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 1852阅读
  • 20回复

[All花](南花)cureless

楼层直达
级别: NBA小猴
发帖
489
乐园币
28913
积分
4727


我上路了。


背包里塞满面包和压缩饼干,副驾驶上堆着两小桶水。脏兮兮的塑料桶,四方四正的,底部被汽车皮座的高温烫的变形,把手内测有褐色的污渍。


后备箱里的黑色塑料袋旁邋遢的团着几件衣服,不是我的风格,没办法了。染上几大片血污的衣服,没有耐心折叠整齐。


我把圆墨镜拉下来,盯着前方昏沉一片的黄色。


“唔唔!唔!唔唔!”


“你在吵什么?”从后视镜里往后看,被五花大绑的家伙狼狈的挣扎着,麻绳捆紧他的脚踝,穿过两腿,从肩膀上交叉绕了几圈,最后绑在手腕上。


这是一个冥顽不灵的男人,固执而老派,总是不听话,不好好拴牢的话,凶起来是会咬人的。


“我绑的很好吧?”我嗤笑两声,右手随意的搭着方向盘,脚下油门踩的更紧了些。


两天前我杀人了,理由我也理不大清。可能是生活太无趣,可能是脑子不清楚,可能就是想杀人了。


我懒得去想,懒得思考,杀了就是杀了。


我杀了一个叫做清田信长的男人。


凌晨两点半的时候,吃完半块凉透的比萨,用消毒液洗了三次手,确认手指上没有芝士味后,从抽屉里拿出消音手枪,敲开楼下的门。


门口堆着几袋垃圾,里头装着便当盒,避孕套,纸团。真是太不注意了啊,我心想,把所有秘密都摊开在日光下,如此大咧咧的生活着。接着,门里沉闷的叫床声戛然而止,一个上身光着,下身围着紫色浴巾,头发凌乱的男人开了门。


“好吵啊,”我皱眉头,枪口顶住他的脑门,砰——其实是没有声音,我对了口型——他一脸惊愕,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什么,就死了,“哪有人半夜两点还叫床的?”


我的指责很有道理,毕竟长期神经衰弱,睡眠对我来说太重要。


“怎么了?”屋子里传来另一个男声,带着刻意平复的喘息,“野猴子?”


“没什么,”把倒在地上的尸体踢进屋,我关上门,“啊,打扰了。”


“你是?啊——!”


“住在楼上的,”我目不直视的打中了他的小腹,“你最好不要太吵。”


他全身赤裸的窝在沙发上,抱着肚子蜷缩起来,光滑的背明晃晃的对着我,屁股上有牙齿印,大腿内侧黏附着一些半干的液体。血很快流出来,顺着腰侧往下淌。


天气不错,夏末秋初的气温。他家阳台上的凉风吹的很舒适。我抽了两根烟,翻看了屋主的身份证,给他的植物浇了些水,把屋主的尸体装起来,扔进后备箱,又把屋主的男朋友(大概是吧)捆起来,扔进汽车后座。




开出市区后又开了两天,在城郊最边缘,我能遇见的最后一个加油站加满了油,又装了几桶,踩开油门的瞬间,我才突然觉得,旅行刚刚开始。


“唔—唔唔——”


“你还有力气吵啊……”手表的指针指向两点,鼻子里充满了沙砾的气味。后座上的红头发男人,刚上车时,就因为失血过多昏迷了,本以为死定了,谁知道他睡了两天后居然清醒过来,看样子精神还不错。


头伸出去看看太阳,像烤炉一样,我又开了十分钟,才找见一片巨大的岩石阵,稍微能提供一点阴凉,这才停下来。


“我以为你已经死了。”我拽开他嘴里的毛巾,扔掉,又解开他的双手。


“咳——咳咳——”他喘的很厉害,嗓子也哑哑的,咳了半天,又翻过身来,脸朝下干呕,右手紧紧按住小腹上的伤口。


“你睡了很久,”我拍了拍他的背,“要吃东西吗?”


“唔——”又是一阵干呕,红头发的男人挣扎着想爬起来,失败了。


“喝吧。”我帮他扶正了,拧开水壶盖子,递到他嘴边。在沙漠里,水有着清凉的香气。


“……拿开。”他的表情很哀伤,又很愤怒,嘴角边有汗液蒸发析出的一圈盐晶,白白的,像偷吃雪糕的小鬼,有些滑稽。


“不喝?”我举高水壶,迎着光摇了摇,水面停在刻度线100ml处,“你会脱水死掉。”


“……我男朋友呢?”他的喉结动了动,声音很低,“他……”


“死了,”我把水壶口抵到他嘴边,捏住他的脸颊,“在后备箱里。”


他想拒绝,可阻止极度缺水的身体的本能反应,已经来不及了,大半壶水顺着他干裂的嘴灌了进去,吞咽都显得太过缓慢,嘴角流下的,不知道是唾液还是清水,把盐圈溶出了一个缺口。


“咳——咳咳——”他猛的仰起头,呛出的水溅湿了我的上衣。眉头不由自主的皱起,我拽着领口干脆的脱掉了。


“……你是疯子吗?”似乎终于平静下来,他无力的靠倒后座上。


“应该是吧。”不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我又翻出一块面包,高温的沙漠是一个天然烤炉,它已经干巴巴的了,像年迈女人干瘪的乳房一样,“不想死就吃吧。”






气温越来越低,我趴在方向盘上看月亮升了起来。温柔的,恬静的光爱抚着大地,风用干燥的舌头把每一片沙砾舔舐的平整光滑。我打开车门,踩了踩脚下的土地,结实而紧实,后仰倒在沙的怀抱里,我看着天空,深邃忧郁的蓝黑色从空中坠落,流进我的眼睛。


“你醒着吗?”


“醒着。”


“出来走走?”


“……我没有力气。”


“我抱你吧。”


“……”


“开玩笑的,我也没力气。”


红头发的男人推开车门,赤裸的脚踩在沙子上,脚趾蜷缩着,有小甲虫从地里钻出来,缓慢的爬过。他仍坐在车座上,身体舒缓,想好好伸展一下僵硬的躯体。


“这是你弄的吗?”他靠着门,指了指自己腹部的绷带。


“是,我的车上放着药箱,如果不怕发炎的话,甚至可以给你动个手术。”


“为什么这么做?”他无力的笑笑,“你不是想杀我。”


“嘛,开枪只是一时冲动,救人是我的本职。”


“疯子。”


我听着他的声音,觉得前所未有的累,夜风吹着地面,发出树叶婆娑般的声音,平静而好听,只是幻觉吧。一直想去沙漠,总认为那是个很浪漫的地方,如果我真的认为自己在亡命天涯的话,会很浪漫吧。


“你是医生吗。”


“过去是,后来辞职了。”


“发现自己的内心是个杀人狂?”


“不带感情的处理人的生死,本就是医生的本分,是杀还是救,没有分别呀。”


“哦。”


“我很累,需要好好想想。”


“我会死吗?”


“会。你的伤口会发炎,刚开始是发烧,最后会昏迷。”


“那你会死吗?”


“会,我不认为自己开的出沙漠。”


“疯子。”


“是,我的病人要求我出示精神证明,证明我的脑子没问题。”


“你拿不出来?”


“我拿不出来。”


我们沉默着看向天空。与宇宙相比,人是多么渺小,总想可以左右自己或别人的命运,其实只是徒劳。流星再灿烂,最终划向的都是相同的方向,坠落。


“你的男朋友对你很好吗?”


“很好,他只是看起来不靠谱而已。如果有可能,我想和他结婚。”


“那么有可能吗?”


“没有可能。”


“两个男人怎么交配呢?”


“交配?”


“……抱歉,我觉得这个词似乎更合适,男人像动物,不对,就是动物。两只动物在一起,自然是交配了。”


“随便了……你怎么会好奇这种东西。”


“我也不知道……”


“你是处男吗?”


“不是……”我有点想笑,“我看起来像?”


“像啊,”他咀嚼着一小块牛肉干,“像你这种变态,没有人愿意跟你做爱的。”


“哦……”我爬起来,把他抵在车框上的小腿往外拽,接着,他扑通一声摔在沙地上。


“你很有经验啊,”我用手腕压住他的手臂,“那教教我吧。”


“教你什么?”他的眼睛很亮,像淌进了月亮。


“教我……”


“我会死吗?”


“会。”


“你也会死?”


“会啊。”


“那好吧。”他捏起我的下巴,示意我离的再近些,湿润的呼吸扑在我的脸颊,煽动,煽动,干燥而黏糊糊的嘴唇,发烧一样的温度,我像在吃一块涂满盐巴的生肉。


“唔……”他的舌头也是黏湿的,像一条浅滩的鱼,在我的牙齿间绕来绕去,我始终没有闭上眼睛,他也没有,我们似乎在互相较劲。


“……”难耐的舌头离开他的嘴角,在锁骨处辗转舔舐,他发出低低的喘息,“我……很渴……”


“嗯,嗯,知道了……”我扒开他的短裤,裤角被汗水浸的发皱,怎么抚都抚不平,安静的东西躺在那里,仿佛很久没有被爱抚过。


“你……要舔我啊?”他眼睛半眯着,想撑起上半身看我,眼角的地方红红的。


“对啊,我开动啦。”我把他的东西攥在手里,热的烫手,大概是身体正在低烧吧,舌尖小心的触碰着顶端,继而把大半根含入口中,蛮辛苦的,顶到喉咙深处的时候,扁桃体一阵发痒,甚至有些想吐了。滚烫的东西在我手里缓慢的伸展腰肢,越来越硬,我感受到一些液体正在渗进我的食道。


他抓住我的头发,像是很温柔,又很想更粗暴,汗湿的手指缠绕着发梢,时紧时松,是一种显而易见的撩拨。


嘴里的东西挺立出一个迫人的硬度,他两条腿缠住我的脖子,像是要牢牢卡死我,然而可惜,我并不打算妥协。


想要的是这个吧……右手揉搓着他的囊袋,把黏湿的体液蘸满掌心,快包不住了,我被噎的想吐口水,中指在他的穴口处画着圈,贴着我脸颊的大腿内侧开始停止不住的战栗。


“咳咳……”
在喉咙里的东西近一步膨胀时吐了出来,我用手背擦了擦嘴角流下的东西,腥气而黏稠,他急切的揪住我的头发,指尖都在颤抖。


“好啦,别闹,”我笑了笑,戳在他身体的手指用力转了两圈,抵在一团湿乎乎的软肉上,“怎么可能现在就让你射……”


眼睛也湿乎乎的,他大腿内侧的皮肤开始泛红,乳头挺立着,胸口也红通通的。


“……”随着手指的转动,他的嘴唇咬的更紧,半响才从齿缝挤出两个字,“清田……”


“你也太不礼貌了吧。”抽出手指,我拉下拉链,把膨胀的性器掏出来,抵在他身后一张一合的穴口处。


“唔……清田……”进去的一瞬间,他搂住了我的脖子,狠狠咬了一口。


“别哭啊……”全身滚烫的血都一股脑涌到下半身时,肩膀上落下了冰凉的液体,“你很快会去陪他的,不用担心。”




“嗯……”哭的更凶了,压抑的喘息却很诱人。


沙砾在简单的反复冲击下摩挲着膝盖,疼痛和愉悦都被放大了无数倍,皎白的月光被拧碎成一块块玻璃片,铺满空旷的大地,他的呻吟和风声纠缠在一起,在我耳边骚扰了一通之后就被吹去了远方。


射进他身体里之后,我们很久没有说话。


“……我还是很渴。”他夹紧了腿,似乎很难忍受有东西持续不断流下的感觉。


“等等我。”


我爬起来,钻进副驾驶,取出一整桶水,提溜出来。


“想喝吗?”居高临下的看着他,身体的潮红还没有褪去,像一件玉石做成的雕像,马上就要碎了。


“想。”


拧开盖子,我抬高桶,清澈的水流汇成一小块瀑布,直流而下,浇灌在他年轻的身体上。他眯着眼,嘴巴半张,贪婪的品尝着沙漠里的甘霖,又吮吸起自己的手指,任由水流拍打在他的脸上。我静静的看着,越发觉得像一副油画,粉色的皮肤和乳白色的精 液,慢慢的,慢慢的,一起蒸发了。






天亮了。


昼夜温差实在太大,半夜被冻回了车子里,确实是个明智的选择。早晨的太阳刚刚升起,皮椅就已经烫的可以煮鸡蛋了。


早饭是一袋干瘪的吐司,我咀嚼了两口之后就囫囵吞下,喉咙干的快要爆炸。


红头发的家伙软软的瘫在汽车后座上,持续的发炎低烧让他使不出一点力气,说话也只是从嗓子眼里哼出的气音。


“今天要去哪里,蛋壳头?”


“不知道,一直往前开。”


“今天能开出沙漠吗?”


“不知道。”


“水还够喝吗?”


“不知道。”


“你怎么什么都不知道?”


“不知道。”


“你真的存在吗?”


“不知道。”


“我呢,我真的存在吗?”


“……”


“我还活着吗?”


“……”


我转过头去,空空荡荡的,并没有看见什么。


“哎……别问我这种傻问题呀,樱木花道。”捋了捋被风吹的凌乱刘海,我把圆墨镜拉下来,不想让他看见我眼睛里快要有眼泪掉出来。


-end-





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的复健文(


[ 此帖被dimlight在2015-09-27 00:38重新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1 条评分 乐园币 +70
kuliwa 乐园币 +70 2015-09-28 好美
级别: NBA小猴
发帖
663
乐园币
2849
积分
2897

只看该作者 1楼 发表于: 2015-09-27
居然发了!!!
我先占个位子

====================================
说不出来的感觉。
很适合精神悬疑类电影。
不过花道是之前就死了还是之后死了还是从来都没存在过呢?感觉南烈之前就认识他,因为最后叫出了名字。

====
我转过头去,空空荡荡的,并没有看见什么。

“哎……别问我这种傻问题呀,樱木花道。”捋了捋被风吹的凌乱刘海,我把圆墨镜拉下来,不想让他看见我眼睛里快要有眼泪掉出来。
====

好喜欢最后这两句。
而且跟我这两天刷的某mv的虐点重合了。哭粗来
[ 此帖被家有萌二猫在2015-09-27 04:21重新编辑 ]
夕阳弥漫在体育馆内,美的不是温暖的夕阳,而是你曾练球的篮筐。天台上看得到云,美的不是漂浮的云,而是我曾站在那里,一转头,就看见了你。
级别: 主力小猴
发帖
368
乐园币
466
积分
410

只看该作者 2楼 发表于: 2015-09-27
我也来猜一下,是南烈长时间被困在沙漠中,结果产生了海市蜃楼般的幻像,带出了他心里最隐蔽的想法,他想杀掉清田带着花道私奔,然后抵死缠绵。
级别: NBA小猴
发帖
512
乐园币
5167
积分
3365

只看该作者 3楼 发表于: 2015-09-27
天惹 抱住阿水!!!太好吃惹嘤嘤嘤
疯狂又神经质的南哥哥好帅_(:з」∠)_虽然杀了人但是好帅_(:з」∠)_每一个举动都好有味道每一句话都好帅_(:з」∠)_
肉肉的部分虽然只有短短几笔但是意境太棒惹!好有画面感!好好吃嘤嘤嘤
最后两段什么节奏
拒绝思考一切都是南哥幻觉的可能性_(:з」∠)_
[ 此帖被芒果草莓在2015-09-27 13:52重新编辑 ]
no zuo no die why you try
no try no high give me five
why try why high can't be shine
you shine you cry still go die      
级别: MVP小猴
发帖
457
乐园币
9450
积分
1329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2015-09-27
總覺得寂寞又美麗
畫面真美
月光照在一片沙漠上
和南烈的氣質般配
p.s.為清田默哀...
[ 此帖被koysei在2015-09-27 10:16重新编辑 ]
Let me see what spring is like on Jupiter and Mars…
级别: 板凳小猴
发帖
107
乐园币
449
积分
249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2015-09-27
超级棒惹,水哥太棒惹!结局看不大懂,之前的flag也好多,快要碎的玉石什么的,如果be的话,这样的方式也很美惹。南会知道花道的名字,是之前上下楼就一直暗搓搓的偷偷注视着楼下邻居的男友,还是最后和花道的接触中交换了名字呢?这篇文的南让我想起电影《七个变态人格》了,果然是蛇精病吗=_=
今天也在花痴着(//▽//)
级别: NBA小猴
发帖
564
乐园币
133
积分
2495

只看该作者 6楼 发表于: 2015-09-29
my水的文太美了@.@ 字里行间都透露着绝望的美感
而且真的觉得能有很多种解读方式 非常飘逸
将画面美轮美奂地描绘出来 怎么理解读者可以自由发挥 这种是不是就叫留白

浩瀚的沙漠,反复强调的火烧般的喉咙,唯有此才是真实
无论是热情承欢的花道还是浇灌在花道身上的整桶水 都像南哥发癔症产生的幻觉
南哥特别适合这种有些神经质的忧郁形象  无药可医地带着对花道的爱恋死在沙漠中 感觉眼睛酸酸的
级别: 主力小猴
发帖
228
乐园币
440
积分
386

只看该作者 7楼 发表于: 2015-09-29
总觉得这是南哥幻想出来的,也许是压抑太久还是单纯的精神病,反正有种说不出的压抑感,但要是幻想的也太惨了,根本是什么也没有得到。
野猴子君是小花的正牌男友,简直是翻身农奴把歌唱,虽然也许被干掉了。
睡眠也不过是对死亡的模仿。
级别: 辣手护花
发帖
1376
乐园币
19486053
积分
100011578

只看该作者 8楼 发表于: 2015-09-30
太喜欢这个南哥哥了,表面故作凶狠,内心其实乱七八糟只不过是个弱攻而已的南哥好萌好萌,总觉得南哥哥的内心永远有个小人在走迷宫,一边认真寻找出路一边骂骂咧咧,即便有点脆弱也完全不愿意给别人知道,即使被人发现了也想办法用凶恶的办法掩盖过去!可是,如果心爱的花道能够对他微笑一下,心里的小人马上就扑过去跪舔了,啊啊啊这样的南哥真的好让人喜欢!

相对于这个南哥,觉得花道都没那么亮闪闪了,我好爱好爱这么别扭的南哥哥啊!感觉已经进入我内心的前三线惹!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1 条评分 乐园币 +1
花熊熊 乐园币 +1 2015-09-30 每線有幾個名額????
石头剪子布
级别: MVP小猴
发帖
750
乐园币
3919
积分
2066

只看该作者 9楼 发表于: 2015-09-30
哎呀!幸好我在討論了很多變態(?)的電影後來看這一篇!
雖然我在看前面的時候就不斷思考,後面真的會看不懂嗎?看不懂沒法留言怎麼辦等問題;
雖然我在看到清甜出場就掛了的時候,不小心噗哧了一下。(對不起,清甜真的死得太像路人了)
結果,結局果然懸念好大,無限解讀空間!為了不曝露智商,決定根據想念my k對懸疑片的注解一言以蔽之:不要相信第一视觉就可以了!
先不管最後的結局如何翻轉這篇文章的走向,龍哥的文字果然還是美,覺得無論寫景、寫事、寫人、寫對話,都有一種爽利又帶有美感的味道(有時是病態、有時是壓抑的)
一句台詞往往可以引發各種情緒聯想,然後賦予角色特色(雖然感覺還是病態、複雜的),記得以前在看龍哥的作文時,就有這種很情境、意象式的作品,但當時總覺得有種濃稠感,文字的糾結有些顯得稍稍偏離,今年再看,真覺得字字到位,毫無累綴之感,深深讓我感到,其實陽痿是大躍進的前兆...
真的美到吾等佩服的地步!
龍哥對文字的掌控度真的精準又漂亮,千萬不要浪費這個才華!
[ 此帖被花熊熊在2015-10-01 03:36重新编辑 ]
级别: 天才小猴
发帖
1434
乐园币
2058
积分
6864

只看该作者 10楼 发表于: 2015-10-02
水水你的复健棒极了,我觉得你一定又要坚挺起来了,我等着更多的稀有花QAQ
这篇实在是太美了,整个营造的氛围都很喜欢!个人倾向于一切都是南的幻觉,感觉脆弱南根本没勇气杀人(喂 被高温和孤独弄的脑袋都浑浊了的南哥幻想出自己带着花道行驶在这片无际的沙漠,指不定人花花正和根本没死的野猴子嗯嗯啊啊着呢(掬泪 不过这样实在是太可怜了QAQ
很喜欢水儿笔下的南!太有魅力惹,等着更多南花投喂!
姑娘们,想来搞点三花吗?
级别: 新丁小猴
发帖
43
乐园币
334
积分
60
只看该作者 11楼 发表于: 2015-10-06
好复杂的感觉,是悬疑还是???
级别: 板凳小猴
发帖
74
乐园币
246
积分
126
只看该作者 12楼 发表于: 2015-10-07
南烈的暴力美学咩  带感
级别: 新丁小猴
发帖
60
乐园币
224
积分
76
只看该作者 13楼 发表于: 2015-10-09
真的不错,继续支持作者,加油!
级别: 新丁小猴
发帖
60
乐园币
224
积分
76
只看该作者 14楼 发表于: 2015-10-09
突然发现高里面的帅哥这么多呀,
快速回复

限12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