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 3029阅读
  • 39回复

[仙流花]忽略 (完結)

楼层直达
级别: 主力小猴
发帖
39
乐园币
585
积分
487

輕快的音樂,隨著有節奏的喇叭聲,賣冰淇淋的餐車總是會在這個大街小巷穿梭,賣著兒時回憶的冰淇淋,簡單的四個口味以及冰棍,年輕老闆也是吸引之一,但更大的賣點是你給多少就算多少錢,完全不是為了營利。


「來~你的巧克力冰淇淋~謝謝惠顧~」櫻木對了小男孩笑了笑,想著最近天氣變冷,可能要適時的變換產品,去年冬天顧客屈指可數。


──湯圓之類的…


櫻木抬頭看著天空,隨即又開始擦拭車子,打發一下沒客人的時間。


──啊…又是那個男生…


有著烏黑的短髮,白皙透光的皮膚,明明有著不亞於模特兒的臉蛋,卻總是留著長長的瀏海,身材高大但不會太壯,雖總穿著無袖+薄外套,但卻讓人賞心悅目,所謂帥哥穿什麼都帥的道理,櫻木這才扎實的領教。


表情冰冷,是櫻木對這個男孩第一個印象,更深的印象果然還是像死魚眼般的眼神,以及神乎其技的騎單車方式,根本完全睡著。


「喂!」櫻木趁著紅燈叫著睡在單車上的人。


「嗯?」還沒回魂。


「給你吧!別睡了!真危險!」櫻木直接將冰棍塞進那人的嘴巴裡,笑著揮手離去。


留下流川呆呆的,口中直直撲鼻而來的是清新的薄荷香。


流川下課後,騎車並沒有睡著回家,反而一直找著路上的紅色行動麵包車,看到之後卻也沒有停下單車去買,反而騎的緩慢,路過。


「只能再一球喔~不可以再多了~」櫻木將一勺球再將上小男孩手中的冰淇淋上,小男孩笑笑的擦乾眼淚就走了。


「花道…這樣一球又送人了…」一個奇異刺蝟頭,從麵包車的窗口探出身來。


「又沒關係~他零錢不夠啊~」


「我們花道真好~」仙道看四下無人,偷親了櫻木臉頰。


「在外面!」櫻木作勢要揍人,但仙道早就閃進麵包車。


完美的笑容、角度以及櫻木燒紅的臉,都沒有被流川錯過,流川趕緊快速騎過,覺得奇怪的只是莫名的心悸。


麵包車繞了一圈,家家戶戶早已關燈,巷弄的燈也因為節能減碳而熄滅,只剩下主幹路段還亮著。


「走啦~回家~」櫻木笑著打著方向燈。


「花道~今天~」仙道隨著身旁的人高興的語氣,也隨之高亢一些,讓對方有些雞皮疙瘩。


「今天怎樣?」櫻木看著無人的街道,繼續專心開車。


仙道還有些猶豫,畢竟自家人有些害羞。


「便祕的話就直說,我會開快點~」櫻木笑哈哈的說著。


「不是…我是想說…交往到現在…連真正的接吻都還沒…」仙道低著頭,玩起手指頭。


「你…」櫻木本來還不覺得難為情,都一年了,又是兩個大男人,也沒甚麼好害羞的,但看到仙道這樣的動作,反而臉有點紅了,「怎、怎麼突然…」


「…也不是突然啊…今天是我跟你告白滿一年的日子。」仙道笑著說。


想起一年前,仙道與櫻木在大學第四年的選修上同班,兩人第一次見面是在大門口的時候,那時仙道當學生會中的風紀委員,櫻木遲到,騎機車又未戴安全帽,領帶也沒打好,應該說就直接掛在脖子上,制服也沒扣,好好的露出裡面的白襯衫,然後一臉陰沉的怒轉油門,大叫:「別關校門!」然後雖在櫻木的時鐘裡差一分鐘遲到,但在仙道的手錶裡,櫻木遲到一分鐘,記過。


櫻木也不曉得到底是誰先栽在誰的手上,但自然而然就走在一塊了,但兩個人也不是這個世界上所謂的「命定之人」,這指的是,相見的兩人會被彼此吸引、結合,永不分開,一般都是第一眼,彼此就會了解到。


仙道與櫻木不是,卻還是在一塊,也有很多結婚的人,到死也找不到命定之人,據說找到命定之人的彼此,除了生活品質大大加分,也會很巧妙地彼此優缺點彌補,甚至生出的下一代非常優秀等等,好處很多,但是櫻木並不會把命定之人加入自己找對象的資格裡,一生就這麼一個,也太過無趣,他喜歡結交朋友,任何時候都是,尤其又與仙道志同道合。


櫻木知道仙道總是到處留情,但他不以為意,那是仙道的個性,既然決定喜歡他,那就得喜歡他一切,朋友罵他傻了、天然蠢,但他不在意,畢竟他覺得沒什麼,因為櫻木是男的,仙道對女人溫柔、留情,天經地義,他不是女人,所以絕對不會央求仙道一定要完完全全的對他好,令人窒息的愛,不是愛。


「你愛他什麼?」班上一個跟他很好的女同學,常常功課互抄什麼的,那是一個女子籃球隊的隊長,講話很直,但人非常好,長相可與貌美如花擦邊,長長的烏黑亮麗的秀髮總是在櫻木的桌子上散步。


「全部吧…」這是櫻木跟仙道交往第二個月時,這位女同學像是憋很久的問他,大概是櫻木常常與仙道形影不離,不過也是在前兩個月答應與仙道交往,但是誰先提出來真的忘了,只知道那時候已經是大學第四年了。


櫻木不是沒有疑問過,既然大一時就認識了,但是為什麼直到第四年才交往呢?這期間聯絡也沒有斷過,寒暑假甚至會一起打工或是去外縣市住宿遊玩。


「因為在吵架之前,我們可能就畢業了~」這是仙道的說詞。


的確,很多情侶不外乎就是彼此不了解吵來吵去,不是馬桶蓋沒關,就是翹著二郎腿放屁…等等一些生活習慣不合,真認真要問起櫻木最不喜歡仙道什麼,大概就是…


「你笑起來真討厭…戴上口罩好了!」櫻木有天受不了的對著坐在後頭的仙道說著。


「那可要每天都有人問說我是不是感冒了啊~」仙道又笑了。


櫻木對仙道與自己的關係,定義在比好朋友好一點點,親密程度就在與那位女同學之上,但也就這麼一點,女生說的怦然心動什麼的,他對仙道沒有。


「口對口接吻什麼的…感覺…蠻噁的…」櫻木停下車,愣了幾秒鐘,想著最好的答案回應仙道。


「是這樣嗎?感覺很好啊~不試試嗎?我們可是情侶耶…」仙道有些失望。


「情侶…就一定要接吻嗎?」


「拉麵一碗好不好~」仙道伸出食指說著。


「恩…好吧~」


──我的吻還不如一碗拉麵…


櫻木自認為沒有潔癖,最真實的想法是,他覺得每天跟仙道在一起就夠了,並不會有想要跟他更進一步的接吻或做愛…等親密舉動,兩個大男人做這種事情實在太…奇怪了。


當仙道溫柔的捧住櫻木的雙頰時,主動的將唇瓣貼在櫻木的溫暖的雙唇上時,櫻木感覺的確不錯,當仙道慢慢的撬開櫻木的嘴唇後,靈巧的舌頭帶著櫻木在口腔裡跳著華爾滋般,櫻木覺得好像快要缺氧,雙腿有些發軟,許久之後,仙道扶著櫻木到客廳沙發上坐著。


但是櫻木的初吻,他這才認識到,真正的接吻是什麼,從那次之後,仙道對櫻木更加溫柔體貼了,但四處拈花惹草並沒有少。




當櫻木從超市採買製作冰淇淋材料後,一出玻璃電動門的時候,就撞到一個與他身形差不多的高大男子。


「抱歉!」櫻木穩了穩腳步說著,但一定睛一看,就發現是那天那個騎腳踏車睡覺的人。


「耶?」兩人異口同聲。




「流川楓。」流川應著櫻木的邀約,一起到櫻木的麵包車。


「櫻木花道,冰淇淋店的老闆喔~」


「…不是一台車嗎?」


「…只有車也很酷啊!」櫻木有點激動地回應著。


──怎麼這個陌生人這麼欠揍。




「只有你自己嗎?」流川幫忙櫻木洗著餐具,邊想著為什麼要幫忙。


「是啊。」


「…之前看到有另一個。」


「喔~他是研究生,還需要上課還有幫忙研究工作,他有空才會過來~」櫻木說完哼著歌。




車裡,兩個身影穿梭著,櫻木指使流川做這做那,櫻木心底對於指使陌生人,覺得沒有任何不妥,況且對方似乎也任勞任怨,所以更加放心的命令,雖然偶爾聽到抱怨,但吵著吵著,也就邊吵邊做事。


中午,太陽直升到最高,麵包車的隊伍越來越長,而流川做的上手也就繼續做了下去,直接忘了來這個街區要做什麼,等到客人都送走之後,櫻木的手機響起。


「喔~不用了~你直接回去就好~」櫻木笑著對著電話那頭說著。


──是上次看到的那個豎立髮吧…


流川喝著水,邊想邊打量著櫻木。


仔細一看,櫻木的髮色雖是特異的紅,但卻不是染出來的那種假,在流川的眼裡櫻木的相貌結合了陽剛與柔和,越看越耐看。


「我就跟你說我朋友來幫我,所以不用你來了啊!」


流川回神,被櫻木有些憤怒的嗓門拉回現實。


「都跟你說不是這個意思了…喂…你身邊明明就一堆女生聲音…你確定你還可以抽空過來…」櫻木的表情瞬間沉了下來,但在流川眼哩,那是根本不包含吃醋的眼神。


「…唔…混蛋刺蝟頭!掛了!」櫻木大力的將滑蓋手機掛斷後,丟到桌子上。


「…」流川挑著眉,看到櫻木瞪著手機發了一秒呆,之後回頭開始清洗用過的餐具。


──這是朋友關係嗎…又不太像…


「還好嗎?」流川鮮少關心人,講出這句話自己也嚇到。


「還好啦…常態…習慣了,雖然…他愛怎樣跟女人在一起我沒意見…但…畢竟都在交往,聽到他跟那群女生說…是跟朋友通話,我還是又點不舒服…」


──明明我的好朋友都知道我在跟一個男人交往…X的!


「你…不像在喜歡他…」流川想安慰,但也最多說出自己內心的感受。


「是不怎麼像,我只是覺得…在一起就圖個陪伴,沒什麼大不了…」櫻木突然覺得怪怪的,以往這句話可是想了幾百遍,但是對著這個慘白少年越說卻是越辛酸。


流川不再說什麼,他不干涉別人的生活,只是單純的覺得,原來真有人為了有人陪,待在一個根本沒有任何感覺的人身邊。


夜晚收店,流川並沒有看見屬於櫻木的那個人,流川心底突然想起,他來這個街區是為了要買球鞋,這裡的鞋店很多。


「抱歉,今天就把你整天耗費在這了~」櫻木笑笑地說著,「你今天沒事嗎?你不用上班?看你跟我年紀差不多,應該也出社會了吧?」櫻木開始發動引擎,穩定之後,才聽到流川發聲,他以為那個人睡著了。


「我是NBA選手,前年打了幾場,這幾個月回來祖國休假。」流川調整好姿勢,想準備睡覺。


「你住哪?我送你?」


「XX飯店。」


「…」


──不塊是NBA選手,果然超高級…


櫻木正打算要轉彎,打了個燈,卻被流川制止。


「想去你家。」流川睜開死魚眼。


「蝦?」


「你跟他住一塊?」


「基本上是…不過今天可能不會回來了吧…只要我一提女人的事情,或是他誤以為我在跟哪個男人在一起他就不回來了…某方面是挺幼稚的…」櫻木無奈的笑著,「那就去我家吧…不過你放著這麼高級的酒店不住真浪費…」


「不然你跟我回酒店?」流川只是無意識的講出解決辦法。


「去我家。」


──這混小子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




兩個人一起看著籃球直播,流川順便介紹上場的是自己隊友。


櫻木拿著啤酒有一搭沒一搭的回著,有點醉了就小打瞌睡,流川正要說什麼的時候,看見櫻木早就閉上的眼睛,更放大膽地從沙發上慢慢地移動到坐在地上的櫻木。


──這就是遇到命定之人的感受嗎?


流川想證明自己的想法,雙脣大膽的印在櫻木的嘴唇上,柔軟的觸感不停的向流川楓襲來,越是深入,身體的每個細胞都興奮得像自己叫囂,他的手早就脫離自己的掌控,開始深入櫻木寬鬆的襯衫中,撫摸著每處的肌肉線條,彈性極佳的手感,更讓流川讚嘆。


耳邊傳來櫻木舒服的嗚咽聲,流川覺得唇舌更加乾燥,索性直接將手探入櫻木的運動褲內,隔著內褲摸搓。


「恩…仙…仙道…彰…啊…」櫻木無意識的叫喊著,讓流川下意識的停下手邊工作,看著櫻木還沒醒,但興致卻沒了,因為名字不是他。


──還說不喜歡嗎?




「櫻木…我回來了。」仙道疲憊的脫下鞋子,穿過走廊,只見櫻木大字躺在沙發旁邊,「…有沙發不睡…不對…明明不會喝酒…開什麼啤酒罐…還喝這麼多…」仙道笑了笑,幫櫻木收拾好,在重新看回櫻木。


櫻木無意識的抓了抓自己的肚子,舔了舔因為打呼而乾燥的嘴唇,在仙道眼裡都是極為誘惑的。


仙道將櫻木扛回臥房,細細地品嘗櫻木頸窩處散發出來的體香,細碎的吻落在櫻木皮膚的每一處,「恩…彰…癢…呵呵…」


──看來已經開始在做夢了…


对不起!您没有登录,请先登录论坛.



走在陰暗的街巷,流川不明白自己怎麼就讓自己的性慾差點走火,對方還是名花有主的人,但是,流川忽略不掉,第一次見到櫻木怦然心動的感覺。


「…」流川停下腳步,「搶過來好了…」


──這麼簡單啊…




櫻木被手機的自動設定鬧鐘吵醒,身旁的溫度早已消失,留下的是昨晚激情的餘韻,櫻木臉紅的回想,好像慢慢的意會到,與仙道是情侶關係,但是突然有什麼地方從心臟傳來。


“叮咚”手機提醒聲


櫻木肩頭打了顫,櫻木本還納悶自己手機也沒這個聲音,是仙道忘記帶的手機。


「是訊息啊…」


櫻木看了看,有些驚訝,隨即眼神又黯淡下來,把手機丟到一旁,拿起自己的手機撥了撥號碼,「喂…狐狸…陪我…買個東西吧…」似乎在等待電話那頭的回應,「恩…買個冰淇淋製作用的…恩…好…」櫻木探口氣,將電話掛掉,簡單收拾錢包,離開臥房時,不忘看了躺在床上的手機一眼。


──懂了…那是一直忽略掉的感覺…是…痛心啊…




「櫻木,和我交往吧!」仙道從櫻木身後禁錮著。


櫻木覺得心臟漏打了一拍。


「你呢?」仙道開始細吻著櫻木的脖頸,好看的曲線,以及撲鼻而來的味道,讓仙道咬了一口。


「唔…我…」櫻木臉紅著,他很驚訝,學校的校草居然喜歡他,雖然跟他不打不相識的走了三年,但今天仙道是吃錯藥嗎?在第四年的開學典禮結束說這樣的話。


「…」見櫻木都沒有說話,仙道開始不安分的將手伸進櫻木的襯衫裡,「不回話的話就…繼續喔~」仙道惡質的在櫻木耳邊吹氣,手已經開始慢慢伸進褲子裡。


「好…好啦!停手!」


櫻木突然響起來了,自認識仙道開始,他就很愛用捉弄的方式跟自己相處,記得他曾經說。


「因為櫻木的反應很可愛啊~」


「可愛個毛線…我是男的…」櫻木抽動臉部神經說著。


──怎麼忘了…那麼特別的告白…


走在往流川住的飯店路上,櫻木踢著小石子。


「小心啊!!」一個低沉的聲音闖入櫻木的耳朵,抬頭還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流川放大好幾倍的臉,以及無法平衡的身軀,雙雙倒在人行道上,大卡車呼嘯而過。


「你是白癡嘛!站在大馬路上散步啊!」流川急的破口大罵,躺在流川身上的櫻木做起身,還不了解發生什麼事情。


「我…剛剛站在大馬路上嗎?」櫻木看看流川。


「白癡…」流川又罵了一次,拉著櫻木走向飯店。




用房卡感應了門鎖,把手機、房卡丟在桌上,回頭看看櫻木魂魄回來了沒,「喂…你…!」流川發現櫻木臉上多了兩道淚痕,「怎…你怎了?」流川有些詫異。


──罵了兩次精神受創?


「唔…我…我…啊啊啊啊──」櫻木起先雙手往臉上摸,發現自己哭了,又更放聲大哭。




──啊…想起來了啊…沒有忘記啊…一直好好的放在心底…啊…仙道…




櫻木站在一樓教室窗外看著仙道在門口登記一些違規學生,有些高興的看著那人的背影,第四年的開學典禮就要開始,櫻木想了想從側門翻牆而出,假裝騎到,撞上仙道,不客氣地罵著風紀委員,藉機認識仙道。


仙道彰,是櫻木一入學就喜歡上的人,常常看他玩不同的社團,沒一個定性,身邊的女人更是換得比社團還勤,但自從仙道與櫻木認識之後,仙道每天都一定找櫻木聊天,不管長短。


櫻木每天覺得過得相當開心,其中的原因不外乎是仙道在櫻木的生活裡出現,還有櫻木本身無憂無慮的個性,船到橋頭自然直,是櫻木本身對生活的態度,而這樣的樂觀,也造就櫻木很多朋友。


告白完的當天,櫻木很開心的與仙道一起走回去,仙道先是送櫻木回去,抱了抱櫻木之後就回去了,櫻木很開心,其實心底根本不明白情侶應該會有什麼樣的舉動及相處模式。


隔天仙道與櫻木早上都沒有課,櫻木深知仙道的課表,特地的跑到仙道的租房,本想給仙道一個驚喜,反倒被嚇著了。


仙道與一個女人在床上歡愛,仙道與櫻木同時愣住,只有女人還用腿頂著仙道,還用著嬌喘的語氣說著:「怎麼不動了啊~」


櫻木覺得腦袋有點當機,必須處理一下。


「抱歉…我想起我家瓦斯沒關!」櫻木就這樣跑出去了,仙道回神也跟著追了出去,留下女人在床上。


「櫻、櫻木別跑…啊…」仙道有點喘。


兩個運動家跑起來追真是要人命。


「不跑我跟你信!」櫻木叫著,使勁雙腿。


「我跟那女人…沒、沒什麼啊──」


「騙鬼啊!」櫻木快速轉彎,又接著跑,他知道必須快速拐好幾個彎才有可能甩掉仙道。


「真…真沒騙…啊!別跑了!」仙道累斃了,櫻木認真起來果然無敵。


櫻木跳上跳下的拐進一家防火巷,靜靜看著外頭好像沒動靜了,就慢慢的從防火巷探出頭來,此時仙道放大的黑臉把他退進防火巷。


仙道搶吻著櫻木,雙手壓制著櫻木的雙手,甚至隨著兩人互相牽制的身軀,仙道順勢著將櫻木的雙手高舉過頂,膝蓋一直往上頂著櫻木重要部位,讓櫻木不自主的墊腳尖,直到無力反抗。


「夠、夠了!」


櫻木大聲制止仙道還想摩搓自己的膝蓋。


「終於冷靜了…」


「這是什麼制止法啊!」


「面對櫻木怎麼可以用正常方法啊!」


這句話櫻木也無法反駁,乖乖地不再發聲,扭頭紅著臉不看仙道。


「那女人也不知道哪來我的裸照威脅我的…他說做一次就把底面給我…櫻木…」見櫻木依然赤紅的憤怒臉,仙道嘆了口氣,「對不起,我知道我這麼做很差勁,明明昨天我才跟你告白…」


仙道道完歉後,見櫻木依然沒什麼表示後,放開對櫻木的桎梏,雙手撫摸著好像一碰就會碎掉的臉頰,仙道調整一下自己的姿勢之後,開始親吻著櫻木的臉頰,一步一步,像是在保護很重要的東西。




櫻木哭著跪倒在流川的房門口,隔音很好,流川不擔心會被隔壁聽到,但是一個大男人哭成這樣,而這個大男人還是流川傾心的人,流川怎麼不會為他感到痛心呢?


「啊──」櫻木的聲音已經有些沙啞了,「我…我怎麼會原諒他啊…為什麼啊──」櫻木雙手緊握著心臟的地方。


對仙道的感情,櫻木遠超乎自己所想像,原來是這麼在意仙道的一舉一動,或許就是太害怕離開仙道的身邊,所以才閉口不言,佯裝不在意,又或許櫻木本身就不是一個纖細的女生,沒道理讓自己或仙道做到情侶那種地步。


但是櫻木,不了解自己,他其實更在乎每晚從手機裡聽到仙道那頭,細碎的女性聲音,諂媚的、嬌氣的、生氣的…各式各樣的聲線,櫻木都曾聽過。


仙道雖然總是說最愛的是自己,但櫻木現在感覺起來,或許櫻木自己也不過是仙道後宮裡頭中,某樣新鮮的玩物而已,終究是比不過耐看持久的花瓶。


「忘了吧。」流川走到櫻木的面前蹲下,雙手環抱住那個人,流川的眼裡,櫻木是男是女並不重要,最重要的是,是他愛的人,此時此刻想要跟他過一生的那個人。


对不起!您没有登录,请先登录论坛.



櫻木高潮之後,櫻木似乎不怎麼反抗了,任由流川將自己抱到床上,這次流川就展開溫柔的舉動,與方才在門邊判若兩人,櫻木放寬心,想著仙道也是這樣把自己拋諸腦後,接著毫不猶豫地奔入女人懷裡。


──我為什麼不可以?


見櫻木不再反抗,流川心中多少有個底,但是現下慾火焚身,也顧不了這麼多,既然你情我願,擔心什麼。


「櫻木…」流川的低沉的聲音在櫻木耳邊響起。


──刺蝟頭那次也是這樣呢…


櫻木想起仙道的聲線,突然害怕似的大力環住流川,差點把人勒死的力度。


「狐狸…你…愛我嗎?」


「愛…第一眼就已經是了。」


「那…我愛你…你說呢?」


「求之不得。」


──啊…所謂的命定之人嗎?


流川所散發的獨特氣質,吸引著櫻木,早在櫻木第一次與流川見面的時候就是了,那個在馬路上打瞌睡的那個人,就是吸引自己去慰問,雖然只是個上班小插曲,但是櫻木卻怎樣都忘不了,如今現在的他,仙道如何對自己的好,他卻怎樣的場景都想不起來。


仙道的臥房裡,手機的屏幕維持著女人傳來的親密簡訊。


「小彰彰❤~前天晚上技巧真好❤~以後有機會再來吧❤~❤❤❤」


簡訊包含女人露乳照及仙道的睡顏。




幾秒鐘後原本黑屏的手機因未收到訊息而亮起燈,發出訊息提醒,寄信人櫻木花道。


「仙道彰,分手吧。」


來信附上流川與櫻木的接吻照,以及用過的幾個保險套。

级别: 天才小猴
发帖
1434
乐园币
2058
积分
6864

只看该作者 1楼 发表于: 2016-02-26
楼主又有新文啦,好勤劳!

看到【翘着二郎腿放屁】时笑喷了,在脑内想到底为什么要翘着二郎腿放屁,为什么一定要以这种姿势放屁哈哈哈

楼主的文总会有些小细节的地方让人忍俊不禁,有种活泼的感觉wwwwww

这里的仙道太渣了,最重要的是既然在外面偷吃还忘记拿手机!(喂这不是重点 现在花花跟着牛牛跑了只能哭了

楼主留言:

【翘着二郎腿放屁】這真是我寫出來的嗎?
慘了....完全沒記憶....

感謝~我居然讓你笑了~~
你的回覆也讓我笑了好久~~

仙道就是渣啊,,,
表情完全就是大學生...
他不該是高二的設定...

姑娘们,想来搞点三花吗?
级别: 天才小猴
发帖
1669
乐园币
217695
积分
5819

只看该作者 2楼 发表于: 2016-02-26
哇 仙道竟然没有洗白,我还以为他有什么苦中呢。
最后的结局有点震撼到我。小花好样的,对待渣男就要这样快准狠。
摸上櫻木精神抖擻的兒子——看惯了弟弟,辈分变了有点不习惯2333333
还有因为穿插回忆的关系,对仙花两个人的进度表有点混乱,开始在冰淇淋车上仙道的话,不是说两个人连吻都没有好好吻过吗?可是后来回忆里告白的次日就在防火巷里亲亲摸摸了?我有点懵……以及防火巷是啥?_(:з)∠)_

楼主留言:

在洗白的話...換流川要去領便當了...
輩分什麼的....也讓我笑噴了...哈哈哈~~!!!

在仙道真正的接吻裡
舌吻以及當事人的心情最重要~
抱歉這部分沒寫出來~~

防火巷如樓下人的回覆~
其實只是想表達一種很黑暗狹窄的地方...
不自覺打出防火巷這樣的名詞~

r=a(1-sinθ)——花道的公式
级别: 板凳小猴
发帖
145
乐园币
927
积分
217
只看该作者 3楼 发表于: 2016-02-26
仙道君老是被塑造成渣男,辛苦吆。

楼主留言:

他可能要寫申訴表給他父母...

基因及環境造就...

仙道的表情跟語氣...
就很渣啊...
真可憐...((((為仙道哀悼三秒鐘~~

级别: MVP小猴
发帖
750
乐园币
3919
积分
2066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2016-02-27
好像很少看到仙哥被NTR的文章,覺得好新奇(?)23333
樓主這篇的構思挺巧妙的,花道嘴裡不承認,腦袋也跟不上自己的感情(遲鈍?固執?)其實早就愛上仙道了!!!
這篇有幾點滿值得玩味的,我覺得仙道會出軌什麼的,並不意外,也並不是什麼多大的罪,這裡的花道就像朵白玫瑰,聖潔又清純,好像不能染指,所以憋久了會偷吃的仙哥倒顯得情有可原!!當然不是說偷吃是可以諒解的,而是花道自己也並沒有認清這段感情,不想給予(身體),不想付出(感情),空用情侶兩個不輕不重的字定位雙方的關係,太名不符實也太不負責任了!!感覺...缺乏溝通是雙方的問題,放任這種現象持續下去,仙道也很不負責任,所以兩人彼此彼此,感覺並沒有誰虧欠誰。
花道最後的出軌乍看下很解氣,仔細一想,很像是報復啊!!!!那是流川帥帥的,大家既定印象是個專情的人,否則這樣跟一個見面不過幾次的人上床,有點隨便了,而且流川還愛上了花道,花道這麼做是不是利用了他的感情??????
這樣的戲碼現實生活應該滿常發生的,不負責任的男男女女2333
結構上來看,看得出樓主的巧思,用回憶來帶出假裝(?)遺忘的事和細節棒棒躂...不過時序和過場的安排要再注意一點,可以用分段來區分,或用些文字描述,否則很容易混亂,肢體的接觸和親吻也讓人搞不清楚是花道不知不覺忘了還是樓主矛盾了,這些再順一順,肯定更好的!!!!!!!!


____________________
我不是指流川,我說的是花道啦~~
花道最後的出軌乍看下很解氣,仔細一想,很像是報復啊!!!!那是流川帥帥的,大家既定印象是個專情的人,否則「花道」這樣跟一個見面不過幾次的人上床,有點隨便了,而且流川還愛上了花道,花道這麼做是不是利用了他的感情???
這篇的流川就像個倒楣鬼(或者是幸運兒)啊~~感覺其實沒他的事,只是他剛好出現而已。如果說他是命定之人,那麼花道對他動心的部分可以再多描述一點...這要看樓主側重的部分在哪裡了,至少我的感覺是這篇更像是花道沒發現自己對仙道的愛情,然後錯過那段相處時間,等到感覺受了傷害已經來不及了。
樓主手速趕得上腦洞的能力很令人佩服,不過寫文最主要的目的是將意思表達清楚惹~很多時候寫一寫會偏掉,或者作者臨時被自己說服了(?),改變方向或重點,這類事都有可能發生(有些本來是ab配還會突然變成cb配咧),但要做的不著痕跡,讓讀者猜不出來是本來安排好的,還是後來決定的,這才是高招啊~~233333可我覺得發展成這種狀態的作者,寫文是沒有計畫的,也就是一開始就沒拿定主意自己要寫什麼,我個人比較重視結構和前後呼應的問題,所以對此類文章心裡會稍稍扣點分~~還是覺得,要把一個故事講好,作者得清楚自己想表達什麼,如果一開始抓不到方向,可以先寫大綱,所有發生的事項最好都必須有意義,再用幾個劇情把主題說明白,我覺得這樣比較好~否則訊息太多會顯得不造文章重點是什麼惹~~


楼主留言:

話說我還特地去查NTR是什麼~
沒想到大有學問~~
但我真的沒什麼特別的描寫方向喔...
當初只是想要寫一下賣冰淇淋的花道...
然後不自覺得劇情就發展成這樣...
(((自己完結的時候也覺得莫名其妙...
你給的回覆震撼我了~~
感謝指教~
第一次寫這樣的穿插文~
流川這樣的表現的確很唐突...
所以才設定「命定之人」這樣的梗~
老實說沒有巧思...
寫文章完全照直覺...
所以總是有種很亂的感覺...
相信自己很多篇文章都有這樣的情況
再加上自己又懶得檢查...
接吻是真的...真的有再三查看喔~

[ 此帖被花熊熊在2016-03-02 12:15重新编辑 ]
级别: MVP小猴
发帖
750
乐园币
3919
积分
2066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2016-02-27
我不小心發了兩篇,這樓就待編吧....不過這篇已經完結了,那就解說防火巷是什麼吧!囧
防火巷是預防火勢漫延,在大樓與大樓之間,留有某某距離的巷子,這樣假使A棟失火了,就不會燒到B棟去!
以上
[ 此帖被花熊熊在2016-02-27 12:12重新编辑 ]
级别: 新丁小猴
发帖
43
乐园币
334
积分
60
只看该作者 6楼 发表于: 2016-02-29
因为各种原因,或性格使然温柔对待女性朋友没有错,但是类似发生关系这种的还是有点原谅不了,小花也是真不了解自己的感情,这方面太迟钝了,最后小枫枫是真被接受了还是被利用了啊……

楼主留言:

結局怎樣任由讀者解讀囉~~

级别: 板凳小猴
发帖
105
乐园币
511
积分
212
只看该作者 7楼 发表于: 2016-03-01
好想知道现在仙道哥的心情啊

楼主留言:

哈哈~~這是個超大的想像空間~

级别: MVP小猴
发帖
106
乐园币
1496
积分
1194
只看该作者 8楼 发表于: 2016-03-04
夫夫双双把轨出
楼主的文总是让仙道跟各种不同的女人搞来搞去233
不是很理解这个渣,到底是喜不喜欢樱木啊
最后让牛牛得偿所愿了(我有点爽
感谢楼主!

楼主留言:

仙道就一臉渣樣啊....
ㄎㄎ~~覺得最後流川很帥氣~哈哈~

我喜欢樱木
级别: 新丁小猴
发帖
30
乐园币
152
积分
42
只看该作者 9楼 发表于: 2016-05-06
哎哎,仙仙变渣渣了,不要不要的,肿么能这样子呢
级别: 新丁小猴
发帖
26
乐园币
126
积分
52
只看该作者 10楼 发表于: 2016-05-17
不管怎样,我只要我最喜欢的hana酱开心就好,温柔的仙道很喜欢,但是温柔到滥情的仙道就很恶心啊!
级别: 主力小猴
发帖
156
乐园币
1449
积分
532

只看该作者 11楼 发表于: 2016-05-19
额,仙哥渣了。。花花也渣了。。。
牛哥毫不犹豫地:「搶過來好了…」好评!
级别: 新丁小猴
发帖
36
乐园币
100
积分
62
只看该作者 12楼 发表于: 2016-05-21
    仙道还是逃不过渣男的结局啊 看来还是牛哥与花花更配啊~~~
级别: 主力小猴
发帖
320
乐园币
381
积分
336
只看该作者 13楼 发表于: 2016-06-20
仙道这个角色哪是滥情,分明就是滥交嘛,又刻画成渣男了
花花能麻痹自己这么久也不容易,最后开心就好
级别: 金刚
发帖
61
乐园币
974
积分
28569
只看该作者 14楼 发表于: 2016-06-22
这个结局大快人心啊i!
还以为阿章哥会有什么隐情,居然还真和别人有奸情啊,抛弃抛弃吧!可怜的阿章哥,不是亲生的就是惨~~~
快速回复

限12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