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 359阅读
  • 9回复

【匿名征文28】软肋(end)

楼层直达
级别: 主力小猴
发帖
73
乐园币
3027
积分
812
— 本帖被 samurai 从 花之同人 移动到本区(2018-08-14) —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宫人之间流传着一段闲话:宫里两位皇子关系诡秘,不仅从小同寝同食,抵足而眠,到了成亲的年纪还是整日厮混在一起,简而言之,关系不正常。
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本来只是宫人廊下谈料。后来,皇帝也听到了这个传闻。

深冬的夜里,流川跪在御书房外等待。已跪了两个时辰,地上寒气重,虽是初春的天气,但也是着实冰冷的。流川在冰地里跪着,冷气顺着小腿慢慢爬上全身,纵使他往日勤习武艺健身,这会儿两条腿也没了直觉。

宫灯下,一直没有人来传讯。刚开始跪了一会流川就猜到是为何事了,却还是默默挺直腰,即使双腿失了知觉,全身冰冷,也要坚持着。
白惨惨的月光斜斜照过来,他望着便出了神,花道被派去郊外大祀殿代替皇帝祭祀天地,要迟两天才回来。他若是在一定会吵闹着赶来,不依不饶地替他求情。然后会跪在自己旁边,就在身边这个影子的位置,嘻嘻笑着拍拍他的肩,“狐狸不要怕,哥哥来陪你一起跪,你看吧,不出一刻钟父皇马上就会不忍心的。”

想到此处,流川冻得更显苍白的脸上逸出一丝笑意,对着自己的影子吐出一句“白痴”。

廊下站着值班的侍卫全吓傻了,这冬夜里,个个都被冻得鼻头通红,小心翼翼地踱着脚,却还是抵不过寒冷,冻得人四肢发麻。这位皇子倒好,冷风口一声不吭地跪了半天,竟然还能笑出来。

人人都道这皇子古怪,今日一见,岂是古怪而已!出身低微,自小便性格孤僻,即使得花道殿下相助,境况有所缓解,但不被帝王所喜这一条还是没有改变,地位好像也没甚提高,在这皇宫内也只是个沉默的怪胎罢了。人人喊他一声流川殿下,却也不是敬他尊他。他照旧面上终年无动于衷,从小到大都是这般冷清的样子。 从前听人说他古怪,言语刻薄,对他人对自己都是无情的,今日果然长了见识。

花道不在此地也好,流川心中早已知晓自己为何要做到这个地步,亦不觉得后悔。

又等了许久,房门才打开,一个内侍慢腾腾地挪出来,径直走到流川跟前,“皇上刚吩咐了,流川殿下请进去吧。”看他起身动作僵直便伸手来扶,谁料流川抬手甩开,自己坚持着站起身来,咬牙拖着腿进入房内。

房内气温极其温暖,火炉子就放了好几个,红艳艳的炭火伸着火舌,将房间烤得热乎乎的。流川却极为难过了,原本僵直麻掉的双腿在寒气里浸了半天还未舒缓过来,一下子又受到这热气的熏烤,冷热交替骤变,这双腿便疼痛麻痒起来,似是万千蚂蚁在撕咬,直啃噬到骨头里。

这对皇家父子相处模式一直很奇怪,虽然骨肉相连,血溶于水,但彼此说话的次数还赶不上寻常人家父子的一日多。

两人都是用着连敷衍都不屑的态度无视着对方,流川和花道住在同一个寝宫,皇帝下朝到此有时看花道不在便抬脚就走。开始流川中规中矩地行礼,后来,没等他跪,皇帝便漠然地转身离开。次数一久,两人见面也是自顾自的。若是没有樱木花道在旁周旋,只怕这对父子一辈子不见也是无所谓的。

不过,说到底,这对才算是真父子。

反而樱木花道,因为来历不正却独享尊宠一直被大臣上折参奏。他的生母是一位前朝公主,被拘时已经有了身孕,当时还是太子的圣上念惜她女子之身又逢国破家亡,命收入宫中待她产子后再发落浣洗坊。谁知这女子生产时天相大变甚至惊动了司天监,圣上知晓此事亦前往看望,女子产子后便精疲力竭而死,独留一婴孩啼哭不止。史官记载一句:幼儿偏孤,上亲加鞠养。

皇帝低着头,漆黑黑的发竖立着,垂目站在书桌前自作着画。父子二人身形皆是高大俊挺,却又能看出明显的差别。流川小时粉妆玉琢,与其生母更肖似一点。现在长成十五岁的少年,最是锋芒毕露的年龄,为人又极为冷僻,所以这眉眼里散发的都是藏不住的冷冽之气。

皇帝苍白修长的手指执起毛笔沾着墨,停顿在干净的宣纸上,熟练地运转起手腕来。
流川行了礼,跪在地上侧对着皇帝,视线便落在火炉上不动了。

皇帝也像是没有意识到他的存在一样,继续挥毫泼墨,整张宣纸渐渐被墨色画满了。那是大漠孤烟直的塞外,金戈铁马的边关。拎起纸张在风中荡了一下,未干的墨迹摇摇欲坠。皇帝拿起其中一幅画,离开书桌,在跪着的流川面前默然收步,画在空中飘飘荡荡着被抛下来,落在流川面前。
皇帝终于开口吩咐了一句:“走吧。”
流川拾起画后起身离开,父子之间竟连半句话也不必再讲了。

东方还是鱼肚白般死白,整个皇宫也是灰蒙蒙的,今日,天阴,不宜出行。

流川只看了画一眼,就任它飘走,掉落在地上,很快便被一层白霜染的面目全非,浓浓郁郁的墨黑一片。

边关告急,西北强敌来袭,原本无人问津的大皇子流川枫应旨出征。这位昔日宫内不为人知的卑微孩童,今日得以正身有了自己的称号。

樱木被官员灌了酒,送回来后倒头便睡,也未顾得上瞧瞧流川是否也在。这刚醒过来,才知晓流川被派去了边关。
为什么父皇好端端的这次要派遣流川上战场,就算上书房有学习过兵法也是第一次实战,如果是历练的话怎么都会再派几位老武将随军,偏偏这个时候自己还被父皇支开了。到底发生了什么,花道头痛得来不及再细想前后,大军已启程多时了。

时近黄昏,官道上烟尘四起,行军距离皇城越来越远,几不可见。
重重的铠甲发出厚重的声响,锋利的兵器哗哗作声,冰冷且刺耳,红黑色的战旗在烈风中翻卷不羁,成排成队的士兵在尘土飞扬的官道上缓慢行进。未来或许是前程锦绣的功名,或许是战死沙场马革裹尸,年轻入征的士兵们脸上还带着建功立业的兴奋,那些上了年纪的倒是脸色谨慎,时不时望望队前那辆象征着皇家地位的马车,那里坐着的是一个年仅十八岁的皇子。黄口小儿,半点经验也无,此去又是对战强敌,不敢细思,有人已在默默摇头。

突地,已经封闭的官道上,一匹骏马正冲这边狂奔而来。艳红的长发和红袍飘散在风里,火烧云一般绚烂,转眼便至眼前。

樱木眉头紧皱,暗骂了一声,执起马鞭狠狠在马后背上一抽,“流川,流川,你给我停下来!臭狐狸!”最后一声却失了先前滔天的怒气,带上点泫然欲泣的尾音。

红发金眸,举国上下再找不出第二位。有人喊道:“啊,那不是……殿下吗?”士兵们乱了阵容,人声嘈杂地嚷嚷起来。
队伍前头的马车却突然加快速度,樱木骑着马咬牙拼命赶上来,士兵们不知发生了什么事,自动地在中间空出一道路来。
“派人回去告诉父皇,此去边关,虽然心中时刻念着父皇,但好男儿自当建功立业,有所作为,身为皇子更要以身作则,望父皇理解!”

流川坐在车内,耳听得他扬鞭的叱喝声越来越近,最后终于赶到了马车前头勒住缰绳挡住大军前进的道路。
樱木花道吩咐完揪着缰绳气愤地对着空气挥出一鞭,“你还不出来,我要生气了!”
流川挑挑眉,对着驾车的士兵扬手示意继续前进,樱木抱怨着骂了一句,还是翻身下马,走近马车,气呼呼地一把掀开帘子。
似一团火焰冲天,艳丽的红色闯入眼中,如魔似幻。
在这逢魔时刻,轻易就能夺人心魄。

明明是站在明亮的地方,花道的脸色却不好看。脸颊习惯性地因为一生气就红起来,眉毛也暴怒地竖着,呼哧呼哧地大口喘气。眼睛里亮晶晶的,除了明显的气愤伤心烦躁以外,还有一些别的,更复杂难言的感情在。汇成湿漉漉的光,水波一样在眼眶里转。

“臭狐狸一个人上战场要怕死了吧,果然还是需要本天才亲自坐镇。”樱木哼了一声钻到流川身边屈尊坐下。
“狐狸,”樱木见他不听,只好改口唤他名字,“流川,你为什么先走。”
流川面上神色不变,也不答话,只是像终于等到人一样闭着眼睛准备休息了。
“喂!”樱木好声叫了他几声见他仍是不动,本就不是耐心的人立时便要着恼,足底一跺骂道:“你又在装什么哑巴!和你说话也不理人!”
流川虽是少年脸庞,身高却已长足,较之一般人还要高上一头。此刻尚显纤瘦修长的身体在厚重的盔甲里益发精瘦,一头漆黑长发仅用玉带在头顶一束。额头受一重捶,薄唇紧抿,双眸寒光似冰,见之便是一层冷冽的气息,深处却慢慢升起一堆火,抓住樱木的手放于身侧。

樱木顿时气消大半,嘴里还在嘟嘟囔囔的,抬眼正对着流川直接的视线,又狠狠地瞪了流川一眼,将他的手甩开,流川手顺势追随,牢牢锁定樱木的,最终十指交缠不放松。

叩叩,有人在车外扬声道:“行军途中不得耽误,殿下尽快下令。”
樱木这才看清,驾车的竟然是两人的武艺师傅,前御前侍卫三井寿。三井看着樱木几乎瞪圆了的眼睛,嘴角便扯出一丝如往日般轻松的笑意。
“有两位殿下一同坐镇,此番出征定当大获全胜!”
“没错!”,樱木拔出流川的佩剑,剑指前方,少年人豪气万千,眼眸清澈明亮如烈日,“全军前进!”
“前进!”
紧随其后,数万将士也跟着一齐正臂高呼。
流川专注地望着身前樱木背光而立的身影,恰好,樱木也转身回望过来。
行军队伍继续义无反顾地向着战场而行。

End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2 条评分 乐园币 +2
狐狸爱猴子 乐园币 +1 08-08 芒果
苏喵 乐园币 +1 08-08 芒果
级别: 天才小猴
发帖
1665
乐园币
217678
积分
5812

只看该作者 1楼 发表于: 07-31
哇 这种戛然而止的感觉……明明故事才开了个头就完啦。
是哪个小妖精干的……

标记一下小南
[ 此帖被苏喵在2018-08-01 16:41重新编辑 ]
r=a(1-sinθ)——花道的公式
级别: 辣手护花
发帖
1373
乐园币
19486046
积分
100011572

只看该作者 2楼 发表于: 08-01
这一篇到底是谁写的?居然开个头就完了?

合理怀疑一下熊,先把熊放进狼坑,慢慢再盘
石头剪子布
级别: MVP小猴
发帖
985
乐园币
1732
积分
1418

只看该作者 3楼 发表于: 08-02
大长篇即视感呀,这是个楔子吧,会不会还有下文
级别: MVP小猴
发帖
436
乐园币
197252
积分
1020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08-02
感觉只写了个开头(;´༎ຶД༎ຶ`)
古风文啊,说到古风文就想到央一,但是这篇没有央一的味道(;´༎ຶД༎ຶ`)
跟风标记南熊(;´༎ຶД༎ຶ`)
级别: 天才小猴
发帖
1406
乐园币
1409
积分
6564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08-02
这篇感觉就是完全来不及写了匆匆放了个开头假装完结
就算不是长篇感觉这个背景写个万来字也是完全ok的哇,即使只是写一个故事~
合理怀疑很忙的小南,而且看过小南写的古风,也是很好看滴~
姑娘们,想来搞点三花吗?
级别: 板凳小猴
发帖
40
乐园币
319
积分
225
只看该作者 6楼 发表于: 08-02
這個是開頭啊,啊,就這樣完結了,很喜歡雙皇子設定
级别: NBA小猴
发帖
661
乐园币
2847
积分
2895

只看该作者 7楼 发表于: 08-02
这个脑洞很好看啊。为啥没有继续写下去。
活动结束,没有扣分的压力了,可以继续扩写吗

心里也有一个怀疑对象
夕阳弥漫在体育馆内,美的不是温暖的夕阳,而是你曾练球的篮筐。天台上看得到云,美的不是漂浮的云,而是我曾站在那里,一转头,就看见了你。
级别: 论坛版主
发帖
338
乐园币
47416
积分
1791

只看该作者 8楼 发表于: 08-02
這篇真的突然開了個頭就結束了
WHAT
作者你看著我的回帖
再說一次
你會續寫

真的很好看啊
擅古風的有猴麥小南央一

小南吧…
级别: MVP小猴
发帖
440
乐园币
9307
积分
1310

只看该作者 9楼 发表于: 08-07
交作業後
開啟客觀之眼凝視
好像有聞出這篇是誰的味道

會陪跪這個
小花真心是小天使
流川表示:讓雪來得更猛烈些吧,反正佳人在此,人生已無憾
想多看看共患難的片段
從小建立起的情誼那種
小花多稱自己是哥哥,可愛
對手指羨慕…也想要這樣的哥哥吶

戛然而止的文章
作者一定是我yw教成員
不容反駁
Let me see what spring is like on Jupiter and Mars…
快速回复

限12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