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 1176阅读
  • 23回复

[流花]【流花】西岸往事

楼层直达
级别: 主力小猴
发帖
316
乐园币
90
积分
622
只看该作者 15楼 发表于: 2019-10-18
蜜汁想到:海的味道我知道
级别: 板凳小猴
发帖
65
乐园币
286
积分
155
只看该作者 16楼 发表于: 2019-10-21
我好想知道流哥那么闷骚的人,信里都写了些什么给花花呀?
级别: 板凳小猴
发帖
45
乐园币
74
积分
139
只看该作者 17楼 发表于: 2019-10-23
天,我什么时候可以有足够的币才能看。好想把旧号找回来啊……
“你 好, 井 上 桑。 中 国 话, 你 的 明 白?”
级别: 板凳小猴
发帖
55
乐园币
32
积分
164
只看该作者 18楼 发表于: 2019-10-29
chapter 8
“喂,你有没有听见我说话?”

流川摘下一只耳机,朝那个即将炸毛的人点了点头,在确认了对方没有真的生气之后,又把耳机塞了回去。

从图书馆到停车场的路不算很远,除去树木有即将泛黄的迹象,早秋的天气与夏日并没有什么分别,只是昼夜交替的时间在悄然改变,樱木看了看渐暗的天色,又低头扫了一眼手表,时间应该还来得及。

去看汽车电影这种绝妙主意当然是天才提出来的,樱木不得不承认这次体育馆维修导致的球队暂停训练一周让他暗地里松了口气。大学生活远没他想象的那么简单,除了堆积成山的作业之外,还有篮球队的高强度训练。天才再强也是人,当然会累。

说起来也挺不好意思的,开学已经快两个月了,樱木是上周才搞懂自己为什么标准化考试擦边过就能来这间著名公立学校上学。当时的流川满脸无语,你难道不知道自己是体育生身份被招进来的?以你那点可怜的分数,再考五年吧。

臭狐狸的语气让人生气,樱木跑去问校队教练,是个和安西老爹一样和气的白人老头。老头子讲话时神采飞扬,时不时对樱木赞许的点点头,根据有限的听力水平,樱木大概听懂了,球队里他这样的「体育生」很多,学校很欢迎有潜质的运动员学生,相对的,申请时门槛就会降低一些,只是他们的任务也要比普通队员辛苦,有额外的训练。樱木问教练,那流川也是体育生吧?老头儿哈哈一笑,不啊,他应该是普通学生,只是一直都参与体育生的特训而已。

总而言之,好不容易等来的周五晚上怎么能让狐狸在家用睡觉浪费掉,这种好日子,必须出去庆祝下。

上车后,流川问怎么走,樱木从口袋里翻出一张被揉的不成样子的报纸递给了他,夹页中广告上的地图模糊不清,流川皱着眉仔细看了那个地址三遍,启动了车子。

这是一个坐落在城郊的露天汽车电影院,当天播放的是一部上世纪的日本老电影,流川以前听在家听父母聊天时提起过。但这段记忆起源于他刚升入富丘中学那会儿,除去几位主演的姓名,对于情节和剧情走向已经完全记不清了。

电影还没开始,樱木便兴致勃勃的讲自己和洋平在国中时有多崇拜里面那个隐忍的男主角。实话说,流川从一开始就对这部电影没有过多的期待,随着故事情节的推进,樱木也逐渐停止了剧透安静下来。流川用手撑着脸让自己保持清醒,破旧幕布上粗劣的电影镜头和电台里传来的枯燥对白反复折磨着他的神经,忍住睡意是很难的,所以当偶然回头看见副驾驶上已经睡到流口水的白痴时,流川在心里暗骂了一句混蛋,然后眼皮一垂,终于放弃了最后一丝坚持。

再次醒来已是凌晨十二点,挡风玻璃上被细雨打的嗒嗒作响,正在疑惑为什么周围一辆车都没有了的时候,一个身穿工作服的男人走过来敲了敲车窗,示意他们十分钟前已经散场了。

流川侧头看了看那个还在昏睡的人,把电台的音量调小了一点。

回程的小路很狭窄,十分寂静,流川用扶着方向盘的手指跟着模糊的电台音乐打节奏。雨夜的风顺着外循环的空调口吹进了车内,夹杂着湿润泥土和枯叶的味道,低沉的引擎声和樱木的呼吸形成了交互的节奏,闷的无聊。

还好路程不算很远,没一会儿,就见到了公寓前熟悉的停车位。

熄火时,看了看旁边那个口水都快流到胸口的家伙,伸到一半去推他的手又停了下来。流川拉过后座上的背包掏出耳机,熟练的带上。

打开MP3时,随机播放到了一首老歌。

人总是很奇怪,还在日本时,流川的MD里塞满了清一色的英文歌,骑着自行车从家飞驰到湘北的路上,那些澎湃的节奏总是能把他暂时的带到想象中的美国。可当真正踏上这片土地时,又会觉得那些用母语演唱的老歌让人亲切。

耳机里女人的歌声很低,快要被伴奏盖过,她讲述着一个在等待中无疾而终的故事。流川不喜欢这种无力的歌词,按着MP3的侧键翻找着下一首要听的歌,还没等他找到最常听的那首,伴奏声越来越低,这一曲结束了。

换曲的间隔有片刻安静,即使塞着耳机,流川隐约听到了樱木轻浅的呼噜声,看了看时间,他决定把樱木叫醒。

“白痴,到家了。”流川推了一下樱木的肩。
“啊……啊!!电影放完了!!”
流川斜了他一眼,“你才发现吗?”
“唔……怎么搞的,今天好累啊!”
“回家睡,别把你口水流我车上。”

脑子还没有完全清醒,樱木只是抓了抓头发,呆呆的下了车。

正在翻找家门钥匙,樱木忽然想到了什么,转身对流川大喊了一声,“你把东西落车上了!”

流川早已习惯白痴突如其来的一惊一乍,指了指背上的两个书包,“在这。”

“不是不是,在后备箱里!”

在走回停车场的路上,虽然流川不认为车里有什么忘拿的东西,但在打开后备箱的那一刻,还是稍微吃了一惊。

“这是什么?”借着昏黄的路灯,流川凑近看了看这个陌生的纸箱。
“你的东西啊,蠢狐狸!”
“是你的吧白痴,我没有这种东西。”
“你给本大爷好好看看,收件人是谁!”

流川仔细看了看,确实是自己的名字。

本着就地拆开就可以把纸箱顺手扔进小区垃圾箱的思想,流川用车钥匙划开了封口的胶带。只有一层薄薄的防震塑料,很明显,里面包着一个便携式音响。

“本天才眼光不错吧?”流川抬头,对上了樱木得意的眼神,“这可是最新款的马歇尔音响。”

没等狐狸再开口,樱木转身,甩着钥匙一路小跑进了公寓。

很疑惑吧狐狸,再多给半小时你也肯定想不到,一年前的今天,你有幸在机场接到了来美国继续向你挑战的本天才
级别: 板凳小猴
发帖
55
乐园币
32
积分
164
只看该作者 19楼 发表于: 2019-10-29
chapter 9
超市的玻璃门隔着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流川用手夹住一只购物袋,另一只手艰难的从裤袋里掏出车钥匙,超市里暖黄的灯光映在了他的背上,心理建设通常只需要一秒,不带犹豫的,一头扎进了被暴雨覆盖的停车场。

如果不是输掉了一个无聊游戏,在雨天独自出门采购的人也不会是他。

驾驶室的门关上时,流川浑身几乎湿透了,甩了甩贴在额前的几缕头发,启动了车子。发动机在低沉的运转,暖风一时半会儿也出不来,和往常一样,拉上安全带调好电台音量,打着转向灯朝停车场出口驶去。

暴雨天行车确实是困难重重,尤其是在没有路灯的情况下。糟糕的天气让人变得敏感又谨慎,花了比平时多一半的时间达到了回家的十字路口,车子停在红色的信号灯前,雨刮开到最大也是徒劳,挡风玻璃上还是一道道胡乱的水痕,连信号灯变色都只能模糊看到一片绿影。

不知为什么,流川突然想起了几年前,也是在这样一个雨夜,他坐在不常去的图书馆里,滑动鼠标唤醒了沉睡的显示器后,一个奇怪的想法跳进了脑海:那家伙现在在做什么?

偶尔接到彩子学姐寄来的信,大多说一些让他照顾好自己以及祝福的话,时不时的会提到樱木花道那个家伙现在嚣张的不得了,升入大学之后没有队长和你,谁也治不住他。

有时也会接到安西老师的电话,老师还是和以前一样,无论是说起球赛还是学生都乐呵呵的笑。知道流川不爱多言,便数家常一般絮叨起了那些熟悉的名字和名字后的人最近在做的事。每当流川想问问某个特定的人,不用他开口,安西老师总是会插一句,「啊,听说樱木同学最近表现不错呢」。

那是流川来到美国的第二年,新环境除了给人带来新鲜感,更多的是与过去生活的隔断。从前能亲眼所见的人和事如今只能通过旁人的只言片语在脑袋里构建出不完整的画面,时间总能冲淡一切,包括当年每日都能体验数十遍的某位门外汉的嚣张气焰。这似乎也给了流川另一个角度去看待这个世界,至少别人眼中的樱木花道和他所认知的那个形象,出入甚远。

周围的同学和队友向来谦逊友善,目中无人这种坏性格,现在看来似乎也不赖。

图书馆的暖风空调让人昏昏欲睡,为了避免自己再一次趴倒在桌子上睡到手臂发麻,流川打开了邮箱准备查看邮件,一封不带标题的未读邮件跳进了视线。

「良亲,你好哟!

哇哈哈哈哈哈,不要感到意外,我天才篮球手樱木花道再一次带领那群庶民打进了地区赛八强!很快就会和你们学校遇上了,到时候可千万不要被我的气势吓到啊,哈哈哈哈哈哈。
你最近怎么样啊,前几天彩子前辈给我来信,虽然她没有明说,但是本天才早就察觉到了,你和她吵架了吗?我就说了嘛,你这个大笨蛋不应该直接告白的,你怎么比那只叛逃的狐狸还要蠢?不对不对,你还是比那只狐狸聪明一点点的,像狐狸那种阴险自大又臭屁的人,根本就不会说什么好听的话。不知道他是不是在美国已经被人打爆然后跪地求饶了,哇哈哈哈哈一定是的,就算他摇着狐狸尾巴我也不会同情他的,这个只顾自己开溜的家伙。
哎呀,怎么尽说他了,还是说说你吧。你要向本天才学习啊,我可是每个月都会和晴子小姐通信的!彩子前辈上一封邮件给我留了这个邮箱地址,说让我和你经常联络。奇怪,我们打比赛经常碰到,她应该知道的呀。还有,你的这个邮箱地址为什么是RK开头?啊!不会是你变心了吧!!难道你喜欢某个叫RK的女生才惹的彩子前辈生气?!看到后尽快回复我,你这个混蛋!
PS.多谢你之前寄到我学校的药膏,我的腿好多了。虽然这种小伤根本不值一提,但是还是多谢你啦!

天才」

流川想都没想,直接点开回复,发送了两个字:「白痴」。

窗外的雨劈里啪啦的打在玻璃上,虽然学业任务依然没有完成,出门太急也没有带伞,很奇怪,心情却意外的不错。流川收拾了东西,朝着校车站走去。

那时的情景和此刻有几分相像,也是这样模糊到看不清路的大雨。季节的转换总会带来一些改变,像是入秋后的这场雨,把枯黄的叶子打落在地,颓然的树枝只是潜入睡眠,等待着下一年春天带来新的生机。

两条分岔的轨道,或许也会因为某个小小的契机,再度重合到一起。

由于雨天驾驶,流川一直选择性无视了手机的铃声。只需要再过一个路口就能转进回家的小巷,实在是想不通,到底是有多着急,能不带停的打电话。

“喂?”
“你搞什么啊半天不回家!!!”
“……”
“喂喂,说话!狐狸?”
“刚停车,什么事?”
“听好了,本大爷是怕你掉沟里去。你这混蛋现在在哪里?”
“快到了。”
“你不是已经停车了,怎么还没到?”
“白痴,我停在路边接电话。”

听筒里传来一阵熟悉的嘲讽,那些挖苦的话还是千篇一律,但流川从未感到厌倦。他又想起了那日回复樱木那封发错的邮件,只是短短两个字,就再一次为他开启了时隔已久的狐猴大战——虽然是通过网线。

那时的流川正面临期末考试和校队训练,拖着一身疲惫回家,洗漱完毕后坐在电脑前,他知道邮箱里一定躺着一封爆炸式对骂邮件。怀着反击的心情打开它,然后用最快的速度敲击键盘,一天的结束必须在灭了白痴猴子的嚣张中收尾。东京和西海岸有16小时的时差,他偶尔会猜测此刻的白痴在做什么,但始终没有一个确定的答案。点击发送的瞬间会有种被时差卷入漩涡的错觉,任何事都不可以输,尤其是这件。

回复不总是及时的,有时是早晨,有时是晚上,最长的时候也就隔了一天。定时查看邮件的习惯就是这时养成的,也多亏了这场跨越时区的争吵,让流川没错过助教关于复习辅导的通知。

那学期最后一门考试结束后,教室外的天气格外好,冬日的阳光覆在脸上,驱散了呼吸时带来的寒意。他掏出手机打开翻盖,如意料中一般,三封未读邮件已经躺在了信箱,发信人的标题还是狂妄的让人火大。

再不走快一点就要错过这趟班车,但流川仍然耐心十足,抬着手机站在教学楼前的小花园里,用快冻僵的手指按下回复键。

今夜的雨大概是不会停了,流川锁好车,抱着购物袋走向家门。正要掏出钥匙时大门突然打开,几乎是异口同声的:
“死狐狸,你会不会看时间。”
“大白痴,我回来了。”
级别: 板凳小猴
发帖
55
乐园币
32
积分
164
只看该作者 20楼 发表于: 2019-10-29
chapter 10
电灶上的煮锅正在冒泡,热气贴在了壁炉上,形成一道道细密的水痕。客厅里的电视传来一阵欢呼,声音不算大,夹杂在即将沸腾的水声间。樱木握着锅勺,盯着那包刚被打开的紫菜,在心里把白眼翻上了天。

就不该让蠢狐狸一个人出门,海带和紫菜都搞不清楚。中学时必修的家政课他到底有没有认真上?

吃腻了速食味增汤,在这个周四下课后,樱木打算改善一下伙食,顺便大发善心的带着某位厨艺技能为零的笨蛋也换换口味,踏进家门时对着里屋大喊了一声:“我回来了!今天喝海带豆腐汤!”

房间的灯是亮着的,可并没有人应答。天才轻车熟路的跨向客厅沙发,一个头槌下去想要把这个不给回应的无礼家伙弄醒,坐享其成好像变成了某只狐狸的专属特权,但好歹也要有个度吧!

睡梦中的人并没有按照预想那般惊醒,转了个身,反手一把钩住樱木的脖子把他按在肩上。奇怪的姿势勒的樱木十分难受,追加一个头槌的同时,顺带附赠一系列挖苦打击的话。

“你好吵。”流川没有睁开眼,只是松了手,让压在他身上的负重自动起开。
“我刚刚说的你听到了没?”
“嗯。”
“你还要睡到什么时候?!快点醒醒,准备吃饭!”

樱木踱步至浴室前,顺道安排了一句:“去把冰箱里的豆腐拿出来,把海带泡上,我洗把脸就出来。”

做饭对天才来说根本不是什么难事,最多半小时足够了,初到美国时借住了狐狸的寝室一阵,但两个大男生挤在一间小屋总是不自在的。出于各种原因,樱木打算租一个自己的公寓,流川听到这个决定时并没有异议,甚至还陪着白痴去看了好几个社区。转了一圈下来,高昂的租金先放一边,光是入住前要交清的保证金就让人感到头晕目眩,所以当樱木主动提出两人合租一间两居室公寓时,狐狸并没有拒绝。不在套路之中的无挖苦答复让樱木觉得,是不是这个奸诈男早就料到会是这种结果,所以故意带他兜兜转转一大圈,然后躲在背后看笑话。

狐狸的性格时好时坏,就算是洞察力百万的天才也搞不清楚原因。

樱木从浴室走到沙发前,脸颊上还挂着几滴水珠,“海带泡好了吗?哎,打到哪一节了?”
流川盯着电视,头也不回,“没有海带了。”

此刻,锅里的水已经完全沸腾了,樱木泄愤式的把紫菜一把扔了进去。狐狸这种没把事情做好还满不在意的样子让人上火,樱木确定这就是流川性格坏的最佳例证,他想揍他,连带先前只顾看电视无视天才吩咐的那份。

大概是愤怒让人暂时丢掉了逻辑,当樱木端着一碗煮坏的紫菜豆腐汤到桌前时,他为自己的鲁莽感到了一丝懊恼,这让他想起了多年前等不及良田回信便冲到他学校找他质问时,良田迷茫的回答:我并没有和彩子吵架,那个邮箱也不是我的,以RK开头的话,难道不是流川枫?

其实是花了点勇气才去查看邮箱的,按照樱木的设想,这只是一封错发的邮件,还说不定是不是流川那家伙的,作为一个成熟的天才,只需要再发送一封道歉邮件就好了。在回学校的电车上,樱木反复想了好几个版本的措辞。小跑进图书馆电脑室正准备编辑邮件时,邮箱里多了一封回复,竟然是自己最讨厌又最熟悉的两个字。火山在刹那间爆发,空气中的安静被铁拳砸向键盘的巨响划破,周围的同学又惊又怯,只敢用余光去瞟这位跳着青筋的红发男孩。

隔着屏幕的争吵远没有现实中的互殴来的实际,樱木无数次想穿过那根网线,把可恶的狐狸揪出来按在地上暴打。其实根本不想承认,心急让等待回复的过程漫长又煎熬。樱木在某天下午放学后收到了不知是第几回合的对骂邮件回复,他坐在拉面店里时怒时笑的戳手机,让樱木军团足足等了十分钟才开始点餐。洋平杵着下巴问他,是不是在回女孩子的信息?樱木只是抬眼瞥了一下,又专心致志的对着手机屏幕上的长篇大论核对了一遍,盖上翻盖前点击发送,不屑的回道:什么女孩子,教训某只混蛋狐狸而已。

那也是樱木第一次从洋平口中得知,东京和美国西海岸的时差为16小时,掰着指头算了算,此刻应该是那边的凌晨。不知道是不是自己低声的嘟囔被洋平听见了,那家伙含着吸管说了一句:流川精神真好啊,这么晚了还和你隔空吵架。让樱木窘迫的不是这句调侃,而是洋平看着他,眼里满是笑。

时差的隔阂最终被天才亲手撕裂,当樱木站在三藩机场到达口看见那只臭屁狐狸时,他气的不行,但又忍不住想笑。

现在也是一样的 ,看着流川毫无抱怨甚至面带享受的喝下这碗失败的汤,樱木控制住了表情,在心里暗骂了一句:「蠢货」。

流川的头发还是湿的,外面的雨似乎变小了一些,吃饱喝足的天才把毛巾扔到了狐狸头顶,边收拾餐桌边数落:“快点擦干了,别想找借口感冒逃避训练。”

只是简单几副碗筷,用不着使用洗碗机。洗碗时客厅里的电视里传出声响,球赛早就结束了,新闻和广告穿插着播放。明天是周五,只有早课和下午的球队练习赛。这是一场和本州内另一强队学校的比赛,虽然不是第一次做首发,但兴奋依然在樱木心中发酵,刷碗的节奏跟着轻哼的「天才之歌美国版2.0」一起加快,温水流过指尖冲在碗碟上,响得令人愉快。

“洗好了没,白痴。”背后突然传来的声响把樱木吓了一跳,条件反射般转身挥手,泡沫和水滴甩了流川一脸。
“啊!!!你想吓死我啊!催什么催!”
“那边来电话了。”流川皱着眉拭去了眼角的泡沫。
“哎?是老爹吗!!等一下等一下,我马上就去接!”
“不是,是三井前辈。”
“哈?!小三?你让他等等,我就来。”

用最快的速度洗了手,还没来得及擦干,樱木朝客厅冲过去。踏出厨房前抬头扫了一眼墙上的时钟,他快速在心中想了一遍,这时的小三是不是刚下课或即将开始球队训练。接过电话没说几句,樱木就对着话筒狂笑,高呼着我果然是个天才。

三井在电话那头显得很吃惊:“哦?你猜的还挺准的嘛。”
“实话告诉你小三,东京和美东的时间我都不用算就能直接说出来,不信的话,可以给你一个机会出题考考本天才。”

正在得意时,身后又传来了一阵恼人的叹息,樱木回过头去瞪那只可恶的狐狸,却对上了他带着嫌弃的调笑视线
级别: 主力小猴
发帖
316
乐园币
90
积分
622
只看该作者 21楼 发表于: 2019-10-30
很妙的写作手法,牛哥打出直球很赞了!!
级别: 板凳小猴
发帖
98
乐园币
185
积分
152
只看该作者 22楼 发表于: 2019-12-20
作者写的好好,最爱看他们在美国的情节
级别: 板凳小猴
发帖
140
乐园币
395
积分
226
只看该作者 23楼 发表于: 01-16
好喜欢第四个故事呀,难道里面的我是清田信长的弟弟?
最后一个也不错
快速回复

限12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