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 1613阅读
  • 20回复

[流花]一丁目11番10号(原著向,HE,完结)

楼层直达
级别: 板凳小猴
发帖
124
乐园币
1816
积分
288


[1 欢迎回来]

      流川从日本青年队集训回来的时候,失望地发现自己之前一直去的那个球场被拆除了。正烦不知道去哪里练球时,在路上偶然听人说,一丁目11番那里新建了一个小球场——不过是离学校骑车15分钟的距离而已,于是当即亲自骑过去视察了一番。那里不像自己家旁的篮球场一样挨着大街,也不会像在学校体育馆一样被烦人的女生观看,正是专心练球的好去处。随即默默记下了地址,每周六都会在那待上一个下午。比起热闹的比赛,自己更享受一个人练球的安静时光。

      「向大家宣布一个好消息,樱木同学下周就要归队了」新学期的开始,安西教练精神满满地走进了体育馆。
      下周?和白痴之前说的不一样啊,那家伙说的好像没这么早。确定已经恢复了吗。
      「真是太好了」宫城、三井和众队员松了口气,露出了欣慰的笑容。樱木不在的一整个暑假,球队安静了很多,队长却没有省心——篮球馆始终弥漫着一股紧张的气氛,怎样都无法消除。尤其是流川的攻势变得比之前都凌厉,队员纷纷表示压力很大。所有人之前都没有意识到,那家伙的吵闹,总能让训练显得不那么辛苦而漫长。
      「樱木君的伤已经完全没问题了吗」新上任的晴子经理,露出有些担心的神情。忘不了IH赛他为了救球重重地摔在地上的样子,为此,剩下的暑假他都不得不进行疗养。那些只能盯着天花板不能自由跑动的日子,非常喜欢篮球的他是怎么熬过的?他給大家看的永远都是可爱的笑容,那么让人心疼。
      「嗯,恢复的效果非常好。参加今年的冬选赛也没问题」教练的神色变得柔和起来。自己执教三十多年来,在一个孩子上倾注这么多心血,可是没有几次的。然而,不论是努力联系最擅长这方面治疗的医生,还是拜托他一定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治好樱木,所有的付出都觉得很值得。
      确定了樱木的归队后,大家对球队战术等方面进行了细致的讨论。
      「樱木同学已经进行了大量的基础练习。然而赤木同学退队后,球队的内线战力会大大削弱。我认为樱木同学在巩固基础练习的同时,再加做专项练习,可以快速提升球队团体战力。宫城同学认为呢?」
      「同意教练说的」
      「那就这样决定了。流川同学,从这几天到冬选赛的这段时间里,就由你来和樱木同学进行一对一的专项练习怎么样。具体的专项内容我会在练习结束后详细和你说」
      「——」为什么是自己。这样想着,脑海中不禁浮现出当初樱木聒噪地把球扔到自己头上的样子。难道这就是自己和仙道的差距么。说起仙道,那家伙在练习赛时总是朝白痴勾手指,到底几个意思,自己居然还很在意。
      「你的综合实力是最强的,技巧也是最精湛的,是球队里最合适的人选。新学期开始了,我、良田、三井的功课也会变得很紧张」彩子也表示同意教练说的,完全没有注意到宫城和三井朝自己这边投来鄙视的眼神。切,只是一群怕麻烦的家伙吧。
      「是,教练。」不过还是答应下来了,因为那语气明显不是在征求意见,而自己也意外地不排斥。
      一周后,樱木果然准时出现在了篮球场门口。篮球部众人包围了他,欢迎他归队。教练向他介绍了新制定的训练计划,老队友宫城和三井拍着他的肩膀,晴子温柔地笑着为他鼓劲。只有流川还留在篮球架下,眯着一双眼睛注视着众人簇拥中的他。

      真的完好地回来了吗,红毛猴子。

      忘不了他在疗养院内,自己面前失态的样子。假期过了一半的时候,日本青年队的集训已经结束,陪他吃了午饭后在海边坐着。平时总是一张笑脸合不拢嘴的家伙,望着远处的海洋突然哭了出来。自己在国中也有手臂受伤,整整一个月都一蹶不振的时候。然而并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别人,所以只能默默地看着他。
      「以后,还能打球的吧」
      「不知道」
      「听教练说了,你没问题的」
      「不知道,烦……为什么!为什么刚感觉到离你近了一点,就发生了这种事情!要怎么才能赶上你」他哭着把头埋进了双臂。
      「谁让你打球不注意,笨蛋」话一出口,发现自己真是嘴笨。本来想安慰他以后打球注意点就没事了,却不知道他是不是会因此更加伤心。
      「这不像你。你是天才吧,一定会很快追上来的。給,把脸上的东西擦了」身材高大的家伙却哭成狗一样,怎样都是太违和了,于是递了一张面纸过去。他曾那么努力,自己也全看在眼里——这家伙不论是在训练还是打架的时候总是离自己最近。实在是不忍心看他难过的样子。「开学后你的训练量会很大,先告你一声。做个心理准备吧」
      「哼,本天才不会退缩的」红肿的双眼底下,很快就再次露出了熟悉的笑容。「今天的事,不许告诉其他人哦」
      「绝对不会」在不把秘密说出去这方面,自己还是很有信心的。
      之后每周都会去看他几次。没有告诉球队的其他人,但护士们似乎很喜欢自己的经常到访。每次问起「这样会不会影响他」,得到的都是否定的答案「哪有的事,流川君来探望的时候,樱木君是最元气满满的呢」。每一次见到他,他都很努力地复健。自己也顺便和他聊些训练营里有意思的选手,以及新看过的篮球录像。最新的篮球杂志在自己看过后也会借給他。这样就算是一天过去了,似乎比睡一下午有点意思。他说,自己可能十月才能回到学校,得让水户问老师要笔记了。「新学期,不能再不及格了。不然本天才不能参赛,湘北一定得被刺猬头打倒」
      「笨蛋」连谁才是湘北的王牌都忘记了么。

      然而他就这样突然回来了,为什么比之前说的时间早。不过也没有必要问,因为真的问了,那家伙肯定也又会说因为自己是复健的天才吧。切,总是那样的。
      「喂,死狐狸,我提前回来了,都不欢迎我一下的吗」这样说着的樱木,已经走到自己的面前。

      「欢迎回来」,花道。

[2 最喜欢周五下午]

      流川不记得第一次进入樱木家是什么时候了。

      樱木归队的第一个周五,两人就开始了常规练习后的一对一专项练习。流川一开始还对几乎一个暑假没碰篮球的樱木有些担心——虽然篮球杂志和录像他都有认真研究过,但毕竟是很久没有摸到篮球了。然而在练习的过程中,发现预想的情形并没有发生。这家伙自从IH赛以来,对篮球的态度已经是比谁都认真。低级的三不沾等失误看不到了,自己也再没被对方无端挑衅过。而身体的恢复,果然是遵循了教练和医生的悉心指导,取得了相当好的效果,那家伙可没少说自己是天才。与IH赛前相比,樱木的篮球,少了蛮力与盲目,多了迅猛与敏捷。流川越来越觉得,如果他和自己都是国中开始打球,自己真的未必能赢过他。
      练习完毕从体育馆出来,一起走到校门口后就该各回各家。
      「呀,没钱坐电车了。都怪高宫他们让我掏钱买面包。明明今天是轮到大楠的。死狐狸,借我点钱。」
      「我也没钱了」要是一直叫死狐狸,有钱借你才怪。
      「怎么办呐」花道又把钱包三次翻到底朝天,却没有在塞满钱包的拉面店、小钢珠店、超市的优惠券中找到任何一枚硬币。课余生活很丰富么,这家伙。
      「你坐我自行车」需要坐电车的距离,没办法步行的吧。好歹是队友,先把他送回家算了。
      「什么?不行吧,看你骑车来学校,每天都那么累的样子」白痴居然质疑自己的体力,那只是困好吗。说起来,他居然有注意每天来上学的自己?明明都不是一个方向。
      「能行」
      「那好吧,能载本天才回家是你的荣幸。不过,我家很难找的。一丁目11番10号」
      一丁目11番?「新建了篮球场的那个?」
      「对对,就是那个。诶~你怎么会知道」
      「每周都会在那练球。原来去的那个被拆了」
      「哈哈。那不然以后的一对一都在我家旁边好了。比学校安静。我可不想看到只给你加油的女孩子呐」
      「可以」我也不想。每次进球,她们都吵得要死。虽然花道也很吵,但他总能让自己发挥得更好。而前者,连完全不可爱都算不上,简直是无法评价。

      为了方便,索性在第二周就把周六的个人加练也合并到周五的训练后,反正那家伙吵着想看自己打球的样子,也不知道教练到底背着自己和他说了什么。刚入学那种轻易就让对方连一分都得不到的场景,已经没有过了。只要花道的眼神里还透着一决胜负的觉悟,自己就必须使出更多的全力,一刻都不能松懈。然而和吵闹的他一起打球,又和仙道的一对一感觉不太一样。后者总是透着一股紧张感与“绝对要赢”的压力,而前者虽然有着相同的目的,却多了一种愉快和充实的感觉——自己一个人练习时从来没有过的感觉。这样的一下午,自然过得比之前快了很多。于是,也就逐渐期待起了每周五的练习。

      忘记了是第几个这样的周五,加练完毕,已经是气喘吁吁。从呼出的白气,感觉到冬天已经临近。冬选赛,一定要赢。
      「给你瓶水,看你累成那样。别总是勉强自己呀」坐在一旁的花道,扔了瓶宝矿力过来。
      「——」费劲地拧开瓶盖,大口灌了下去。我这样拼命,还不是因为你,有点觉悟好吗。
      又坐在场边的椅子上休息了一会儿,听白痴分析了一下自己刚才的表现。
      「你的动作都挺流畅的,准确率也都很高。但是刚才过人那下,有可能会过不了喔。还有可能会被诱导犯规。想想候补的他们队吧」
      「——」这家伙说着「过不了喔」的时候,居然露出了那么可爱的笑容。竟然点评得像模像样的,也都评到了点子上,是暑假录像杂志看多了的缘故么。
      「下周咱们再重点练习一下过人吧。我也有点担心这个」
      「好」

      不知不觉天已经完全黑了,也该回家了。
      「那,我回去了」
      「诶诶,等一下狐狸,在我家楼底等我一下,我把之前问你借的东西还你」
      哦。想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他住院的时候,自己确实把刚看完的录像和杂志都习惯性地借给了他。推着车子在他家楼底下站了一会儿,却看到他两手空空地出来。
      「外面待着太冷,你还是进来吧」
      于是便有机会第一次端详他的家。之前有听说过他家里只有一个人住,他还是说着「我回来了」进入了很小的房子。房子有些年代了,一眼就看得到所有的房间。除了摆在地上的电视和游戏机,家具很少,墙面也有点空。等他明年过生日的时候,把自己多出一张的签名海报送他好了。客厅另一侧的书架上,除了已经显得有点旧的篮球录像和杂志,还摆着好几个相框。仔细看去,有他小学参加运动会的纪念照(这家伙的发色果然是天生的吗),旁边摆着的是和水户那几个人在国中门口的合照(深绿色的校服,好丑),以及和他爸妈三人的合影(他妈真的很漂亮,有着一样的红色卷发。搞了半天这家伙原来是外国小孩吗,难怪运动神经异于常人,切)。看得出神时白痴出来了,他已经以很快的速度冲完了澡,换上了白底蓝色花纹的家居服,和平时的运动服相比,多了一种慵懒可爱的感觉,还端了一杯茶过来。

      「給,狐狸,给你倒了杯茶。」
      「谢了」自己本来就是容易感到冷的体质,摸到热茶的感觉真的是很舒服。
      「你快过生日了吧」这家伙,怎么突然想到生日的事情?
      「嗯,1月1日」确实已经没几天了。
      「真不错啊,全世界的人给你庆祝哎。」
      「——」不在乎那个,跟我又没关系。
      「本天才也没有什么礼物可以送你。你又什么都不缺的样子」
      「没事」对于这样的家伙,能想到就已经很不容易了。
      「不然你留下吃晚饭吧,本天才对自己的料理还挺有信心的。算是提前送你生日礼物。正好还没吃晚饭呢」
      「好」意外地一口答应了下来。
      「但是,要先和家人说啊」
      「我几点回去我妈都不管」
      「不行!那也要说」
      「好吧」是不想让自己的爸妈担心吧。认识了他后,才发现出人意料地,他不是自己之前以为的神经大条的家伙。只好給母亲打了电话,告诉家里自己不回去吃晚饭了。
      「我妈知道了」
      「听说你爸在美国做篮球杂志编辑啊,有家人支持自己梦想的感觉很不错吧。我呀。只有我一个人也完全没问题的。我做饭去了,你在这看会儿电视吧」转身的时候,捕捉到了他脸上闪过寂寞的一瞬间。那是部活时不曾见到过的。

      自己也曾经流露过类似的神情。对国内和国际篮球界有着清晰认识的父亲,曾不止一遍地问自己,作为一个亚洲人,真的打算以篮球为事业,进入到NBA的水平么。然而自己想了多次,问了教练,确定了篮球是自己生命的意义所在时,眼里就只剩一往无前的专注。然而这一切又怎么才能传达给他,于是站了起来,拍了拍他的后背(当然是轻轻地),看他并没有躲开,右手便抚上了他变长的头发。

      笨蛋,你怎么可能是自己一个人。
      「不会让你一个人。」


[3 一起逛超市才是正经事]

      冬选赛获得了全国第四名的成绩,算是流川的另一件生日礼物。快速成长的湘北,迅速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多家杂志都对他们,尤其是流川和花道的新人组合进行了专题报道。虽然只是全国第四,但每个人都没有遗憾,因为他们都努力地作为一个团队展示了自己。尤其是对于开学不久后归队的花道,能够继续打篮球,就已经足够幸运。在全国制霸的路上,每一位队员都稳步前进着。

      虽然比赛落下帷幕,每周五的例行加练和共进晚餐却保留了下来。而两位篮球员的食量自然也是不可小觑,于是练完球后一起吃晚饭前,到离一丁目两个街区的连锁超市采购食材,也逐渐成了习惯。流川发现,和自己母亲的精挑细选不同,花道在超市里走得很快,很擅长在最短的时间内拿到所有需要的东西,自己不得不加快速度推车才能赶上他。然而,每次走到打折货架时,他的脚步总会慢下来。
      「总买临期的吗,会不会不太好呢」母亲对于食物有着很高的要求,总是从货架深处挑出生产日期最新的。
      「也没有坏掉啦,超市给的保质期都很短的,其实刚过一会儿也没事。这样比较省钱嘛」的确,一个人生活,是要仔细计算成本的。拿着用不完的零花钱的自己,从来没有想过这点,果然是被父母宠坏了么。
      「狐狸你爱吃什么,我去帮你拿」
      「哦,牛肉干就好」
      「你爱吃牛肉干啊,我爱吃薯片」
      「薯片没有营养」拿出了购物车里刚刚被扔进去的原味乐事,准备放回货架。
      「就买一袋嘛,一袋。哼,小气狐狸」嘴上这样说着,却并没有抢回来。
      「赢不了球可别哭」没法无视他可爱的表情,还是默许着把薯片放回了购物车。
      「哦~诶~这款帽衫特卖啊,两件才1800円。咱们两个人一人一件吧」
      「好」虽然自己不缺帽衫,还是想和他拥有同样的东西。想起了前几天的课间,前桌女生和她的朋友拿着一样的自动铅笔,说「用同款的东西特别好,不觉得吗」
      「啊,忘记买洗洁精了。去那里看看吧。买哪个好呢」
      「——」
      「喂!别睡了!快给我挑一款」
      「这个」拿起1.5L的柠檬味家庭装。反正每周都有那么多盘子要洗。
      「家庭装是怎么回事啊!算了算了,就这个吧」
      「哦,等我下,洁面乳用完了」
      「还挺臭美的么!」
      从货架上拿下控油洁面的时候,注视了这家伙的脸。细嫩的绒毛微微抖动着,十六岁的红润色泽美得发光。一只手抚了上去,柔软而紧致的水润触感令人难以自拔。
      「没有你的脸好看。你究竟用的什么」
      「好变态,你根本就是想趁机摸我吧。我可是对你的这种性格很清楚」
      结账时想要帮他付钱,却被拒绝。坚持着「饭和你吃得一样多」,他才同意各付一半。

      回到家,尽管对方像往常一样打开电视让自己看,自己却还是调小了音量认真注视着这家伙做饭的样子。嘟起嘴拨弄着番茄形状的计时器,戴起了围裙一边哼着歌。纤长的手指骨节分明,把带着水珠的菜叶收拢到一起。像打篮球时一样精准的力道,将胡萝卜切成花的形状。铲子有节奏地接触着不锈钢锅,姿势优美地将米饭盛上满满的两碗。看到这一切的自己再也控制不住了,从他身后搂住了他的腰,而他在表示「好痒,爪子快松开」后也并没有再躲闪。两个人的幸福应该就是这样的吧,想要一直和他在一起的冲动,再次加深了。
      「你做饭很好吃」自己也居然主动夸奖了别人,这样的话,对母亲都从没说过。
      「你可是第一个尝到我做的饭的人哦」真的吗,为什么呢。
      「调料的比例很精准,火候的控制也恰到好处」
      「那是,我是做饭的天才」又来了吗,这家伙。
      「什么时候开始做的」
      「小学」小学?真厉害。「小学时候爸妈离婚了,我妈离开了我和我爸,我就开始自己做饭了」
      「为什么现在不带便当了」明明是能做出那么好吃的饭的家伙,午休的时候非和其他人挤在福利社前买口味少得可怜的面包。
      「很麻烦啊。你妈也不是每天都给你做的吧」
      「但是吃好了才有精力打球是真的」
      「好吧,那我改天试试吧」

      过了个周末的周一中午,这家伙就把自己制作的便当带到了天台上。
      「狐狸,你来尝尝,味道怎么样啊。还是第一次做这样的便当呢。动物的味觉会比较灵敏吧」
      「好吃。确定是第一次做么」米饭、炸虾、蛋卷、番茄和葡萄,全都美味。
      「是啊,好吃吧。上次你说了后,我又想了一下。这个是妈妈以前经常给我做的,我把炸鸡块换成炸虾了。其实也没有我想的那么麻烦,不费很多时间就做好了,没想到做法和味道我也还很熟悉。不然以后每天都做好了,确实比面包丰富呢。喂,别吃那么多啊,我还没吃呢」
      「能给我多做一份么,这几天」
      「哈,为什么」
      「我妈昨天去美国了。这两个月我没饭吃了。学校的面包不好吃」其实只有两周而已,但两周也很难熬。才不想吃便利店里那种吃不饱的便当。
      「怎么你妈也去美国了啊……好吧,毕竟这个月还有练习赛。某人体力不够打不满全场的话,又要拖累球队了。不过,能不能再教教我禁区内投篮的技巧?」
      「没问题」
      「饭钱你出一半哈。你太能吃了」
      「好」

      这个星期以来,樱木军团的共进午餐,已经是第五次被花道爽约。
      「大楠,你有没有觉得花道和流川的感情越来越好了,今天又看到他们一起吃午饭了」
      「诶,怪不得花道最近都没有和咱们一起吃午饭了呢。开始和那家伙一起了啊」
      「说起来,流川那家伙,好在哪里了啊。天天一张死人脸,还不说话,怪恐怖的」
      「说不定在花道面前就不是那样了」
      「你是说他们有在咱们看不到的地方幽会吗,阿忠」
      「肯定的啊,篮球一对一什么的。不然花道怎么进步得那么快」
      「啊,怪不得看花道打球的姿势有点变了,越来越专业了。特别像某个人」
      「是啊。听彩子经理说的,明年准备让他俩当正副队长。经理还说那两人配合得最好了,有他俩的比赛,湘北就不会输」
      「哎,这么一想,时间过得好快。我还记得他俩刚入学时候每天在体育馆大打出手的样子」
      「再看看他们现在有说有笑地吃便当的样子,真是没法联系起来啊」
      一直没有发言的洋平,露出一个不常见的笑容。这样的两个人,这样的湘北,也许自己真的能看到他们在全国大赛夺冠的样子呢。今年,打工也要努力,夏天再去广岛給他们加油吧。


[4 课外书]

      升入高二,课程果然也变得紧张。身为王牌,对IH赛上湘北的胜负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绝对不能因为不及格而禁止参赛。抱着这样想法的流川,下定决心再也不在自习课上睡觉,于是喝着咖啡难得地提前写完了作业。丝毫没有平时的困意,一时不知道该做什么好。便戳了戳前桌的女生,问她「有没有课外书看,任何类型的都可以」。她眼中闪过零点一秒的惊讶,但随后便像往常一样漫不经心地在桌子里翻找了一下,拿了几大本的漫画出来。
      「只有这些了,凑合一下吧」
      「没关系」只要能杀时间的都行。那家伙没事的时候总是说着JUMP里的故事,二次元的东西真的有那么好看么,那自己也来看看好了。然而翻了几页自己手里的漫画,就感觉不是正常的内容。虽然AV也看过一些(三井前辈借给过部里的每一个人),但男男sex还是第一次见。合作卧底告破连环杀人案而新升任警部补的两位男主,为纪念正式交往一个月,于圣诞节在新买的越野车内进行了激烈的车震。
      「这个姿势不会不舒服么」
      「从这个穴口插入也可以么」
      「不用专门的润滑也能插那么深么」
      「被插的人真的那么爽么」
      随便想了一下,就令人头疼,虽然没有觉得很恶心。带着这些问题,流川当天放学后就去了书店。完全没有理会书店里其他人异样的眼光和小声的议论,买了最畅销的几本走出了书店。
有机会和那家伙试试好了,如果他同意的话。可是,要怎么才能让那家伙同意呢。平时的话,肯定会直截了当地像「去吃饭吧」一样提出「来做吧」,但那家伙可一点都不坦率,万一被头槌伺候了怎么办。下药吗?不,那太下流了,不是他自己情愿的,那是没实力没自信的人才会做的选择。要等他心情好的时候,比如刚做完饭的时候,先说几个他会肯定的事实,比如「真好吃」「你是天才吧」这样的,然后突然提出「来做吧」,让他反应不过来,趁机迅速扒掉他的裤子……可是真的没问题么,这样。

      这样想着,迎面遇上了穿着陵南校服的家伙。「哟,这不是流川么,好久不见」
      「—你怎么会在这里」明明上上周的练习赛刚见过面好么。
      「我来买书啊。语文成绩还是有点差呢,得买本练习册专门做一下了,不然考不上东京的大学啊。这家店的辅导书最多最全了」
      某人口中的「刺猬头」,似乎人缘很好的样子。说不定那方面,懂得比自己多。
      「问你个问题」
      「问吧,又是篮球相关的?不过我现在不在篮球队了喔,不一定能回答得很好」这家伙,哪来那么多话。不在篮球队了,还跑那么远来观摩练习赛,还为湘北加油,怎么想的。
      「男生和男生的sex,有什么要注意的」
      「啊」仙道惊讶地张大了嘴。「进展这么快吗,和花道。我其实没那么惊讶呢。话说,你怎么知道我对这方面有所研究的?这个嘛,首先前戏一定要做足。要让对方的身体彻底放松下来,做好被插入的准备。然后呢,润滑一定要涂够。不要用护手霜之类的替代品,去店里买专门的比较好。哦还有,虽然很多人都觉得不戴套比较舒服,但是出于两个人安全健康的考虑,一定要戴套。以及事后一定要为对方认真清洗……」
      「讲重点,我着急回家」
      「我说的确实都是重点啊T_T。男男和男女还是不太一样的,这个需要你自己去体会。诶,这么着急就回去了嘛……」
      最后都没说怎么才能让对方同意吗,切。

      说着「你回来了」的流川母亲,总觉得自己的儿子最近有些反常。似乎不再那么需要睡眠了,总是清醒着思考的样子。回家的时间也变晚了,在朋友家被留住了么,然而也没听儿子说自己有新朋友啊。总是有些不相信,除了篮球外几乎什么都不关心的他会「去书店了」呢。
      「谈恋爱了吗,小枫」母亲的直觉,总是莫名其妙地准。
      「没有」果然还是不坦诚吗。
      「什么样的孩子,说来听听」
      「红头发的,总是笑着,打起球来很认真很好看,饭也做得好吃」
      「听起来不错呢,也是优秀的篮球员吗?改天带回家让我见见吧。小枫有了主动看上的孩子,我可是很意外呢。」
      「月底有考试,下周我要去朋友家里一起复习,就在那里留宿了」不知道,自己突如其来的勇气来自何处。
      「诶~什么时候变得爱学习了呢。同意了吗,对方的父母。」
      「同意了」
      「那就好。加油哦」

      于是流川前所未有地焦急,只为盼来周五。像往常一样练习,去超市,共进晚餐。花道满意地打了饱嗝,躺在软垫上用手指挥着「去,狐狸,快去洗碗」。对方却不为所动,反而朝自己的方向走来。
      「月底要考试了,我要帮你一起复习」
      「这么晚了,复习什么。明天再说吧」
      「你想因为不及格而禁止参加IH赛么」
      「唔……不想」再夸自己是天才,也不能掩盖语文英语化学三科不及格的事实。
      「不想就老老实实地复习。英语我还是可以辅导一下你的」
      时钟在两人写作业、对答案、辅导、讨论,以及偶尔的争吵和小打小闹中指向了十二点。
      「诶~都十二点了,怎么一点都不困?说起来,你要怎么回去」
      「不回去了。和我妈说好了要复习,会留宿在朋友家」
      「那怎么能行呢……都不提前告我一声啊」
      「能行」对不坦率的家伙,先斩后奏永远是最好的办法。
      「但是,我家只有一张床」
      「那就和你睡一张」
      「我家很小」
      「没关系」
      「也没有你爱看的睡前杂志读物」
      「看你就可以」
      「切,真恶心。以前怎么就没发现」

      今天,家里多了一个人和自己一起吃饭聊天睡觉。一个人生活惯了的花道,觉得久违的感觉回来了,却又和以前不太相同——父母虽然是最近的亲人,却总顺着自己的意思离婚再婚、抽烟酗酒,其实从来没有问过自己内心的感受。而睡在自己身边的这个人不一样,总是用着别扭的方式关心着自己。虽然有时候竟然用让自己更生气的话安慰自己,但自己后来毕竟也都懂他意思了,自然也很开心。只是,这样的心意,该怎么才能告诉对方。

      而这一夜,流川少见地失眠了。本来是想今天晚上做的,但还是没想好怎么提出,必须一次成功的事情也不想贸然行动。坐起来看了一眼挂钟,才早晨五点吗,切。熹微的晨光透过有点年代的米黄色布艺窗帘,映照着他红色的头发和好看的侧脸,自己忍不住用手臂环住了他。
      你心里想的,我都懂。
      我知道你喜欢,你会喜欢。
      你想知道的,我全部都告诉你。
      考试结束后,周六日一起学习也能成为保留节目吧。


[5 我已经有你了啊]

      流川早就发现,花道在女生中人气远不如自己,却意外地很受男生欢迎。切,自己早在那家伙刚进篮球队时,就喜欢上他了好么。再早一点,是在开学第一天,被他打的那一瞬间。对于用各种方式向白痴示好的男生,自己一直是持鄙视态度+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然而今天睡醒时,却意外地从班里女生那里听到了不得了的消息。

      「呐,7组的樱木被男生表白了呢,听说了吗」
      「诶!男生向男生表白!真的可以吗」
      「是呢,听说是柔道部的后辈。松本的哥哥在柔道部的吧」
      「嗯嗯,听说了哦。是昨天放学后把樱木叫到天台上表白的呢。」昨天?哦,昨天是周四。那家伙做完练习,就莫名其妙地就被叫出去了。由于早晨母亲让自己放学后立即去机场接一下回国的父亲,所以也没等他回来就走了,也没来得及问对方是谁。没想到稍微没看紧他,就发生了这种事情,真是后悔莫及。
      「说了什么,知道吗」
      「不知道哎,但大概肯定就是樱木同学,可以和我交往吗之类的吧」漂亮的松本学着后辈的语气,说着讨厌的言辞。真实的场景,只能更令人厌恶了吧。这所学校里的人都知道,柔道部的邋遢男生是最多的。女生们评出的“湘北最受欢迎的十大男生”中,篮球部有三人上榜(流川#1、三井#5、樱木#10)(这家伙和水户他们多次解决掉在学校附近勒索女生的不良少年们,因此才排到第10名的吧),只有柔道部的男生无一上榜。
      「然后樱木拒绝了吗?」
      「肯定是吧,不然后辈今天怎么是哭成那个样子来学校的。」
      「真是有勇气呢,在校园里向男生表白」
      「恩,是呀,想想也知道樱木会拒绝的。男生和男生要怎么交往啊,有点恶心吧。而且,他喜欢的是晴子吧」
      「诶,但是……我前几天和晴子一起去逛街的时候,她说他俩已经变成普通的部员和经理的关系了喔。」
      「那就不知道了。樱木是不是喜欢上其它学校的女生了?看他整个人那么认真努力,人也开始在意自己的打扮,都很像有了交往对象的样子」
      「诶?你倒是很关注他嘛」
      「哪有的事!不过是上下学会走同一条路,经常看到罢了」
      晴子?那个女人不会说出自己和花道的事情吧,流川还是把头深埋在双臂下睡觉的样子,心里却默默想着。虽然自己不介意让别人知道自己对白痴的喜欢,但如果在校内掀起的波澜严重到了影响两人认真打球的程度,总归是不太好吧。
      万幸,上课铃声打断了女生们的讨论。

      而在不远处的7组,从花道口中听说了此事的洋平,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啧啧,向你表白的男孩子,是第二个了呢。」
      「我哪个都不想接受」
      「你总是说初中被拒绝过50次,其实你也拒绝过1次呢。打架输了你4次的那个金头发的,忘了么」这样说着的洋平,却没有再把话题继续下去。花道和流川之间发生的一切,他都看在眼里。

      大家都觉得流川是个很面瘫的人,只有洋平觉得面瘫并不是什么不幸的事情,因为他的其它表情连一向淡定的洋平都能觉得背后一凉。他还清楚地记得一个周三的放课后,四人组在体育馆看着花道完成了例行练习后,就像之前说好的一起去了小钢珠店。
      刚进店没多久就感到了莫名的违和感,是怎么回事?难道是上次打劫隔壁班女生,被樱木军团制服的那几个外校人又回来了?警觉地朝门口方向看了一眼,却发现了不得了的人。
      「花道,你的……」
      「诶~洋平你来看,刚刚那局是怎么回事!不行不行,再来一局!」花道沉迷于小钢珠的世界,完全没有注意到身后逼近的黑影。
      「大白痴!干什么呢你!给我回去加练!经理不在,你就逃,想退步是不是!」流川脸色发青地一把把花道揪了起来,拖出小钢珠店。这家伙,情绪激动的样子还是第一次见。能一把揪起来花道,力气也真不是一般的大。不打篮球的人,平时是没有直观感受的吧。
      这么快就把人抓走了啊,四个人都看呆了。
      这件事以后,花道就再也没去过小钢珠店了。每次四个人邀他一起去,他都说「不行了,要和狐狸练球了」,不论周几。望着他远去的背影,洋平想着,曾经的不良少年真的走远了吧,能找到自己的追求真好啊。(后来他告诉自己,高二的IH赛获得全国冠军后,流川陪他去他平时最爱的店里,打了好几个小时的小钢珠)

      这一天的下课后,樱木迈出教室大门的第一刻,就被同样高大的身影拉到了走廊上。
      「白痴,被人表白是怎么回事」
      「我不知道啊,我也感觉莫名其妙」
      「为什么不告诉我」
      「你早回去了,哪有机会告诉你」
      「我不来问,你就不说了是么」
      「不是啊!本来就准备放学后和你说的」
      「你和他怎么认识的」
      「我不认识他啊,就是在学校里见过一面而已。我连他叫什么都忘了」
      「拒绝的理由是什么」
      「那还用说啊,你难道想让我同意么。我已经有你了啊。当然不可能接受他了」

      「我已经有你了啊」
      「已经有你了啊」
      「有你了啊」
      从他口中亲自听到这句话,简直是幸福得快晕倒在走廊上,却拼命忍住了在学校里吻他的冲动。还是像平常一样一起练完球,去了超市,回到家。不能再等了,眼前的这个人,绝对是只属于自己的。刚关上大门,就把对方做了三次。

      打工完毕的洋平,回到了姐姐家,躺在床上呆呆地盯着天花板。自己最近似乎是用脑过度了,有些头疼。
      「老姐,你和姐夫是从同学发展成夫妇的啊」
      「嗯,是的,怎么了洋平?」
      「友情的终极形态,是陪伴吗?是兄弟一样平淡,还是恋人一样热烈到无法呼吸?」
      「不冲突的哦。你看,我们俩从事同一行业,在专业领域可以像兄弟一样很自然地互相帮助,不上班的时候也会去做恋人们都会去做的事情哦。」
      似乎有点明白了。花道说过,总觉得自己和流川除了篮球外,家庭、擅长的科目都很不一样,不可能再有其它交集了。然而花道你知道篮球就够了么,人的一生能遇到几位志同道合的朋友。那也是自己和花道之间,这些年来缺少的东西吧。再回想一次这两人相识相知的全过程,就会明白,这两个人的感情,本来就不需要用任何既定的标签或者概念去限定。
      独一无二。与性别或其它的什么都无关,只因为对方是你。
      所以愿意接受你的一切。有时候愿意和你一起做些事情,另外一些时候愿意无条件地迁就你。
      加入篮球部以来,花道把十几年都没有的开心都写在了脸上,这点和他一起长大的自己看得比谁都清楚。
      能让花道幸福成那样么,流川你这家伙,真是厉害。


[6 爱护动物]

      篮球部的每个人都能注意到,他们的王牌最近心情不太好。示范动作时的耐心没有了,一年级对抗二三年级也是毫不留情。人类勿近的气息强到破表,所有人都为之担心。花道隐约感觉到了,他要赢的观念比所有人都强。去年夏天他在IH赛场上说的那句话,自己怎样都不会忘。
      「花道,流川这几天到底是怎么回事」
      「哈?为什么要问我。前几天安排阵容的时候他还挺正常的」为了培养未来的正副队长,宫城和彩子决定让流川和花道先试着安排IH赛的可能阵容。没想到两人虽然已经在打球时配合默契,第一次讨论还是充分交换了意见并对对方的意见持保留态度。花道认为以流川逞强的安排,他的负担会太重,导致无法打满全场;而流川认为花道的安排只是有利于自己出风头。最后还是由宫城和彩子做了决定。
      「你去问问他吧。IH赛马上就要开始了,万一影响到球队就不好了。」宫城望了一眼跑步中的队员们,气氛有些紧张压抑。「哦,到体育馆外面问吧」虽然自己才是队长,还是实行了两位问题儿童互相管理的方法,因为两人只有彼此才能顺利而方便地将意思传达给对方。
      「哦!死狐狸,你给我过来!」
      体育馆外,五月傍晚的阳光温柔地照耀着校园里的每一个人,却有一位似乎包揽了所有人的不开心。
      「喂,怎么回事啊你。你要吓死队员们吗,你以为全国制霸是你一个人的事吗?」
      流川抬起了头,却不敢直视对方的双眼。那双眼睛注视着自己的时候,从来都没有不良少年以眼杀人的锋芒。黄褐色的光却总是清澈透明的,似乎要把自己的内心也变得一样,再也藏不住任何秘密。
      抱歉,连喜欢你都可以大声说,但是这次,只有这次,绝对不能说。
      「有人惹你了吗」
      「没有」
      「你是对阵容不满意吗」
      「不是」
      「那你这几天是发什么疯」
      「没有」花道知道,如果对方固执地选择不说,自己再说什么都没用。
      「哎~性格一直都这么差劲啊,你这家伙。就不担心以后找不到老婆吗。想说的时候告诉我吧」
      「哦」

      昨天,回国的父亲对自己下了最后通牒。
      「高二努力拿下IH冠军,新学期就去美国。赶紧过去适应环境」什么啊,这和之前商量好的高中毕业再出国根本不一样。
      「拿到日本的学位更好吧,而且和现在的篮球队打球配合得很好,也很开心」
      「你已经达到全国最高水平,在现在的环境浪费时间已经没有必要,应该去优秀的平台」意料之中地,父亲比自己更加坚持。
      流川没有说的是,可是场上没有那个笨蛋,我没法专心打球。
      「优秀的队友,在美国也会有很多的。你知道一年对于篮球员有多重要么」父亲似乎看出了他的心思。
      可是,谁都不能替代他。他是独一无二的。
      「我看过你的比赛了,你是在意那个红发小子吧。那种红发小子在美国到处都有,我太了解美国篮球界的情况了」
      你什么都不知道,他不是到处都有的红发小子。他叫樱木花道。他不只是离我最近的队友,还是我可以谈天说地的朋友,最有默契的兄弟,最能给我活下去的动力的恋人。
      「不要再想了,还是我一开始说的那句,这不是征求你的意见。你既然选择以打篮球为事业,就一定要成为最好的」
      这不是自己想要的方式。母亲沉默地目击着一切。也许她想帮忙,但父亲确实是家中掌权的人。
      强忍着摔门而出,没忍住想哭的冲动。对不起,白痴,我讨厌自己作为一名十六岁少年的无力,我没能说服一个性格比我更差的人。

      「没事就好,回去吧。没事你就别再摆着一张臭脸了。你是不是最近肌肉麻痹了,要不要给你捏捏」流川扭头躲开了伸过来的手。花道回体育馆的时候,没有看到流川扭曲的表情。
      「嘛,狐狸是一种脾气很差的动物,我们大家都要爱护动物。」这样和队员们说了。「他只是太想赢了,性格又太不坦率。」
      「果然,只有樱木前辈才能和流川前辈交流呢。换了我们这些普通后辈,和流川前辈都不敢交谈」观察力敏锐的黑崎注意到了两个人在外面认真交谈的样子,小声对他旁边的阿部说着。
      「是啊,感觉流川前辈不太愿意let others in的感觉,除了樱木前辈。我上次放学时被老师留住了,回家时还见到加练完的樱木前辈坐在流川前辈的单车上」
      「真的?听宫城队长说,那两人高一还经常狐猴大战呢。就是他俩把医务室的ok绷全用完的」
      「正常,打架能增进了彼此的了解,打完还是好哥们。不觉得很好吗,不像女生,什么心思都要猜,猜错就吵架,吵了架就要绝交分手」想到和前女友的不快经历,阿部的眼神暗淡下来。
      「不要聊天了,认真练习!」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后面走来的彩子,用纸扇轻轻打了两人。「其实我们大家想赢的心都是一样的,不是吗。继续加油练习吧,我们最强!」
      花道坚信,关爱动物,应该从自己做起。死狐狸既然嘴上怎样都不说,行动应该就会有用。这周练习时,故意秀了自己之前思考了一阵子的天才运球技巧;去超市购物时,多拿了几袋他爱吃的零食和甜点;写作业时,也帮他            做了几道数学大题;等他在自己家洗完澡后,甚至像黄色影碟中的女主一样,躺在床上撩起身上仅有的背心。
      「你还是那个只是想到我就觉得下流的笨蛋么」
      「切,还不是看你不对劲,怕影响了球队和比赛」
      「我没问题。反倒是你,根本就是自己想爽吧」终于久违地轻笑起来,狠狠地把对方压住,匆忙封上了对方红润的嘴。


[7 掌声落下]

      IH赛打得很辛苦,不过最终还是艰难拿下第一名。自己所在的球队在两年内就由C级弱队变为全国级别,没有比这更令人骄傲而难忘的经历。教练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灿烂笑容,自己果然没有看错那两个人。已经在广岛大学就读的赤木现场观看了决赛,并于第一时间祝贺了篮球队全体队员。曾经对篮球抱着不解和鄙视态度的问题儿童,已经和另一位问题儿童共同成为湘北篮球队的优秀中坚力量。想到自己目睹了这一切,内心就和妹妹一样充满着感动。
      比赛一结束,湘北全队就被媒体包围。
      「安西教练,您认为湘北能够取得冠军的主要原因有哪些?」
      「吼吼,队员们都非常团结,平时我们都采用严谨系统的方法进行了认真的训练。今年校方对这次全国大赛很重视,很多湘北的同学都来到广岛为队员们加油,这都給了队员们极大的鼓励。」
      「宫城队长对湘北夺冠有什么感受?」
      「首先谢谢球迷们的支持。这和教练的细心安排阵容、经理的耐心坚持(看电视的人会发现他脸红地朝经理方向望了一眼),以及所有队员的努力都是分不开的,我们也很高兴能为大家奉献一场好看的比赛。」宫城看来是早就准备好了获奖感言。
      「流川同学作为获胜的主力队员(后方传来声音:你说谁是主力?),能否说说最令你难忘的比赛是哪一场?」
      「决赛这场。开场时我们打得很不好,有些队员也没有进入状态(后方再次传来声音:死狐狸你说谁没有进入状态?)。不过暂停时明确了战术打法,就渐渐地打开了。防守方面完全按照了之前的计划,分差很小的最后时刻大家也都顶住了压力。」
      「樱木同学是高一才开始打篮球的吧,这次夺冠心情是怎样的?」
      「哼哼,我是天才」众人瀑布汗。
      「阿部同学和黑崎同学作为头一年参加IH的新人,是不是感到一些压力呢,你们又是如何克服这些压力的呢?」
      「我们的压力是最大的。去年参赛的赤木前辈和三井前辈毕业后,这只队伍就比较年轻,经验也显得不足,同县的海南大附属又有几个突出的队员。但是我们一直都坚信我们很强,有控球后卫经验丰富的宫城队长、抢篮板球无人能及的樱木前辈和球风凌厉的流川前辈,加上阿部以前在美国就打得分后卫,所以我们还是有信心的」
      「谢谢湘北的各位。那么这次IH赛就算是落下帷幕了,我们也祝湘北篮球队能在未来的比赛中取得更好的成绩。」
参加了几个这样的采访之后,篮球队决定在广岛旅游几天再回神奈川。而作为夺冠功臣的两人,单独行动一天的请求被宫城队长和彩子经理默许。
      「彩子酱~你说那两个人是怎么交往的啊,也像咱们一样看电影去游乐园么」
      「不知道啊。肯定会有他们自己的相处方式吧」
      「哈哈,打架么。不过他们现在眼神都能交流,打架都免了。」
      「只要能认真打篮球,怎样都好。我们只要支持他们就好」

      告别了朝宫岛进发的大部队,两人在绿树掩映的小路上漫无目的地闲逛着。随意走进卖饰品的小店,在店员的热情介绍下买了一对同款纯银戒指。过马路的那一瞬间,花道已经带上戒指的左手被紧扣住了。望着转角那家通讯商店里推销手机的海报,流川提出了「买手机吧」的要求,「去美国联系方便」。
      去美国。
      花道不是不知道那个既定的事实,只是从来不愿意主动提醒自己。为什么要去美国,从来没问过他,因为不需要问。每个人都有权利去领域最高水平的地方,追求自己的梦想。篮球就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存在,所以去美国也是自然而然,没有理由多愁善感。
      而流川也知道不是每个人都像自己一样,所以也几乎没有主动和对方说。对方不喜欢自己自作主张的赠予,在他眼中,那和乞讨别无二致。希望他能打工赚够来美国的钱来找自己,但又不知道怎么告诉对方。只靠心照不宣来维系感情,他没有足够的自信写在脸上。

      「什么时候去」花道克制着皱起脸的冲动。
      「可能是八月」
      「今年么?」
      「嗯。去美国读一年高三,在那边申请大学」
      「那你九月就不去学校了是么」
      「是的」
      短暂的沉默。
      「切,先逃了啊」
      「你也要来。你说过的」自己确实说过啊,去年的这个时候。
      「在大学打工,读完大学去么」
      「你可以高三就申请美国本科,是你的话,可以申到奖学金的」
      「我不知道……」
      「你是天才吧」
      「这个程度的事情,和天才有什么关系啊」
余下的路上,两个人都没有再说话。比起沉默,流川倒是更希望对方可以像从前一样,和自己大打出手。和自己一样固执的父亲,说了无数次「没必要再在国内浪费一年」,自己最终还是无法反驳,只好拼命忍到IH赛结束才和对方说。自己深知,尽管对方不论在队里还是其他人面前看起来都强势得无坚不摧,内心却也有敏感的时候,尤其是提到关系亲密的家人朋友的时候。
      直到提出晚饭吃什么的时候,对方才稍微恢复了一下笑容。晚上在吃饭的地方喝了很好的酒。流川坚持不回队里的旅店,要订最贵的情人旅馆。喝多了花道也没有再提出异议,被流川抱进了旅馆的大床,不知道睡了几个小时。

      「醒了啊,你」
      「切。你这家伙,知道马上要走了,现在加倍报答我是么。说吧,刚才把我上了多少次」
      「——」一脸黑线。自己从来都是趁对方清醒的时候做的,否则一点成就感都没有。难道这家伙在对方心里的形象只剩满脑子都是做的变态了么。高一那些请自己示范动作时的撒娇一样的声音呢?
      「哼,不说么。以为这样我就会原谅你么」
      「我爸的意见,我已经很努力争取过了,还是不行。对不起」
      「一家人都像你一样固执,真可怕」努力争取,是怎样的?不想看到骄傲的他低头求人的样子,对不起这三个字也最不应该从他的口中说出。那不是他应该有的样子,流川枫这个名字只能对应有点固执但比谁都骄傲地追梦的青年,只应该是这样的。「别说对不起啦,这不像你。本天才早就想到了,只是你说得太突然了而已。」
      「——」
      「去了美国不准泡大胸妞哦」
      「绝对不会」只有一个人的身体和心灵能属于自己。
      「难得出来玩,却和你闹情绪,我才应该说对不起。手机的话当然应该买,明天就买吧,看看有没有同款的。今天就抱歉了。我回去认真考虑一下申请的事情。晚安。」花道翻了个身,窗帘拉着不知道几点,但自己确实已经很困了。
      「别睡」
      「干嘛啊,你。不会是又要上我了吧」
      「刚刚根本就没做」
      「哼——」嘴上还是带着一丝不满,但人还是努力打起精神往浴室的方向走去。那家伙,睡醒后的心情一向不错。今天一定要做七次。

      在经典两次、女上一次、后入三次后,两人都彻底瘫在床上。没有达成七次的目标,切。不过自己和白痴都还只是高二的学生,以后还有很多时间和机会。下次去药店的时候,要在那个货架仔细找找了。
      翻过身子,注视着对方微闭的双眼。
      在你的眼里,我看到了我自己的影子,我相信你也是如此。
      亲吻了对方的额头的双唇。
      其实,主动的还是自己吧。
      在对方的脖子上又留下了十个玫瑰色的吻痕。
      在和他说“你这球可惜了”的那一刻起,IH赛上和他说“拼死跟上来吧”的一刻起,疗养院里前所未有地安慰他的一刻起,送他回家的一刻起。
      再次吮吸了对方的乳首。
      做饭时搂住他的那一刻起,把他揪出小钢珠店的一刻起,和他安排球队阵容的一刻起,第一次把他压倒的一刻起。
      一遍遍舔舐着对方好看的腹肌。
      他有着艳丽的红头发,惊人的运动神经,理应成为最耀眼的存在。
      用衬衫轻轻拭去了对方小腹上的白渍。
      在心里决定了,不想看到他任何让人心疼的样子。
      抚摸着对方的大腿内侧,触动了对方敏感的神经,轻轻地呻吟出声。
      让我待在你身边吧,成为我的吧。只想守护你笑起来的样子……
      而那湿润的呻吟声,不断撩动着自己的内心,迅速勾起了第七次的欲望。
      此时,只想在你的身边,哪怕多待一刻也好。在内心的深处,我早就彻底为你疯狂……


[8 不是去找他]

      暑假过去,宫城引退,预定的副队长离开了。除了花道,其他人一致认为这简直就是不辞而别。少了王牌,篮球队的未来何去何从?花道把正副队长的身份交到了IH赛上大放异彩的新人双璧阿部和黑崎手中。
      「谢谢前辈指导——」
      「我俩一定会好好率领湘北篮球队,实现樱木前辈冬季杯夺冠的遗愿——」
      「咣——」久违的头槌。
      「怎么说话呢,阿部你这小子!我又不是永远都不回来了!偶尔还会回来指导你们的啊」
      「樱木前辈在这个时候没有继任队长,是要努力学习,申请到美国的大学去找流川前辈吗」黑崎虽然身高将近2米,心思却很细腻。他无数次发现,赢球后两人总是在稍微远离他人的地方拥抱着,脸上流露着恋人才有的神情。
      「不是去找他,只是正好要去一样的地方打篮球而已」黑崎当然也没错过花道脸上泛红的一瞬间。
      「我以前在美国待过五年,认识不少那边的人。前辈要是申请学校有什么问题的话,可以问我哦」阿部拍着胸脯说。
      「哦,好的!」
      走出体育馆,校园里已经没什么人了。自己也是时候该认真研究一下怎么申请美国大学了。美国大学挑选篮球员看重的是什么,申请又要考哪些试办理哪些手续,要不要先问问体育老师和英语老师呢。买电车票的时候停顿了一下,才反应起来很久没有坐电车了。确实,春末夏初的那些日子,都是坐在流川单车上的。

      回到家,看到陌生号码的电话。第一次没有接到,但打电话的人又打来第二次第三次,听起来可能会有重要的事情,便接起来了。
      「喂,是小花吗」这个声音,一听就呆住了——是母亲的声音,不会有错。
      「哦,我是」和这个人说话,言语不由自主地失去了温度。
      「小花呀~我在电视上看到湘北获得冠军的消息啦。小花加入篮球部了呀,又长高了吧,还是和以前一样可爱呢。恭喜你。正好下个月要回日本一趟,到时候有机会的话真想见见你呢」
      「有什么事么」没有获得冠军,就不会再联系我了么。
      「妈妈就是问候一下你。很久没有你的消息了。当年全部都是妈妈我不对。」明明自己初三时候还回来参加了父亲的葬礼,什么叫做很久。而且现在再提这些有什么用吗,一个人过久了,已经不太对那些事情有感觉了。「我呀,去年又结婚了,现在在檀香山。」
      「哦。」
      「有什么可以帮到小花的吗,学费生活费还够吗?妈妈一直觉得很对不起你。」
      「够用了」
      「没有吗。那就先这样吧。要是想再联系我的话,打这个号码就好。地址的话,我会写信给你的。你还在11番10号对吧。那就这样——」
      「哎,别挂。」
      「怎么了吗,小花。」
      「我想去美国——」

      九月的晨光透过窗户打在自己的脸上,旁边没有了总是睡着的人。想到那个人说过的某些话,望着被子上的阳光,想到梦想似乎有点远,却又从来没有如此接近。刚入学时和赤木的比赛,三个人的天台,海南一夜两个人的体育馆,全国大赛的舞台。全都历历在目。这两年不真实得像梦一样,但又是如此真实地感到自己是认真而努力地为了什么而活着。
      起床,洗漱,吃一人份的早餐。依旧是一个人的生活,却和以前稍有不一样。那个人已经住进了自己的心里。那个甚至懒得看一眼陌生人的人,答应有空就会给自己写邮件。那个四季都比别人穿得厚的人,用难以想象的热情抱了自己。像是在自己十五年的生命中突如其来,又像是用难以察觉的慢速和不能置信的温柔,逐渐包围住了自己,再也看不到其他的人。
      看了一眼闪烁的指示灯,又瞄了一眼挂钟,没有翻开手机盖就匆忙出了门。那家伙也开学了吧,要加油啊。美国的天空比日本蓝吗,呼吸着美国的空气会不会跳得更高。美国人能听懂狐狸你的日式英语吗,一米八七的你在美国的校园里是不是一点都不显眼了。美国的篮球应该更是体力的较量吧,瘦弱的你能不能打满半场呢。还有什么新奇有趣的事情,全都告诉我吧。
      走在学校的走廊上,刚开学的同学们很吵。男生女生都在遗憾流川学长的离开,自己的内心却从来没有如此平静过。记不清自己什么时候多了不常见的、安静的一面,挂起耳机听Prince或者英语教学内容,安静地在家门口的小球场练习到天黑,懒得和无关的人说一个字。像极了那个人啊,花道。打招呼被忽略的洋平默默想着。会去找他的吧,一定会去的。这样想着的花道,嘴角勾起微笑,加快脚步穿过了走廊上的人群。


      第二年五月,加州某大学校内。
      流川同学,我们已经看过了你的比赛数据,很令人满意。球衣号码也会给你11号。今天的面试就到这里了,你还有什么要问的么。
      是的,希望贵大学也能接收我的partner。

      走出校园,翻开手机盖,绿灯闪个不停。
      拿到offer了,死狐狸,你一个人的好日子到头了。
      等着本天才飞过去超越你吧。

fin.

对不起!您没有登录,请先登录论坛.
[ 此帖被kloudyes在2015-08-27 00:41重新编辑 ]
加州的日光那么长,他们拥有彼此一生的时间去争吵然后得出结论。并肩飞行,慢慢微笑。做彼此生命中永恒的美丽阳光……
级别: NBA小猴
发帖
654
乐园币
2840
积分
2888

只看该作者 1楼 发表于: 2015-08-24
诶诶狐狸君意外地温柔和多话呢。
以及这两人没有表白就默默在一起了吗,太有默契了吧
用完医务室的ok绷笑cry

漫画里的两男主应该就是 good night hana 里的那两位吧,我这两天刚看了,好看死了!!

以及为什么流川会想去问仙道桑而且为什么仙道桑会知道那么多啊
难道他早出柜了?

楼主留言:

恩,就是刑警系列。同爱~向烟朝大人致敬
仙道桑一向就是很多情的那种(至少看起来是)

[ 此帖被家有萌二猫在2015-08-24 23:24重新编辑 ]
夕阳弥漫在体育馆内,美的不是温暖的夕阳,而是你曾练球的篮筐。天台上看得到云,美的不是漂浮的云,而是我曾站在那里,一转头,就看见了你。
级别: 板凳小猴
发帖
91
乐园币
677
积分
180
只看该作者 2楼 发表于: 2015-08-25
        不愧是牛哥一夜七次。。小仙哥就是随处都可以安放的NPC啊,可以做流花的炮灰也可以做流花情事上的指导哈哈

楼主留言:

23333

级别: MVP小猴
发帖
977
乐园币
1718
积分
1408

只看该作者 3楼 发表于: 2015-08-28
房屋隔音效果很不好,被快递小哥窥听到了
流川的父亲很不好说话,不过他们现在已经独立了,所以这方面的阻碍也不会存在的,两人现在超级幸福性福呢
级别: 板凳小猴
发帖
229
乐园币
349
积分
289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2015-08-28

不够金币看不了余下的  

果然花道还是在媒过跟流川一齐了,快點交拜天地啦。
级别: 天才小猴
发帖
1665
乐园币
217678
积分
5812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2015-08-28
先看的番外再补的本篇~最喜欢的是流川确定要去美国之后两个人临别的那几节,看到结尾好感动> <
总感觉自己是不是漏看了什么,突然间流川就搂住花道了,我还想卧槽这是找打吗牛哥。没想到。。。。就这么默契愉快的在一起了,恋爱好轻松啊岂可修!
还有,就算如此,突然间就上了本垒,我表示受到了惊吓(还是三次!!
可能是楼主想要描写的侧重点和我想看的点不同吧_(:з)∠)_ QVQ 然而总有种【作者你是不是漏交代了什么重要的事情!?】的感觉。。。

楼主留言:

谢谢喜欢w可能我对两人关系逐渐靠近的描写不够吧 漏交代的就请读者自行脑补吧OTL

r=a(1-sinθ)——花道的公式
级别: 主力小猴
发帖
222
乐园币
411
积分
374

只看该作者 6楼 发表于: 2015-08-28
首先感觉非常甜,小花和狐狸的相互扶持的甜蜜生活。
会向小仙哥询问男男H的牛哥真让人跪了,这是有多天然呆啊。
受到柔道部部员告白的小花还是一如既往地有着绝佳的男人缘,不过柔道部员要向小花告白的话首先要过部长那关吧!
整体感觉流花二人都非常成熟,成长了很多啊。
不过俺表示对楼主的这个时间跨度有点搞不懂,还是说叙事方式是插叙?总之看起来有点混乱,感觉会影响理解。楼主文里的小花绝对是成熟而温柔的,不过就是太温柔了,感觉原著里面的小花绝不是嘴上都会夸流川的人,毕竟小花还是有傲娇属性的。至于楼主笔下的流川,头回看这样的流川,有点说不上来的新鲜感。
标点有点奇怪,是因为使用繁体字的关系吗?楼主姑娘是海对岸的吗?标点看上去有点奇怪呢。
最后再说一下,虽然完全不使用写作技巧也很新鲜,但是一味地质朴还是会影响人物塑造和故事内涵的,希望今后能稍微改进下吧。

楼主留言:

时间跨度就是高一秋天到高二秋天这样^^

[ 此帖被flyingdragon在2015-08-29 20:29重新编辑 ]
睡眠也不过是对死亡的模仿。
级别: MVP小猴
发帖
750
乐园币
3919
积分
2066

只看该作者 7楼 发表于: 2015-08-29
樓樓筆觸細膩,寫日常什麼的最有愛惹,不過兩人發現愛的過程好像真的漏掉一大段,心境轉折上會有些銜接不起來。
另,有點同意上面幾位說的,總覺得花道怎麼樣都不會在流川面前顯露脆弱的一面,而且他對流川,嘴巴可是不誠實得很23333
不過,仙道的出現讓我有些驚喜,尤其又自然地呼喚花道的名字,感覺得到仙哥自來熟不要臉(X)的神態,哈哈
總體部份覺得樓樓寫得還算不錯,有些地方平淡還滿有韻味,就是人物情感大跳躍,以及花道流川相處模式再調整一下,然後省略部分比較冗長的劇情,應該就很棒惹!!!
務必多多創作^^

楼主留言:

谢谢喜欢^^以后会加油的

[ 此帖被花熊熊在2015-08-29 10:37重新编辑 ]
级别: 辣手护花
发帖
1373
乐园币
19486046
积分
100011572

只看该作者 8楼 发表于: 2015-08-29
这篇文的优缺点都很明显,前面好多人也提到了,关于时间线不明确和情节有点混乱的问题,下面我再具体一点来说说。

时间线的混乱,其实是由作者的写法造成的,就是并非第一人称写文,但是却大段大段地有第一人称角度的心理描写,而且这些心理描写的插入没有任何铺叙,非常直接,所以,在看的时候会觉得有点混乱。

感情的发展,和心理描写的插入一样,也是一种非常直接暴力的方式在呈现,流川看起来是一开始就开窍了,而花道对于流川的接受确实显得过于轻易好像有些不太令人信服。然而正是这种写法,让这篇文有一种日系译文的特殊韵味,大家似乎是很自然地就接受了互相之间的喜欢,看到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甚至还满有种惊喜的感觉在。(原来还可以这样写,真有趣。这样的感觉)

楼主的文笔很质朴,几乎没有任何运用到什么技巧的地方,所有的情节安排也是耐心十足,有些地方看起来显得有些拖沓和冗长,不过要解决这个问题除了多写写之外没有其他捷径可言。我个人比较喜欢文章的后半部分,时时会有一些令人莞尔的小细节出现。

最后还是要说说标点和分段的问题。请姑娘努力改一下用「」代替“”的习惯,从阅读习惯上来说,这很容易让人跳戏,毕竟前面一个符号更像是一个说明注释的符号,而且如果以后想要出同人本,要改正这些标点也是一项很大的工程。分段的话,直接和故事的时间线及情节的走向铺陈相关,所以仍要在这方面加强一下。

说了这么多,希望楼主不要介意,也希望楼主能够写得越来越好。



ps:最后再补充一点,还是关于标点的问题,因为刚才有姑娘说在台湾确实是用「」这个符号作为说话的符号,如果楼主是那边的妹子,请无视我的修改建议,按照你们自己的习惯来好了233333

楼主留言:

谢谢麦子大人专业且中肯的评论,大人是文学系的么^^我并不是擅长写作的人,如果以后还能坚持继续写流花文的话,我一定会改进并加油的

[ 此帖被麦子在2015-08-29 12:41重新编辑 ]
石头剪子布
级别: 天才小猴
发帖
1404
乐园币
1406
积分
6562

只看该作者 9楼 发表于: 2015-08-30
先对麦麦表个白,连评论都那么棒天惹噜

我个人觉得其实时间线完全不混乱,但正如麦子说的【并非第一人称写文,但是却大段大段地有第一人称角度的心理描写,而且这些心理描写的插入没有任何铺叙,非常直接】这一点,确实会让人有点混乱的感觉,我就有看了一段后又回去看看想确认“好像这文开始并非第一视角啊”
楼主这篇文真的很有日系文的感觉,我个人是很喜欢这种自然而然就在一起的设定的,文中对花道接受流川的铺垫确实少了点但就个人感觉其实还不错。本来感情就是很莫名其妙突如其来的,如果并不特别擅长写感情的转折铺垫,我倒是觉得让两人就这么自然而然在一起的设定更好一点。楼主的故事是比较平淡的日常系,风格也是相对朴素,很合我这种喜欢清淡的人的口味_(:з」∠)_文中的流川意外地让人有种“可爱”的感觉,确实是有种带着别扭和少年不成熟的温柔感,在面对来自父亲的压力也不得不妥协的流川才有种15、6岁少年的感觉嘛!

PS.小三只排第五不科学,最差也应该是第二嘛!(喂

姑娘们,想来搞点三花吗?
级别: 新丁小猴
发帖
12
乐园币
21
积分
23
只看该作者 10楼 发表于: 2015-09-13
表示很喜欢原著向的流花文,表示幸好这里没仙道什么事╮(╯_╰)╭仙道就是流花花流的第三者啊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1 条评分 乐园币 -10
凤阳凤歌 乐园币 -10 2015-09-13 这里是花受论坛,请不要发表关于逆CP,不清楚的请看版规
唯爱流+花,唯爱流+花,唯爱流+花,three times。拒绝其他任何*花cp
级别: 新丁小猴
发帖
43
乐园币
334
积分
60
只看该作者 11楼 发表于: 2015-10-06
这篇流川好主动的说,俩人好像就是自然而然的就很有默契的在一起了,哈哈哈哈,不过流川请教仙道问题的时候,觉得好好玩啊,一方面觉得俩人答非所问,一方面觉得,仙道知道的真多 ,不过真的好好看的说 喜欢
级别: 新丁小猴
发帖
42
乐园币
201
积分
83
只看该作者 12楼 发表于: 2016-09-29
太幸福了,两个人这样顺利默契的在一起,没有惊天动地的表白追求,没有你死我活的争斗,平淡的幸福,真好
级别: 主力小猴
发帖
265
乐园币
75
积分
305

只看该作者 13楼 发表于: 2017-12-19
很清淡~但很甜~喜欢~辛苦了楼主~
级别: 新丁小猴
发帖
12
乐园币
36
积分
21
只看该作者 14楼 发表于: 2017-12-19
很可爱的问,稀饭
快速回复

限12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