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 392阅读
  • 8回复

[All花]请去门外等我(双世界设定)更新至第二章(2020.2.19)

楼层直达
级别: 板凳小猴
发帖
60
乐园币
175
积分
145

无法抑制般,温热的液体带着铁锈的气味不断上涌,堵塞着喉咙。

这里是室内,破败的木门被风冲撞得吱呀作响,壁炉没了焰火,整个空间丧失了一切温度,充斥着令人窒息的黑暗,墙壁整块透着恶寒,樱木正靠着它,现在,他和他们都在这个狭小的屋子里

“……”太想发出声音了,努力蠕动着唇舌,换来的只有无意义的低吟,甚至肺部稍稍用力,大口的鲜血又会不断从口腔溢出,仅仅是一次简单的呼吸,都在花费着樱木毕生的力气。

自己,或许快要死掉了。

,那位小哥,还活着吗?哈喽哈喽~”处在这个空间的另一个人在黑暗中打破了死寂,然而他的每个话语停顿处,都带着上翘的尾音,似乎可以想象到,此时他的脸上正带着笑,可是到底是怎样的人,在这种情况下还能笑得出来呢?

那人在黑暗中胡乱行走,一不注意,不知被脚下的什么绊住,踉跄了一下后,便向脚下望去,明明没有一丝光亮,他却知道阻碍他的“物体”究竟是什么,他的双眼喜爱黑暗,而随之,咒骂声也脱口而出。

靠!”狠踢了令他失去平衡的罪魁凶手,又继续抱怨,“死了都不清净。”接着泄愤般,再次踢向“他”。

这时,不知角落的谁发动了咒语,刷啦一响,幽暗的微弱蓝光便在那人的指尖蹦出,跳动起来。

“喂,够了。”这人声音和前者形成鲜明的对比,没了戏谑,也足够沉稳,不夹杂任何感情并不是说他是个冷漠的人,相反,他只是忠于将无需流露的想法藏匿在心里。

真是个怪胎,明明刚才还如此愉悦地完成着工作

就算费解于同伴多变的情绪,倒也不想再过多理会,此刻他只想确认清楚樱木的情况,他才是这次任务的关键

向着角落走去,没有同伴能适应黑暗的双眼,依靠手间微弱的光开着路,为了避免重蹈覆辙,小心避让着足下三两瘫倒的物体,脚底踩着木板地发出声响,连带起地板上粘稠且湿润的液体,跟着走路人的步伐,发出有节奏的韵律

“混……蛋……”极其微弱的声音从角落流出,但足以让他听见,那人闻便在樱木跟前停了下来。

“还活着吗?”来者在樱木面前蹲下,顺便熄灭了手中的幽蓝,一瞬间,屋子又回归到骇人的暗中。

樱木此刻因为腹部的伤无法动弹,身体似乎在刚才的攻击中快别撕成两半。疼痛让大脑无比混沌,以至于敌人此刻已经一手附上了人类最脆弱的脖颈处,他也毫无知觉。

这里没有伤口……看来刚才你的同伴帮你挡住了脖子上的致命一击啊。

“诶,我说,还有没有气啊,快收拾好吧,这里好臭,熏死我了……”同伴开始催促了,屋内各种混合的气味刺激着鼻腔,让他想尽早离开这里。

但这人依旧没有理会他,而是将视线移到樱木血肉模糊的腹部,并取掉早被鲜血浸染透了的白手套,将干净的手附上了樱木止不住血的伤口上,对于这位任务中的“目标”,动作出奇的温柔。

被触碰到伤口的樱木狠皱着眉头,而对方原本干净的右手也沾染上了暗红,在腹部留念够了,又将满是红的手附上樱木的脸颊、脖颈和破损衣料遮掩不住的胸膛上,他正在涂鸦,用赤红的颜料创作在名为樱木的画板上。

……

低声的呻吟从樱木齿间挤出,非人能忍受的疼痛让做不出任何反抗的动作,耳鸣已经持续了好一阵子,意识也在不断被抽离……

你这家伙磨磨蹭蹭的干嘛那野猴子死掉没啊催促声从未间断,但他的好伙伴似乎依旧没有理他的打算,此时,他全身心都投在面前的樱木身上。

“攻击你们的时候,我就注意到了,你有一头很美的红发。”说话者改变蹲姿为单膝着地,从樱木无力张开的双腿间前倾着自己的身体,更靠近了他,一遍又一遍抚摸他的头发,樱木耳鸣得厉害,此时耳廓旁不论什么声音,都变成蚊蝇细小的声响,哪怕离得这么近,樱木也已经无法听清对方说的话了。

“抱歉了……”最后的时刻捕捉到对方令人匪夷所思的话语。

他是在……道歉吗?可是,该道歉的是自己啊,害得无辜的同伴们……就在自己眼前,一个个都死去。

是自己的错,全部都是。

但是,大脑已经没办法思考了,终于,抽离浑身最后一丝力气,耳鸣也已消失,眼皮半耷拉着,瞳孔跟着失去了焦距,樱木花道,此刻,没有了生命,体内的温度也一点点散去。

察觉到樱木的死亡,他没有停下动作,仍自顾自说着话语,也不理会身后烦躁到开始乱砸东西的同伴。

“抱歉了,没能让你毫无痛苦地死去。”

……

在湘北大学11栋男寝内,高宫望已经收拾好了行李,打算拖着箱子离开寝室,正打算关上门时,又向靠门床上的什么人嚷嚷了起来,“嘿,花道,最近安心宅在寝室养病哈,听说最近不太平,爸爸我就不陪你,先行……”

最后的话语还没蹦出,就被为了躲避朝自己精准袭来的枕头而狠关上的门阻隔在了小小的四人间寝室房中。最后占了兄弟便宜还没被“头槌”,高宫望很是喜出望外,拖着箱子边哼着小曲儿,边朝着宿舍楼大门走去,嘴边留着的两撇滑稽小胡子也像是随着主人的高兴劲儿般跳动。

“这臭小子,你才有病。”床上那人含糊嘟囔着,他的声音似乎有些沙哑。

“下学期回来本天才一定要很揍他一顿!”艰难地撑起身体,揉了揉未打理而显得有些杂乱的头发,便踩上床前的拖鞋打算将门口无辜的枕头捡回。

这位被叫做花道的青年有着一头红发,尽管是在少有约束的大学,这种鲜艳发色也是较为稀有,一般人想要染上红发总会害怕驾驭不了,往往不敢轻易尝试,可明明拥有如此有活力的发色,此刻的他却似乎并不在状态,从门上的镜影中,能看出他耷拉着肩,眼下的黑眼圈有些深,双眼也充斥疲惫。

宿舍的地面是瓷砖,在高宫走前被拖了一遍,由于现在是夏天,虽说窗帘紧闭,但阳台的门开着,偶尔有风撩动窗帘,溜进屋子,地自然干地很快,可以说还算干净,不过当花道捡起地上的枕头,还是随手拍了拍,顺道摁了门旁的开关,熄了亮堂的灯。

尽管还是在午后二三时,但因为这间寝室在宿舍楼一楼的最边角,大量的阳光被楼房前的树树荫阻挡,当灯光散去,加上紧拉的窗帘,让这个空间一下陷入空洞的黑暗,但是樱木毫不在乎。

不知为何,最近自己总是格外疲倦,明明没做什么浪费体力的事情,却总是一个劲儿想睡眠,甚至是在至关重要的学业考察课上,这种疲惫感来得莫名其妙,就感觉是自己入睡后还有另一个人还不愿休息,继续使用自己的身体,以至于每次樱木无论睡多久,醒来的自己不仅没有苏醒后的清爽感,反倒感觉浑身酸痛,以至于自己一度怀疑自己有梦游的习惯,还叫舍友们半夜多打点自己。

实际上熟睡的樱木什么也没有发生,甚至说得上格外安静,连丝微鼾声也不曾拥有。这安静甚至可以说得上可怕,偶尔半夜起厕的同伴去樱木床边探望,不靠近甚至察觉不到樱木起伏的呼吸。

“有一次晚上睡不着,起床想抽点儿,顺道去看了眼樱木,要不是把手放在他鼻子前探了探,我都快以为他挂了呢哈哈哈哈……哎哟!”大楠的吐槽换来了全寝室的大笑,但这是有代价的,笑意还未退去,便迎来了樱木的痛击。

然而在樱木看似酣然的睡眠后,换来的却是一夜毫无印象的梦魇和一副快要散架的身体。总觉得自己似乎在梦中经历了什么,但每次醒来都没有任何记忆,这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五天前?一周前?自己已经记不清了,也曾去校医院做过检查,最后却毫无所获。

樱木倒也心大,执拗地觉得是由于被最近一场自己输掉的一场篮球比赛伤了元气,这么简单确定令自己身体怪异的“元凶”,唯一的好处就是让自己睡得更加心安理得,好在近期迎来暑期,不必再担心课程学习,在暑期工开始之前,樱木便打算全身心与床共生了。

现在,室友们都各自回了家,樱木将自己和枕头抛给了床上的凉席,也懒得盖薄被,就打算这么睡过去。看来,今天的晚饭算是可以省了,在失去意识前,樱木能想到的也只有这件事了。

已经结束这学期的期末考后,湘北大学的学子便引来期盼已久的假期,在各自完成本专业的最后一堂考试后,便马不停蹄收拾好行李,想早日离去,并享受美妙的假期。

樱木倒是无所谓,自从自己的最后的亲人在一场意外中离开自己后,他便再也没有感受过所谓的家是何物了,少时的自己曾是不良,也曾拥有过知心的朋友,但也是一场意外,使得自己的挚友消失在回家的车途中。

有时候啊,哪怕是神经大条的樱木,在少有的一次和朋友们喝得酩酊大醉时,也会想着,自己是不是上辈子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不过却依靠什么妙计逃脱,代价便是要通过这辈子的自己来弥补,夺取他身边一个又一个重要的人。而这沉重的想法也随着那次醉酒后的呕吐物,顺着河道归到海洋。

因为特殊的家庭状况,樱木也被允许放假期间可继续住在学校,并由校方承担一半住宿费,不过得暂时搬入和留校生一起的另一栋学生公寓,好在留校公寓是流动的,今年楼上的大四学生正好毕业,这栋楼也正好为留校生门提供了住所,樱木也正巧不用费力气搬离寝室。

樱木已经大三了,假期结束的新学年,也是樱木在大学的最后时间,从进入大学起,每次假期几乎都是在完成假期实践和打工中度过,自己得靠着难得的假期多存储些钱,为未来毕业后空窗期的自己留些积蓄,现在银行卡里已经存储了不少。

樱木在高中时期曾是不良,也不屑于担心自己将来的前景这些,而如今这些对于自己未来的规划,都是洋平消失前告诉自己的,那天晚上他对自己说了很多,甚至悄悄将一些事宜的纸张放入了樱木的包中,他做了很多反常的事,就像为自己的消失做着准备,然而大神经的自己没有在意,这不能怪樱木,洋平伪装的实在是太好了。

第二天,水户洋平同驾驶的汽车在不知开往何处的途中,撞破护栏跌下山崖,永远消失在樱木和同伴的面前。

这件事对樱木的打击格外巨大,已经过了整整三年,每想起这件事樱木总会露出难以言喻的表情,那一晚要是自己看出好友的端倪,是不是他就不会离自己而去,如今成功进入大学,并按部就班完成着洋平简短的计划书,或许是对曾经的好友唯一能做的救赎,樱木不愿再想这件事,在一次同自己不完整的“樱木军团”最后一次醉后释怀后,一瞬间将曾经玩世不恭的自己丢弃了。



[ 此帖被果核core在2020-02-19 23:26重新编辑 ]
级别: 板凳小猴
发帖
60
乐园币
175
积分
145
只看该作者 1楼 发表于: 02-19
这章连同上文死活不让我发出去,老说我字符超了,不得已就开了新层,我太难了……

--------------------------------------------------------------

第二天樱木被催促不断的手机铃声唤醒,是自己其中一个打算面试的兼职公司打来的电话,原本定在明天的面试被提前到了今天下午一点半,挂断电话后看了看时间,已是十一点十分,正快赶上饭点,洗漱完毕穿上平日的休闲套装,便打算先去学校食堂填下肚子,尽管最近奇怪的困意打压着自己,但自己的胃口倒没受什么影响,甚至比以往更觉得饿,加上昨日少了一顿的晚饭,饥饿感充斥着全身,可倒也奇怪,今天的疲劳感较前几日比似乎淡了些,或许自己的身体正在渐渐恢复吧。
湘北大学有两个校区,樱木的专业在新校区,虽说设备和教育环境较老校区都更胜一筹,但地理位置真的没法比,新校区处于半山腰,下山的车程若是坐校车最快也需要近三十分钟,几乎被环山隔离的新校区,周围也没什么娱乐设施,周围的区域还在扩建,离樱木今天面试的兼职地点有着些许距离。
于是乎,在周围同学目瞪口呆的注视下,樱木以人类难以达到的速度干掉了三人份的食物,将餐具放入回收区,便马不停蹄坐上校车向山下赶去,来到山下,又经过几次转车,在十二点半多到达了目的地。
樱木每次兼职的工作并不固定,但常会在离校较近的一个咖啡厅打工,和老板宫城很是熟悉,不过这次宫城要和新婚不久的妻子彩子出去度蜜月,关张几个月。这太让樱木费解了,度蜜月需要这么久吗?
“当你遇到你的人生挚爱,和她在一起多久也只会觉得是一瞬。不懂风情的臭小子!”宫城可不会乖乖接受樱木的吐槽,说什么也得灭灭这乳臭未干小毛孩的威风,当然,知道樱木的情况,宫城在临走前也好心给樱木介绍了另一家酒吧的兼职工作,虽说地理位置极其偏僻。
“哎,无所谓啦,只要工资到位,天涯海角本天才也干给你看!”
于是乎,在对于一个大学生而言格外可观的高薪诱惑下,樱木接受了这份工作,虽说这次是去面试,但多亏宫城同那的老板打了照面,只要樱木这次去交代一下自己的基本情况,应该没什么大问题。
听宫城说,他的这位友人貌似本身是个富二代,虽说当宫城提及这位公子哥的名字时,樱木花道表示自己并不认识。
他的父亲是有名的房地产大亨,开这个酒吧也不在乎盈利多少,只是过一把创业家的瘾,而这酒吧开张的时间也摇摆不定,所以对于兼职者得要求时间最好相对自由,平日的樱木不敢说,如今放假的他,可以说是随叫随到,假期的学校没有门禁真的很是方便,不过要是半夜被叫去,到达与否的变量就变成了能不能搭得上车了,但樱木管不了这么多,这个工作可比他去端什么盘子赚得的工钱高出好多倍,这么好的肥差可不能让你轻易溜走。
“这位置还真是有够偏僻的,一个酒吧干嘛开得这么难找啊!这混蛋富二代老板!”此时,樱木已经在对方给的方位绕了好几圈了,手机的定位也显示自己已经到达了目的地,这怨不得自己,毕竟对方给出店名无法用手机地图搜索到,只能大致确定那家酒店所在的街道名,尽管这条街并不大,但自己都快把周围的商店逛遍了,始终找不到名为“JUNCTION”的酒吧。
同时令樱木费解的是,这里周围并不是什么商圈,反而只是一片说不上名的住房区,楼房普遍不高,底层都是由商户组成,楼与楼之间连接在一起,使得这条街显得格外紧促。樱木望着楼房墙壁上的凹凸不平,想着一定得小心走才行,指不定什么时候那些快脱落的瓷砖会一瞬间出现在自己脚边,这还是运气比较好的情况下。
“这里真的是酒吧能运营下去的地方吗?倒闭只是时间问题吧……”要不是在路上询问了几名路人,再三确认了街道的名字,樱木真的怀疑自己来错了地方,但奇怪的是,询问的每个人都不曾知道这周围有什么酒吧,这样樱木更加费解了,难道自己真的找错了地方?
约定的时间快到了,樱木仍是一筹莫展。头上的太阳愈发毒辣,樱木走进了一条两栋楼房组成的小巷阴暗处,用刚才路上接过传单对着面颊扇了扇,企图驱赶恼人的燥热感。或许是高温度让人混沌,加上近日的状态缺失,让樱木始终没想起自己手上的手机可以联系对方,询问出更加具体的地址。
等到在阴凉处歇息了一阵子,在拿出手机查看时间的空档,樱木这才想起什么似的,埋怨着,敲打了自己的脑袋,“啧,蠢啊,我可以打电话嘛!最近真是犯糊涂。”
从通话记录查询到上午的未知号码,便拨打了过去,对方的电话拨打彩铃是最近刚出道就很火的青春派女神,晴子小姐的新单曲,樱木正听得入神,兀然滴的一声响,将还沉浸在美妙歌声的樱木拉回现实。
“喂,哪位?”声音带着些许闷顿,似乎在一个很狭小的封闭空间,不过对方的声音似乎和樱木记忆中给自己打电话的面试的那位不太相同。
“请,请问是小良,啊不,是宫城先生介绍的老板吗?”尽管是照着上午的号码直接拨打的,但还是出于礼貌询问了对方,相比曾经的自己,樱木的脾气有了很大的改善,倒是忘记自己刚刚才用不雅的称呼抱怨了对方。
“……坏了,差点忘了。”短暂的沉默后,对方又小声嘟囔起来,樱木没听清他说了什么,正打算开口询问,电话那头的人似乎又对着什么人喊着话来,同时也传到了樱木的耳边,“喂!德男,你去门口接一下新人!”虽说不想麻烦对方,但此时樱木真的怀疑自己到了同名的另一个地方,于是便在电话中询问起来。
“对了,我想确认一下,你们的店铺是在桥街附近吗?就是周围都是些住房楼,因为看起来不太像,我怕找错了地方……”
“没错,整个湘北也就我们店叫这名了,独一无二哟。”
把酒吧开在这种地方,这家伙真是嫌钱多了没地儿花,非要做这赔本买卖……
事实上,樱木没有把这话说出口,毕竟亲手断送这段美差事,樱木是干不出来的。“哈哈,那就好,那你告诉我具体位置吧,我自己来,你们之前只给了街道的名字,我在这儿绕了几圈也没找了,还以为自己来错地方了。”樱木不想麻烦他人,还是打算自己去,找到一次后,也就不必担心往后找不到上班的路了。
“哟,那还真是抱歉,害你找这么久,这阵子太忙,是我没处理好这事儿,你叫…樱木是吧,你现在先去湘北书店吧,就在街口很好找的,我们两家店是挨着的,你到了那儿,自然有人来接你,毕竟我们店一般人还真找不到啊。”
其实樱木也没有抱怨的意思,只是交代了一下自己的处境,但对方却表达了歉意,樱木对这位名叫三井的酒吧老板的印象也有所改观,他似乎能和自己和得来。
明白自己没找错地方后,樱木松了口气,向对方道道别后便挂断了电话,打算前往三井口中说的湘北书店。这里的店铺不多,所以为了不错过,樱木每经过一处店铺都会抬头看看挂匾确认一下,而湘北书店,似乎是在前一个街口的拐角,十几分钟前,自己应该曾路过那里。
向后退走了些许路程,果真瞅见了店铺,望向头上的挂匾确认地方后,便走近了些,在书店门口被上方遮雨棚笼罩的阴影下揣着兜等待起来。等待他人的时光往往是尴尬的,樱木尽量让自己站在门口边缘,让自己看起来自然一点,好在这个点出门的行人稀稀疏疏,扭头又小心翼翼向身后的玻璃窗内望去,透过余光看那书店老板正趴在店里的桌子上,那老板上了年纪,看上去也胖乎乎的,似乎正等待生意上门。
眼前的太阳太过刺眼,难以拿出手机来打发时间,这让樱木觉得很是无聊,于是又将身子向一旁侧了些许,看了看店内门口的新书广告牌,但不知是自己发出了什么声响,趴在桌上的老板忽然起身,向门口走来,察觉到店中的人有所动作,樱木本能向店中望去,便瞧见胖拙的店老板正越过书架,向自己靠近,和对方来了个尴尬的对视后,樱木迅速转过头,人也像是做了什么亏心事般,打算向书店外左侧的巷中离去,刚跨进巷子没几步,对方便打开了店门,大声询问道:“喂,那位同学,你……”
后面的话樱木没听清了,他逐渐加快了速度,跑进了小巷中,好不容易,觉得自己不会再被追上,樱木放慢脚步,停了下来,樱木双手杵着膝盖,半弯着腰,调整着呼吸。待呼吸匀称了,樱木直起了腰,思绪也紧跟着平静下来。
“诶等等,本天才又没做什么坏事,干嘛要跑啊?”向身后一望,巷外的光竟蜷缩成了一个小点,自己居然不知觉间跑了这么远。
“这…这么短时间我居然跑了这么远,不愧是本天才啊哈哈哈!”没有意识到自己与对接人约定好的见面场所越来越远,反而不自觉得夸耀起自己,不知该如何评价樱木来得好。
嘚瑟够了,便打算往回走去,两边的楼房不高,尽管阳光到达不了此处,但还是能让樱木看清回程的路,刚才跑进来的自己,几乎是闭着眼往前冲的。正打算往回走,忽然感觉到什么般,下意识向身后望去,吃惊地发现笔直的巷道中竟有一处拐角,樱木折腾了这么旧,已有些口干舌燥,咽了口唾液,经过短暂的考虑后,还是打算去看看。明明应该是笔直的巷道,怎么会有这样奇怪的拐角呢?
樱木的胆子也不算大,甚至在小学的某次夏令营,还被洋平讲的鬼故事吓哭过,害得那天夜里睡觉也缠着对方,作为罪魁祸首的好友不仅没有丝毫惬意,反而比往常更开心了。
“那个呀,其实我是估计的哟,这样花道就会害怕到离不开我了。”就算找打后别提起这个,洋平也常常会说出这话笑话自己。
突然,有些想念他了……
眼前的情况和鬼故事中场景近乎相同,似乎自己只要一转入那个拐角,便会出现格外恐怖的东西吓唬自己,但好奇心也驱使着自己,稍微犹豫了一会儿,身体还是先行一步,一踏入拐角中,出现的事物顿时让樱木一愣。
正对着自己的是一家店,店名被靓丽的霓虹点缀,闪烁的“JUNCTION”赫然出现在眼前,樱木先是愣了愣,便很快反映了过来。
“哈,原来你在这儿呀!什么嘛,不就在书店巷子里,根本不需要派人来接我呀,不过这地方是挺偏的,要不是本天才运气好,靠自己还真找不到,话说这么近,为什么接我的人这么久也没来啊,这就一条路,也不存在错过吧……”樱木为自己找到目的地而开心着,同时也在怀疑对方真的有及时叫人来接自己吗,这么热的天等人真的很令人烦躁。
“算了,先不管了,进去再说吧。”樱木不喜欢考虑太多,自语完毕,便向店内走去,这店位置怪异得很,像是整个店被镶在墙上,店户左右没有一点缝隙,似乎是玻璃材质,门板紧紧靠着两边的墙面,走进才发现这玻璃背后似乎还贴着一层黑胶,让外面的难以从外窥探其中,而硕大的带着黑胶的玻璃在正中央腾出了空间,给予整个大门,大门的材质和周围近乎相同,唯有门把手看起来像是由木头所制,门上正挂着“open”的字样,提醒着人们酒吧正在营业中,樱木将手附上把手,犹豫片刻,决定还是打开门瞧个究竟,将把手向下一压,向自己的方向拉着门,却发现这门竟纹丝不动。
“奇怪,难道这门锁了?”尝试着,又握着把手将门向前推去,咔嚓一声,这玻璃门就应声出现了缝,然而透过细微的窄细中,樱木窥看着,就是漆黑一片。
“这门怎么是向里开的啊,还以为这门锁了呢,不过这里面是没开灯吗?好黑啊……”
樱木又将门推开大半截,只听“丁玲”一阵声响,屋内也亮堂起来,樱木蹑步走进屋中,这才刚使身子处在店内,身后的门边缓缓关上,又惹得门上的铃一响,不由让樱木打了个激灵。
说也奇怪,应聘前还担心着自己的身体状况,自从到了这街上却觉得自己曾经烂成一团的身子愈发清爽,而这店似乎也有什么吸引着自己的地方,哪怕周围的一切都诡异得能让平日的自己发毛,但樱木总想去里面看看。
这店不大,甚至站在门口左右一望便可以将它关顾完毕。屋内的光线给得很足,左边三分之二的部分都是卡座,右边剩下的便是个小台,上面挂着不大的电视显示屏幕,正对着门的是调酒的吧台,还有几个高脚椅,樱木想再观望观望,但这酒吧真的太小了,没什么值得自己流连的地方。
“不会吧,这真是酒吧?也太……”
“太小了是吧,真是抱歉呐,似乎让你失望了”突然出现的声音让樱木吓了一跳,仔细一看,樱木注意到从吧台后的帘后出现了一位男士,那人留着蓝黑的寸发,下巴处有道细小疤痕,在头顶的暖色光下尤其明显。
“啊,那个…”突如其来的陌生者让樱木有些不知所措,踌躇的几秒钟,来者已经跨过吧台向自己走来。
“哟,你就是樱木花道吗,不必拘谨,我就是三井,这个酒吧的老板,走进才发现,你很高嘛!”说完又极快的速度捏了下呆愣在原地的樱木的四肢和部分身体,这吓得樱木一激灵。
“喂!你干嘛!”条件反射甩开对方,樱木又向后退了退。
“嗯嗯,身体也挺壮实,我很满意,应付那些东西应该不成问题。”三井眯着眼,对着樱木露着笑容,让樱木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不过这头发鲜艳了点儿,太红了,不好”接着又补充了一句。
“我头发什么颜色关你什么事!”樱木讨厌别人议论他的发色。
似乎是察觉到对方的不满,三井这才解释起来,“不好意思啊,樱木,这也算是对你的测试吧,基本上合格啦,等会儿给你交代一下工作详情,要是你接受,你就可以来工作了。”
莫名被不认识的男人摸了身体,让樱木直犯激灵,忽地听见自己连准备了三天的面试稿还没背出,就似乎通过了面试,倒是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虽然自己现在仍然难以口齿伶俐地将稿件一字不差顺利念出。
“你是说,我现在算是通过面试啦?”樱木试探着提出了自己疑问。
对方则是将手换在胸前,身体侧靠在一旁的卡座靠背上,“不然呢?”
“就这么简单?”
“就这么简单。”
“那你们招人没什么标准吗?比如需要什么工作竟然之类的,明明薪资很高啊。”这搞得似乎是谁都能担任一样,只是因为自己恰好有朋友认识老板才得到这难得的机会吗?轻易得到这份兼职让樱木无法一瞬间高兴起来,毕竟以自己的个性,还是希望自己是个用实力征服老板的人,而不是运气。
“标准?只要我看得顺眼就行,这是我的店,我想招谁就招谁,再说一般的酒吧经验在我这儿是行不通的。”三井将视线移向别处,又抽出交叉中的左手,将它放在下巴处做出思索的模样。
喂,不是吧,这老板这么随性的吗?樱木在一旁很是郁闷,他不喜欢捡馅饼的感觉。
“至于薪资,也还好吧,这点钱很多吗?”说完这话,又重新望向樱木。
很多啊!难道有钱家的少爷都这么的吗?
樱木平时几乎是想到什么说什么,但吸取曾经由于自己的口无遮拦被开除的教训,樱木今天,或者说现在,违背了自己的内心至少整整两次。
“不说这么多了,还是先抓紧给你交代一下工作吧,要是能接受,你今晚就可以上班了,当然这也看你自己决定,我还有很多事情呢,最近真的很忙才想起雇一般人的。”说着,三井顺势向一排的位子坐了下来。又顺手指着对方的位置,示意樱木坐下,樱木现在也懒得想太多,只要自己能得到这份工作就是好的,便也坐下了,打算聆听对方的交代。
而此刻三井又想起什么般,向门外望去,没有看见对应的人,三井不禁皱起了眉头,“对了樱木,德男呢?去哪儿了?”
“德男?那是谁?”听闻对方询问自己从没听过的人名,樱木很是疑惑
“就是来接你的那个人啊,他没告诉你他的名字吗?”樱木这才想起自己在同三井打电话时听过这个名字,不过也只限于听过。
“我没见过他,我是自己来的,可能和他错过了,正打算给你说呢。”
“什么?你说你是自己自己来的?你怎么进来的?”三井露出格外反常声音,质问的语气夹杂着不可思议,这让樱木有种做犯了错的错觉,不仅心慌了一下。
“就,我看见一个小巷子,进来发现尽头有个拐角,就看见这家店,然后我就…嘿!你干嘛!”樱木还说着话,三井却起了身,又是对他一阵乱掐,甚至当对方微凉的手碰到了自己的脖颈处,还让樱木想起了近日骇人的梦魇,使得樱木很是不适。
“奇怪,明明就是人类的身体……”三井碰完樱木,边靠回座位,细声嘟囔起来。
“喂!你这混蛋家伙又在做什么,别以为你是老板,我就不敢揍你!你这…”
“你进门的时候风铃有响吗”樱木有些恼怒了,开始提升自己音量,但并没唬住对方的样子,三井更是不客气地打断了对方。
“什么铃声,我在问你……”
“快回答我!”看似脾气好的三井猛地提升了音量,像是发出了命令般,樱木脚下的装潢华丽的瓷砖中陡然间出现数条裂痕,从这些缝隙中竟出现了植物的藤蔓,从下至上死死缠住了樱木,仅仅是蔓延到樱木的腹部,却让他觉得全身都难以动弹。熟悉的不安感再次出现
完全无法解释此刻的情况的,又不是在拍摄科幻片,普通人类是怎么让这些东西怎么出现的?难道此刻还是梦境吗?
可能是害怕伤害到对方,樱木脚下的藤条嘞的并不紧,更是没有涉及到致命的程度,但樱木清晰得感觉到的令人崩溃的窒息感是真实的,甚至不知为何,樱木居然脑海间一瞬间出现一个画面,从远处的黑暗中射出像是冰锥般的东西,直瞄自己的脖颈,下一秒顿时鲜血四溅,糟糕的古怪记忆弄得樱木不经意狠狠闭上了双眼。这动作让三井以为自己把对方吓到了,或许是真的过火了。
意识到自己的行为不妥的三井,也深呼一口气,企图平息自己的焦躁。
“我很抱歉,樱木,我不是故意的,但也请原谅我暂时还不能放开你,或许作为普通人别这样对待你会十分吃惊甚至失礼,但听到你独自一人就找到并进入这里的时候,我真的很吃惊……”
“响,响了”似乎过了好久,又似乎挂壁上时钟的秒针只是稍微一动,樱木才从口中艰难地挤出了这两个字。
渐渐感觉到缠在自己脚上的藤条似乎放松了些,但它们依旧停留在自己的腿部。
“哎。”三井不由叹了口气,迫使自己冷静处理眼前的状况。
“樱木花道,你到底是什么人?”这话着实把樱木搞糊涂了,一个能从地上搞出稀奇古怪藤条的“非人类”有什么资格问自己这个问题,再者,自己也就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大学生罢了。
“毕竟,在这个世界,”对方在短暂停顿后,接着说道:“活人是无论如何也进不了这里的……”
[ 此帖被果核core在2020-02-23 14:19重新编辑 ]
级别: 新丁小猴
发帖
25
乐园币
257
积分
31
只看该作者 2楼 发表于: 02-21
wow~ ~

楼主留言:

( ˘ ³˘)♡

love 花花。
级别: 主力小猴
发帖
202
乐园币
988
积分
364
只看该作者 3楼 发表于: 02-21
哇偶,居然是新文,支持支持,热烈支持。期待楼主更新

楼主留言:

好的姐妹!我会加油更!❤️

级别: 板凳小猴
发帖
117
乐园币
330
积分
192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02-22
欧耶!是新文!楼主加油!花花是不是要见到洋平啦

楼主留言:

快了快了~洋平会在另一个世界与花相遇的( ͡° ͜ʖ ͡°)✧

级别: MVP小猴
发帖
1048
乐园币
3703
积分
1207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02-22
好带感,是恐怖世界的闯关设定吗?总觉得接下来洋爹快要出现了,应该也在这个世界吧

楼主留言:

哈哈,差不多,不过可不能轻易就让他们相遇( ̄y▽ ̄)~*

级别: 主力小猴
发帖
202
乐园币
988
积分
364
只看该作者 6楼 发表于: 02-25
日常催更,小攻们都赶快亮相吧
级别: 新丁小猴
发帖
1
乐园币
5
积分
3
只看该作者 7楼 发表于: 03-23
太好看了!期待流川的出现~~
级别: 主力小猴
发帖
202
乐园币
988
积分
364
只看该作者 8楼 发表于: 03-26
楼主怎么还不来更新啊?我都望眼欲穿了,别忘了您还有篇all花文呢
快速回复

限12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