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 5697阅读
  • 94回复

第十三届版杀《狼与樱花号》正楼开启/更新规则楼

楼层直达
级别: 主力小猴
发帖
10
乐园币
11
积分
311
只看该作者 75楼 发表于: 2018-05-07
就今天观察到的情况说一说吧。
先是米儿,个人感觉米儿状态偏好,有努力表水,除了认出这点有疑问,其他还好。
接下来南烈婷,婷铁站熊的样子总是让我想起打暴民牌的54,一暴到底。当然了,这个是作为我站大爷的角度的个人观点。我比较怀疑南烈。
还有月月,跳了守卫却没有大力对刚,这个气场可疑。加上之前红茶的表现,月月嫌疑很大了。
阿li我有点担心,有时候觉得挺好,有时候又觉得在暗搓搓煽风点火带节奏,怕怕的。
kkk太神秘了,关键时刻一两句就会引导局面,威胁蛮大的,放不下。排在lili前面。
其他人暂时没太多可疑的。六水御姐继续深水挂,没怎么说太多话,很迷。继续观察吧。
以上。
级别: 主力小猴
发帖
43
乐园币
59
积分
303
只看该作者 76楼 发表于: 2018-05-07
Day3
本来以为可以嗑瓜子划水到结束,万万没想到又被推上PK台。
先表水吧,我再说下警上为啥投了熊,我说过我对熊的容忍度比较高,而且经过上次二猫,我觉得狼队应该不敢再派这样的队友来悍跳。大爷和Pin的组合让我害怕,而且当时两人对话给我打情骂俏的感觉,这俩预言家我都不敢认。你们打我上警环节不在,我明明还询问过麦子和Pin分别站谁预言家之后才投了熊。
我只是站错队了,妈的,我那么鱼,站错队很正常啊行不行。
再来盘一盘狼坑,之前猜小吴猴出一狼,猴子跳女巫毒了小吴,翻记录好像没说金水,猴子我不是太能放下。月月跳守卫,信三成吧,不过可以先放放。
Li和南烈出一狼,我觉得狼队全倒钩可能性不大,而且当时群里麦子站熊,队友应该出一票。
剩下狼在给大爷投票的人里和弃票的,昨天在群里看到Npc说已经黄牌的人抓紧写日记,不然规则杀要翻牌出局。这句话昨天就想过,是不是这群人里有狼在。
级别: 主力小猴
发帖
26
乐园币
55
积分
329
只看该作者 77楼 发表于: 2018-05-07
刚到家,看了一眼qq,看到月月、包包、lili都怀疑我,但是月月和包包没有说是什么理由,如果是因为我怀疑你,你就要无理由怀疑我,这样很像狼的行为哦,追着怀疑自己的人咬。
lili怀疑我因为我没做表格,我之前也就只有1次还是两次做了表格,而且都是在至少有两轮明显存在阵营较量的投票之后,这样表格做出来才有一定的信息量和意义。但这次游戏进展到现在,只有一轮上警投票能区分阵营,第一次出人投票是麦麦强势归票,根本还没有太多信息量。之前有一次54也拿我没做表格打过我,我不做表格真的不代表我不是好人。


狼坑
之前已经在群里说了我的想法,既然熊是非狼王走的,那狼队确实没有什么骚操作,且两晚都在刀明神。我觉得狼队是没有高玩的配置。这次这么顺滑地站对了边,偶尔有一种是不是钻了狼坑的心惊,也是因为麦子、猴猴、pin、小近都是好人或近似好人(pin),高玩六水也异常到前两日没出现,出现后也没有太多存在感。

那求稳、不骚、不冲锋、不对跳的狼队,感觉是怂、非高玩、时间少、时差党、新人玩家的队伍。


以下满足这些条件的玩家各自的疑点:

芒果:前两天日记过于划水,今天好一点。群里聊天信息量略少,感觉前两天就一直在重复两边预言家好软啊。

包包:主要是大爷的死法+异于往常的不调皮玩法+无理由怀疑我

12:不记得12拿狼牌是什么样子,感觉12此次游戏状态和以前没有什么不同。稍微有个疑点,就是最早12梳理的跳警时序的时候,是站在偏向于熊是真预言家的角度,比如熊问是否退水,就会被记录下来,大爷问是否退水,就没有被记录下来。12怀疑我的点是比较拘谨?我觉得我一直都是这样的呀,说话语气词比较少,而且好久不和大家聊天,感觉也有点生疏了。

月月:疑似聊爆,发言不饱满,感觉没有进入状态。如果真是她跳的牌,以月月的使命感责任心,感觉会更多的投入到这个游戏里,更快的进入角色。但毕竟跳了守卫,还是需要搁置一下

水水:水水是高玩,但这次非常异常。如果说现充无法顾及游戏,角色文写得还不算太短,第二次日记也交了,避免规则杀,日记内容还确实都是我们讨论的大体方向。今天一上来就拼命踩月月,但参与度还是和之前无法相比。对了,水水也怀疑我,并且没有说怀疑的原因。

毛毛:看了毛毛日记,有很多新奇角度,考虑了一些群里没讨论过的问题,我觉得毛毛偏好。



---先发

22:35继续

接下来说说上pk台的另外3人
米儿:我昨天的日记就有写,米儿在上警前一天有一个起跳动作,说什么身份都可以练一练,反正可以退水嘛,我觉得这个轻松的心态还蛮像好人的。此外今天我找机会问米儿要求黑商插她的问题时,确实芒果南烈等随后连环发问,从投票结果看,米儿也拿到了绝大多数票,有一种狼随着人一起踩米儿的感觉。另外我现在才发现,米儿前天凌晨还在文区发了一篇小甜甜角色文?所以我真心觉得米儿偏好,至少不是普狼,如果米儿在狼队,估计就不用熊来焊跳了吧。但米儿确实有我不理解的地方,例如,假如是民,让黑商插个技能,民的视野有能力用好技能吗?不会觉得亚历山大怕拖了好人的后腿吗。

南烈婷婷:婷婷的日记我都看懂了,另外,假如月月是狼队的,今天下午,婷婷有发一张搜索红茶发言的截图,那狼需要查自己队友在主群的发言吗? 婷婷不好的点在于被怀疑后,情绪比较激动,有点像我当狼的时候,一被怀疑质问就无法静心回答问题,又紧张又有一种莫名的委屈。

御姐:御姐的qq发言少,日记字也少,之前投熊熊的时候完全没给理由,属于理由后补类型,上了pk台也没啥求生欲,所以投给了御姐。但御姐好像以前也是这样的。。。

---------
还有一个银水lili,lili演技多变,不能以常理推论,但没有倒钩+银水+新奇脑洞+老老实实盘问我和怀疑我,没有阴阳怪气,我觉得可能是好人吧。
[ 此帖被森重宽在2018-05-07 23:01重新编辑 ]
级别: 版杀组
发帖
53
乐园币
89
积分
305
只看该作者 78楼 发表于: 2018-05-07
Day3.
南烈,头太铁,别人不会听你说话。
我的确站错边,钻了狼坑,我承认,但我自认从来没做坏事,做的事说的话我也清楚的讲了我的逻辑,只是没人听。
关于铁头和站边,该说的能说的我昨天,前天都在日记里写过了。
该表的水我今天下午也在群里说过了。长话短说。几个点:
1.猴子问我觉得大爷自刀收益在哪里,猴子今天跳了女巫,昨天我在不知道猴子身份的情况下,大爷自刀成功脏熊,发猴子金水做金刚狼,我觉得是成立的。
2.pin说我帮月月说话,首先我觉得红茶穿这个皮的时候行为的确奇怪。月月跳了守卫,我只是正反面盘了月月做成一张守卫的真的话是什么样的可能,假的话又是什么心态。
3.我一直觉得米儿不好,不是因为今天大家都踩了米儿我跟着踩一脚,为什么觉得米儿不好的原因我之前也讲的清清楚楚了。
4.猴子,本来在我狼坑里的一张牌,今天她跳女巫了,我拍不动她,但她的行为真的我全场看过去,最不爽(场外:三次元起码2到3个月不想见她,心累)
最后狼坑暂时:
米儿,月月,六水
就这些吧,希望短一点有人会看,但是也可能说我苍白吧。
级别: 版杀组
发帖
46
乐园币
61
积分
309
只看该作者 79楼 发表于: 2018-05-07
Day 3
目前这个局面不知咋办,麦哥走了,猴哥跳女巫,近哥被插铁好人,pin哥紧随其后,虽然我有一丝丝放不下pin哥,具体在他坚持毒米儿不信月月这两点上让我很惊慌,但是就目前看pin哥还可以是pin哥吧!
熊不是狼王,那么狼王是sei,现场没谁出来做一些送的动作,难道又像上局都躲着怂狼??深水要么不出来要么一起出来这也让我很害怕。。。
本来重点怀疑目标米儿今天一波聊了以后我觉得可以放到下一轮,他说的话比深水多比较好盘?
然后kk进入了我的视线,感觉阴沉沉,找不到那个奋力做表格开读书会kk的影子了,也是一名深水。
看了看票型,婷婷这一票时间点上可以说是和毛毛非常非常地接近了,那么他们是不是不是队友呢?
月月这一跳我觉得更更更迷了,一点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排了个表格,好人我近猴子pin(姑且),先放着一边的月月,婷婷,米儿,芒果,毛毛,12(想了想还是姑且放一边把),那么这轮我觉得可以拉出来的深水六水(十分混十分划水不知道在干嘛!),哭包(迷得不行!),kk(阴沉沉害怕!),御姐(猜不透就没说过什么话!!!)
最后开了个脑洞,月月如果是狼,他为啥跳,是不是为了送出狼王,也就是说有没有可能和她pk的米儿是狼王,为了保险起见自己跳了守卫确保狼王被送出且能有机会保全自己。
[ 此帖被岸本实理在2018-05-07 20:58重新编辑 ]
级别: 版杀组
发帖
62
乐园币
90
积分
314
只看该作者 80楼 发表于: 2018-05-07

日记

首先大爷吃刀,一定是真预言家,我第一天就觉得大爷像真的,高票拿到警徽我就没投了,且我那天现充,上来几次都看到大爷在控场,和他上次焊跳很不一样,熊不太出来也符合焊跳狼的形象。不场外了。狼为什么刀预言家,那大爷的队伍一定有倒钩,给熊站街的有白痴麦子和女巫猴,我猜狼队最多就两狼冲锋了,很有可能就一狼。人性流,我焊跳的时候感觉自己跳的不好也让狼队友全都倒钩或者隐下来。
月月是不是守卫,之前我觉得为了给新人参与感,应该会给新人分个狼,这样就有参与感,下次还会继续参加(。)有没有可能拿到守卫,应该也是可能的。但是如果是狼的话,有没有必要直接退出,让自己看起来特别可疑?我有点疑惑。今天月月跳守卫的时候我第一反应真守卫,第二反应狼王,跳守卫在找守卫,逼真守卫出来,她再自己聊爆,让好人出她,她再出局,把守卫崩了,这样收益最大,反正他大概率要出局了。
月月有没有可能是个普通狼,跳守卫找守卫,也有可能,但是守卫跳出来了,当天晚上也可能守出平安夜,狼的轮次还是不够,在女巫毒药用掉的情况,最好是直接把守卫带了,不给守卫守中平安夜的机会。其次月月如果是个狼王,会不会跳个猎人,找猎人,我觉得不会,因为现在大家基本都站队大爷,且大爷吃刀死了,月月就算跳了猎人,并没办法左右形势,就算他死了能开枪,还是会被盘是狼王,所以如果狼王,跳猎人,最好是场上分不清楚预言家的时候来跳,可以带队
而且猎人最后都会自己跳出来,找猎人没有意义。最后现在场上我好像没有看到特别跳的,像是想被出的牌,只有月月跳了个守卫,我想了又想还是觉得狼王跳守卫收益最大,目前怀疑月月是狼王,而且跳守卫的话,近近也不敢毒她
以及如果月月是狼王的话,我怀疑一下睿智的kk。今天我感觉 lili很正义,以往都觉得她阴阳怪气的
级别: 版杀组
发帖
220
乐园币
775
积分
340
只看该作者 81楼 发表于: 2018-05-08
第四章

木暮公延是在海上出生的,他在海上渡过了不算长的一生,在他的计划里,自己也该是死在海上。也许就是这艘樱花号上,某个清晨,被打扫的工作人员发现卧在他钢琴上白发苍苍的尸体。
所以现在这种情况,多少有些出乎意外。
抱着琴谱被一群人团团围住,木暮习惯性地抬了抬眼镜,神色疲惫道,“各位今次又有何贵干?”
“少阴阳怪气,谁让你形迹可疑,每天半夜不睡觉跑到这里来弹琴?难道不是在给狼群打暗号!”说话的是马尾辫的岸本。自从杀人事件开始,他每天总是被脑洞大开的噩梦惊醒,现在眼里还带着红血丝。
“我也听到了。那琴声实在诡异,害得我夜夜睡不好!”一向不怎么开口的越野,揉着太阳穴头痛地抱怨。
“这样说来,昨夜琴声奏起不久,外面就是此起彼伏的狼叫……”保养得当看不大出年纪的中年男人捏着小胡子回忆道。
……
平静地听完所有人的质疑,木暮低头冷笑,“所以我之前解释了那么多都是白说了,你们还是怀疑我。”
“你说的可没有弹的好听呀,”藤真健司笑着摇头,那枚罗盘八重樱正别在他的胸前,“一点儿也没有打动我。”
“藤真,”他旁边的仙道犹豫道,“这个男人虽然有疑点,但我想再给他一个机会。”——他自认女巫并声称对流川枫的死负责后,便和警长藤真一道成为了被人信赖的类似领袖的存在。
“呵,神预料得可真准,”藤真手里扬起一张带血的纸——上面是神宗一郎死前的绝笔,“你的心太软了仙道,我建议你给它也抹点发胶。”


海上的天气总是变幻莫测。上午还风平浪静,到了黄昏,灰暗天空中翻滚的黑色流云,时不时亮起银光的海平面,都昭示着即将来临的暴风雨。
一架黑色的三角钢琴,在吊臂的牵引下,缓缓下降。将它放入海中后,锁扣松开,吊臂又不急不缓地往上升。
樱花号继续向着目的地航行。被抛下的钢琴仿佛一具黑色的棺材,在海浪的颠簸中起起伏伏。他的主人坐在其上,低垂着头,没有人能看见他最后的表情。




甲板上围观的人群渐渐散去。
樱木眨眨眼,海风将他的眼睛吹得太过干涩。遥远的海浪中那个黑色的圆点,看起来如此孤单——我不知道你是不是好人,但我很喜欢你的琴声,眼镜兄。


“花道,走吧,暴雨要来了。”
“仙道,我现在不想和你说话。”
“……是因为流川吗?不管你信不信,我之所以这么做,不是因为和流川的私人恩怨,更不是因为你。”
“那是因为什么?”揪住对方领子的手在颤抖,樱木觉得自己现在大概愤怒得变形了——对于流川的死,樱木还是无法忍受地对仙道产生敌意和仇恨——其中还掺杂了一些他始终不愿承认的其他感情,“我认识狐狸这么多年,你也是,他一直就是那样不合群的性格,因为这个就说他是狼吗?你别当我是傻瓜,仙道彰!”
仙道认输地举起双手,苦笑道,“你当然不是傻瓜,你是天才啊……只是花道,虽然不想承认,我比你要更了解流川枫。”

最了解一个人的,永远是他的敌人。




狼灵的出现打破了一切,包括文明社会原本建立在财富和权力之上的等级。
在樱花号上,现在最受拥戴的是手持警徽,以仙道和藤真为首,自称正义的一股势力。
但另一股势力也迅速聚集起来,不需要什么正义化身,吸引这群人的是更直观更本能的,人类对强者的敬畏——最原始的暴力。而他们的首领,便是森重宽。
樱木不喜欢这个比自己还要高大的沉默男人,虽然不想承认,被这人注视时,他会产生一种极不舒服的焦躁感。
比如现在,在回房间的过道里被对方不言不语地拦住,步步紧逼地推到墙上。他内心的不安和焦躁达到了顶峰——尤其是在他的反抗被对方玩笑般地拆解之后。
“害怕了?”森重眯了眯眼,肌肉结实的手臂撑在花道的脑侧,很享受从高处俯视这个红发青年的愉悦,“那不妨叫出来,看看会不会有人出来救你。”
“你到底想干什么?”
“干你啊。被那两个自以为是的家伙盘问一天,我这里火大的很,快要爆炸了,”以不容反抗的力度握住樱木的手,覆盖上自己的下身,“我看出来了,藤真和仙道都很喜欢你……”森重的嘴边勾起一个危险的野兽般的笑,“所以啊,我就来找你了。”


樱木本来长得比一般人要高大,可是这个森重,宛如巨塔般的身躯压覆过来,竟让他头一次产生了一种自己极为弱小的错觉。
被他按在胯下的手被一团火炙烤着,森重哼笑了一声,慢慢扯开了自己的裤链——就算是一直被各种类型的男人示好的樱木,也因为这个极为侮辱的姿势给震惊了。
“你滚……唔!”所有的反抗都毫无用处,捏住樱木手腕的五指就像是机械臂一般,让他想起下午缓缓沉入大海的黑色钢琴,眼下自己的处境也仿佛那架琴,行将灭顶。
森重只是随意地将樱木的手按在自己身下揉搓,嘴角咧开了一个笑意:“被他们惹出来的火,就由你来浇灭吧。”

瘦小的航海士正坐在狭窄的监控室里,墙上挂着的几个屏幕由于线路老化的原因,图像总是会不时陷入一片混沌,他觉得有些疲惫,这几天船上发生的事情有些超出他的预期,而他的理想,只不过是想在广阔无垠的大海上,吹吹风,打打盹罢了。
门外有人吹着口哨走过,神智已经有些涣散的航海士顿时一惊,睁开眼时发觉自己后背已经沁出一片冷汗。噩梦,无止境的噩梦,他抬手揉了揉眼睛,干涩的双眼看到的一切都像是幻影。
航海士迟钝地站起身,朝着闪烁着无尽雪花片的屏幕大力拍了下去,画面终于清晰了起来,长长的过道上,显出了一团诡异的身影。

幽黑的摄像头无声地记录着一切。
这是一条长长的过道,两边是紧闭的舱门,整艘船都在这静谧的夜里陷入了沉睡,就好像这世界再也唤不醒。
樱木的脸被压在墙上,口中是森重的手指,他的裤子被扯到膝盖,大概是被扯碎了——痛楚凌迟着他的神经,身后被撕裂的创口现在正被这个可怕的男人大力贯穿,樱木的太阳穴一跳一跳地发出巨响,鲜血汩汩流过脑门,他真希望这不过是一场噩梦。
“被我干的舒服吗?”
男人的声音还是懒洋洋的,在这种时候,听着竟然心情还不错。鲜血润滑的肠道因为恐惧而紧紧咬着他,他抬眼望着头顶的摄像头,脸上的笑意更浓了。

由远及近的口哨声让樱木从麻木之中惊醒,努力扭转着头想要呼救,他的脑袋撞在墙上发出几声钝响,换来的却是更重的撞击,腰椎以下都已经快要麻痹,一种陌生的感受顺着脊柱往上爬,仙道,藤真,流川,洋平……樱木脑中闪过的名字已经不那么清晰,无论是谁都好,请来解救我。
“我一个人干你还不够,还想要别人也一起来吗?”
插在他口中的手指突然被拔了出去,摸索着撸了一把他的眼睛:“娘们唧唧的,哭什么?难道他们,没有干过你?”
“是谁?谁在那里?”
是三井的声音,在这夜里他的声音听着有些与白天不同,樱木想起他白天的时候,三井在众人轮番的质疑下,曾经说过就算被无知的凡人踩进尘土里,他作为樱花号的守护神,也会守护好平民,让大家无惧夜晚的狼灵——然而这一番带着戏剧色彩的剖白却并没有被众人接受。
“是我,滚远一点。”
三井的声音过了一会儿才传过来:“你好像不是一个人……”
慢慢靠近的脚步声,还有掩藏不住的颤抖的声音:“你怀里的,是花道?”


第二天白天,森重宽死去多时的尸体终于被人发现。屏退了其他人,独自查看监控之后,铁男接过下属递上的纸巾,掩在鼻子上,镇定自若地宣布,“嫌疑人三井寿,立刻发布全船通缉!”
“是,船长!”

然而地毯似搜索了一整天的结果,却并没有找到三井。
这个男人,仿佛从人间蒸发般从樱花号上消失了。
从此,再也没有人见过他。



******
懒人剧情:死者森重宽,三井寿
[ 此帖被樱木花道在2018-05-08 12:03重新编辑 ]
级别: 版杀组
发帖
220
乐园币
775
积分
340
只看该作者 82楼 发表于: 2018-05-08

9点前所有玩家截止提交推理日记,9点在本层进行公投,10点截止投票,被公投出局的玩家于晚10点半前发表遗言。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10 条评分 乐园币 +10
越野宏明 乐园币 +1 2018-05-08 婷婷
花形透 乐园币 +1 2018-05-08 婷婷 实在无法相信
桑田登纪 乐园币 +1 2018-05-08 南烈婷婷(代驾司机)
藤真健司 乐园币 +1 2018-05-08 南烈婷婷(尊贵的警长票)
清田信长 乐园币 +1 2018-05-08 婷婷
仙道彰 乐园币 +1 2018-05-08 南烈婷婷(代驾司机)
南烈 乐园币 +1 2018-05-08 猴子,穿我衣服
水户洋平 乐园币 +1 2018-05-08 南烈婷婷(代驾司机)
岸本实理 乐园币 +1 2018-05-08 投南烈婷婷
铁男 乐园币 +1 2018-05-08 投 烈哥
级别: 版杀组
发帖
85
乐园币
238
积分
322
只看该作者 83楼 发表于: 2018-05-08
日记

我是好人,今晚御姐和婷婷继续p吧
级别: 版杀组
发帖
95
乐园币
128
积分
303
只看该作者 84楼 发表于: 2018-05-08
日记

猴哥说的算,猴哥大胆飞,我们永相随
级别: 版杀组
发帖
38
乐园币
52
积分
328
只看该作者 85楼 发表于: 2018-05-08
角色文

记得好几年前
航海士问我 为什麽这艘船叫樱花号
我说 是因为深爱的前前男友有个樱字
航海士问我 为什麽深爱却还分手呢
我说 是因为有两个男人从中作梗
海航士问我 是谁?我给船长復仇。
我说 是角田跟潮崎
>>
猜至少已送出两狼?
想什麽写什麽
怀疑程度吴>米,吴米至少出一狼
看当时上警的群内发言 还是有不准的地方
悍跳要应付突发状况
当时三人上警
假如(1)米儿是隐狼,查杀小吴,有可能小吴好人,米儿帮忙为推坑作准备。(2)小吴是狼,米隐狼对暗号。(3)米儿好人,查杀小吴是民炸身份。
我觉得(1)跟(3)较有可能。
否则引狼瞩目的手段是把队友拱出来
之后都会很危险。
目前仍觉得婷婷是狼,理由和昨天的日记一样
包包也在我的狼坑内,包怀疑我的理由是我怀疑他
但包愿意放下芒果。
p.s.
目前不知道好人不愿意pk的原因?
好人不是该有着pk不会输的特别自信吗?
好奇
级别: 版杀组
发帖
34
乐园币
71
积分
305
只看该作者 86楼 发表于: 2018-05-08
今天的出人不出意外我想出婷婷,理由见昨天说的一些,再加上今天婷婷完全没出现,有半认出的感觉,好人不会这样,考虑狼王还在的情况,狼王会求出,昨天婷婷本有机会出掉自己,但她没有,感觉不是狼王,今天出safe
然后六水也挺怀疑,六水比起以前太深水了,出现也分析的少,突然想到该不会故意这样想求出?如果狼王还在会不会是狼王?还有阿宽的死法,泽北的死法,感觉像六水(也可能反向污水,但还是很怀疑)
御姐,昨天说了
包今天有一会很怀疑她,但后来感觉又还好,她说明天pk,到时再看吧
其他li毛还好,先不想了
级别: 主力小猴
发帖
10
乐园币
11
积分
311
只看该作者 87楼 发表于: 2018-05-08
铁男我的儿,为父要打清醒你!好人为什么要上pk台?pk很累的,而且pk没有谁会说自己有十足把握不会输吧,毕竟还要看围观的人怎么想。我觉得我儿仙道不是很信任我这个老父亲,对过话以后也没有太多降低怀疑的感觉,同时目前有两个嫌疑比我大的人,南烈和越野,那不如这轮他俩先来。混战很乱的。这就是我的理由了。

至于狼坑,目前还是保持之前的看法,很怀疑南烈越野。铁男老是想杠推我,我作为好人,有理由怀疑12在利用他人对我的怀疑操纵一波。

至于岸本嘛,我还是没有完全放下,且行且观察。没什么特别的道理,li情结而已。

花型还行,在我这里我比较不怀疑。略过。

二毛……二毛推理不够,离我心里的好人表现有落差,狼坑还没满,+二毛一个。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1 条评分 乐园币 +1
铁男 乐园币 +1 2018-05-08 這封家書 笑死
级别: 版杀组
发帖
32
乐园币
55
积分
333
只看该作者 88楼 发表于: 2018-05-08
DAY4

今天让婷婷御姐pk。
大家放不下的哭包在我这里偏好。
我的好人名单,li,芒果,哭包,12。
二毛今天出来,反馈还好,六水昨天表现不错,今天又一天没出现,奇怪。
御姐很深水,每次都这样,不太好说。
婷婷今天出现的时间点很微妙,而且并没有做什么正面的回应

级别: 版杀组
发帖
73
乐园币
195
积分
305
只看该作者 89楼 发表于: 2018-05-08
狼狼们很坏啊,让阿宽强了小花被三井杀了,不知道是污三井还是洗白他。希望月月不是守卫惹。

那kk是好人,我最一开始的怀疑错了。那我想,我开始怀疑他是觉得他日记口气很稳,像是有信息所以可能是狼。那狼看到这一点,是不是就觉得他是神了,而且他在外置位,一刀就够。pinpin说觉得狼以为kk守卫,我查了一下记录,kk对月月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希望两人都不要是守卫吧,kk也不要是黑商就好了。

然后刚才猴子问我对12 pin 婷 水 包 芒 li 御 这几个人的看法,我贴过来。

12我觉得不错,蛮轻松的感觉,也会分析

pin我是基本认下的,但偶尔会有点怕怕

婷婷之前一直头铁,所以我反而没那么怀疑他了。但你们好像觉得他昨天爆发很可疑?我真的不太了解

包包我是有怀疑的,不论是死法,还是他这次出现说话的口气。

芒果我一直觉得还不错,认真分析,也有自己的观点

lili其实我一直觉得他很跳啊,有点怀疑的。不知道为什么你们都放下他,因为你的银水吗

最后是御姐姐,我真的看不清楚,感觉他基本不在?但投票日记什么都没错过。日记的口气,emmmm,感觉不是特别好

口气是指,就是感觉说话很确定那种感觉。也没什么推理支撑,就直截了当说出确定的结论这种感觉。
比如他在大爷倒牌后的日记就给我这种感觉。

然后昨天投票,我投了米儿,结果发现pk台上另三个人也投了米儿??
是米儿无辜被抗推?还是狼优先自保推隐狼?

但猴子是明女巫,如果狼王在pk台上,应该会冲出狼王带猴子吧?所以狼王不在pk台上了?那婷婷头铁又是为什么?

然后看到包包说,今天他不能上pk台,明天可以上。我不知道我是不是get对了他的意思...

暂时这样,写得有点乱。
快速回复

限12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