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 578阅读
  • 10回复

[流花]ABO狗血失忆梗

楼层直达
级别: MVP小猴
发帖
334
乐园币
1234
积分
847
ABO了解一下 有小孩了解一下 失忆了解一下 蟑螂才尽只会撒狗血的作者了解一下



樱木花道睁开眼睛的时候,大脑还是一片空白。

时间一分一秒地走,意识开始逐渐回笼,他模糊地回忆起一些事情。



自己叫什么?樱木花道。多大了?十五岁。今天要干嘛……对哦!今天是湘北开学的日子,刚入学可不能迟到,几点了几点了?

他几乎是用摔的下了床,膝盖着地的感觉挺不好受,咚的一声提醒着他那块骨头承受了多大的力,但还能忍。晕晕乎乎地起身,他听见婴儿的哭声。

哪来的婴儿……这里又不是育幼院。

然后他发现,这里不是自己的家。



“醒了啊,大白痴。”

他转过身,高大的黑发男子立在门口,手里端着一碗粥。

“你是?”



“你真的什么都想不起来了。”不是疑问句是陈述句。

面前的黑发alpha看着他,他戒备地后退一步。

摇篮里的小婴儿被灌了一奶瓶的奶,陷入香甜的睡眠。花道对那个孩子毫无印象——只是无端地觉得有些亲近,大概是有着相同发色的缘故。

“不是啊,”在掐了自己一把然后发现这并不是梦之后,花道终于开口,“虽然不太清楚你在说什么,但本天才今天开学,以后有缘再聚行不行?七点半了再不出门就迟到了——”

“你不用担心迟到……”黑发的alpha说这句话的时候好像有一点难过,但花道没注意听。

“你早就毕业了。”



花道只当他在说胡话,也没时间思考自己为什么会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醒来。床头柜上的日历写着三十号,是每个月按时吃抑制剂的日子。他开始翻箱倒柜找自己的书包,里面有褐色的注射过很多次的针剂。

“也不用找抑制剂了,这里没有,你现在也不需要用到那种东西。”黑发的alpha再次开口,“你现在哪里都不用去,也不再需要抑制剂……”

“你到底在说什么啊?”花道有些生气地应答着,“闻起来你是个alpha嘛,也不像O权主义者啊!”他看了眼已经走到四十分的时钟,脑子里全是要迟到了洋平估计已经等了好久了,思及此处语气也变得不客气起来,“我有点断片,我承认。不知道是不是昨晚喝的有点多,但本天才不是不良少年,是因为开学在即太兴奋了……对于你把我带回家照顾这件事我很感激,但是现在能不能不要说这些莫名其妙的话?”

黑发的alpha叹了口气,“花道,”他说,“我知道这对你而言可能很难接受……”

“你现在是二十五岁,已经结对了。”跟我。

“你在说什么——”花道刚想一拳揍过去,余光瞄到旁边的穿衣镜,里面的青年长了一点胡子,眉眼间早就不是他记忆里自己的样子。

摇篮里的小婴儿被吵醒,委屈地哭了起来。



流川有点不知所措,一般小孩哭闹都是花道比较擅长,食物和换尿布还好,像拍拍背唱童谣这种他真的完全没有头绪。小孩也比较习惯花道哄,但是现在……

算了吧,这段时间还是先解决花道的问题。



“如果他一辈子想不起来呢?”

“如果他明天就想起来了呢?”

洋平最终也没有再说什么,花道脸色有点难看,被花道拉到客房里之前他看见流川脸上一闪而过的失落。



花道会忘记一部分事情,是意料之中的事。医生说记忆倒退到小学时期应该不至于,但具体是到哪个阶段很难讲,有可能只是遗忘几天,也有可能是几年。

好巧不巧花道的记忆刚好卡在遇见他的前几天。流川枫这个人在现在的花道眼里,是一个完全陌生的人。他猜花道的身体可能还保有一些两人肢体接触时本能的反应,但就目前的情况而言,根本不用试就知道花道不肯与他接触。

花道记得洋平,记得国中时期那个凶巴巴的老师,记得每个月月底要打抑制剂,记得很多年以前那只喵喵叫着朝他乞食的野猫,却忘记自己的alpha和刚来报道半年的小孩。他的记忆一夜之间倒退了十年,心智虽然未必倒退,但对这个世界产生的不信任感使他产生一种幼儿般的懵懂,那种所有人都前进了好远而自己却停留在原地的感觉——



“你可以带他去湘北看看,课室天台篮球馆。”

“他不愿意。”

花道至今都没有接受被流川所告知的事实。虽然电视上的新闻显示的时间的确是十年后,洋平和自己看起来也一样成熟了不少,但那个突然冒出来的同居人和摇篮里的小孩是怎么回事?尽管他大概能猜到这两人是什么身份,但猜到是一回事,说出来求证并且接受又是另一回事了。

小孩,陌生的alpha,自己。

一家三口?别开玩笑了。他的记忆里根本没有关于他们的任何信息。洋平对他们倒像是很熟稔的样子,还会给小孩带手信。但黑发的alpha对洋平的态度似乎不太好,总是瞪着他像有什么深仇大恨一样。

但他是真的不用上学、不用打抑制剂、变成大人了。洋平告诉他关于篮球队的事,他也只是懵懂地听着,时不时答应两声。故事里的樱木花道像是完全无关的另一个人,他抢篮板、庶民上篮、是球队的秘密武器。但是这一切跟他有关系吗?他只是听着遥远的、被认定为属于自己的丰功伟绩,却什么也想不起来。



半个月了,还是什么都没想起来。

这半个月里来了很多人。烫着卷发的一看就很女强人的学姐、看起来阳光又清纯走到哪里都不缺追求者类型的同届女孩、还有各式各样他记不住名字的队友。他们的信息素交织在一起混合成奇怪的味道熏得他头晕。这个时候他就会闻到一股很好闻很安心的alpha信息素的味道,信息素的主人沉默地坐在沙发上,像是不认识他一样。



竟然会觉得委屈。

花道摇摇头,有什么可委屈的。

明明抗拒接触的一直都是自己,接受不了的也是自己啊。

从苏醒那天开始,他就一直在逃避。是讨厌这个人吗?可是他并没有对自己怎样。洋平隐晦地暗示日子还是要过的,但他真的什么都想不起来。卷发的学姐告诉他那个黑发的alpha叫流川,可是他怎么也叫不出口,难道以前叫的是更亲密的,结对AO之间的昵称?那更叫不出口了,要他对着一个陌生人喊honey还不如打他一拳或者骂他一顿呢。



他刻意回避回避再回避,对方像是知道他在想什么,也不多话,只是还会问他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想吃什么、要不要出去走走之类。他生硬地回些无关痛痒的话。还好,都行,看情况。那些相片全都被收了起来,静静躺在他看不见的地方。

他记得自己专业的知识,记得怎样才能把工作失误降到最低,记得在拍照的时候应该摆什么姿势才能帅到不愧天才之名。但是他不记得是谁建议自己报的专业,不记得那些降低工作失误的方法是跟谁一起摸爬滚打探索出来,不记得那么多照片都是谁在当他的专用摄影师。



所有人炽热的眼神注视着他,那么多希望汇聚在他身上。想起来吧,想起来吧。他仿佛听见他们心里的话。以沉默维护他骄傲的同居人不看他,但每天接受那样的关心对他而言是一种沉重的枷锁。红发的白白胖胖的小婴儿闻到他的信息素就会朝他的方向伸出手咿咿呀呀,得不到回应就会委屈地撇嘴。于是他只好把小孩抱起来,然后盯着那张跟自己有些相似的脸庞出神。

要是一直都想不起来。

他看了看日历,四月十五日。

距离发情期还有半个月。



当一个人只能从别人口中听到自己的经历时,往往是很可悲的。因为记忆是描摹人生的唯一方式,他的人生从十五岁到二十五岁整整空白了十年。这是最好的十年,任谁的青春都是浓墨重彩,只有他像是被上帝一声招呼都不打就直接快进到了十年之后。

他对天发誓那个打篮球打成校园神话的人真的不是他,他有加入过篮球部吗?那些照片和报纸上的人是他们的老友,而他只是一个偷窃了本不属于自己荣誉的小偷而已。一片赞赏声中他惶恐地看向洋平,却发现洋平看他的眼神更像是在看二十五岁的樱木花道……



太难看了,实在是太难看了。

故事里的樱木花道打篮球那么厉害,有那么好的一帮朋友,那么好的恋人。自信到几近嚣张的地步,整个人像是会发光……而他除了有着跟他一样的脸,一样的身体,什么也么没有。

流川很照顾他,叫他花道,看向他的眼神中有深埋的爱意,也很默契地不提他失忆前的事情。那些藏在平淡生活之下不言不语的温柔让他心动,却不敢靠近。

他总觉得自己像是在抢别人的alpha。

即使这本来就是他的alpha。



他很想梦到故事里的樱木花道,想问问他要怎样才能被流川喜欢。可是人不能给自己托梦,所以他一次都没梦到。

他拒绝流川的出游邀约,总感觉站在他身边的应该是故事里的樱木花道。他也很想跟喜欢的alpha去赏樱,可是他不知道故事里的樱木花道会怎么做。会像AO偶像剧里那样帮他拂落肩头的樱花,然后笑着偷一个吻吗?还是咬一口限定樱花口味的大福,然后把大福递过去说我觉得味道不怎么样你尝尝?他不知道,所以他不敢去,害怕自己哪一步走错就会看到喜欢的alpha眼睛里的失望。

他不知道自己十年前刚喜欢上流川的时候也是这个心态。

流川这边也有点焦躁,但不是为了别的,是花道发情期的事情。

已经结对的omega一个月发情一次,时间一般是一到两天。但花道现在这个样子发情期可能要靠抑制剂了。然而从药剂师彩子那边传来的信息却不太理想——已经结对超过一年并且体内各激素正常的omega是很难再通过抑制剂调理的。情况严重可能需要注射药物,这是下下策。因为注射的次数多了容易造成omega体内激素紊乱,对生育以及各方面都有影响。

他是花道的alpha。他的大白痴就算不记得他,但身体还是会忠实于他的标记。发情期的omega不存在理智这种东西,被本能支配,放任身体在理智所不知道的地方欢愉。

可是花道不愿意。

他一直躲着他,不愿意有过多的交流,生硬的回答像是连敷衍都懒。他理解他,在某一天突然冒出陌生人和小孩并被告知现在的时间是十年后,这两位是他的alpha和宝宝。一时接受不了其实是很正常的事情,没有当场晕过去已经很给面子了。



但是。

但是。

还是不甘心啊。

明明近在眼前却无法触碰,虽然勉强算是在同一屋檐下,但气氛总是凝在对方匆匆闪避的背影里。小孩还小不懂这些,总是想要他抱。于是他抱,脸上带着他从未见过的表情,不属于樱木花道的表情。

大白痴。他在心里悄悄喊。



“啊,流川。”一个极平常的晚间,花道像是不经意地提起,“虽然记不得了,但我的话,应该不是那种没有存款的人吧?”

“家里的钱是归你管的。”流川想了想,“要买什么的话,大钱在存折,密码是你生日。零花在卧室第二个抽屉里的皮夹。”

“好……谢谢。最近的药店是哪里,或者抑制剂专卖店有吗?”

“已经结对的omega对抑制剂是有抗药性的,就算是市面上最好的抑制剂,也不一定能起到原来百分之十的效果。”流川尽力克制着自己,“实在不行的话,医院那边我有熟人……”

“这样吗……”花道咬着筷子想了想,“当omega真是麻烦啊。”

“或者……有没那么痛苦的方法。”流川低着头,看不清他的表情。

“嗯?”花道夹起一筷子鱼肉,“什么?”

“我也可以。”



花道偏过头,没拉严的窗帘里漏出一丝阳光,斜斜打在床脚。

故事里的……故事里的樱木花道……在这种时候会怎么做?



“你是你自己啊,花道。”洋平不止一次这样说,“你的性格、那些下意识的小动作、对事物的反应和脱口而出的自称都是没有变的。记忆不是束缚你的枷锁,你无需按照他人的固有印象去生活。”

“就算不记得了,我们还在这里,可以重新认识你。”这句话是那个他不记得名字的前队友说的。说时眼神真挚语气诚恳,不难猜出故事里的樱木花道在他心中是什么位置。

“樱木君,想不起来也没有关系,大家都还是好朋友喔。”那个长着一张初恋脸的女孩一来就选了他身边的位置,语声清朗如泠泠珠玉,说出的话像是系统自动生成的一般挑不出半点毛病。

“大白痴。”这句话只在刚醒来的时候听过一次,在那之后,流川便只以花道称呼他。

他断续拼凑出那个破碎而发光的形象。

这个形象如影随形寸步不离跟在他身后,想要摆脱,无法摆脱。

他别无选择,只能与这个残破的形象一起进餐、洗漱、照顾小孩以及做爱。



告诉我啊,告诉我。

告诉我,当我以你的形象出现在众人面前,当我进餐、洗漱、照顾小孩、和你的alpha做爱,我应该怎么做,我到底应该怎么做?

樱木花道——



“疼吗?”

“不。”

“如果不愿意,还是去医院输液吧。”

“没事,这样就好。”

“真的没有关系吗?”

“没关系……”花道努力使自己笑得不那么难看,“真的没关系。”

然后他听见了一声叹息,很轻,但绝不是幻听。黑发的alpha拨开他额前被汗打湿的红发,亲吻他饱满的额头。

“我第一次见到你,是在湘北的天台。”流川不看他,目光投向未知的一点,自顾自地开口。



空气中的信息素躁动了起来,已经被安抚过一次的身体又恢复到之前的状态。

花道不知道应该怎么接话,这是流川第一次跟他谈那个“故事里的樱木花道”。

“当时觉得,真是个大白痴啊。”

然后就是长久的沉默。等了好久等不到下文的花道终于忍不住,问了句后来呢?

流川没有接话。停了有那么几秒,问他感觉好点没有,需要再来一次还是吃点东西休息一下。

花道忽然就感觉有点难过,明明应该建立在两情相悦基础上的却像是在例行公事。天底下有这样的AO吗?在拥抱与被拥抱的时候总有个极其实在的虚构角色夹在中间,生生隔开比死亡更遥远的距离。



他没有接话,空气中信息素的味道却越来越浓。他听见流川几不可闻地叹口气,转身拥抱住他。

想要落泪,想要尖叫。他的灵魂漂浮在半空看这一场全然出于责任的活春宫。欣赏、喜欢、爱慕、拥抱、亲吻、做爱。明明应该有那么多铺垫的,却只剩下赤裸相对的无言。

被进入的瞬间他睁着眼睛,连流川的眼睫都看得分明。疼吗,得到了安抚的亲吻。没有,没事。他很努力地笑,真的没事。

好像除了回答没事,也没有别的回答了。

明明最深入的事都已经做过了,怎么还是好像陌生人一样。



“在想什么。”流川拿过手机定了份外卖。那个商家的名号花道认得,是业内很出名的一家做omega发情期营养餐的餐饮店。

“樱木花道……是很优秀的人吧?”花道望着他,目光澄明,“有那么多会真心实意为他牵挂的朋友,打个篮球都能成为校园神话。”

流川愣了一下。

“不,并不是这样。”最终他决定这样回答,“或者说,那是其他人眼中的樱木花道。”叫他全名的时候差点舌头打结,真的很不习惯,太生疏了。

“啊。”有点意外,不都说情人眼里出西施么。

“他不完美,但优点总是胜过缺点。”流川像是不习惯一次说太多话,其实以往交流的主动权都是握在花道手里的。

“啊,是这样。”

“嗯。”

于是对话就这样无疾而终的结束,如同过去无数次那样。信息素诚实地表达自身的诉求,花道闭上眼睛。

“大白痴……”

高潮的瞬间,仿佛听到他这样说。



“那个,”花道踟躇着,有点难以开口,“你刚刚……”

“我知道,我有做措施。”流川把被子往他身上掖了掖,“不用担心,先睡一下就好。”

“喔……”花道将整个人往被子里缩了缩,“你怎么知道我要说什么。”

“以前还在上学的时候你也这样,总是担心这些。”流川的语气极其平淡,花道试图从中找出一丝怀旧或是其他的什么味道,都失败了。

好像只是在说今天天气真好这样无关痛痒的小事。



流川离开房间,带上门。

花道一般做完都会休息一下,毕竟对于omega而言,做爱是一项相当消耗体力的运动。以往他总是陪在花道身边,用信息素安抚他,听他说一些琐碎的日常。然而现在,以他对花道的了解,花道大概只想一个人待着,什么都可以想,什么都可以不想。

太不像你了,大白痴。

他往婴儿房走去,预备给小孩冲一点奶粉。



“你是你自己啊,花道。”记忆里有些混混模样的少年长成温文尔雅的大人,告诉他做自己就好。

‘’可以重新认识你。”完全不记得名字的,戴一副眼镜看起来斯斯文文的前队友这样说。

“大家都还是好朋友喔。”是错觉吗,漂亮的女孩总是在试图离他更近一点、再近一点。

“大白痴。”他想起刚醒来时流川对自己的称谓,有这样称呼自己omega的吗?难道那个浑身会发光的樱木花道是个抖M?

那个红发的小孩好像还没有名字,他的出生是受着怎样的期待呢?

……

胡思乱想了可能一分钟,可能十分钟,可能更久。等到花道把宇宙起源与恐龙灭绝这种至今无解的命题都在脑海中翻来覆去几遍之后,刚要继续跟自己探讨先有鸡还是先有蛋,流川就端着一份外卖进来了。

“如果饿的话就先吃点吧。”

“啊,好。”

一种令人有些难堪,想开口说些什么却不知该从何说起的气氛悄然弥散开来。滴答滴答,时钟欢快地走。花道端起炖盅抿了一口汤,小声道谢。

生疏的亲密。

流川并未作答,就站在那里看着他吃。花道生平头一次吃得如此不安,几乎是每吃一口就停下来问一句你饿吗?要不要一起吃?你真的不饿吗?你没吃东西怎么会不饿?问时嘴角还沾着饭粒,琥珀色的眼睛眨啊眨的。流川只是摇头说不饿不需要,却在某一瞬间忽然发现花道的眉眼间竟有了昔日的神采。



恍惚间如同置身湘北校园。那时候他们刚在一起,每天中午都约在天台共进午餐。听起来很浪漫的样子,其实无非就是两个人互相分享便当,在看到有自己喜欢的菜色时还会争起来。

“这块炸猪排是我的——喂喂你不准夹!”花道试图截胡,但无一例外以失败告终。加上流川一口一个大白痴的火上加油,气得他把流川筷子掰折了的心都有。

“只是口头宣示主权可没有效果,”流川气定神闲,慢条斯理地咀嚼着那块炸猪排,“大白痴。”

“死狐狸!”花道眼疾手快,抢下最后一块炸猪排,“本天才可不会轻易……啊啊啊死狐狸不准截我胡!!!”

“知道了,大白痴。”流川忍住笑意,把截胡得来的那块炸猪排放回对方便当盒里。

其实他并不太爱这类煎炸类食物,只是白痴爱吃,他便逗逗他而已。

那时候,天很蓝,风很轻。他把头枕在花道腿上,听他絮絮叨叨说着红豆面包、小钢珠还有角落里长出的野花,总是不知不觉就睡过去。有时半梦半醒还能得到很轻的一个吻,听见花道小声到就快湮灭在楼下喧闹中的“喜欢你……”。



但是一眨眼,那丝好不容易才捕捉到的神采又不见了。它在花道的脸上消失得干干净净,仿佛从未存在过。

但流川很清楚,那不是幻觉。



当天夜里花道做了一个梦。他极少做梦,从来都是一沾枕头就好眠到天明。然而这次,他梦见隐隐约约的建筑、繁盛而尽数凋零的樱花和看不清面容的黑发少年。他在建筑里迷路,转来转去都是一模一样的教室。凋零的樱花在他脚下盛放,如同燃尽自己生命那样。

然后黑发的,看不清面容的少年出现了。少年拉着他的手,朝某一个方向一直一直走。没有说一句话,没有多余的动作。可是这就足够让他莫名地安心,让他心甘情愿将自己的命运交付给少年。

他甚至都没问上一句,你要带我去哪里。

再然后他就醒了。身体还是有些微的不适,但已经不妨碍正常生活了。花道拍拍自己的脸,达到了想要的清醒效果后便下床,打算去洗漱间把自己好好收拾一下。



流川听着洗漱间里传来的动静,缓缓睁开眼睛。

其实他昨晚一直没睡好,原因很多,错综复杂。他想起高中时的自己,因为太过于相信任何事情都只有行动才能达到最终目的,不爱说话从而总被人说是冷淡凉薄。“冷淡凉薄啊,流川,偶尔是不是也应该思考一下改变呢?”彩子学姐曾经委婉地提醒过,但自己当时并未往心里去。

“只是口头宣示主权可没有效果。”无论是胜利还是大白痴,都符合这个定律。难道说得天花乱坠,胜利就可以自己跑到手里来?难道按照八点档里烂俗又狗血的攻势,大白痴就会乖乖入籍从此成为流川花道?小孩子都知道不可能的事情,他自然也懒得去一一证明。想要胜利,那就加大练习力度。一万个球不行就两万个,两万个不行就三万个。想让大白痴入籍就标记他,让他的身体从此只记得自己的信息素,有生之年,再也无法接受其他的alpha。

但是,现在好像出了一点变数。

大白痴的身体非常忠诚地记住他。就连在欢爱的时候,都还保有着之前迎合的记忆,并下意识按照着去做。这很好,是他想要达到的效果。但问题偏偏出在大白痴不记得他,平时交流也敬语一箩筐,根本没机会谈心更没机会了解到他在想什么。搞不好根本是把他当人形抑制剂——还是自带外卖的那种。虽然他很了解大白痴的为人,知道这根本不可能。然而从未有过的疏离感总是容易让人胡思乱想,巨大的落差饶是心理素质再强的人也无法坦然接受——

能怎么样呢。

他闭上眼,但随即又睁开了。

原本想再多睡一会,但已经没有人会掀掉他的被子扯着他的耳朵,喊着臭狐狸起床了。



现在是换我照顾你了,花道。

这么想着,他利落地起身,拉开窗帘,阳光倾泻了一室。





不知神奈川离东京那么近需不需要飞机

不需要也得需要(理直气壮)



“好乖好乖。”

花道轻声哄着讨抱的小孩,希望他赶快睡过去。

越来越粘自己了啊……看着被揪住的衣襟,他有些无奈地想。

窗外下着淅淅沥沥的雨。这种天气,尤其适合睡觉。



“我要出去一趟。”

前一天晚上,他是这样跟他法律上的alpha说的。

“去哪里?”他的alpha露出了有些不安的神色,虽然只是一瞬。

“去到处走走,看看能不能想起点什么来。不能的话……”那我们就这样吧。

他本想这样说,但话到嘴边还是披了层委婉的外衣:“到时候再说吧。”

“那你的发情期怎么办?”流川也不废话,直接切入主题,“抑制剂对已经结对一年以上的omega不起作用,你是知道的。”



电视开着,体育频道刚好播到抑制剂的广告。婴儿房里红发的小孩自顾自摇着拨浪鼓,他听见自己叹气的声音。

“这样下去其实挺累的。”

“所有人都在告诉我,我是你的法定omega,你有法律所规定的一切结对alpha对omega的权利。隔壁是我们的小孩,他在玩拨浪鼓。”

他努力让自己不去看对方的眼睛,他自己也说不上来是什么原因。是心虚吗,好像也不是。是留恋吗,那种东西真的存在吗?他深吸一口气,努力将那些杂乱无章的情绪驱逐出去。



“可是我不认识你们。”

“我得到本不属于我的荣耀与家庭,却与这些格格不入。”

即使我像故事里的樱木花道一样喜欢你。

花道想了想,还是咽下了最后一句。

不想成为过去自己在现实世界中残破的投影,不想以这样的身份讨得对方的爱恋。



客厅的挂钟敲响十点整。流川努力在他脸上想找出一丝期待或留恋,但是没有。

于是他放弃了。张了张口,最终也没挽留。

“早点回来。”

花道踟躇了一会,最终还是走上去,大力拥抱了流川。

他法定的alpha用力回抱他,令他心安的信息素味道萦绕在鼻尖,他犹豫了一秒之后松开手。



“什么时候的飞机?”

“明天晚上,八点。”

“什么时候回来?”

“最多……一年吧。”

人不能总是被过去束缚住,一年的时间是他留给自己最后的期限。如果一年的时间到了他还是什么都没想起来,他会回来办解除标记和废止结对事宜。

他在心里斟酌着尽量不伤人又能表达清楚自己意思的词句,准备离开后再编辑成信息发给流川。



“好乖好乖……”

小孩终于在他怀里沉沉睡去,脸上还带着甜甜的微笑。

对不起啊,让你没有妈妈。

花道轻手轻脚地把小孩放回婴儿床,在心里悄悄道歉。



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就像一场梦,然而他现在终于要清醒过来了。

直到坐上去机场的出租,他才有一丝不真实感。

那是介于真实与虚幻之间的,仿佛掉进时空裂缝一般的感觉——



他在那个“家”里待了一个月,每天晚上都想着睡一觉醒来是不是就能回到自己所熟悉的那个世界,自己还是那个意气风发准备去高中报道的十五岁少年。

没有alpha、没有小孩、没有把他当成二十五岁花道的洋平。



可是alpha身上散发出他唯一能接受的信息素、小孩哭着要他哄、二十五岁的洋平眼里,再也没有了当年的风景。

十五岁的樱木花道不懂这些,可是二十五岁的樱木花道必须要懂。

他没有办法接受,没有办法面对。他想了很久,唯一能做的好像只剩下逃避。逃避什么,逃去哪里?不知道,只要不继续过着寄人篱下靠alpha吃饭的生活就可以。

虽然那套房子有他的名字,存款他也贡献了相当一部分,但他对此并不知情。



他早就打算好了,先去东京,之后找一份对学历要求不高的工作——外卖员、快递小哥、或者是网络客服等等,至少要先养活自己吧?至于为什么选择东京他也说不上来,可能……是东京比较热闹吧?

不知道小孩醒来看不到自己,会不会哭呢。

坐在机场的大厅,他有些担心地想。



但是,与他无关了。他逼着自己狠下心来。小孩还小,现在不记事的,只是一开始会不习惯,后面慢慢就会好的。不能心软,不能留恋,只是有血缘关系的小孩而已——

“大白痴。”

这个声音好熟悉,好像在哪里听过。

他下意识地循着声源望去,看见他朝夕相处了一个月的alpha提着行李箱,朝他走来。



“如果你什么都记不起来,那不是很亏。”流川在他身边坐下,“我陪你去。”

“???”花道一时间有点反应不过来,“我买的是东京的机票……”

“我知道,大白痴。”流川露出个无奈的表情,“你的抢票软件,我知道密码。”

“那阿琮怎么办?”

“给他爷爷奶奶带了,”流川很自然地答,“比起成为单亲家庭的小孩,给爷爷奶奶带个一年不算什么大事。”



然后是很长一段时间的相对无话,终于流川打破了沉默:“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

“去东京租一个单人间,然后找份工作养活自己。”花道无处安放的目光在行李箱上停留了一瞬,又很快移开,“能有什么打算,走一步是一步吧。”



“不考虑租个双人间吗,分摊水电还有房租什么的。”流川找了个非常冠冕堂皇的理由,“平时也好有个照应。”

“总觉得你这样说话很违和啊。”

“或者租你隔壁也没什么不好的。”

“过安检了,”花道拎起不多的行李,“倒是你,工作也辞了吧?”做事这么冲动以前的自己怎么看上他的?

“再找就是,”流川跟上他,“考虑得很周到嘛,大白痴。”

“你才是大白痴呢……”花道撇撇嘴,不甘示弱地反击。



离开似乎让他卸下了些防备,跟流川的对话也少了些拘谨。

似乎这样的相处模式,会让人更轻松呢?

他不再去想那个光辉残破的形象,舍弃掉一切被强加的桎梏。至于非要跟着的alpha嘛……随缘吧?

毕竟,他好像也挺喜欢这个alpha的不是?



尾声



飞机在湛蓝天空中划出弧线,而后慢慢消失成一个小点,直到看不见。

或许这是一个崭新的开始,又或许什么都不是。

这样想着,花道开始闭目养神。一来是为了打发时间,二来避免尴尬——流川的位置就在他旁边,而他们必须维持这个座次直到下机。

好像过了好几个小时,又好像只有一瞬。正当他迷迷糊糊感觉自己快要睡过去的时候——

身旁以为他业已入睡的alpha亲了亲他的脸颊,一如过去那些日子里的晚安吻。



醒来的时候,又是一段新征程了呢。

这样想着,花道闭上眼睛,沉沉睡去。



——END——


感谢阅读 如果有时间写的话可能会补个番外 虽然大概没人想看就是了
级别: 板凳小猴
发帖
69
乐园币
235
积分
111
只看该作者 1楼 发表于: 04-27
好看,还想看到花道恢复记忆呢

楼主留言:

谢谢喜欢,这种事情随缘吧哈哈哈,重新爱上也挺不错的

级别: 新丁小猴
发帖
88
乐园币
32
积分
96
只看该作者 2楼 发表于: 04-27
看到“你早就毕业了”不知道为什么好伤心,番外请一定要有啊ヾ(◍°∇°◍)ノ゙非常期待作者的番外!

楼主留言:

谢谢期待,我加油赶工一下~

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
级别: MVP小猴
发帖
1137
乐园币
2015
积分
1615

只看该作者 3楼 发表于: 04-28
想看番外,恢复记忆后的花道或是失去记忆前的花道
有时候在想如果一段记忆消失了,是不是就不是原来的自己
现在想来,你就是你,就算没有了记忆,也可以再创造新的记忆
爱一个人不会因为记忆消失就变得不爱了,两个人可以再次创造共同的新的记忆

楼主留言:

是这样没错了!我比较倾向于写失去记忆之前的w

级别: 板凳小猴
发帖
65
乐园币
301
积分
131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05-02
感觉失忆之前会很甜很甜呀,大大什么时候写个番外呀!什么时候恢复记忆!
级别: 板凳小猴
发帖
61
乐园币
214
积分
168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05-09
原来是重新爱的故事ww和我期待的狗血故事不一样哈哈哈哈哈但是这样很好,很淡很温柔
级别: 新丁小猴
发帖
63
乐园币
90
积分
99
只看该作者 6楼 发表于: 05-11
级别: 主力小猴
发帖
124
乐园币
531
积分
423
只看该作者 7楼 发表于: 05-24
如果有番外看到他們重新開始,會彌補到看到櫻木失憶迷茫引起的傷心
级别: 主力小猴
发帖
228
乐园币
417
积分
425
只看该作者 8楼 发表于: 05-24
花花是怎么失忆的,好突然。。。想看某天突然恢复记忆的花花,感觉失忆后花花变了个人,好不容易适应啊
级别: 板凳小猴
发帖
46
乐园币
160
积分
173
只看该作者 9楼 发表于: 05-28
就算失忆了,以前经历过的事情也许会忘记,但是我相信花花喜欢牛川的心却始终不变
记得回来补个番外
级别: 新丁小猴
发帖
36
乐园币
152
积分
64
只看该作者 10楼 发表于: 07-30
只要是真心相爱,就算是失忆也会在看到你第一眼重新爱上你
我们不仅是黄金搭档,还是彼此的另一半翅膀
快速回复

限12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