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 1259阅读
  • 12回复

【匿名征文23】云水樱(完结)

楼层直达
级别: 主力小猴
发帖
73
乐园币
3006
积分
812
— 本帖被 samurai 从 花之同人 移动到本区(2018-08-14) —
   Chapter 1

  新年刚过不久,风还又冷又硬,好在今日阳光不错。下午的闹市人流如织,市场边缘有几棵干巴巴的老树,树下的空地围满了人,还不时传出一阵阵惊叹呼喊声。

  这引起了从学堂回家路过的仙道彰的好奇心,他朝着自己的书童相田彦一使了个眼色,后者心领神会凭借小个子优势三下五除二往人群里挤了过去。一扭头,发现同行的流川枫已经目不斜视地走到前面去了。

  “喂,等一下嘛!”仙道无奈地追了上去。

  “无聊。”流川薄薄的嘴唇中吐出一个几乎没有音节起伏的词。

  仙道正要再说什么,相田小跑着过来了,脚下的木屐刨出一溜土烟,嘴里发音怪异地嚷嚷着刚在学堂上偷学来的英文:“这可不得了啦,unbelievable呀!”听他叽里呱啦说了半天仙道才理解了重点:有个戏班子在杂耍赚钱,其中一个长着不可思议的红头发的男孩子,正在跟人打赌摔角,已经赢了不少钱。

  生拉硬拽带着流川挤到前排,仙道总是笑眯眯的脸一下子垮了下来,连面瘫疑似患者流川都皱起了眉头。听相田描述得虎虎生风他们还以为是哪来的隐世高手在显摆,结果看到的却是个衣衫褴褛的少年。

  身材高大的少年赤着上身和双脚站在冰冷的土地上,一双琥珀色的眼睛却清澈而明亮,那头火红的头发在阳光下甚为耀眼,一开口,声如洪钟。一个中年男人还在不断吆喝,有没有人要来挑战,一局定输赢,押一赔五。

  仙道瞥了一眼身边的流川,浓密刘海掩盖不住他眼中灿若星辰的光芒。仙道笑,悄悄遣了相田彦一去。

  直到日头西斜,少年无一败绩。那中年男人还没有收工的意思,扯着破锣般的嗓子喊着,围观的人已散去不少,也没人再出来挑战。

  少年气喘吁吁,满身大汗地环视着四周,目光扫至某处便停下了。他从未见过如此精致而脱俗的两个人,身着绫罗锦衣,风度翩翩眉目如画,一个如深秋凛水,一个似初夏闲云,让人不由得想多看一会。

  流川在与少年目光相接的瞬间,感觉自己的心口似乎紧了一紧,竟有了一丝不知所措,而在少年转开目光去看仙道时,又有了一种莫名的恼火。流川对自己奇怪的情绪感到烦躁,默然转身打算回家,然后他听到了身后仙道的声音:

  “这位大叔,这孩子能不能卖给我?”

  买卖的过程一波三折。中年男人自然对摇钱树不愿放手,直到仙道亮出他藩主家嫡公子的身份半笑语半威胁不卖就把他抓起来才终于松口,那红头发的男孩子却又说,要带他走就得一起带走他的好朋友——一个用头巾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矮个小子,如果不是他说起来,仙道压根没注意到还有这么个人。

  于是仙道花了自己大半辈子的积蓄买下了那个叫樱木花道的红发少年和他的好朋友洋平,要知道生性散漫的他存下这些钱可不容易。

  “公子真是相当中意你呢,从来没见他用身份压过人。”相田的语气里带着一点埋怨,担心他家公子风度翩翩温润如玉的口碑因为这件事给歪曲成“地主家的恶霸儿子”了。

  樱木花道抬头望着比自己稍微高一点点的仙道和煦的面庞,咧嘴一笑,露出一排白晃晃的牙齿:“谢啦,救了我们俩。”

  仙道觉得这个笑容是他十六年人生里见过最耀眼的。

  回家的路上听樱木说他来自海边的小渔村,年幼丧母,父亲又病重没钱治,只好把自己卖给人贩子,结果父亲还是去了。人贩子又把他卖进戏班子,不给吃饱穿只顾让他卖艺卖力气,如此一路流落到了江户,又遇到了同样在流浪的洋平。

  仙道出身富贵却难得对穷苦人有一颗同情心,温柔地拍了拍樱木的肩,笑道:“以后你们再也不用流浪了,流川家是武门世家,你们跟他混,学到剑术的话也能做个武士呢。”

  相田怪叫起来,他家公子花了那么多钱竟然是给流川买家臣吗?!

  流川看向樱木,对方正用那双月色下依然炯炯生辉的双眼盯着自己看。又来了,那种莫名烦躁的心情。

  “不要,像个白痴一样。”流川转身向前走去。

  “什,什么?!你说谁像白痴,你这个狐狸脸!”樱木对流川心存的好感瞬间当然无存,这是个长得好看但性格恶劣的纨绔子弟嘛!

  “喂仙道,”樱木完全没有自己是人家买来的自觉,大咧咧地直呼其名,“我们还是去你那吧,那小子真讨厌!”

  仙道颇为无奈地一摊手:“你认字吗?”

  “这……我可以学啊,我可是天才!”樱木一时窘迫地红了脸,又不愿意承认自己没文化的事实。

  “所以才让你跟着流川啊,我不练武,跟着我的话就只能学琴棋书画贪污腐败了,浪费你的天才啊。”仙道大笑起来,觉得樱木很有趣,如  果不是看自家表弟表面冷淡实则很中意这小子,他倒真有点想带回家去当个小姓玩了。


     Chapter 2

  “看招!”

  一阵剑风吹过,流川微微侧身躲过迎面劈来的木剑,顺势用自己的剑接住,手腕翻转,便四两拨千斤地将樱木带了个趔趄,之后迅速挥出一击打在了他脑门上,痛得樱木哇哇大叫。

  “真菜。”流川狭长的凤眼中流露嘲笑的神色。

  “你这个狐狸脸,有种来比摔角!”樱木像只发怒的小狮子张牙舞爪地扑了上去,流川也干脆丢了木剑跟他扭成一团。

  “啊啊啊少爷,滚一身土又要被大小姐骂了!”流川的书童水泽一郎话音还未落,一个高亢的女声便响了起来:“你们两个给我住手!”伴随而来的还有她手中的折扇敲在两个人头上的声音。

  来人是流川的姐姐彩子,姿容绝艳又英气十足,像极了书房外那棵红梅。

  樱木粗衣大敞,毫无形象地半倒在地上喘气,流川一身上好的丝绸小袖也凌乱不堪,手还扯着樱木的衣领,整个人的气质都向乡野村夫靠拢了几分。

  洋平在旁边看着这一个多月来几乎每天都会在流川府后院上演一遍的鸡飞狗跳,想叹口气又忍不住笑了出来。看得出,樱木很开心,流川也不完全是想象中那样冷酷,反而总是对樱木有不动声色的关心,每天还有免费的戏看,真是来了个有乐子的地方。

  “一会要跟父上到安西师父府上正式拜师,还不赶紧去洗洗!”彩子不耐烦地用折扇一下一下敲着手心,虽然她觉得樱木让自家少言寡语除了上课练剑只爱睡觉的弟弟变活泼了是不错,但有时候好像活泼过头了吧?

  流川爬起来面无表情地一指樱木:“带上这家伙。”

  彩子漂亮的杏眼瞪得老大:“让他也去拜师?安西师父收徒很严格的,这孩子没一点基础怎么可能入得了他的眼!你想找人练剑的话去找三井和宫城家的少爷不就好了。”

  流川已经自顾自走开一段距离,只飘过来一句话:“太远了。”

  樱木欣喜若狂地冲进房间时洋平正在喝水,他大踏步过去一把将好友搂在怀里,胸口快被兴奋感撑破,高兴得语无伦次:“洋平我果然是天才,安西师父一定是看到了天才的天才!这下死狐狸也得承认我是天才了哇哈哈哈哈!”

  洋平被呛得不轻,又被樱木这个怪力王搂着,差点气都断了。

  安西光义,全国闻名的剑道大师,竟然破格收了个门外汉做徒弟。这件事一下子在武人圈子里传得人尽皆知,流川府也忽然热闹起来,不少青年才俊都对樱木充满好奇,想一睹风采,无奈全被流川挡了回去。

  转眼樱花盛开的季节到来了,仙道来邀流川和樱木去赏花。本来流川是没什么兴趣的,但看到樱木欢呼雀跃的样子,也说不清自己是什么心情地跟着上了马车。

  仙道家在郊外有一座漂亮的别苑,种满了奇花异草,从多摩川引流的人造河从主庭横穿而过,两岸被各种樱树填满,初春时节落英缤纷漫天粉红,映衬着盈水蓝天,确实是个极品的赏花去处。

  不过樱木的重点从来没在风景上,他正一口一个鲷鱼寿司大快朵颐。

  “好吃,真好吃!”樱木的腮帮子鼓鼓的像只仓鼠,囫囵不清地喊着。

  “你家是打鱼的,怎么还这么喜欢吃鱼啊。”仙道慢悠悠品着茶,对樱木的好胃口感到惊讶。

  用力咽下一口,樱木撇了撇嘴:“如果打到这么好的鱼当然是要拿去卖钱糊口了,哪舍得自己吃啊,大少爷!”

  “哈哈,那真是委屈你了,今天随你吃,吃不够打包。”仙道眯着眼笑起来,伸手点去了樱木嘴角的酱汁,又放进自己嘴里尝了尝,还煞有介事地点了点头:“今天这味道似乎是格外好呢!”

  晴空与樱花,顿时在流川眼里成了碍眼的存在。

  “吃相难看死了,大白痴。”

  “死狐狸,你以为你吃相好看?!”

  眼看这俩又要进行日常斗殴,仙道赶紧从中阻拦,他可不想这一桌美食给打翻了。

  “流川,我听母上大人说姨母要给你物色未婚妻呐!”

  正把仙道夹中间也动手个不停的流川和樱木同时一愣。

  “哈?谁家的女儿嫁给这个臭脸男那可真是倒了八辈子霉了!”樱木翻了白眼坐回桌子前,拿起一块寿司端详着,却半天没放进嘴里。

  “无聊。”流川周身的空气似乎骤降了几度。

  “你已经十五了,被安排相亲很正常嘛!如果有看上的姑娘,早点去跟家里说啊。”仙道整了整被两个熊孩子搞乱的衣衫,嘴里这么说着,心里却一点都没这么想。

  流川看上的人,是绝对娶不回家的。

  “你都还没娶,怎么轮得到我。”流川不知为何心里烦躁得很,其实新年前就听姐姐说了,本来没往心里去,这种事交给他们去操心就好,娶什么人还不都一样。

  但今天再想起来,就觉得很讨厌。是非常讨厌。

  “啊,这回你恐怕不能拿我挡刀了,”仙道摆个无辜的表情,“过些时候我要去英国了。”

  见流川和樱木都投过来疑惑的眼神,仙道遣退了下人,给自己倒了口茶继续道:“现在日本形势不好,长洲那边已经开始起义了,闹着‘尊王攘夷’,我们家准备做点长远打算,被战火波及时也好有个退路。”

  见另外两个都一脸没听懂的表情,仙道汗颜:“流川,你就只顾着练剑,完全没在关注过政治动向啊。”

  “不关我的事。”流川盘起手来,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相当关你的事,你知道如果倒幕派势力成形,我们都要上战场的吗?”

  樱木眼睛瞪得溜圆,上战场?要打仗了?

  “那个什么倒幕派是什么啊,为什么要跟他们打仗?”

  “我们家跟流川家都是德川家的血亲,倒幕势力就是反德川政权的,他们起义,你说打不打?”仙道一向云淡风轻的神情严肃起来,“等我在英国安排好,就回来接你们,我们一起出去避一避。”

  “不要。”流川干脆利落地否决。

  “流川!”

  “我不做逃兵。”

  流川音色波澜不惊,樱木却觉得也算掷地有声了。

  “就知道劝不动你……”仙道太知道流川自小以成为日本第一武士为目标,是绝不可能未战先逃的。转向樱木,也不知道自己是指望樱木能让流川改变心意,还是真的想带他走:“那樱木,你要不要跟我走?”

樱木看了看流川,只犹豫了一小会便做了决定:“我也不走。”

  “多此一举。”

  “混蛋,我才不是为了你!”

  流川和樱木又拌嘴,这一次却没动手,两双眼睛中都闪动着不同于平日的光芒。

  安静良久,仙道深深叹了口气,望着水波粼粼的河面,樱花瓣随着水流静静流向远方。

   “流水静,花影摇……仙云亦有情。”说完仙道自嘲一笑,评价道:“好烂的俳句。”


   Chapter 3

  没过多久仙道登上了去大洋彼岸的巨轮,樱木还有点难以消化他们脚下的土地其实是个大圆球的新知识。春末时节,彩子出嫁了,良人也是武门之子,叫宫城良田,樱木与他在安西师父那相识,还在他的介绍下认识了不务正业的富家公子三井寿,几个人虽出身不同,倒也很合得来。流川从仙道那回来后疯狂练剑,学堂也不怎么去了,也不再每天来找他打架,只有水泽送来过几回鲷鱼。洋平每天在府里帮忙做些粗活,偶尔也会跟他偷师学学剑道,樱木觉得洋平其实也挺有天分的,总之,日子过得有滋有味。

  某个闷热的午后樱木对着稻草桩砍腻了,就躺到树荫里望天,云层厚厚的,也不知怎么眼前就浮现出了仙道的脸。那日赏花的俳句他当然不懂,但是流川听了似乎更加不高兴了,不过那个脸臭的狐狸,就没几天看起来是高兴的。江户很太平,要天才来看,仙道是在杞人忧天,这世道不是好好的嘛。

  蝉鸣嘶嘶不绝于耳,思绪飘着飘着就眼皮打架了。

  樱木醒来的时候旁边坐着个人,一开始还以为是洋平,叫了几声没回应,坐起来才看清是不爱说话的狐狸。流川的皮肤白皙细腻,即使这样的夏天也没见改变,今天看着反而像更白了几号。

  “干嘛?”樱木挪了挪屁股故意坐到树的另一边。

  流川没答话。眼看天色越来越暗,樱木知道马上就要大雨倾盆了,他站起来准备扔下流川自己走人,迈出半步又觉得懊恼。

   “喂喂,你倒是说句话啊!你想淋雨天才我可不作陪啊!”

  那只狐狸跟屁股上长了石头一样还稳稳当当地坐在那。樱木急性子上来,弯腰一把抓住流川的胳膊,心想要打架也至少去走廊里打吧。

  流川在被樱木碰到的瞬间嘴里倒抽一口气,樱木吓了一跳,赶紧松开手。天空划过一道青色的闪电,将流川的脸照得似乎毫无血色。

  “流川?”樱木疑惑着试图去掀流川的衣袖,流川别别扭扭地阻拦,樱木发现他的手心全是冷汗。感觉到不正常的樱木凭着蛮力将衣袖向上一撸,触目惊心的一道道血印子伴着一声惊雷将他炸得不知所措。“这是……狐狸,谁打的!?”

  谁打他,谁敢打他?樱木有种气冲脑门的眩晕感,顿时想拿把真刀去砍人。

  “白痴。”流川放下衣袖,语气依旧不咸不淡,听不出什么情绪,樱木却似乎在他脸上看到了一丝丝微妙的变化。

  “你……你父亲打的?”想来想去,这个家里敢动少爷的,除了老爷还能有谁?

  流川给樱木一个“还不算太白痴”的眼神,往里缩了缩脚躲避落下的雨点。

  “为什么?”以樱木的了解,流川家对这个唯一的儿子可谓宠到了极点,若是小事绝无可能家法伺候。

  流川又沉默了。樱木难得没继续暴躁下去,虽然他总是跟这狐狸打来打去,但他不真的讨厌流川,现在看起来流川有烦心事,如果不想办法弄明白,估计今晚都睡不着觉了。

  眼看雨势越发凶猛,茂密的树叶也无法阻拦雨点落在两个人身上,樱木坐在流川旁边头都快想破了也不知道该怎么让他开口。正烦恼得厉害,却听得流川轻笑出声。

  流川……笑了?这是樱木认识他以来第一次见。唇角微微上扬的流川,简直将“好看”这个形容发挥到了极致,似乎有一把小锤敲在了胸口,让樱木感到窒息,又奇妙地兴奋。

  “抓耳挠腮的像只猴子,大白痴。”流川修长的手指拂去落在樱木头顶的落叶,那一头咋咋呼呼的红发也因为雨水的浸润而变得柔顺。手顺着水流向下,抚上樱木的脸颊,如果现在有镜子,就可以让他看看他自己的脸在一瞬间变得多红。流川的拇指划过樱木的唇角,他甚至能感到他丰满的嘴唇紧张地微微颤抖。

  樱木的脑壳里似乎被雨水灌满了,随着流川的靠近,呼吸变得越发困难,他能感受到流川温热的气息呼在脸上,那双被垂下的纤长的睫毛遮盖住的黑曜石般的眸子里,映照出的是什么?

  “大白痴,我……”

  “少爷!你怎么在这淋雨!!”水泽一郎的声音从走廊的方向传来,人也很快就到了眼前,流川头上多了一把精致的油纸伞。“少爷你这样会弄坏身体的,快跟我回房去!樱木你也真是的,淋雨好玩吗?”

  樱木还没从刚才的震惊中缓过神,洋平从另一边的走廊也匆匆跑过来了,手里的伞虽然破烂,也好歹能遮着雨。“花道,我来接你了!”

  流川看着樱木。樱木愣了愣,说了句“赶紧回去上药”扭头跟洋平跑了。

  “听夫人房里的丫鬟说,流川少爷是因为拒绝结婚而挨打的。”躺在破旧的榻榻米上,洋平看樱木魂不守舍的样子就猜到他在想什么。

樱木投来困惑的目光。

  “流川老爷被指派去镇压长野的起义军,希望出发前让少爷取个正妻回来,不知道为什么少爷就是不同意,老爷气急了,用马鞭把少爷一顿好打。”洋平一只手撑起脑袋看着樱木,“花道,你真是除了练剑什么都不关心啊,这一点跟流川少爷莫名得像。”

  樱木目光呆滞地望着房顶,角落里有点湿湿的,似乎马上就要渗进水来了。如果一个角开始漏雨,是不是很快就会把整个房顶冲塌?

  “你说少爷为什么不愿意娶亲啊?”洋平的声音像从另一个世界传过来的,樱木听清楚了,却似乎没听明白。心里有什么东西就像湿掉的墙角,越扩越大。

  这个晚上樱木还是失眠了。雨点落在脸上,流川温热的气息 从未见过的温柔神色……下午的情景不断在眼前晃,伴着捉摸不清的心情。

  “花道快起来,给老爷践行了!”

  樱木惊醒,已经日上三竿了。流川将军因为昨天的事气得不轻,干脆决定提早出征讨伐叛军,临行前还神色严厉地宣布,等他凯旋归来,就迎少夫人进门,流川家要双喜临门。上至家臣下至仆人都一片欢呼,为家主造足了声势。樱木远远看着流川穿着正式,低着头听父亲临行前的嘱托,整个家族都交给你照顾了云云,也想起了自己已不在人世的亲人。

  成为一家之主的流川梳起了月代头,第一次家族训话,什么像样的话都没说出来,还让樱木看到了这窘迫的样子,流川头一次觉得自信心受到了很大程度的打击。

  “大白痴!”去安西府的路上,樱木那张脸上拼命忍住不笑的表情让流川浑身上下不自在,只觉得一股子心烦气躁。

  “干嘛啊,臭狐狸……”

  “那是什么表情啊!”

  “噗……”流川话音还未落樱木就笑出声来,“哈哈哈死狐狸你也知道自己没毛了不好看是吧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

  流川站定:“你是因为这个头发觉得好笑?”

  “不然呢?哈哈哈……”樱木笑得眼泪都要挤出来了。

  流川黑着整张脸。

  “哎,生气了?”樱木笑了好一会才意识到流川不高兴了,额头前没有头发遮挡,樱木发现他还挺爱皱眉头的,细长的剑眉都快拧到一起去了。

  “真是小心眼的狐狸,嘛,其实也还好啦,你的额头挺好看的……啊对了,你的伤好了点吗?”樱木挠着自己的红头,说安慰流川的话还真是不习惯。

  “嗯。”流川点了点头,脸色似乎好看了一点。

  “哎呀,迟了要挨骂的,快点走吧!”樱木不知接下来该说什么,索性拉起流川的手就往前走。

  热得发烫的手,心情似乎在一瞬变得安宁了。

  流川一用力,又将樱木拉了回来,伸出另一只手拂乱了他额前的红发,轻声说:“你的头发就保持这样吧。”

  樱木瞬间脸颊变得通红。

  “走了。”流川握紧了手中樱木的手。

  雨后的夏风,轻盈舒适。


   Chapter 4

  仙道急匆匆回日本,是因为一封家书。信中母亲说,姨母家的家主战死沙场,父亲同样因为打了败仗,被德川将军责罚了。德川势力逐渐倾覆,在英国接触了很多先进理念的仙道明白,他们的立场注定是在历史进程的对立面。

  流川……无论什么样的英雄豪杰,都注定要被残酷的现实碾压,你明白吗?

  经历漫长的路程,仙道自己家都没回先奔赴流川府,府中上下静悄悄的,下人都减少了很多。坐在会客室正席的流川,脸上是掩饰不住的憔悴,本黑白分明的眼中现在布满了血丝。仙道不愿意看他这个样子,想再做一把努力:“跟我走吧,还来得及。”

  流川看了仙道一会才开口:“我把樱木赶到你家去了,你把他带走吧。”

  “你这是何苦呢……”

  “我要成为日本第一的武士。”

  仙道知道,跟流川讲什么时代的风向什么进步的思想根本对牛弹琴,只好把希望寄托在樱木身上。赶回自己府上见到了樱木,结果不知是不是跟流川在一块久了也沾染了他的脾性,任仙道嘴皮磨破,最后只回一句:“我不会去劝他当逃兵,我也不做。”

  “你又不是德川家的人,为什么要去趟这个浑水啊!”

  “为了狐狸。”

  仙道沉默,望着院子里萧瑟的落叶,映着一轮残月分外凄凉。春日三个人一起赏花斗嘴吃寿司的情景,也许再也不会重现了。

  深夜,仙道正辗转反侧,来了一位意想不到的客人,眼前的少年人也剃了月代头,让他差点没认出来。

  “请容我重新介绍自己,我是水户洋平,之前一直瞒着你们,真是很对不起。”洋平伏下身体行了个礼。

  “看得出你见识不凡,没想到身份如此高贵,失敬。”仙道嘴上这样说,表情却并未表现得很惊讶。

  “只是庶出罢了,本来想过自由的生活,才从家里逃出来的。”洋平抬起头,目光中透着超出年龄的成熟:“花道想帮流川,我想帮花道,所以又厚着脸皮回家求父亲给了我一些武士。”

  他们都为了重要的人放弃自我,走入修罗道吗……仙道觉得自己好像彻彻底底成了个外人。

  “我不想花道知道我骗了他,这些人能不能算作你送他的?”洋平低声请求。

  “如果这是你希望的话……好吧。”

  仙道在日本逗留的时间不长,尽可能快地偷偷转移了家人和重要的财产,临走前,他将那栋赏花别苑的钥匙留给了樱木。“我给你们留了些钱,埋在那日你吃寿司的树下了,还有我在英国的地址。战争结束后我会回来。”

  樱木也不推辞,收下钥匙对仙道粲然一笑:“谢了仙道,等着胜利的好消息吧!”

  仙道看着樱木月色中明亮的双眸,与初见那日别无二致,忽然胸中酸楚,他倾身拥抱了樱木,哑着声音说了也许是他们之间的最后对话:“再见,花道。有朝一日再一起去赏花吧。”

  黎明时分,流川府中聚集起所有能召集来的武士家臣,流川一身漆黑的武衣正襟危坐,每个人的身前都放着一只盛满酒的碗。

  流川依然一言不发,举碗一敬,然后仰头灌了下去,这酒烈,辣得喉咙生疼。武士们跟着将酒一饮而尽,纷纷起身准备出征。

  “少爷!”水泽慌慌张张跑进来,“樱木和洋平回来了,还带了好多人!”

  流川似乎呆了一般看着那抹火红从门口大摇大摆进来,与自己面对面站定。

  “臭狐狸,没有天才帮忙不怕吃败仗吗!”樱木自己进来的同时似乎也带进了一道光,晃得流川不得不眯起眼睛,心中惊涛骇浪却一句话也说不出。

  大白痴,你知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啊……

  “喂,给我一碗酒!”

  水泽赶快给斟满一碗,樱木接过两口并作三口喝了个精光,然后露出了招牌自信的大笑,“让我们把敌人打得落花流水吧!”

  流川垂眸,思索一会后从怀中掏出一枚光泽温润的玉坠,正面纹理清晰地雕刻着家徽的流水图案。现在既然它真正的主人已在眼前,也就没有必要藏着了。

  在水泽的惊呼和众家臣惊诧的目光中,流川把玉坠塞到了樱木手里。

  “这是给我的正室夫人准备的。”

  “啊?!你你你……我……”樱木一时磕磕巴巴不知该说什么。

  “走了。”流川拉起樱木的手,握紧。

  “哦……哦!”樱木也握紧自己的手回应。虽然他还没太明白这其中的意味,但他已经决定要跟随流川,那就无论去哪里,做什么都好。

  我们一起的话,可以做到任何事吧!

  朝阳已从东方缓缓升起,奔驰的骏马,脚下生风地向着前方而去,一黑一红两个身影像两道闪电,融化在炫目的天光里。


[ 此帖被采花大盗在2018-07-24 20:48重新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2 条评分 乐园币 +2
狐狸爱猴子 乐园币 +1 2018-08-08 月见
苏喵 乐园币 +1 2018-08-08 月见
级别: 主力小猴
发帖
73
乐园币
3006
积分
812
只看该作者 1楼 发表于: 2018-07-19
正篇完结,流花结局在下一楼,仙花结局在下下一楼,奇葩番外在下下下一楼
级别: 主力小猴
发帖
73
乐园币
3006
积分
812
只看该作者 2楼 发表于: 2018-07-19
ED1
仙道踏上暌违多年的日本土地,已改名为“东京”的江户与记忆中的模样相去甚远,但繁华依旧。听说当年的别苑被改成了染布坊,那条诗情画意的引流河,现在想必浮满了花花绿绿的染料吧。街头的小商贩看到一身西装高大帅气的达官贵人,纷纷吆喝着招揽生意,仙道兜兜转转,随手买了些糕点,路过某个餐馆,敞开式厨房后正有人认真地捏着寿司。仙道眼前一亮,信步走了进去。

“樱木先生的话,我们村最南头住着一个呢。”

又经过半日奔波,仙道终于辗转来到了镰仓,四处打听下找到了附近唯一的一个“樱木先生”。夕阳下,一个男人正往桩子上绑渔船的粗麻绳,船尾拖着的渔网里还装得满满当当。

“好久不见。”仙道轻声招呼。

“这么多年了,你好像一点都没变老。”老旧的渔屋里,男人翻了半天才找出几个像样些的杯子,煮了茶端过来,走路的姿势似乎有点怪。

“大概因为我不爱操心吧。”仙道也不嫌弃茶的劣质,小口喝着,“你的脚怎么了?”

“那个时候弄伤的,留了点病根。”

沉默忽然弥漫开来,仿佛只是提到“那个时候”,就像揭开了结痂的伤口,鲜血又会涌出来。

“带我去看看流川和花道吧。”仙道终于打破了沉默。

远离村庄的山脚下,一座不显眼的小土丘在暮色中静静伫立,土丘前竖着一块木板,但上面空无一字。仙道蹲下身,将白天买的寿司放在木板前。

“本来收到你的信后,我就决定再也不回日本了,毕竟什么值得我牵挂的东西都没有了。但是这么多年,每个春天我都要梦到这两个傻小子。”仙道抚摸着木板,眼中溢满复杂的温柔。“你们两个笨蛋,有没有后悔当初没跟我走了?”

回应仙道的只有风声。

“洋平,我觉得很对不起他们,如果我再留久一点,也许可以劝得动流川……”

“不会的,战场上的流川和花道眼神很坚定,他们有自己无论如何都要守护的东西。”

仙道苦涩一笑,“那你也一定有要守护的东西吧?”

洋平了然地点头,“我哪也不会去,就在这守着花道,用‘樱木洋平’的名字活着就很好。”

“我懂了。”仙道不会再说跟我去英国这种话,对于欣然迎接自己命运的人来说,生与死亦不是最重要的事,大概能实现内心的愿望,守护重要的人,就是最快乐的吧。
[ 此帖被采花大盗在2018-07-20 09:14重新编辑 ]
级别: 主力小猴
发帖
73
乐园币
3006
积分
812
只看该作者 3楼 发表于: 2018-07-19
ED2

暗无天日的牢房里,少年人在杂草堆里蜷起高大的身躯睡着,但极不安稳,由远而近的脚步声很快惊醒了他,脚步声在他在的房门前停下,开锁的声音后跟着牢头粗野的声音:“红头发的小子,出来。”牢里其他的犯人一阵骚动,被牢头凶狠地呵斥几声,又恢复了安静。

樱木拖着沉重的脚镣出来,脚腕的皮破了又长好,好了再磨破,已经感觉不到疼了。

到了一间房门口,牢头叫人把他身上的枷锁都去了,冲着房门努了努嘴,压低的声音依旧掩盖不了语气中的不耐烦:“有人来捞你了,赶紧跟他走,到了外头不许声张!”

能来捞自己的人,这个世界上还存在吗?樱木几乎怀疑这是在做梦,但还是推开了房门,如果这是现实,那就只有……那个人了吧。

“花道!”

樱木没看清对方的脸就被抱了个满怀,但他能确定,就是那个人。

“仙道……你回来了。”

仙道抽泣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花道,你受委屈了,我对不起你们……”

“流川他……”

“我知道,我都知道了。”仙道用力抱着樱木,就像抱着已经失去的旧日时光,痛苦、不甘、悔恨和眷念在他胸中搅成一团,让人几乎失去呼吸的力气。

樱木回抱仙道,忍了半年的泪忽然决堤。

汽笛声声,去往英国的渡轮起航了。樱木站在甲板上凝视渐渐远去的故国风景,想到流川洒在这片土地的热血,心中翻涌起深刻的难舍。

“我托了旧识继续找洋平的下落,目前没有消息,但他应该还活着。”仙道抚摸樱木已剪短的红发,发现他的侧颜看上去已没了当年那股神采。失去流川,樱木应该是比自己更疼的那个。

“真高兴你没有做傻事。”仙道看樱木的目光中充满了爱怜,当流川战死樱木被俘的消息传到英国时,他一度以为樱木会选择自尽。

“他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是‘活下去’。”樱木从口袋中掏出那枚玉坠,放在掌心摩挲。良久,将玉坠放回口袋,樱木的视线回到海上,陆地远得几乎看不见了。咸涩的海风拂面,海鸥在头顶掠过,向着未知的远方飞去。

“我要努力、幸福地生活下去,连同狐狸的份一起。”

樱木一直消沉的脸上,终于浮起一丝笑容。
级别: 主力小猴
发帖
73
乐园币
3006
积分
812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2018-07-19
☆一个神奇的番外☆


“啊啊啊啊啊啊!”震天的吼声从某件教室传出,响彻了教学楼。红头发的少年从座位上跳起来,满头大汗气喘吁吁。

等他回过神,面对的是整个教室的注目礼和头爆青筋的老师。

“给我滚出去罚站!”震天的吼声再次从某件教室传出,响彻了教学楼。

“到底什么梦啊那么刺激!”头发染得金黄的瘦高少年一手搭在樱木肩膀上笑嘻嘻地问。

“我在隔壁班都听到了!”肚子圆滚滚的少年搭腔。

“啰嗦!”樱木不高兴地嘟囔。真是奇葩的梦,梦到自己变成卖艺的被仙道买下送到流川家,又跟流川发生了点不明不白的关系,最后竟然跟他一起去打仗还差点被砍死……这叫什么事啊,凭什么他要为那只讨人厌的狐狸上战场啊……

怕什么来什么,一抬眼,楼道那边站着的不就是那个死冤家吗!

流川依旧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一双凤眼盯着樱木由远到近。

樱木本来是打算用气势压倒流川,可越走近不知道为什么越胆虚,到面对面的距离,樱木甚至感觉自己手心冒汗完全停不下来。脑子里放电影般一遍遍回放刚才的梦,初见时的狐狸,练剑时的狐狸,笑起来的狐狸,神色温柔的狐狸,倒在血泊的狐狸……

“啊啊啊!”樱木终于在回想起那个雨天树下的情景时彻底崩溃,一声大吼,对着墙“咣当”就是一个头槌,然后撒丫子以超越宫城良田的电光火石之速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里。

“花道疯了!”洋平痛心疾首地做出结论。

平日热闹非凡的球馆,今天因少了一个人变得冷清了不少,经理和队长生气地讨论着樱木竟然翘练习明天要如何罚他。流川默默做着训练,觉得似乎什么地方有点空空的。

夜色初上,屋顶是看星星的好去处,樱木盘腿坐着望天,觉得脑子昏昏沉沉的,身上不断冒着冷汗。

后脑勺出其不意地挨了一下,不用回头都能猜到谁手这么欠。

“喂,你跟德川家是亲戚吗?”樱木没头没脑问了一句。

流川脑子转了好几个弯才忍住没直接回一句“你有病啊”,大白痴有点不对劲,他并不想用跟他打架来结束今天。

“不是。”

“哦,那你跟仙道是亲戚吗?”

“……不是。”

“哦……那你娶老婆会给玉坠吗?”

“…………”

流川已经不想回答了,这都是什么奇怪的脑洞?难不成真的疯了?

樱木也意识到自己的问题实在是太缺心眼了。一个梦而已,干嘛这么认真?

“大白痴,”流川踢了踢樱木,“来单挑。”

“哈?”樱木扭过头用颇为奇怪的眼神看流川。

“不赢过我别走。”

“切,天才分分钟收拾了你!”

流川见成功吸引到了樱木的注意,便转身往回走。

十几个回合下来,两个人都气喘吁吁,胜负当然显而易见,樱木一点便宜都没讨到。

“啊啊,饿死了,天才要回家吃饭了!”樱木泄气地将球一丢。

虽然不愿意承认,但本来赢过流川就是一件难事,何况今天连午餐都没吃,现在心里惴惴的,身体发软,功力根本发挥不出来嘛!

“要逃了?”流川优哉游哉地运着球,一双黑亮的眼睛盯得樱木发毛。“不是答应不赢过我不回家吗?”

“别烦我,明天再教训你这死狐狸。”樱木有气无力地骂道。

流川耐心消耗殆尽,走上前来满眼的挑衅。樱木看着他近在咫尺的脸,紧张得话都说不出来了,只觉得在流川的视线下自己越来越矮,脸也越来越热,似乎即将不能呼吸了。

“噗……”也不知流川看了多久,忽然轻笑出声,“果然搞不懂猴子的想法。”

这个笑容与梦里实在太过相似,樱木一瞬间又将自己代入到了幻觉中。

“喂,你……”樱木低着头不敢看流川的眼,只伸出手轻轻拉了拉他胸前的运动衫,干涩的话语混着不明的心情脱口而出:“别死啊……”

你死去时,我痛苦得想马上跟着去死。这种心情无比真实地在樱木胸口盘旋着,困扰着他。

“流川?”很久未得到回应的樱木抬起头,发现面前空无一人。

眼前的景象开始扭曲,球架,地板似乎都在旋转,整个球馆糊成了一副打翻了颜料的水彩画。

“花道,花道!”

洋平的声音响起,樱木努力撑大眼睛,发现自己又回到了流川府后院的旧屋子里。

“你说流川少爷为什么不想娶亲啊?”洋平撑着脑袋问。

樱木没有回答,茫然地环顾一圈,视线落在了房顶的角落上,那里快漏雨了。他突然跳起来炮弹一样冲出房间,向着正屋的方向拼命跑去。

“狐狸!狐狸!”樱木拼命喊着,在白茫茫的雨中狂奔,流川家的院子有这么大吗?怎么都找不到狐狸的房间了!

终于,他看见了流川,穿着薄薄的中衣站在走廊下。樱木冲过去,抓着流川的双手颤抖个不停。“狐狸,跟仙道去英国吧!我们一起走!”

流川整日波澜不惊的脸上露出了十分痛苦的神色,一开口,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樱木目瞪口呆地发现大雨和流川家 院子都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漫天的火光,此起彼伏的惨叫和呛人的血腥味。向前倾倒的流川将樱木护在身下,只艰难地说了一句话:“活下去。”

“流川,流川!”樱木歇斯底里地叫着,挣扎着起身,然后被一片白光晃了眼睛。

刺眼的日光灯,雪白的天花板,雪白的墙壁,雪白的床单。

流川正坐在床边面带诧异地看着自己。

“流川!”樱木胡乱地伸出手从流川的手开始一路摸到脸,直到确定对方真实存在温暖又鲜活才缓过神来。

“真是白痴,明明发烧了还逞什么能。”流川丢过来一包纸巾,樱木才发现自己浑身都浸透了,汗水划过脸颊,又热又痒。发烧了?难怪今天一直都昏昏沉沉的。

樱木试图下地,但发现双脚软绵绵的,丝毫使不上力气。

流川将他自己的外套丢到樱木头上,默不作声地蹲了下来。

“干嘛?”樱木吓了一跳。

流川扭头看了他一眼,又扭了回去。

“天才才不需要你这瘦弱狐狸来背!天才自己能回家!”樱木脸涨得通红。

“已经从体育馆背到医务室了,少啰嗦。”流川不耐烦地摇了摇做着准备动作的手。

樱木感觉自己更虚弱了,整个人都像要烧成灰。

“我梦到你死了。”流川的背意外得还挺宽,樱木趴在上面跟着流川的脚步一颠一晃的觉得还挺舒服。

“大白痴。”流川翻了个白眼,对你这么好你就这么回报我的?

听到熟悉的语调熟悉的骂声樱木竟然觉得亲切,他紧了紧胳膊,让自己趴得更舒适一点。

“别死啊狐狸,其实我……”樱木又感到困了,没再说下去。

他想,如果醒来看到流川的笑脸,就说完后半句吧!
[ 此帖被采花大盗在2018-07-19 17:28重新编辑 ]
级别: 论坛版主
发帖
355
乐园币
47457
积分
1921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2018-07-19
搶一下沙發
每篇結尾有一點排版碼錯誤

長文有幾個懷疑人選

結局3的反轉真的很有趣
级别: 天才小猴
发帖
1669
乐园币
217695
积分
5819

只看该作者 6楼 发表于: 2018-07-19
还是结局3比较喜欢~
日本古代的故事,是54吗?
r=a(1-sinθ)——花道的公式
级别: MVP小猴
发帖
386
乐园币
1394
积分
976
只看该作者 7楼 发表于: 2018-07-19
月代头……噗哈哈哈哈哈想象了一下画面感不要太强!
感觉这篇有点点偏流花了,再来就是反转了好多喔!
最后那里很戳,两个人一起可以做到任何事呜呜呜!
来自啥都看不出来干等着抄作业的某广式早茶
级别: MVP小猴
发帖
281
乐园币
995
积分
1033
只看该作者 8楼 发表于: 2018-07-23
哈哈也想象了下额前没了发的的流川("⌒∇⌒")
番外赞赞,稀饭文中几处细节描写
仙似云,流如水,樱是花♡
坐等抄作业……
[ 此帖被doublettt在2018-07-23 14:34重新编辑 ]
级别: 主力小猴
发帖
139
乐园币
805
积分
471
只看该作者 9楼 发表于: 2018-07-30
在正文中段已有不好預感,一直在擔心。。。後來看到正文最後感覺還是挺快樂,和喜歡的人一起的happy ending。那2篇番外的結局好慘,流川和花道那種剛剛萌芽的感情,就要比時代扼殺那種感覺很揪心。神奇的番外彌補了傷感,被治癒了
[ 此帖被ilikebl在2018-07-30 21:18重新编辑 ]
级别: 辣手护花
发帖
1378
乐园币
19486073
积分
100011682

只看该作者 10楼 发表于: 2018-08-02
亲妈果然还是喜欢最后的神奇番外结局啊!
这一篇写的好温柔,故事发展舒缓平和,人物形象丰满生动,不管是流花还是仙道,那怕是戏份不多的洋平都有认真的描写,看起来就好象真的走入一段故事之中,引人入胜。仔细说起来的话,仙道的形象稍微弱了一点,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不然仙道就要喧宾夺主了!

真的好好看,想看到楼主写更多的文,笔芯。
石头剪子布
级别: MVP小猴
发帖
445
乐园币
197287
积分
1081

只看该作者 11楼 发表于: 2018-08-04
写的真的好棒!很完整的一个故事!人物形象也很丰满!
但是这题我不会做(;´༎ຶД༎ຶ`)
级别: 主力小猴
发帖
316
乐园币
90
积分
622
只看该作者 12楼 发表于: 2019-12-06
月代头真的……哈哈哈哈哈哈哈,但是故事整体完整性很高,牛哥沉默挨揍强势抗婚很man了
快速回复

限12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