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 416阅读
  • 14回复

【匿名征文29】尴尬

楼层直达
级别: 主力小猴
发帖
73
乐园币
3027
积分
812
— 本帖被 samurai 从 花之同人 移动到本区(2018-08-14) —


深/泽花


1.
下雨的天气沉重又烦闷。
深津觉得今天这条路似乎比以往潮气了太多,又或是无形中多出了那么一截并不存在的距离。怀里的重量沉甸甸的,像是装满罪恶的潘多拉魔盒,心里明明满是厌恶,却又忍不住好奇。都是因为这该死的盒子!他想着。泽北这家伙,到底送了什么东西咧?




“嘛!我最信任深津学长了!所以就拜托你帮我转交一下嘛!”
“还有以后!以后也拜托了哦!”


深津想起泽北那家伙走之前对自己说的话,明明是请求别人帮忙却还是一副志在必得的态度。通常在球场上,他这个表情会为自己和其他队员们带来信心,不过这可不代表私下里的时候会有什么好事情发生。当时正值球队欢送他去美国的聚会,主角却大言不惭的拉着自己到另一个房间说什么要单独表达感谢。深津看着他那挤眉弄眼颇为得意的脸,他能真心实意的感谢我才有鬼咧!


结果自己这个队友兼学弟接下来的一番鬼话,着实让自己这个一向以冷静著称的人惊呆了足足一刻钟。也许其实并没那么夸张,因为当泽北说完第一句,后面的,深津也都没有再听进去了。


这位称霸全国高中篮球界的山王工业队中最出色的王牌队员,他在球场上最信赖的队友,私下里最器重的学弟泽北荣治说,
“那个啊,就是那个啊!…我和湘北的樱木花道是恋人关系啦!”




“咣!!”
深津重重的合上自己的柜门。那天队友们本来只是打算直接在篮球馆里给他开个小小的欢送会,然而一向勤奋刻苦又自律的泽北居然说要请所有人去他家来个彻夜趴体,现在想想真的是居心叵测!


彼时的自己在愣了很久之后,不自觉的脱口问出,“那湘北的流川枫知道吗?”当然,这傻话刚说出来他就后悔了,他的学弟仿佛像看白痴一样看着他唠叨“喂他们都是好久以前的事了好不好!我们现在可是在这样那样的热恋期呢!流川那个面瘫是过去式了你知不知道!是过去式……”
为防他那张零智商的嘴再说出什么不得了的话深津赶紧又问了一句,所以你为什么要告诉我呢?


是啊,明明是你们两个人之间的事所以为什么要告诉我呢?然而泽北只是说着拜托拜托,并不回答。深津想了很久也没有想明白,直到他升入大三接棒深体大的篮球队长,并在球队新招人员的名单上看到樱木花道的名字后,这个折磨人的问题终于有了答案。






深津换好衣服,左右思索再三,还是把泽北拜托他送给“他可爱的亲亲男友”的东西扔进了柜子。拿好毛巾背起篮球袋,深津迈步向体育馆走去。
真不知道泽北那家伙怎么想的,一米九的汉子到底哪里可爱啊!埃,还是像以往一样等结束没人了再给他吧,真是麻烦咧!——从那之后,已经做了两个月泽北和樱木中间那个伪红娘真苦力的深津一成如是想着。






晚上10:00,深津慢悠悠的将清洁工具拖出来,篮框下果然只剩那个红头发的家伙还在练习。在高手如云的深体大篮球队中,能在这里留有一席之位的都是各个县里选拔上来数一数二的明星球员,即使樱木是神奈川炙手可热的新晋mvp,也总会有感到力不从心的时候。除了球队的日常训练,私下里的付出与努力往往才是赶超别人的机会。更别提要优秀到成为球队固定的首发球员。


虽然说他们已经成为队友两月有余了,可深津在某个时间点仍会感到自己对樱木的存在有那么一丁点的介怀。不是说深津本人就是那样小气量的人,但无论怎样,让昔日不败的山王队长与一个曾经在全国大赛第二轮就把自己pk下去的球队选手做队友,一开始总归是有些不适应的。这大概也是他对那俩人的关系介意了很久的缘故吧。


怎么能和把我们打败的家伙谈恋爱呢?那样不会看到他就想起那沉重的结局吗?


作为队长,他不能因为丝毫的个人情绪而对自己的队友差别对待。他是公正的,或者说他应该是公正的,换个思路去想,继承了湘北意志的樱木花道能成为自己的队友和搭档这也不是件坏事。






“喂那边的和尚老大!自己在那边愣着想什么呐!没事就过来给本天才指导下!”


深津眨眨眼思绪终于回炉,低头发现红色的篮球已经滚到了脚边。抬头看去,球场中央的樱木耸耸肩,表示是你接不住不是我的错。


“开放时间已经结束,不要占用公共资源练习咧!”


“噗哈哈哈哈哈哈搞什么啊!过了那么久你这个和尚老大还是咧啊咧的改不掉啊!”
深津为樱木毫不带敬语的口气皱了眉,虽然自己说的没什么气势,但我平时还不够有严肃吗?这家伙在某些方面和泽北还真的意外的很合拍啊……轻轻呼口气捡起地上的篮球向中心走去。


“你啊,打球的节奏太容易被别人影响了……”
“越是被困住的时刻越要冷静啊,怎么这点没从安西教练那里学到呐!”


右手轻轻一勾把球抛回给樱木,一个接一个捡起地上散落的篮球,不停的弯腰起身,感觉那人的目光一直跟随自己的动作但就是较劲儿的不与他对视一眼。边捡球边悠悠的说着,“樱木花道,下次练习赛你再这样稳不住,后面的友谊赛唐泽教练还是不会给你首发机会的呐”


樱木撇撇嘴嘟囔着这话你都反反复复好几天了,回头看看墙上挂钟指向的时间,歪歪头突然想到了什么。


“喂和尚老大!”
一只小麦肤色骨节分明的手突兀的扒上收纳篮球的筐沿。


“是不是泽北那个小和尚又让你给我带什么东西了?!”


深津赫然抬头,正对上樱木奕奕发亮的眼神,正在动作的手不由得一滞,而后继续缓缓的整理着,装作毫不在意的答着是啊,并默默的指了指樱木手里的那颗篮球。


“啧!这个笨蛋……”樱木反应过来自己手里的东西,赶忙也一并放了进去,神色赧赧的挠了挠头。
“不好意思又麻烦你啦和尚老大!”




深津仿佛并没在与樱木对话似的,拖着筐子转身向杂物室走去,摆了下左手回应。


“我把东西放更衣室凳子上了,你们这两个家伙要是真的不好意思下次就不要再麻烦我啦!”


樱木一路笑着冲向淋浴间,经过深津身边时重重的的拍了下他的左肩。


“拜托了哦和尚老大!”
“还有啊!你还是咧啊咧的语气词我比较习惯啊!”


有那么一秒,深津真的很想把刚整理好的篮球当作足球一个个踢过去泄愤。鬼才想管你们之间的事咧!






第二天,吹着哨子的深津在指挥一年级生做练习时,眼尖的发现樱木脚上是双之前从没穿过的崭新的北卡蓝球鞋。他发誓!他真的不是那么关心他的学弟送“他可爱的亲亲小男友”的礼物到底是什么,他只是昨晚睡前刷推特时,注意到泽北自拍的房间角落里一双同样配色的球鞋。


深津决定——这已经是他告诉自己很多次的决定了——以后再也不给这对不知羞愧的狗男男学弟传递任何包括球鞋在内的东西了!




然而上天并没有给深津这个机会。




当他坚定了没几天之后的某一日练习赛中,穿着北卡蓝的樱木,右手紧按着后背痛苦的倒在了篮球馆里。




2.
“拜托了拜托了拜-托-了!深津学长!”
“再帮我这一回!最后一回了!真的是最后一回了!”


感受到电话那头急切而又担忧的心情,超快的语速还夹杂着点委屈,似乎下一秒都能马上哭出来。深津盯着钟表里的时针终于走过了12,他在心里无声的叹了口气,出声安慰了几句,并表示自己知道了会酌情处理。


放下电话的那刻,他自暴自弃的用被子闷住了整个头部,一闭眼脑子里回荡的都是泽北絮絮叨叨的话语,他不断开合的嘴仿佛变成了病毒,连着他的脑袋成千上万的滚成了一个超大的漩涡,而狭小的自己就在那漩涡中央捂着耳朵闭着眼睛经受来自四面八方的折磨。没过多久,那些念经般的声音越来越小,他睁开眼睛,发现漩涡被一抹抹流动的红色覆盖,又慢慢像条河流似的汇集到他身边,然后一点点,一点点的像爬山虎一样在他身上生长,流过了他的小腹,扼住了他的咽喉。他感觉不到痛苦,内心甚至有种被抚慰过的平静,哪怕被扯着向下坠去,从高空落下,渐渐沉入海底。


“呼!!”
深津一个激灵从床上坐起,大口的喘着气。刚才诡异的梦境让他感到莫大的惶恐,回头看看床头柜的时钟,离挂了电话才过去半个小时。他受挫的捶了下床垫,深深的呼吸一口,掀开被子下床。冰箱柜刺眼的暖黄色调晃了他的眼,脑海里突然的掠过一副梦境中的画面。烦躁的挥了挥手,开了罐啤酒,看着窗外浮沉的天空,深津决定不去追究这奇特的梦境。再次入睡前,他给樱木发了条讯息。
“明天十点车站见,去医院检查。——深津一成”




深津嚼着三明治到达车站的时候,樱木已经倚着钟表柱待了一会儿。他快速吞咽了两口,三步并作两步迎了上去,不等樱木开口,做贼心虚似的先说了句“我是答应泽北陪你去的”。樱木了然的点点头,再次拍拍他的左肩,调笑着说知道啦和尚老大!


一路上樱木有说有笑的和他聊天,深津心不在焉的附和着,时不时的还以沉默略过。樱木几次三番尝试打开两人尴尬的话题,都如石沉大海般没有回应,饶是再神经大条有如樱木花道也感受到了深津的不情不愿。


“喂我说,你这家伙是不是还在对我们湘北赢了你们山王怀恨在心啊?”


深津像是触了电般迅速回头看着他,但后者毫不在意的吹着口哨看着窗外不断后退的风景。收回目光的深津自顾自的摇了摇头,像是承认了什么,又像是否定着什么。他确信自己不是那样斤斤计较的人。他曾为山王的队长,也确实为输了那场比赛消沉过不假,但球场上本就胜负各有时,他在山王的每一场比赛都全力以赴,对结果也自然可以坦然面对。可如果是这样,那自己对樱木花道这个人存在的介怀又是因为什么呢?他也问过自己很多次,奈何深津本人对人的情绪察觉十分不敏感,曾经的队友也笑说自己只有在球场上才会智商up,跟生活里脱线的性格完全判若两人。每每有自己想不明白的事情,深津总是很沮丧,又开始默默的纠结不知道该生谁的闷气。


“才没有咧~”他底气不足的回应,接着又小声唠叨,你们明明是侥幸赢的。


“哈!你果然是在因为那个生气啊!”
樱木一副恍然大悟的气势,随后毫不客气的用右臂勾住深津的脖子,大方的安慰着他。


“天才知道输球的滋味不好受,但都已经过去啦!”
“如果那次天才不在的话你们山王肯定会赢啦嘿嘿嘿!”


看着樱木骄傲又真诚无比的神情,再怎么粗线如深津在球队经过这么久的接触磨合,他也逐渐明了樱木花道那与人相处时毫无负担、坦然利落的性格。实话说,面对这样的樱木花道他其实根本讨厌不起来,哪怕是作为对手。深津终于放下了心里的重担舒渭的叹了一声气,顺便默默的吐槽下,真的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咧。咦?这里好像不用咧比较好……




到了医院之后,樱木的主治医生明确表示并无大碍,这次只是单纯的因为训练劳累过度,但是这样的情况多了的话伤势复发也是有可能的,于是顺道斥责了樱木总是不注意休息的毛病。一旁的深津也跟着松了口气,如果樱木是在自己的指挥训练下受伤,泽北那家伙指不定要怎样来自己面前哭哭唧唧的抱怨半天。


回去的路上两人之间的气氛都轻松许多,深津也终于不再绷着一副生人勿近的脸,渐渐也和樱木说一说球队的现状以及他还需要在什么方向继续努力。樱木兴奋不已的对他说道,“那不如和尚老大你也来给我做特训吧!就像以前训练泽北那个臭和尚一样!”深津疑惑的反问他怎么知道自己以前经常和泽北两人1v1训练。樱木毫无防备的回答,“因为那个家伙总是跟我吐槽说深津学长训练的时候超认真死板严厉,和平日里蠢蠢的样子大不一样咧!”樱木边说边比划,“没错!泽北他啊还会这样咧啊咧的学你说话的语气词,而且说这听起来根本就不酷嘛哈哈哈”。一说到泽北,樱木就开了话匣子般停不下来,眉飞色舞的愣是没注意到一旁深津越来越黑的表情。


我就说泽北那个小和尚才不会真心实意感谢我咧!再次后知后觉的感觉到被欺骗的深津一成如是想着。




到了分别的车站,樱木歪了歪头指着旁边角落的门町说要请深津吃顿饭报答他这段时间的帮助,算上他和泽北两个人的份。深津想不出什么拒绝的理由,便跟着他去了。


刚在店中坐下樱木就挥手要服务员拿两杯清酒,深津听闻吓得屁股还没坐稳立马又弹了起来,连连对那个服务员摆手说不行不行这个人有伤不能喝酒!樱木白眼也懒得翻,直说队长你这人太没趣啦。之后你一言我一语的一阵拉扯,樱木在领教了堪称“毅力之男“深津一成的炮轰式教育后终于败下阵来,高举双手投降大喊你赢了你赢了深津教授!于是两人举着清香的大麦茶,在满是酒气的居酒屋中淡定的碰了个杯。他们俩人从国内的篮球联赛聊到国外的次贷危机,又从屋内放映的综艺节目聊回了各自的高中球队。


“对啊对啊!你别看大猩猩那么吓人,其实学习居然那么好!听眼镜兄说他已经拿下双学位啦!”
“还有还有!那个小三也是!虽然不打篮球了,但是听说神奈川的这个那个的产业都是他的!”


深津在一旁听着樱木开心的讲着昔日的队友,令他感到神奇的是,自从他在心里对樱木有了变通,连那些打败他的家伙们听起来也不那么刺耳难受了。


“所以,你和泽北到底是怎么搞上的咧?”


在心里憋了许久之后,深津到底还是没忍住问了出来。樱木楞了一下,似乎没想到他会问的这么直接。之前虽然泽北拜托面前的人送了很多东西给他,但他们之间一直默契的在刻意回避着这些。突然意识到自己和泽北的关系,熟悉的人中也就深津知道了,霎时也是不由得不好意思起来,支支吾吾的不知该从何处说起。


“没,没什么啦!就是,就是自然而然吧……”樱木盯着面前水杯里自己的倒影,淡淡的说道。
深津一时觉得自己问唐突了,人家的事情对外人又能言说几分呢。他轻咳一声,讷讷的笑了下,开了个不痛不痒的玩笑。


“泽北那家伙啊,在学校的时候就特别招小女生喜欢。都说他是什么山王百年一遇的帅哥……咳!”
“你可要把他看好了,莫让他给耍咧!”


深津状似正经的喝了口茶,不经意的回头,正对上樱木认真看着他的眼神。两人保持这奇妙的对视差不多有三秒的时间,深津觉得在那样明亮眸子的注视下再多一秒,他可能就要慌不择路的撞开椅子逃跑。还好樱木并没察觉他内心的纠结,定定的看了他几秒,簇然一笑,回过头去轻轻的说,


“呐,和尚老大虽然平时看起来总是一副慢神经又不爱管闲事的态度,但其实内心也是个很细心的为他人着想的炙热好男人啊。”


深津迅速的低下头,把杯子里所剩的茶水一口喝掉,喉咙不自觉的快速吞咽着,那还有些烫嘴的温度都比上他此刻内心翻涌的不知名热浪来的高。


“谢谢你啦,为你帮我和小泽做的一切。”


“没什么,怎么说泽北都是我的学弟,他拜托的事情我都会帮的”


“哦吼!原来你可以不说那个’咧’啊哈哈哈哈哈!”
樱木夸张的用食指指着深津的表情,而后大笑着像发现了新大陆似的不停的拍他的肩膀。深津也难得的调笑着回应说是是是呢。




嗯,没错,我做这一切都是为了泽北学弟。
深津再一次在心里默默的告诉自己。






3.
樱木甩甩还没完全干的头发,用脖子里的毛巾擦了擦脑门残留的的水珠。打开柜门,毫不意外的看到那瓶多出来的牛奶,他弯了弯嘴角。寒假回来后,深津借着队长之便每天往樱木的更衣室柜里放一罐牛奶,他说这是泽北的意思。樱木并没有揭穿他,其实自己和泽北已经有一个月没联系了。
他撕开奶盖上的封条,入口的细腻液体让他感到十分舒爽。他想起和泽北最后一次通话时,那家伙在电话那头哭哭啼啼地说,“樱木花道!你一定是外面有男人了!”


有男人吗?樱木撇撇嘴,就算是吧。


想想和泽北这半年的异国恋,从一开始就是自己在一步步后退。和他确定关系之前,他和执拗的流川枫刚分手过去半年,感情正处于空窗期。泽北不知从哪里得到这个消息,居然就那样莽莽撞撞的从美国飞回来找他。对这个人仅有的记忆里,是他在场上强势又凌厉的球风,当然那天樱木也了解到,他这项技能在床上有多么让自己受用。


送他上飞机的那天,在候机楼里泽北一直紧紧抱着他,把头埋在他脖子里抽抽嗒嗒,樱木无语的迎着周围异样的眼光,好几次差点为这粘腻的情侣举动呕出来。泽北边抽泣边不住的唠叨,“我不管!我现在标记你了你不能再和别人交往!不能找第三者!炮友也不行!”说着还不忘摸摸樱木颈上的吻痕。樱木无奈的叹口气,在心里合计下,前男友赌气去美国了,现男友刚滚了几炮也要回美国了,明明美国才是他恋爱道路上最大的第三者好吧。


樱木勉强的拍拍他后背,漫不经心的安慰着。泽北抬头,整个脸委屈巴巴的皱成一团,双手紧紧捏着樱木的双肩,两眼泛光的对樱木说,“我们可说好了!你大学毕业就要来美国找我!不许迟到”


去美国找他?我要是早有这个决心去美国,估计现在和流川还分不了手呢。看这个情形,这小和尚迟早也得变前男友。樱木看着泽北乱七八糟的脸,禁不住在心里吐槽。






关上更衣室的门,樱木转头边走边在兜里掏着手机。以往这个时候泽北都会打电话过来,只是最近他单方面切断了他们之间的联系,这唯一联络感情的机会也自然消失了。
樱木看了眼空白的未接电话和收件箱合上了手机,刚要收起来之前动作顿了下,眨巴下眼睛,又重新打开手机发了条短消息。


“嗨和尚老大!有空嘛?出去喝一杯?”


显示已发送刚过去不到十秒,就收到了“老地方”的回信。
樱木抿紧嘴毫不掩饰脸上的笑意,脚下加快步伐,骑上停在路边的单车,驶近了远处斑斓的夜色里。




深津眉头几乎拧成了一股麻花,面前的樱木一杯又一杯的灌着自己,脸颊的泛红彰示着他早已进入微醺的状态,他象征性的劝了几次,但樱木显然是因为什么烦恼而在一开始就铁了心灌醉自己。深津看他郁闷,也没再多加阻拦。他正斟酌着该怎样开口,问问他是否是和泽北有关,却没想沉默了许久的樱木自己开了口。


“我啊,参加了国青队的选拔,暑假就要跟队集训了……”


深津听罢有些意外,他一直以为樱木更倾向于去美国参加集训——深体大申请到了美国大学的集训机会,几个在毕业后有意向去往国外学习的队员都报名参加了。而且,毕竟泽北也刚好在那里。深津发觉自己对于樱木这个决定是有一丢丢窃喜的。或者说非常巧合,深津正好也在国青队。不过不同于刚选拔上来的樱木,他已经是国青队的正式队员。放置全国,深津一成都是具有顶尖能力的球员,国内的联赛俱乐部也已经有好几家向他抛来了橄榄枝。他本身并没有打算好,如今樱木的这个选择倒让他庆幸自己还没有那么快做决定。樱木放弃去美国集训的机会,转而投入了国青队,深津百分之九十九的肯定,樱木应该是不准备去美国了,而是以进国家队作为目标。而这恰好也是他的目标。他押下心中的一点窃喜,试探的询问着,“那泽北呢?所以,你们俩是因为这个吵架了吗?”


樱木颇有自嘲意味的笑出声,“是啊,这家伙气的退了给我订好的机票,还说……”他咬了下嘴唇,呼之欲出的话被堵在了心里。


“那家伙还说什么咧?”


樱木侧头看看专心喝酒的深津,摇了摇头,“没什么……就是说不理我了呗。”


深津知道,他不应该再继续问下去,可内心就如千百只蚂蚁轻咬似的发痒,让他忍不住的想要去戳一戳,戳一戳泽北与樱木那也许已经藏有漏洞的可笑感情。


“你之前,不是答应毕业了要去美国找他吗?”深津刻意担忧的问道。樱木一听他问这个,反应顿时激烈了起来。


“那个家伙啊!口口声声说要是我不去那他也不要去了!”
“和尚老大你说!他父母辛辛苦苦给他创造了那么好的条件,他倒好!耍耍脾气就不去了!”
“你说!嗝~世界上怎么能有这么不成熟的家伙!”


说到激动处,樱木甚至忿忿的拍起了桌子。


“本天才啊!是怕他父母伤心养了这么不乖的儿子,所以只好先答应他啦!”
“可是啊…我真的最他妈讨厌!被别人安排了……”


本是发着火的骂人语气,可樱木却越说声音越小,这骂人的话倒显得像是受了委屈一般。深津不知该如何安慰他,便学他以前的样子拍了拍樱木的肩。樱木甩了甩头,一把搭上深津另一侧的肩膀,像是想开了,举起手中的杯子,“来和尚老大!不去想泽北那个混蛋了!今晚和天才喝个痛快!”


他嘴里的酒气呼到了深津的耳朵上,后者边拿起酒杯边默默的想着:泽北那个狡猾的家伙,恐怕早就摸透了樱木的性格,所以才把父母搬出来故意扰乱他的选择。深津虽然在心里不耻着泽北的手段,但他又不无衷心的感谢着泽北。至少,即将到来的暑假,他有了很多和樱木独处而又不夹杂着泽北的时间。




如果能吸取以前的教训,深津应该料到,他的运气不会总能一直好下去。
当他第二天精神饱满的踏进篮球馆里时,就发现了本应在美国,此时最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家伙,泽北荣治。




他像是被定住般僵在原地,就那样看着泽北和樱木在人群的中央自顾自的1V1。那本是他今天要和樱木做的事情。


直到泽北向他走过来时,他还没从内心倒了醋的状态里回过神来。泽北眼神向门外撇撇,示意他出去说话,回头对樱木打个招呼说要去抽根烟,末了还做作的抛了个飞吻。深津下意识的回头,却发现樱木正专心的擦着篮球,没有看向他。


泽北往门口一蹲,礼貌性的询问他的学长要不要来一根,深津摆手拒绝了。泽北自顾自的点上火,慢腾腾的动作却让深津的心情越来越凉。他明白,他是在等着自己先开口。他就着坐在了泽北边上,犹豫许久才开口问道,“你怎么回来了咧?这时候,那边还没放假吧。”


泽北若有所思的看了他一眼,又无所谓的耸耸肩,“是没放假呢学长,我就回来看看樱木,怎么说也要尽一下男朋友的义务嘛。”说罢,他也习惯性的拍了拍深津的左肩。深津不自觉的撇头看着肩膀出神,回想这地方曾有的另一个人的重量。


就在深津走神的空档,泽北已经抽完烟站起身拍拍屁股准备要进去,看着远处湛蓝的天空,泽北伸了个懒腰,又自信的补充道,


“我准备大学毕业就回日本,进国家队。学长啊,以后,说不定我们还会在球场上碰到……”
“到时候,可要记得对我这个亲学弟手下留情啊~”


听完泽北的话,深津只觉得有什么东西团成一堆,在胸腔中张牙舞爪的四处乱撞。他感觉到泽北撤了一步回身看着球馆内,好似自言自语的悠悠说道,


“那样热烈的一个人,很难做到不被感染对吗,深津学长……”然后决绝的迈步离开。
没过一会儿,他就听到远处樱木嫌弃的抱怨泽北满身的烟味。




看着远处泛红的天空,终于,深津感受到了无比的空虚与寂寞。


end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2 条评分 乐园币 +2
狐狸爱猴子 乐园币 +1 08-08
苏喵 乐园币 +1 08-08 小芳
级别: NBA小猴
发帖
721
乐园币
1777
积分
2947

只看该作者 1楼 发表于: 07-31
急急忙忙看了一下,超超超超超级喜欢,先急急忙忙抢沙发,前排给作者笔芯呜呜呜
看到喝酒那段,还想这个作者真是不走寻常路,竟然要深花结局了,没想到最后峰回路转,希望这些篮球少年们在篮球和人生的道路上继续大步走下去
PS:加一句,大山王花威武hiahiahia
[ 此帖被靠谱的大爷在2018-07-31 11:26重新编辑 ]
我爱花花
级别: 板凳小猴
发帖
120
乐园币
546
积分
214
只看该作者 2楼 发表于: 07-31
这冷门CP
级别: 新丁小猴
发帖
28
乐园币
140
积分
52
只看该作者 3楼 发表于: 08-01
非常好看
人物的内心描写的非常细腻    
好想有后续,看两个小攻争夺小花
级别: 辣手护花
发帖
1373
乐园币
19486046
积分
100011572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08-01
哇这一篇的心理描写真的超赞的!有几个句子稍微有点she的味道,好像还发现了两个病句,不过,本来是怀疑大爷的啊,可是大爷那个羞耻play的回帖是怎么回事?

难道有另一个人这样关注山王花吗?(摸下巴
石头剪子布
级别: 天才小猴
发帖
1665
乐园币
217678
积分
5812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08-01
好看。我猜是麦子~!
r=a(1-sinθ)——花道的公式
级别: MVP小猴
发帖
436
乐园币
197252
积分
1020

只看该作者 6楼 发表于: 08-02
这篇人物内心刻画把握十分细腻精准,情节和文笔都很流畅。
也比较现实的选择了深津单箭头→_→
这篇我也觉得是麦子写的
级别: 主力小猴
发帖
222
乐园币
411
积分
374

只看该作者 7楼 发表于: 08-02
哭包小泽和牛哥最大的区别在于对美国的态度吗?果然美国才是最大的第三者,不过看样子小泽起码没变成前男友,可喜可贺。
睡眠也不过是对死亡的模仿。
级别: 主力小猴
发帖
84
乐园币
594
积分
313

只看该作者 8楼 发表于: 08-02
这篇cp冷门啊,不过感觉太好了。不过花花是不是对感情不太上心,先后经过流川,泽北,深津,只享受身体?不走心吗?花花到底对谁更偏爱一些呢?看不出来呀,少年的心思难猜!!!!!!!
加油,樱木!
级别: NBA小猴
发帖
661
乐园币
2847
积分
2895

只看该作者 9楼 发表于: 08-02
唔这个字里行间的气氛,这样的稳重,很想怀疑一个人,但有一个地方又不太像
夕阳弥漫在体育馆内,美的不是温暖的夕阳,而是你曾练球的篮筐。天台上看得到云,美的不是漂浮的云,而是我曾站在那里,一转头,就看见了你。
级别: 论坛版主
发帖
338
乐园币
47416
积分
1791

只看该作者 10楼 发表于: 08-02
我想懷疑大爺
我倒底是怎麼讀完路人甲這篇的

大概我真的對深津很一般了
故事很好
作者也很好

然而cp我…QQ

這麼冷的cp,先大爺吧(除了你我不知道還有誰
啊,還有一個可疑人選熊
(我的答案絕對是參考麥子)
(我是不是被狼騙了?)
[ 此帖被月靄在2018-08-02 23:18重新编辑 ]
级别: 板凳小猴
发帖
60
乐园币
85
积分
121
只看该作者 11楼 发表于: 08-03
少见的泽花呢,心理描述很细腻,深律那种老成的性格,十成十会是默默守护的类型,倒是泽北,出手一击即中,目的明确
级别: 天才小猴
发帖
1406
乐园币
1409
积分
6564

只看该作者 12楼 发表于: 08-04
这篇的作者被一个字出卖咧
想要问问作者为啥那么喜欢写丑人咧
这篇写的真的很好可是为啥一定要丑人咧
姑娘们,想来搞点三花吗?
级别: MVP小猴
发帖
440
乐园币
9307
积分
1310

只看该作者 13楼 发表于: 08-07
現在的感覺就是看到一個沒見過的食物
伸手抓來吃之後吃得津津有味
謝謝作者
下次版殺想披深津

深澤花
深津和澤北一靜一動
對沈默的人
心裡描寫變化比較縝密細心
像是深津這個人的內心世界一樣
貼合、融入了
Let me see what spring is like on Jupiter and Mars…
级别: NBA小猴
发帖
501
乐园币
4865
积分
3344

只看该作者 14楼 发表于: 08-14
这篇真的好喜欢惹,本来深津在我脑海里只有一个模糊的印象,看了这篇突然立体起来,非常有带入感惹。
暗恋者的角度更能看出花花的魅力,随时随地释放光芒的花花~ 太喜欢了~
no zuo no die why you try
no try no high give me five
why try why high can't be shine
you shine you cry still go die      
快速回复

限12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