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 1315阅读
  • 15回复

[流花]【流藤花】赎罪

楼层直达
级别: 板凳小猴
发帖
70
乐园币
286
积分
281
赎罪

——改编自电影《赎罪》

(ps:只是个中篇或者说短篇,所以我就不编号章节了)
1990年,英格兰的冬天显得格外寒冷 ,接近七十岁的藤真健司在疗养院内不停搓着手,继而继续埋头写作……
但是,不一会儿,门被打开了,门口走进一个护士,很年轻,毕业不久刚实习,眼睛大大的,但气势很足,即使面对藤真这个文坛上鼎鼎有名的大作家也丝毫 不退让,一副教训小孩子的模样,只见她双手叉腰,面带责怪:“啊,真是的,藤真先生还在写作!”说完便过去关掉书桌旁的台灯,房间马上暗了不少,室内显得更加寒冷。藤真无奈笑了下,却没再坚持。任由护士搀扶着躺在床上。
“现在是老人家好好睡觉的时候哦“说着,啪嗒一声,房间内最后一盏灯暗了。
冬天的夜晚总是很漫长,黑暗丝毫没有加深睡意,却让他更加清醒,借着月光,他看了看自己的手,这是一双写过无数小说的手,岁月无情的摧残,让它们布满皱纹,就像是一刀刀刻上去的年轮……
就算曾经意气风发,但时间丝毫不想放过他,也许,这将是自己最后一篇小说吧~
1934年,在藤真还只是个十三岁孩子的时候,他一直住在表哥樱木花道家,单独说出樱木花道是因为,家族很大,很多人甚至自己叫不出名字来,但对于自己的表哥,忘记他应该才是更加困难的事情。
因为他有一双琥珀般的眼睛,一头鲜艳的红发。
还有失恋五十次的辉煌史迹……
当然这其中还有一部分自己的功劳。
年少的他不喜欢那些暖暖软软的女孩子,即便她们微笑着说藤真少爷好绅士,因为——同样的她们也会吸引表哥的注意。
直到那一天——
那是个平常的夏日,与其他夏日并无不同,只是那一天,实在有点闷热,天闷闷的,但又不下雨。难得不与其他四人俗称贵族天才樱木花道的狐朋狗友鬼混。
花道望着天,脸上绽放奇异的光彩:“我们去钓鱼吧~“他兴高采烈的对藤真说道。不一会儿就搜来外公送给他的渔具,明明平常嫌弃的要死。不过藤真那酷爱创作的脑袋并没有探究花道想要钓鱼的原因,只要能跟在表哥后面,就已经很开心了。难得的,藤真也露出孩子般的笑容,边乔装打扮一番,好像真正的渔民一样。
前往目的地的路上长满了野草,花道害怕偶尔多出的荆棘会割伤自家表弟白嫩的皮肤,那样回去就有的受了。可是回头看,那小子一路上挥着镰刀,比自己还有干劲的样子。
“这样的天气应该能钓到很多鱼,嘿嘿~”花道说着,然后停顿了一会儿,等后边的藤真赶上来。
目的地依然是草丛边,湖不大,要是不靠近,估计会有人以为这边也只是一片草丛罢了。
“花道,我们来比比谁钓的鱼多~“
一看到藤真自信满满的表情,花道便笑起来了,那样子,如果藤真没猜错的话,应该是“小子,凭你 是赢不过本天才”类似这样的话。可就在花道刚要开口的时候,“噗通”一声,背后好像有什么掉进湖里了。藤真没看到,但花道看到了,那是一个人。
“花——“刚要出口询问,花道却是直接跳进水里……
不一会儿,捞上来一个人。
一个男人,藤真看了下,目光有点深沉。
很俊美的一个男人,皮肤白皙,头发黝黑发亮。
眼睛闭着,估计是没了呼吸吧,在藤真的认知中,溺水是蛮恐怖的事情,因为自己……不会游泳。
“喂。醒醒”显然自家表哥比自己更加没耐心,对着那张俊脸打的噼里啪啦响。本想提醒他:“花道你这样打他,他更不会醒吧”却看见花道终于理智去探下他的呼吸。“呼~还活着“他终于松了一口气。然后便蹲下身,嘴巴凑下去……
那只是人工呼吸,可是藤真有些不甘,极力克制自己不爽的表情。他仿佛听到自己心底咬牙切齿的质问声:“那不是你最宝贵的初吻吗,怎么可以给一个陌生人!“
“我只是在给他人工呼吸”他抬起头看了下藤真,藤真被那样的 眼神吓了一跳,“你小子要是敢告诉那4个王八蛋,我会让你的脑袋在空中飞舞!“要不是他语气里边的威胁性,他差点以为他在回应自己心底的质问声。因此原先不爽的心情就跟忽然晴朗的天气一般,明亮起来——
反正只是个男的!



救上来的那人不爱说话,确切的说,不爱跟花道以外的人说话。
只知道他叫流川枫,野外冒险爱好者,因为不小心掉入湖中,被花道救起就毫无自觉的赖上花道了。不知道如何解释的花道就跟家里人介绍说是自己看中的仆从,其实是对方已经没钱到处浪。
可是看着那俊美的外表跟不俗的气质,一点也不像是能做仆从的人吧。
一想到流川枫那张狐狸脸,花道跟藤真就忍不住头疼,花道头疼是因为新来的 几个女仆从全被他吸走了魂,一天到晚对他犯着花痴,藤真头疼是因为不爽流川的眼神。他十分熟悉那眼神——熟悉又憎恨。那种仿佛要让所有靠近花道的人都死光的眼神,只不过流川做起来坦诚又直接,丝毫不掩饰。
十三岁的孩子不懂任何关于占有欲的事情,但是直觉是骗不了人的 。自从那个流川枫来了以后,不管愿不愿意,藤真承认,花道似乎眼里满满的都是那个人……
而且空档的时间也被那个叫流川的家伙占据。而作为十三岁孩子的自己显然是打不过已然成年的流川,可还是不甘心,就像小时候最爱的玩具被人抢走却无能为力的感觉。像是为了证明什么,藤真开始呼唤熟睡中的花道,执着但也不敢太大声,不想叫醒另外一侧碍眼的人。
“唔,干嘛“睁开迷蒙的眼睛,夏日午后的困意让花道的声音有些沙哑跟不耐。
“我们去钓鱼吧“蔚蓝色的眼睛里满含期待。
“……“
“我们都好久没有单独一起玩了“
说这话 的藤真不知是撒娇多一点还是抱怨多一点,但明显对花道有用,
“那好吧……“
到达目的后,花道在那边忙着挂鱼饵,藤真这边却在忐忑。他不时用脚丫子撩拨着水,有点冰凉。湖应该蛮深,听说淹死过人,他怕溺水,但为了证明什么,他鼓足勇气,“噗通“一声毫不犹豫跳进去……
还在挂鱼饵的花道被这突发情况吓了一跳,来不及多想,身体马上作出反应,也跳入湖中。捞上岸时,藤真意识是清醒的,只是被呛了点水。他心有余悸,因为不会游泳,他只是想知道,假如是自己掉进湖里,花道也会去救吗?答案是肯定的,所以先前自己的证明有点可笑,因为对方是花道啊,即便是路边的阿猫阿狗他都会救得吧,为什么先前就没想到呢?
还有另外一个证明——
他只是想尝试下被花道人工呼吸的感觉,但显然泡汤了,在意识清醒之时便被捞起来了。
“你到底是干什么!“对面的花道显然很生气,藤真只看到过花道害羞的脸红,没见过花道生气时的脸红。”你是在拿我们俩的生命开玩笑!“
“我……“他哆嗦着嘴,却无法接下去。
“我可以游泳,但万一我没反应过来呢,你怎么办“
“……“
“明明拉着我来钓鱼结果自己跑去跳湖“
“……“
“你是有什么想不开吗!“
“我只是……“垂下的眼睑没有看花道,只是有滴晶莹的泪在蔚蓝色的眸子里酝酿着,时间仿佛都缓慢了,然后划过睫毛,坠落……
花道被搞得也没质问下去的气势,只淡淡说了句“回家吧“


爱花不是两三天,每天都更爱他一点!
级别: 板凳小猴
发帖
70
乐园币
286
积分
281
只看该作者 1楼 发表于: 2017-01-06
还没到家,花道便被那四个狐朋狗友拉走,原本犹豫着应该送藤真回家的花道在看到木暮管家时,便放心了。管家一看到藤真一身湿透便赶紧吩咐仆从准备伺候他沐浴。
刚打理好,准备走出房间。就看到那个流川枫杵在门口,眼睛一直盯着自己,眼神像一把利刃,要把自己刺穿。
“白痴呢“
“你说谁?“藤真当然知道流川嘴里的白痴指的就是花道,因为那可怜的家伙有点语言障碍,只会这一句,每天都重样。
对面的人没有耐心解释,却是将一封信扔给他:“帮我给他……“
藤真看着怀里那封信,还没讲话,那人就已经走了。
偷看别人的信是不道德的,藤真家都是这么教育,而且很注重别人的隐私,哪怕是年终后的考试成绩单寄到家里,家里人也会先由自己拆开,但是,此刻藤真早就把藤真家的优良家教抛之脑后。然后他毫不犹豫打开那封信。刚看到就傻了眼——
“白痴“毫不意外的开头。
“我想要你“这一句让藤真有点疑惑。
“那女人给你 的红宝石项链我已经帮你扔了,感谢的话不用多说,作为奖励,跟我交往!“
Fuck!作为良好家教的藤真第一次如此直白喊出粗话,见过不要脸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但更让自己悲哀的是,那家伙好像一点不把自己 放在眼里,还毫不顾忌让我转交信。
气愤之后,藤真镇定下来,他偷偷看了下四周。跑进房间里关上门,拿起书桌上的鹅毛笔,想了想,在原来的信上改了几句。
看到这封信,花道一定会生气,然后揍他,不,那远远不够,也许会让他滚蛋!藤真越想越激动,虽然花道还没回来,但他已经迫不及待要去找他了。

“藤真?“花道看到藤真穿着洁白的衬衫,毒辣的太阳让他的衬衫有点湿润的黏在皮肤上。”这么热的天怎么跑出来了“本来在为之前训斥藤真懊恼的花道眼神有点飘忽。在看到对方微笑的明媚的眼睛,便放宽心。
“这是给你 的“藤真说着递出手上的一封信。
“这是给 我的?“花道接过信,本想直接打开,但转念一想,指不定是谁的,在别人面前看信不好吧。就挠了挠头,藤真也了然,只说了句”我先回去了“便跑了。噔噔噔跑上三楼的楼梯口,那里有个窗户,花道肯定会在路上慢慢看信,透过这扇窗户,可以看到楼下花道的表情,幸运的话,甚至可以看到他跟流川枫吵架的样子~
藤真这样打算着,然后在楼梯口的窗户边静静等待……

楼下,从藤真这边窗口可以看到,那里有一个漂亮的人工湖,是花道的爸爸派人精心打造的,即便是人工湖,在阳光下照射下也熠熠生辉。很是好看,人见人爱的那种。就好像是明媚微笑的少女在等待她的心上人。
但令藤真郁闷的是,首先映入眼帘的却是流川。
“真希望他消失在花道眼前”藤真诚实的想着。虽然不想看到,但他还是静静等待。
终于,在流川快要离开视线的时候,院子里的门被打开了。
“流川枫——!”花道由远及近疾走而来,手里还拽着那封信,可怜的信纸已经被捏的快要烂掉。通常花道只会叫流川或者狐狸,但连名带字都叫出来就表示花道已经看了那封信,并且极度愤怒着。被叫住的人马上停下脚步,刚要转头,一股拳风呼来,直接呼在他右侧脸颊上。
“cool!”藤真握了下手,心情就跟看马赛一样畅快。
然后,如自己预料般的一样,两人你一拳我一脚打起来了,虽然听不清在讲什么,但肯定是因为那封信。紧接着,花道伸手像流川索要某样东西,那样东西应该就是温柔可爱的晴子小姐送给他的手链,当然这可不是藤真对晴子的评价,而是花道的。假如允许的话,藤真很想在花道面前说,那只不过是一个——又蠢又呆又花痴的丫头而已!当然这话他不会傻傻的在花道面前说,若听到别人说“温柔可爱”的女孩子的坏话,花道一定会变成魔鬼,不,比魔鬼更恐怖,因为魔鬼不会揍扁自己,而花道一定会揍扁自己!
“那手链到底在那里!”
“我扔了”面对花道的斥吼仍淡定无比的流川君。
“扔在哪里?……”
“……”藤真看到流川脸上转瞬即逝的诧异,那表情大概就是“我等着你揍我,你却忽然软下语气”的表情,于是他沉默了。然后想了想,大概是不知道扔到哪里亦或是有没有扔都不记得了。不一会儿,流川很是随便的指了指面前的人工湖。
“你……”
花道的表情一下子变得像孩子般好懂,但因为掺杂了太多表情而显得复杂,那是一种什么表情呢。藤真观察着,大概是委屈是不甘是疑惑为何流川要这么做,但显然他信了流川的话,忽然他毫不犹豫脱掉身上的短袖,露出结实而富有张力的上半身。迅速跳入人工湖……
“白痴!”流川显然也没预料到花道会这么做,平常面瘫的脸此时已经是气急败坏。转身也跃入水中。
很快水面恢复平静,好像原先两人跳入湖中的情景只是自己的想象,阳光的照射,湖面上波光琳琳,反光的看不到湖面下的情况。
一分钟过去了,藤真有些焦躁,那两个人还没起来,湖面只有微微的荡动。
“该不会又在给那个没用的家伙人工呼吸吧”十三岁的他悲哀的想,早知道就不做那样的事情了。那不是自己想要的结果,那个家伙果然像狐狸,很是狡猾!
两分钟过去了~
“还是去叫人吧,也许会出人命”虽然希望他们闹掰,但出人命的事情这样的,还有看不到花道这样的,不要!
就在他刚要跑下楼梯时候,人工湖面忽然一阵很大的动静,涌出的水花都洒出外缘了,湖中的两人湿漉漉爬上来,都不说话,但却有什么微妙的气息在两人之间流窜,可藤真当时太年轻了,还看不懂。
“拿来”花道伸出手,然后流川面无表情从自己口袋里掏出那条项链。
是条精致的项链,项链的坠子是一颗红宝石,在阳光下闪熠光芒。
——那明明……
“这明明是条女孩子的项链!白痴!”
流川说的跟藤真想的一模一样。花道一瞬间脸红了,知道自己被误解了。
“笨蛋狐狸,晴子小姐当然不是送给我”
“……那你还那么紧张!”
“上周你也知道的吧,晴子家要去利森布尔游玩”
“……啊,我不知道”
“混蛋,是谁害的我不能去得,明明彩子夫人邀请我一起去的”彩子夫人就是晴子的母亲,与一般贵族夫人不同,是一位很了不起的女人。越想越不爽,几乎是一把就把那项链夺过来,却又小心翼翼收入自己裤子的口袋里。但藤真不知道的是为何花道明明生着气却还是向流川解释着。
“上周晴子一家去…”
“是赤木一家……”
“啊,我知道了,别打岔!”
“……”
“晴子要去利森布尔前被我任性的妈妈拜托着帮忙买红宝石项链,所以她昨天给我让我转交给我妈妈”
“……”原来如此,流川的嘴角微微上扬了。
“利森布尔,知道吗,就是那个盛产宝石,据说是女人天堂的地方”
“不知道。”
“切,果然是孤陋寡闻的狐狸”
“……”
“走吧,流川,再不换衣服,你这个没用的狐狸会感冒的”
“……”

视线里已经看不到那两人,
藤真却还是呆愣在那——
所以那两人这算是和好了?
这跟自己预料的不一样啊——要是现实也能如自己小说中的那样就好了,十三岁的藤真有着丰富的想象力跟细致的观察力。即便如此,他还是知道,生活远比小说里边要痛苦的多……
那天之后,他一度想要哭出来,甚至对那个窗口有点厌恶,之前他认为的那个人见人爱的人工湖现在看着也令他厌恶。而花道跟流川更加亲密了。

“表哥完全把我忘了”藤真勉强微笑着。对面坐着另一个人。
“哦,真是的。可怜的家伙”对面的人同情的语气却配着一张毫无同情心的脸。
二十五岁的仙道彰,脸上挂着微笑,用一种,在藤真看来,关爱傻子的眼神看着自己。
“听说你是镇上最有名的医生”
“嗯,相当有名”被客套的称赞也不会不好意思,反而实实在在强调了一把。
“我病了,感觉很难受”
“哪里不舒服?”
“这里”说着,他指了指自己的胸口。“心脏疼”
“……那只是因为缺少关注所带来的幻觉罢了”
仙道笑着安慰。并取下听诊器:“你的心脏很正常,没什么问题”说完,在纸上装模作样(在藤真看来)刷刷写着,藤真以为是诊单,拿起来看是一本书的书名——《翼之收获》,福斯特的书。
“看看这本书吧,或许能让你躁动的心平静下来”
“我早就看过了”藤真站起来,居高临下看着他。眼里有点不屑。
——真伤脑筋啊。
仙道笑了下,大概知道,藤真想说,镇上相当有名的医生也不过如此。
“没办法,我只是治病的医生,不是,额,心理医生……”

离开仙道医生那里,藤真又回到日常的样子,眼睛总是不由自主想要去搜索花道。
“如果这是一种病的话,或许是没有药可治的绝症”他悲哀的想着。
“藤真少爷回来了”藤真恍惚的往过道走去,碰到了可亲的木暮管家,手上拿着一摞类似请柬的东西。
“我先回房了”留下这一句便跑了。
第三天樱木家宴请很多贵客,聚会是贵族之间的交流方式,藤真也终于知道前天木暮管家手上请柬的作用。樱木家宴请客人并不稀奇,男主人樱木伯爵本来就是个热情好客的贵族。但是这次宴请的意义不单单是贵族间的交流,藤真不小心听到仆人们私底下讨论到是为了花道提供的相亲大会。毕竟花道已经十八岁了,该是适婚的年龄。
晚会灯光溢彩。觥筹交错……
来参加聚会的人络绎不绝,自助餐式的聚会让大家很放松,舞池中已经有一对对按耐不住的男孩女孩跟着旋律翩翩起舞。藤真四处望了望,没见着花道。他皱了下眉头,随手拿起一杯酒往嘴里灌下去。第一次喝酒,一咕噜倒下去呛的他想流泪,但焦躁的心反而轻松了不少。
“还未成年的小孩子是不可以喝酒的哦“端起第二杯酒却被木暮管家逮了个正着。
藤真微微一笑,优雅的把那杯准备入口的酒放回原位。然后离开热闹的宴会。

一路上有不少女孩子向自己询问花道表哥去哪里,他都不做正面回答,只是笑着跟她们握手然后说着亲切的问候——今晚玩的开心~
事实上他也不知道花道现在在哪里,所以他只能一间一间房间去找。他不喜欢那些女孩子。因为有可能其中一个会把花道带离自己身边。这样想着,脑袋里忽然显现另一个人的脸——冷漠苍白的脸,那个人,一想到他,藤真就想起童话里可怕的巫师,穿着黑色的衣服加上苍白的脸,真让人晚上都会噩梦!不过说起来,那个人估计更不喜欢这些女孩子。

也许此时花道就是跟那人在哪里因为这些女孩子打架也不一定。
藤真想着推开最后一间看似不可能的房间,那是一间书房,分为外室跟内室。刚踏入外室,便看到地板上交错的鞋子。哼,那两人果然打架了!然后他看到地板上掉落的手表,那是花道的手表。
看来是很激烈的打架!
爱花不是两三天,每天都更爱他一点!
级别: 主力小猴
发帖
156
乐园币
1433
积分
532

只看该作者 2楼 发表于: 2017-01-06
哇,狐狸和藤真都是严重的花控啊。。莫非流花俩人是在做羞羞的事。。。
级别: 板凳小猴
发帖
70
乐园币
286
积分
281
只看该作者 3楼 发表于: 2017-01-06
回 2楼(月见) 的帖子
嗯,严重的花控,至于羞羞的事情哈哈,你猜
爱花不是两三天,每天都更爱他一点!
级别: 板凳小猴
发帖
58
乐园币
464
积分
217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2017-01-07
怎麼會是"激烈的打架"呢?!應該是激烈的......
為藤真弟弟點蠟

楼主留言:

哈哈,可怜的藤真,归结到底还是年龄上的弱势呀

级别: 板凳小猴
发帖
70
乐园币
286
积分
281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2017-01-08
他捡起地上的手表,往内室走去,越靠近内室,动静越大,夹杂着一点点奇怪的声响。心脏一瞬间又不受控制的难受起来。他握紧了手上的手表,按在自己胸口,一步一步向内室走去……
优雅修长的手轻轻推开一条缝。藤真紧张的舔了舔嘴唇。继而凑到门上,透过门缝往里看,紧接着,蔚蓝色的眸子因为太过惊骇而张大了——
视线里,那个黑发的男人将花道按在墙上,一只手扶着花道的一条腿,一只手按住花道身后的墙壁,身体很有力度的撞击着。而花道,潮红的脸上布满细密的汗珠,那头红发被汗水洗礼看起来更加鲜艳欲滴。
“说爱我,花道……“
“我爱…爱你,唔……啊“原本还可以勉强克制,可在流川猛烈的冲撞下,实在忍不住呻吟出声。那声呻吟暗哑又缠绵,藤真听着,狠狠咬住自己的食指才忍住不哭出声。
他猛地推开门。恰时,那两人达到了高潮。热气在空气中蒸腾,两人甚至没察觉到门被推开,高潮后的花道手暧昧又无力的在墙上划过湿湿的痕迹。彰显先前的那场性事是有多么激烈和缠绵。
“你们两个恶魔!”藤真终于哭出声。
花道流川才回神过来,脸上竟然丝毫没有被撞见的尴尬。
“连上帝都会抛弃你们的!”
绝望的 孩子只能用绝望的呐喊在控诉那两个家伙对自己的伤害。
“我……”花道不知作何解释,或许也没有必要解释。“狐狸,你先回去吧”所以他只能转头跟流川说到。待流川收拾好裤子离开后,房间里只剩藤真跟花道两人。
藤真的眼泪吧嗒吧嗒的往下落,泪水模糊了眼前的身影,明明很想跟他独处,此时却不敢也不想看他。而平常爱活跃气氛的花道此时也只能选择沉默。“请不要告诉家人”这样的,花道说不出口,他只是在想,自己跟狐狸被撞见会不会破坏这个未成年的孩子对青春期的幻想。他踌躇着,想像以前一样摸摸藤真的头,却被一手拍开了:“别碰我!”藤真扔掉手上拽着的花道的手表,抬起头来恶狠狠盯着他,想从那双自己喜欢的琥珀色的眼眸里看到点愧疚。可惜……没有。
“难道不该对我解释吗?”
“……”
花道还是选择沉默。
于是藤真猛地推开花道离开房间……

藤真跑出那间丑恶的书房,是的,现在那间书房也是他厌恶的地方之一,好像是瞬间被洒上粪便一样让他厌恶,他跑下楼,心脏那里不舒服 的感觉越来越明显,他不得不放慢脚步,否则自己或许会在那刻死去,被那两个恶魔气死掉!
可花道即使是恶魔,自己还是喜欢看着他,看不到他的地方才是真正的坟墓吧。
冷静下来的藤真开始自我安慰起来——
花道表哥只是被流川那个恶魔给蛊惑了,就像正常人被吸血鬼咬了也会变成吸血鬼一样,花道他是不会伤害我的,他那么善良~
然而先前的那一幕又让他心脏不舒服起来,要是那个流川消失了就好了。
因为脑袋里想着东西,等到意识到天上下起小雨的时候,藤真才发现,原来自己跑到了后花园。此时,人们都在享受舞会最美妙的 时候,所以白日里鲜花怒放的地方此时一个人也没有,再加上亭子里的灯坏了还没修,后花园显得神秘和美丽。
——就像自己梦里的城堡一样。
在梦里,那里有一座蔚蓝色的城堡,高高的伫立在长满松树的山顶上,山下是一大片金黄色的田野,在每个清晨,自己都被花道兴高采烈的声音叫醒,然后手拉手一起跑上城堡顶楼看太阳在山的那头升起;又在每个黄昏跟花道奔跑在金黄色的田野上。看着一天最美的日落……
可是,我已经找不到那座城堡的钥匙了……
藤真不得不承认现实。然后在爬满藤蔓的亭子坐下,忽然,在亭子不远处的草丛里有窸窸窣窣的声音。藤真一激灵,潜意识下就屏住呼吸,草丛里的声响越来越大,藤真不得不感叹妈妈把自己的眼睛生的太好了,他一下子就看到草丛里交叠在一起的两人——
一男一女。此刻很是忘我的 在埋头苦干!
“你们在干什么!”下意识就喝出声。连藤真自己都吓了一跳。
趴在女人身上的男人马上翻墙跃出,留下草丛里的女孩拿着衣服捂住身体不敢动。
“少……少爷”女孩的声音因为害怕而颤抖,说不出完整的话。美丽的眼睛因为害怕溢出泪水。
即使逃走了,藤真还是看清楚了,那个男人是长工的儿子——小田,抱着衣服不知所措的女孩是叶子。叶子的爸爸很是粗暴,而且一直反对叶子跟小田在一起,如果被叶子父亲知道他俩在这边做这种事情,小田会被打死也不一定。所以藤真一眼就看出叶子害怕 的原因。
“那是谁,是谁强bao了你!”藤真踱步过去,在叶子身前蹲下,可怜的女孩身体因为害怕而颤抖。藤真极其绅士的脱下自己的外套披在叶子的身上。他明显看到叶子美丽的眼眸里因为自己的质问而闪过一丝诧异。
“那个男的”藤真的眼眸更加冷冽,直勾勾盯着叶子:“是不是流川枫?!”
这下叶子的眼眸更加诧异。她当然知道那个人不是流川枫,可是她不敢回答。自己之后的处境会如何先不说,小田…他,父亲是不会放过他的。呜呜……她慢慢鼓起勇气抬起头来看着藤真,这个一贯优雅美丽的男孩,竟有这样一双凌厉如刃的眼睛,所以因为藤真那眼睛里的冷冽,她几乎是鬼使神差就应道:“是。”
自私而又不光明的爱,让这个美丽的女孩撒了谎。就像是被蛇诱骗的夏娃……
爱花不是两三天,每天都更爱他一点!
级别: 主力小猴
发帖
156
乐园币
1433
积分
532

只看该作者 6楼 发表于: 2017-01-09
我勒个去,小藤真黑化了。。。目测狐狸要倒霉
级别: 板凳小猴
发帖
70
乐园币
286
积分
281
只看该作者 7楼 发表于: 2017-01-10
这次的宴会本应该在大家的感谢声中完美落幕,却被一阵不和谐的警笛声打破。
为了取证,在樱木城堡的书房里,几乎每个人都被叫进去盘问。
轮到藤真的时候,他眼神淡定又冷漠。再回到原先两人缠绵的地方让他不舒服 的蹙眉。
只要我举证的话,流川会被带离花道身边,藤真走进书房的那刻是这么想的。十三岁的孩子还不知道强jian到底是什么程度的罪行。
“请坐“对面的警官面露威严之色,实则闷骚,这是藤真来源于创作爱好者的直觉判断,此刻他应该急着回家抱家里的老婆孩子。
“你好,我是目击证人“藤真完全没给对方询问的机会,率先表示自己目击人的身份。
“你确定你看到的是流川先生吗“
即便藤真的言语很是笃定,对面的警官为了表示严谨很是严肃的看着他,毕竟那只是十三岁的孩子。
“这是流川遗留在现场的内裤,“说着便厌恶般的甩在桌子上,继续道:”那时我在后花园,流川当时听到我的呵斥声便逃跑了,因为来不及收拾,所以他的内裤落在现场。“
没错,那条内裤确实是流川但却是在这间书房落下的,藤真记得当时自己泪眼模糊,但却还是看清楚了墙角边遗落的流川的内裤,而当事人,流川跟花道都没有察觉到,呵,是缠绵的都忘了吗!
“好,我知道了”严肃又闷骚的警官开始请他出门。并继续下一个人的盘问。

最终流川还是被带走了,在被推搡着上警车的时候,流川还有点恍惚,围绕他身边的议论声叫骂声一堆,他都听不到。只看到花道一直挣扎着想要拉回自己。
“放开他,狐狸他不会的,“花道手臂拼命向前,却怎么也够不着。藤真就站在花道身后不远处冷冷看着他们好像生离死别的样子。脑袋里忽然闪出童话中可怕的巫师的画面,栗色的头发,蔚蓝色的眸子,竟然是自己!
——别胡思乱想了,藤真健司!
他在心底对自己吼道。
他的眼神始终还是凝在花道身上,让藤真惊讶的是,花道竟然对流川如此信任。因为花道的眼里看不到对流川的怀疑,只有毫无保留的担心跟信任!但那些平常花痴的女孩,此刻却因为怀疑而沉默着。
“相信我,花道……“就算够不着,流川还是如此强调着,
“我信,我信”他焦躁无奈,纵使有千般蛮力却还是够不到。只能转头对身侧的警察吼道:“你们放开我,fuck!快放开我,狐狸……流川他是不会做那种事的!!”
但最终,流川还是被塞进警车,绝尘而去!

爱花不是两三天,每天都更爱他一点!
级别: 板凳小猴
发帖
70
乐园币
286
积分
281
只看该作者 8楼 发表于: 2017-01-10
终于把流川带离花道的身边,可是藤真健司在十三岁即将过去的年龄里却不由自主的害怕了。流川离开后,花道变得有些沉默,极少在家里呆着,经常跟镇上新来的混混——三井寿混在一起。三井是个修理汽车的,留着齐肩的长发,胡子拉碴,即便这样,无缘无故散发出来的男性荷尔蒙还是让镇上很多少妇为之倾倒。三井家族是伊修巴尔镇上有名的贵族,而三井这朵帅气的奇葩跟花道一样,偏有着流浪者向往自由的灵魂。自然而然两人气味相投。
可藤真心里知道,那只不过是花道用来打发无聊的时间罢了,他已经不再热衷于吸引女孩子的注意,也不再理会那些贵族们对自己的看法,他只是在静静等待流川归来的那天。看吧,不管现实如何,花道还是会心存希望。
每个月会有一次探监的机会,去探监的前一天花道总会去理发店把自己整理的干干净净。流川所在的监狱离花道家,额,藤真那时候还没有距离上的观念,硬要说的话,大概是四五个镇的距离。消耗差不多快三个钟头的时辰,足够花道在车上睡上几觉。可花道不敢睡,他心情焦急的恨不得能马上飞往那人的身边。
到达目的地后,花道迅速跑进去,那是一间很大的大厅,大厅里很多人,分布在各个桌边在那或沉重或愉快的聊着天,诉说着对彼此的思念。
流川在里边是极其俊美的,花道刚进去一眼就看到他。
“狐狸,我来了…唔!”花道本想抑制住狂乱的心跳,却被流川抱了个满怀,于是他收紧双臂,更加用力的回抱住流川~
“很想你,花道。”交往以来,流川都是直接叫他花道,也许别人看来流川是个冷漠对其他事情毫不关心的人,但花道知道他对自己的爱意是多么浓烈,单单一声“花道”就让他招架不住,虽然原先一直处于吵架,对着干的架势,但不管过程如何,他爱上他,是迟早的事情。
“我也很想你,狐狸……”他抬起琥珀色的眸子,拉住流川的手放在脸上,感受他手上的温度,还有微微的茧子。虽然流川看起来很精神,只不过下巴有点胡子,花道还是不放心问道:“这边的人有没有欺负你?”
对面的人摇摇头,可视线不敢离开花道一寸一缕。
“没有,”他幽深的眸子凝视着:“但我怕……”他如此脆弱坦诚道。
“怕?”
“我怕你会娶别人”他吞咽了下口水:“毕竟你原先那么喜欢可爱的女孩子”
“不会的,狐狸,相信我”
花道将那只手握得更紧:“笨蛋,难道你不知道……我早就爱上你了吗?”
大概是在人工湖那次,不,应该是比那更早之前就爱上你了。

流川难得因为花道这直接的告白脸红了。他很激动,想要找出最能表达此时心情的句子来表达,却发现自己如此笨拙,等到终于要说的时候,外边的狱警毫不留情拿着枪开始将思念的人们分离开来。
顿时,大厅里,呼唤声,哭声,一阵阵。
来不及了,流川按住花道的脑袋来了个绵长的深吻。
彼此的拥抱那么紧,紧的好像都要把对方拥进自己身体里。彼此的吻那么深,深的能尝出里边的酸涩跟甜蜜。
“等我……一定!”
“嗯,我等你!”
有千言万语般的思念跟不舍,终究汇成两个字,等我……


爱花不是两三天,每天都更爱他一点!
级别: 板凳小猴
发帖
70
乐园币
286
积分
281
只看该作者 9楼 发表于: 2017-01-10
藤真呆呆的站在后花园,蔚蓝色的,美丽的眸子,注视着前方,眼前又浮现出梦里城堡的样子,但不同于以前的模样,城堡变了。变得神秘、诱惑。藤真知道里边藏住了自己的秘密,也许因为那些秘密是不能让花道知道的,所以花道,在藤真的梦里,再也没办法出现在城堡里。
忽然亭子下的一抹红让藤真呆滞的眼神放光了。花道就坐在那里。灯还是坏的,好久没修了。花道的面容在阴暗不明的情况下看不真切。他鼓起勇气一步一步向花道靠近,花道就坐在那里,慵懒的闭着眼,背靠着亭子的柱子上,身上穿着跟他贵族身份毫不相称的白色背心。风儿轻轻吹起他额前的碎发。
好美,藤真在内心感叹。
“是藤真啊”终于,那人抬眼看了下他,示意他坐在自己旁边。藤真踌躇又激动。花道就坐在自己秘密的城堡的地方。而那双琥珀色的金眸像能窥探自己心中的秘密一般看着自己。让他害怕却又忍不住想靠近。
——你这个魔鬼!
他害怕花道会这么说道,可那不是我的错,藤真默默想着,错的是那个时候,为什么你要在湖边救起他……
但如果花道知道我对他的心思,或许他会宁愿自己是个魔鬼。
明明花道一句话都还没说,可藤真已经在脑袋里想好所有可能出现的对话。
不一会儿,花道拿出一根烟,叼在嘴里,吧嗒一声,打火机窜起火苗,点燃了那根烟。
看的藤真吞咽了下口水,花道竟然会抽烟?
藤真有点惊讶,然后在心底惊叹,花道抽烟的样子——很好看。
连他蹙起眉头,小心翼翼环着手护住火苗的样子都那么好看。
好看的就像下一刻他就会消失在眼前,去自己不知道的地方流浪。
“小子,给,要不要来一根”花道一边吸着烟,一边给他递烟。藤真再一次睁大他美丽的眼睛——
花道他应该没有忘记我还是未成年的孩子吧。
藤真心里想着,手上却接过花道手中的烟。但他没有接过花道手中的打火机,只是忐忑又决然的凑过去……
烟跟烟相碰,就好像永远不敢触碰的吻。
今夜的月色很美。
烟雾袅袅中——
十四岁的藤真心底如此感叹道,
身边的心上人啊,就跟那天上月一般,是自己够不着的……
爱花不是两三天,每天都更爱他一点!
级别: 辣手护花
发帖
1376
乐园币
19486053
积分
100011578

只看该作者 10楼 发表于: 2017-01-10
楼主请统一编辑在主楼,如果不写章节号,那么每次更新的时候请尽量标记清楚一些。明天我回来看看,如果楼主没有编辑,我就来整理一下。

楼主留言:

好的,编辑在主楼怎么编辑呢?

石头剪子布
级别: 新丁小猴
发帖
26
乐园币
96
积分
31
只看该作者 11楼 发表于: 2017-01-17
嗷,藤真真的黑了啊,不知道花道以后了解真相后会如何反应。藤真也明白自己做了不该做的事,觉得心爱的花道离自己越来越远。
流川惨了,但是流花之间的感情却变得更深,爱得那样浓烈。
级别: 板凳小猴
发帖
57
乐园币
653
积分
107
只看该作者 12楼 发表于: 2017-02-07
我看过这部电影,当时被女主(也是我喜欢的女演员,话说傲慢与偏见就是她演的~~)的执着深深的打动,毫不犹豫的为爱人维护,相信爱人的清白,可惜她的力量还不能救出深陷冤狱的爱人。套在流花身上也是一点都不违和,但是,但是怎么是悲剧,不知这篇文是不是还是延续悲剧风格,好希望他俩苦尽甘来啊

楼主留言:

哈哈你也看过是吧,女主很美的,我花当然矢志不渝相信我枫哥,藤殿的话,太小,还不懂,只有无缘由的占有欲

级别: 板凳小猴
发帖
106
乐园币
114
积分
152
只看该作者 13楼 发表于: 2017-02-08
赎罪的电影和小说都看过,电影还拍的挺美的……希望流花这里不要也走原著向成为一个悲剧呀。

楼主留言:

恩我看过影版,不错

级别: 新丁小猴
发帖
76
乐园币
60
积分
82
只看该作者 14楼 发表于: 2017-03-04
好赞的设定

楼主留言:

哈哈,喜欢就好

快速回复

限12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