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 409阅读
  • 6回复

【匿名征文27】朋友关系

楼层直达
级别: 主力小猴
发帖
73
乐园币
3027
积分
812
— 本帖被 samurai 从 花之同人 移动到本区(2018-08-14) —
【仙洋花】朋友关系

1/

水户洋平做了个梦。
梦里,他回到了六岁那年。
“你也喜欢拉面吗?”

一个年纪和他差不多大的小男孩,顶着一头鲜亮的红发,端着一个碗口比自己的头还大的碗,冲着他憨憨地笑了一下,又将那颗红得耀眼的头重新埋入了深深的碗口中,继续投入地吃了起来。

这拉面究竟有多好吃啊?刚才就被这个吃拉面的红发男孩吸引得驻足观看了好久,小男孩脸上的疑惑又加深了一层,从食堂的阿姨手中接过了一碗一模一样的拉面,不动声色地挤开红发男孩身边的小伙伴,在他身边坐了下来,然而一边吃一边看他,却怎么也吃不出他那种热烈的享受感。

“你还要吗?我的可以给你。”小洋平不由自主地问出声来。
“可以吗?”红发小男孩再次从大大的拉面碗中探出了头,眼睛望向了刚才就盯着自己看了好久的小个子。

“当然可以。”水户洋平拿起了筷子给红发小孩夹肉夹面,余光中看到小伙伴眼睛乐成了一条线,却不忘直愣愣地盯着面碗,嘴角忍不住微微上扬。

“喏,快吃吧。”自己碗里的面和肉甚至汤均已基本所剩无几,小洋平终于放下了碗筷。
“那我开动啦,你真好。”眼睛又笑成了一条线,那天的阳光真的十分明媚十分美好。

2/

画面一转,来到了高一的夏天。

那个红头发的小男孩早已长成了高大挺拔的红发少年,此刻却痛苦地趴在地板上,一动也不动,也不确定他是否还在呼吸。许久之后,倏地站了起来,坚定地喊着。

“非常喜欢,这次绝不是说谎!让我上场,打倒山王,称霸全国!”

混乱中传来几个人声。
“不要!不要再打了!”
“还有一个人可以影响他......”
“为了你的健康,我建议你再也不要打篮球了。”

梦到这里,洋平猛地惊醒坐起,心跳还没有平静下来,就赶忙跳下床,赤脚跑到隔壁房间,打开门看到梦里那个顶着红发的大男孩呈大字敞开躺在床上,被子被踢散在一旁,胸口有规律地起伏着,不知道梦到了什么,脸上似乎还带着笑容,嘴角隐隐约约挂着口水,连睡着的样子都这么傻傻的。

洋平无奈地扶了一下额头,才发现自己早已满头大汗。

唔,总算松了一口气,平静了一下心跳,把踢歪的被子重新拉回红发男孩的身上,轻声关上房间门,刚刚急急忙忙地开门声好像并没有对房间里睡得正香的人有任何影响,扭头看了一眼客厅里的挂钟。6:30分,呼,怪不得天这么亮了,既然早早醒了,今天就早点去上班吧。

3/

“水户君,早啊。”
“仙道君,早。”

如今的水户洋平,是湘北拉面店的兼职店员,东京B大的在读生,樱木花道的小学兼初中兼高中同学,绝对的好朋友,两人大学终于没有再上同一所大学,樱木花道是隔壁T大的篮球特招生。洋平姑姑家的房子就在学校附近,姑姑长期定居海外,念及将来可能回国养老,便没有处置房子,恰巧洋平考上了房子附近的大学,便邀请了洋平前来照看。考虑到洋平一个人有点无聊,这房子便成了樱木军团聚会的最佳场所之一,花道更是受洋平邀请,一起住了进来,成为了洋平的室友。

早早上班的一天,熟练地打开店门,清扫过店面,将需要的食材收拾妥当,桌椅摆置妥当,洋平在门口遇到了那个意料之中的熟悉的身影——

仙道彰,那个曾经叱咤神奈川县篮球界的风云人物,虽然始终没能在中学阶段带领陵南打入全国大赛,但是凭借据说超常发挥的高考成绩,成功考入了东京T大,加入了校篮球队,继续追求自己的篮球梦,并在第二年,随着樱木花道加入T大篮球队,顺理成章地成为了樱木花道的学长——据外界传言,也可能不仅仅是学长。外界传言不是空穴来风啊,想到这里,洋平不禁一笑,毕竟这是个知道在门外的小花园里可以找到洋平姑姑家门钥匙的男人啊。

4/

“唔,真香啊。”

呈现在眼前的有黑豚拉面煎饺御子烧炸鸡扒三文鱼生鱼片鳗鱼饭乌冬面寿喜锅,玲琅满目,应有尽有,这是在做梦吗,樱木花道跃跃欲试,又忍不住犯了难,应该先吃哪个呢。

正在花道犹豫的时候,阵阵饭香越来越浓,花道的意识也渐渐清醒,眼睛还没有成功地睁开,长长的睫毛开始微微地颤动。

“花道啊,”
唔,这声音,好像不是洋平啊......
“醒了吗。”
唔,是刺猬头啊。

饭香越来越浓烈,意识也越来越清醒。
刺猬头这个家伙,竟然敢偷偷摸本天才的头,等我头槌。
算了,看在他大周末来给本天才做早饭的份上,就放过他吧。
咦,怎么不摸了,算你有良心,本天才的头可不是给人摸的。
人呢,看来还能再睡一会儿,大好的周末,刚刚结束考试和比赛,难得给自己放一天假,那我就继续睡会儿。

呼......
呼呼......
怎么感觉脸前有热气,热气越来越近。
花道尝试着偷偷睁开眼睛,被眼前盯着自己的一双笑眼吓了跳。

这个刺猬头,不知道什么时候偷偷爬上了自己的床,也不出声,躺在自己身边,直愣愣地盯着自己,脸上还挂着一脸坏笑,自己偷偷睁眼的样子他肯定看到了。

“刺猬头你王八蛋!”樱木花道猛地把被子拉过头顶,捂着脸伸腿踹身边的人。

身边的人纹丝不动,反而上了手,试图扯开花道捂着脸的被子。在尝试失败后,隔着被子捏了捏花道的脸,翻身下了床。

“花道,你醒了啊,那就起床吧哈哈,我再去准备一下早餐。”
“刺猬头你别跑,吃我头槌!”听着脚步声越走越远,花道裹着被子挣扎着坐了起来,瞪着腿冲仙道喊,也不管他能不能听到。

“花道你说什么?”刚走向厨房没多久的人听到声响,竟然又出现在了卧室。脸上的表情不是关心,明明就是看本天才笑话哼。
“没....没什么。”仿佛背后说人坏话被听到了,花道不禁脸颊发烫,连嘴也变得不利索起来。

“花道这是害羞了吗,哈哈。”眼前的男人还一手拿着铲子。
“哪...哪有......刺...刺猬头,你...你别胡说。”明明很有气势的回复,说出来竟然变成了这样,花道真想把自己的舌头咬断。

“哈哈哈,害羞的花道真的好可爱,那你自己起床哟,马上就可以吃早餐了。我们早餐就简单吃一下吧,中午老妈应该会好好准备一下,毕竟她和老爸问了好多遍我什么时候再带你回家。”刺猬头一脸宠溺,爱笑的眼睛都快笑没了,转身又走向了厨房。

一顿传说中很简单的早餐,很简单,却又很丰盛。

花道素来喜欢拉面,冰箱里有洋平备好的浓汤和黑豚肉,煮得恰到好处劲道而极富弹性的拉面,配上清脆爽口的海苔木耳和花道最爱的溏心蛋,热气腾腾,一碗拉面散发出特别的美味;进口香蕉被打成香蕉泥,夹在两边全麦吐司之间,一口咬下去,像心情一样甜美;还有草莓蓝莓火龙果橙子哈密瓜各色水果拼成的水果拼盘,以及花道的又一最爱牛奶,美味与营养齐飞,可口与健康俱全。

眼前的红发男孩先是大口大口地吃完了拉面,又一口香蕉吐司一口牛奶,在仙道柔柔的目光中,所有的饭菜被一扫而空。


5/

随着考试周的过去,各种各样的活动也多了起来。假期即将来临,大家也面临短暂的分离,有的计划回家,有的计划打工,再加上心情放松了下来,似乎有着喝不完的酒,聊不完的天,找着各种理由聚餐游戏。

今天是主题为“神奈川人在东京”的老乡会。考试结束,假期来临,大家的心情都开朗起来,觥筹交错,谈笑风生,转眼间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今天的樱木花道有点不正常,无论是来自宫城和三井的亲学长的问候,还是来自藤真牧绅一等外校老对手的寒暄,甚至是目光无意间与老对头臭狐狸撞到了一起,都爽快地举起了手中的酒杯,一饮而尽,任仙道怎么劝都劝不住。

终于熬到了聚餐结束,本来就不胜酒力的花道早已面红耳赤。众人相互道别,相继离开,只留下似乎一晚上都在借酒消愁的红发少年,围着他的樱木军团其他成员,以及和他一起出现的仙道。

“慢一点,试着站起来。”仙道拉住花道的手挂在肩膀上,一手环住他的腰。
“我...我...我没醉......”烂醉如泥的人好不容易站了起来,试图挣开身边人的束缚,然而脚下一软,差点又瘫软下去,多亏了腰间的手,获取了继续站着,或者说靠着的支点。

“你醉了,还是快回家吧。”将肩上滑落的手重新搭上自己的肩膀,紧紧箍住依靠着自己的人,仙道向站在一旁的花道的老朋友们使了个颜色。
“洋...洋...洋平......花道不...不...不想回家......” 在大楠野间高宫和洋平有所行动之前,平日里总是大大咧咧的那个人换了个模样,竟然撒起娇来。即使是樱木军团,也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花道,不禁有点震惊。

“花道,你醉了,听话,快回家吧。”看着挣扎的花道,沉默了几乎一晚上的水户洋平站在桌子的对面,终于有所回应。
“不...不嘛...花道想吃...炒...炒面...想吃...烤...烤鳗鱼...想吃...御...御子烧...”众人目光聚焦的那个人,越说越委屈,红红的脸皱成了一团。

“真是败给你了,我们走吧,带你去吃东西。”在众人沉默了几秒过后,仙道终于最先做出了妥协。

最终,原本决定护送花道回家的一队人,出现在了路边的烧烤摊。醉翁之意不在酒,刚刚哭着喊着说自己想吃小吃的红发少年,接着醉酒的劲头,尝到了撒娇的好处——以同样的招数,从刺猬头手中,夺过了今晚不知道第几杯酒。

夏日的深夜,凉风习习,路边的小吃摊生意火爆,大家喝酒吃肉,谈天说地,大快朵颐,并没有人注意到街角那一桌人的诡异。

一个矮胖子一个黄卷毛和一个小胡子站在桌边,似乎准备离开,却又无意间将桌子的侧面围了起来,剩下两个人坐在座位上。一个红头发的少年明显喝多了,歪着脸一直看着斜对面傻笑,坐在斜对面的是一个梳着飞机头的深发少年,一脸冷酷地注视着不知道什么方向。

“嗝...”红发少年酒足饭饱,被自己逗乐,深发少年微微转头,对上了红发青年盯着自己的眼光。
“洋...洋平...,你...你...关心我了。”红发少年好像寻到了什么满意的答案,本已发红的脸上,笑容更加灿烂。

对面的人没有吱声,迅速“自然地”将目光转向了别的方向,脸上也恢复了一晚上的冷酷表情,仿佛刚才的迅速一瞥和一晚上各种忍不住的迅速一扫并没有暴露自己隐藏的关心。

“洋...洋平...,你...你小子...真...真是个坏家伙...”喝醉的人摇头晃脑地弯下腰,站着的三个人连忙围上前去,谁知道醉醺醺地人准确地拿到了桌子下的酒瓶,抬手就准备把瓶口往嘴里塞。

“花道,别喝了,你真的喝多了。”黄色小卷毛的公鸭嗓子响起,一边将手伸向红发少年手中的酒瓶,却被似乎已醉得失去了意识的酒鬼抢先灌下了一口,自此打开了话匣子。

“洋...洋平...,你...你个坏家伙...从很久很久以前开始,我...饿了的时候...你...给我做拉面...有人...找我麻烦的时候...你...帮我一起干掉他们...后来...我...想练球的时候...你...给我捡球...我...比赛的时候...无论多远...你...都来给我加油...我...失恋的时候...你...请我吃好吃的...”酒可以真是个奇妙的东西,红发青年明明已经舌头打结,却倔强地越说越多,深发少年不知何时终于转回的目光,也越来越深邃。

“花道,你喝多了。”
“我...我...没有...之...之前我...每次失恋都...告诉你...可...可是...这...这次...我...好像...又...失恋了...你...还会...再...再请我吃拉面吗...”仿佛用尽了所有的力气,说完,一晚上不知道喝了多少杯的人,终于趴在了桌子上,安静了下来。

“花道!”桌子旁的四个人异口同声地叫出声来,和他们一起的还有刚刚买完单的朝天发大个子。
“花道这个任性的家伙,还真的把自己灌倒了,伤脑筋啊。”朝天发看看红发青年的四个好伙伴,露出一脸无奈。

“我家正好在这附近,要不今天先让他去我家住一晚。喝了这么多,坐车坐太久,可能会不舒服吧。”朝天发紧接着建议道。

“不用了吧。”
“就这样吧。”
矮个子的胖子和深发飞机头异口同声地回答。
“那就麻烦你了。”飞机头少年面无表情,高个男子交换了一个眼神。

一番折腾,众人终于将朝天发男子和红发青年送上了的士,望着的士越来越远,最终消失在了视线范围内。

黄色卷毛终于忍不住问出了声。
“洋平,你这是搞什么?之前哪次花道失恋,不是你陪着他的?”
“对啊,凭什么让仙道把他带走啊?”小胡子也义愤填膺地说。
“等...等...等一下,重点难道不是花道又失恋了?没听说他又恋爱了啊,撒花撒花,这次的失恋对象是谁?”矮个子的胖子兴奋起来。

“高宫,你闭嘴!”黄毛和小胡子异口同声,并且不约而同将手伸向了矮个胖子的嘴。
“我们也快回家吧,不知道还能不能赶上末班车。”深发飞机头巧妙地转移了话题,走向了相反的方向。

人呐,不能太贪心,太贪心了会失去一切。
做一辈子的朋友不好吗?
花道,一定要幸福啊!

6/

宿醉似乎并没有严重影响到天才规律的作息。第二天早上花道感受到丝丝光亮试图睁开双眼时,墙壁上的钟刚刚指向六点四十五分。

在对着天花板发呆了几分钟后,花道终于成功地坐起身来,头上传来宿醉后钝钝的痛,又发呆了几秒钟,抬起手挠了挠头。

视线微微放空,无意中扫到的有墙上挂着的某刺猬头拿着鱼竿一边摆弄一边笑容灿烂的相片,花道忍不住嫌弃自己,这是什么稀奇古怪的梦;继续努力清醒,地板上竟然有几堆凌乱的衣服,好像有不是自己的衣服,门外好像有人走动的声音。在确认过这一切都是真的,以及自己全身赤裸并有隐隐约约的粘腻感也是真的后,花道终于认清了现实。

“可恶!!!”浓浓的羞耻感伴随着愤怒涌上心头。然而感慨刚落,心情也还未平静,就看到那个始作俑者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端着一个杯子走了进来。

“花道,你醒啦,先把这杯蜂蜜水喝了吧,有助于醒酒。”始作俑者不愧是厚脸皮,这个时候还能一脸虚情假意的关心。
杯子被接过放在床头柜上,迎接高级服务生的是一个响亮的头槌。

“刺猬头!你王八蛋!”
一个头槌似乎无法代表红发青年所有的怒意,在又享受了一阵暴力枕头雨后,趁着花道喘气的瞬间,一个委屈的声音终于从双手包裹的头中传出。

“花道,你消气了吗,不...不是啊。”
“不是什么?你还敢嘴硬!”微微抬起头,眼前的红发青年不知是运动累了,还是害羞,满脸通红。
“花道,我...我真的没有。我...我昨天晚上睡在沙发上。”咬了咬牙,说实话为什么还会有一点点痛心。

其实昨天晚上仙道买单回来,恰巧亲眼目睹了花道对洋平的表白,于是内心的两方开启了斗争。

一方面,仙道清楚地知道自己喜欢花道。仙道清晰地记得自己与花道的初遇,那是一场陵南和湘北的友谊赛,也是花道人生第一场篮球比赛,而那场比赛花道向仙道宣战的样子,深深地刻在了仙道心里,久久不能忘怀。在自己以绝杀球反败为胜,让花道的决胜球化为泡影后,仙道主动伸出的手被花道握得肿大了一圈,连续几天投篮命中率都不高,被田冈教练和越野念了好几天,然而仙道的想法却是“怎么会有这么可爱的人,如果身边每天都有一个这样的人,那该多有趣啊”。长这么大,一向云淡风轻的仙道第一次发出这样的感慨。直到向越野感慨时,越野“爱情的酸臭味请离我远一点”的吐槽终于让仙道恍然大悟——这就是爱情。

沉迷于篮球和钓鱼的仙道并没有什么恋爱经验,然而天生的睿(厚)智(脸皮)再加上越野这个优秀的理论主义者,仙道以手被花道捏肿了需要赔偿为起点,前赴后继找出了无数次“恰巧路过湘北来看看”、“恰巧想在湘北附近的小操场边荡一荡秋千”、“恰巧想吃开在湘北附近的拉面店”、“恰巧想吃开在湘北附近的鳗鱼饭、炸猪扒、生鱼片、墨鱼丸”等一系列理由,成功地接近了花道,在周末约花道一对一练球、一起看篮球录像、一起(请花道)吃各种美食,也成为了仙道可以与钓鱼媲美的最大的业余爱好。

然而,仙道还清楚地知道,洋平对花道很重要。在和花道相识后,洋平便成为了仙道听说的最多的名字之一。

“花道,我发现了一家很好吃的拉面店,我们今天去吃吧。”
“那我先和洋平说一声,让他们不要等我了。”
“花道,周末我带你去钓鱼吧。”
“可是我约好了和洋平他们一起去游戏店诶。”
“花道,新宿的樱花开了,周末我们一起去樱花祭吧。”
“可是我约好了要和洋平他们一起去诶。”

......

久而久之,那个梳着飞机头的小个子男人,给仙道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在纠结了好久,为了爱情放弃了去美国读大一的第二年,仙道帮助花道联系了东京T校的篮球特招生——即自己的队友后,仙道以为终于可以代替洋平更多地走入花道的生活了。谁知道,偷鸡不成蚀把米,不遂人愿——这个顽强的小个子男人,竟然也考来了东京,就在隔壁的B校,并且还成为了花道的室友。

在偶然间发现了洋平打工的拉面店后,仙道便成为了那里的常客,久而久之,仙道了解到了许多不曾了解的花道,大大咧咧没心没肺的外表下,隐藏着一颗无比坚强而美好的心,让人心疼,更让人爱,让人更加想和他共同创造更多更美好的回忆。于是仙道带花道回家聚会,懂事可爱的花道果然得到了老爸老妈的喜爱,甚至经常主动提起让自己带花道回家。此外,关于未来,一直没心没肺的仙道也开始认真地做起打算,为了花道放弃大一出国深造的机会,是因为他想要在大三大四的时候,和花道一起去体验一下美国的球队文化。

然而,另一方面,结账回来的仙道,被告知了这个残酷的事实——洋平不仅仅是花道心中很重要的人,洋平是花道喜欢的人。

其实应该早有准备的不是吗,在花道每次都能提到洋平的时候,在洋平也考到东京花道成为洋平室友的时候,在洋平一脸温柔地讲述花道的故事的时候,在花道一脸疑惑为什么洋平最近疏远他的时候,在今天花道疯狂灌酒的时候,在洋平告诉他自己和花道只是好朋友让仙道努力对花道好的时候,甚至在洋平告诉自己敢对花道不好他拳头伺候的时候,这样的关系,真的确定是朋友关系吗?

昨晚的仙道,第一反应是震惊的,又带着一点愤怒和嫉妒。然而在看到被洋平以打工忙等诸多理由单方面冷战了很久的花道疯狂灌酒,当面表白被拒后,仙道又感到已经破碎的心更加撕裂般的痛。

为了缓解尴尬,也为了确保有人更好地(自己亲力亲为地)照顾花道,仙道提出了昨晚的建议——没有让花道跟洋平回家,也没有把烂醉如泥的花道带回爸妈家,而是准备把花道带去自己独居的小公寓。

7/

计程车上的花道,却一点也不老实。

架在仙道肩膀上的手被小心翼翼地放下,醉得失去意识的人终于安静了下来,将头乖乖地靠向了仙道的肩膀。车开得很快,风有点大,仙道伸出手想要将敞开的车窗微微向上摇起,无意间却惊动了那个众人费了好大力气送上车,又费了好大力气才睡着的人——一抹红发从仙道的肩膀滑落,蹭过仙道的胸前,倒在了仙道的腿上,落在了尴尬的位置。

醉了的人嘻嘻地笑着,温热的呼吸传来,在狭小的空间里舔了舔舌头,丝毫不知道自己的小动作们为仙道带来了多么大的多么的诱惑。

计程车司机“已达到目的地”的提醒仿佛临行前最后一刻到来的一道圣谕,仙道逃命般地艰难地从自己这边爬下车,打开车门架起花道,丢下一张1000元纸币以及“不用找了”就架着笑个不停的人向电梯走去。

身旁的的人一边嘿嘿嘿地笑着走得踉踉跄跄,一边仍然顽强地喊着“我没醉,我没醉”,在电梯门关上的一瞬间,刚刚还在忙不停的唇瓣便落了上来。

“花...花道...”残存的理智让仙道试图将眼前的人推开,然而眼前人回应他的是,握住了他的手,让他紧紧地环住了自己的腰,然后环上了他的脖子,用拙劣的吻技努力地加深这个吻。

在微微张开的唇被对方的舌成功入侵后,仙道的身体终于先于大脑做出了反应,轻轻地舔舐,柔柔地吮吸,与对方的唇舌纠缠在了一起。两个人的喘息越来越浓厚,仙道的手情不自禁地轻轻抚摸着花道的身体,紧跟着用唇舌也掠过这些地方,眼前的人一边有点兴奋,一边伸出双手,想要褪去对面人的衣服。

“进...房间...”房门终于被打开,仙道的亲吻依然很有耐心,而双手却在眼前人的人带领下试图褪下彼此的衣服。

最后的阻隔被成功褪下,仙道准备顺从眼前人的意愿,任他抓着自己的手,带领自己向下探索,然而傻笑了一晚上的人说出的第一句话——那个名字——就彻底敲醒了仙道的美梦。

——洋平才是花道喜欢的人啊,原来今天晚上的我不是归人,只是个过客。

仙道永远也忘不了自己那一晚的狼狈,永远也忘不了那晚自己冲了多久的冷水澡,也永远忘不了自己在沙发上翻来覆去一晚上没有睡着。

8/

万幸或者不幸的事,花道最终相信了仙道的解释,一边懊恼着“这件事简直是天才最大的耻辱”,一边威胁道“刺猬头你要是敢说出去我饶不了你”,接受了仙道的道歉。

而仙道,则是伤心与内疚百感交集,之后强迫自己疏远了花道一段时间。但是没过多久又没有忍住内心的感受,想着做朋友也好,又去找花道。好久不见的花道最近也是烦心事重重,洋平依旧每天早出晚归,找各种理由避免与花道独处。

在一个阳光明媚的傍晚,练过球的小操场,仙道和花道并肩坐在一起,一杯宝矿力递给花道,刺猬头终于缓缓开口——下个月自己可能要提前去美国了。

原本有机会大三大四一起出国打球是仙道为花道和自己编织的梦,现在知道了花道喜欢洋平,感觉这份青梅竹马的感情不容易,为了成全他们,自己决定改变计划,立刻出国,一个人的成全总好过三个人的纠结。

仙道告诉花道如果花道愿意,自己可以为花道提供去美国学习的机会,花道惊呆了,说自己把仙道当兄弟,以为上次只是喝多了的闹剧,没想到仙道是真的想上自己。仙道告诉了花道自己要离开的时间,约花道在机场见。

花道回忆起一幕幕仙道对自己好的往事,那个刺猬头在自己的背伤恢复期大老远地来看自己,为了不让自己寂寞,给自己分享nba录像带,帮自己分析战术,磨练技巧,周末请自己一起练习,带自己去吃好东西,带自己参加和家人的聚会,还带自己去钓鱼,那时阳光照在他身上,是多么的平静美好,他们还约定将来有机会要一起游遍洛杉矶的海岸线。

视线扫到刺猬头送给自己的一堆东西,一个粉色的小纸条映入眼帘。这个刺猬头,送的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还嘱咐天才千万不要扔掉,一个根式而已,是什么好宝贝。花道气呼呼地将小纸条对折准备收好,几个字母映入眼帘——I love you.

9/

叮铃铃......叮铃铃......叮铃铃......叮铃铃......
急促的电话声打破了店里午后的宁静。

“喂您好,这里是湘北拉面店。”这么早就有顾客了吗,正在为晚市做准备的洋平匆忙将手中怀抱的草莓牛奶放入冰柜,拿起话筒,终止了这扰人的铃声。

“洋平啊,你今天几点下班啊?”
“大楠?我今天要值晚班,估计要到半夜了。”
“好吧,那就算啦,本来还想着晚上约你们去打小钢珠,结果花道这个家伙也说不能去,还神神秘秘的,问了半天才支支吾吾地说要去机场。看来只能下次啦。”话筒那头传来大楠懊恼的声音。

“等一下,机场?他去机场干什么?”洋平心里一惊,想起了之前无意中听花道提起过仙道拿到了美国大学的奖学金,邀请自己一起去美国打球。
“我也不知道啊,本来只是顺便问他今天有什么计划,他支支吾吾了半天才说要去机场,还没有来得及再问他就匆匆忙忙挂掉了。”

“这样啊,大楠,来客人了,下次有机会再聚啊。”
还没来得及说再见,就被洋平依然装作若无其事地挂上了电话,电话另一端的大楠拍了拍高宫和野间的肩膀,彼此确认了一下眼神,叹了一口气。洋平啊,兄弟们只能帮你到这里了。

10/

半个小时后的成田机场。

一名穿着围裙的男子奔入出发大厅,豆大的汗滴顺着脸颊流下,原本梳起的头发被汗水打湿,凌乱地遮住额头。男人来不及擦汗,早已气喘吁吁,却仍然一边狂奔一边声嘶力竭地叫着一个人的名字。

“花道,花道。”在出发大厅川流不息的人群中终于看到了那抹耀眼的红色,洋平终于得以一丝喘息。
“洋平?”仙道和花道停下脚步,看着几天没见的人向自己走来,洋平因一路狂奔而加速的心,跳得更快了,砰砰砰地像要跳出来。

洋平强制自己深吸了一口气,看着几日没见却天天住在自己脑海中的来人,努力平静地开口:“花道,有时间吗,我有些话想对你说。”

“什么事啊洋平?”眼前的人问出声。
“花道,我,我有些话想对你说。”
“什么话啊,婆婆妈妈的。”

远处的仙道拄着行李箱,等在原地,没有随花道一起走过来,目光却始终追随着自己眼前的这个人,脸上仍是一脸的云淡风轻,看不出任何情绪。此时此刻,他一定是胸有成竹吧,毕竟......

“洋平,你到底要说什么啊,不说我真的走啦,赶时间啊。”
水户洋平,你究竟怎么回事,你来机场是做什么的,再不开口他真的要走了啊,下次见面真的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水户洋平一把狠狠拉住转身准备离去的人。

“花道,给我两分钟,只要两分钟,我真的有话对你说。”
眼前的人转过了身,一双琥珀色的眼睛专注地俯视着自己,没有像六岁那年一样笑得眯成了一条线,却仍像六岁那年初见时一样充满了真诚。

11/

水户洋平咬咬牙,拼尽全力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终于艰难地开了口。

“花道,你听我说。”
......
“花道,那个,你从小就特别喜欢吃拉面,为了让你吃到便宜又好吃的拉面,后来我选择了去拉面店打工;”
......
“你中学去了和光,我告诉自己,朋友嘛就是应该在一起,我也去了和光;”
......
“你高中去了湘北,我告诉自己,你们几个兄弟都去了湘北,怎么少得了我;”
......
“你早早地保送了T大篮球队,我发现这次陪你没有那么容易了,当时觉得好麻烦,明明很烦人很累,却还是对着那群厚厚的书本努力奋斗了半年,终于勉强去了你隔壁的B大,我们几个兄弟又幸运地到了一起;”
......
“后来仙道说要和你一起去美国,这次我觉得有点离我太远了,我告诉自己作为朋友,这次真的只能陪你到这里了,但是私下里还是有忍不住努力补习英语。”

水户洋平顿了顿,感到自己一贯冷静的声音竟然在微微颤抖。
“从第一次见到你,我就觉得你像太阳一样美好,有着美好的理想和光明的未来,而我却平凡而又普通,也不能在你前进的道路上为你提供更大的帮助。从第一次见到你,我就想一直陪在你身边,我觉得自己就像是你的影子,追逐你陪伴你就是我的本能。”
......
“看到你和仙道一起打篮球,听到你向我吐槽仙道,我的心里怪怪的,一方面为你找到这么意气相投的伙伴感到高兴,另一方面又感到有点失落,感觉自己快要失去你了;看到你和仙道经常在一起吃饭看录像,仙道还带你去认识自己的家人参加朋友的聚会,我发现自己特别地嫉妒,不知道怎么和你好好相处,于是只好告诉你晚上要看店打工很忙早出晚归躲着你;然而听到你说你喜欢我,我特别开心,但是又不确定你是不是喝多了在开玩笑,而且我怕我们会分开,再也做不成一辈子的好朋友,所以真的犹豫了很久。”

“洋平”
“我告诉自己,人要学会知足,懂得放弃,因为鱼和熊掌不可兼得啊,过于贪心,可能会失去一切。”

“洋平”
“花道,让我说完,”其实真的很想听他再多叫几声自己的名字,也不知道下次再听到这个人叫自己的名字会是什么时候,下次还会不会这样叫自己,毕竟可能连朋友也做不成了啊。

“然而直到今天,你真的要走了我才发现,我用超过人生一半的时间追逐你陪伴你,不仅仅是想和你维持一辈子的朋友关系。”
水户洋平停顿了几秒钟,感受到自己喉结的颤抖,仿佛赌上了和花道所有的情谊,用尽了所有的勇气。

“我习惯性地追逐你陪伴你,不是习惯,不是友情,而是爱情。”

12/

“洋平,”眼前的人微微一愣,瞪大瞪圆的琥珀色的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自己,脸颊胀得通红,几秒钟后向自己靠过来,双手想要捧住自己的脸,这么大庭广众之下吗,这么主动吗,你都不害羞了,我更没什么好忸怩的了。洋平迎向对方,正思考着如何反客为主,电光火石间只觉得额头上一声巨响,随之而来的是一阵剧痛。

“洋平,这是对你以为我喜欢仙道的惩罚!仙道是我这辈子最好的朋友,而你是我唯一爱的人啦大笨蛋!”

果然想太多,花道这个家伙,不走寻常路,明明对自己的表白这么甜,竟然不是吻,而是头槌啊。

还好多年的锻炼赋予洋平的惊人定力没有让他向后倒下,而是顺势扑向了花道,原本打算反客为主的双手箍住了想要转身走开的人。

“嗯,是吗?不要走,你不是说什么样的我都喜欢吗?”水户洋平一边轻声地安抚对方,一边向对方的耳根轻轻地吹了吹气,看着环抱的人微微一颤,又用双手将他箍得更紧,怀里的人很快便停止了挣扎。

“乘坐SH0710前往洛杉矶,还未办理值机的乘客,请前往Y10柜台快速值机。”

远远地等了好久,终于是时候出发了啊,可是为什么还是舍不得走呢,这样一别下次见面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估计没有机会和你一起感受加州温暖的阳光,走遍洛杉矶绵延的海岸线了吧。

看了一眼想要向自己走来反被一个拥抱紧紧箍住的人,仙道终于转过身去,将手举过头顶,认真地挥了挥手。

再见了,花道,一定要幸福啊。

end
[ 此帖被采花大盗在2018-07-31 22:48重新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2 条评分 乐园币 +2
狐狸爱猴子 乐园币 +1 08-08 大爷
苏喵 乐园币 +1 08-08 大爷
级别: 板凳小猴
发帖
124
乐园币
566
积分
222
只看该作者 1楼 发表于: 07-29
开了好几个文啊
勤劳的
级别: 天才小猴
发帖
1665
乐园币
217678
积分
5812

只看该作者 2楼 发表于: 08-01
哇 没有头绪……感觉可能是新人妹子 也可能是装纯的老油条呜呜呜
r=a(1-sinθ)——花道的公式
级别: 辣手护花
发帖
1376
乐园币
19486053
积分
100011578

只看该作者 3楼 发表于: 08-02
这一篇写的好认真,不过仙道居然没有黑化抢走花道啊,作者真的超善良的。

标记一下不怎么写文的人吧。
石头剪子布
级别: MVP小猴
发帖
436
乐园币
197254
积分
1020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08-03
这篇好粗长!双向暗恋可以的!
对羊皮这么好,会不会是纯情的二毛?
级别: MVP小猴
发帖
443
乐园币
9342
积分
1313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08-07
不知道為什麼現在這個年紀
看到洋花跟櫻木軍團的相處點滴會有點想哭
以前覺得這樣的好朋友很平常
可是其實不是了
默默的付出
歲月裡歡笑傷心都相依
連一起無聊的時光都很珍貴
稱之為日常,又能說是與洋平度過的日子

想看對方開心的樣子
也許就是給對方更多吃了會滿足的食物

看到喝酒那段戳到謎之淚點
“我...我...没有...之...之前我...每次失恋都...告诉你...可...可是...这...这次...我...好像...又...失恋了...你...还会...再...再请我吃拉面吗...”

朋友關係與不只是朋友的關係
頭搥代替親吻
也可以更銘心
[ 此帖被kyosei在2018-08-07 20:47重新编辑 ]
Let me see what spring is like on Jupiter and Mars…
级别: 新丁小猴
发帖
38
乐园币
150
积分
99
只看该作者 6楼 发表于: 12-10
看完的想法:我洋平终于不是炮灰了呢!仙哥也好温柔啊,成全了青梅竹马
快速回复

限12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