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 210阅读
  • 6回复

[流花]没有剧情的abo和奇奇怪怪的番外

楼层直达
级别: 主力小猴
发帖
254
乐园币
564
积分
494
跟我cp红茶小姐的合文,搞笑且没有剧情的糖
abo,两道杠出没注意。

非常、非常奇怪的感觉。
花道觉得头有一点晕,但还没有难受到要呕吐的地步——理所当然地,他将其归类为昨晚跟洋平他们出去疯得太晚的缘故。并没有往更深的层次去考虑。
那只狐狸今天出去了。
昨天,似乎有跟自己说过去哪里的。
但是去了哪里了?花道皱着眉头努力回想,却无论如何也想不起来。
汗液从皮肤往下一点一点,细密但不断地爬上他的额头、他的肩膀、他所有裸露在外的小麦色皮肤。黏腻感挥之不去,他模糊想起今天在时间轴上其实是个晴朗的初秋。
如果他还记得高中课本上那段关于omega的论述,大概能知道自己发生了什么——头晕、全身发热、再加上一点被发情前兆弄丢的记忆——每个omega都会经历的发情,即将在他身上拉开帷幕。
但是他不记得,所以他不知道。高中时光那么宝贵,一半分给篮球,一半分给狐狸。于是课本内容的比重就被压缩到渣都不剩,在毕业多年以后的今天也没有发挥它的科普作用。
好像发烧了啊。
吃药喝水盖被子一气呵成。花道迷迷糊糊地把自己裹成一只粽子,希望就这么睡过去。
可是睡不着。
明明昨晚晚睡今早没赖床怎么可能睡不着?
于是花道决定数羊。在那只狐狸回来前务必要睡着,才不能让狐狸看见病恹恹的天才!
嘀嗒,嘀嗒。
墙上挂钟走动的声音被无限放大,花道开始疑心这是否是它开始老化的缘故。如果时钟会说话它一定大叫冤枉,它可不背omega发情期五感敏锐的锅。
数到第一千一百一十只羊的时候,花道听到了钥匙插入锁孔的声音。
于是那第一千一百一十只羊就长出了狐狸尾巴,一对尖尖的狐狸耳朵立起来。

流川还在家门口的时候,就闻到一股非常浓郁的,omega发情期信息素的味道。
他说不上来这是什么味道,国文常年不及格的人也没有心思去形容。他想大概是他的omega发情了,青涩地、在没有任何安抚的情况下。
有那么一瞬间流川在想,花道是否明白这意味着什么呢?
但这个念头仅仅闪现了一瞬便消逝了。如同流星划过夜空,大海翻起浪花。打开门锁的瞬间,alpha的引诱发情也随之而来,让他没有时间亦没有心思去思考其他的东西。

第一千一百一十只羊变成的狐狸从喃喃的数数声中跳了出来,化身成他的alpha,带着好闻的信息素走过来俯下身轻轻拉开他蒙住头的棉被,亲吻他。
“狐狸。”被亲得迷迷糊糊但很舒服的花道翻了个身,“你回来了。”
流川嗯了一声开始解扣子,衣物摩擦的綷綵声被放大到仿佛响在耳边一般令人难以忍受。花道终于忍不住坐起来,冲他喊狐狸你很吵耶安静点啦!
然后被后面流出来的液体结结实实地吓了一跳,略显迟钝地反应过来自己正处于什么样的状态中。
Alpha+信息素+标记+居家休息日=完美发情期。
忘记了是在哪本杂志上看到的狗屁不通的公式,但现在,他们全都符合。




对不起!您没有登录,请先登录论坛.


两个月后,花道头晕呕吐,悄悄去药店买了验孕棒,上头两根红杠让他眼前一黑。

花道表面面无表情实际脑子懵逼地走回了家,然后看见罪魁祸首站在自己家门口,穿得人模人样,头发还打蜡,气得花道想骂人,但是他忍住了冲动,怒气冲冲地拿出钥匙看也不看站在身旁的流川一眼,房门被打开的一瞬间流川反客为主一马当先地抱住花道强行入屋。

花道怕吵到邻居,只得低声吼他:“死狐狸你放开我!你有毛病是吧!”

“我不能看着我的omega离开我的视线。”流川面无表情地棒读这句话,然而眼神的占有欲已经出卖了他,“为了确保我们的孩子有个健康的家庭,我觉得我们要去登记一下。”

“啊你怎么知道?”花道懵了,明明自己谁都没说流川是怎么知道自己有孩子的?

“什么?”这次轮到流川愣了,“大白痴你…”

花道反应过来,一脚踹向流川:“滚!!”

一个月后,流川与花道登记,可喜可贺。



——END——


至于流川去了哪里,我大概能搞出个番外,大概不能w


好了我终于把番外搞出来了!说好的见家长被我搞得向奇怪的方向发展了呀

时间轴是领证之前终标之后

第一次见家长那天花道难得穿了西装打了领带,按下门铃那瞬间他感觉自己跟个牵线木偶一样僵硬。
——先斩后奏总是心里打鼓。
偏偏他家那位气定神闲,还有心思逗他:“大白痴。”语调上扬到令人想打的地步。
“死狐狸。”由于不太清楚流川家大门的隔音花道恨恨地压低了声音,“死……”
大门轻轻开了。一袭和服的妇人顶着淡妆朝他们露出得体的微笑。一看就是精心梳理过的头发一丝不苟盘在脑后,微微抬起的,用来打招呼的左手涂着颜色鲜艳的指甲油。
“阿姨好!”鞠下躬去的瞬间花道只有一个念头,狐狸跟他妈长得真像。
嗯,信息素的味道也是同个系列的……不过是omega版的。
“花道君太客气了,”妇人——花道在心里偷偷称其为狐狸妈——露出了微微惊讶的神色,不过很快就以和善的微笑遮盖掉了,“来,进来坐。”

之前流川就说过要带他回家,但每次总是被他以各种理由推脱。算算从拽着高中的尾巴在一起,也已经好多年了。
——这么多年才发情真是白痴到家了。
——喂喂这也不是我能控制的好吧臭狐狸?!而且就算没发情你不是照做!只不过不能标记但是你每次都往死里咬腺体……很疼的耶!

那时候流川没有说话,他一向是不善言辞却最固执的。这样的性格会让爱着他的人很辛苦,因为总要揣测他究竟在想什么——刚在一起的时候花道曾经尝试让他稍微坦诚一点,最后在失败了不知道多少次之后建立起来的默契上放弃了。

他只是把花道拉进自己怀里,非常安静地交换了一个吻。两人的信息素甜蜜地交织着,弥漫在空气中仿佛电影的慢镜头。

——你在害怕吗?你在不安些什么?
花道望进他的眼睛。在里面,看到了试图了解一切的自己。
——你究竟想要什么呢?

其实花道知道流川想要什么、害怕什么、又在不安些什么。AO的结合不是扯证就管用,最根本还是标记。倘若一个omega同一个alpha扯证之后却被另个alpha最终标记,无法接受自己在法律上的alpha并生下其他alpha的小孩——这无疑是莫大的讽刺,然而并不是没有可能发生。

流川在怕他会离开。

即使他们已经在一起这么久,久到亲吻从生涩变熟稔,做爱从不得要领变早就明了如何让对方高潮,久到流川一个眼神花道就能猜出他在想什么。

可是他们之间只有咬破腺体和做爱垒就的临时标记,没有终标。无论做爱时在花道身上留下的信息素多浓多昭示主权,过后还是会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淡掉消失掉。花道的发情期像迷了路,迟迟不在这个一早就给自己找好alpha的omega身上降临。

流川记得高中的生物课本上说,有的omega情况特殊,一辈子都不会发情。除了不能被标记以外,身体其他各项指标与正常omega无异。

就相当于beta,不被任何人束缚的beta。像一阵风自由来去,谁也抓不住。

他也抓不住。

真是杞人忧天的笨蛋狐狸。花道这样想。

但是,除了拥抱亲吻和做爱,不知道怎样安慰他。

所以那只狐狸要终标的时候,只是象征性挣扎了一下——一方面是猛烈的发情热烧得自己真的没力气了,另一方面,他也真的想让流川安心,完全地、彻底地安心。

——宝物已经装在盒子里,落了锁,锁眼用胶水堵死了,不会再有人抢走了。

然后阴谋得逞的狐狸就把宝物叼回了狐狸窝,连同附赠品一起。


“花道君在想什么呢,笑得很开心哦。”妇人一边冲茶一边轻轻问,“说起来,既然有了结婚的打算,已经交往有一段时间了吧?”

这个问题有点尴尬,但她儿子什么都不跟她说,也只能这样问了——前一天晚上她刚给儿子弄好个人简历打算往各大相亲网站上投一投碰碰运气,下一秒就接到了儿子的电话——“我明天要带omega回家,你不要吓到他。”

倒是把她吓得不轻。

但是,仿佛说尽了所有的话一般,在那之后无论她怎么问,儿子都沉默以对。实在逼急了讲多一句:”因为我们准备结婚了,他觉得还是给你看看的好。”就挂了电话,留她一人在震惊状态中好半天才反应过来。

“啊……是的,从高中末期算起,现在也有四五年了。”花道有些紧张,流川的信息素从旁边散发出来,轻柔地整个包裹住他。

茶叶在沸水中翻滚,散发出浓郁的香气。

“这么久了呀。”一点都不惊讶的语调,和流川如出一辙的棒读。

“是的,所以想要结婚……”

“是因为其他的缘故吧?”妇人终于冲好了茶,抬头依旧是那副笑容,“想好起什么名字了吗?”

“我说过你别吓着他。”旁边一直被忽略的流川开了口,“这不好玩。”

妇人撇撇嘴,有些无趣地应承下来:“好了好了,都护成什么样了……”

“直接说重点,我不觉得你一个见迪就蹦的人能安安静静坐在这里冲茶很久。”

喂喂哪有当着omega的面揭自己老妈短的!妇人一口茶堵在嗓子眼咽也不是吐也不是,好半天才以最快的速度滑过去一句阿枫这个性格有人要已经是烧高香了老子还有迪要蹦怪要打不打扰你们了。

花道一脸懵逼地看着妇人语速快得跟四级一样讲了一大堆,然后提起手袋,对着自己笑了笑,看都没看她儿子一眼,施施然出门去。

这家长见得有点懵逼。

一旁的流川却是整个人都放松下来,随意拿了块西点往嘴里一塞,从冰箱里拿了罐果汁出来。

“没有橙汁了,先凑合着吧。”

“啊啊。”

下意识地发出了完全没有意义的声音。花道眨眨眼,好像有些明白这只狐狸这种古怪的性格是怎么养成的了。

“今晚就在这里住下吧。”

“ㄟ?”

“她本来也不常在家,经常在外面。这次大概是为了见你,才会在家里等吧。”

所以冰箱里空空荡荡的,两罐果汁瑟缩在角落。西点是叫的外卖,风扇的叶片上蒙了薄薄的灰。

花道觉得有什么东西突然破碎了。

“一直这样吗?”

“一直这样。”

并不相爱的父母,自从结婚就天各一方。打记事起流川就没怎么见过自己的父亲,那个照片里也不笑的alpha。只从母亲口中得知自己与他长相相似,却不曾有机会与真人细细比对。

而流川的母亲也不是那种甘心在家相夫教子的乖顺omega。她从读书那会儿就是个不良少女,染淡紫的发色,涂大红的指甲油。并且十分符合个性地成为了生物书上所描述的永不发情不被拘束的omega。即使改了姓氏生下了某个特定alpha的小孩,依旧可以接受其他的alpha。

不被任何人拥有,反过来也可以被任何人拥有。

所以流川很早就知道,常年外出的父亲也好,天天出去玩不着家只管够他生活费的母亲也好,都是爱他的。只不过,这样的爱可以随便给出,无论多少份,无论什么人。

他不是偶像剧里眼泪汪汪的女主,才不会双眸含泪去问母亲为什么要生下我、为什么不给我健全的家庭之类的常见蠢问题。相反,他的生活富足,从小没有接触过所以也不会懂得的亲情看不见摸不着早不在他的考虑范围。有时他心血来潮甚至会感谢一下十有八九根本不存在的上天,让他降临在这个家庭。

这也是构成他连拒八百通告白的根本原因之一。

直到他遇见樱木花道。

他终于心动,终于第一次有想要终标谁的冲动。樱木花道是温暖的太阳,他终于学会笨拙去爱一个人,并且。

想要和他组成家庭,想要给他唯一的一份,也想得到他唯一的一份。

所以终标过后他趁花道熟睡偷偷量了他无名指的尺寸,隔天就去订了戒指。两个月的工期之后他取回来,在家门口等着准备给对方一个惊喜,却反过来被给了更大的惊喜。

“那就在这里住下吧。”

花道的目光四处游移,忽而灿烂地微笑了。

“说不定晚上睡觉的时候,能梦到狐狸小时候呢。”

流川眯起眼睛看着溜进来的一束日光,思绪飘到了很遥远的地方。

那时候还是小小的,可悲又没有人爱的流川小小孩。

因为你而不再是了啊。

这样想着,嘴唇就凑过去……






[ 此帖被早茶茶在2018-09-04 19:12重新编辑 ]
级别: 板凳小猴
发帖
119
乐园币
540
积分
212
只看该作者 1楼 发表于: 08-29
新文吗
沙发吗
早起的鸟儿有虫吃

稳扎稳打的流川得偿所愿

纯肉文 感谢我的积分
级别: 主力小猴
发帖
81
乐园币
588
积分
310

只看该作者 2楼 发表于: 08-29
我一直以为这俩小傻子在高中就piapia过了,没想到还留到毕业之后哇,好纯情的娃们
话说花道真是够了,对老公一点都不温柔,流川也是,咱们花道是第一次啊
你怎么都补怜香惜玉呢,说咬就咬,不疼滴呀

楼主留言:

没有标记不等于没哔——过啦哈哈\(//∇//)\

加油,樱木!
级别: NBA小猴
发帖
501
乐园币
4841
积分
3344

只看该作者 3楼 发表于: 08-29
狐狸居然一发就中了,不愧是进攻之鬼233333
喜欢花道中间数羊的那段,变成狐狸的羊,感觉好纯情好可爱啊~
毕业多年才终于吃到,辛苦流川啦

楼主留言:

哈哈哈哈哈一发入魂什么的w
其实早就吃到了只是没有标记,有写到番外里了喔

no zuo no die why you try
no try no high give me five
why try why high can't be shine
you shine you cry still go die      
级别: MVP小猴
发帖
977
乐园币
1718
积分
1408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09-04
物质再充裕,没有爱都不会快乐的
不过没关系,只过了十几年,以后几十年会非常幸福的
级别: 板凳小猴
发帖
124
乐园币
353
积分
201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09-04
挺甜蜜的肉文,这两只要一直幸福下去啊
为什么还蛮喜欢狐狸妈妈的呢,蹦迪打怪日日晃

楼主留言:

给狐狸妈妈的人设是比较洒脱啦
一直在想要怎么样的人才能教养出流川这么臭屁的性格(?)想来想去估计是差不多这个个性的吧,两个极端

级别: 新丁小猴
发帖
16
乐园币
80
积分
33
只看该作者 6楼 发表于: 09-10
真的很喜欢abo的设定,喜欢花道

楼主留言:

哈哈 我也好喜欢

快速回复

限12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