,唱完了又唱告别同学的歌。
那都是洋溢着青春和淡淡伤感的歌曲,可是樱木他们却还不知道伤感是什么。
小学毕业的同学们,又会在同一个国中碰头,也许换了不同的班级,不过那又有什么关系呢?
“狐狸狐狸,快来看!”
野猴子一离开,樱木就拍开了流川家的大门,手里拿着的是清田送过来的毕业照。
樱木和流川站在最后一排,清田站在樱木的前面,比两个人要稍微矮上一截。
“喏,你呀,又没有看镜头哪。”樱木和流川挤在一起争着看相片,红色的和黑色的脑袋紧紧地挨着。
“看了。”
“没——有!”樱木用食指重重地敲打在相纸上流川的位置。
“那我在看哪里?”
“咦?”樱木 一下子被问住,又凑近了去看那个小小脑袋。
“大白痴!”流川脸上的表情分不出是喜是怒,抱着后脑勺往后躺了下去。“那家伙,为什么天天来找你?”
“因为要打篮球。”樱木含糊其辞,他其实一直不明白为何自己的两个好朋友总是看对方不顺眼。
“哼。”
“这张是你的,这张是我的。”樱木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居高临下地看着躺在地板上的流川,“要挂起来吗?”
“你现在有多高?”流川换了个姿势,侧躺着用手支着下巴。
樱木在毕业前最后一个学期突然窜高了一大截,原本合身的衣服一下子显得太短了,可是缝制新衣服的速度却似乎赶不上他生长的速度——同时,伴随着长高的是他变得瘦瘦的。又瘦又长,像是被拉长的拉面,摇摇晃晃让人提心吊胆。
“不知道,”樱木走到流川书桌前,拉开抽屉翻出了一本相册。“夹在这里吧,好吗?”
“嗯。”
那是一本红色封面的相册,樱木也有一模一样的一本。
不光是外表相似,连内容几乎都可以算是一模一样。
和樱木家里那本相册类似的,流川的相册里几乎都是樱木的照片——准确点说,都是有樱木的照片。和毕业照一样,流川总是不看镜头,脸微微地转向樱木的方向,而且,樱木笑容灿烂的单人照很多,而流川的单人照则几乎没有。
两家人的关系真是好呀。樱木从头翻看流川的相册,忍不住在心底感叹。
每年假期的旅游,两家人都是一起出游,所以,他和流川,简直像是双生子一样黏在一起。
也因此,不管两个人吵架还是打架,最后总是(只能)若无其事地和好,继续当好朋友。
“咦,这是什么?”樱木指着一张照片正要转身,额头却撞到了另一个人的胸膛。
“不要看!”
“是什么?我要看!”樱木好奇心大起,双手揪住相册不放,想要翻开的那一页却被流川下死力按住,后脑勺正正地抵住流川的胸口,听到流川擂鼓般的心跳。
砰咚砰咚砰咚。
“你这个狐狸还会画画吗?”樱木渐渐处于下风,流川几乎将整个人都压在了相本上。
“哼!”
最终结果,是流川胜利,相本被他抢走并且直接锁进了抽屉。
“真没劲,我走了。”樱木撅起了嘴,站起身,身高差不多到流川的眉毛。
“以后有机会再给你看。”流川小心翼翼地看他一眼,“现在不行。”
樱木拿服软的流川一点辙也没有。他看到流川双颊有一点点微红,突然就心软了。
“那我们打电动吧。”他这样提议。
“嗯。”
打电动是樱木的强项,流川却不在行。
“我现在173公分,你得有170了吧。”游戏玩到一半的时候,流川转过脸看向樱木瘦瘦长长的腿脚。
“唔,可能吧。”樱木咬牙切齿地按着手中的游戏手柄无暇分神。“嘿,你又输了,笨蛋狐狸!”
流川的嘴角悄悄的悄悄的扯开一点点弧度,樱木却一点也没有注意到。


14.萤火虫


国中和小学原本也没有什么区别,多了一些新同学,不过大多数还是旧相识。
长高的樱木仍旧和流川清田一起打篮球,日子快乐又有趣,尽管有些单调不过不足以让樱木想要改变现状。
所以,改变到来的时候,简直是猝不及防。
那几天,野猴子情绪超级不稳定,一个礼拜之内就和流川打了几架,樱木一开始还能一手撑开一个劝架,后来便气得把篮球往地上一扔不管了。
太不让人省心了,那两个臭家伙。
那是每年最炎热的夏天,夏日祭马上就要到来,女孩子们已经换上了裙子,而且樱木在清田的细心指导下终于也发现了大多数女生确实都把裙子给剪短了。粗粗细细长长短短的小腿暴露在空气中,袒露着水仙花一般鲜嫩的颜色。
“我的初恋还留着呢!”清田一边躲避着樱木擦着药水的手指,一边不无遗憾地感叹。
“野猴子的初恋,又不值钱。”边上的流川像是在监工,又像只是单纯地换衣服,凉凉地开腔。
“死狐狸你又讨打吗?”
“再打架,我就,绝对,绝对,不理你们了!”樱木气得要命,消毒水重重地按在野猴子伤口上,换来一长声的哀嚎。
“啊——谋杀啊!”
“活该。”流川面有得色地点点头,想了想又加了一句,“大白痴干得好。”
“嘶——我说,等下晚上,我们去捉萤火虫吧。”
“咦……”
“不去。”
“小花你会去吧?”
“……好。”
“嘁……”
最后三个人歪歪扭扭的一起走出了活动室,又一起出现在了拉面店,最后夜幕降临的时候,出现在河边草场里的,还是三个人。
“为什么要跟来,明明我和小花两个人就够了。”这样的煞风景的嘟囔其实于事无补。
萤火虫,提着小小的灯笼,在高低错落的草叶间飞舞,草叶划过脚踝和小腿,痒痒的。
月亮高高挂在天上,除了野猴子高一声低一声的感叹,樱木和流川都没怎么说话。
樱木看着前面野猴子的背影,知道自己的背影也被身后的人看着,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却生平第一次觉得有些沉重。
“啊!”走在最前面的野猴子突然一蹦三尺高,樱木赶紧追问发生了什么,却见他笑嘻嘻地将头埋进草叶,半天之后又举着手钻了出来。
那是一只小青蛙,鼓着肚子被野猴子捏在掌心,樱木凑近了去看,又伸手去摸,那青蛙却逮个空逃走了。
“笨蛋红毛猴!”清田扑地往前一趴,还就势在地上滚了两滚。“你怎么这么笨!”
樱木看到流川已经在两步之外坐了下来,脸向着河流的方向,悄无声息的像一尊雕像一样。
“坐远一点啦,死狐狸!”
三个小小少年都在河岸坐着。
“你这个家伙,从认识开始就这么讨厌,简直了……”
“红毛猴,你大学会去东京吗?我可是要去东京大学的呢。”
“这么多年了,你还没有好好陪我玩过一次夏日祭呢!”
清田絮絮叨叨的说了很多话,樱木附和着他,浑然不觉好朋友正强作欢颜。
“很晚了,回家吧。”很久之后,流川起身催促。
“小花,你到前面等我们,我和他说几句话。”
“又要打架么?”
“不是。”
樱木在远远的路口等着两个人,夜色下,两个少年站得只有几步远。
夜风并没有将那些话吹到樱木耳朵里,告诉樱木真相的,是几天后老师带来的清田转学的消息。
因为父母工作调动的关系,樱木这个自幼认识的玩伴,举家搬迁到了遥远的北方。
年少的樱木说不清楚离别是什么滋味,只是觉得心里空落落地少了一块,很长很长时间里,都没有什么能够把那块空间给填补上。
“我不会走的。”
流川还是跟在樱木身边,这对于樱木来说,无疑是个巨大的安慰。
“他那天和你说了什么?”
“不能说。”
“说一下会死?”
“不会。”流川一本正经地回答,“不过不能说。”
于是,那成了一个秘密。


夏日祭结束之后的某一天,樱木收到了清田寄来的明信片。
“我们大学再见,红毛猴。”
流川一直缠着樱木想知道那张卡片上写了什么,不过樱木当然不会告诉他。
“不能说,”樱木板着脸学着流川的腔调,“死都不能说。”



15.天使


国中二年级,春天的风吹走了离别的哀愁,带来了新的生机。
对于樱木来说,这是特别特别有纪念意义的一个春天。
那天,国文老师讲到了天使,长着小小翅膀的孩童,将欢乐和爱撒播到人间——年青的国文老师大概正在恋爱,充满激情地朗诵着自己写的爱情诗句。
樱木第一次听得那么入神,并且将视线投到了窗户外边的操场上。
那么多人中间,他一眼就能看到那个身影。白色运动衫,蓝色运动裤,温柔的披肩发简单地扎在后脑勺。
她是国一的沙耶子,目前正积极地申请成为篮球队的经理。
樱木几乎可以算是对她一见钟情,当她站在篮球馆门外用甜美温柔的声音问他篮球队长是谁的时候,樱木就觉得她脸上那两个浅浅的酒窝可爱得不得了。
“她就是天使吧。”樱木耳边听着老师的声音,眼睛却注视着操场上那个女生的一举一动。
可惜的是,到目前为止,这还只是樱木一个人的小小暗恋。
他虽有勇气告白,却不知道该怎么做。
而他求助的对象,显而易见只有一个。


那天下午篮球队训练的时候,沙耶子照例来报到了,清亮的大嗓门为大家喊着加油。樱木不时地往场地边偷看,一直脸红红的心跳很快,有时候连投篮的动作都因为紧张而变得僵硬了。
“喂!”敢拿篮球砸他头的,不用看也知道是谁。
国中的篮球队,大家的身高参差不齐,流川和樱木都已经算是在第一梯队,球队的队长是三年级的同学,和小学时候的小打小闹比起来,现在的练习无疑要正规许多。不过,不知道什么原因,各个年级的同学仍旧是以年级为阵营,相互间的交往少得可怜。因为这样的原因,流川和樱木的关系好,几乎可以算是大家都公认的事情,也因此,两个人突然拳打脚踢了起来,也是大多数人所料想不到的。
三年级的队长和副队长冲上去拉开了气鼓鼓的樱木和阴沉沉的流川,樱木不知道流川在发什么疯,既生气又疑惑,嘴里只能骂着“死狐狸,混蛋狐狸。”
眼看争端就要平息,流川却直直地向场地边走了过去,并且出乎大家意料的,站到了沙耶子的面前。
“你有男朋友吧?”
樱木惊讶地张开嘴,几乎塞得进一个鸡蛋。
“流……流川君……”
“有的话,就赶紧告诉那个笨蛋。”流川回身往樱木身上一指,“不然,我们就没法好好训练了。”
沙耶子睁得大大的双眼带着歉意往樱木脸上看过来的时候,樱木觉得自己快要死掉了。
一半是因为害羞,一半是因为窘迫——那个混蛋狐狸,原来什么都知道了啊,他的内心深处,冒出了这样的小小声音。


美丽的天使,早早地已经有了意中人,这就是樱木花道的难忘又可怜的初恋。






16.巫师的诅咒


“啊啊啊啊啊,为什么又是这样!”
“是哪样?”
“哈啊?”樱木吓了一跳,转身就看到了一双亮晶晶的眼睛和高耸的头发。“又是你啊……”语气有些无奈又有点放心。
这个是新来的转学生,好巧的转到了樱木和流川的班级。
“好帅!”
“是啊,和流川君哪个更帅呢?”
转学来的第一天,当他站在老师边上做自我介绍的时候,讲台下便是一阵阵的低语。
“我叫仙道彰,因为父母工作的调动,所以来到了美丽的神奈川……”
其实他的声音也很好听,语气舒缓,很像是个见识过很多事情的大人。
樱木自然想到了野猴子,想象着野猴子是不是也这样向陌生的同学介绍着自己,心情不免有些低落。
“虽然帅,可是头发好怪!”
坐在前排的一个男生有些故意地用老师也能听到的声音说。
“是呐,很多人都这么说。不过,”新同学抬起眼睛望向窗边,“那位同学的头发比我还怪呢。”
大家都哄笑起来,并且齐齐转过脸看着樱木花道。
樱木正在出神,被前座的同学踢了一脚才发觉大家都瞧着他。
“是!”他惊慌失措地站起身,差点撞翻了桌子又赶紧伸出手臂去扶。
大家笑得更厉害了。
樱木同学虽然长了一头嚣张的红发,可是却是个比谁都容易害羞的家伙,他看到讲台上的新同学和老师也跟着哈哈笑了起来,疑惑地坐了下去,依稀听到教室最右边传来了一声“大白痴”。


大概是觉得樱木很好玩,那个新同学就这样缠上了他。
仙道的座位就在樱木身后,他的个子很高,比流川还要高上一点,而且也会打篮球,打得相当不错。
野猴子转学之后,樱木多多少少有些寂寞,流川并不是那种会一天到晚黏着他的好朋友,所以现在,满嘴嫌弃的樱木其实内心深处会隐隐有种高兴的感觉也是很容易理解的吧。
“尚子小姐,喜欢的好像是流川君呢。”
“嗯。”
“樱木君被拒绝了吧?”
“啊啊啊,所以才讨厌啊!”
“讨厌流川君吗?”
“啊?”
“并不是吗?”
不知道为什么,樱木的恋爱之路并没有他想象的那样顺畅,他递出了5次情书,可是无一例外,都被拒绝了。
“对不起,我喜欢的是流川君。”
作为那个情敌的流川,已经接受过来自樱木的炮火攻击,并且再三发誓他对那些女生一点想法也没有——樱木在和他生了一天气之后,也觉得责怪他多少有些无情。可是,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都是这个理由?
“为什么啊,为什么都喜欢流川那个家伙?”
“是啊,我觉得明明樱木君更帅气一些啊。”
“是吧?”
仙道连连点头,表情诚恳又真挚。
樱木胸口的那点点不愉快,在仙道买来的汽水咕嘟嘟喝下去的时候,也随之蒸发了。












tbc






[ 此帖被麦子在2015-09-11 21:44重新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1 条评分 乐园币 +1
Mr.Hana 乐园币 +1 2015-04-17 好喜欢这种文风,很甜啊!
石头剪子布
级别: 辣手护花
发帖
1376
乐园币
19486053
积分
100011578

只看该作者 1楼 发表于: 2014-11-07
又开坑了,简直有点惭愧,这个姑且算是流花日贺文吧,虽然肯定在那一天完结不了。
石头剪子布
级别: NBA小猴
发帖
512
乐园币
5143
积分
3365

只看该作者 2楼 发表于: 2014-11-07
居然自己抢沙发!
-------------------------
好甜好甜 青梅竹马什么的最有爱惹!粉嫩嫩的小花哟 萌萌萌!另 当女孩养才能养壮什么的是真的吗 可怜的流川天天穿裙子的黑历史哈哈哈 小花记得多拍点皂片!
no zuo no die why you try
no try no high give me five
why try why high can't be shine
you shine you cry still go die      
级别: 主力小猴
发帖
441
乐园币
1951
积分
785

只看该作者 3楼 发表于: 2014-11-08
好赞好赞啊有一种在看西方童话的感觉,好喜欢可爱质朴温馨的故事,小花好幸福,圆溜溜粉嫩嫩的小花简直无懈可击,洋平年龄差(1岁)悲剧啊,小流哥的红色公主裙绝对是黑中之黑,因为讨厌小流哥令小花不喜欢女生真是造孽啊2333,小红帽与白雪”公主”什么的2333,感觉三十题不够看,期待麦子大的双加特長版!
花道中心
级别: NBA小猴
发帖
430
乐园币
49076
积分
3468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2014-11-10
麦子❤❤ 果然你最棒惹!

把30题都融在一个故事里感觉难度好高!而且还是童话30题!不能再赞

PS 麦子已经习惯性黑二狗了么连童话里都让他穿裙子233333
研究美学,却死在丑里
级别: 主力小猴
发帖
301
乐园币
24
积分
395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2014-11-10
麦子大大最棒啦,喜欢你的文,多多开坑吧~~
级别: 主力小猴
发帖
309
乐园币
234
积分
362
只看该作者 6楼 发表于: 2014-11-10
好欢乐的童话故事   棒棒哒的麦子大
故事里容纳三十题   麦子大是强大地


hana你个吃货  小小一块蛋糕就收买惹
hana可以嘛 这麽小就宣告出柜??
级别: MVP小猴
发帖
457
乐园币
3516
积分
1526

只看该作者 7楼 发表于: 2014-11-10
可是,她仍旧穿着粉红色的裙子,
那个,真的变成“她”了哈哈哈哈
============
这样的流花日贺文真是太暖心了,拿没有淤痕的胳膊告状,调皮小花直戳萌点
这么小的两个就抱在一起滚滑梯滚地板,原谅阿姨我的猥琐
说不定小牛也在每天睡前童话故事,以为自己是王子,小花是公主呢
我仰望天空,你潜在海底
级别: 辣手护花
发帖
1376
乐园币
19486053
积分
100011578

只看该作者 8楼 发表于: 2014-11-10
流花日快乐!!!

这么重要的节日却一直在外面奔波,差点赶不上了。

更新自顶一下。
石头剪子布
级别: NBA小猴
发帖
512
乐园币
5143
积分
3365

只看该作者 9楼 发表于: 2014-11-11
好甜!只想要小花和自己在一起,小枫枫的占有欲从小就这么强大了,被迫穿裙子什么的可怜的流哥23333333
清甜小朋友现在在旁边起哄结婚,将来小花跟人跑了你哭都来不及啊 笨蛋!
最后送花的小花太乖惹 真想亲一口!小天使!
no zuo no die why you try
no try no high give me five
why try why high can't be shine
you shine you cry still go die      
级别: 天才小猴
发帖
1669
乐园币
217695
积分
5819

只看该作者 10楼 发表于: 2014-11-11
好甜啊~~~~甜到牙疼。野猴子君真是神助攻哎哟!所以牛哥因为裙子的关系好像比其他男孩子赢在了起跑线上?不造这个故事会不会写到他们长大。看到才写到6好放心233333333
r=a(1-sinθ)——花道的公式
级别: 主力小猴
发帖
441
乐园币
1951
积分
785

只看该作者 11楼 发表于: 2014-11-11
恩恩为啥仍旧穿裙子上学...(?)
小牛哥要小花给你送花啊,这是要孤独终老的节奏啊,快主动出击吧2333
想扮成男生跟可爱的萌花花天天坐一起T T
花道中心
级别: 板凳小猴
发帖
169
乐园币
430
积分
190
只看该作者 12楼 发表于: 2014-11-11
“不喜欢穿裙子的,喜欢和洋平一样穿裤子的~~~”嘿嘿

甜甜的,很喜欢,可爱的从小一起长大的生活,慢慢的渗透~~
级别: MVP小猴
发帖
203
乐园币
2540
积分
1294

只看该作者 13楼 发表于: 2014-11-11
看得好甜蜜的感觉~虽然只是两个小豆丁~但不知道为什么看这篇就会想到PR漫画里面小花柔软的形象~好想当他们的幼儿园老师~~~~~~
  不期而遇  多年日记的索引 是一朵被记忆保鲜过的花从青春的篱墙蔓延至今 我记起  灵魂一次次蜕壳 如何总被 这三个字灼醒  我爱你
级别: MVP小猴
发帖
750
乐园币
3919
积分
2066

只看该作者 14楼 发表于: 2014-11-12
小朋友的故事好可愛,看著看著居然有酸酸甜甜的感覺,覺得穿裙子會給小楓的未來帶來極大的陰影。而且安靜的人,好像更敏感、更容易明白點什麼……這是悶燒強攻的養成史嗎?
小花太Q了,居然把小楓當公主看,最後騎士被公主吃掉的劇情,想著想著就覺得有趣得不得了。
每篇都這麼長好開心,應該會長大會長大吧?
快速回复

限12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