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 2226阅读
  • 21回复

[流花]【暂时休更,修文中~】Automatic tbc.

楼层直达
级别: 板凳小猴
发帖
51
乐园币
144
积分
124
原著向,正文清水。
流水账文笔,中长篇,慎入。预计共十章,单或双周更新。
接原著第276话和《十日后》内容。


首楼已更至第三章·间章。

CH1







“喂,流川枫,走廊那边来了你的电话。”
室友大汗淋漓地跨进宿舍。流川擦干脸上的汗,来到走廊。电话挂着。
“喂?”
“啊!流川同学,你好……我是篮球队的新任经理,赤木晴子。那个…请多指教。”
“什么事?”
“嗯…那个,我想拜托你,能不能等青年队训练结束后去探望一下樱木同学?听说他——”
“那个白痴?……不要。”

挂上电话。
猴子又不是要死了,干嘛去看他。
流川转回宿舍。

电话那端的女生轻轻落机。
流川君…为什么拒绝得那么快呢……

洗完澡后。
“嘿,刚才那个电话接了吗?”
流川看了一眼舍友,一言不发地盖上被子准备睡觉。
“等下,难道没接吗?”
流川一动不动,几乎立刻就睡过去了。
舍友无奈地关灯。房里似乎因失去亮光而沉静了。

那个女生是喜欢流川的吧,无论如何也想接上电话。可不管她再怎么努力也是没有用的。因为流川枫的视线只会停留在红色的球状物体上
篮球迷。



“…白痴…”
黑暗中有谁梦呓。



这是上周的事了。
一般说来,梦话是日有所思的结果。流川从没想过自己会讲。“况且内容如此单调——‘白痴’。”舍友如是说。
流川也没深究自己还能在梦里思考什么。大概是不会在意的吧。
毕竟他不会知道这蹊跷的梦话正是自那天开始的。


那天下午的训练结束得出奇的早。于是流川信马由缰、离开营地,在长滩上沿着海岸线行进。
海风很大,出汗的感觉很舒服。
也不知跑了多久,他打算掉头回去了。这时却突然发现不远处的沙滩上坐着个人。
这人还长了一头红发。
流川把脚步放慢了一点。
他要抓住一点关于这个家伙的有趣事情。

当流川大大方方展示完T恤继续跑路时,心情变得不太平静了。
好像是有那么一点炫耀吧…
但也就这么一点。流川低头用手指比划了一下。
天空中划过飞机,恰好钩住他正要继续的思绪。
他不知道远处的樱木也看向了这边。金棕色的眸子里有飞机,也有他流川枫。

夜里涨潮时流川才回到营地。
一路跑了多远早就不记得了。大白痴又在哪?
忘了,谁管他。
流川寻找到食堂的灯光,刚抬起脚,一歪,差点坐进草丛。
腿软了。
……去你的樱木花道!


青年队的训练绝不轻松。即使功底深厚如流川枫,也常常犯难。安排的训练量总是教人力不从心。在这种情况下,原本寡言的他愈发沉默了。偶尔也会和仙道他们对上,但更多时候他会想起湘北篮球部。那时,每天就算筋疲力尽也总能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梦中也会讲的两个字——并引发一系列战争。不知不觉他已经习惯了队里吵吵闹闹的日子。
训练赶在日头最毒的时候结束了。神奈川的少年们一边庆幸自己不用辗转千里返回全国各地的家中,一边兴奋地和旁人签下关于冬季赛的战书。流川枫于训练的告一段落没什么表示,很快他就要回到湘北的队伍中去了。
临走那天中午,来了电话。
“喂?”
“啊,流川同学,很久不见了啊。”
“学姊,是你。”
“嗯嗯,怎么样,国家队的训练感觉如何?”
“还好,挺有趣的。”
“那就好啊!队里以后要交给你的任务还是不少的。”
“是。”
“其实啊,流川,你听说了吧,关于樱木同学复健陪练的事情?”
“…没有。也不打算听说。”
“流·川·同·学,那不如现在听说一下?” “哦。学姊请讲。”
“樱木那个新丁,开学之后再回来练习肯定跟不上。那家伙学得快但忘得也快,万一他回来的时候要重新开始,湘北想要进冬季赛可就难了。”  
有那白痴才会难吧,流川垂着的另一只手轻轻敲了敲座机。
“所以啊,流川同学,安西教练还有我们,都想拜托你——去疗养院看看樱木花道,顺便在他复健期间帮他练球。这就是湘北队交给你的暑期特训。”
彩子收声。没有立即回话,电流滋滋作响。
流川说:“现在是暑假。”
她叹气。“对…学姊也知道暑假对于你很重要。可是流川,篮球也不是一人就能成的事。现在的湘北缺谁都不行啊。”
“为什么是我?”
“我也问过前辈们了,赤木学长和木暮学长在东京补习,三井和宫城在跑招新…流川,和山王那次你跟樱木配合的很好啊。我看你们两个趁暑假再磨合一下,再开学也许就能带后辈上场了…话说回来,听说樱木复健得不错,运气好的话——”
那边半天都没出声,彩子这才意识到不对。
“流川同学?你在听吗??”
“在。”流川答得迅速。
“哦,没事,学姊以为你…总之,流川同学,就当是为了湘北,开学前好好替我们管管花道吧。”
彩子说得迅速,她是真怕流川走神,或者,像晴子描述的一样,不留活口地拒绝她。
还是说,他听得很认真?
话筒里再有声音响起前又是一段空白,“…请容我想一想。”
话一出口流川就想拔了电话线。可惜彩子已经捉住他了:“是吗?!好的好的!流川同学那可真是非常感谢!那先不打扰你了,拜拜啰!”
这下,电话是真给挂上了。流川把听筒拍回座机。
……这光说不练的白痴!
他烦躁地看着已经归于平静的红色电话。


第二天,流川按原计划踩着单车去学校参加队内训练。
球馆里空无一人。他拉着两车篮球上场。
单调的投球。从跳投到天勾,从上篮到三分。两车投完,复又把球抓回来继续。投完第三车的时候,身后有人出声。
“不练点训练中学到的新招?”
是宫城良田。他看上去没睡好,发型不似平常那种精心打理的蓬松感。
流川枫没搭话,弯下腰开始抓球。
宫城若有所思。
“流川,暑假的训练我不强迫你参加。队里有任务要给你。”
流川回看一眼。
“你要负责,樱木花道的暑期复健练习,直到开学后他能顺利归队。”
“不。”
流川枫飞快的动动嘴唇。宫城扶额:“你听我说…”
此时,大门外有熟悉的声音响起:“上次流川同学告诉我的可不是这样的吧?出来聊吧。宫城,收拾一下准备练习。”
是彩子。
宫城立即扑到地上开始捡球,动作又快又准。流川叹气,跟上彩子。
“出去逛逛?”彩子指了指校门,流川点头。


两人边走边说。
“流川,上次的事情认真考虑了吗?”
他点头。
“意下如何?”
流川没出声,视线歪向街边正在遛狗的老人。现在还早,夜间的凉风还未从夏日的空气里消去,流川和彩子便愈走愈远。她叹气:“抱歉,这件事是真的要拜托你一下。”
流川说:“宫城学长似乎很疲劳。”
彩子注意到学长两个字小得听不见,笑:“嗯,他忙着招新和训练。他很苦恼怎么做个好队长呢。”
“他是新队长啊。”
“是啊,估计樱木那个笨蛋回来肯定会大闹一场吧。他可是天天在电话里吵着说要当赤木学长的接班人呢。”
“早了一万年。”
彩子大笑着拍了拍流川。
“所以队里没人能去?”
流川望着不远处的电车轨。红灯亮,闸门关闭。
“至少现在,是的。”
电车开始经过。铁道声音清脆,空隆空隆的响声使两人都沉默下来。
一节节车厢掠过,人们都注视着闯入眼前的巨大机器。
“医院来了电话,樱木自己打的。说是疗程可以开始加入一些基础动作了;他迷迷糊糊的我也就没问细。他说想让赤木学长陪他练,因为疗养院不允许他跟老人家一起练。哎,那个傻瓜。”
流川点点头:“嗯,那我先回去了。”
彩子以为他不耐烦,好不失望。
只见他往回走了几步,又停下了。“请问坐这个电车能去吗?”
电车滚过铁轨的最后一点声音和他的话交织在一起,彩子几乎没听清。但当她确认了自己一点没听错之后,立即开心地大叫:“啊!当然可以!在长谷站!!”
流川枫等她说完,拔脚过了斑马线。彩子还没从惊喜中反应过来,发觉闸门又升起来了,一旁等待的轿车开始通过,红灯亮起。
“哎,稍微等一下啊!”
马路对面,风吹起流川的发丝,看不清他的脸。
“这个流川枫…跑那么快干嘛,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真是,有时候真的搞不懂这群问题儿童。


流川枫穿过马路后直接坐上了下一班电车。辗转不熟悉的街巷,沿着路人指示找到的疗养院居然不在海边。
那为什么要去海边,那天?
也许和自己一样,心血来潮而已。


疗养院很安静,大厅里走动的老人居多。也有使用拐杖和轮椅的年轻人,但流川尽量不去看他们面庞上止不住的疲态。
来到前台。
“您好。请问樱木花道在几号病房?”
“啊,你是他的朋友吧?真好啊,他一定会很高兴的。”
“不,我不是。”
护士盯了流川一眼,“总之,请先填张表吧。”
一张贴着樱木照片的表格递至面前。
照片处有一只黑色箭头猛地飞到他头顶,上书“天才”。
护士指了指写有“紧急联系人”一览的空白处:“姓名和号码,请您务必填上。”
流川枫奇怪道:“这是父母填的。”
护士正低头整理桌面。
流川把视线转回表格。
一共两栏,第一栏里写着一个名字“水户洋平”,关系是“朋友”。
流川隐约知道那张面孔。
护士见他写完,拿起纸张微笑:“1011室,电梯前面右转。”
流川闻言离开。

前台的护士看着第二栏,上面潦草地写着“流川枫,同学”。但更引人注目的是樱木当初自作主张写上去的天才二字,现在被划去,改成“白痴猴子”,字迹比原本的更加蛮不讲理。
护士笑着把这张已经爬满涂鸦的信息表叠进花名册。


电梯的动作很慢,流川转身上了楼梯。十层楼在以前要爬下来还是有点喘,经过一整个暑假的比赛和训练后倒不算什么。
1011室在转角处,流川经过走廊时看向窗外,可以远远眺望长谷寺所在的山顶。
…果然这里适合猴子住。
他正想敲门,从探视窗口看见里面站着一个黑发男生。樱木花道半坐在床上,正从对方手中接过一沓杂志。


流川一路晃回大堂。
他找了张椅子打盹。
再睁眼,对面那一排椅子上正坐着一个男生。
“真意外在这里看到你,流川同学。”
男生笑笑,话是这么说,语气里可透露着毫不意外。
“我叫水户洋平。你是来看花道的吧,他在1011室。”
“嗯,我知道。”
流川站起身直接走人。
洋平有点哭笑不得,到底是知道他是谁还是知道樱木在哪间房啊?


流川又来到1011室。他也不知道自己干什么上上下下好几次。
门一推开,坐在床上的人说道:“又怎么了吗,洋平?”
流川面无表情地看着樱木花道,视线落在他挑起的眉尾。接着,对方转过脸来,终于发现来人时猛地挺直脖子:
“流川?!怎么是你?”

他刚长起来的头发像漫画人物一样,一瞬间全都直直竖起来。流川感觉只是眨眼的功夫,樱木就已经完成了一整套独特的、针对自己的反应机制。
他走到床边,环视一周。墙上贴了挺多祝福他康复的卡片和条幅。“康复?不都已经彻底倒下了吗。”
“你这臭狐狸才是彻底挂透了吧!”
...似乎很久没讲这几个字了…有点不习惯。哼,臭狐狸臭狐狸臭狐狸!
流川问,“你的球呢?”
“啊?我没球,借我球的老爷爷上周出院了。干嘛?”
“没球怎么练?”
樱木呆了一秒,突然大叫:“难道你就是来陪我练球的人啊?!”
流川看着哇哇大叫的樱木忽然没了心情,“不然?”
那他以为除了自己还会有谁来?真是白痴。
樱木眯起了眼,盯着面无表情的黑发男孩:“狐狸真讨嫌。”
流川瞥了一眼他,调转身子往回去。
樱木感觉自己额头上的青筋都要暴起了,这狐狸今天可真烦人!!本天才被禁止打球都好几万年了,你来给本天才当陪练怎么能不带啊?
“喂!你没带球吗?”
“为什么我要带?”流川撑开门。
“身为一个陪练连篮球都没有带!哼哼,笨狐狸脑子真是不好使。本天才姑且原谅你这一点都不专业的家伙。下次来必须带!”
流川长长地叹一口气,这才返回来。
樱木非常满意。这还是自上次在海边被他摆了一道后两人第一次见面,自己立刻就扳回一局。
不过,他没发现自己是下意识地认定流川还会再来,并且还要记得带上篮球。
流川走到他床边,拿起他刚才因为自己的突然出现而丢在一旁的篮球杂志,在窗边的椅子坐下。


午后太阳热烈,吹起的风也有了真实的夏日触感。一边坐着的流川无言,樱木却总想开口说点什么。想冲下楼去球场好好来一场的冲动无法抑制,像被揪住一样的心痒痒。
也因为樱木花道所认识的流川枫只有一个:球场上,那个穿着11号球衣、眼神阴鸷、死不服输的家伙。
但他没见过今天的流川枫。坐在窗台前低头看书,心神松弛。
的确。病院白色的窗帘斜斜浮起,滤过微风,飘飘摇摇的样子很是流畅舒心。一时间樱木的目光移开了书页,转向窗外。
大片大片的绿色加叠在一起,更远处是红色的篮球场。
视线飘向了坐在窗边的流川。
发丝被拂得乱了,低头看书的人伸手把刘海一捋翻过头顶,肤色苍白的额头暴露在空气中;眉眼都看上去放松了许多,这还是那只凶神恶煞的狐狸么?
他抿起嘴。
哼…流川哪里好看了?搞不懂那些女生每天追他追到死去活来到底是在想什么…一个大男生,皮肤白,睫毛还那么长!
可是他球也打得…!

樱木觉得这些不挨边的东西都因为流川枫这个人的存在而有了紧密联系,更要命的是,一切还融合得奇妙、自然。流川枫总是比他本人所处的周围突出一些,鲜明一些,可这样的流川枫却是自己所习惯的身影。

这个下午樱木从没感觉流川的存在是如此强势。第一次像这样一起呆在一个地方。没打架,也不是练球,更不要说斗嘴了。但就是因为两个人之间没有了平日里激烈燥热的气氛,取而代之的无声寂静,却比以往任何一次接触都要令人敏感起来。
樱木讨厌自己那些仅剩的纤细情绪也得被面前这个人勾起。
房间里安静了好一会儿。



怎么这个白痴不看书倒是动不动瞟自己几眼。
其实流川从没仔细想过自己长得怎么样,别人长得怎么样,自己跟别人比较又是如何如何。他知道自己比较容易获得女生好感,可也从来没有哪个女同学让自己多看了一眼。
有那个时间,干嘛不拿来打球?
流川想到这里,发现薄薄一本杂志已没剩几页。
“没带球是因为走得急。”他说的唐突,樱木再抬头时他视线早回到杂志上。
“啊?”
流川叹了口气,只好又说一遍:“我说我过来的时候忘记拿球了。”
樱木一听,突然反应过来,脸上迷惑的神色一秒转换成流川熟悉的得意:“哦,原来狐狸没带球是因为一得到本天才复健的消息立即就赶——喂你干嘛!这死狐狸!”
樱木揉着脑袋大呼吃痛,流川把拍到某人脑瓜的杂志展平,继续看书。
“切,别以为我不敢跟你打——”
“闭嘴大白痴,我在看书。”
樱木瞟一眼流川手中的书。吓!他都快看完一本了!
不行!别以为只有你看书才这么快!
于是樱木也加快了翻书的速度,走马观花马不停蹄赶超流川。


“还有吗?”
流川看樱木又拿出一本便问道。樱木抬下巴给流川一个方向:“喏。”
流川懒得计较他居高临下的态度,站起身找到床头柜。一摞杂志,还有一个布口袋。里面很明显是几个信封,棱角分明。
“那个袋子不准动啊!”
流川懒得理他,拎着所有的杂志坐回窗边的椅子。
然后他开始一本本的读。速度比刚才第一本还要快。
狐狸干嘛呢?难道这人连杂志都没看过??恨不得一口气看完???“哦,狐狸是小老百姓所以没见过这么多篮球杂志!那本天才就大发慈悲送你几本!要哪些,说吧!”
流川倒也没说话,翻完后真的挑了几本出来。
“哦?就这么几本啊?不多带点回家看嘛?”
“闭嘴,”流川刮了一眼床上挤眉弄眼傻笑的人,“看这三本就好了,别的你不用看,反正也读不懂。”
“什么!?”
“…白痴!重要的内容这三本都有,你看了和看完全部这些是一样的。”流川说罢,站起身伸了个腰,“走了。”

门关上的时候,外边飘来一句:“就当是还你传的那三球。干的不错。”
樱木瞬间停下了打开杂志的手,睁大眼睛看着流川枫从门口消失。
书页一角被他手指抓得皱起。

……流川枫,本天才传球又不是为了传给你,只不过你刚好都接到了而已!
他倒在床上,凌空看着翻开的页面上球员肆意挥洒汗水,可是那完美的投球动作又跟球场上流川的身影重合了。
手中的杂志不知哪来的重量,“噗”一声砸在了脸上。
……去你的流川枫!






  

CH2





清晨落了场淅淅沥沥的小雨,等流川醒来时天刚刚放晴。摸索着闹钟按键,他想到自己昨天竟然把单车忘在学校了,而且一整天都没想起来。吃早餐时,家人说彩子昨晚打来电话,已经帮忙把单车收到器材室,随时可以取。流川简单收拾好自己,背上篮球和walkman又坐上去疗养院的电车。

前台的护士已认得他,说樱木君应该还没起床,他可以稍坐一会儿。流川还是默默爬了楼梯。
等来到1011室时, 里面的人已经醒了。
从探视窗中可以看见樱木,他正躺在床上做康复动作,样子是吃力中透着一点滑稽。
......一只翻来覆去扭动的猴子。
流川一手转球,另一手打开门。房内樱木正侧卧着掰腿,门忽然被打开,一只支着篮球的手伸进门内,随后手的主人矮了矮身子钻过门框,闪进房间。

“哇!流川!!你怎么门都不敲一下的?让你进来了吗??”  
卧在床上的樱木被打断训练,动作一放松,立刻四仰八叉地躺在床上。反倒是这位不速之客,一副大摇大摆、气定神闲的样子立在房间中央。流川瞟了眼床上的樱木,把球晃到另一只手上。
樱木看着那颗刺眼的、不停旋转的球,哼了一声,抓起刚才因为做练习而踢到一旁的被子裹住自己,一骨碌翻了个身、背对流川。“本天才秘密的康复训练怎么能给你看到!你就准备好等着我英勇复出的那天吧!”
被子里的人声音听不真切,这话听来更没有说服力了。
流川于是把球从指尖上放了下来。“那再见,我去练球了。”
闻言,床上刚裹成团的被子又立即被掀开,两条长腿支了出来。
樱木翻身下床。流川立即留意到他的动作和一般人不太一样,大概是受伤所致的特殊习惯。
“想来便来吧。”他眨了眨眼。


两个人一前一后地下楼。明明是背着康复师溜出来的,反倒是樱木走在前面。好像自身也散发出光芒一般,浑身每个细胞都透露出兴奋。
“总算能摸球了!老爷子没出院之前只能拿他的球在康复室里练练拍球,随便多拍几下还要被阿姨骂。”
樱木双手插在裤衩里,忍不住哼起他那首经典的“天才之歌”。流川抱着球跟在后面,“刚才不是还说训练的内容是秘密么?”
“反正你这狐狸脑子不好使,我透露这么一点点也无所谓。”一脸咬牙切齿。
“大白痴。”


两人磨磨唧唧,总算到了球场。
虽然真不希望是这只狐狸来当陪练,但终于能来这个自己每天在病房窗口巴望着的小球场了!
樱木看着因为时候尚早而空无一人的场地,心里明白也只能这么看看,毕竟现在他的身体还不允许练球。于是他乖乖找了张板凳坐下;而原本走到场地一端的篮筐正要开始的流川,一回头发现樱木坐在另一端,复又拍着球走回他身边。走到一半,流川决定直接从中线开始,很快上了第一次篮。
樱木难得地没说话,只定定看着流川做出那些他很久没有尝试过的动作。

球一次次流畅地入框,仿佛是篮筐要主动接住每一次投篮。流川一旦开始练习便也不去注意其他事物。他从不同方位一次次上篮,只是那老老实实的动作反倒不似平时那般令人瞩目。
该怎么重复做出不重复的动作,让一旁只是看着的樱木也能回想起篮球在手的感觉。
他能感应到樱木的视线。但在动作的空隙中回头,又只能看到樱木在一边一会儿是玩着掉在凳子上的树叶,一会儿又是趴在地上看路过的爬虫,好像根本没有注意到流川在做什么。

这白痴…

流川知道这人是铁了心不会理自己的了。
毕竟那种看着球却不能打的感觉他再明白不过。


再次上篮,注意力却还未完全集中,高速运动中的球立即脱手,结结实实挨在框上反弹起来。身后立刻传来某人的旁白:“哈!流川,想不到短短几周你已经连庶民上篮都给忘了!哼,得亏我没去国家青少队训练,否则还得见证你是怎么把神奈川的脸都给丢尽的!”
不能理这白痴…
流川在心里默默揍了樱木一拳。刚才不是还玩毛毛虫吗,怎么这时候就立刻注意到自己的失误了。

说来也怪,平时就算是和仙道1on1也能分心思考如果是团队比赛要在策略上做出哪些不同,现下知道这白痴坐在一边时时盯着,反而让人不舒服起来。
那个平常最不想看到自己的樱木花道。

“流川你膝盖太僵硬了吧!啧啧,笨狐狸连投篮都打不好吗?”
又一次射失,流川回头甩了他一个眼刀。球咕噜噜滚到樱木脚边,他一把捞起来:“我看你还是回家再多睡会儿吧。毕竟可不是人人都能像本天才一样,一大早起床也能精神饱满!”
篮球终于到手,樱木忍不住连着拍了好几次,撞击地面的声音清脆有力。
“既然你现在什么都做不了,就负责给我捡球,岂不正好。”
流川站在篮下,两手一摊,示意樱木该做好把球还来的打杂觉悟了。
“你!!”
流川接住飞到脸上的球。看来这白痴的准头还在。

他也不含糊,继续练习。而方才一番斗嘴中站起来的樱木也来到场边,在流川看不见的地方依照他在场中运动的轨迹默默做出无球走位。
两人彼此感应般准确拿捏对方的举动,以篮筐为中心各据一方。偶然球落到场外,樱木也当真走过去弯腰捡起来,只不过再传给流川时自然是少不了一副痛苦的表情。

终于,流川带着球来到篮下,而樱木也正好走到了右边四十五度角的位置。
流川猛地跃起、欲上篮,然而在球就要脱手的最后一瞬忽然甩头看向樱木——双手一转、球笔直地传过去。
和山王赛场上那最后一球一模一样。
樱木也正像那时一般,右手只是轻轻扶着——球准确无误地落在手里。

“别投出去。”
流川大声说。
“切,要你管。”
他看到花道双手捧球,一点一点地慢慢抬手;动作非常慢,甚至有些僵硬,可那仿佛是他的双手不受控制地用力,想尽办法要延长这一球在手心的触感。

只一眨眼,流川已经闪到他跟前,同时伸出手抓住已经举过胸口的球。
两人同时停住,因为抓球而摞在一起的四只手同样黏在了球上。
“松手。”“你才是!”
谁也不肯先放手。流川轻轻拽开,对面丝毫不让、抱着球的手简直是纹丝不动。于是他手上加了点力,又立刻感觉对方那十个不安分的手指头反倒抓得更紧了。
于是流川放手了。
可就是松开的一瞬间,樱木控制不住地往后倾去,幸好身体的反应远比思维快,一个趔趄便立刻站稳。
但流川同属于运动员的身体也要快于他的思维一步。他猛地向前,一伸手就捞住了樱木的背,瞬间拉近、扬起的发丝蹭在了樱木的——


“花道!!都说了还不可以打球!!”


场边站着的女士简直可以说是怒发冲冠,其目圆睁。要不是她身穿白色大褂,流川都要以为这是哪位见到自家孩子放学归来却一脸鼻青脸肿的更年期母亲。
“我没有!!”
樱木和流川同时各退一大步;流川松开抓住樱木的手,樱木松开抓着球的手,而没人敢接的篮球直直掉在了地上。
“赶紧跟我回去!在医院找你好久了!”
“知道了…”樱木丧气地走上前去,“都马上要到复健的时间了,吃过早饭没?”
流川弯身把球捡起来。

樱木跟着康复师走出场边,再回头看,那家伙自顾自开始练习了。


很烦……



蝉鸣声慢慢涨上来,如浪潮一阵阵淹没四周的人声。正午时分,阳光过于刺眼,流川撑着膝盖看向地面,发现就连才溅落地面的汗水也立刻被晒干。他收齐装备,坐上电车又摇摇晃晃回到家里。

到家,流川一边吃饭一边思索刚才和樱木的练习。
其实樱木看得很认真,不然不可能那么迅速指出自己的失误。
还能接球传球,手感也不算完全落下。
然后他想起樱木花道接住自己传球的一瞬间。
要是跟以前一样由着他去,会不会出什么事?

……到底恢复得怎样了?
流川决定下午再去疗养院看看。  



车厢和铁轨被热浪蒸了半日,电车的行驶速度也迟缓下来;流川靠在椅背上,耳机里是一男一女在谈论美国的天气。思绪拖曳着,随海鸥的翅膀一同划过车窗外湛蓝的海面。阳光下,海天相接处清晰地抖出一条流线,将世界逐渐合拢。

“流川同学,中午怎么没见你来找樱木同学呀?他还以为你会来食堂吃饭呢。”
前台的护士耳朵上别着平常用的那支签字笔,此刻正忙着把堆在地上的一摞摞医护档案搬到桌面上。
流川上前帮忙,同时答话,“我回家里吃饭了。”
“原来这样啊,下次方便的话可以在院里吃的。樱木同学每次都主动要求添饭的。”
流川点了点头,“请问他现在在哪?”
“在复健室,我带你去看看。”护士摘下笔,和流川一起离开前台。

复健室所在的楼层非常开阔,有很多单独的分诊室、几个小型的训练场。这层楼有好些复健的病友正分散着做训练,看到身材高大的流川和前台的水泽护士一同进来,难免侧目。
水泽护士引着流川走向其中一个训练场。还未走近,流川已透过训练场的玻璃外墙看到里面的樱木了。
出于隐私,每个玻璃外墙上都贴有磨砂,但遮盖的高度并没有达到天花板处,顶部留了一圈原本的玻璃墙面,而流川远超他人的身高也在此时发挥出作用。
“流川同学,要进去看看吗?”
护士看不见樱木,只看到流川忽然在墙根处停下,微微倾身、目光看向室内。
“既然带到了,我先回去忙了。好好相处哦。”
流川客气地说谢谢。

室内,樱木正在配合康复师的指令做出不同的动作。运动员对肢体的掌控是日复一日中培养出的精确,但此时坐在地垫上的樱木正试图将手臂完全抬起、翻转到背部,虽然从他的表情看不出太多用力的迹象,眉却皱着,手臂上青筋格外明显,甚至上半身肉眼可见地轻微发颤。
全都是同为篮球手才能留意到的、运动时异常的细微之处。
而他就站在这里,无声地,越过玻璃磨砂的漏洞看着对方。
流川转开视线。


他盯着康复师胸前的名牌,“高津”。她详细地抚过樱木的肩背,一问一答中按过每寸被使用到了的肌肉。樱木全身放松许多,方才那不自知而流露出的认真、和自己的身体较劲时的严阵以待,都仿佛不曾出现过。
下一秒,原本动作轻巧的康复师忽然抓过樱木完全放松的手臂向后掰去——只见樱木一瞬间张大嘴,那圆圆的嘴型肯定是嗷了一嗓子。
这白痴……


康复师站起身,示意樱木坐下,脱掉上衣。
那一点点露出的背部上猛然出现许多膏药。像不能治虫的树木在夏季被人为刷上一块块油漆,伤口都被迫变得醒目。
但流川首先注意到的是樱木露出的背部肌肉看上去异常单薄。
自己的确不清楚樱木的身体状况。虽然不想承认,但他的运动量绝对不会比自己相差多少。他可以断定樱木以前的背部肯定比现在结实。
如果是自己,是否也只能看着镜子里,身上的肌肉一天天萎缩下去。

流川离开了。



晚饭前,巡房的水泽护士在楼梯间迎面遇到流川和高津医生。两人在交谈,语速很快。双方擦肩而过时,她看到流川胳膊下夹着一个资料袋。
当踏上这段楼梯的最后一阶时,水泽护士也大概猜到两人交谈的内容了。以至于当她来到花道的房间门口,脸上的笑容还没有完全收起。
“今天训练辛苦了哦,为了犒赏某位天才的努力,厨房专门做了牛肉拉面呢。”
立在窗前、面对夕阳的少年闻言立即答道:“知道了!那今天我要吃够十碗!”
他回过头来;刚刚洗完、还润着水汽的红色发丝,和远方摇摇欲坠的红色日轮融为一体,显得他望向自己的双目格外有神采,又添一份夕阳朦胧的柔软。


护士阿姨去了下一间房,于是樱木回头继续望向窗外。
一个背着篮球、胳膊下夹着一袋文件的黑发男生正从窗下的人行道经过,影子勾得很长。
他依旧照着两个人早上走过的那条路去到球场。练了很久,樱木也看了很久。
一直到落日的余温慢慢褪去。
球场上的长椅是很多的。但男生休息时,偏偏坐在完全落进自己视野内的那张。



天完全黑下来。



    
CH3



又是一段上坡路,流川忍不住在字正腔圆的英语背景音中打了个哈欠,脚上发力,终于把车踩到顶点;视线得以跃过层叠的房檐屋顶——日光下的湘南海岸波光粼粼,直直延向远方。单车向下俯冲,流川蓝色的T恤一角被风吹得在公路上滚出一片海来。

因为频繁出现上学途中打瞌睡而撞车的情况,流川家备了不止一辆单车,比如今早放在大门口被他顺走的粉色单车就是昨天家人买菜所用。这辆车有后座,车头的置物篮刚好塞得下篮球,不过骑起来要比平常的公路车更费力。下坡后,路况趋于平稳,流川也慢慢接近康复中心,只是车篮内的球还在轻微晃动;walkman发出换带的提示音,一节英语课刚好结束。

虽然骑单车没有坐电车来得快,但如果以后每天早上都要来疗养院附近的球场练习,骑车是必要的预热。昨晚他抽空读了一遍樱木的复健报告;根据高津医生的安排,樱木一般上午复健四个小时,下午如果有空可以做些篮球相关的练习,也就是说,可以摸个几下篮球,但绝对不能直接上场。所以昨天花道的投篮未遂以及跟流川抢球的行为着实让高津医生头疼,分别向两人下了禁令。

流川在球场边停下车。疗养院是闹中取静的地界,所以这个小球场不像一般的街心公园,人流不多、适合练球。流川很满意现在不用担心球场被占了,但转念一想,之前那个和他抢街心公园场地的家伙可不就是樱木花道么?

现在倒是抢不走了。


一上午在反复的自我对决中很快过去。流川去疗养院吃午饭,只是没有遇见那只猴子。水泽护士今天也不在前台。
他思索了一下,拿上球和walkman去了1011房,但房内依然不见猴子的身影。
流川像第一次来这里时在窗边的椅子上坐下,塞上耳机,听一男一女继续他们对美国旅游名胜的讨论。他刚想把walkman放在手边的床头柜上,忽然发现上面正摆着那三本自己挑出来的篮球杂志。
拿起来读,他记得这本是上个月出版的。除了每期必有的NBA、NCAA球队战术分析,这一期一反常态地讲了很多美国篮坛的现状。
流川翻到NBA篮坛走势介绍的那一页。左下角多了块三角形折痕。他伸手碾开,很快又折回去。



下午太阳没那么烈的时候,樱木晃晃悠悠来了球场。
流川没有注意到他。打的很投入,若入无人之境。站在一旁静静看着他的樱木不得不承认,他现在后悔自己受伤了,否则,能去青少队参加训练肯定是自己。


今天的狐狸跟昨天比好像有点不一样。
他认真了……  
不对,是又恢复了平常那种目中无人的态度!!


流川当然知道自己今天要认真起来。毕竟,根据康复报告,樱木花道离能够上场还有很长一段时间。
没有什么好说的,自己如果不抓紧时间,湘北的下一场胜利就是空谈。
其实樱木看得也非常认真。那视线就像海风一样,从流川的身体中穿过,只是他一次都没有回头。
比起那些,专心练习才是两个人现在所需要的。

进球了。球咕噜噜滚到流川身后,故意一般地凑近樱木脚边。
樱木伸手把球抓了起来;流川站在原地没动,却忽然回头,双眼准确地望向自己:“别光看着,快传球。”
樱木没有立即让出这一球,而是先重复了一遍流川刚才进球前的换手动作,虽然是放慢的版本,但动作如出一辙。
对方看着自己完成了所有步骤,悬在空中等待许久的双手终于接到了球。

“流川,你这家伙少指挥我!说到底你也不过是代替我去参加练习罢了,你现在进的球不过是本天才养精蓄锐时的替补而已。”
这白痴又开始了。
流川对此只回敬了一声“哼”。
跟这家伙在斗嘴上浪费时间是无意义的,何况这恐怕是自己后半个暑假的常态。


但当天晚上流川就改变想法了。
所以,第二天樱木吃完午饭回房时,就看到一个不请自来的家伙正杵在屋子里,而他身上竟然穿着那套全日本青少年的训练队服——那明晃晃的“JAPAN”字样跟他记忆中一样的刺眼,甚至更张牙舞爪——
“流川枫你怎么在我房间!还穿着青少队的队服!!”
“哦。我觉得你还挺想看这件衣服的,毕竟昨天才说我只是代替你去训练的替补而已。”
流川两手一摊,而樱木直接三步并作两步冲上去了,“快点给我脱掉!!你这混蛋狐狸!!”
“就不脱。”“给我脱!”“不要。”
嘶啦——
果不其然,队服,终于承受不住两个人幼稚到出汁的行为,被撕破了。

流川看着身上裂开的队服,他怎么会没有想到一定是这个结果……
樱木尴尬地抽回手,不着痕迹地慢慢后退:“啊哈哈哈,看来全日本青少队的队服质量也没有多好嘛,那个,质量这么不好的衣服还是不要老穿了!”他一步步退到窗边,这时候一阵穿堂风吹过,而裂成两半的队服下摆立刻迎着风飘了起来,流川一伸手压住了,语气不善地说:“借我你的衣服,快点。”
樱木一点一点挪到衣柜处,不情不愿地拽了一件黑色背心出来,嘟囔道:“不用还了,狐狸穿过的衣服换我穿会烂掉的…”
流川把已经寿终正寝的队服脱掉,扔在樱木床上,再换上那件背心。其实他很少穿无袖的衣服,而樱木穿这件背心的次数并不少,他是记得的。
“走了。还要训练。”流川说完这句话便离开了。
他身后樱木有些生气的脸红扑扑的。

流川出了电梯。他身上不适应,但衣服本身很柔软,还卷着刚刚清洗过的干净气味,以及一点点不着痕迹的另一个人穿过的气息。
果然还是应该还给那白痴猴子。
流川正要回身,背后居然传来护士阿姨的声音:“流川君,你穿的是樱木君的衣服嘛?”
他立刻回头:“怎么可能。水泽护士你看错了。”
水泽护士立在前台,抱歉地笑了笑:“好吧,请原谅我,年纪大了实在是不方便呀。”
“没有的事。”
流川抿了下嘴。他收回脚步,还是离开了疗养院。


当天晚上,护士阿姨在樱木花道的病房里呆了好一段时间。两个人大眼瞪小眼地看着床上瘪瘪的、裂成两半的队服,裂口差一点就要分开JAPAN的字样了。
“花道,你怎么这么不小心?我帮你补好吧,明天拿给你。”
水泽护士捧着衣服,看了眼坐在一边把杂志翻得很大声的樱木。
她听见一句很小很小声的谢谢。


    
CH3.5



樱木君,


背部的伤有没有好一点?你说高津医生一直夸你恢复得快,我们都很期待验收成果的一天哦。


队里最近非常热闹,三井前辈和宫城前辈经常在练习时各带一支队伍,两个人互不相让、难舍难分,连彩子学姐都偷偷和我说等不及樱木君和流川君归队了,不然她实在无法调和两位学长之间的矛盾。其实两位前辈都非常辛苦,尤其宫城前辈;他说赤木前辈把球队托付给他,就是为了让湘北真正发扬光大,所以他最近愈来愈认真,每次训练结束就会拉着彩子学姐讨论队伍的下一步规划。安西教练偶尔也会来学校看我们训练,一直鼓励大家要全力以赴。


上次和你提到招新的计划,虽然还没开学,我们已经收到了好几份入队申请,居然也有住在东京区的同学投来志愿表呢!说自己非常仰慕流川前辈,也听说了他在全国大赛、以及全日本青少队的训练中亮眼的表现❥


流川君前些日子回过队里一次,听彩子学姐说他以后每天都会找樱木君一起练习,真的很羡慕樱木君可以和流川君单独切磋!那樱木君请务必和流川君好好相处呀,期待你们一起回归!




此致,
赤木 晴子




    


每次更新后会把章节补充到首楼,卤煮每个章节后的碎碎念就不放在这里了嘿嘿,方便大家阅读。诚挚感谢大家的阅读!






[ 此帖被米亚种菜头在2020-07-02 15:44重新编辑 ]
级别: 主力小猴
发帖
154
乐园币
463
积分
512

只看该作者 1楼 发表于: 2017-05-31
哈哈哈俩人好有爱,安安静静在一起看书好难得,感觉真美好呀!楼主加油更呀喜欢这个淡淡清新的风格
级别: MVP小猴
发帖
1177
乐园币
2104
积分
1664

只看该作者 2楼 发表于: 2017-06-01
感觉流川有点别扭,之前拒绝的那么干脆为什么还是来了,哈哈哈

楼主留言:

哈哈哈哈哈他就是嘴硬啦 死都不想跟彩子承认

[ 此帖被kenan在2017-06-01 09:36重新编辑 ]
级别: 板凳小猴
发帖
51
乐园币
144
积分
124
只看该作者 3楼 发表于: 2017-06-01
[ 此帖被米亚种菜头在2020-06-08 00:40重新编辑 ]
级别: 主力小猴
发帖
406
乐园币
1157
积分
595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2017-06-01
口是心非的狐狸,被花花说中了恼羞成怒了,哈哈,打是亲骂是爱,又打又骂谈恋爱。
级别: 主力小猴
发帖
258
乐园币
1036
积分
303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2017-06-01
好不容易安静的两人,到最后阿花在看书还有比拼速度,真是太孩子气,果然是个超龄儿童,狐狸也好不了多少。
级别: 新丁小猴
发帖
31
乐园币
106
积分
50
只看该作者 6楼 发表于: 2017-06-02
一直吵吵闹闹的话突然安静的呆着肯定会很奇怪的啦

楼主留言:

哈哈,的确是这样!

级别: 主力小猴
发帖
233
乐园币
369
积分
434
只看该作者 7楼 发表于: 2018-12-08
喜欢原著向,流川这别扭样,太可爱了

楼主留言:

谢谢太太喜欢!狐狸真的太别扭了,花花也是,果然是一对啊哈哈哈~

级别: 板凳小猴
发帖
65
乐园币
301
积分
131
只看该作者 8楼 发表于: 2019-05-09
两个人一起看书的画面想想就很美好呢,画面感很强,仿佛看到安静的夏日,风吹起轻盈的窗帘,黑发与红发少年一个在床上,一个依偎在床边静静的读书,窗外传来悠长的蝉鸣,偶尔有人声和汽车声飘进,两人间或交换一个别扭的眼神~
级别: 主力小猴
发帖
313
乐园币
55
积分
584
只看该作者 9楼 发表于: 2019-11-04
安安静静的氛围突然被小学鸡花道打破,立马变为狐猴大战

楼主留言:

哈哈哈没错!就是这个感觉!

级别: 主力小猴
发帖
369
乐园币
1308
积分
641
只看该作者 10楼 发表于: 2019-11-05
          牛哥还挺傲娇,不过也快觉醒了吧!花道已经有点心烦意乱,红鸾星动,有两颗纯情的少年心蠢蠢欲动……

楼主留言:

嗯~~嗅到了一丝JQ的味道!

[ 此帖被樱木树在2019-11-05 23:41重新编辑 ]
级别: 板凳小猴
发帖
51
乐园币
144
积分
124
只看该作者 11楼 发表于: 05-20
回 6楼(princessdsb) 的帖子
[ 此帖被米亚种菜头在2020-06-08 00:45重新编辑 ]
级别: 板凳小猴
发帖
51
乐园币
144
积分
124
只看该作者 12楼 发表于: 05-26
CH1

“喂,流川枫,走廊那边来了你的电话。”
室友大汗淋漓地跨进宿舍。流川擦干脸上的汗,来到走廊。电话挂着。
“喂?”
“啊!流川同学,你好……我是篮球队的新任经理,赤木晴子。那个…请多指教。”
“什么事?”
“嗯…那个,我想拜托你,能不能等青年队训练结束后去探望一下樱木同学?听说他——”
“那个白痴?……不要。”

挂上电话。
猴子又不是要死了,干嘛去看他。
流川转回宿舍。

电话那端的女生轻轻落机。
流川君…为什么拒绝得那么快呢……

洗完澡后。
“嘿,刚才那个电话接了吗?”
流川看了一眼舍友,一言不发地盖上被子准备睡觉。
“等下,难道没接吗?”
流川一动不动,几乎立刻就睡过去了。
舍友无奈地关灯。房里似乎因失去亮光而沉静了。

那个女生是喜欢流川的吧,无论如何也想接上电话。可不管她再怎么努力也是没有用的。因为流川枫的视线只会停留在红色的球状物体上
篮球迷。



“…白痴…”
黑暗中有谁梦呓。



这是上周的事了。
一般说来,梦话是日有所思的结果。流川从没想过自己会讲。“况且内容如此单调——‘白痴’。”舍友如是说。
流川也没深究自己还能在梦里思考什么。大概是不会在意的吧。
毕竟他不会知道这蹊跷的梦话正是自那天开始的。


那天下午的训练结束得出奇的早。于是流川信马由缰、离开营地,在长滩上沿着海岸线行进。
海风很大,出汗的感觉很舒服。
也不知跑了多久,他打算掉头回去了。这时却突然发现不远处的沙滩上坐着个人。
这人还长了一头红发。
流川把脚步放慢了一点。
他要抓住一点关于这个家伙的有趣事情。

当流川大大方方展示完T恤继续跑路时,心情变得不太平静了。
好像是有那么一点炫耀吧…
但也就这么一点。流川低头用手指比划了一下。
天空中划过飞机,恰好钩住他正要继续的思绪。
他不知道远处的樱木也看向了这边。金棕色的眸子里有飞机,也有他流川枫。

夜里涨潮时流川才回到营地。
一路跑了多远早就不记得了。大白痴又在哪?
忘了,谁管他。
流川寻找到食堂的灯光,刚抬起脚,一歪,差点坐进草丛。
腿软了。
……去你的樱木花道!


青年队的训练绝不轻松。即使功底深厚如流川枫,也常常犯难。安排的训练量总是教人力不从心。在这种情况下,原本寡言的他愈发沉默了。偶尔也会和仙道他们对上,但更多时候他会想起湘北篮球部。那时,每天就算筋疲力尽也总能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梦中也会讲的两个字——并引发一系列战争。不知不觉他已经习惯了队里吵吵闹闹的日子。
训练赶在日头最毒的时候结束了。神奈川的少年们一边庆幸自己不用辗转千里返回全国各地的家中,一边兴奋地和旁人签下关于冬季赛的战书。流川枫于训练的告一段落没什么表示,很快他就要回到湘北的队伍中去了。
临走那天中午,来了电话。
“喂?”
“啊,流川同学,很久不见了啊。”
“学姊,是你。”
“嗯嗯,怎么样,国家队的训练感觉如何?”
“还好,挺有趣的。”
“那就好啊!队里以后要交给你的任务还是不少的。”
“是。”
“其实啊,流川,你听说了吧,关于樱木同学复健陪练的事情?”
“…没有。也不打算听说。”
“流·川·同·学,那不如现在听说一下?” “哦。学姊请讲。”
“樱木那个新丁,开学之后再回来练习肯定跟不上。那家伙学得快但忘得也快,万一他回来的时候要重新开始,湘北想要进冬季赛可就难了。”  
有那白痴才会难吧,流川垂着的另一只手轻轻敲了敲座机。
“所以啊,流川同学,安西教练还有我们,都想拜托你——去疗养院看看樱木花道,顺便在他复健期间帮他练球。这就是湘北队交给你的暑期特训。”
彩子收声。没有立即回话,电流滋滋作响。
流川说:“现在是暑假。”
她叹气。“对…学姊也知道暑假对于你很重要。可是流川,篮球也不是一人就能成的事。现在的湘北缺谁都不行啊。”
“为什么是我?”
“我也问过前辈们了,赤木学长和木暮学长在东京补习,三井和宫城在跑招新…流川,和山王那次你跟樱木配合的很好啊。我看你们两个趁暑假再磨合一下,再开学也许就能带后辈上场了…话说回来,听说樱木复健得不错,运气好的话——”
那边半天都没出声,彩子这才意识到不对。
“流川同学?你在听吗??”
“在。”流川答得迅速。
“哦,没事,学姊以为你…总之,流川同学,就当是为了湘北,开学前好好替我们管管花道吧。”
彩子说得迅速,她是真怕流川走神,或者,像晴子描述的一样,不留活口地拒绝她。
还是说,他听得很认真?
话筒里再有声音响起前又是一段空白,“…请容我想一想。”
话一出口流川就想拔了电话线。可惜彩子已经捉住他了:“是吗?!好的好的!流川同学那可真是非常感谢!那先不打扰你了,拜拜啰!”
这下,电话是真给挂上了。流川把听筒拍回座机。
……这光说不练的白痴!
他烦躁地看着已经归于平静的红色电话。


第二天,流川按原计划踩着单车去学校参加队内训练。
球馆里空无一人。他拉着两车篮球上场。
单调的投球。从跳投到天勾,从上篮到三分。两车投完,复又把球抓回来继续。投完第三车的时候,身后有人出声。
“不练点训练中学到的新招?”
是宫城良田。他看上去没睡好,发型不似平常那种精心打理的蓬松感。
流川枫没搭话,弯下腰开始抓球。
宫城若有所思。
“流川,暑假的训练我不强迫你参加。队里有任务要给你。”
流川回看一眼。
“你要负责,樱木花道的暑期复健练习,直到开学后他能顺利归队。”
“不。”
流川枫飞快的动动嘴唇。宫城扶额:“你听我说…”
此时,大门外有熟悉的声音响起:“上次流川同学告诉我的可不是这样的吧?出来聊吧。宫城,收拾一下准备练习。”
是彩子。
宫城立即扑到地上开始捡球,动作又快又准。流川叹气,跟上彩子。
“出去逛逛?”彩子指了指校门,流川点头。


两人边走边说。
“流川,上次的事情认真考虑了吗?”
他点头。
“意下如何?”
流川没出声,视线歪向街边正在遛狗的老人。现在还早,夜间的凉风还未从夏日的空气里消去,流川和彩子便愈走愈远。她叹气:“抱歉,这件事是真的要拜托你一下。”
流川说:“宫城学长似乎很疲劳。”
彩子注意到学长两个字小得听不见,笑:“嗯,他忙着招新和训练。他很苦恼怎么做个好队长呢。”
“他是新队长啊。”
“是啊,估计樱木那个笨蛋回来肯定会大闹一场吧。他可是天天在电话里吵着说要当赤木学长的接班人呢。”
“早了一万年。”
彩子大笑着拍了拍流川。
“所以队里没人能去?”
流川望着不远处的电车轨。红灯亮,闸门关闭。
“至少现在,是的。”
电车开始经过。铁道声音清脆,空隆空隆的响声使两人都沉默下来。
一节节车厢掠过,人们都注视着闯入眼前的巨大机器。
“医院来了电话,樱木自己打的。说是疗程可以开始加入一些基础动作了;他迷迷糊糊的我也就没问细。他说想让赤木学长陪他练,因为疗养院不允许他跟老人家一起练。哎,那个傻瓜。”
流川点点头:“嗯,那我先回去了。”
彩子以为他不耐烦,好不失望。
只见他往回走了几步,又停下了。“请问坐这个电车能去吗?”
电车滚过铁轨的最后一点声音和他的话交织在一起,彩子几乎没听清。但当她确认了自己一点没听错之后,立即开心地大叫:“啊!当然可以!在长谷站!!”
流川枫等她说完,拔脚过了斑马线。彩子还没从惊喜中反应过来,发觉闸门又升起来了,一旁等待的轿车开始通过,红灯亮起。
“哎,稍微等一下啊!”
马路对面,风吹起流川的发丝,看不清他的脸。
“这个流川枫…跑那么快干嘛,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真是,有时候真的搞不懂这群问题儿童。


流川枫穿过马路后直接坐上了下一班电车。辗转不熟悉的街巷,沿着路人指示找到的疗养院居然不在海边。
那为什么要去海边,那天?
也许和自己一样,心血来潮而已。


疗养院很安静,大厅里走动的老人居多。也有使用拐杖和轮椅的年轻人,但流川尽量不去看他们面庞上止不住的疲态。
来到前台。
“您好。请问樱木花道在几号病房?”
“啊,你是他的朋友吧?真好啊,他一定会很高兴的。”
“不,我不是。”
护士盯了流川一眼,“总之,请先填张表吧。”
一张贴着樱木照片的表格递至面前。
照片处有一只黑色箭头猛地飞到他头顶,上书“天才”。
护士指了指写有“紧急联系人”一览的空白处:“姓名和号码,请您务必填上。”
流川枫奇怪道:“这是父母填的。”
护士正低头整理桌面。
流川把视线转回表格。
一共两栏,第一栏里写着一个名字“水户洋平”,关系是“朋友”。
流川隐约知道那张面孔。
护士见他写完,拿起纸张微笑:“1011室,电梯前面右转。”
流川闻言离开。

前台的护士看着第二栏,上面潦草地写着“流川枫,同学”。但更引人注目的是樱木当初自作主张写上去的天才二字,现在被划去,改成“白痴猴子”,字迹比原本的更加蛮不讲理。
护士笑着把这张已经爬满涂鸦的信息表叠进花名册。


电梯的动作很慢,流川转身上了楼梯。十层楼在以前要爬下来还是有点喘,经过一整个暑假的比赛和训练后倒不算什么。
1011室在转角处,流川经过走廊时看向窗外,可以远远眺望长谷寺所在的山顶。
…果然这里适合猴子住。
他正想敲门,从探视窗口看见里面站着一个黑发男生。樱木花道半坐在床上,正从对方手中接过一沓杂志。


流川一路晃回大堂。
他找了张椅子打盹。
再睁眼,对面那一排椅子上正坐着一个男生。
“真意外在这里看到你,流川同学。”
男生笑笑,话是这么说,语气里可透露着毫不意外。
“我叫水户洋平。你是来看花道的吧,他在1011室。”
“嗯,我知道。”
流川站起身直接走人。
洋平有点哭笑不得,到底是知道他是谁还是知道樱木在哪间房啊?


流川又来到1011室。他也不知道自己干什么上上下下好几次。
门一推开,坐在床上的人说道:“又怎么了吗,洋平?”
流川面无表情地看着樱木花道,视线落在他挑起的眉尾。接着,对方转过脸来,终于发现来人时猛地挺直脖子:
“流川?!怎么是你?”

他刚长起来的头发像漫画人物一样,一瞬间全都直直竖起来。流川感觉只是眨眼的功夫,樱木就已经完成了一整套独特的、针对自己的反应机制。
他走到床边,环视一周。墙上贴了挺多祝福他康复的卡片和条幅。“康复?不都已经彻底倒下了吗。”
“你这臭狐狸才是彻底挂透了吧!”
...似乎很久没讲这几个字了…有点不习惯。哼,臭狐狸臭狐狸臭狐狸!
流川问,“你的球呢?”
“啊?我没球,借我球的老爷爷上周出院了。干嘛?”
“没球怎么练?”
樱木呆了一秒,突然大叫:“难道你就是来陪我练球的人啊?!”
流川看着哇哇大叫的樱木忽然没了心情,“不然?”
那他以为除了自己还会有谁来?真是白痴。
樱木眯起了眼,盯着面无表情的黑发男孩:“狐狸真讨嫌。”
流川瞥了一眼他,调转身子往回去。
樱木感觉自己额头上的青筋都要暴起了,这狐狸今天可真烦人!!本天才被禁止打球都好几万年了,你来给本天才当陪练怎么能不带啊?
“喂!你没带球吗?”
“为什么我要带?”流川撑开门。
“身为一个陪练连篮球都没有带!哼哼,笨狐狸脑子真是不好使。本天才姑且原谅你这一点都不专业的家伙。下次来必须带!”
流川长长地叹一口气,这才返回来。
樱木非常满意。这还是自上次在海边被他摆了一道后两人第一次见面,自己立刻就扳回一局。
不过,他没发现自己是下意识地认定流川还会再来,并且还要记得带上篮球。
流川走到他床边,拿起他刚才因为自己的突然出现而丢在一旁的篮球杂志,在窗边的椅子坐下。


午后太阳热烈,吹起的风也有了真实的夏日触感。一边坐着的流川无言,樱木却总想开口说点什么。想冲下楼去球场好好来一场的冲动无法抑制,像被揪住一样的心痒痒。
也因为樱木花道所认识的流川枫只有一个:球场上,那个穿着11号球衣、眼神阴鸷、死不服输的家伙。
但他没见过今天的流川枫。坐在窗台前低头看书,心神松弛。
的确。病院白色的窗帘斜斜浮起,滤过微风,飘飘摇摇的样子很是流畅舒心。一时间樱木的目光移开了书页,转向窗外。
大片大片的绿色加叠在一起,更远处是红色的篮球场。
视线飘向了坐在窗边的流川。
发丝被拂得乱了,低头看书的人伸手把刘海一捋翻过头顶,肤色苍白的额头暴露在空气中;眉眼都看上去放松了许多,这还是那只凶神恶煞的狐狸么?
他抿起嘴。
哼…流川哪里好看了?搞不懂那些女生每天追他追到死去活来到底是在想什么…一个大男生,皮肤白,睫毛还那么长!
可是他球也打得…!

樱木觉得这些不挨边的东西都因为流川枫这个人的存在而有了紧密联系,更要命的是,一切还融合得奇妙、自然。流川枫总是比他本人所处的周围突出一些,鲜明一些,可这样的流川枫却是自己所习惯的身影。

这个下午樱木从没感觉流川的存在是如此强势。第一次像这样一起呆在一个地方。没打架,也不是练球,更不要说斗嘴了。但就是因为两个人之间没有了平日里激烈燥热的气氛,取而代之的无声寂静,却比以往任何一次接触都要令人敏感起来。
樱木讨厌自己那些仅剩的纤细情绪也得被面前这个人勾起。
房间里安静了好一会儿。



怎么这个白痴不看书倒是动不动瞟自己几眼。
其实流川从没仔细想过自己长得怎么样,别人长得怎么样,自己跟别人比较又是如何如何。他知道自己比较容易获得女生好感,可也从来没有哪个女同学让自己多看了一眼。
有那个时间,干嘛不拿来打球?
流川想到这里,发现薄薄一本杂志已没剩几页。
“没带球是因为走得急。”他说的唐突,樱木再抬头时他视线早回到杂志上。
“啊?”
流川叹了口气,只好又说一遍:“我说我过来的时候忘记拿球了。”
樱木一听,突然反应过来,脸上迷惑的神色一秒转换成流川熟悉的得意:“哦,原来狐狸没带球是因为一得到本天才复健的消息立即就赶——喂你干嘛!这死狐狸!”
樱木揉着脑袋大呼吃痛,流川把拍到某人脑瓜的杂志展平,继续看书。
“切,别以为我不敢跟你打——”
“闭嘴大白痴,我在看书。”
樱木瞟一眼流川手中的书。吓!他都快看完一本了!
不行!别以为只有你看书才这么快!
于是樱木也加快了翻书的速度,走马观花马不停蹄赶超流川。


“还有吗?”
流川看樱木又拿出一本便问道。樱木抬下巴给流川一个方向:“喏。”
流川懒得计较他居高临下的态度,站起身找到床头柜。一摞杂志,还有一个布口袋。里面很明显是几个信封,棱角分明。
“那个袋子不准动啊!”
流川懒得理他,拎着所有的杂志坐回窗边的椅子。
然后他开始一本本的读。速度比刚才第一本还要快。
狐狸干嘛呢?难道这人连杂志都没看过??恨不得一口气看完???“哦,狐狸是小老百姓所以没见过这么多篮球杂志!那本天才就大发慈悲送你几本!要哪些,说吧!”
流川倒也没说话,翻完后真的挑了几本出来。
“哦?就这么几本啊?不多带点回家看嘛?”
“闭嘴,”流川刮了一眼床上挤眉弄眼傻笑的人,“看这三本就好了,别的你不用看,反正也读不懂。”
“什么!?”
“…白痴!重要的内容这三本都有,你看了和看完全部这些是一样的。”流川说罢,站起身伸了个腰,“走了。”

门关上的时候,外边飘来一句:“就当是还你传的那三球。干的不错。”
樱木瞬间停下了打开杂志的手,睁大眼睛看着流川枫从门口消失。
书页一角被他手指抓得皱起。

……流川枫,本天才传球又不是为了传给你,只不过你刚好都接到了而已!
他倒在床上,凌空看着翻开的页面上球员肆意挥洒汗水,可是那完美的投球动作又跟球场上流川的身影重合了。
手中的杂志不知哪来的重量,“噗”一声砸在了脸上。
……去你的流川枫!


TBC.
回看和修改三年前写下的这第一章,好多细节都忘记为什么要那么写了。还有,写的好差啊哈哈哈!大家还那么认真的回复我了!真的非常感谢!会好好坚持更新的!(鞠躬

2017.5.31 原第一章前言


本文接原作结尾及“十日后”。因为是先手写出来再打字所以会慢慢填...
P.S 第一次写,有剧情大纲不过没信心继续写出来...> <随意拍砖,我很糙的!





[ 此帖被米亚种菜头在2020-07-01 14:19重新编辑 ]
级别: 新丁小猴
发帖
45
乐园币
81
积分
98
只看该作者 13楼 发表于: 06-01
最喜欢的就是原著向的文了,这种青春的感觉真是好怀念呀~automatic起这个名字是有什么用意呢?期待接下来的发展~

楼主留言:

谢谢喜欢!!很快就会更新下一章啦~哈哈哈,Automatic的用意会在第六章揭晓~(什么??还有那么久吗??

级别: 板凳小猴
发帖
51
乐园币
144
积分
124
只看该作者 14楼 发表于: 06-04
回 13楼(ly鱼干呀) 的帖子
[ 此帖被米亚种菜头在2020-06-15 00:24重新编辑 ]
快速回复

限12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