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 345阅读
  • 15回复

[流花]【匿名征文20】忠贞法则(更9—tbc—)

楼层直达
级别: 主力小猴
发帖
52
乐园币
2469
积分
346
— 本帖被 麦子 执行加亮操作(2018-06-29) —
1/晴子

凌晨三点,整个城市都陷入了沉睡。
宫益医生走出最后一间病房,将病历夹塞在腋下,打算回值班室打个盹。
口袋里的手机呜呜地震动起来,他机械地掏出手机,看到是急诊室的来电。
泡汤了,瞌睡没有了,他和角田的打赌也彻底输了。
这是宫益进入医院的第五个月,还未过实习期,这几个月来他一直在各个不同科室轮转,每周两个夜班。和他同期进入的角田,同他有着截然不同的体质,宫益托了托鼻梁上大大的镜框,觉得自己“外星人”的外号,大概所来非虚。
只要是他值班的夜里,三点左右必有一位急诊,从无例外。而医院里的同事针对他的特殊体质,每逢他值夜班时便会与他打赌,迄今为止,他从未有过胜率。
大概是被什么厄运附体了吧,宫益加快脚步往急诊大楼走,走着走着小步快跑了起来。
穿着白大褂的同事迎了上来,压着声音同他嘀咕,“疑似异位妊娠,需要通知紧急手术……”
宫益额角刷地下来几颗冷汗,声音都有些结巴,“确,确定吗?”
“八成吧。”
那就是确定了。
病人在走廊的一张简易病床上缩成一团,脸色白得像纸,墨色的头发覆在额角,更显得生机全无。
“病人家属呢?”
急诊楼里的灯光惨白,宫外孕,年轻的小姐,没有家属陪同——没错,眼下宫益正在妇科产科实习,他几乎约束不住脑中漫无边际的思绪。
“去取化验单了,似乎……”同事有些吞吞吐吐,宫益催他,“你想说什么?”
“似乎涉及婚外情……”
“哦。”
医患关系的日益紧张,让他们这些刚步出校园不久的准医生也学着拿捏各种类型的沟通之术。
“送她来的这位,并非她的先生,却是孩子的父亲……”
既要解决生理上的病痛,还要避开伦理上的雷区,特别是事关手术风险和责任时……他们还来不及做更多交流,便有一个高大的男子冲了过来,将手中一叠化验单塞到同事手中。
宫益认识眼前这个男人,他记得自己很多年前,还和他有过一场生死对决。他托了托眼镜,仰着脸同男子打招呼,“你好,樱木君。”
顶着一头火红头发的青年诧异地望着他,然后露出一个笑脸来:“你好,你是谁?”

2/樱木

流川枫的睡眠很浅,任何一点风吹草动都能让他惊醒过来。
他睁开眼仔细听了听,似乎是隔壁有什么响动,翻个身之后却睡意全无。
他想起自己很多年前,曾经有过一个“睡狐狸”的绰号,而现在,他不再嗜睡,也没有人再叫他狐狸。
旧日的时光,在他身上一点痕迹也没有留下。
他扭亮床头灯,干脆起身去冲澡,哗哗的水流声中,依稀听到外面电话铃响了几声。
旅馆里的沐浴露不是他惯用的味道,他有些嫌弃。
任务进行得并不顺利,他和队长来来回回许多次,这次总算有了突破,关键的证据已经到手,嫌疑人也在控制之中,所以,他本该安安稳稳睡个好觉。
裹着浴衣走出卫生间,他一时有些茫然,电话究竟响了没有,他竟然有些拿不准。
掏出手机看了看,没有来电,也没有未读讯息,流川打算去24小时便利店买点东西,顺便跑个步散散心,以此打发无尽的长夜。
刚换好衣服,穿上运动鞋,手还来不及搭上门把手,电话又响了。
暗红色的电话,是非常古老的样式,转盘拨号的那一圈漆色剥蚀,裸露出里面的白色塑料,也因为时间而侵染成米黄。
深夜的电话,总是有着不祥的征兆,然而流川枫想象不出,究竟是什么人,有什么理由会在这个时间,给他打这一通电话。
“喂。”他的声音冷漠而低沉,如果对面是个知趣的人,便该立刻挂了电话。
只是,那个人毫不知趣。
打电话的,是住在隔壁房间的队长,赤木刚宪。
“晴子晕倒了,正在医院急救。”
晴子,是赤木刚宪的妹妹,也是流川枫的妻子。
赤木裸着上半身站在床边,老式的电话机牢牢抓在手中,原本就十分严肃的脸孔,凌厉得仿佛一尊雕塑。只不过,替他雕塑的那双手,手法过于粗糙,似乎将一个半成品推向了人世,所幸,他的妹妹晴子,长得与他毫不一样,是一个温柔可爱的姑娘。
电话机那边沉默了许久,然后哦了一声。赤木压抑心中的不快,继续说道,“是花道送她进了医院。”
那头仍旧没有声音,只有骤然加重的呼吸声,像极了溺水之人的无声呐喊。
“我们坐凌晨最早的航班回去,你收拾一下。”
“嗯。”
没有其他什么话要说了,不过赤木并没有挂掉电话。这还是他这几年来第一次和流川提到樱木,他觉得这个机会很难得,不该白白放过。
“你们俩,也有好几年没见了……”看不见流川的表情,也能想象出他那张臭脸,赤木硬着头皮说下去,“趁这一次见面,握手言和吧。”
电话啪嗒一声被挂断了,听筒里传来一串嘟嘟嘟的忙音。



3/赤木

鱼住纯在高中毕业之后,继承了父亲的居酒屋,专心当起了厨师。
自从赤木大学毕业进入警队,鱼住的店里便成了大家聚餐的首选之地。
这个习惯一直持续到赤木受伤。
樱木花道回来了。消息是彦一带来的,仙道坐在彦一边上垂头喝茶,瞧不清楚表情。
“他回来了?”鱼住有些讶异。
彦一脸上仍是许多年前那副一惊一乍的表情,瞬间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笔记本,仔仔细细和鱼住细数樱木这几年在美国的光荣事迹,以及此次回来承担的特殊任务。
“这么说,他又升职了?”鱼住扯下肩上的毛巾握在手里,拽得紧紧的。“赤木知道吗?自己成了这个小子的部下?”
仙道在此时开了口,扬起的脸上带着惯常的笑容,“你还在介意当初赤木受伤的事?”
鱼住摇了摇头,转身回后厨去了,留下仙道一人面对彦一的絮叨。
“彦一啊,我已经约花道一起钓过几次鱼了。”
“呃?”
“所以,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了。”
“呃?”
仙道脸上的笑容缓缓放大,低声问彦一,“花道和晴子之间的事,你知道多少?”
“这个……”彦一哗哗地翻着自己的笔记本,往前一直翻,然后停在了某一页,“你是想知道什么?”
“比如说,晴子她,会不会和流川枫离婚?”
赤木晴子和流川枫的感情,可以追溯到很早很早的时候,那时候鱼住纯还在打篮球,而赤木刚宪,则是他篮下的对手。
同一个高中篮球队的队友后来进了一个警局,昔日篮下的搭档也成了警队的搭档,赤木第一次带着流川枫和樱木花道来鱼住的店里喝酒,鱼住还记得自己心底的艳羡。他羡慕他们长久的友情,也羡慕他们在走上社会之后,仍能够一起共事。
昔日打打闹闹的樱木和流川,几乎像孪生兄弟一般粘在一起,一个跳脱好动一个沉默寡言,樱木举起的酒杯,被流川不声不响夺了过去换成果汁汽水,樱木的脸红得像头发一样,摸着后脑勺和鱼住解释:“猴老大,我酒精过敏。”
感情真好啊,鱼住忍不住发出这样的感叹。
鱼住经常觉得很孤独,店里总还是很热闹,可是热闹散去之后,他送走店里的伙计,一个人收拾着店铺,独自盘膝喝酒时,便会觉得孤独。
也许,每个人都是孤独的。
赤木受伤后,孤独地在床上躺了三年,鱼住每周都会抽一天下午去看望他。
那时候晴子和流川枫已经结婚,夫妇二人搬到了赤木的住所以便照顾他。
赤木的房间里总是浮动着淡淡的馨香,是晴子插在床头的鲜花。
花是娇美鲜嫩的,而躺在床上的人却毫无生气。晴子偶尔会坐在不远处瞧着自己的哥哥,静静陪着鱼住。鱼住看着晴子时,会觉得这个女孩子,心底大概也很孤独,因为他从未在流川看着晴子的眼神中,找到过他当初看着樱木花道时那种神采。
流川枫是在极为仓促的情况下和晴子结了婚,据说是赤木中弹之后将自己唯一的妹妹托付给了自己最信任的两个队友,算是临终心愿。
其实喜欢晴子的一直都是樱木花道。
鱼住知道这一点,是彦一说的,彦一的消息总是很灵通,而且,和樱木关系很好的仙道,也在一边嗯嗯地点着头。
流川枫和晴子的婚礼办得十分简单,连鱼住这样的老朋友都未能参加,毕竟赤木生死未卜,鱼住也不是不能理解。
而流川枫最好的朋友和搭档樱木花道,却缺席了他的婚礼,直接飞去了美国。
他去美国的那个机会,本来究竟属于谁,鱼住一直不清楚,或许属于赤木,或者属于流川,这三个人合力破获了一个超大走私贩毒团伙。
赤木胸口的那一枪,救下的是流川还是樱木,除了当事者,谁也不知道。
大家知道的,仅仅是樱木悄然离开日本的时候,流川枫追到机场,闯过数道安检口,同樱木花道狠狠打了一架。
流川枫也因此放了三个月的长假。
三个月之后,他已经是赤木晴子的丈夫。


4/流川

晴子结婚之后,便冠上了夫姓,成了流川晴子。
这几乎可以算是她的梦想了。
不过梦想成真的感受,并不如想象中那样好。
流川枫是不愿意娶她的,她知道。
可是她的哥哥为了救他,或者是他的恋人,而生死未卜,那么,她又凭什么要放过这一个机会。
这是唯一的,她能够触碰到梦想的机会。
婚礼很简单,樱木君去了美国,缺席了他们简单到极致的婚礼,晴子穿着婚纱和流川说了一句真遗憾。
流川没有说话。
他本来就不爱说话,从一开始就是这样,晴子早就习惯了。
有时候晴子也会想,是不是当初若嫁给了樱木,流川反而会将目光投放到自己身上多一些?
然而,世上本没有后悔药吃。晴子也当然不后悔。
流川枫喜欢的是樱木花道,这件事大概晴子发现得比樱木还要早一些。
因为她太关注流川了,连他的每一个表情都会放在心里慢慢揣摩,一再回放。
樱木是个很可爱的男孩子,总是红着脸跟在晴子身后,叽叽喳喳说着话,或者摸着脑袋哈哈傻笑。所以,其实流川喜欢的是这样性格的人吗?
似乎也不尽如此。那时候喜欢流川的女孩子太多了,林林总总什么样的人都有,只是他的视线,却总是投放在一个人的身上,他望着那颗红红的脑袋,就像是望着挚爱的篮球。
那是骗不了人的沉醉的目光,晴子很早就看懂了。
赤木受伤之后,樱木和流川一起找过晴子,说无论如何都会照顾她,将她看做他们的妹妹。
他们。
“嗯。”晴子坐在冷气开得很足的咖啡店里,假装看不见桌子底下流川紧紧抓住樱木的手,她知道自己低垂着眼睛,样子很乖巧。
凭什么呢?我失去了哥哥,还要再失去梦想吗?
流川和樱木上了大学之后便一直住在一起,毕业之后当然仍旧保持着这个习惯。
晴子给樱木打了电话约他出来,那时候晴子已经提前知道了美国发过来的调令。
若是哥哥没有受伤,也许外派去美国的人,会是她哥哥。
“樱木君,”晴子坐在樱木对面,伸出手去搭在他的手背上,小鹿般的眼中是满溢出来的酸楚,很是动人。“我失去了哥哥,我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晴子小姐……”慌得手足无措的樱木就像是回到了十五岁,满脸通红。只不过他还是在努力劝她。“我和狐狸,流川,一定会好好照顾你的。”
“可是,我一直喜欢流川君,想要嫁给他,樱木君是知道的吧?”
“……”
“哥哥一直认真地照顾我,也一直照顾你们……”晴子小心地斟酌则用词,泫然欲泣。“现在,我什么都没有了。都被夺走了……”她紧紧捂住脸,心酸的眼泪喷薄而出,她并不愿伤害樱木,可是,她别无他法。
因为,流川君,是连正眼都不会瞧她一眼的。
“我们已经……”
晴子的指尖冰冷,她握住樱木的手,“总要给我一些补偿吧,樱木君?”
樱木站起身先走了,双手插在口袋里,脚步迈得很大,晴子坐在那里,看着他无视红灯走到了街对面,又转过弯不见了。
晴子知道自己是得不到流川枫的,然而,她不在乎。能够冠上他的姓氏,她已经很满足。
只是,她那时并不知道,原来自己竟那么看重和樱木的友情。她的心痛,竟会是源于樱木眼底的震惊。
她,终于连樱木也失去了。
不过这又有什么可怕的呢?
樱木去了美国。流川再也没有提过这个名字,一次都没有。
或者不如这样说,流川眼中似乎根本看不到晴子,他的心里某一处,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彻底死去了。
婚礼上,流川一直紧紧闭着嘴,连一句愿意都没有说。
不过,她终于成了流川晴子,不是吗?


5/福田

这是整条街上最热闹的一家酒吧。
仙道彰陪樱木花道喝着果汁,有一搭没一搭地陪他说话。
说的几乎都是废话,也不知道对面的人究竟听到了没有,因为什么回应也没有。
“怎么今天不在医院了?”
“……”
“晴子她,还好吗?”
“……”
“见面了?”
红色的脑袋微微晃了一下,总算是给了个反应。仙道正打算乘胜追击,樱木举起手中的吸管往某个方向一指,问道:“那人,是不是看着很眼熟?”
吧台附近的空地上,群魔狂舞,仙道懒洋洋地顺着他指点的方向一瞥,摇摇头:“不认识。”
对面的青年表情带上了几分狰狞,“混蛋你给我认真一点!”
若自己喝的是酒就好了,可以借机坐到他的身边,或许还能把脑袋搁在他肩膀上靠一靠。
仙道彰故意装傻,“花道你说的是哪个?”
坐在吧台边上的男人只有那么几个,樱木指的那个,其实十分醒目。橙色的戴帽卫衣,橙色的大大的耳机几乎挡住了他的半张脸,就连他脚上蹬着的球鞋,也是橙色的。
果然不愧是个偏执狂啊。
仙道在心底评价了一句,然后轻描淡写地撒娇,“明明是陪我出来喝酒,却在偷看别的男人,花道你让我很失望喔。”
让仙道失望,大概并不是一件什么大不了的事,因为樱木花道连眉头都没有抖一下,而是扳着手指在喃喃自语,仙道凝神听了半晌,才发现原来他在数自己当年被盖过的火锅。
“那人,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不起名字了……”有些苦恼的樱木嘴巴嘟着,表情生动有趣,仙道看得有些移不开眼。
虽然捉弄他是很好玩,然而,仙道彰偶尔也会良心发现,他挑着自己好看的眉毛,打算实话实说,就看到樱木一拍大腿:“我想起来了,上一次我遇到的,也就是他嘛!”
上一次是哪一次,樱木却并不打算交代,仙道很有几分吃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过了这么多年,仍被这个人拿得死死的,动弹不得。
仙道知道面前这个看着冒冒失失的家伙,其实心里比谁都有主意,否则当初也不会不声不响跑去了美国,连他都没有告诉。他不愿意说的事,哪怕是仙道,也无法撬出半分。仙道抬眼再看了看樱木红润的唇,从裤袋里摸出了手机,修长的手指按了几个键,就看到吧台边的男人有了反应。
樱木过了很久才想起面前这个男人的名字,还恰好是受到了胃里一声哀嚎的点化,令他瞬间想到了某种他幼时很垂涎的食物。
“大福!”
正在和仙道寒暄的福田,再度看了看樱木,然后扔给仙道一个更加疑惑的眼神。
“他忘了你叫什么,”仙道好心地和大福解释,“大概,是终于想起来了。”
福田眼中闪过的光芒有些悲愤,又有些满不在乎,厚厚的嘴唇抖了抖,说了一句,“不就是只猴子嘛,得意什么?”


6/牧绅一

接晴子出院的当天,赤木留在流川家里吃晚饭。
晴子脸色苍白躺着一动不能动,流川则装聋作哑对于赤木的明示暗示通通不接招,无奈之下,赤木只好给鱼住打了电话,叫了餐厅的外送。
赤木不是没有火气的,在他从缠绵的长梦中醒来之后,得知自己的妹妹居然嫁给了流川枫,他的心底便一直压着一团火。
然而晴子的手指一下一下拍打在他的手背上,语气温柔又恳切,劝着自己的哥哥,“除了哥哥,流川君是我最爱的人了。”
那他爱你吗?这句话,问或者不问,都已经没有意义了。
家里空荡荡的,找不到男主人存在的痕迹。就连流川在沙发上的坐姿,都生硬得令人侧目。
“等这个案子结了之后,放一个长假吧。”赤木看着流川长长的刘海底下含义莫名的双目,陡然生出些无力感。“你带着晴子出去渡个假,正好让她养养身体。”
与此前的许多次对话一样,落入深潭的石子甚至激不起一小片浪花。
流川沉默不语。
赤木有些头痛,于是换了个话题。“你和花道见面了吗?”
流川仍注视着桌子上一堆案件的卷宗,答非所问,“你还记得牧绅一吗?”
牧绅一,赤木点了点头,眼底带上了一丝惊诧,“他是为了他回来的?”
晴子不得不被抛到一边,赤木坐到流川身边,见到他将卷宗一一摊开。
“他回来之后,每个礼拜有五天都泡在酒吧里……”
“你叫人跟踪他?”
“虽然他总是换着不同的酒吧,却特别偏爱海南商社。”
“你的意思是?”
“你总不会认为他是去喝酒吧?”
对于樱木花道,再没有人比流川枫更为了解,这一点,绝对是毋庸置疑的。
不过,那都是五年前的事了。
“你们当初,究竟是怎么闹翻的?为什么晴子会嫁给你?”
流川枫霍然站起身,眼神狂乱地注视着赤木,“那不然呢?我难道会让晴子嫁给他吗?”
他话里的含义让赤木大吃一惊,他差点以为,自己将要听到流川对自己亲爱的妹妹的深情告白了。不过流川的神色马上被一层疲惫覆盖,声音也低了下去,“别忘了,他一直都喜欢晴子。”
赤木在他并不算特别漫长的人生当中,好像从未遇到过这样复杂的三角恋情,他甚至连恋爱都没有好好谈过。所以,他用他计算数理化的大脑迅速运转了半天之后,放弃般地叹了口气。
“你们好歹也搭档了那么久,趁着这次见面,好好谈一谈吧。”
“……”
“你们,见面了吗?”
卧房里传来杯子打翻在地的声音,赤木快步走了过去,见到自己的妹妹虚弱地撑起半个身子,软绵绵叫了一声哥哥。


7/仙道

“花道,出来喝一杯怎么样?”
“不了。”电话那头的声音是罕见的严肃,仿佛挟带着一团低气压。“最近特别忙。”好像是为了解释一番,对方又加了一句,“等我空了再找你。”
仙道无奈地撇了撇嘴,低头看看自己电脑的屏幕,继续说服他,“上次我们遇见的大福,你还记得吗,我后来又和他见了一次……”
半夜12点,约在警部大厅对面的咖啡馆见面,仙道对于这个结果总算有些满意。
他先到了,然后坐下来给樱木发讯息。
窗外的路灯不知为何一闪一闪,街上一个行人也没有,只是停着几辆黑黢黢的车子。一个高大的男子从对面大楼里跑出来,一头撞进了这间小小的店铺。
门上的风铃发出一阵脆响。
服务生替他们倒上两杯清水,又躬身退了下去。
“所以,你真的加入他们了?”樱木跑得有些气喘,两颊泛出漂亮的绯红色,让他的眼睛比平时更亮。
仙道专注地盯着他瞧了一会儿,打开了电脑的屏幕,微微一笑,“其实,我只是黑掉了福助的账号……”
话音刚落,仙道的脑袋就被重重锤了一下,“你这是犯罪,犯罪!”然而下一秒,电脑就被樱木给抢了过去,“果然福助是有问题吗?”
“聊天记录我已经全部备份出来了,里面倒是有很多有趣的东西,”仙道嘴边的笑有些不怀好意,“不知道这些情报能换来什么报酬呢?”
樱木却没有接他的话茬,而是仔细检查起那份聊天记录。
屏幕的光线投映在他的瞳仁里,让他英俊逼人的脸孔显出致命的吸引力。
从前他打球的时候,也是这样专注,仙道自己从不是一个严谨认真的人,却不知道为何栽了下去,偏偏对面前这人移不开眼。
仙道不动声色地扶上他的肩,将脸凑了过去,“怎么样,有什么发现吗?”
“和我想的差不多。”樱木突然侧过脸来一笑,“谢谢你啊,刺猬头。”
仙道的心脏猛地被一只大手揪住了,他不受控制地抬手抓住樱木的头发,逼着他抬起下巴,“你打算怎么谢我?”
他的嘴唇比想像的还要柔软,仙道颤抖着想要细细品尝……只是,他并没有足够的时间,他等着迎接一个更大分量的头槌,却看到面前的人只是讪讪笑了一下,“仙道,别这样。”
……
事情好像有些蹊跷,一种求生的本能驱使着仙道马上缠了上去,低低压着声音问樱木,“花道,你心情不好?怎么了?”
樱木脸上闪过的迷茫,让这位警界新星瞬间成了一个稚童。
樱木从美国回来之前,曾拜托仙道替他找一个临时的居所,仙道想也没想就邀请他与自己同住。本来两个人已经说得好好的,结果樱木在上飞机之后却变了卦。为什么他宁愿住在自己办公室的简易休息室里,也不愿与仙道同住,理由显而易见。
“我,是不是当时就做错了?”
仙道早就在期待这样的时刻,等着樱木在他面前袒露自己的心扉,倾诉心底的不安,可真正等到的时候,却酸涩难言。
因为他挂心的,仍旧是那两个人,和几年前一模一样。
“是啊,你当时选择我就好了。”开玩笑的话语,却包含着满满的真心。“现在你选我也来得及,只要跟我回去就成。”
“晴子小姐她,好像出轨了……”
仙道动了动嘴唇,却什么也没有说,只是静静等着他说下去。
“她的孩子,并不是流川的,却希望我能承认是我的……”
樱木再度抬起的眼眸中,弥漫着深深的不解,“她既然爱着流川,又为什么会背叛他呢?”
仙道叹了口气,抓住了樱木的手臂,“你真的想不明白吗?”
在经历了这么多事之后,难道还想不明白吗?


8/樱木花道

樱木花道捧着一束花,有些拘谨地站在大门口,门外贴着的流川两个字让他悄然叹了口气。
探病这种事,本来是可以做得理直气壮的,偏偏他做不到。
再三和下属确认了赤木和流川的行程,所以挑了一个保险的时间来探望晴子,樱木深吸一口气,终于按响了门铃。
过了许久仍没有动静,樱木挪了挪脚步,打算自欺欺人地掉头离开,大门却从里面打开了。
站在玄关的,是一个瘦小的男子,见到樱木露出一个恍然大悟的微笑,那点笑意中的猜测意味让樱木觉得浑身不舒服,因为他记起了这个人的名字,正是当初在医院里见过的宫益医生。
晴子仍旧脸色苍白地躺在床上,身后垫了几个厚厚的靠枕,见到樱木,她的眼里放出点光彩来,轻声叫了一声樱木君。
“因为受了牧学长的拜托,所以顺路来检查一下晴子小姐的情况,也免得病人劳累。”
樱木看到了床头柜上放着的几个食盒,和碗里剩下的大半碗稀粥,又看了看晴子益发憔悴的脸,拉了张凳子在床边坐下,斟酌许久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为好。
难堪的沉默中,宫益医生收起了随身带来的检查器械,笑着和樱木点头:“虽然切除了一侧输卵管,可是,只要恢复良好,并不会影响日后再次受孕,就是会稍微困难一点点……”
晴子仍旧保持着嘴角的微笑,倒是樱木觉得自己浑身的寒毛都炸了起来,他可不会忘记,当初在医院签下手术知情书时,晴子拉着他的手,告诉医生,他就是孩子的父亲。
宫益医生好歹也是一位故人,为了掩去几分尴尬,樱木厚着脸皮和他闲谈,问他海南当初那些队友的近况。大概是曾在篮下打压过樱木花道的关系,说到篮球和那些队友,终于让医生的脸色变得亲切了一些。
说的也都是些无关紧要的小事,清田信长,牧绅一,高头教练,神宗一郎,这些久违的名字,在樱木脑海中早已淡去,然而此刻一提起,就像是自水中拉出一条长长的鱼线,昔日在球场对抗的记忆点缀其上份外清晰。
晴子大概也想起了少年往事,眼神变得柔和,还有了点淡淡的神往。
“我回来了。”
玄关处传来冷淡的招呼声,樱木差点从凳子上跳起来。
宫益医生抬手看了看腕表,笑道,“不知不觉,我们聊了这么久,我也该告辞了。”
晴子又笑了笑,恳切地拜托道,“医生,还麻烦你和我先生说一说我的病情,他应该也很关心的。”
自听到那人的声音之后,樱木的脑子里就一直在轰鸣,他的两只手紧紧交握在一起,耳根烫得吓人。他的窘境实在过于明显,明显到让医生都看不下去,拍拍他的肩膀安慰他,“樱木君,我们医生宣过誓,不会干涉病人的家务事,更不会泄露病患私隐……”
樱木麻木地点点头,他背对着卧房的门,看不见外面的情况,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该跳起来往外冲。
他还没有做好同那人见面的准备。
樱木的耳朵牢牢竖着,他听到哗啦一声水响,接着是厨房里玻璃杯子的碰撞声,又过了一会儿,隔壁的房门砰地一声关上,一切重新归于安静。
如果要逃走,这是个好机会。
时间在这一刻,走得分外缓慢,简直算得上是一种折磨。樱木见到宫益医生提着医疗箱往外走,又听到叩叩的敲门声,压低声音的交谈客套有礼,冰冷克制的声线,是当初的樱木十分熟悉的。
“晴子小姐,我先走了。”
樱木的声音仿佛耳语,他甚至不敢起身将花束插入瓶中,只想落荒而逃。
“谢谢你来看我,樱木君。”
晴子的声音却大大方方,仍旧带着她特有的温柔和亲切。
外面的交谈戛然而止,陷入了死一样的寂静。


9/流川枫

樱木花道回来了。
这个消息带来的反应,是迟钝而且缓慢的。早些年流川曾在抓捕罪犯时手臂上中过一枪,疼痛也是到来得特别晚,晚到他以为自己比常人要更勇敢,甚至笑着安慰惊慌失措的搭档樱木。
那时候,他们形影不离。樱木英勇的时候特别英勇,白痴的时候也分外地白痴。
流川枫初时还以为,自己大概对这个名字已经失去感觉了,就像他这些年来,对什么都没有感觉一样。
当初赤木救下的人是他,流川枫。
他曾经无数次地庆幸,自己当时挡在樱木的身前将他保护得很好,他不愿让那个白痴欠别人人情,他只需要欠着流川的就行;他也曾经无数次地懊恼,为何救了他的偏偏是赤木,晴子的哥哥。
“你还能好好地活着,我已经别无所求了。”绞尽脑汁要努力说服他的樱木花道,就像是个不折不扣的大白痴,让流川生气都提不起精神。“我不能太贪心,否则,上天都会看不下去的。”
“所以,我对你来说,就是一个可有可无的东西,是吗?”
“对不起,狐狸。”
如果,这世上,有一种东西能够将所有感情分门别类并加以计量就好了。那么大白痴樱木,也就不会将所谓的恩情爱情友情,搅和在一起,搞得一团糟,还努力地献祭自己的一切,以补偿心底的愧疚。
“我不能让自己过着这种幸福的日子,却眼看着他们受苦……”
所以,那时候的他们,也曾经是有过幸福的。
流川枫有时候也会怀疑,樱木花道对他的感情到底是不是真心的。他们相识那么久,他从没有想过要和樱木分开,到老,到死,他觉得自己都会紧紧缠着他。缠着他,就像当初死缠烂打地追逐他,欺负他招惹他,让他满脑子都顾不上其他人其他事。漫长的少年时代,他们打闹纠缠,终于相依相伴成了习惯。球场上的对峙和配合,大学里的较量和安慰,无人处克制不住的拥抱,每一点甜蜜的收获都伴随着头槌和樱木怪力的拳打脚踢。
来之不易的甜蜜,是上天恩赐的奖赏,然而,最后,他却放了手。
就像是硬生生在胸口把心剜了出去。
然而,和其他人比起来,流川枫却是让他选择放弃的那一个。
之所以没有死皮赖脸地求他留下,大概是不能再看着他一天一天因为失眠而消瘦下去。
重症监护室里的赤木队长,生死未卜。
“大猩猩他,一直都在照顾我们……”
其实赤木特别照顾的,一直都是那个大白痴。既像父亲又像兄长,怒吼伴随着拳击,偏偏那只猴子能够看懂他钢铁背后的温情。
痛到极点之后,放手反而带来了一种报复的快感。
每次看着晴子的平静表情,流川枫就能找到日复一日坚持下去的勇气。无论如何,也不能输给她。
就像是在和那个看不见的白痴暗暗较劲。
只是想不到,几年之后,他居然若无其事地回来了。
二人都在一栋大楼里上班,流川却一直没有见过这位新上司。
所以,他期待的重逢,绝不是像眼下这样,是在晴子的卧房里,他的面前还站着一位不知道从何处冒出来的医生。
“……那我就先告辞了。”医生抬手托了托鼻梁上可笑的大大镜框。
流川的两条腿好像被钉在原处,动弹不得。
瘦小的医生表情有些尴尬,几乎算得上是落荒而逃。流川过了好一会儿才明白究竟是为什么。
打破寂静的,是樱木。
流川听到他哈哈干笑了两声,然后和晴子道别,“那我先回去了,晴子小姐。”
迅速走出卧房的樱木简直走路带风,笔挺的制服穿在身上一如既往地好看。流川伸手一把抓住了他的小臂,回过头来的樱木眼中居然还闪动着一点无辜的疑惑。
流川弯了弯嘴角,眼底却不见笑意,“许久不见了,不坐下来喝杯茶吗?”

—tbc—
[ 此帖被采花大盗在2018-07-16 22:42重新编辑 ]
级别: MVP小猴
发帖
585
乐园币
2688
积分
1825

只看该作者 1楼 发表于: 06-29
哇有新文了,是哪个小妖精呢
夕阳弥漫在体育馆内,美的不是温暖的夕阳,而是你曾练球的篮筐。天台上看得到云,美的不是漂浮的云,而是我曾站在那里,一转头,就看见了你。
pin
级别: MVP小猴
发帖
301
乐园币
8274
积分
1045

只看该作者 2楼 发表于: 06-29
宫益医生、赤木刚宪……是丑控的情不自禁还是打码陷害?牛牛头上好像有点绿?
级别: MVP小猴
发帖
389
乐园币
9062
积分
853

只看该作者 3楼 发表于: 06-29
猜 100-46=
說話方式有點相似

宮益在北村醫院工作了?
[ 此帖被kyosei在2018-06-29 08:57重新编辑 ]
Let me see what spring is like on Jupiter and Mars…
级别: NBA小猴
发帖
1635
乐园币
217569
积分
4776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06-29
从目前的信息来看:
流川基佬骗婚反被绿。
“送她来的这位,并非她的先生,却是孩子的父亲……”这句话应该是个错位或者误解吧?——推测花晴好闺蜜,隔壁老王另有其人。

作者是谁呢?又是角田又是宫益又是赤木,安得什么心呢~
r=a(1-sinθ)——花道的公式
级别: 板凳小猴
发帖
144
乐园币
224
积分
275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06-29
楼上+1!我也觉得花道不是娃他爹!但是医院要家属签字才能手术所以就先冒充一下这样!阿晴应该另有可以交付身体的人?毕竟这样子的婚姻说实话挺凄惨的。考虑到篇名,阿流应该是被绿了不过他不care啦~
[ 此帖被早茶茶在2018-06-29 22:25重新编辑 ]
级别: 辣手护花
发帖
1345
乐园币
19485913
积分
100006078

只看该作者 6楼 发表于: 06-29
第一发那么细短,还以为是个yw的小妖精,结果转眼就更了两段,唔,需要好好观察一下。

文里出现的丑攻也太多了,什么宫益,角田,赤木,鱼住,彦一,接下去是不是还要有大福野间什么的?为什么要找这些人做配角啊?明明有那么多帅哥可以用!

晴流花三个人的恩怨纠葛,感觉已经很久没有看到过了诶,突然看到,不知怎么的还有点怀念。

先猜一猜群里的某些人吧,爱丑攻的,爱流花的,爱yw的?
石头剪子布
级别: 辣手护花
发帖
1992
乐园币
104998340
积分
11620

只看该作者 7楼 发表于: 06-29
天啊!这篇是丑人的大集合嘛?明明文笔还挺好的orz
作者真的很厉害了……我敬你是条汉子
爱浪军团参上
pin
级别: MVP小猴
发帖
301
乐园币
8274
积分
1045

只看该作者 8楼 发表于: 06-29
这种打码方式蛮厉害的,一眼望去全是丑人完全不想细看(X )
更新这么快不yw又轻度恋丑,心中已有名单
就是你了!xx !快乐.gif
级别: NBA小猴
发帖
1635
乐园币
217569
积分
4776

只看该作者 9楼 发表于: 06-30
文笔很熟练,还有对故事节奏的把握,以及熟悉的心机晴子……这么多丑人应该是群内打码吧,猜熊御姐芒果,再加一个最近辞职有作案时间的毛毛!
r=a(1-sinθ)——花道的公式
级别: 主力小猴
发帖
52
乐园币
2469
积分
346
只看该作者 10楼 发表于: 前天 23:17
Re:【匿名征文20】忠贞法则(—tbc—)
更新自顶。
级别: NBA小猴
发帖
1635
乐园币
217569
积分
4776

只看该作者 11楼 发表于: 昨天 09:26
哎 仙道又要炮灰了吗 可怜
大福和牧看起来是反派欸 在搞什么邪恶的勾当吗
期待一下流花见面
****
关于作者……emmm 很认真讲故事的,喜欢警察故事的,很勇敢的更新自顶的,难道真的是毛毛吗?
……or麦子 熊 米米?
[ 此帖被苏喵在2018-07-16 09:28重新编辑 ]
r=a(1-sinθ)——花道的公式
级别: 天才小猴
发帖
1375
乐园币
1330
积分
5371

只看该作者 12楼 发表于: 昨天 10:19
一路看下来这篇文出现的角色真的好多,而且为啥大多都是丑人???
我合理怀疑作者觊觎恋丑军团领导宝座,故写此大作一举登顶
姑娘们,想来搞点三花吗?
级别: 辣手护花
发帖
1992
乐园币
104998340
积分
11620

只看该作者 13楼 发表于: 昨天 10:21
撇开许多辣眼睛的丑人,鲜花那段互动好好看啊啊啊啊!
牛哥就是个路人啊~偶要站鲜花了233
爱浪军团参上
级别: MVP小猴
发帖
673
乐园币
1560
积分
1681

只看该作者 14楼 发表于: 昨天 12:33
出场角色真丰富,强烈支持楼楼和小12共享博爱军团掌门称号(被拍飞~~
仙花这段很萌啊,专注炮灰几百年,先心疼一秒哈哈~~
下文还有大故事吧,期待一下流花线
[ 此帖被靠谱的大爷在2018-07-16 14:35重新编辑 ]
我爱花花
快速回复

限12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