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 5698阅读
  • 94回复

第十三届版杀《狼与樱花号》正楼开启/更新规则楼

楼层直达
级别: 版杀组
发帖
53
乐园币
89
积分
305
只看该作者 90楼 发表于: 2018-05-08
day4
南烈,我一张神牌要被出在白天了 小吴银水 小吴喝可乐
今天日记就谈我的心路历程
我是一张女巫牌,一直忍气吞声到现在,跪求存活还是要被出在白天了。
警上投票给熊,我是认真的,理由前面解释过了。不做赘述。(但有个点,我认为米儿和小吴那一波行为不好,很想一波狼踩狼,让我觉得有点凉,但还没完全定义两人身份,小吴站边大爷,我觉得我是站对边的人
第一天,平安夜,麦子跳了白神相当于为熊抗了一推导致我更觉得两神站边,熊的确大概率是真预言家。
(以上头铁过程)
接下来就来到了我版杀神生扳道工的一天了,第二天大爷死了!
大爷死了!为什么死!什么收益啊!我第二天日记里苍白的盘的那两句话,我真的是……没办法多说替他的理由了。再加上前一天大爷的表现,以及麦子的转站。这个时候熊在我心里已经做不成预言家了,但我还不能回头,我得在狼坑里站着,我不能聊的太多,怕自己爆女巫,我想把自己做成一张可以扛推的牌,不要被狼队刀在夜里。还有一个熊是狼原因!!小吴站回来了!!他是我第一天!!!!捞的银水啊TMD!在大风向,仔细思考大爷没什么可能是自刀的情况下,在我铁头tin内心要站大爷了的时候,小吴,我心里一张高玩牌,我的银水转头站熊的边了。我的心里瞬间拔凉。。。这个时候我觉得,熊和小吴,里面要出狼王。晚上基本上是要出熊的,我当时是想熊是狼枪的话那一定带走明白神麦子,我继续在狼坑里站着,不要晚上被刀了。我本来想出我心里另一狼米儿的但我怕我单票米儿被狼盯上,因为我认为米儿和小吴这一波操作就是两狼。所以我压手了。没投票,晚上我请小吴喝可乐了。我觉得小吴大概率狼王,因为他的行为看上去在把自己做成焦点牌,有点想要被票的感觉,又有点在做熊是一张狼王牌的感觉(但熊的求生欲又蛮强的。熊出局没有技能(她出局的时候,我还为了表现铁头的真实度,演了一波)那狼王名单就剩小吴了。
day3 麦子和小吴双死,你们最关注的一点来了,我!为什么!!不拍!猴子!!!猴子跳女巫说毒小吴的时候!你们有没有发现我立马出来质问了她!我出来尬演了一波,试探她你说你女巫,你一个好歹有点有信息的神怎么摇摆成这样?当时我就在思考我要不要跳身份出来!但是猴子在我这里身份本来就不好!我很怕她在找神,然后她还不报银水(后来似真似假的报了lili,我不敢拍她,我再跳出来,守卫不信铁头的我,不守我是大概率,因为这个时候猴子已经取得了场上大多人的信任,还桃源三结义了,我就没跳(能苟一波是一波了)然后我直到日记都完全不拍她身份的原因,因为我隐隐觉得猴子是不是真的可能是个好人,因为她下午我感觉再给我递话!她说,不知道你们对穿神皮这件事怎么看,我对穿神皮这件事还是比较有容忍度了。我觉得她是不是给我递话叫我隐下去,她不是要抿我,是想为我挡刀!这也是我为什么昨天下午这么生气带情绪发这么大一段话,因为猴子之前一直狠踩我,我TM皮都给你穿了,你还TM一直踩你爸爸我,去你的吧!最后我还是被拉上PK台,呵呵……因为我生气了,然后所有人都开始狂踩我,说这一波爆狼了?所以我一个女巫跪着给你们表水,你们死踩我我还一点情绪都不能有了,sorry,爸爸我做不到。最后昨晚的投票,我打从第一天就说米儿不好,他依旧是我眼里最危险的牌,言行一致。
day4 KKK死了,怎么会是KKK死,我现在只觉得有两种可能,猴子跳女巫了都不刀,可能是因为觉得守卫肯定在猴子和自守之间选,所以外置位开刀,另一个可能我觉得可能性更大,猴子是匹隐狼,经过了真预言家一验之后肆无忌惮,带风向,这里踩踩那里踩踩,她是狼,不会倒在夜里,KKK是不是被她抿神了,所以被刀。KKK死了我真的很伤心了,KKK是几乎全场唯一一个了还认我的人,连KKK走了。。我今天搬了一天砖,6点多才下班,现在只能赶日记,有没有人愿意看,我没办法控制了,我只能写完去群里喊喊大家来看我的日记吧。
最后关于狼坑:
熊,小吴(大概率狼王)米儿已经死了
月月:昨天跳了守卫,可是我觉得她拿不起一张守卫牌
猴子:隐狼,穿我衣服还踩我
最后御姐(之前给熊投过票的,六水(昨天写过,lili(感觉无脑跟随猴子 这几个人里面预计要出最后一狼
我今天可以上PK台,不是我认出,是你们要出我,好人团队输了,也不是我的锅
就这样吧。
[ 此帖被南烈在2018-05-08 20:32重新编辑 ]
级别: 版杀组
发帖
62
乐园币
90
积分
314
只看该作者 91楼 发表于: 2018-05-08
一切听猴哥的
昨天猴哥怀疑了婷婷
我觉得她比较了解婷婷(就像我能一眼识破屎li
然后今天好像完全也没看到婷婷来表水
所以想出婷婷
至于御姐喜欢宽花所以写了宽花
这是不是太指向性了
所以不太怀疑御姐
比较怀疑婷婷
级别: 版杀组
发帖
46
乐园币
61
积分
309
只看该作者 92楼 发表于: 2018-05-08
Day 4
该说的都说了。。。猴哥说还剩两到三狼,米儿我觉得大概率是隐狼,一开始的查杀让我很介意第一轮我就说过了,然后开了类似脑洞,以及小吴不太阳光的状态,更让我觉得是不是隐狼想让队友认下,截图中米儿昨天的含糊其辞都是疑点,警徽流里还放了定狼熊以及争议很大的月月,这也太过巧合了。
目前剩下近猴pin我铁好人,芒果心态上的好人。12昨天非常坚定出月月这么危险却这么有底气感觉可以放放。毛毛我觉得她和婷婷应该不是一个团队的,他们两个投票前后只差一分钟太接近了吧,现在婷婷狼面较大那么毛毛稍微好一些吧。迷之包猜不透,但是看了一下投票他昨天一个人投了月月,也好一点点吧。六水不知道在干嘛十分随意,也有可能是装的,和他以前完全不一样。。。御姐出现的可以说是非常少了,婷婷也令人怀疑,投的熊的人里定有一狼。且昨天的pk月月婷婷御姐都投给了米儿很诡异,这么齐心?
级别: 主力小猴
发帖
43
乐园币
59
积分
303
只看该作者 93楼 发表于: 2018-05-08
Day4
婷婷版杀没怎么一起玩过,不太了解,头铁得仿佛上一把的小吴。今天想了一下Li隐狼的可能性,脑洞是不是给队友的信号。
芒果12感觉偏好,不过两人都是影帝。
酷宝二猫六水,二猫没怎么遇到,猜不透,酷宝群里说话很肯定像是吃信息,六水全程不在。
今天我和婷婷P的话,那还是出婷婷吧,我一个好人表示拒绝。
级别: 版杀组
发帖
220
乐园币
775
积分
340
只看该作者 94楼 发表于: 2018-05-09
第五章


嘈杂的人群散去,南烈一个人站在贝壳餐厅的聚光灯下,嘴角扯出一点惨淡的微笑。
棕褐色的地毯上有一块形状诡异的印记,那是巨大的三角钢琴底下经年照不到灯光的地方。阴暗,却特别柔软,脆弱。
“我是真的女巫,我第一夜救了流川,后来又亲手毒死了他。”
“大家听我说,我是故意说自己第一夜救的是岸本,就是想看看有没有狼会忍不住跳出来……”
“我是不会相信南烈的。”
“南烈你是女巫,昨天大家怀疑你的时候为什么不辩解?”
“不可能是真的……”
“怎么会有人信他?”
或低或高的质疑如浪潮涌过来,头昏脑胀之中,南烈的目光却执着地盯着不远处坐着的樱木。和平日里生机勃发的样子不同,他脸色苍白又萎顿,身上披着一件绿色的外套,因为不合身而让他显得有些局促。
他的身边站着的是一个叫水户的男人,而那件外套的主人,此时却站在人群的中间,脸上带着一副笃定的笑容,胸前别着一枚罗盘八重樱。
若是他能为自己说句话就好了,南烈倔强地盯着樱木,听到对方沙哑的声音问道:“所以,是你毒死了流川?”
哗啦一声,浪潮退去,露出了嶙峋的礁岩,南烈终于不愿直视那双眼睛,他不愿点头,也不愿摇头,只能默默地背过身,屏蔽这个无趣又残忍的世界。


瘦小的航海士桑田握着一张便签急匆匆地去敲1031室的门,这个房间在走廊的尽头,室内有着巨大的落地窗,以及整个邮轮上最佳的视野。
来开门的却不是樱木本人,仙道有些头疼地看着门外的桑田,努力挂着一点礼貌的客套:“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
“南烈让我将这个交给樱木君,说里面有他想知道的答案。”
仙道伸出手,那张便签却并没有落在他的手上。
“我必须要亲手交给樱木君。”瘦小的航海士,带着几分令人不敢轻忽的坚持。仙道盯着桑田思考了几秒,往后退了一步,欠身将桑田让进了房间。
厚实的窗帘拉得严严实实,小小的会客室里并不见人影,桑田听到里间传来几声低语,然后是一个声音问道:“是谁啊?”
桑田跟在仙道身后走进同样昏暗的卧室,被子牢牢地盖住一副修长的躯体,只露出一头绚烂的红发,和一张有些疲惫的脸,看到进来的是桑田,那双琥珀色的眼睛露出了几分温柔神色:“我已经觉得好很多了,谢谢你送给我的那些药。”
床边或坐或站,竟有好几个人,藤真,水户,还有总是沉默寡言的花形,他们齐刷刷地望着瘦弱的航海士,他咽了咽口水:“我,我是来送信的,南烈说,说他要走了……”




无垠的大海上,除了风,还是风,不知道从哪里吹来,也不知道会吹向何方。
樱木终于能够披着衣服到外面吹风的这一天,太阳渐渐低垂,他温柔地注视着天际无边的红霞,听到身后传来轻微的声响。
微笑在他转身的那一瞬间凝固在嘴角,樱木挑了挑眉,甚至有几分无名的怒火上涌:“混蛋,你这穿的是什么鬼?”
总是优雅又笃定的姿态早已不复存在,藤真又往前走了几步,不合身的裙子,诡异的步态,尖细的高跟鞋,脸上不自然的血色。
樱木背靠着栏杆,迟疑地叫了一声藤真:“你喝多了?还是吃错药了?”
藤真脸上的笑容仿佛戴了一层僵硬的面具,他朝樱木伸出手来,那种踉跄而诡异的步伐,就好像……他身后站着什么透明人,而他只是那人的牵线木偶。
“你怎么不说话?”樱木按下心头的几分焦躁,联想到不久前强迫的遭遇,樱木脸色难看起来,回过身继续望着远处的海面,压着声音警告:“你别以为,别以为……我就会任由你们为所欲为。”
一只手抓住了樱木的手臂,他猛地甩开那只手:“现在是白天,你别太过份!”被他碰到的手臂条件反射一般地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樱木听到近在咫尺的几声喘息,压下脑中翻涌的画面,继续警告他:“你要想让我高兴,就好好做你该做的事,把该死的狼灵都揪出来,天天缠着我有什么用?”
当那只手再度抓上来的时候,樱木终于狠狠将他甩了出去,穿着怪异女装的男人像一张树叶一样飞了出去。“藤真!”樱木伸出手,一把抓住了已经落到栏杆外面的人。“你怎么了?”
这个虚弱得连他的一击都承受不住的人,绝不是樱木所认识的藤真。
藤真的嘴角源源不断地流出血来,被樱木抓住的手臂上泛出诡异的黑色,顺着血管像蛇一样蜿蜒爬行。
“我拉你上来,藤真!”无尽的恐惧攫住了樱木,却看到对方虚弱地摇了摇头:“我……很丑吧?”
直到此时樱木才认真地看向这个自己刚才一直在回避的男人,见到他脸上也有了诡异的黑色花纹,嘴角颤抖着,像是被看不见的绳子牵扯不休。
被樱木抓住的手无力地松开了,他被大海吞噬的瞬间,远处的太阳也消失了最后一点光芒。
落在樱木手中的,唯有一枚仍在闪着冷光的罗盘八重樱。




懒人剧情:死者藤真健司

游戏结束,狼队缴枪,好人胜利。
[ 此帖被samurai在2018-05-10 12:45重新编辑 ]
快速回复

限12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