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 135阅读
  • 8回复

[流花]【1110贺文】这算是友情吗?       (END)

楼层直达
级别: 主力小猴
发帖
131
乐园币
228
积分
380

全文对话体。场景,表情,神态,动作,语气包括台词都请自行脑补。
因为小花说了太娘们的东西要滚远点,所以我都不写。


这算是友情吗?


1
流川和樱木升上二年级下学期的时候已经是无话不说的铁哥们。起码樱木是这么认为的,流川认不认同得问他。
今天是湘北和陵南的友谊赛,湘北以90:87胜陵南。大伙在比赛完后,分别各自回自己的房间。在回去的路上,樱木很不爽。
“喂,狐狸,你刚刚那个球应该传给本天才的!不带你这样独玩的?”
“你站的位置不对。”
“哪不对?老子旁边就没人。”
“仙道在你后方。”
“仙道不是在防守你吗?我后面有鬼啊?!”
“那你说的到底是哪个球?”
“靠,懒得和你说。”
樱木内心憋屈的走到门口,准备掏钥匙开门,却发现流川站在一步之遥的门口一动不动。
“你不进去吗?”
“去你房间。”
“老子要休息啊...”
“那就一起休息...”
“滚回你自己的房间去。”
“.........”
樱木看流川一动不动的望着自己,没辙的走到流川跟前伸手去掏他裤子荷包里的钥匙。流川没有阻止,樱木看着流川的死人脸微微有点泛红,内心一阵咒骂“红个屁啊。”樱木掏到钥匙去给流川开门,门一打开,就有声音从隔壁的墙传过来。
“喂,良田别做了好吗?流川在隔壁。”
“彩子,你别说话。”
“快住手,唔....啊...嗯...”
“嘣”的一声,樱木将门重重关上。脸红的跟猴子屁股似的,回头望着流川,流川一点表情都看不出来。樱木内心一阵“靠”字连串飞过,感叹死人脸就是这点好。樱木觉得刚刚的声音太有冲击力,说话都打着结。
“你,你,你还是来我房间吧。”
“.......”
樱木迅速的开了房门冲进去,流川要紧不慢的跟进来。樱木内心的波动还没有得以平复,像求证似的跟流川说着。
“狐狸你说小宫跟大姐头是不是太快了点啊?”
“......”
“他们也就才交往半年啊,这速度太快了吧...”
“......”
“我感觉我有点接受不了啊,你呢?”
“......”
“喂,你放个屁啊!”
“挺好的。”
樱木惊诧的嘴巴半天没合上,可内心又不干心的补刀了一句“有这体力,小宫刚刚就多赢几个球嘛!”
流川躺在樱木的床上趴着一动不动,樱木坐在床沿擦着自己的篮球鞋,随手捏了个话题。
“狐狸,你上次说的NBA篮球赛是什么时候开播来着?”
“13号。”
“你上次给我看的那个录影我又看了一遍,里面那个乔丹贼帅,贼厉害。”
“比我帅吗?”
“靠,你们有可比吗?”
“你觉得呢?”
“老子最帅。”
“嗯。”
樱木被流川的这声“嗯”腻的半天没说出话来。擦完球鞋,樱木起身去了躺厕所出来,看见流川依旧是一动不动的躺着。
“走了狐狸,去吃饭。”
“不想动。”
“老子饿死了。快点。”
“没力气。”
“你不饿啊?不饿算了,我自己去。”
樱木说完拿着钥匙就出门了。


饭堂里,樱木吃着饭望着对面的流川碗里的肥牛口水直流。在咽下口中的食物后就去夹流川碗里的菜。
“吃了会胖。”
“啊?你说啥?”
“会胖。”
“老子胖吗?”
“........”
“喂,你别一口都塞进嘴里啊,给我留点。”
樱木说着就去捏流川的脸,
“快吐出来。”
“吐出来你吃吗?”
“恶心死了。我吃不了,你也别想吃。”
“......”
“喂,你夹我碗里的菜干什么,死狐狸。”
“当然是吃,白痴。”
“那是我的。”
饭堂里,流川和樱木聚集了所有人的焦点。


2
距离上次陵南友谊赛半个月之久,宫成为了提高湘北实力,举办了一场激烈篮球赛。流川和樱木各自分成了两组加入一年级新生进行对抗。观看台上流川的应援团是100多人的美少女,樱木的应援团是四个粗鲁大汉。这是樱木细心总结出来的,为此他现在在跟流川抗议。
“狐狸,你明明长着张三角死鱼眼,凭什么就有美少女给你加油,而我只有洋平他们等人。”
“还不是你丑。”
“靠,你上次明明就说我很帅啊。”
“我怎么不记得。”
“上次陵南的休息室你说的。”
“说的不是我吗?”
“靠,个死狐狸,吃我一拳。”
“回拳。”
湘北名产继续上演,不远的高宫撸撸鼻子:“两人感情变的真好。”洋平对高宫的话满意的点点头。野间打趣的说:“估计以前他们打架的时候感情就不错了。”阿楠跟着附和:“这才是好基友的正确开始。”樱木大着步子跨过来,望着樱木军团虎视眈眈。众人心虚的吃了一惊。
“你们在说什么?刚刚我都听见了。”
“说你很帅。”
“对对,说你比流川帅。”
“那些女的眼睛长在脚底。”
“你还有湘北队员给你加....”
樱木军团话音还没有落完,嘣,嘣,嘣樱木几个头槌打了下去,还愤愤不平的嚷着:“叫你们狗嘴吐不出象牙。”而站在不远看着这一切的流川微微扬起嘴角叹了口气。
比赛激烈的进行着,流川和樱木两队比分以4分差距在激烈拉锯赛。目前是流川队领先着,樱木一直抱怨当裁判的小宫偏心了流川。中场休息时间,流川和樱木坐在凳子上擦汗。
“死狐狸,上次你告诉我你的弱点是我,是不是胡弄我的?”
“没有胡弄。”
“既然本天才比你强,那你怎么赢的我?”
“白痴。”
“靠,是不是小宫跟你串通好,给你放水的?”
“.......”
樱木猛地起身朝宫成喊道:“靠,小宫,不带这样玩的。”不远的宫成二丈摸不着头脑。樱木迈着流星步移到宫成面前责问道:“你不能和那只狐狸串通一气让本天才输,本天才....”话语没完,遭到宫成暴击:“是你自己太蠢,才丢球的。管我鸟事。”樱木摸着鼓起个小包的头回到流川跟前坐下。翘着二郎腿,看着没啥表情的流川心里嘀咕着不爽。此刻的晴子拿了两杯水走来,“流川和樱木一人一杯,今天辛苦了。”说完的晴子,红着脸瞟了一眼流川。樱木看着可爱晴子的神态,又看了看一旁毫无表情的流川。一把夺过流川手里的水杯,咕噜着两杯水瞬间下了肚。
“太渴了,哈哈哈。”
“白痴。”
“要喝自己去倒啊。”
“白痴。”
“你不要老白痴,白痴的叫,混蛋。”
“大白痴。”
眼看两人就要硝烟四起,晴子不好意思解围道:“我再去给你们倒水。”说完就离开了。樱木坐在旁边内心不爽,一旁的流川开口了。
“去给我倒杯水。”
“靠,你没长脚啊。”
“你把我的水给喝了。”
“老子喝的是晴子小姐倒的水,跟你没半毛钱关系。”
“那水是给我的。”
“要喝自己去倒。”
“晴......”
“我倒,我倒还不行吗?靠......”
樱木听着流川呼之欲出的名字,立马投降。樱木在去倒水的路上,想象着流川喊晴子倒水的画面就发出一阵悲鸣。在递水给流川的时候,樱木对流川信誓旦旦。
“等下我一定会赢你,让你死的好看。”
“是吗。”
“我认真的。”
“别废话。”
最后比赛樱木还是以2分之差败北。


放学后的篮球更衣室,流川和樱木两人留下来继续练球。
“狐狸你肯定耍诈了。没道理你赢了我。”
“实力而已。”
“你的小老百姓实力哪里抵得上我这个天才。”
“你没睡醒吗?”
“靠,个死狐狸,迟早让你败在我脚下。”
“白痴。”
“不过.....嘿嘿.....刚刚那个过人运球你在演示一遍给我看看呗?”
“很厉害?”
“快说混蛋。”
“你想学?”
“你不废话吗。”
“唔,我想想。”
“想个球啊。说,答不答应?”
“福利。”
“靠,你个死狐狸什么时候学的这么狡猾了。”
“你不一直叫我狡猾的狐狸吗?”
“........ 那你想要什么?”
“想好在告诉你。”
“太久了就不算数。”
“成交。”
樱木打开柜子换衣服,一旁的流川衣服脱到一半用直勾勾的眼神看着他。樱木发现流川看着自己纳闷的问,
“看什么看,老子好看吗?”
“好看。”
“卧槽,有病啊你。”
“白痴。”
“快换衣服啊,待会还要学过人那招。”
流川叹了口气,打开衣柜。“哗——”一堆告白信全部掉了出来。樱木看着两眼发直,内心小小震撼了一把。蹲在信堆边翻着,
“我去,真是百闻不如一见。这是刚刚塞进来的吗?”
“谁知道。”
“刚刚比赛的时候偷跑进来的吧。”
“和我无关。”
“老子怎么从来没有遇到这么好的事情?”
“你要都给你。”
“又不是写给我的,我要个屁啊。你怎么也要爱惜下这些女孩子的心意啊。”
“和我无关。”
“狐狸你这么冷血,我真想不通她们喜欢你什么。”
“.......”
“明明我比较有男子汉气概。”
“........”
“你长的这么白跟个娘们似的。”
“你说什么?”
樱木突然觉得气压有点低,抬头看着阴沉着脸的流川,感觉自己好像刚刚是说错话了。
“我只是比喻,比喻而已。”
“除了白还有哪里像?”
流川话语冷冷的,樱木瞠目结舌。
“嗯,嗯,我想想。”
“........”
“好像没有了。”
“真没有了?”
“真没有了,发誓。”
“今天先放过你。”


3
之后某日中午午休时间,一年七班教室里,洋平叫醒正在睡觉的樱木。
“小花,准备一下去吃饭了。”
“啊------这么快就到吃饭的点了吗?”
“要去叫上流川吗?”
“混蛋,叫他来吃我的盒饭吗?”
“嘿嘿,你不也吃了他的盒饭嘛。”
“那是因为那个混蛋把我的盒饭给吃了啊。”
“唔......好吧。随便你。”
洋平意味深长的笑着,拍拍樱木的肩膀“快走吧。”在樱木经过一年十班教室的时候,樱木看到趴在桌子上留着口水呼呼大睡的流川。“谁管你,让你睡到死,饿死你。”樱木想着这半年来的盒饭都被这家伙吃掉就愤愤不平。迈过一年十班的教室,在上天台顶楼的时候樱木最终还是又跑回一年十班的教室,一脚踹醒正在睡觉的流川。
“死狐狸,睡够了没有。”
“唔.....好痛,干嘛?”
“吃饭,革命的本钱。”
“哦。”
“瞧你那德行,把口水擦下啊。”
流川迷迷糊糊的拿着樱木的手就往嘴巴上擦。
“卧槽,你没睡醒是么。恶心死啦。”


楼顶的天台上,樱木和洋平等人坐在一起吃盒饭,还包括刚刚睡醒的流川。流川打着哈欠,把自己的盒饭递给樱木,又自作主张的把樱木的盒饭拿到自己跟前打开来吃。
“喂,狐狸。你能吃一天你自己的盒饭么?”
“不行。”
“为毛非要吃老子的盒饭啊?香些啊?”
“嗯。”
“靠,叫你妈给你做啊。”
“没你的好吃。”
“我怀疑你个狐狸有味觉么?明明你的盒饭好吃些啊?”
“你喜欢你就吃。”
“靠,我不是这个意思。”
樱木军团四人面面相视,感觉笑出内伤。樱木转头看着洋平四人,恼怒道:“你们几个笑屁啊,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肚子里装的什么猫屎。”洋平摊摊双手无奈道:“我们也没有办法啊,该帮的都帮了。”高宫用手沾了沾口水挂在眼帘上:“是啊是啊,我上次帮你吃了一口菜还被人瞪了,好伤心。”阿楠一副你活该的表情:“自己的事情最好自己解决。”野间直接不说话,往樱木旁边挪远了一点。“野间!!”樱木朝着野间一个头槌下去,气急败坏道:“一群狐朋狗友。”
饭后洋平四人要去教室打扑克,樱木要求参加。高宫贼笑到,
“小花要来的话,输了的人脱裤子。”
“哇靠,你们几个故意整我的是吧。”
“不想的话,就乖乖呆一边去。”
“喂....你们够损的。”
“菜鸟别怪我没提醒你哦。”
“对对对,”四人附和着扬长而去。留下樱木站在原地:“靠。”
流川没吭声,找了块阴凉的地方直接躺下来睡觉。樱木气急败坏的坐在了流川旁边。
“喂,狐狸,你会扑克么?”
“......”
“要会的话你帮我K死那帮孙子。”
“......”
“喂,死了么?”
“滚远点,吵死了。”


教室里一群人围着坐在一堆。
“野间该你了,快出。”
“9,10,J,Q,K,A”
“哇靠,要不起。”
“两个8。”
“两个Q。”
“对2。”
“过。”
“6到A。”
“哇靠,流川,你这么狠。”
“我去,看来又是流川赢了。”
“哈哈哈,狐狸,干死他们。输了脱裤子。”
“双王下了没?”
“早下了啊。”
“唔,过。”
“对3。赢了。”
“哇啊啊啊——”洋平四人掩面抱头,“输的好惨。”高宫郁闷的叫到:“为什么流川的加入会输的这么惨。”“啊——哈哈哈,快快,高宫,洋平,野间,阿楠,快呀,快脱裤子。”樱木笑的眉飞色舞,一边拍打流川的肩膀,一边笑到嘴抽筋:“哈哈哈,狐狸有你的。”
这时众人齐刷刷的看向樱木。樱木预感不妙,连声音都变小了。
“你们一起看着我干嘛?”
“.......”
“卧槽,你们不会是拿我下了赌注吧。”
洋平一副不是我干的表情说道:“我们的赌注是,如果我们输了,小花要脱裤子。”
“卧槽,那你们刚刚输了还一副要死的表情。还有为什么是我脱裤子?”
“快点吧,小花。”
“狐狸,快放个屁啊?你一手设计的吧。”
樱木瞧着流川摊开手,吐了一口气,我无能为力的样子,气不打一处来。
“快快快,脱裤子。”洋平,野间,阿楠,高宫步步逼近樱木。
樱木看准时机一把抓住流川的后衣领往后一拖,乘机压在了流川的身上。“叫你骗老子,洋平,高宫快啊,快脱他裤子。”洋平四人面面相视犹豫着,只见流川拉着樱木的脑袋就往自己嘴边亲,樱木吓得身子往后一仰,手的力道一松,流川乘机反客为主的压在樱木身上对洋平他们说道:“快脱他裤子。”洋平四人一副幸灾乐祸的贱样,靠近了樱木。开始对樱木的裤裆发起进攻。
“小样,让大爷来宠幸你吧。”
“嘿嘿,小白脸什么的不要太美好。”
“终于可以一睹庐山真面目。”
樱木顿觉头皮发麻,:“你们这群杀千刀的,看老子以后怎么收拾你们。”说完,用全身力气仰起上身,朝着流川的脑门一个头槌下去。然后再次听见嘣嘣嘣,几声巨响。樱木夺门而逃,只听见走廊传来重重的回音。
“老子跟你们不共戴天——!”


4
周末洋平带着新买的游戏卡和光碟来到樱木家门口,准备敲门的时候听见里面传来樱木的声音。
“狐狸,你到底行不行啊?老子快撑不住了。”
“快了,你保持这个姿势别动。”
“快了是多快,老子屁股都痛了。”
“在等等。”
“喂,你这样是放不进去的。”
“少废话。”
“你看卡住了吧。”
“闭嘴。”
“要不去买点润滑油。”
“翻个面朝上。”
“我去,不都一个鸟样,还是得要点润滑油。”
“.........”
“我去买,你在家等着。”
樱木推开自家大门,看见洋平蹲在不远处拿着一只树枝在地上画着。樱木走了过去,洋平依旧保持着画着的姿势头都没抬。
“洋平,你来的正是时候,等下帮我个忙。”
“.......”
“你蹲在这拉屎吗?”
“写东西。”
“写什么鬼东西?”
“求心里阴影面积。”
“难道你老婆孩子死了?”
“去你的。”
“你手上的是什么东西?”
“你上次吵着要玩的游戏和光碟。”
“够哥们,狐狸在家,你进去等我一下,我去买点东西。”
“润滑油吗?”
“这你都知道,我肚里的蛆吗?”
“是蛔虫好么。刚刚门口听见的。”
“那你怎么不直接进去?”
“..........你管我。”
洋平来到樱木家客厅,看到坐在沙发上的流川一动不动的望着地上一堆零零散散的自行车零件发呆。“嗨,”洋平打着招呼,心里哭笑不得:这就是他们俩刚刚在家捣腾的东西?能诞生出刚刚那种对话,还真是一对奇葩。流川回头望了望洋平,指着地上的零件问:“会安装吗?”洋平觉得特别意外:“流川,你篮球那么厉害,看不出来你这方面你一窍不通啊。”流川耸耸肩:“我又不是修理工。”不一会樱木就把润滑油买来了,看着洋平倍感欣慰。
“洋平,待会就靠你了。”
“修自行车是吧。”
“真聪明,你是不知道狐狸那个白痴有多蠢,明明只是链条和车龙头坏了,他竟然能把车给拆了。”
“嗯,是挺夸张的。”
“你说他智商是不是都被篮球给拍死了。”
“你也差不多啊。”
“喂,洋平你这小子嘴巴能说点好听的么。”
“要帮忙就去倒点水我喝,渴死了。”
“没问题。这点小事还是做的到的。”
洋平修着自行车,流川坐在沙发上打着瞌睡。樱木在厨房准备晚饭发现菜不够。
“洋平,我要去买点菜。”
“好。”
樱木来到流川旁边,看着鼻子冒泡的流川一脚踹醒。
“狐狸出门了。”
“去哪?”
“买菜。”
“不去。”
“不去就抱着你那堆烂铁给我滚。”


流川和樱木两人差不多是从菜场手牵手狼狈的逃出来的。此刻他俩内心仍未平复手还紧紧握在一起。
“卧槽,狐狸你刚刚什么意思,那些大妈围着你转,你拿我当什么挡箭牌。”
“你方便。”
“老子虽说是男的,但是也用不着手牵手在别人面前告示啊。还他妈围着菜场跑了一圈。”
“不然应该吻你?”
“吻个毛线,你知道别人怎么看我们的吗?”
“不知道。”
“那跟观摩外星球生物似的。”
“挺珍贵的。”
“卧槽,跟你讲这些老子是傻了吗。你他妈就是个新人类。”
“谁叫你是猴子。”
“我以后还怎么来买菜?你让我脸往哪搁?”
“谁管你。”
“你就不在意点面子么?”
“我不在乎。”
“老子在乎啊。”
“那我们在进去重新再来一遍。”
“我去,得。要了我老命。”


流川和樱木终于在天黑之前赶回家。洋平望着两人调侃到,
“你们俩这么久才回,我还以为你们私奔了呢。”
“差点就私奔了,后来想想钱不够就回了。”
“好像很有意思啊,我洗耳恭听。”
“洋平,这家伙就一天煞孤星,你懂么?”
“哦,哦,不懂,求告知。”
“狐狸,你来描述下你刚刚经历的人生感悟。”
“很幸福。”
“卧槽,老子头疼,我先休息去。”
“大白痴。”
“喂,小花,你晚饭还没做呢。”
“饿死你们两个损人。”
晚饭后大家坐在桌前商量谁洗碗。
“我修了自行车。”
“老子做的晚饭。”
“.... 我买菜。”
“卧槽,狐狸你还敢有脸说你买菜。老子都被你害惨了。”
“划拳怎么样,小花?”
“这个主意不错。你没意义吧,狐狸。”
“......”
“石头剪刀布!”
“哈哈,老天有眼,狐狸洗碗。”
“看来我终于可以休息去玩游戏了。”
“........”
流川在厨房洗碗,樱木看着流川拿着洗碗抹布一动不动的处着跟雕像似的。
“你看着这抹布发什么呆?上面有美女?”
“应该怎么洗?”
“我靠,你该不会真是哪家的大少爷吧?”
“.......”
“我去,真,真的是吗?”
“不是。”
“老子不信,改明儿非去你家瞧瞧。”
“快说怎么洗。”
“先把碗过遍水,在把抹布打湿,醮点洗碗精使劲擦。”
“......这样?”
“对对,就这样。我靠,你到那么多洗碗精干什么?”
“......”
“轻点,你太用劲了吧。”
“是你叫用劲的.”
“我靠,你轻点行么?少倒点啊。”
“闭嘴。”
哐当一声,一个盘子掉到地上碎了。樱木抱着头摇着跟拨浪鼓似的。
“啊,真他妈越帮越忙了。”
“手滑了。”
“你倒那么多洗碗精能不滑吗,我就不该叫你洗碗。”
“确实。”
“喂,你别用手捡啊。靠,流血了。”
“.......”
“真是见鬼了。靠,都叫你别捡了。”
“.......”
樱木一把抓住流川捏着碎碗的手,恶狠狠的盯着他。
“老子真的对你无语了。”
“冲下就好。”
“别冲啊喂,先消毒。”
洋平转头看着他们俩,摇摇头感叹:“小夫妻真不容易。”
樱木拿着药箱给流川包扎伤口,满心怨气。
“刚刚你该朝着手腕的地方割下去,放点血多好。”
“怕你心疼。”
“老子心疼你个屁,巴不得你早点投胎。”
“....好痛...”
“疼死你,喂,现在好点了吗?”
“还有点疼。”
“现在呢?”
“还有点点。”
“卧槽,恶心不死你。”
“手变成粽子了。”
“粽子?”
“粽子。”
“好像是包的多了点。”
“明明只是个小创口。”
“你对老子的包扎技术有意见?”
“没有,特别好。”




5
某日湘北篮球馆更衣室里。流川和樱木在进行单人练习后准备换便服回家。樱木坐在墙角闷闷不乐的装着衣服,眼神呆滞。流川目不转睛的望着樱木犹豫着,想想还是决定开口了。
“在想什么呢,白痴?”
“.......”
“地板被你看穿了。”
“.......”
“唉,下次你递毛巾给我。”
“......”
流川见樱木没有反应,就撇回自己的目光继续换着衣服。樱木等了半天流川的断闸反应,终于回头望着流川还是忍不住的开了口。
“.....感觉你们刚刚周围都冒着粉红色的心心。”
“我可没有。”
“刚刚晴子给你递毛巾擦汗的时候,眼睛里一闪一闪的。”
“没看见。”
“望着你魂都没了。”
“.......”
“我他妈站在你们旁边就像是用了一座发电站瓦数的灯泡,照亮整个世界。”
“.......”
“你叫我怎么想?”
“.......”
“我想到我51次的恋情就这样失败告终,未来孤零零的一个人,就想流泪。”
“别撒娇了。”
“靠,老子看起来像撒娇吗?”
“就在撒娇。”
“老子郁闷的想拿头撞地板。”
“地板会坏。”
“那老子应该开怀大笑吗?”
“这个可以。”
“混蛋。老子现在觉得自己孤苦伶仃的,你个狐狸怎么会懂。”
“你不还有我吗?”
“你能陪我到死啊?”
“当然可以。”
“卧,卧槽,我咋有股冷飕飕的感觉。”
“白痴。”


流川和樱木出校门的路上,樱木已经把刚刚对晴子的烦恼都抛在了银河系。樱木哼着小曲,流川推着自行车。
“狐狸,你真打算毕业了去美国?”
“嗯。”
“我也要去。”
“嗯。”
“你说我们要跟NBA里那群人一样厉害,需要多久时间才行啊?”
“去了才知道。”
“狐狸你都没自信啊。”
“白痴。”
“本大天才只需要一年就可以追上去。”
“少自大。”
“老子是个天才好吧,你看我现在是不是很厉害。”
“还不是我教你的。”
“谢了师傅,起码你徒弟我首先得是个天才呀。”
“得意忘形。”
“嘿嘿。”
“你先打败仙道再说。”
“卧槽,下个星期有陵南练习赛。老子给忘了。”


流川和樱木走到回家的分岔路口。
“狐狸,你回去还练篮球么?”
“当然。”
“我也是,迟早会让你败在我脚下。”
“你这辈子也别想。”
“你敢瞧不起老子。”
“反正不会让你有超过的那天,你就跟在我屁股后面一辈子吧。”
“卧槽,天要下红雨了,你刚刚竟然说了一串长句子。”
“.......”
“狐狸,什么时候才让我去你家玩啊?”
“现在不行。”
“为毛啊?你家有金矿啊?”
“反正现在不行。”
“真不够意思。”
“赢了仙道就让你去。”
樱木惊讶的望着这个一直不肯让自己去他家的流川竟然答应了,内心是又喜又急。
“说话算话。不准反悔。”
“嗯。”
“靠,不行不行,得拉勾为证。”
“幼稚。”
樱木笑嘻嘻的勾上流川的脖子,
“我干掉了仙道,你就让我去你家过夜怎么样?”
“......”
“怎么样啊?快放个屁。”
“赢了在说。”
“切。”
樱木看着骑车走远的流川,开心的嘀咕着:“这次终于可以去狐狸家了,哈哈哈。”
[ 此帖被下弦在2019-11-04 20:23重新编辑 ]
“你 好, 井 上 桑。 中 国 话, 你 的 明 白?”
级别: 主力小猴
发帖
131
乐园币
228
积分
380

只看该作者 1楼 发表于: 11-04
6
陵南练习赛的头天早上在学校门口。神清气爽的樱木遇到黑着眼圈,打着呼噜,冒着鼻涕泡还骑着自行车的流川。骑着车睡着的流川在经过樱木跟前的时候,因为撞到停车围栏而飞了出去,摔在了校园的花圃里。樱木吓得变貌失色赶忙去看。
“哇靠,这都行,狐狸你真是个人才。”
“......”
“你他妈每天这样骑车还没撞死,真是个奇迹。”
“......”
“摔疼哪了啊?”
“好想睡觉。”
“睡个头啊,受伤了没啊?”
“......”
“卧槽,你别睡啊,老子可抱不动你。”
“.......”
樱木手忙脚乱的拉流川,流川躺尸似的一动不动,和自己差不多高的流川樱木是抱也不是,不抱也是。总不能就这样丢在这不管等着展览吧。一着急之下一个头槌下去了,流川彻底清醒。
“靠,好久没用必杀技了。感觉都生疏了。”
“.......痛死了,白痴。”
“死了最好,你昨晚拯救地球去拉?所以连觉都没时间睡。”
“打球去了。”
“卧槽,得打多晚啊,有必要这么拼命么。”
“必须的。”
“有没有哪受伤了?我看看。”
说完的樱木就用双手在流川身上乱摸一气,又是翻又是捏。流川一把拍下樱木的手。
“别乱碰。”
“卧槽,你又不是娘们,怕我吃你豆腐啊。”
“信不信我强X你。”
“卧槽,你还狠上了是么。来呀,我...”
樱木还没说完,脸上被一个面包砸中。
“哎,狐狸,你看天上掉馅饼了。”
“什么东西?”流川也一脸纳闷。
“都是你这个红头发害的。”
樱木拿着面包还在纳闷寻声望去,不远处的一群看起来眼熟的女。哦,对,流川的美少女团,现在正在对樱木斥责。
“自从流川枫跟你在一起后,就一直都不正常。”
“.... ?....”
“最近更是每天都会撞到花圃里,都变得傻傻的了。”
“啊???”
樱木一副吃了苍蝇的表情,而一旁的流川本来就因为这些女生责骂樱木很生气,现在默默的听见说自己很傻,脸都阴沉了。
“一定是你给流川枫吃了什么奇怪的东西才这样的。太可怕了。”
“我,我什么都没做啊?”
樱木看着可爱的女孩子莫名其妙的责怪自己,觉得自己受了天大冤枉,转头生气的看着流川。“狐狸,这关老子屁事啊。你快跟他们解释一下。”
“不准你这样跟流川枫说话。不准叫他狐狸。”
“我,我....”
樱木看着生气的女孩子凶巴巴吼自己,更是磕巴到不行。
“真,真的,不管我事。”
“这跟他无关,你们可以滚了。”
流川拍拍屁股上的泥土黑着脸走到女孩子面前,一副你们在闹老子揍死你们的气势。女孩们看着从来没有见过如此恐怖的男神吓傻了,眼泪都从眼眶里溢出来。“好,好过分。”女孩们哭着跑开。樱木不满的走过来用手肘撞了撞流川:“狐狸,你怎么就不能对女孩子温柔点啊?”遭到流川的不屑:“我立马帮你叫回他们。”“别,我可不想变成靶心。”樱木拍了下流川的肩膀识趣的闭嘴。

课间保健室,樱木风尘仆仆的冲进来,一把掀开正躺在床上睡觉人的被子。
“我去,没死吧?”
“.......”
流川黑着脸转身,慢慢坐起来,樱木只觉得气压低到一场暴风雨快来了。默默又给流川盖上。
“嘿嘿...我马上走。”
“留下。”
“干嘛?”
“等我睡着。”
“靠,你睡觉还要人陪啊,你三岁小孩吗?”
“是你吵醒我的。”
“那你自己在睡啊?”
“.......”
只见流川黑着脸爬起来,一把抓住樱木,扯着他的胳膊让他坐在床边。然后自己恍惚的躺了下去闭上眼睛。
樱木哑口无言,缓了半天才回过神,顿感无奈的望着天花板小声的嘀咕,
“老子跑来干嘛的,自找没趣。”
“......”
“你个死狐狸睡觉还叫老子坐在边上陪着。本大天才的时间可是宝贵的很。”
“.......”
“还有你这傻瓜骑个自行车都能把自己撞飞,没能变成二级残废也算骨骼惊奇。”
“那些女孩说你最近这几天天天摔到花圃里,我就猜你是为了让我赢得明天的比赛这么玩命,竟然还......”
樱木回头想看流川怎么没反应的时候,流川已经一动不动的打起了呼噜。樱木望着流川的背影静静的出神了好一会,突然觉得鼻子泛酸,自我嫌弃的骂了句:“靠,老子怎么变得这么矫情了。”然后默默的退回门外,轻轻的关上门:“该去练习篮球了。我也要拼尽全力。”

放学后的湘北篮球馆里,流川拉着宫成在墙角边商量着明天的球赛计划。
“流川,你说让花道对抗仙道是认真的么?”
“嗯。”
“虽然这半年花道跟你一起进步神速到不可思议,论经验可完全比不上你啊。”
“我知道。”
“虽然你现在跟仙道并驾齐驱,甚至有可能在他之上,可是.....”
“我会注意全场。”
“流川,这可不是开玩笑的。我们需要樱木的篮板。”
“......”
“樱木的篮板可是神奈川首屈一指的。如果他跟仙道对抗可是完全发挥不出来。”
“我知道。”
“你知道你还做这样的决定?”
“我会弥补篮板空缺。”
“流川,我是不知道你有什么打算,明天的比赛我可不想输。”
“我也不会让它输。”
“有你这句话就行了。”
宫成和流川做了个击掌,就当是同意了。


7
湘北和陵南的练习赛在湘北体育馆举行,一如以往空前热闹。各个神奈川球迷聚集于此等着欣赏球赛。在开赛前2分钟球员准备的时候,樱木和仙道赛场会面了。
“唷,樱木今天你来防守我啊?”
“嘿嘿,仙道,今天我这个大天才来对抗你,吃不吃惊,意不意外。”
“唔,是挺意外。那我今天可要和你好好玩一玩。”
“仙道看我怎么打败你。”
“我也想看看跟在流川身旁的你到底进步成什么样子,很期待哦!”
“哈哈.....仙道你就准备回家洗洗睡得了。”
“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
比赛开始不久湘北领先陵南12分,樱木在流川的指导下出色的封锁了仙道的得分能力。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仙道也越来越认真,打破了零得分后就势如破竹,得分越来越多。樱木防守的相当吃力。自己虽然也会在流川和宫成的助力下得分,但总是不能够持续。那种感觉特别像一年级的流川第一次在陵南练习赛和仙道交手。上半场结尾的时候,湘北和陵南比分持平。仙道休息前对樱木笑着说自己好像看见了一年前的流川在跟自己比赛。
休息场边,樱木默默咀嚼着仙道的话,这半年来自己总是无意识或有意识的模仿流川,从来没有怀疑过。对于仙道的话,樱木第一次意识到可能出现了问题。是自己能力太像一年前的流川,还是自己只是一个流川的模仿者。这两者有何区别?区别在哪?自己该怎么做?樱木陷入了沉思。
“白痴....白痴?”
“..你叫我?”
“你在想什么?”
“没,没什么。”
“别去想其他的。”
“真没什么。”
“仙道最擅长心里战术。”
“你给我说过。”
“白痴。”
“.......嗯?”
“相信我。”
“嗯。”
“相信我”明明只是简单的三个字,此刻却像定心丸一样烙印在樱木心中。也许这就是对队友的依靠与信赖吧,樱木这样想着。
后半场的比赛樱木聚精会神的对抗仙道。除了流川偶尔给自己暗示,全场樱木都依照自己本能去跟仙道抗衡,那是身为运动选手的每个细胞和神经反射的较量。樱木打破了现有常规的进攻套路,总是预测之外的拦截了仙道的球。仙道每次都会大吃一惊之外却又喜出望外,彼此的挑战又会更加激烈。而时刻观察着樱木举动的流川也没有一刻放松自己能进攻得分的机会。可以说,这场比赛流川既充当了中锋也充当了前锋。他将球场清理的只剩下樱木去对抗仙道的舞台。
比赛终于在裁判的口哨中结束。湘北对抗陵南89:87,这是一场对于樱木来说别有意义的比赛。在比赛完散场的时候,仙道喊住了流川。
“今天的这场比赛是你为了樱木一个月后的秋季选拔赛准备的吧。”
“是又怎样。”
“你小子规划的挺远的嘛。”
“........”
“那小子跟你在一起成长了不少啊。”
“和你无关。”
“流川,你还是和以前一样,对樱木以外的人都没什么话说呢。”
“能和你有什么话说。”
“别这样嘛,怎么也算是认识了这么久。”
“.......”
流川撇了一眼仙道,挥挥手走了。
仙道尴尬的打着哈哈找到樱木,樱木正准备跟宫成回更衣室又折回来。
“叫老子干嘛?”
“樱木,今天你的表现让我刮目相看哦。”
“谢了。老子是天才嘛,哈哈。”
“是呢,不过要完全打败我还需努力。”
“切,明明你就输了。”
“唔,那算是输了吗?”
“怎么不算。”
“不提这个,樱木,我有话跟你说。”
“啥?”
仙道望着十米开外的流川,将头凑近樱木耳边用轻柔的声音说:“我觉得你比流川更让我兴奋。”说完在转身的时候还故意给樱木一个飞吻以示告别。樱木红着脸僵直在原地,搞不明白仙道发了什么神经。突然咻的一下,一个篮球和仙道的脸擦身而过。仙道转身就看见流川黑着脸甩甩手说道:“太可惜了。”仙道吃惊了半天说不出话,暗暗的骂着“这个王八蛋。”而樱木开心的跑过去对着流川囔到:“狐狸,丢的好。”
不过之后仙道在回家的路上非常开心,因为他觉得刚刚对樱木举动应该够惩罚流川好一阵了。

湘北体育馆更衣室里,樱木好不容易等其他人都走了,拉着在等待自己回家的流川询问道,
“狐狸,比赛完后你好像一直不开心。”
“没有。”
“是因为我今天没有完全压制住仙道吗?”
“不是,别提他。”
“为啥?”
“烦。”
“烦啥?他对你怎么样了吗?”
“是他对你怎么样了吧。”
“他能对老子怎么样?你别兜圈子。”
“他吻你了。”
“啊?卧槽,你眼瞎啊。就是个飞吻而已。”
“飞吻也不行。”
“卧槽,老子是纯爷们,又不是女人,区区个飞吻算个鸟蛋。再说仙道那明摆着故意调戏老子的。....啊....个狗日的仙道。”
“.......”
“别气了,反正飞吻的是我又不是你,老子不在意。知道你够哥们,为我抱不平。”
“原来如此。”
“虽然有点不好意思,不过还是谢.....”
樱木话还没有说完,嘴巴突然被流川的吻给堵住了。两片柔软的唇瓣紧紧的贴在一起,在轻轻的辗转了一圈松开。樱木错愕的大脑全部当机杵在那一动不动。而一旁的流川用手轻轻的摸了下自己的嘴唇,犹如刚刚品尝完美酒般的点了点头:“和我想的一样,很美味。”好久回过神来的樱木红着脸朝流川一拳挥了下去。
“卧槽,你他妈发什么神经。老子是男的,男的!你懂不?!”
流川摸了摸溢出血的嘴角,一副早料到的姿态说道:“当然知道。”
“知道你还吻。你他妈又觉得老子方便,拿老子开玩笑。”
“是挺方便。”
“我就知道你他妈这混蛋会这样想。”
“白痴。”
“.......卧槽,老子的初吻就这样没了。”
樱木说着摸了摸自己的嘴唇,感觉自己亏大了。
“我的也没有了。”
“靠,你的没了是你自己活该。”
“我倒是很开心。”
“你个混蛋,老子的初吻可是留给自己喜欢的人的。现在没了,没了啊....”
“那还给你。”
“啊?”
“双倍还给你。”
说完的流川再度伏上樱木的脸颊吻了上去。这次狠狠的咬着他的嘴唇,使命的抵舔着那两瓣早已经绯红的唇珠。男孩特有的阳刚荷尔蒙刺激着流川的大脑嗡嗡作响。流川等着在对方拳头挥来之前,只想拼命的索取着。撬开对方僵硬的唇瓣,舌头毫不留情的伸了进去,横扫着上下牙床,舌头抵舔着喉腔,绞弄着舌根顺着舌经一遍一遍的舔着直到对方身体出现微微的颤抖。吐出的热气混合着已经混乱的大脑无所顾忌的贪婪,还想要更多,更多。
挥舞的拳头迟迟没有砸过来,流川像得到免死金牌似的放开自己思想包袱吻着樱木红唇渐渐开始泛出紫青色,均匀整齐的牙齿流出的蜜汁被舌尖轻轻舔吸着,对方呼出的热气打在自己脸上一层一层的散开,什么都无法去想,就这样可以一直吻到世界末日。流川将舌头顺着对方脸颊扫过脖颈来到锁骨之间,细长的锁骨笔直的往肩胛骨两边延展开。手顺着樱木坚实有力的背部伸了进去,饱满的线条躲在衣服底下偷偷的舒展着。突然一个有力的拳头朝流川的脑门挥了过来。
“卧槽,你他妈就是个变态!”
“.......”
“手都伸到衣服里面去了。”
“.......”
樱木抱着头缓慢的蹲在地上,一副看起来不知所措的样子。
“老子...老子,老子也是个变态。”
“你怎么是个变态?”流川摸着鼓起的额头不解的问。
“卧槽,都是你。吻的那么的....”
“吻的怎么了?”
“太煽情了!害老子都起了反应!”
这句话樱木差不多是靠吼出来的,他无法抑制内心莫名其妙的恐惧。
流川这次倒是一反常态的怔怔的杵在那一动不动,仔细整理着樱木刚刚说的话。然后只看见流川弯下腰拉起樱木的右手朝自己下身的凸起按了上去。当樱木的手隔着裤头碰到那个又热又硬的东西时,一下子从地上弹起来退到两步开外,脸红的跟煮熟的虾子似的。
“卧槽,你他妈在干什么?”
“我也有反应。”
“你你你,你,你有反应关我屁事。”
“这个很正常。”
“哎?”
“有反应很正常。”
“卧槽,哪里正常?”
“男孩子本来就容易有反应。”
“是这样吗?”
“是这样。”
“你这么一说,洋平他们看杂志的时候老跑厕所.....”
“所以很正常。”
“好像是很正常。”
“嗯。”
樱木突然一下子释然的开心起来,完全没注意到主要问题出在哪里。
流川内心嘀咕着这家伙也太好骗了吧。不过看到刚刚这家伙的反应,应该是跟自己想的错不了,看来今晚可以一口气拿下。
流川勾着樱木的脖子向校门外迈去。
“你等会还去我家吗?”
“去啊,为什么不去?”
“你不讨厌我吗?”
“你发什么神经,老子为什么要讨厌你。”
“那就是了。”
“是什么?”
“没什么。”
“你一个人在那自言自语的搞什么啊?又冒什么坏心思。”
“在想晚餐吃什么。”
“你家有什么好吃的吗?”
“还是你的便当比较美味。”
“老子去你家才不给你做饭。”
“无所谓,我有吃的了。”
“你家有什么吃的?说的老子很好奇。”
“把你吃了。”
“滚蛋,死狐狸。你少戏弄老子。”
“真的。”
“你个混蛋要是晚上敢做什么奇怪的事情,老子就跟你友尽。”
“嗯。”
“友尽!友尽!!你懂啵?”
“正合我意。”

END
“你 好, 井 上 桑。 中 国 话, 你 的 明 白?”
级别: 主力小猴
发帖
260
乐园币
17
积分
508
只看该作者 2楼 发表于: 11-04
已经预见了结局:友情走到了尽头,爱情打开了大门
狐狸闷骚的骚话甚萌

楼主留言:

只是想写点流花日常。
本来还想写的更骚,怕收不住裸奔了。

级别: 新丁小猴
发帖
47
乐园币
130
积分
80
只看该作者 3楼 发表于: 11-05
哈哈哈哈两只都很可爱 就是看惯了日式风格的同人 看到这么本土化的语言会出戏

楼主留言:

土到极致也可以成为经典。噗

级别: 主力小猴
发帖
319
乐园币
1187
积分
583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11-07
           呃……很接地气吧,就像我们身边的普通大半的高中生一样,只是这自称老子的花道有点不习惯!
           加油哦!我挺喜欢这样的流川枫的,拿了花道的初吻,当然要加倍还回去,自然还有“利息”嘛!

楼主留言:

就是想写个不一样的流花。
主要是想写的爷们点,怕不小心就写出女孩子气的感觉了。

级别: 新丁小猴
发帖
19
乐园币
276
积分
38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11-08
果然是一只闷骚变态满脑子坏心眼的狡猾狐狸!花花只能自求多福了

楼主留言:

牛哥不变态吧,小腹黑而已。

级别: 主力小猴
发帖
133
乐园币
607
积分
468
只看该作者 6楼 发表于: 11-09
很好看,流川和櫻木友情的一面很青春少年感覺,流川為了脫褲和接吻和拐回家都有漫長鋪排,果然是有去美國打球遠大目標的男人

楼主留言:

你看的很认真。我确实铺垫了很多。
就是想画他们感情的日常生活。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1 条评分 乐园币 +1
下弦 乐园币 +1 11-09 -
级别: 主力小猴
发帖
131
乐园币
228
积分
380

只看该作者 7楼 发表于: 11-09
回 5楼(小渔) 的帖子
呵呵,牛哥不变态吧。小腹黑而已。
“你 好, 井 上 桑。 中 国 话, 你 的 明 白?”
级别: 新丁小猴
发帖
19
乐园币
276
积分
38
只看该作者 8楼 发表于: 昨天 20:16
回 7楼(下弦) 的帖子
对的,是小腹黑,我错误表达成“变态”啦。枫哥对花的这种小腹黑一直是我喜闻乐见的呢(貌似自己也有点小变态),嘻嘻!不过这样的枫哥更偏向天蝎男的个性,深谋远虑!必成“大事”!
快速回复

限12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