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 375阅读
  • 10回复

【匿名征文37】似曾相识

楼层直达
级别: 主力小猴
发帖
73
乐园币
3027
积分
812
— 本帖被 samurai 从 花之同人 移动到本区(2018-08-14) —

似曾相识

(一)
樱木看着玻璃窗中映出的自己的脸。
明明感觉已经过了好久好久,可脸上却一点也看不出时间的痕迹。

他把视线拉远。
圆圆的舷窗外,漆黑一片。
偶尔会有蓝色的光团出现在前方,颜色就像湘南的海那样纯净。璀璨的光点不时从光团中飞出,连成一条条线,划过漆黑的空间,向后快速掠过,从蓝到绿,最后变成红色,凝成一团夕阳。

只有在这个时候,才能感受到这艘飞船的速度。
光速。

视线再偏一点。
舷窗上映出另一个男人的影子。黑发,白脸,面色沉静地看着樱木。
四目相交时,樱木转过头去,对着黑发男人一笑。
“狐狸。”


(二)
最初的最初,到底是为什么,才会想当宇航员的呢?
在被流川枫问到这个问题的时候,樱木一下子不知道如何回答。
是啊,到底是为什么,才会想要当宇航员的呢。

“……回到过去,大家心里应该或多或少都曾经有过这样的想法吧……”16岁的春天,午后的教室里,阳光从窗户斜斜照进来。
樱木肘支着桌子,手托着腮,看着窗外。
楼下的操场边上,是一棵樱花树,这时春意正浓,花开得正好。然而微风一过,悉悉索索的,就撒了一地花瓣。

回到过去吗?

樱木第一次把自己的注意力拉回到了课堂。
老师看到樱木好奇的眼神,见到这个问题学生居然第一次对自己讲的课有兴趣,一激动,就不小心弄掉了手里的粉笔。

如果可以回到过去的话。

樱木浑然不觉老师的心情。

真想再仔细看看,那个叔叔,到底长什么样子啊。

“……可是很可惜,回到过去是不可能的事。”老师咳了一声,推了推眼镜。继续讲课,“因为在我们活在三维空间的世界里,而时间是一维单向的……”
“所以,只能一直往前走,回不了头,是吗?”樱木突然出声。
周围同学的眼神纷纷投向他。洋平也回转过头来,看了他一眼,若有所思。

老师则再次受到了惊吓,他掏出手绢,抹了抹额头,仔细看了一眼樱木。“是的,樱木同学理解的很对。好比一只生活在二维平面上的蚂蚁,他如果一直往前爬的话,是永远不会回到原点的。”
樱木的眼睛亮起来。“老师,你知道莫比乌斯带吗?”
“诶?”
“莫比乌斯带就是把一根纸条扭转180°后,两头再粘起来,这样就能做成一个纸带圈”樱木说着开始动手做了一个。“在这样一个纸圈上,蚂蚁依旧在二维平面上。然而——”樱木拿起笔画起来,“如果它一直往前爬,即使不回头,它也是会回到原点的。”
全班同学被樱木所震慑,一时整个教室寂静无声。
老师也被震动了,他回过神,鼓起掌来,“樱木同学说的很好!确实,莫比乌斯带有这样奇特的性质,然而——”
樱木瞪大了眼睛,听着他解释下去。
“莫比乌斯带严格意义上来说,并不是单纯的二维空间,而是2.5维空间。”老师讲得激动起来,粉笔在黑板上铿锵有声。“莫比乌斯带不能存在于二维空间,只能存在于三维或者更高维的空间。同样的道理,克莱因瓶也只能存在于四维以上的空间。”
老师虽然诧异于樱木突如其来的插曲,但是,学生对自己的课感兴趣,总是一件令人愉悦的事,于是也就索性发散开来讲了。
“对于生活在二维平面上的蚂蚁来说,它并不会知道自己的空间是不是莫比乌斯带。同样的,我们也没有办法知道,在四维空间里,我们的三维空间是不是也被扭转了。”
“也就是说——”樱木感觉到他想要的答案尽在咫尺,心情澎湃起来。
“也就是说,如果有四维空间的话,就可以回到过去。如果有活在四维空间里的人,那么,他们可以看到所有的时刻,也就是说,他们可以同时看到过去,现在,将来,也可以随意进出。老师说着笑了笑,“但是,他们并不能改变过去。”
能看到就足够了!樱木对这个答案非常满意。
“那么,四维空间存在吗?”樱木认真的表情,让老师也略略感动了起来。
“目前并没有证据证明它们的存在或不存在。”老师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这些都是还在研究的课题。”
“如果有的话,真想进去看看啊。”樱木的眼睛亮起来。

“樱木同学,如果当了宇航员,身处太空,应该会有更多机会窥探到宇宙的秘密吧。说不定,会掉进更高维度的空间也有可能哦。”


是因为这堂课吗?
不,不对,自己为什么会对这堂课感兴趣呢?
为什么一定想要看到过去呢?
再往前追溯的话,应该……
“是为了想再见到那个叔叔吧?”
那个神奇地出现,又神奇地消失的叔叔……


(三)
“哪个叔叔?”流川不忿的语气把樱木的思绪从遥远的记忆长河中拉回。
看到流川脸上的表情,樱木心里好笑,狐狸还真是会喝飞醋。
“我小的时候,曾经遇到过一个神奇的叔叔。”樱木想了想,开始回忆,“你知道的,我是个孤儿,那时候,其他孩子……”
流川没有说话,他轻轻覆住樱木的手。
“小孩子其实是很残忍的。他们那时候经常会合伙欺负我。”
“为什么不打回去?”流川皱皱眉。

樱木睁大了眼睛,看向流川,“你说的话,跟那个叔叔一模一样。”他想了想,笑着说,“不过也难怪啦,你这个直线条的人,那时候小三他们来篮球馆,也是你第一个动手的。”

“本来就是他们不对……”
“好啦,你不要打岔。”樱木笑着斜他一眼,“我那个时候还小,技术还不够好,他们身材也比我高大。虽然我确实每次都会还手,但总是我吃亏的多。”

“那是个圣诞夜,还下了大雪。”
“孤儿院里的孩子。有些有远亲的,都被接走去过节了。”
“留下的只有我和五六个平时就经常和我合不来的孩子。”
“为什么我们会打起来呢?”
“啊对了,是这样的……”
“当时开始下雪,我找了块雪积得比较快的地方开始堆雪人。”
“用树枝做手脚,用捡来的纽扣做眼睛。”
“可是那些孩子却来说,那纽扣是他们的,说我是个小偷。”
“还把我的雪人给砸了。”
“然后一拥而上,说是要教训我。”
流川的手一紧。

“我虽然也奋力还击,出手也很狠,放倒了几个孩子,但是,毕竟他们人很多。”
“我渐渐落了下风,被摁在地上。”
“那些小孩子真的很坏,抓起雪就往我脸上摁。”
“我差点没被呛死。神志都开始模糊了。”

“那时候,突然有个叔叔出现了。他狠狠教训了那些孩子一通。”
“他还教了我几招呢。”

“那天,他还带我去吃了好吃的!”
“就像是满足你所有愿望的圣诞老人一样。不过,没有圣诞老人那么胖啦哈哈哈哈。”说着不由笑起来。

“圣诞老人吗?”流川的眉毛皱起来,眼神定格在空中一点。

“而且,他不但是突然出现的,也是突然就消失了。”
“那天晚上,我看着他走开的背影,然后突然,我就看不到他了。”
“那天还下着雪呢,他消失的时候,地上的脚印也一下中断了。”
“就像是——”

“消失在另一个维度里了。”流川沉思着回答。


“可是,我都不记得那个叔叔长什么样子了。”樱木扁了扁嘴,有点沮丧。“都怪那些可恶的孩子,眼睛被打肿了,看不清楚。”
看到流川的眼神,白他一眼,“哼,肯定比你这只狐狸帅就是了。”
“我羡慕他。”
“诶?”樱木看向流川。
“可以这么早看到你,认识你,照顾你。”
流川认真的眼神让樱木突然在这无边无际的太空里感受到了久违的重力。不同于飞船自转所创造的人造重力,脚踏实地的安定感席卷上来,笑容就不由自主地展开,“那,狐狸,你又是为了什么当宇航员的呢?”


(四)
16岁的夏天,篮球队员们在合宿集训后,参加了当地的夏夜祭。
在每个摊位上都看到新奇事物兴奋不已,随便乱转的樱木,最后发现自己和所有的队友都走散了。
他也不急,随便走到一处草坡上,就手枕后脑,躺了下来。
看着黑夜闪烁的星星,他开始发呆,直到身边躺下了另一个人。
他转头一看——
“狐狸?”

不知道是因为凉爽的夜晚,青草的味道,气氛正好,还是自从全国大赛之后两人有了奇怪的默契,这晚的相遇,并没有出现惯常的剑拔弩张的场面。
樱木拔起一根草,衔在嘴里,声音含糊不清,“狐狸,你看,天上好多星星。”
“嗯。”流川意外地配合。
两人静静无言,并肩躺着,看着同一片星空。

樱木突然再度开口,“狐狸,以后不打篮球的话,你想干什么?”
“唔……”流川倒是没料到樱木会突然这么问自己。
“我呀,”樱木没等到流川的回答,也不在意,自己说下去,“我想当宇航员。”
“宇航员?一直要一个人呆在太空里吧?”流川有点诧异,印象中,白痴是喜欢热闹的人呀。
“没错,虽然可能会很困难,可是,我希望能等到我想见的东西呢。”樱木转头看向流川,眼里有和天上同样多的星星。
这光芒一下刺进了流川的心里,最本能的回答就冲口而出,“那,我陪你。”看到樱木睁大的眼睛,又肯定地重复一遍,“我也当宇航员。”


“因为你想当宇航员,而我想和你在一起。”
“就这么简单?”
“就这么简单。”

樱木笑了起来,又像想起了什么,“那,为什么想和我在一起?”

流川枫愣住了。
对啊,为什么呢?

从第一次在天台见到你的那个午后起,我就再也没有问过自己为什么。
也许是你的红发,勾起了某个遥远而模糊的记忆。
也许是你的神情,让我再也挪不开眼睛。

可是,为什么,我会一直去天台呢?
好像曾经有个人那么和自己说过。
是谁呢?

他的声音如此清晰,贯穿了漫长的年月,一字一句环绕在耳边,让自己不知不觉就去了天台。
他的声音又如此模糊,弥散在稀薄的空气里,无法判断是梦境还是现实,只有伤口和脚印给出提示。
“小狐狸,你知道莫比乌斯带吗?”


(五)
“莫比乌斯带……”流川轻轻念出记忆中的名词。
“咦,你也知道这个呀。”樱木兴奋起来,“没想到啊,你这狐狸,懂得也不少啊。”
流川皱着眉头,“曾经,有人这么问过我……”
“谁呀?”樱木好奇起来。“我看呀,估计是我什么时候跟你说过吧。”
“应该不是你……”流川再度搜索自己的记忆,“那是,很久很久之前的事了……”

“很久很久之前的事呀……”樱木突然想起了什么,“说起那个叔叔,你看。”他从脖子上捞出一个坠子,解下绳子,递给流川。
“他消失之前,还给了我这个。”
小小的银坠子,做成无穷的形状。
“这不是……”
“你也看出来啦?”樱木得意极了,“没错,仔细看的话,这其实是个莫比乌斯带呢!”
流川捏着坠子看了又看,心里泛起不知是嫉妒还是欣慰的情绪。
“你那个时候……还记得……”
话音未落,飞船剧烈地震荡起来。



(六)
空间变得混沌,时间失去了意义,
流川不知道自己在虚无中翻滚了多久。
也并不是完全黑暗,期间间或能看到金色的光点连成线。
直线开始旋转,变成金色的螺旋。
流川试着想要找寻樱木是不是在自己旁边,却动弹不得,也发不出声音。

当这一切终于结束时,流川发现他倒在久违的地面上,粗砺的地面让他的脸隐隐作痛。
他挣扎着起身,却勉强只能支起上半身。
为了节省燃料,飞船平时并不能模拟百分之百的重力,而身体早已习惯这样的低重力环境。

他环视四周,“白痴,你在哪里?”
四周寂静无声。
如果白痴没有和自己出现在同一个地方的话……
他心里很清楚,如果飞船碰到的是时空扰动的话,谁也不能保证自己会和樱木掉在同一个地方。
白痴有可能在距离自己几光年远的地方。
在这样的情况下,要找到他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流川不敢去想这样的可能性。


仿佛是为了映衬他的惨淡心情,天空突然飘起雪来。
雪下的很大,没几分钟就将地面覆盖得严严实实。
真是祸不单行。
好在生活在飞船的上的他们穿的是式样非常平常,但保温性能却非常好的衣服,不然那一身太空服,可得把人吓死。
鉴于他们飞船航行的目的就是为了探索宇宙中的高维空间和时空扭转,因此,对于掉落到另一个时空的情况,也是尽可能做了充分考虑。衣袋中都有一个生存包,里面有各国的货币,和一些紧急急救品。

他摊开手,莫比乌斯吊坠在他掌心闪闪发光。

等一下……
这个坠子是,出事前,白痴给我的。
现在在我手上——
而白痴说,是那个叔叔把坠子给他的——
那么——
我必定会以某种方式,也许是通过别人,把这个坠子给他。
凡有联系必定会留下线索。
那我就有很大找到他的希望。

燃起信心的流川决定先找个有人的地方,以确定自己所处的地点和时间。
正当他慢慢地穿过小巷,以适应重力。
经过一座建筑的后花园时,他听到了孩童的打斗声。
“你这个小偷!”
“红头发的妖怪!去死吧!”

日语。
那么我是在日本。
这是一个好消息,打听消息会方便很多。
然而——

孩子似乎不是个询问信息的好对象,这样想着,流川就要迅速跑过。
然而某些字眼抓住他的耳朵,让他突然停下脚步。
红?发?
小偷?

他走近前去。
几个男孩正在围攻一个被他们压在身下的孩子,这还不算,他们还抓起雪往他脸上摁。
脸上摁雪,

“你们这些……”他怒火中烧,像抓小鸡一样把那些孩子丢到一边,顺便赏了几拳,扶起被压在底下的孩子。
果然是个红发的孩子。
身上还伤了好几处。

流川不由有些心疼,“为什么不打回去?”
话刚出口,又猛然想到了什么,难道?
这个情节和白痴的故事太过相似,流川不由得怀疑自己是不是因为太想找到他以至于自己开始脑补一些巧合。

他开始打量男孩的脸。
确实是很像的,英挺眉毛的雏形,好看的额头和鼻子。

男孩喘着气恢复过来,他低着头,“谢谢叔叔。”
声音也不是不像。

正常情况下最简单的方法当然应该是直接问这孩子。
然而流川知道,他不能改变过去,樱木的故事里,这个叔叔似乎并没有探听过他的身份。所以流川不敢轻举妄动。

或许其实还是有办法验证的。
流川突然想起,樱木的膝盖弯里有一块红色的胎记,当时两人还为争论这胎记的形状像狐狸还是像猫而差点打起来。
这样想着,流川掏出急救包,帮他给身上的伤口消毒包扎。
当他进行到膝盖时,红发小男孩开口了,“叔叔,这里没有伤,这个红的其实是胎记。”
见流川一脸震惊,他笑了笑,“你看,这个形状是不是很像狐狸啊?”

“臭狐狸!这个胎记当然是像狐狸啦!哼真是阴魂不散的狐狸。”
“明明是像猫。”
“胡说八道!你看这尖尖的嘴。”
“这尾巴这么细,肯定是猫。”
“唉这是角度,角度问题啦!因为尾巴卧在地上,所以看着比较细。”
……

没错了。
是你。

流川仔细回想樱木刚才跟他讲述的每个情节。
如果他嘴里的叔叔其实就是他自己的话……
好像并没有什么违和感啊。
一旦接受了这种设定……
那自己刚才对白痴口中那个叔叔的嫉妒,显得没来由的好笑。

流川拉起男孩的手,“今天是圣诞夜吧?想要什么礼物?”
“是圣诞夜没错。”男孩低下头,懂事地说,“不过不用礼物了叔叔。我想坐坐摩天轮可以吗?”

男孩子的肚子传出了咕噜咕噜的声音。

“饿了吗?花道。”流川尽可能地让花道这两个字显得又轻声又自然,“先去吃饭,然后我们再坐摩天轮。”
红发小男孩抬起头,眼睛发亮。
带他吃什么好呢?
流川平时是个对吃东西并不讲究的人,吃饭嘛,只要维持人不饿死就好了,吃什么倒不是特别要紧。
但是,印象中,白痴他,似乎有特别爱吃的的东西。

拉面馆里,流川看着纠结于菜单,不知道到底点味噌拉面还是盐味拉面还是豚骨拉面好的男孩,暗暗叹口气,叫过服务生,各点了一碗。

“好吃……”嘴里塞满了面条,男孩的声音含混不清,额头上却冒出汗珠,整张脸都红扑扑的。
流川忍不住帮他擦汗。
“拉面真是太好吃了!”男孩一口气喝完了碗里的汤,抹抹嘴,“我以后要一直吃!”

流川愣住了。
到底是因为知道你喜欢吃拉面,所以才带你来这里呢?
还是因为带你来了这里,所以你才特别喜欢吃?

都说是前因后果。
却在这里模糊了时序的界限。

(七)
坐在摩天轮上,慢慢地升高,男孩发出满意的欢呼。
地面上的行人车辆慢慢缩小,房屋也小得像可爱模型。
万家灯火。

“好羡慕……”小男孩叹口气,“一个光电,就是一个家。”
“我也好想有家。”
流川轻轻抚摸他小小的脑袋。

你也会有家的。
我们的家。
虽然它在虚空的宇宙里没有落脚点。
但,它是我们的家。

高度慢慢降低,流川心知肚明,分别的时候就快要到来。
他无数次地希望这一刻慢一点到来。
然而这一刻终究会到来。
工作人员在落地处迎接。
男孩也快要睡着。

流川将小花道背回孤儿院旁边的小巷。
“叔叔要走了……”
男孩琥珀色的眼睛紧紧盯着他,他的心隐隐作痛。
“叔叔有别的任务要完成,你一定要好好照顾好自己。”
“记得我刚才教你的那些招数。以后碰到那些坏孩子,要打得他们不敢惹你。”
男孩点点头。


“这个给你……”流川刚踏出一步,似乎又想起了什么,掉转过头。
他郑重地把坠子放在红发男孩的手心,将他的手团成拳。热度从一只手流向另一只手,男孩惊喜的表情落在流川的眼里,让他内心酸涩。
有那么一瞬间,流川不想放手。
想在这里呆久一些,多照顾他一会儿。

但他不敢冒这样的险。
樱木对他叙述的故事里,他们的交集到此为止。
在那之后,他看着他消失。
改变过去有很大的可能导致时空的分裂。那样的话,15岁的他,还能不能遇到15岁的樱木呢?

他最终松开了手,回头就走。

我在未来等你。

“叔叔,等一下……”红发男孩急急地追上去,拦住流川,目光灼灼。


(八)
樱木难以说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变故似乎就发生在一瞬间,这一秒被压缩到无限地短,又好像有几个世纪那么漫长,跨越了无数天文单位。
此刻,脸上细细微痒的触感和泥土青草的气味提醒了他,这是个自己熟悉的,却又阔别已久的世界。
他试着转动头,观察四周。
“狐狸,狐狸,你在哪儿?”
没有回答。

樱木心里一沉,狐狸没有和自己掉在同一个地方吗?
他挣扎着起身,却又堪堪倒地。
“你是谁?”突然出现的一把童声,却让樱木觉得莫名的熟悉。
抬起头,黑头发的男孩子慢慢走近,死死盯着他看,脸上没什么表情,眼睛里却满是疑虑。
“你是谁?”没有等到樱木的回答,男孩的追问直截了当,“你是怎么出现的?”

在第三次的努力后,樱木终于爬起来,拍拍身上的泥土,他对着男孩吐了吐舌头,“小弟弟,是幻觉啦,你看错了。”

他急于想找到失踪的流川,又不知道如何和这个孩子解释,只想赶快蒙混过去。
“我没有看错。你是突然出现的。”男孩子却令人意外地坚持。

这下麻烦了呢。樱木摸摸头,笑得尴尬,“那么,你就当我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吧,哈哈……”
“没有,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男孩眼睛一眨不眨,“是,突然一下子就出现的。就好像……”

——从另一个维度出现的呢。
脑海中突然闪现出的回答。
是谁的声音呢?
樱木混乱的思绪中突然扯出一根线头。自己说到那个叔叔突然消失的时候,狐狸是怎么说的?
——另一个维度。
线索连接成网,覆盖而下。
然而最关键的节点却隐匿其中,隐约模糊地感觉自己抓到了些什么,却看不清晰。

“我知道了!”男孩子的声音打断了樱木的思考,吓了他一跳。
“你……你知道什么了?”心里却生出莫名的期待。
“是圣诞老人吧?”
真是的,孩子就是孩子嘛。樱木哭笑不得,自己刚才的期待,显得有点没来由的荒谬。

不过也未必。

男孩继续说下去,“今天是圣诞夜,你突然出现,又是红头发。”手指比划出一、二、三,“所以,是圣诞老人吧。”
“喂喂,谁告诉你圣诞老人是红头发的?圣诞老人是穿红衣服才对吧……”樱木本能地就开始反驳,话刚出口就后悔了,为什么还解释啊,直接承认的话,不是省了很多麻烦吗。

等一下……
——圣诞夜。
仿佛电流流过全身,他弯下腰,捏住男孩的肩膀,“今天是圣诞夜?”

“嗯……叔叔你不知道日期吗?”
“那……今年是哪一年?”声音变得沙哑,心里有什么意识在往外冒泡,却不敢去想,不愿去想。

男孩掰着指头数了数,“昭和五十五年……”然后看向樱木,“叔叔,你真的没事吗?”

——昭和五十五年
他放开男孩的肩膀,大跨步往前走,脑里的思绪像暴风雪般盘旋飞舞。
是今天没有错,就是在这一天,碰到那个叔叔的。

那么,地点?
樱木抬头看了看商店的招牌,
神奈川。

所以,如果,现在去那里,就能看到那个叔叔了吗?
心跳陡然加快,梦想将要成真的时刻,太过美好。
美好到让人不敢相信它的真实性。

自己在这个时刻来到这里,怎么想都像是宿命的安排。
应该高兴地狂奔去那个地方啊,为什么却被什么拖住了步伐呢?

为什么呢?

狐狸,他……在哪里呢?

“叔叔,叔叔……”身后的男孩奔跑着追赶他。
然而樱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没有注意,直到——
“啊……”噗通摔倒的声音。
他回过头,只见那孩子跪倒在地上。
樱木急忙跑过去,蹲下身,扶起他。
男孩的膝盖上渗出血来。
樱木有点无措,“对不起啊,刚才没听到你叫我……”
男孩伸出手。

“下雪了”

细白的雪花慢悠悠地下坠,落在男孩的手心,变成透明的水滴。

雪越下越大,短短几分钟,地面就积起一层雪。路人走过,吱吱嘎嘎,留下一个个脚印。

男孩抓起地上的雪,往膝盖上按。

“我要去找一个人。”樱木犹豫了片刻,“你……快点回家吧……”

“我也去。”
“诶?”
“叔叔你连今天的日期都搞不清楚,一个人能行吗?”男孩的口气那么理所当然,倒让樱木说不出话来。“而且啊,是你害我受伤的,要负责啊。”小小年纪的孩子,嘴里明明说着赖皮的话,语气却平静得不行。
“狡猾的小狐狸!”樱木拿他没有办法,只能搬出家长作为说辞,“太晚回家的话,父母会担心的。”
“不会啊,他们都还在加班吧。”男孩耸耸肩,“反正,回家了也只有我一个人。”
心微微一涩,樱木叹口气,伸手从男孩肩上拿下书包,“那么,乖乖跟着我吧。”

接过书包,就要往肩上甩。
幼稚的字迹闪过眼前——

一年一班
流川

以为自己眼花了,拿下书包,就着路灯细看。

怎么看都是这个名字——
流川枫

“叔叔,怎么了?”
“你……你叫……什么名字?”

黑发男孩安静地看着红发的男人,“流川枫。”

听到名字的那一瞬间,风也停止了。
所有曾经经历过的一切,似乎都有了理由。

“嗒”
当拼图的最后一块严丝合缝地嵌入,樱木终于看清了整个画面。

为什么会遇到他,为什么会遇到你,为什么自己会出现在这里。

面前的小小脸孔,与十五岁的流川,三十五岁的流川的脸重叠起来。
那个叔叔是——

失而复得的喜悦穿过30年的光阴呼啸而来,击中心脏,樱木笑起来,拉过男孩的手。
“走,带你去一个地方。”

男孩睁大眼,“不去找那个人了吗?”
“不去了。”

没有必要再去找那位叔叔了。
也没有必要再去找那只狐狸了。
如果你就在我面前,我为什么还要去找呢?

跨越维度来找我记忆里的你。
却发现原来我也曾在你的记忆。

樱木笃定地知道,在这个城市的另一端,一定会有着与这里相似的场景。

“你会记得我吧?”红发的男孩目光灼灼地看着面前的黑发男人,雪花在两人之间盘旋,下坠,“花道,樱木花道。”


(九)
过去,现在,未来。
首尾相接的蛇。

原点,终点,新起点。
我还想继续和你的冒险。

“这里是我以前的高中。”樱木翻过围墙,伸手去拉男孩。

也是我们的高中。

樱木带着男孩,穿过操场,上了楼梯,熟门熟路地来到天台。
“这里是我那时候最喜欢的地方。”
从来没有告诉过狐狸,我最喜欢和他第一次见面的地方。
对着你,却可以轻松地说出口。

雪停了。

“小狐狸,你看,天上好多星星。”
“嗯……”
他们坐在地上,靠着水箱,看着星空。

“所以叔叔你到底是怎么出现的呢?”
“这是一个很长很长的故事……”
“没关系,我有时间听。”
“嗯,要从哪里说起呢?”
“哪里都可以的。”
“那,小狐狸,你知道莫比乌斯带吗?”
……
时间一点一滴地过去,男孩的眼皮开始打架,头慢慢垂了下去,靠进樱木的怀里。
樱木紧了紧圈着他的手臂。

门卫终于发现了入侵者,嘈嘈杂杂地赶过来。

“小狐狸,我得走了……”樱木轻轻地拍拍男孩。
男孩半梦半醒,睁着朦胧的睡眼看向樱木,手还抓着樱木的衣服。

脚步声在教学楼里回响。

“我们会再见面的。”
男孩在困意和清醒间挣扎,他看着樱木,却似乎没有听懂。

脚步声上了楼梯,逼近到门后。

“还是这么爱睡……”想了想,樱木又自我纠正道,“哦不对,应该说,果然一直这么爱睡啊……”
在感受到四周奇怪的波动,又一次坠入那个看不见的另一个维度前,樱木笑着揉揉男孩的黑发,“所以,小狐狸,一定要记得,天台是个睡觉的好地方呢。”
[ 此帖被采花大盗在2018-08-01 01:27重新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2 条评分 乐园币 +2
狐狸爱猴子 乐园币 +1 08-08
苏喵 乐园币 +1 08-08 毛毛
级别: 主力小猴
发帖
281
乐园币
689
积分
327
只看该作者 1楼 发表于: 08-01
在几个维度时空中穿梭,和彼此碰触对话,真美
~❤o❤~心不困  得自然
级别: 天才小猴
发帖
1665
乐园币
217678
积分
5812

只看该作者 2楼 发表于: 08-01
踩点发的小调皮,先放一下教主吧。
r=a(1-sinθ)——花道的公式
级别: NBA小猴
发帖
480
乐园币
13728
积分
2457

只看该作者 3楼 发表于: 08-01
首先能掐点发文并且是一个完整的故事,我相信绝不是随随便便赶工出来的。
背景还有氛围描写都很好,莫比乌斯带的科普加上科幻设定,看到中途的时候我就一直在想叔叔到底是花道还是流川呢?
发现是流川的时候,更像是宿命感呢。

唯一出戏的地方可能是人物对话的语言上感觉比较稚嫩,尤其是换行时常让我困惑到底是谁说的。
由此可以判断一个是某个不怎么写文,但阅读比较多的小妖精写的。



樱木花道,你就是我的地狱,而我是注定要下地狱的人。
为什么不是天堂?
啊为什么?
是天堂的话,你就可以上他了啊= =
级别: 辣手护花
发帖
1373
乐园币
19486046
积分
100011572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08-01
这一篇里面的一句话出卖了你!

时空转换和严谨的背景描述,有一种一本正经的气质,我要盲狙某个人了!
石头剪子布
级别: MVP小猴
发帖
436
乐园币
197252
积分
1020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08-01
很奇特的脑洞!
如此顺畅的叙述和篇幅,绝不是yw组的人( ・᷄ὢ・᷅ )
踩线只是调皮,还翻车了,十分喜闻乐见¯\_(ツ)_/¯
跟风盲狙
级别: MVP小猴
发帖
985
乐园币
1732
积分
1418

只看该作者 6楼 发表于: 08-02
宇航员的设定好像是第一次看到,文章很温暖,似曾相似,但是那个人始终是你
级别: NBA小猴
发帖
501
乐园币
4865
积分
3344

只看该作者 7楼 发表于: 08-02
这篇好浪漫呀,这样的设定感觉需要一定的理科知识,文章的字数加上最后踩点才发,让我想到一直在肝文的某某某~
no zuo no die why you try
no try no high give me five
why try why high can't be shine
you shine you cry still go die      
级别: 论坛版主
发帖
299
乐园币
62
积分
100001784

只看该作者 8楼 发表于: 08-02
很好看,气氛和节奏感也很好,设定和故事背景非常引人遐想。
暂时怀疑某个人,不过没有参考书不能确定。
Never  say  goodbye
级别: 板凳小猴
发帖
40
乐园币
319
积分
225
只看该作者 9楼 发表于: 08-02
亙相回到過去,見到小時候的對方,加上科學的浪漫,全文整體氣氛很好呢
级别: MVP小猴
发帖
440
乐园币
9307
积分
1310

只看该作者 10楼 发表于: 08-06
是我會喜歡的風格
像是幻燈片那樣
一下一下轉換情境
而事件中心始終還是愛著的那個人
Let me see what spring is like on Jupiter and Mars…
快速回复

限12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