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 234阅读
  • 4回复

[All花](暮花)In the name of the Fathe

楼层直达
级别: 主力小猴
发帖
154
乐园币
386
积分
516

以父之名


“如果可以,我想将你当做我虔诚的祷告将你钉在十字架上。”

木暮双手合十的站在教堂耶稣神像面前,一脸虔诚的祷告着。






每个周末,木暮都会跟随父母来到离家三公里以外的罗马教堂。对于日本人来说,对于二战后残留的大西洋彼岸文化他们从灵魂深处的恐惧衍生到了无可救药的崇拜与敬仰。
木暮的父母认为每周的拜祭是体现日本人对于欧洲基督文化的桥梁,可以洗礼自己以身俱来的丑陋皮囊,来生做个金发碧眼的欧式人。


木暮觉着他的父母不是真正的基督徒,他在心里无数次的可悲着日本人对于自身的自卑心里。


“我们应该籍着基督教去认识上帝,让上帝在我们一生的旨意中,经历上帝的一生让自己与他同在,去改变世界。原我的父母能认知到这一点洗刷他们内心无知的罪孽。”
木暮紧闭着双眼,眼睫毛因内心的触动微微颤抖,合十的双手洁白修长扶了扶架在挺直的鼻梁上的眼睛,睁开那张看起来清澈的眼眉,文雅秀气的脸庞带着满意的微笑。
拉了拉系着满扣的衣领,显得神圣且充满力量。


木暮轻快的走出了教堂,回荡在教堂内的是他蹭者油光皮鞋的脚步声。
“下午还有篮球集训,希望赶得上。”
“....啊,果然和罗马风教堂比起来,我更喜欢哥特风格的外观。”
木暮像想起什么似的回头望了一眼那高耸威严如竹笋般的塔楼加快了自己的脚步。




回到湘北的篮球馆已经是下午集训的前十分钟,木暮穿着早换好的篮球衣坐在旁边的凳子上等着篮球经理彩子点名。
抛开耶稣对自己的洗礼,木暮清空自己的大脑,打量着球场提前准备的队员。
来的早的三井头发濡湿了脸颊跳跃着身体向篮筐投进了一个漂亮的三分球。刚到不久的宫成正快速的练习脚下换手运球,啪啪的打着地板直响。流川站在篮筐下手里拖着球像想着什么令人回味的东西,咋了咋嘴。木暮觉得自己的喉咙开始发涩,干渴的感觉令他起身来到更衣室,看到了衣服拎在脑袋上换了一半的樱木,那头火红的头发像燎原的火苗从衣服间隙跳出来灼烧着自己的眼睛,生疼。
“啊,四眼兄。”
埋在衣服里的樱木努力的伸出脑袋。
“好啊,樱木。”
清清嗓子,木暮发现自己嘴巴里跳出了几个清晰的字符。
这样的场景太容易应付了,感觉就跟吃饭喝水那样简单,这是自己跟随父母虔诚基督之后得到最大的改观。西洋和东方文化的激烈碰撞,让身为日本人的自己早已练就表里不一的虚伪。
只是这虚伪是那么相视却又有着不同。
木暮看着樱木球衣下坚实的手臂和跳出的硬朗腹腔线条,迅速的在茶几上找到自己的杯子,压了一口水。
“眼镜兄一起去篮球场吧。”
木暮望着站在门口等着自己一脸傻笑的樱木,咽了咽被茶水稀释的口水。
“好啊。”
放下手中的水杯,木暮来到樱木面前像个学长一样拍了拍樱木坚实的后背。
“走吧。”
木暮收回自己发烫的手握成拳头将它揣进自己的裤兜里。




“这次月考,第一名是木暮,第二名是赤木。”
英语老师满意的发着试卷,呼吁大家都像这两人学习,甚至来到木暮跟前时礼貌性的给木暮点了下头以示鼓励。
一直都是老师家长眼中的好学生样的木暮微笑的感谢了老师的夸奖,脑袋里却不是时的浮现樱木换衣时身体优美的曲线。


啊——,手指划过那身夹杂着粉色的小麦肌肤,触感柔滑又硬朗。用手指压了压富含满满胶原的皮肤快速弹了起来,散发着独有香气的费洛蒙加上肌肤上染上运动后的层层薄汗......


木暮用一只手托起自己的下巴,眼睛微眯着望着讲台上的英语老师,另一只手滑到课桌里掏出一本书盖到自己的大腿根上。
一本不够,于是又掏出了一本。
木暮望着坐在斜对面不远的赤木正认真的听课样子,思绪又开始不由自主的飘向多年前的自己。


那还是国小最后一年的暑假,木暮和赤木像往常一样在家附近的篮球场练习篮球。
一心想当国家队队员的赤木打着球一直嘟囔着自己远大的理想。汗水顺着赤木的脸颊滴落到肩胛骨之间又滑向衣服内侧,刚直的男性线条突兀的在自己眼睛里放大,那一瞬间木暮觉得自己的心漏跳了半拍。
那晚木暮在睡梦中梦见一个长的像赤木的模糊男人压在自己的身下悲哀的叫着宛如一只被困境的野兽。刚阳的男性身体以及强壮的肌肉另梦境里的木暮兴奋不已。梦里的自己力大无穷,征服的预感一波又一波的向大脑发出指令,身体不停的冲撞着比自己更伟岸的躯体。
太迷人,太激情。
第二天醒来的木暮望着裤裆里湿漉漉的白浊,惊讶又恐惧。内心的自责就像宇宙的黑洞一样扩散开来,吸着自己不能去面对的事实。
从那天起,国小的木暮开始背弃自己一向反抗父母不去理会基督的决心,开始去向往教堂的祷告,演变成一个虔诚又自理的真正基督教徒,想将自己喜欢男人的丑恶内心全权交给耶稣来帮自己洗理。随着年岁的长大,17岁的木暮早认为这样的罪恶感是多余的,只是基督徒的信仰和价值观上告诫自己必须将这人生美好的“性”行为留在婚姻界内感受。
“Purity”,大概就是这个意思。


青少年的性感观是压抑又繁盛的,在内心抑制它生长的同时又本能的渴望。木暮也经历过痛苦的年少,越是别开不去理会,越是在梦境里出现。凡是自己见过的高大强壮男子在木暮的梦境里都有着一张模糊的脸被自己压了个遍。
记得还是高一时的木暮陪着赤木去看陵南和海南的球赛。场上的海南选手牧绅一就是一匹放僵的野狮,强健的体魄,完美的技术,进攻力之强,都令木暮羡慕到内心发颤。
于是在那个一如既往的夜晚梦到可悲的帝王牧顶着一张模糊不清的脸压在自己身下痛苦的哀嚎。


木暮觉得自己的人生可悲又可笑。这世界就应该是灰暗的,颓废的,冒着黑色的泡泡一样充斥着这世界每个角落。
白天的天使晚上的恶魔,大概就是形容自己。
于是上帝像看穿他的心思似的又丢给他一个更难逾越的卢沟,将他一脚踢下万丈深渊。


那是高三临近毕业那年在湘北篮球馆第一次看见一年级的新生樱木花道来报道。
“和光中学毕业,一年七班,樱木花道。”
1米88的大个头,木暮看着他的一瞬间就发现连耶稣也拯救不了自己。
那头火红的头发像朝阳一样刺穿自己内心的鼓膜,爽朗的笑脸阳光般的照亮了自己黑暗的世界。不同于自己清澈琥珀般的眉子,干净的如一汪没有杂质的温泉。爽朗的笑声一声一声的敲击着自己脆弱又敏感的心脏。
木暮就像大脑被电流击中一般空荡荡的,一片斑白。
那是一个出奇的夜晚,没有男人强健的身躯和模糊的脸,只有一头朝阳的红发背影静静的站一片白茫茫的世界。而自己就站在红发男人的身后静静的看着,让背影前洒下的逆光填满自己灰暗的心。






每天早上6:15分有规律的爬起床,木暮在镜子面前将衬衣从衣领的第一颗纽扣有循序的系到最后一颗。用梳子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褐色短发,看着镜子里白皙皮肤,默默拿起放在床头的黑框眼镜走向了卫生间。
用了5分钟不到的洗漱时间就坐在餐桌前等候着母亲的早餐。


“我们在高天之上,爱我们的天父啊!你是创造宇宙万物的真神!感谢赞美你,因着你的大能和大爱,蒙您的旨意,我们又走过了在世的一年路程。”


坐在餐桌对角的父亲闭着眼开始做着基督徒每天早上的祷告。


“感谢主,是祢的死,你的复活,让我们得以重生。是祢十字架上流出的宝血,遮盖了我们一切的罪过。使我们能够脱离撒旦对我们一切过犯的控告。耶和华圣洁的父神,便不再按我们的过犯责罚我们,使我们得以在荣耀的天父座前欢喜相聚,赞美飞扬。凡有血气的,都当赞美祢!哈利路亚!”


父亲放下合十的双手看向木暮,暗示他在早饭前的仪式。木暮闭着眼学着父亲的样子开始小声的练着:


“天父,您是伟大的神,是配得称颂赞美的神,父神我感谢您,您应允我,您要以我的赞美为您的宝座;当我赞美您时,您就与我同在。父神,我感谢您,您应允我说,当我赞美您时,您要除去我一切罪的捆绑,使我在您面前有满足的平安喜乐,您要除去我一切的疾病,使我有一个健康的身心灵;您要除去我一切的邪恶之念,使我在属灵争战中成为一个得胜者。”


木暮祷告完时手中接过满含笑意母亲的早餐,开始了新的一天。








下午第二节课后就是自由时间,这时的木暮和赤木一起来到篮球馆参加练习。还没有进门就先闻其声。
“流川你个臭狐狸,混蛋。”
这是樱木大声嘟囔的声音,急躁又洪亮。
“大白痴。”
冷冷的回击的是流川的声音,然后接着就听见拳打脚踢的碰啪声。
“啊—这两个混蛋又来了。”
赤木扶着前额叹着气来到馆口,看着正在打架的流川和樱木,挥舞的拳头准备走过去。
木暮见状赶忙拦下:“冷静点赤木,我想还是有办法的,我去跟他们说说。”
木暮无奈的苦笑着,他不想让事情变得复杂。只身来到流川和樱木跟前,这俩个比自己高10公分左右的大男人没有一点顾忌自己在打架着。
“我说流川和樱木君,你们冷静点。赤木队长来了哦。”
木暮扶着眼镜努力的解释着现状,他不想赤木的拳头砸在樱木的脑袋上。
“唔,四眼兄。”
樱木婆娑着水汪汪的泪眼,一脸委屈的望向木暮,可是手上仍旧拽着流川的衣领没有一点打算松开。
流川也是像不认命般的边拽着樱木的衣服边踢着樱木的小腿。
“混蛋死狐狸。”
樱木猛地转回自己的头跟流川继续打起来。
木暮感觉到自己背后站着一副充满怒气的巨大黑影,难后拳头如同雨点砸向了流川和樱木的脑袋。
当流川和樱木抱着肿起来的头时,木暮内心有一团黑色的不知明的东西涌了出来,如针尖般刺着他的心。




啊—如果有可能的话,我想拿绳子先把你绑起来,再拿小刀尖在你的腹部轻轻抵着皮肤划着。


这是在两天后木暮在家的电脑上无意间浏览到的一则电影海报主词。脑海里面立马就浮现了樱木那张被赤木揍肿的脸。
木暮甩了甩自己昏沉的脑袋抛开思绪,坚定的去开始浏览起其他页面。


我想将你关进一个没有人可以找到的小黑屋,难后看着你在里面对着我哭,对着我笑。


樱木的脸像变着戏法般的哭着笑着闪进了自己的脑海里,木暮觉得脑袋比之前更加昏沉。
一定是哪里出现了问题,木暮觉得自己冒出的愚蠢想法另自己难以接受。可是这样的想法就像开启了不知名的开关,雨后春笋般的冒了出来,在脑海不停盘旋。


我想脱光你的衣服,将你用最性感的姿势绑在床上供我欣赏。


我想看着你痛苦的模样在我脚边低声哭求着,让我给予你更多欢乐。


啊—啊—,自己一定是疯了。
那个软弱无能的自己一定是疯了。
木暮抓着自己的头发在内心哭喊着谁也听不见的心声。
也许这样最好,也许就这样下去,那个软弱无能的自己就能挥手再见。




耶稣基督,我的救主。我罪孽深重。是祢,为我们披戴荆棘冠冕,是祢,被轻视,被讥笑,被辱骂,被鞭打!为我们,被高挂在那十字架上!你是大能的主,却在各个他山上,静默无声,任凭人辱,作了我们代罪的羔羊。


木暮一改之前的基督祷告,向内心为基督深深默哀自己的罪行。我的救主,无论我做了什么,您会为我承受这一切的吧。










樱木双手被球衣系在背后,身体透着深色的粉红撅着屁股等待着自己的分身埋入。被自己撇过脑袋,伸着张开的嘴等待着自己吮吸上去。当嘴唇刚刚接触的刹那,樱木立马将舌头伸了进来,在口腔里翻搅着。喘着粗气,把臀部翘着更高,拼命般的贴合着自己的下体。
“快啊。”
焦躁沙哑的声音催促自己的分身挺入。自己只是要紧不慢的用下体在他屁股沟上蹭了蹭,抵着穴口摩擦而已。
樱木焦躁难耐,身上一层薄汗浮出,顺着之前的汗液一起滑落下去。
“快-啊-”
沙哑的声音微微颤抖,从灵魂深处发出的请求让他自己贴着下体搜索热物。
“给你了。”
只见异常灼热的分身埋入洞穴的瞬间,“啊—”樱木发出了猫叫般满足的低吼。
接着就是有规律的律动。看着分身在洞口进进出出,樱木摇晃的身体就像牵线的木偶任自己摆布。
“舒服吗?”
干哑的声音从自己喉咙挤出,抓着圆滚的臀部努力的抽插着,只想将自己能给予的都给予。
“在快点。”
急促的声音像命令般催促着自己的节奏,然后猛地将分身顶到顶点,大力的抽插起来。
快,更快。要让你支离破碎。
“啊——”
樱木的叫声夹杂的哭哑,眼泪都混着汗液滴落下来,身体微微颤抖开始绽放绚丽的颜色。
“爽不爽?”
听见自己满足的询问声,樱木艰难的从嘴巴里挤出了几个字:
“流川—”




一切就像急速破灭的七彩泡泡,冷冷的溅在燃烧的心脏上,冰凉和热混合着参杂在一起。
木暮站在黑夜的篮球馆更衣室门前,透着没关好门的巨大缝隙望着里面俩个男人扭抱在一起,心脏就像打了过量的麻药,感觉不出来是苦是甜。
这应该是自己更早之前就有的觉悟。在更早一次折回篮球馆拿自己遗忘的东西时,看见两人在更衣室接吻就该料想到的。
这俩人表面上看着打打闹闹,实际比自己预想的羁绊更深。






啊—我想将你囚禁起来,放到别人看不见的地方,用刀刺穿你的心脏,舔舐着你那胸口流出来的液体。


木暮捧着书躺在自家床上,眼睛盯着书本游离的想着。昏暗的日光灯吱吱的发出微弱的声音,木暮难耐的松了松衣领口感觉嗓子又开始干哑,起身给自己倒了杯水又坐下。
樱木火红的头发还在内心灼烧,低哑的喊叫还在耳边萦绕。木暮将手滑进早已肿胀的内裤一把握住了下体。


啊—我想掏出你的心脏放入我的身体,用我的血去滋养你那空虚的肉体。


木暮颤抖着双手拿了一个上锁的盒子,小心翼翼的打开,里面装着几条汗渍揉皱的内裤,一条干巴的毛巾,几团掉下来一絮絮揉在一起的红色毛发,以及几个揉成一团的纸团,还有些叫不出名字的东西。木暮深吸了口气面带满意的微笑看着这些。




主啊,祢曾降生马槽,降世为人子三十三年。因此祢深知道,我们仍会软弱,有时,甚至会跌倒。求祢用祢牧人慈爱的杖,亲手扶持我们,领我们向前行。




用布条蒙住你的双眼,用绳索系紧你的双脚,用铁链禁锢你的内心。


木暮看着樱木躺在自己的床上,手脚被床四面牵引过来的绳索绑的死死的。那是他好不容易支开流川给樱木灌上麻药而辛苦搬运回来的珍宝呀。
木暮微笑的看着用布条蒙住双眼,嘴巴被布条赌死的樱木,艰难的从喉腔发出微弱的呼救声。
“请让我诚心诚意为你服务吧。”
木暮眉毛上挑,眼神坚定而微眯着,露出了前所未有的诡笑。


过去软弱的我已经不在了,现在在你面前的是一个全新的我。
所以请接纳我,现在,立刻,马上......


亲爱的父神,我愿与您同在,我愿与您同心,与您同行,我也愿意在您面前有满足的喜乐,健康的身心灵,成为属灵争战的得胜者。






END
-------------------------------------------------------------------------------------------------------------------
一篇病态美学文诞生。稀有的暮花。(感觉是开创先河的第一篇啊!)

木暮要描写成攻真的是超级难啊------
纯洁表里下的偏执恐怖主义者。这样的木暮一旦成功翻盘,就必定是SD里的总攻。



[ 此帖被下弦在2019-11-19 10:32重新编辑 ]
“你 好, 井 上 桑。 中 国 话, 你 的 明 白?”
级别: 主力小猴
发帖
154
乐园币
386
积分
516

只看该作者 1楼 发表于: 11-18
自己顶一下,果然黑化的木暮很有感觉啊。
如果时间充裕,我脑洞灵感来,再写个续篇。

我要把木暮描写成SD的总攻!!!
[ 此帖被下弦在2019-11-18 11:11重新编辑 ]
“你 好, 井 上 桑。 中 国 话, 你 的 明 白?”
级别: 新丁小猴
发帖
41
乐园币
121
积分
59
只看该作者 2楼 发表于: 11-18
其实花花跟眼镜兄做爱那一段是眼镜兄撞到了流花二人在做好事吧?最后那里是眼镜兄的幻想还是他真的把花花绑来了?从没见过这样的眼镜兄,新鲜感大大滴,看到眼镜兄从盒子里拿出的那些东西,笑成狗。

楼主留言:

对,是撞见流花LOVE后,把自己带入到流川的角色里。
被小花的一声“流川”惊醒。
最后那段是就开放式。
看读者自己理解吧。(笑)

级别: 主力小猴
发帖
357
乐园币
1244
积分
629
只看该作者 3楼 发表于: 11-19
         哇偶,很新颖的角度,外表斯文清秀的暖心学长木暮一反常态走起了黑化路线,暗搓搓的意淫着比自己强壮的灌篮高手们,这样的设定让人眼前一亮,楼主的才思很棒,加油!希望能更多的发挥你的奇思妙想,继续让我们眼前一亮……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1 条评分 乐园币 +1
下弦 乐园币 +1 11-19 哈哈,就是突然的脑洞来了。 等我什么时候脑洞大开,继续撸。
级别: MVP小猴
发帖
986
乐园币
3528
积分
1139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11-25
这篇文真是超带感,文字里那种扭曲的挣扎还有隐秘而又露骨的专属一少年的激烈迸发的情色及爱欲……嗯~一口气看下来真是爽死了

楼主留言:

谢谢喜欢这篇脑洞文。这种病态的文章,喜欢的人很喜欢,不喜欢的人会觉得很恐怖。哈哈,大家都是重口味。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1 条评分 乐园币 +1
下弦 乐园币 +1 11-26 理解到位。
快速回复

限12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