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 138阅读
  • 11回复

[流花]你的身体似乎出了什么问题(非典型ABO·完结)

楼层直达
级别: 板凳小猴
发帖
52
乐园币
131
积分
106


在将要觉醒的年纪,大家相互猜测着周围人的属性,并且乐此不疲。但随着年龄增长,初次发情得到合理控制后,大家也渐渐将习以为常,停止了无聊的推理游戏。


但樱木周围的人似乎是特例,或者说樱木是特例更为合适,相对同龄人的觉醒时间,樱木则显得稍晚了些。周围的伙伴都在中学时期迎来初次发情期,而樱木到了高中,也没什么征兆与反应。


会不会是樱木君的身体出了什么问题呀?你看他的头发颜色都如此怪异。像是女生间的八卦,这些琐碎细语在同学间风卷草芥般传播,不过这对樱木倒是没什么影响,毕竟这些话是不会透过洋平传到樱木的耳朵里的,再者就算被听见了,樱木也不会太过在意,“这种东西本天才迟早有一天会出现的,而且一定比其他人更厉害!”偶尔和洋平在天台闲谈,聊到此事时,樱木总是这么回答,而这话换来的往往是友人宠溺又无奈的笑,顺带揉一把自己的红发,樱木其实对自己这事抱着很坦然的态度。不过要是某天樱木真的觉醒,几乎所有认识樱木的人都敢笃定,这家伙一定会是个Alpha。


作为篮球新手,自然是坐板凳的常客,但樱木可不满足于当替补队员,无论什么比赛,也不管对手是谁,自己若是无法成为首发队员,总会不断要求着安西教练派自己上场。他天生如赤火,放肆张扬,毫不怜惜在篮球场释放自己的朝气,犹如狂徒。所以对人们来说,樱木怎么也不会是omega吧,再不济,也会是个beta。正是那似乎天生的别样魅力,无论在哪儿,他总能成为焦点,那么闪耀的人,怎么会甘愿成为他人的“附属物”。如此说倒也并非是对omega的偏见,而是社会中这类群体在生理上就处于劣势,这个世界并不公平。


但最近樱木似乎变得有些奇怪,就连神经大条的晴子也注意到了。拿湘北成员的话讲,他一定是被不知名的组织看中带走,做了奇怪的科学人体实验,重炉改造了。樱木近日总是表露出非比寻常的安静,甚至已经整整一周也没有和流川争吵过。


“喂!樱木你在发什么愣,传球啊!”在今天的社团活动中,这已经是赤木第三次发飙了,作为湘北特产,这种争执的戏码自然天天都会发生,和平时赤木因为樱木生气的次数相比也不足为奇,唯一奇怪的便是今天却成了赤木一人的独角戏,头部迎来熟悉重击的樱木只是低声了嘟囔一声,接着重回散漫状态,弄得其他队员都不停猜测,樱木到底怎么了。甚至练习结束后,樱木也没有主动留下练球,也不管今天是否轮到自己值日,带着恍恍惚惚的状态,打算提早离开球场,好在门口有着洋平提早等待着,大伙儿才放下心,收起了送樱木回家的打算。两人离去后,部分球员也随即离开。此时天气微凉,突然间大量社员的离去,带走了场馆留存的温暖,球场大门敞开,冷风灌入,没有樱木平时热闹的叫嚣,周围温度似乎骤降,冰冷的汗水浸透了布料单薄的运动服,弄得身体又湿又凉,三井忍不住将大门关上,阻隔了剩下的人想要离去的意图。道也巧,剩下的球员几乎都是常上场的熟悉面孔。


“我说,你们先别走,说说樱木的情况吧,他最近似乎很不在状态。”三井无视宫城无法按时离去的抱怨,望着赤木和流川,希望得到队员的回答。


“确实如此,他家伙最近安静过头了,还总是出神,似乎一直不在状态”赤木抱着双臂,皱眉着分析,流川在一旁露出比往常更冷的表情,听着队员交谈的对象,没有了继续练习或者离去的打算。


“这都快赛季选拔赛了,本来就是个外行新手,技术这么不过硬,这家伙的身体可别再出什么幺蛾子,那个笨蛋,一点儿也不会照顾自己。”其实本意是想关心学弟的状况,不知为何,经过三井的口,却成了极度不坦率的抱怨。


“樱木对于我们的确是不可或缺的战力,比起练习,还是得让那笨蛋先保障身体,调整好状态。”赤木也并不希望樱木在选拔赛上出现不良状况,因为身体原因缺失参赛资格,那家伙也不会愿意吧。


“他可是个犟脾气,听得进去劝吗?”
“要我说,不用想得这么麻烦,把那家伙五花大绑,送到医院来个全身检查,可比你苦口婆心的劝导来得快。”一语提醒众人,大家爽快接受宫城的意见,打算在明天实施计划。
在骑车回家的路上,樱木练习时疲倦的脸印刻在流川脑海挥散不去。或许是流川隐藏的太好,倒是没人注意到最近同样不在状态的他,毕竟只是在球场上失误三两次,和樱木十几次投篮也不中的壮举相比倒是不足为奇。
“喂!前面的小哥,看路啊!”路人大叔的提醒还是迟了点,哐的一声,沉思中的流川撞上了路旁的消防栓。无视着周围人异样的目光,从地上坐起,拍了拍身上的灰尘,虽说身体没什么大碍,但看着歪瘪的轮胎,流川想这次自己不得不更换新的自行车了。啧,别再给我除了大笨蛋以外的麻烦事了啊……


然而,在大家做好万全准备的第二天,樱木却并没有如期到来,倒是洋平,难得身边没有跟着樱木军团的其他成员,独自来到了场馆。


“啊,怎么说呢,不好意思啊各位,花道今天请假了,而且这几天可能都来不了,虽说那家伙死活不让我过来,但我觉得还是跟你们说一声来得好。”洋平带着歉意的语气,诚恳到像是因为自己的缺席才耽误了大家的训练计划。


“诶,樱木那家伙还会生病吗,不是说笨蛋不会感冒嘛!不过倒是省下我们抗他去医院的功夫,难怪那家伙最近这么乖。”宫城的话倒是让听见樱木生病而担忧的众人稍微轻松了点,他似乎很会抓开玩笑的时机。


“哈哈,花道这次可没有感冒哦,总之情况我交代到了,就先走啦。再会。”洋平也没交代太清楚樱木入院的具体原因,就已经打算离去,湘北的队员们此时商量着要不要找个时间去医院探望探望樱木,这时,一旁沉默的流川却喊住了洋平。


“等等,白痴在的医院在哪里?”关心的意味似乎很淡,依旧是他平时惯有的冷淡语气,只是微皱的眉似乎显得他此时有些烦躁,流川边说着,边朝着门口洋平的方向走去。当洋平听闻流川的声音,立住了脚,同时明显感觉到了来自身后不同寻常的压迫感。


“哦哦,流川你等等。”洋平转过身朝向流川,脸上是常年用来应付他人的微笑,身体却又下意识后退了一步,接着说道“啊,让我想想,我记得你是Alpha吧,虽然我只是Beta不会像Omega那样对你们的压力过于敏感,不过你这么二话不说就带着不礼貌的气息就冲过来也会吓我一跳呢。”无奈的笑容挂在洋平脸上,倒也没感觉他有在抱怨。


“而且,你想见樱木,现在估计不太合适吧,不像我,他现在可不适合见到你呢,毕竟你可是个Alpha。”类似的话语又被叙述了一遍。


“什么?你这是什么意……”


“总之,樱木近期就会回家调养,过不了多久就会返校吧,那家伙在医院可待不住,也不用大家去看望他,最好让他静养吧,好啦,我呆的时间够久了。”洋平把看向大伙的眼睛转向了流川,继续说到:“那家伙等着我呢,再见各位。”


虽然被打断话语,还有刚才意味深长的眼神让流川很不爽,但流川倒没有再次阻止洋平离去,倒是一直想着他说的话,为什么一直强调我是Alpha?难道白痴生病和这个有什么关联?


“我说,花道那小子不会是觉醒了吧。”三井脑子转得是比大家快一点。


“诶?真的?所以那家伙前几天才看起来怪怪的吧,难怪整天笑嘻嘻的家伙这么安静,原来觉醒前会降智吗?花道那家伙这几天看起来倒是傻乎乎的。”良田随即应和道。


“不过,听水户的口气,我怎么觉得花道他是……啊,不会吧,那家伙诶!”


“啊,这么说确实……”


看吧,开始了。果真,讨论猜测他人的属性大伙儿永远乐此不疲,何况那是樱木。


“好啦各位,我知道大家都挺关心樱木的身体,不过水户君也说了樱木没什么大碍,虽叫我们不要去探望,不过我们之后还是叫个代表去送送慰问品吧,现在,开始训练了哦,我们得为联赛操练起来了。”不愧是木暮,真的是个很可靠的家伙。


于是大伙儿听从了木暮的意见,当务之急的确是加紧时间训练,这次的对手们可不好对付。


唯有流川,似乎还沉浸在思考中,一路下来的练习完成的虽是中规中矩,但这着实不像流川的风格,倒也有人注意到了他的异样。


今日练习结束,大家商量着用社费给樱木买些什么好,也考虑着送慰问品的人选。


“要我说,就流川吧!”意料之外,三井前辈说出了谁也没料到的名字,不止流川,其他人表现得比当事人更为吃惊。


不说流川平时和樱木是多么合不来,想起之前洋平说的话,要是樱木真的觉醒成……,身为Alpha的流川,在这种特殊时期,怎么也得避讳吧。


“为什么是我……”


“为什么是流川啊!”宫城倒是比流川快一步,不过这语气似乎不礼貌了些,他也很快意识到了,“啊,抱歉,流川,我不是那个意思。”同时对流川附上略带歉意的微笑,然后转向大家“因为,你们想,听水户那语气,花道有可能还是Ome……Omega,虽然这太不可思议,但现在最好不冒这个险吧。”


“诶,小宫,这有什么关系嘛,我们也没确定花道生的什么病嘛,万一只是水户大放厥词呢,再者又不是叫流川立马就去,我们算着樱木差不多出院了去他家拜访嘛,就算花道真到了发情期,那时候早就控制下来了吧。而且……”三井坏笑着望向流川,眼神让流川莫名一震,这老狐狸,内心打着什么算盘。


“会很有趣吧!”


“说什么有不有趣的,我反正觉得不妥,要不还是……”


“好啦好啦,既然如此,民主投票,这样总归没异议吧。”


话这么说,其实大多数人的想法还是和宫城一致的,关键时刻可不能让樱木出什么问题,所以三井话音一落,若大的场馆陷入了诡异的沉默。


“嘿,不是吧你们。”三井有些失望了。


“哎,算了吧,既然大家都这种态度,要不就叫其他人去吧,本来是想着马上联赛了,可以叫那小子早点回来,你们想,要是花道看到流川,指不定大呼小叫,马上就会想着自己有几天没打球了,担心流川君‘超越’自己。”说到超越一词,三井停顿了一下,用双手隔空打了个引号,接着道:“不就可以激励他快点加入我们进行训练了嘛,这样你也会少操心了,对吧,赤木。”


似乎,有点道理……


“再者,三年级的我们得指导新生加紧训练,应该是走不开了,这花道家离得远,下课了再去拜访这天的训练一定会泡汤吧,这对基础差的学员可算不上什么好事呢……”


一年组的大家相互看了看,露出很是纠结的神情。


“还有啊,樱木那家伙,要是真的不想我们,他一生气,直接头槌伺候,那拜访的那家伙也可怜过了头吧。”


安田下意识打了个寒颤,不大的眼睛似乎眯得更紧了。


“而且啊,看之前流川叫住水户的样子,还以为他很想去呢。”


被叫名字的人没有回话,只是冷冷的盯着三井。


“算啦,既然如此,要不咱们抓阄吧,真是的,别那家伙知道去看望他我们还要推三阻四的,指不定得生闷气了吧”


明明你自己也没主动要去……


“要不,就让流川同学去探望樱木同学吧”角落里的谁开口小声说道。


很好,出现了,我的同党!三井暗自窃喜着。


“也对呢,虽说平时流川和樱木总是打打闹闹,但其实是很好的朋友吧,我们都看得出来。”


“对呢对呢,我也这么觉得!”


“其他人的看法呢?”


“啊,我也……”


大家又七嘴八舌的讨论着,但大多数都同意让流川去,局势竟发生了逆转。


而流川在一旁,一脸黑线。望着讨论得热火朝天的大家和一旁像是获得胜利而大笑的三井,流川第一次觉得这家伙还真是可怕。


“总之,辛苦你跑一趟了流川,一个人没问题吗?”赤木征求着流川的意见,流川沉默着点了点头,流川并不会觉得麻烦,反而洋平的话让他格外好奇樱木此刻的身体状态。那个白痴,怎么样了,真的会是个Omega吗?


算着时日,樱木已经三天没来社团了,还有不到半个月的赛事迫在眉睫,从社员信息册上获确樱木的家庭住址,流川结束学校的课程便带着大家准备好的果篮出发了。樱木家远归远,倒不像穷山僻林这么难找,他居住在老旧的居民社区里,这里的空房有很多,似乎大家都嫌这里远离城区,交通不便,便搬离了这里,这里的住户大多是上了年纪的老人,由于接近夜间游乐场所加上房租便宜,偶尔还能看见不良青年或是穿着夸张的暴走族三两走过,部分人看到流川还对着他戏谑地吹着口哨,但这些都被流川忽视,在狭窄的街区左拐右拐,倒是找寻到了樱木居住的地方。


但当流川骑着单车,来到目的地,站在樱木家门口时,竟一时不知接下来该做什么了。一动不动,就这么站在他人家门口。


“咳咳……”


似乎是老旧的平居楼并不怎么隔音,流川被门内熟悉的声音拉回神,这是,白痴在咳嗽?,听见寻久未闻的声音竟下意识向后一退,不小心将身后的单车碰到在地,发出一阵声响。


“谁啊?咳咳,是洋平吗?”


明明只是作为同学普通的探访慰问,此刻的流川却像是偷盗者被主人发现一般,想要逃跑的欲望愈发强烈,然而双腿又像是灌了铅,一动也不能动。


“喂!谁!咳咳,是村野吗?叫你别来我家打扰我了,还没被本天才打怕吗?咳咳……”门内淅淅索索着,似乎是主人下床的声音。


他要来了!感觉到樱木朝着玄关走来,流川终于迈出双腿,绕过了倒在脚边的自行车,打算迅速逃离。


“哎哟!”哐啷一响,似乎是人摔倒的声音。流川听见樱木的喊叫,立刻回过头,转动门把手,打算查看情况,这流川才发现,原来樱木的门一直半掩着,难怪能听见门内的声音,这家伙也太不小心了!


流川边拉动着陈旧的防盗门,边对门内呼喊着:“喂,白痴,你怎……”


开门的瞬间,屋内一股甜腻的气息顺着开门牵扯着的风一股脑灌进流川的鼻腔,这让流川咽喉一紧,脱口的话语硬是活生生被憋了回去,脑内嗡的一声,双眼聚焦变得格外困难,瞬间眼眶变得通红,想要摧毁事物的欲望蠢蠢欲动,周围的世界渐渐变得奇怪,意识还算清醒的间隙,流川内心警铃大作,强迫自己赶快冷静着,却因为不知自己变成这样的诱因而愈发烦躁。


而本打算去门外看看情况的樱木,却因四肢无力在去玄关的途中,瘫倒在走廊上,回过神来眯着双眼看清门口的人是谁时,着实大吃一惊。


“狐……狐狸?咳咳,你这家伙怎么会……”樱木开口了,但流川现在似乎什么也听不见,鬼使神差的走进樱木家中,门被流川顺手带上后,那浓郁的味道更明显了,流川知道自己在不断向外界释放信息素,一点又一点,侵占整个空间,但奇怪的是,自己现在似乎没有处于发情期的感觉,只是变得异样烦躁,脑内叫嚣着,破坏一切,寻着气息发源体,流川一步步向地上的樱木走去,果篮洒在旁边,谁也没工夫去理会。


樱木显然感受到了异样的气息和压抑感,而且他很清楚这些东西来自谁。


“这味道……咳咳,流川你也……臭狐狸你和那些混蛋一样!都想攻击我是吧,你来,咳咳,你来呀!别以为本天才现在生了病就怕你,混账东西。”话说这么说,但流川可是Alpha,天生的压迫感和令人心甘情愿服从的能力如此强大,更何况现在樱木的体能处于劣势,说这话的时候,樱木断断续续的,底气格外不足,但也扶着墙,勉强站了起来,做出了攻击的准备。


流川现在真的什么也听不见了,双眼已经变得朦胧,牙齿紧咬着,咯吱作响,屋子里没开灯,外面的光线透过半掩的窗帘偷摸着溜进房间,流川感觉到身体周遭不停爬上的寒意,唯有眼前的一抹艳红不停涌动,自己想要靠近他,禁锢住他,将他抱在自己怀里,揉捏粉碎,独占他的一切,就算有那么一瞬间为自己的想法而感到害怕,很快却又消磨殆尽,流川依旧没有停止靠近樱木,他的理智已经完全的土崩瓦解。


流川愈发接近,樱木接受到的压迫感也愈发明显,虽然在没开灯的昏暗屋内樱木看不清流川的脸,但自己明显感觉到了他的不对劲。


“喂,咳咳,臭,臭狐狸,你突然到我家做什么,还摆出这么奇怪的样子。”樱木真的快懵了,他有太多问题想问流川,但他现在的样子明显不对,似乎也问不出个所以然。自己本应逃跑,但奇怪的,却有靠近的欲望。忽地,流川猛地冲向樱木,一点反应时间也不给樱木,巨大的冲击将两人都带倒,准备接受与流川的厮打,却发现自己被紧紧禁锢在对方怀里,樱木仰躺在地板上,寒意透过单薄的外衣传到骨髓深处,但感到自己被一股巨大的温暖力量包裹,整个人像是要融化在暖阳里,流川也没有做出下一步攻击行为,只是将头深埋在樱木的脖颈见深深地呼吸着,本以为樱木身上的浓郁味道会更强烈,靠近他可能会导致自己更加狂躁,相反,拥抱到对方的一刹那,流川一下子镇静了下来,狂躁的欲望也渐渐从体内抽离。


白痴身上有晚樱花瓣的清淡气味,虽然自己从未闻过樱花的味道,也不曾知晓它是否存在香气。


流川紧抱着樱木,樱木也乖乖的一动不动,明明之前两人还剑拔弩张,此刻竟以一种格外滑稽的姿势相互拥抱着,太奇怪了。


流川觉得自己浮躁的内心静了下来,思绪也逐渐清醒,猛然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蹭的一跃,以不可思议的速度迅猛退到了玄关阳光照不到的阴影处,似乎比刚刚冲向樱木时还要快,脸上竟诡异地慢慢爬上一抹韵红,不过被黑暗很好的掩饰着。


自己刚刚,想要对大白痴做些了什么?


突然离开了温暖的怀抱,地上的寒意灌入内脏,被流川抱着时原本生病时的不适竟怪异的一点点消失殆尽,四肢的无力感也不见踪迹,而流川离去的一刹那,不安的感觉似乎又回来了,但似乎相比前几天淡了许多。樱木也渐渐回过了神,随即从仰卧的姿势坐起,指着门口阴影里的人开始大吼大叫。


“流流流流川枫!你刚才在干嘛!”很好,不咳嗽了,倒是变得结巴起来。


“说我干什么……是你自己的问题吧。”流川冷静的很快,说完话便从玄关的黑暗处走向还坐在地上的樱木。看着愈来愈近的对方,樱木又不动神色抻着双臂又向后挪了几步,但也被流川看到了。好在对方识趣,在一个安全距离停了下来,接着蹲了下去,让视线和樱木保持在了同一水平面。


流川伸出食指,指向樱木,“喂,大白痴,你是Omega?”流川的话并没有夹杂着什么情感,但想着自己的母亲早年曾因为自己是Omega而被歧视,不自觉得认为对方在刻意讥讽他。


“怎,怎么了,本天才就算那个什么Ogama,也照样能揍扁你们,前几天那些人不还是倒在本天才的拳……”


“是Omega才对吧,还有,你是笨蛋吗?还是想蹲局子?不知道Omega不可以随便释放信息素吗?刚才你知不知道有多危险,蠢货!”流川觉得自己有些生气了,忽的又想起之前樱木口中从没听闻过的陌生人的名字,猜测那个人可能和自己一样闻到樱木的信息素开始抓狂,好在樱木似乎没有因此受到伤害,但结合自己的身体,想着可能会发生的事,想着那笨蛋不懂得好好照顾自己,想着半掩着的门,顿时一股无名火涌上心头,说话的语气也连带着冲了些。


“什么?你才蠢货,干嘛莫名其妙骂我。”樱木因为激动,将身体直起来了些,双腿的力气似乎还未完全恢复,于是就保持着坐在地上的姿态。“什么信息素不信息素的,我才不管这些!这又不是我想能控制好的事,你才奇怪,干嘛突然就到别人家里,一进门二话不说还想打我,臭狐狸!”樱木可不是乖乖接受他人批评的个性,你骂我,我就得骂回去。不过,此时樱木或许没发现自己说话变得顺畅了许多,咽喉处也没了堵塞的感觉。


“你,难道没上过生理课?”流川显然没料到对方可以“纯情”到这种程度。


“那种课多无聊啊,还不如用来睡觉。”


“……”


竟一时不知道要拿什么话反驳,也早该料到这家伙就该是这个样子。


“喂,白痴,你不觉得……怎么说,你的身体或许和一般人不太一样。”流川能明确感受到刚才诱发自己一系列奇怪行动的罪魁祸首是樱木散发的信息素,但樱木的情况和自己觉醒成alpha后进行的特训课堂中学习到的omega生理常识完全不同,看樱木的样子显然也是不知道的,所以自己尽可能委婉着告诉对方。


“哈?没吧,虽然前阵子是感觉脑子麻乎乎的,不过今天倒是好多了。”


麻乎乎?这是什么形容词,流川还在不停揣摩这个词,而樱木因为感觉此时精气神十足,双腿力量也渐渐回馈到脑中,他尝试活动着,发现自己不像前几天严重时那样,需要洋平的搀扶才能站起来。


“哦!真神奇,我能动了。”樱木似乎很是惊喜,流川也随之站起来,面前的人已经变成他熟悉的樱木,而且自己已经闻不到那股气息了。


真的很想再感受一次那气味……


樱木站在原地,左手护着脖颈左右扭动,当视线和墙上的时钟重合,又开始了叫嚷。


“不是吧,都这个点了,今天恐怕得去了,再不去老爹非得杀了我,也不好再麻烦阿田了,哎,真是……”边说着,樱木转向卧室,一会儿在被褥旁找寻着外出的衣服,一会儿又在其他地方翻箱倒柜捣鼓着什么东西。


樱木的言语中一下子出现了两个陌生人,让流川很是迷惑。老爹?是安西教练吗?不,听起来又不像,阿田,那又是谁?


樱木的动作还是很快的,流川思索间,樱木已经整治完毕,略过还在发愣的流川跑到玄关处打算离去。


“喂,大白痴,你要去哪儿?”


樱木弯着腰穿着鞋,听见流川发问顺口回答道,“你管我,真是的,昨天那群混蛋已经搞得我脑子疼了,你还来烦我,你不知道……啊!你这家伙,还没脱鞋子!真是,算了算了,看在本天才今天着急有事,不给你计较。”说罢,手抚上门把手,打算不再管身后的人,打算离去,刚准备出门,竟发现一个小巧的,被精心装饰过水果篮子和些许水果散落在一旁。


嗯?家里什么时候有这些东西的?莫非是那家伙带来的?不会吧……


“喂,流川,这是你带过来的?”流川沉默的点了点头,然后开口补充道“篮球队的大家叫我来探望你。”


原来这就是他来自己家的原因,“啊,那什么,谢,谢了……”很小声的道谢,却被流川敏锐的捕捉到了。


樱木站在门口停顿了一下,两人出现了一瞬间的沉默,随即被樱木的开门声打破。


“喂,白痴,带我去。”


“去什么啊笨蛋,我去诊所你也去?”没有像刚才慌乱拒绝,甚至不自觉间还把自己此行的目的地告诉了对方。


“嗯。”坦诚又肯定的回答。


“……,谁管你。”也没同意但又不拒绝,樱木打开了大门,没有带上门,流川也跟着走了出来。


两人就这么一前一后,一路沉默的走着。樱木能感受到流川盯着自己的后背,似乎还不怎么友善,这让他格外不自在,他想知道为什么,却又不敢往后看,所以一直闷头加快速度走着,或许注意力都集中在身后的人身上,樱木并没有发觉和他们擦肩而过的部分人正盯着自己,无论是不良少年,还是路过的学生,但凡年纪尚轻的人们,都不自觉得向樱木这边多瞟了几眼,和流川一样,他们似乎也能感受到自己对面这个赤发少年身上散发出了一股若隐若现的静谧气息,但要是你继续留念它,向对方身后望去,另一个黑发少年则会恶狠狠的瞪着自己,似乎连他周围黑色的暗物质也能从余光窥探得一清二楚。


喂喂,这是什么情况……我做错什么了吗?那家伙太可怕了!


几乎每个路人都不约而同地想着,然后迅速略过两人。樱木也感受到了那份压抑,但并不知道那份视线并不是针对自己,于是畏手畏脚着,想要快点儿到达目的地。


这段路程并不遥远,两人很快到达了目的地,在街角的岔口处,一家小小的诊所半掩着门,应该还开着业,樱木在门外呼了口气,然后推门而入,流川瞪了一路的人,也不觉得累,正打算跟着樱木入内,却被门内的吼叫吓了一跳。


“你这臭小子!终于知道来这啦!要是烂在房子里,还指望我给你收尸吗?”好凶的人啊……


“啊,你别吼我了老爹,我这不来了嘛。诶,阿田不在吗?”


“上课还没回来。你以为他像你这么闲。快点坐过来,前几天都起不了床了还不按时吃药,你以为自己是铁人?还有啊,你这身体得注意……”


似乎对着樱木说话的就是之前他口中的老爹吧,和安西教练真是差的不是一点点……流川就在门口站着,并不打算进去。


屋内看起来还很健朗的年长者正是这家诊所的小老板,在这里已经生活已经十几年了,多亏了这家小诊所,让附近的居民相对便利。樱木从记事起这家诊所似乎就存在了,童年生病也是父母亲带着自己在店里治疗,樱木夫妇十分健谈,久而久之,两家也成了熟人,店内的医护人员接连换了好几轮,而诊所老板却从不曾离去,不论生意多好多坏,靠着小诊所的部分收入,拉扯着自己的小孙子田村。


“红头小子,门口的家伙是谁啊?你认识吗?”田村老爹望着徘徊在外的流川对着樱木发问。


诶,这家伙居然还在!“没,没谁啦,是一起打球朋……朋友而已。”说朋友一词时,樱木很不坦率的低下了头,还降低的音量。


“那你干嘛让人家站在门外等你,没礼貌。诶对了,看你精气神变得很好嘛,也没见我开的药之前也这么有效啊,你做什么了?”


“哈,我什么也没做啊,就一直睡到下午,可能是本天才天生体质超群吧哈哈哈……啊!好痛!”樱木还嘚瑟地笑着,怎料到会突然被狠狠一打,忍不住叫出了声。


“你这小子这个时候还开这个玩笑,我有告诉你吧,你的身体和一般的Omega不一样,叫你去大医院你又不听,都这节骨眼还嘻嘻哈哈。”这位老爹虽说脾气暴躁,但对樱木也是真的关心,自己很是喜欢这开朗善良的孩子,樱木父母走后,自己也没少照顾他,早把他当自己的孙子了,虽说自己执医数载,身为Alpha的自己也很了解Omega的相关习性,初次发情该如何处理早已了熟于心,但樱木的症状倒是奇怪,虽说从血样抽查出他是Omega,但各种特征均与普通Omega相差甚远,樱木前几日高烧不退,精神恍惚,虽用中成药可以暂时压制,但一直治标不治本,如今樱木有了极大的好转,自己自然想要了解实情,打算对症下药,谁知眼前着混头小子还是一副吊儿郎当,对自己身体毫不在意的样子,怎叫自己不生气,不过,说也奇怪,最近自己面对樱木生气的次数倒是明显增多了,就算是更年期也不至于啊。


而门外的流川听见门内樱木的叫喊,便推开了门,向内喊着:“怎么了大白痴!”


樱木捂着头,向门外望去,田村老爹也注意到进门的流川,镜片下满经沧桑的眼半眯着打量着流川。这讨厌的气息,这家伙莫不是……


“红头小子,你朋友是Alpha吗?”或许是Alpha天生的对立性与排斥感,流川对这位老者的印象并不算好,当他向樱木询问着自己的属性时,自己也没有主动回答他的想法。


“是啊,怎么啦?”樱木倒是没有感觉到房内突如其来的低气压。


“还怎么了,你不知道你现在不能过分接近他们!”然后有打算去打樱木,不过这次被樱木避开了。


“有什么关系,你不也是嘛。”


“你这臭小子,我能一样吗?我老成这样,早就对信息素不敏感了!”


“没事啦,老爹,和那家伙待在一起时倒没觉得不舒服,今天下午的时候也还好啊。”


“下午?”老爹狐疑地望了眼流川,又说道:“你们下午也见过面?具体情况给我说一下,不许说谎。”直觉告诉他,樱木的病情好转与眼前的黑发少年有关也说不定。


于是樱木一五一十将下午发生的事凭记忆叙说了一遍,流川也从门口走进屋内,做着补充,多是自己当时突发的异样的躁怒感,不过两人有极有默契,不提那奇怪的拥抱,而是改成了“简单的肢体触碰”,顺带一提,这个名词是流川说的。


面对或真或假的叙述,老爹倒是听得认真,也没对他们造假的部分提出质疑。


“真是奇怪,难道是因为信息素的匹配原因吗?”老者边在柜台里来回走动,边低声嘟囔着,流川和樱木相互望了一眼,又看向似乎很是苦恼的老者。忽地,老爹停下了脚步,望向迷惑的二人,开了口:“花道,你俩抱一个吧。”


“什么?”“什么!”几乎是同时开口,这算什么奇怪的要求,不说两个还未结合的Alpha和Omega相互拥抱多么奇怪,对方还是和自己的死对头,这说什么也不干。连连摇头的两位似乎都忘了他们已经拥抱过一次了。


似乎也感受到了不妥,于是老爷子改口道:“实在不行,握手也可以。”


“握手也不要!”樱木率先提出拒绝。


“好啦,快做,两个大男人婆婆妈妈。”老爹可没有多大的耐心,说罢就拉着两人的手靠在了一起。流川的手被拉到樱木手的上方,手心手背触碰的一刹,两人立马挣脱弹开,夸张般擦抚各自的手。


“啊啊啊!手要烂掉了!”“要被白痴气传染了……”


虽说两人表现得如此夸张,但其实老爹知道。他们在触碰的瞬间,没有出现Omega和Alpha之间的排斥现象,在Omega觉醒的初期,是极度敏感的,别说触碰,就算一定范围内靠近对方,对Omega的身体都有极大的伤害,可看到对面樱木依旧生龙活虎,老爹又想着或许不能说樱木的身体近期出了什么问题,或许是先天特殊的体质导致他觉醒时就如此。而且根据樱木的表述,或许他和一般的初次觉醒者不同,反而要多接触Alpha接受刺激,自己身体才会更快恢复正常。


照这么想,两人触碰那也不至于表现得这么夸张啊,也许,单纯的两人都是不坦率的笨蛋吧……老爹难得在内心吐槽着。


“总之,红发小子你还是按时吃着我给你开的药,一般的抑制剂对你可没什么效果,你也别乱吃,然后多和你这位朋友接触,我的意思是肢体的一般接触,当然也别做多余的事,对你们来说还太早。”樱木没消化透老爹的话,倒是流川听到最后的话又是一脸黑线。


“这算什么臭方法,你这庸医……啊!你怎么又打我。”


“闭嘴臭小子,听我的话,你这过不了几周敏感期就过去了,药吃完了再来我这儿复检,好了,走吧,别影响我做生意。”


“讨厌的臭老头……”樱木摸着后脑勺,向着门外走去,流川正打算跟随离去,背后的人却叫住了自己。


“这个学生,你等等,我有些话给你说。”


“喂,老爹,你找他干嘛?啊,是不是看出他有什么毛病了?我就说这家伙浑身臭毛病!”


“行了,你在门口等你朋友吧。”


樱木小声嘟囔了一下,但却自觉地走出了房间。走出房间,望着天,发现此时已是黄昏,残阳殆尽,让这个世界昏昏欲睡,连带着让樱木也觉得倦意袭来,屋内的两人不知谈论了多久,樱木等的快不耐烦了。


嗯?等等,自己为什么得等那只臭狐狸?


“走了,白痴。”樱木正想着自己要不要就这么离去,流川便从诊所内出来了。


流川要回樱木家取自己的自行车,所以依旧跟着樱木,不过这次两人是并排走的。


“狐狸,老爹对你说了什么啊?”


“……没什么。”


“切,谁稀罕知道。”


是真的没什么,那看起来凶神恶煞的老人只是对流川说了一下樱木的特殊情况,叫流川可以帮帮忙,让他尽快恢复身体,因为老人也常听樱木说起球赛的事,怕血气方刚的小子为了上场儿出什么岔子,而流川犹豫着,将自己下午的奇异的感受告诉了老人,也有意无意透露了拥抱的事。老人安静的听着,没有说出过多的话,只叫流川多陪伴樱木,他此时需要这个。


“流川君……是吧,你是好孩子呢,谢谢你照顾花道了。”这是老人最后说给流川的话。


此时两人依旧一路无言,流川站在樱木的左边,自己不动声色的向后退了退,和樱木岔开了点距离,这样能更好地望着他,回家的路上天一被蓝灰覆盖,光已退幕,一旁的路灯应景亮起,照在樱木的头顶,赤红再次映射到流川眼中。


“到了,狐狸你也快回去吧,天都这么晚了……”两人不知觉间已经到了樱木家门口,流川从地上扶出之前倒下自行车,望着门口的樱木,和他面对面站着。


“那什么,虽然你平时很讨厌啦,不过今天还是谢谢你……”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流川差点没听清樱木最后说了什么。


“我就想,或许你也不是那么惹人烦,其实下午那个拥……拥抱也不是很,额,怎么说,讨厌?我就想……哇!你干嘛臭狐狸!”樱木的话还没说完,流川就冲过来,将樱木匡在了自己的双臂中,两人都不知道流川为什么要这么做。樱木自然发着懵,而流川只是听见樱木说着不讨厌拥抱和露出的可爱神情忍不住般,想要再次拥抱对方。自己刚刚用可爱来形容一个一米八几的大男人了?太荒谬了……


“狐,狐狸,你干嘛?!快放开我!”樱木感受到束缚自己的力量并没有减弱,流川抱得更紧了。


“……是那个医生说的。”闷闷的声音从一旁传来。


“什么?”


“那个诊所的老先生说你信息素不稳定,会无意识泄露,要靠Alpha的抑制,我刚才闻到了。”


“诶真的?我怎么没闻到?”


当然是假的,樱木刚刚在诊所也用过一次药,身上干净得很,一点信息素的闻到也没有。只是有些靠近了才能闻到的衣物刚洗涤后才拥有的清香。


流川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有这个举动,只是靠着身体本能的驱使。


“真的,我确定。”


“呜,那好吧,那为什么要用拥抱的方式?”


“……,也是老先生说的。”


“……”樱木倒也没再多言,也相信了流川看似荒谬的解释,说也奇怪,自己并不讨厌被


对方拥抱的感觉,甚至感觉浑身暖洋洋的,很是安心,自己的身体果然是出了什么问题吧,才会变得如此怪异……


似乎过去了很长的时间,两人维持着这个姿势已经有段时间了。


“喂,狐狸,我还有味道吗?”


“还有。”


过了好一阵。


“还没好吗?”


“没有。”


又过了好一阵。


“还没好吗!”


“没有……”


不够啊,像一直这么拥抱他,想让他这么一直属于自己,只属于自己……


“你这家伙适可而止啊!!”樱木感觉自己快成雕塑了,用头槌强行结束了这次漫长的“治疗”。


而最后的最后,樱木因为看着时间太晚,破天荒让流川在家留宿一夜,当然什么也没发生,樱木难得睡了一次安稳觉,流川却一夜无眠。


第二天,看见两人同时来到学校,大家都格外吃惊。


“花道!你这家伙终于回来了,落下的训练得好好补上啊!”


“樱木君,你的身体怎么样了啊?”


“樱木,你还是先坐在一边好好休息一下在参加训练吧。”


“话说花道你今天怎么来学校了,还是和流川一起来的,简直不可思议,你的身体怎么样了啊。”


“樱木……”


樱木的回归惹得大家围着他开始七嘴八舌,大多也都是关心的话语,突然这么多人靠着自己,樱木下意识向后移了一步,细小动作被捕捉到后,流川不动声色挤过人群,站在了樱木的后方。樱木感到身后熟悉的气息,变得安心了些。


“嘿,樱木,听说你觉醒啦,是什么啊?”三井的询问让人群安静了些,大家都想要知道答案。


“Omega啊,怎么了?”这次倒是发对了音。


“诶?真的啊!”部分人开始叫嚷,真的太难想象了。


“那你球赛真的没关系吗?我记得刚觉醒的Omega不是很排斥Alpha吗?不说其他队,就我们这儿就有个流川不是嘛?”


疑惑自然不可避免迎来,接连着的还有担忧,一般这种竞技体育是很少有Omega 参加的,要是樱木因为这个让湘北队遗憾失去一个战斗力,对他们会是一个很大的打击。


“没事啦,我的身体和一般的平民可不一样。”


于是樱木难得耐心地解释了自己的特殊症状,期间有些专业名词樱木说不上来,靠着流川补充着。


在大家了解情况后,倒是都送了口气,好在这家伙是樱木。


“这么说是越接触Alpha对你恢复越快咯?那和Beta接触怎么样啊?”三井说着搂上樱木的肩膀,将他往自己的怀里带。


“小三你别闹啦,小心本天才揍你哦!”樱木笑嘻嘻着,没有威震力地警告着对方。


“三井你也是,人家樱木还在康复期,别瞎闹。”赤木在一旁提醒着。流川看着这一幕,内心又开始翻滚,无名火渐渐涌上心头,于是在之后的训练中,他格外的具有爆发力和攻击性,倒是可怜了三井,和流川打了场1on1后,骨头甚至快散了架。


“流川今天很努力啊……是因为樱木回来了吗?”


“谁知道呢。”


大家因为樱木的回归有所安心,全员都更积极地投入了赛前训练上。很快也迎来了期待已久的选拔赛,在开幕式的动员大会上,所以参赛队都到达了赛场进行检阅,一些熟悉的队伍也掌握到樱木生病的情报,这个湘北的最不安定因素不能来参加比赛对他们自然是好的,但当看见熟悉的身影来到赛场,一些熟人还是和湘北队打着招呼。


在火药味十足的闲聊中,话题总会时不时绕到樱木的身体身上去,似乎不少人想套出樱木这次是否会作为首发队员参加比赛的情报,而最后都会得到超额的回馈,这得多亏樱木自己到处宣扬着自己的“光辉事迹”。


每个知道樱木是Omega 的人都大吃一惊,更为吃惊樱木还会以这种身份加入比赛,面对这些疑惑,樱木自然也会不厌其烦说出自己和一般人不一样,所以没什么大碍。


“这么说,对于樱木来说,和Alpha接触反而对现在的你有好处是吧?那作为之后送湘北离场的歉礼,就让樱木君快些恢复身体吧。”不由分说,甚至带着恶作剧的意味,仙道走进樱木,给了对方一个大大的拥抱。


“喂喂喂!刺猬头,谁会被你们打败啊,你这臭小子,谁准你碰我的!”樱木的叫嚣和队员的狂笑混合在一起,引来了其他队的成员,相互了解情况后,大家都玩笑般,去触碰了樱木,无论是握手还是拍肩,亦或是揉了揉那头松软且手感极佳的赤发,这些戏剧性的行为得多亏仙道开了个“好头”,大家玩儿得不亦乐乎,就当做赛前的放松项目吧。但是,人们似乎都将樱木身后不停散发暗物质的流川君忽略掉了。


这群混蛋,比赛的时候给我等着!


观众席的洋平将这处闹剧看在眼里,内心不禁为流川捏了把汗。花道可不是一般的Omega,流川君,任重而道远啊……








END
----------------------------------------------------------------------------------------
这是作为今年的流花日贺文,关于ABO的私设还是有点多哈哈哈,樱木发情时不会有过于强烈的欲望,主要就是精神散漫外加身体上可能产生类似发烧的症状,但是是比一般Omega更渴望和Alpha接触,而对于闻到樱木信息素的Alpha们则会比以往更加烦躁,丧失理智的可能性会上升,但也会渴望得到对方,总之症状因人而异,要是有机会,还想尝试写写all花的番外,应该会很有趣吧哈哈。
还是第一次在花之乐园更文,真的好爱这里,对刚入坑不久的萌新真的太友好了,想当年我第一次找到这个宝藏网站的时候真的激动到哭!总之,祝食用愉快❤
[ 此帖被果核core在2019-11-06 14:37重新编辑 ]
级别: 主力小猴
发帖
319
乐园币
1187
积分
583
只看该作者 1楼 发表于: 11-05
     看到abo就毫不犹豫的滚进来了!哇偶! 抢到一楼了,好幸运!
      楼主还是新人吧!写的很棒哦!加油哦!要多多发挥实力,替乐园注射点新鲜精神力,我很期待!!!!!
级别: 板凳小猴
发帖
52
乐园币
131
积分
106
只看该作者 2楼 发表于: 11-06
回 1楼(樱木树) 的帖子
是新人哈哈哈,谢谢你!我会更加努力更文的!感谢鼓励   
级别: 新丁小猴
发帖
8
乐园币
28
积分
14
只看该作者 3楼 发表于: 11-06
怎么就end了呢,正看得兴头上呢
楼主有没有续写的可能性诶
级别: 板凳小猴
发帖
64
乐园币
278
积分
154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11-06
我读书少,表骗我,这end肯定是假的肯定有后续吧

楼主留言:

姐妹放心,番外正在酝酿中,没把握会写得很好

级别: 板凳小猴
发帖
52
乐园币
131
积分
106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11-06
回 3楼(陌上如花) 的帖子
有的有的( ͡° ͜ʖ ͡°)✧,想搞事情,尝试一下all花番外,不过最近可能分身乏术,但我会努力更文的 ,感谢小可爱支持❤️
级别: 主力小猴
发帖
260
乐园币
17
积分
508
只看该作者 6楼 发表于: 11-06
Re:你的身体似乎出了什么问题(非常态ABO·完结)
私设的花花omega属性很贴切!!人间alpha大杀器就是我花了

楼主留言:

可爱的花花谁不爱呢哈哈哈

级别: 新丁小猴
发帖
10
乐园币
47
积分
20
只看该作者 7楼 发表于: 11-07
想不到还能看到最新日期的文文,真的太感动了,大大加油(ง •̀_•́)ง迷上花受就一直浸在乐园里,但是好多好看的文都是天坑,以前看到的文也有好多看不到了

楼主留言:

谢谢小可爱!!!我会努力产粮的,也会努力提升质量,我也看见过好多好看的文,奈何填坑无期

级别: 论坛版主
发帖
529
乐园币
892
积分
2167

只看该作者 8楼 发表于: 11-08
这篇新文小甜品写的太好啦,一路读下来心情也甜丝丝的,少年青春期物语!!
abo的话,觉得有自己的私设反而更有吸引力的啊,文里的花道O身份的设定就很棒,毕竟我们英武帅气的花道怎么能成为别人的附属物呢,毫无理论知识的花道无意识间影响了一堆不怀好意的alpha啊!!
楼主文笔好棒的说,很喜欢楼主写的人物对话,超级贴合人物,而且花道的每一句都能脑补出他的表情和动作,和老医生的互动家常又温馨,想着在这个世界里有各种各样的人关心着他,心里就很安心。楼主的流川也写的好可爱,暗物质什么的比喻不要太棒啦。
希望楼主快快出新文,这么一点点完全是不够看的啦~~
级别: 板凳小猴
发帖
52
乐园币
131
积分
106
只看该作者 9楼 发表于: 11-08
回 8楼(yvaine) 的帖子
哦哦哦!瞧瞧我看见了什么宝藏评论!!!超级谢谢你呀姐妹! 虽然是起步阶段还有好多不足,但我也会努力写文产粮的!感谢你这些话,给了我超多动力,爱你^3^❤️
级别: 新丁小猴
发帖
19
乐园币
276
积分
38
只看该作者 10楼 发表于: 11-08
同感同感,事情刚刚开始却被END了,难以接受啊啊啊啊啊啊!墙裂要求楼楼继续,至少写个中篇也行呢

楼主留言:

哈哈哈好嘞,等我空闲下来就尝试着写番外

级别: 主力小猴
发帖
133
乐园币
607
积分
468
只看该作者 11楼 发表于: 11-09
感謝你在樂園更文。面對處於劣勢,櫻木還是認為自已天才,不會自怨自艾,這是櫻木可愛的地方,會振奮人心。櫻木周圍都是虎視眈眈的alpha, 流川的路很漫長

楼主留言:

不客气的,我也超爱这个地方❤️也希望更多人来这里哈哈哈。流川君的路还很漫长呢~

快速回复

限12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