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 2396阅读
  • 58回复

[仙流花]相遇不相知(8,更新在54楼)

楼层直达
级别: MVP小猴
发帖
313
乐园币
1625
积分
971

昨天是牛哥的生日啊,忙到飞起没来得及发,这篇是正儿八经的流花,会有ALL花,但是不多;这篇会抽空更新,但是缓慢,人物尽量不OOC,希望乐园的胖友元旦快乐,看文开心


1、

“流川,手上有事么,”主任去洗手池洗完手,拿出抽纸擦了擦,转头对着办公桌边的流川枫说着。

“没什么事。”流川枫从抽屉里拿出一推文件,面无表情。

“那你去1110室看一下病人,给他换一下药。”

流川枫拿着诊断书去1110室,还没开门就听见了室内高分贝的咆哮声,等他走到病房门口,里面突然窜出几个黄毛混混,屁滚尿流地朝着11楼电梯狂奔过去。

1110病房是单人间,条件优越,设施豪华,里面多半是富家子弟在疗养。

流川推开门,音浪扑面而来,差点被这位的大嗓门震到耳聋。

“仙道彰,我去你妈了个逼!”病人狂吼一声,啪一声挂掉电话,由于右腿上还挂着石膏,差点用内力把石膏震碎。

流川逆着阳光看着床上的人,一头嚣张的红头发,看起来年纪颇小,大概二十出头,一张鹅蛋脸白白粉粉,满是胶原蛋白,非常俊俏,如果不是刚才那声脏话,很难把粗鲁和这人联系在一起。

一副天王老子都不怕的拽样,流川却看得意外顺眼。

流川内心娇羞,表面平静,木木地朝着那个病人走过去,看了看病床前的点滴:“感觉还好么。”

“你他妈被摔断腿打着石膏会好么?”红头嚣张地扬了扬头发,刚才打电话的愤怒和失望一扫而空,朝流川龇牙,露出一个冷笑,“知道我不好还要问,你叫什么名字?!”

“感觉不好是正常现象,毕竟痊愈的过程很痛苦,”流川从白口袋里找出眼镜戴上,翻开病历本,看着小矮柜上的香辣牛肉味泡面,“注意不要吃腥辣物,不利于伤口愈合。”

“我问你叫什么名字!”

“流川枫。”

“牛川枫?”

“流川枫。”

“刘川疯?”

“流川枫。”

“喔,流川医生,”樱木本来想找个人吵架,谁知道这人榆木脑袋,根本撩不起火气,于是无聊地拿起手机,抖着完好的左脚,看着几十个未接来电,“我什么时候能出院?”

“一个礼拜之后,”流川从病历本上抬头看他,一双漂亮的凤眼上翘,“但是最好再待上一个礼拜,巩固一下伤口。”

“你说待就待?”樱木轻飘飘地瞟着他,“老子一天多少万的生意就这么打水漂么,你说得倒轻松!”

“或者一个礼拜之后你可以直接出院,我们医院会上门定期给你做肌肉恢复按摩。”

“……服务这么到位啊。”樱木觉得这家医院很上道,语气好了些,“能不能找几个漂亮的女护士过来?”

流川看着红头满脸希冀,仍然面瘫:“当然。”不能。

樱木花道从来不是能够安心静养的人,在住院的这一个礼拜,几乎把看护人员都得罪个遍,礼拜五这天这尊大佛终于要出院了。

流川看着病床上拉下的病人名牌,走过去拿起看了看,樱木花道么……然后揣进了外套的内口袋里。

樱木坐着轮椅,后面小弟推着他上了宾利车,今天天气不好,阴云密布,人的心情也跟着烦躁不安。

樱木看着沉寂了一上午的手机,眼神可怖。

“大哥,我看仙道哥今天不会来了,”黄毛试探着,“要不我们先走吧。”

樱木沉默了半分钟,把手机重新揣进口袋里:“走。”

樱木出院一个月,仙道彰才有了回信,说是要请他吃饭。樱木的车子开到了一家高档酒店,樱木进了包间,等了半小时,天杀的仙道彰终于到席,手边还搂着一个眉清目秀的大男孩。

樱木和他穿着开裆裤就认识,知道他的德行,但是这么男女通吃夜夜笙歌,自己生病出院也不到场,着实过分了些。

“等很久了?”仙道彰毫无诚意地落座,朝着他笑得开心,“伤好些了么?”

“管你屁事,”樱木看着他搭在男孩腰上的手,没好气,“知道我等你还迟到,找死你。”

“你看看你,这么凶干嘛呢,我又怎么了,我累啊,我昨晚嗷嗷干了一宿,”仙道说完看了看樱木的表情顿觉不对,连忙补充,“……的活,累都累死了。”

樱木看着他和男孩亲亲我我,内心憋屈,更是虚张声势:“累你妈,赶紧签合同,别浪费老子时间!”

“急什么啊,”仙道拿过文件签了字,“这里的菜很好吃,花道一定要尝尝看。”

“不吃!”

“吃嘛,再忙也要吃饭对不对?”

“就不吃!”

“吃嘛吃嘛。”

……

樱木坐在仙道彰对面,拿着筷子有一搭没一搭地夹了几颗青菜,再看看对面两个奸夫淫妇你喂我一口我喂你一口,怒气冲天,啪地一声摔筷子,说是菜太咸,嚷嚷着要揍厨师一顿。

好不容易身边的小弟劝了下来,手机又响了。

“喂!?”

“你好,我是流川。”

“牛川?”樱木仍然没好气,“什么牛川?”

“我是中医院的流川枫,之前跟你说的上门定期按摩……”

“喔,是流川医生啊,”樱木握着手机,朝对面仙道彰瞟一眼,“我今天没空……要不明天你下班我去找你,恩,好的,行,就这样。”

仙道彰翘着腿,推开了腻上来的小姘头,朝着旁边的小弟使了个眼色,他明明是笑着的,眼底却毫无温度:“这个流川是谁?”

“……不知道。”

不知道么。

流川这天本来休息,但是带同事宫城值了一天班,到了下班的时间,连忙收拾了包,跑到了楼下,等着樱木花道。

离约的时间还有半小时,本来没必要这么急,可能是流川中午只吃了一个菜包,急着要吃晚饭,于是就兴冲冲地跑下楼。

这边是城市繁华带,不方便停车子,他也就和樱木约好了在斜对面的商场门口。

流川脱了白大褂,穿了一件修身西服,他身高腿长肤白貌美,看起来又俊气又有范,引得逛街的女孩子频频回头,窃窃私语。

流川等了五十分钟,踢了踢脚下的石块,石块一个咕噜滚到了一辆电动车轮下。

车子一打滑,车主扑通一声就摔到了水泥地上。

车主是个四十来岁的黑胖中年男人,身上肉鼓鼓的好几块,他愤怒地从地上爬起来,整个厚重的身子有一米九,再看看流川,一副小白脸的样子,立刻有了碰瓷的冲动。

“你他妈的脚痒啊,踢你蛋踢,把我摔成这样,快赔医药费!”说着还厚颜无耻地露了露毫发无伤的手臂。

“我是医生,我帮你看看。”

“……看屁看,赶紧赔钱!”中年男不干了。

“我帮你看看。”

“……你他妈听不懂人话,都说了不看,赶紧给钱!”说着又觉得他不识抬举,正想抬着手臂吓唬他,一个趔趄被后面的一脚踢上屁股。

中年男差点又头点地,他瞪着红眼睛,正想看看到底是那个不长眼的,回过头浑身震颤。

一个红头发的平头男凶狠地瞪着眼睛看他,仿佛看着一个死物:“滚!”

中年男骇然,干脆泄了气,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真够可以了,”樱木上下打量起西服皮的流川枫,“他妈的好好的一个大男人差点被人揍,说出去也够丢人了……”  

说着,从口袋里掏出钥匙,“你会开车么。”

“不会。”

“妈的,不知道说你什么好了,”樱木看着他半天,“你在这等着,我去开车。”

本来樱木可以让小弟来接他,可是想着人家医生是高级知识分子,而自己小学毕业,对这些文化人还是很欣赏的,也就亲自开车过来,谁知道在高架上堵了半小时,差点把他挤成人干。

樱木前脚刚走,那电动车司机还坐在地上,他内心燃起一阵憋闷得火气,朝着流川飞扑,正要给他点颜色。

流川转转眼睛瞟了后面,一个利落地转身,飞起一脚把那黑胖子踹到五米开外。

这下胖子真的倒地不起,等他有力气再爬起来已经是十分钟后的事了,而流川早就屁颠屁颠上了开过来的宾利车。

流川百无聊赖地坐在副驾驶,看着车子里奢侈的装饰,再看看驾驶座上一本正经开车的某人,心情颇好,手指也跟着雀跃起来,翻开车里的抽屉,里面是杂七杂八的袜子和纸巾。

还有一把枪。

流川看了看,默默把抽屉合上。

“翻什么翻,”樱木看看他,“手痒么。”

“恩。”

“什么?”樱木看着这木头桩子,心想这人真是个怪胎,“你吃饭了么。”

“还没有。”

“我正好也要去吃饭,你也一起吧,吃完饭再按摩,我总感觉腿根还是有点不利索。”

“好。”

堵车堵了半小时,樱木心情本来到了暴走的顶点,现在听着流川这么应和,心情莫名地好了些。

等流川下了车,来到了夜总会门口,看着衣着裸露的男男女女,眼角抽搐,终于后悔起来。

夜总会老板很巴结樱木,看到他从车子下来,连忙把人迎了进去,还偷空意味深长地看了流川一眼。

老板在包厢给樱木另开了一桌,流川这个穷医生占了光,看着盘子里黑漆漆的海参,一阵阵条件性反胃。

仙道彰还是老样子,迟到了半小时,按樱木的话说,哪天他不迟到母猪都能上树。

仙道一进包厢,第一眼就看到了坐在樱木身边的小白脸。

这小白脸帅得极具威慑性,几乎可以登上所有时尚杂志的封面,碾压所有知名或者不知名男模,也可以直接泡上福尔马林展览到博物馆,贴上标签“人类英俊top1”。

而现在仙道完全可以贡献一把刀,直接把他捅了送博物馆。

2、
“知道来了么,”樱木抱着胸,眼神冷淡,“我以为你死在路上了。”

“哎,这次真堵车,”仙道脱了他那身骚包的貂毛外套随意搭在椅背上,“我在高速上堵了至少一小时……”

“放你妈屁,”樱木不干了,“我刚给彦一打电话,他说你半小时前才出门!”

“……是么,我睡过头了。”

仙道彰就是这样,明明自己犯了错,总让人可以毫无理由原谅他。

樱木憋了一肚子火,大着嗓子让服务员上菜。

“你他妈耍我呢,”樱木看着大盘子里小小一勺鱼子酱,终于找到了发怒的理由,“这么点够谁吃,当我付不起钱?”

身边的小弟早就习惯了他的脾气,全都低着头不说话。

仙道彰无奈地咧咧嘴角,假装不认识这个土包子,连忙低头吃着菜。

旁边的服务员非常尴尬,他强笑着解释:“樱木老板,这是奥地利白金鱼子酱,是世界上最贵的鱼子酱,都是一勺一勺卖的……”

“什么奥利奥?”樱木竖着眉毛,“我不管,我要一罐!”

流川从他发脾气的时候就一直看着他,看他不高兴了,连忙把自己盘子里的那勺拨给他:“给你吃。”

这下子全场寂静下来。

小弟们内心憋笑,从没看过这么老土的拍马屁方式。

仙道彰则是终于抬起他高贵的头颅,他仰着脖子,一脸上位者的蔑视,笑着看了流川一眼,这一笑到底多么意味深长,流川当时还没法解读。

而流川早就习惯了不带好意的眼神,他没有躲避,而是不怕死地直直盯着仙道,完全没有害怕和退让的意思。

哟,这小子有胆色,仙道莫名发怵,要知道敢这么看他的,除了樱木,其他的坟头草已经三尺高了。

樱木看着流川殷勤的举动,像是一个充满气的气球被戳爆了,他微微红了脸,手足无措:“……你吃,我也吃不了那么多。”

“给你吃。”流川继续看他,仿佛看不够,“我不爱吃。”

“你这个穷医生,哪有这么多机会吃这个,还不爱吃……”樱木嘴上这么说着,还是把盘子放在两人中间。

两人你侬我侬盯着那一盘鱼子酱,你一勺我一勺,差点模仿起仙道彰标准性的互相喂食动作,把在座的直男们腻歪得差点拍桌子走人。

仙道彰终于不笑了,他装作没看见,面无表情地吃完饭,招呼都不打一个直接走人。

对于流川来说,吃饭完全是附赠的,他的正业是帮樱木按摩。

回来的时候樱木喝了点酒,小弟开的车,车子在一栋豪华的别墅前停下,流川开了车门,跟着樱木进了别墅里。

这房子的确豪华,也不知道谁装修的,外面是人民大会堂一样的几根柱子,客厅里是西方文艺复兴时期的油画,人不像人鬼不像鬼,怎么看怎么暴发户。

而樱木显然很喜欢他的杰作,一路飘飘然地带着流川进了房间,躺在了椅子上。

流川看着他:“把衣服脱了吧。”

“按摩要脱衣服么,”樱木转过头斜了他一眼。

流川说大话脸不红心不跳:“脱了衣服更好找穴位。”

说着还觉得不够,快步走到樱木的跟前,直直盯着樱木无意露出的一段腰线,两眼放光,颇有视奸的架势。

眼下樱木还是没动,流川再也忍不住,手掌已经抚上了他的粉色衬衫,迫不及待地解开了上面两粒扣子。

“我他妈按摩腿呢,你脱我上衣干什么?”

“裤子也要脱。虽然说只是腿受伤了,但是人体是一个完整的系统,全身的按摩有助于腿部肌肉的恢复。”

两人一个解裤子,一个脱上衣,很快樱木就只剩了四角裤衩。

流川装模作样动了动指关节,一双高热的手顺着樱木的脊椎骨一路向下到了腰窝,内裤下面的部位他不敢动,只是眼神饥渴地盯着那圆润的鼓起,咽了咽口水。

“开始了么,我先睡一会。”

睡吧睡吧,流川窃喜,他先是在樱木光滑的背部肆意抚摸了好几下,然后伸手到了樱木的胸前,一块一块地数着他的坚硬的腹肌。

樱木正要睡着就被他摸醒,嘴角抽搐了一下,半睁开眼睛转过头:“找死你。”

说完一拳头挥了过去,直照着流川的门面:“老子不喜欢兔子!”

……

流川顶着两管鼻血走在了寒风中。

他大意了,可是他又心急,没等到樱木睡熟就下了手,还没摸几下,就被揍得鼻孔窜血,形象全无。

他不是打不过,是怕打得太过,不小心伤了他的小心肝,下次要跟他一起睡就更难了,虽然这次也没睡到……

恩,这次牢记教训,下次成功上垒。

樱木睡了一会就醒过来了,睁开眼睛是十一点钟,他看了看手机,都是仙道彰的未接来电。

不容易啊,这时候这死家伙不是应该滚床单的么,居然还有闲心找他。

“喂。”

“花道,明天有没有空,在市中心大酒店有个宴会,牧绅一也会过去,正好聊一下你们合作的事。”

“知道了。”

“花道,你在干嘛。”

“睡觉。”

“喔,不会在跟流川睡吧……”

“睡你麻痹,”樱木气不打一出来,觉得这人真他妈不识好歹,明明知道自己的心意,偏偏说这种话惹他生气,“你以为我跟你一样,什么都往床上带。”

“恩……那就好,我听说那个流川……”

嘟嘟嘟,樱木果断地挂了电话,躺倒在了床上。

那个流川,还真有意思啊……玩男人真的那么好?我看仙道彰乐此不疲的,要不自己也和那小白脸试试看……樱木被自己的想法吓到,连忙用枕头捂住了自己的脸。

第二天的商业宴会樱木很重视,因为牧绅一是很重要的合作伙伴,给了他很多资源,还承诺给他打开西部的市场。

樱木喝了一杯红酒,跟牧绅一谈妥了生意,才从会场里出来。

这次宴会聚集了S市所有的有钱人,豪车也是一辆接着一辆的开过来的,所以樱木在拐角处看着穿了破洞牛仔裤的流川枫,还是小震惊了一把。

“你来这干嘛。”

“没干嘛。”流川也没想到会在这里碰上樱木。

樱木瞟了瞟他正前方的红色法拉利,一脸的不可置信:“这车是你的?”

“是的。”流川厚着脸皮安慰自己,自己也没说谎,家里的床头柜还摆着法拉利模型呢,自己也算是有一辆豪车。

“喔,”樱木的眼神里透露出羡慕的意思,“那带我去兜兜风吧,我还没坐过法拉利呢。”

“……恩,车钥匙还在我朋友那里,大概要等个半小时的样子,等他们来了我就带你去。”

“去你妈去,你怎么不拿奥斯卡影帝啊。”

樱木嘴角抽搐,掏出车钥匙开了车门,白了流川一眼,进了法拉利驾驶座。

“愣在这干嘛,我送你回去,”樱木朝他打着招呼,“自己穷酸样还学人装阔,美的你。”

流川脸皮厚,权当没听见,还真好意思往里面坐。

“你腿恢复得怎么样了?”

“好了。”

“……上次的按摩还没结束呢,”这人还真敢说,“多按摩按摩有助于恢复,而且还能帮你消除疲劳,延年益寿。”

呵,还按摩呢,我看你是想摸我呢,狗日的。

“牛川,”樱木急刹车,转头看着他,“你对我有意思?”

“是啊。”才发现么,真是个白痴。

樱木难以置信地瞪圆眼睛,这家伙长得帅,素质又好,一点都不比仙道彰那个烂人差,自己还傻逼兮兮地等着仙道干什么啊,眼前不是现成的么。

看仙道左拥右抱着小男孩,搞不好和男人睡睡也别有一番滋味呢,更何况流川的素质完全碾压了夜总会头牌小鸭子。

“去我家?”樱木铁着心要试试了,流川这家伙自己可是越看越顺眼。

“好。”

两个大老爷们急冲冲地进了房间,流川帮樱木解裤子,樱木自己脱上衣,脱完帮流川脱,最后两人剥了只剩裤衩大眼瞪小眼。

樱木后悔了,他看着流川那八块腹肌,心想着这混球真是穿衣显瘦脱衣有肉,身材比我还好,妈的。

眼下流川硬邦邦的肌肉展现在樱木的面前,完全没有传说中极品小受的柔弱和娇嗔,再看看一个大男人也没地方插,樱木心想着算了吧,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樱木不想干了,流川不乐意,说什么自己还是处男,还是第一次给人看身体,看了就一定要从一而终。

樱木正想一脚把他踢下床,流川一个利落的动作抱住他的腿,接着凉薄的嘴唇就贴到了樱木的粉脸上。


[ 此帖被盛夏光年在2018-04-24 12:20重新编辑 ]
a love that will never grow old
级别: 主力小猴
发帖
154
乐园币
1314
积分
510

只看该作者 1楼 发表于: 2017-01-02
流川内心娇羞什么鬼哈哈哈,花花脏话好多。。仙道真风流啊。。
级别: 新丁小猴
发帖
2
乐园币
10
积分
5
只看该作者 2楼 发表于: 2017-01-02
期待
级别: 板凳小猴
发帖
70
乐园币
985
积分
235
只看该作者 3楼 发表于: 2017-01-03
花花好暴躁,不过一样喜欢就是啦,同样喜欢对花道一见钟情的牛哥,不过仙道的心意抵挡不了他的风流啊,花花本来就是一个单纯的人,哪里就看得懂他隐晦的各种心情啊?在说了就算看得懂也明白,可是也不代表亏不会受伤啊!
樱木花道,你就是一切。
级别: 主力小猴
发帖
320
乐园币
381
积分
336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2017-01-03
哎呦我去,笑死我了哈哈哈哈哈。。流川的厚脸皮已经练得炉火纯青了
级别: 主力小猴
发帖
154
乐园币
1314
积分
510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2017-01-03
花花套路真深。。。流川脸皮真厚。。。楼主好勤奋!加油!

楼主留言:

蟹蟹亲喜欢~

级别: 天才小猴
发帖
1665
乐园币
217678
积分
5812

只看该作者 6楼 发表于: 2017-01-03
英俊楼主又开新坑啦,比心~这个仙道竟然把小花当备胎! ……明明看着还是很在意小花的,总觉得对于竹马而言,仙花的相处方式还蛮尴尬的,有什么隐情吗?流川追花道的方式更是槽多无口,然而好像要成功了,果然是看脸。
楼主还会给另一篇泽花撒土吗~~

楼主留言:

隐情的话以后会说到,另外流川是白痴啊2333,泽花正在写,精疲力尽倒下,蟹蟹喵酱喜欢~

r=a(1-sinθ)——花道的公式
级别: MVP小猴
发帖
313
乐园币
1625
积分
971

只看该作者 7楼 发表于: 2017-01-04
对不起!您没有登录,请先登录论坛.
a love that will never grow old
级别: 天才小猴
发帖
1665
乐园币
217678
积分
5812

只看该作者 8楼 发表于: 2017-01-04
流川其实很期待花道找上门吧,没想到半路杀出个刺猬头,仙道知道小花被牛拱了会有啥反应,好奇~
r=a(1-sinθ)——花道的公式
级别: 主力小猴
发帖
154
乐园币
1314
积分
510

只看该作者 9楼 发表于: 2017-01-04
哈哈哈流流受打击了,小仙哥明明喜欢花花的吧。。。
级别: MVP小猴
发帖
313
乐园币
1625
积分
971

只看该作者 10楼 发表于: 2017-01-08
4、
其实樱木一点都不好,他后面被干出了血,实在狼狈,可今天还和仙道彰有个重要的晚宴,难得仙道登门来接他,也就只能装成一副没事人的样子,淡定地跟出了门。

到了酒店包厢,樱木终于见到了仙道彰的大舅哥和准新娘。

不愧为是S市重量级的贵族名门,藤真健司一身高档的纯手工定制西装外加钻石袖口,配上一脸闭月羞花温文尔雅的容貌,使得他那十九岁风华正茂的妹妹都黯然失色了。

之前樱木还开玩笑说,娶藤真妹妹倒不如娶他本人,这人肯定是女扮男装来的,太好看了点。

当然了,藤真妹妹也是好看的,不然仙道彰也不会委屈自己娶她不是。

想到这里,樱木觉得胸口被人砸开一个大洞,钝痛难忍。

席间三个老大把S市的军火生意重新分配了一下,各自欢喜地撤场了。

樱木失神地走在了街上,迷糊地上了车,看着窗外细碎的雨滴,像是镀了银,灿烂耀眼。

明明那么美的秋雨,却让人浑身打冷战。

今天他没有回去郊区的别墅,而是住在了市中心高档公寓的顶层。

流川则是在他的别墅门口,初秋的细雨里等到了晚上十点。

第二天流川发了低烧。

宫城自然以为是他被爆菊的后遗症,也就没好意思问原因,只是贴心地准备好了贴心的问候和恰到好处的感冒药。

这天流川下班,仍然老阵仗,骑着小电动噗噗噗先去医院斜对面的拉面店吃饭,吃完饭准备去樱木的别墅蹲点。

这次他运气颇好,碰到樱木小弟争地盘打架,他左脚刚踏进面馆,就被几个染着黄毛的混混嚷嚷着和那两个扑倒在地的小子一起绑了起来。

他不知道吃个饭都会被黑社会牵连,本来想一个后空翻挣脱,但是想着不如直接绑着去见心上人,于是心甘情愿地任由他人踢踢打打的。

一路上他被塞进了面包车的后车厢,被迫和那两个混子面对面,差点来个贴面舞。

等到了郊外的别墅,樱木已经坐在他的老爷椅上等着了,左手还点了一根雪茄,等看到绑来的三个,本来惬意的表情一下子面部狰狞。

他最近太忙了,忙着和藤真健司套着近乎,忙着打理他的生意,居然还忘了被这小子睡了这茬。

他就是这样,主要矛盾从来和别人不同。

他丹凤眼一挑,秀气中带着狠厉,一指半跪着的流川枫,对小弟说着:“其他两个你们带下去,这个给我留着。”

小弟前脚刚走,樱木一下子从椅子上窜出来:“他妈的流川,你还真有胆子,不怕死往我面前撞。”

流川先是在他粉嫩的脸颊上流连一阵,看到他唇边叼着的雪茄:“你伤势刚好,最好不要沾染烟酒,对身体有影响。”

“……管你屁事。”樱木觉得烦躁。

本来他就不会抽烟,之前看着仙道彰抽烟,觉得很帅气,于是想装装酷,谁知道才点上就被烟呛了好几口。

两人在客厅大眼瞪小眼,樱木发现居然拿这个小子没辙,这死家伙跟看肥肉似的不错眼珠瞪着他,纵然自己是黑帮老大,在这小子的眼里也只是一盘可口的菜肴,盯得他直打颤。

樱木泄了气,招呼着小弟进来,想着干脆揍他一顿了事,这小子毕竟是医生,文明人,应该不会再厚脸皮上赶着。

“大哥,这小子怎么处理?”大楠看着流川,一时拿不定主意。

“拖出去揍一顿。”樱木慢悠悠地坐到沙发上。

流川不干了,连忙挣脱了大楠的手臂,跟豁出去似的:“樱木花道,我喜欢你,请和我交往!”

大楠愣住了,他从来没见过这种阵仗的表白,简直是调戏啊,明天传出去自己的老大表白五十次未遂,居然被一个大男人求爱,樱木也不用混了。

可惜流川这人太有气场,明明被绑着呢,还是一副天王老子都不怕的架势,什么话都敢往外冒,真是个人才。

大楠啧啧叹气,要不直接来他们帮会里混,好好拾掇一下应该很有前途。

果然,这边樱木听了火冒三丈:“交往你妈!”

说着还不解气,走到流川面前,提起他的领子,打量着他的俊脸:“找死你!”

流川看着他近距离凑近的脸,在他白玉般的耳尖上呼着气,声音低沉嘶哑,跟猥琐大叔别无二致:“一想到我能在这么多人眼皮子底下干.你,我就特别兴奋。”
……

樱木感受着耳朵尖上的热气,浑身紧绷,话语几乎是咬牙蹦出:“刀呢,我的刀呢?!”

大楠没听见两人说什么,只是照着吩咐找刀去了。

“樱木,和我在一起吧。”流川还被绑着,语气不容置喙,“不要混黑社会了,我养你。”

樱木恨不得给他一个大大的卫生眼,干脆不搭理他,只是等着刀过来。

呵,等下子割了他的小弟弟,看看这人还怎么张狂。

等刀子过来了,流川才知道坏了菜,目瞪口呆,没成想樱木不是开玩笑,好歹两人还有露水之缘,床头吵架床尾和的,现在居然这么想不开,想要阉了自己的好老公。

能怎么办呢,还是先撤吧。

樱木只是想吓吓他,刀还没伸到流川的裤裆,流川就一个挣脱,绑在身后的双手不知何时能够自由活动的,他一把拽过刀扔在地上,倾身在樱木的嘴唇上印下一个吻。

只零点五秒,樱木觉得整个脸都烧起来。

等他反应过来,正要破口大骂,流川已经动作飞快地开了二楼的窗户,顺着柱子滑到地面,不见了踪影。

樱木使劲擦了擦唇瓣,看着被切得整齐的绳索,招呼着看好戏的一干小弟滚出去。

自己则站在客厅良久,等回过神,才发现流川和自己一样。

都愿意去喜欢一个不喜欢自己的,等一个不可能的人,想想也挺可怜的。

很快,道上的老大樱木花道被一个大男人告白的事情传了出去,说两人毫不避讳直接在客厅开干的已经是靠谱的,更过分的是还有人传,堂堂黑社会老大居然是躺在下面被.干的那个。

樱木听着这么些谣言,恨不得给流川扒皮拆骨。

仙道彰也听到了消息,他本来举起的高尔夫球杆僵硬在半空,面色阴冷,心事重重。

他不想重蹈覆辙,不想樱木花道再受第二次伤害。

仙道扔了球杆,拨通电话,让手下好好查了查流川枫这个人。

可疑的是,这人颇为神秘,居然没有任何证明身份的资料。

呵,流川枫么。

“他妈的流川枫。”樱木骂骂咧咧地,踏进了仙道彰的寝宫。

仙道早就倒了两杯红酒等着他了:“嗯,你这条粉色领带和桃红色衬衫不是很配啊。”

不配你妈,草,这一身还是精心装扮的呢。

本来还觉得挺好看的一身,被仙道这一句话噎得哑口无言,草,老子是为谁打扮啊!

樱木说不过他,面目凶恶:“少废话,我穿什么要你管!”

“道上说你和流川的事情是真的?”仙道抿了一口酒,貌似不经意地说着。

这喝酒的动作在樱木眼中真是该死的性感:“当然不是……都是造谣的。”

“嗯,那就好。”

“你呢,什么时候结婚?”

“还没确定呢。”

樱木紧紧拽着酒杯,仿佛行刑:“你……不结婚不行么。”

灯光下仙道彰无奈一笑,一条细长的鱼尾纹显得他无奈又颓废,他喉结鼓动,话到了嘴边却悄无声息。

“滚滚滚!你他妈结婚去吧,我祝你不孕不育子孙满堂!”樱木腾地一声站起,差点掀翻了沙发前的小木桌,气势汹汹地走出大门。

仙道彰点了根烟,任由烟雾在房间蔓延,等到只剩灰烬,也没有心情抽上一口。

a love that will never grow old
级别: 板凳小猴
发帖
58
乐园币
464
积分
217
只看该作者 11楼 发表于: 2017-01-08
楓楓看來也是挺有背景的
花花趕快看開  放棄仙道  
投入你流川老公的懷抱吧!
级别: 天才小猴
发帖
1665
乐园币
217678
积分
5812

只看该作者 12楼 发表于: 2017-01-08

看来仙道也是有苦衷的……难道有什么阴影吗?还是牛牛敢爱敢恨啊,双暗恋的仙花可惜了~
r=a(1-sinθ)——花道的公式
级别: 板凳小猴
发帖
73
乐园币
241
积分
124
只看该作者 13楼 发表于: 2017-01-09
吼看!花花好不容易当了有钱人哈哈哈哈
不过看样子牛哥应该也是有隐藏背景的咯hhh
级别: 主力小猴
发帖
222
乐园币
411
积分
374

只看该作者 14楼 发表于: 2017-01-09
我觉得这里的小仙哥完全是盲目自信吧,仗着青梅竹马就觉得小花一定是自己的,但大哥您还没表白呢。
牛哥一如既往地牛啊,这样看是仙哥被NTR了吧。
睡眠也不过是对死亡的模仿。
快速回复

限12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