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 197阅读
  • 2回复

[其他]迟来的生贺文—小雨岁月

楼层直达
级别: 板凳小猴
发帖
82
乐园币
231
积分
265
神奈川已经连续下了一个星期的小雨,天空都变得昏昏暗暗的。虽然正值万物复苏的春季,咋眼一看,大地却一副死气沉沉的样子,宽广的路上就只有一两个人撑着雨伞走在路上。唯有土地里的小种子欢快地嚷着,默默地吸取着水分,等待着破土而出的那天迎接阳光与空气的洗礼。

闲来无事正是午觉好睡时,走在外面湿淋淋的水泥地一不小心就容易滑倒,虽然孩子们都很想出去玩耍,在难得的假期里面想要释放自己,与同伴到田里挖蚯蚓,掘红薯,也被家长勒令乖乖待在自个家里,哪儿也不许去,空闲的大人们都选择回房间睡觉,而小孩子们也只好打开屋里老旧的电视,搬着小板凳守在前面看着儿童节目。

只有八岁的樱木花道也像其他孩子一样搬着小板凳坐在屋里,但却不是为了看电视,他可没有其他小孩子那么幸运,即使是大晴天也不能随意出去,不是他不想跟同村里的洋平、野间他们玩,而是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因为家里并没有多余的闲钱,为了节省电费,即使天孔不清明,他家也从来不在白天亮着灯。

吃过父亲为他做的午饭便当,花道便擦干净了小桌子把它和小板凳搬到了家里最明亮的地方——家门口。再把电视机旁的两大袋塑料配件抱过去门口。白天家里并没有大人,唯一的父亲早在七点便做好便当走出了家门往码头方向赶去,花道的父亲是一名码头搬运工,既没有文化也没有认识什么人,所以托不了关系找轻松好干活的工作,也只好干一些体力活。因为年纪大了,搬货的速度也赶不上其他年轻小伙子,所以得到的工钱也少,但是一想到每次他回家开门时总会见到花道跑来迎接他,并且绽放出一个大大的笑容,眼睛都眯成一条直线,糯糯的喊:爸爸回来啦!他便咬咬牙顶上。每天早出晚归,挣到的钱也仅够父子俩三餐温饱。由于长期背着沉重的沙包使得背梁弯驼了,即使坐着腰也很难伸直。

由于长期以来家里没有钱买肉吃,小花道的营养自然跟不上,身材跟其他同龄人来说较为瘦弱,手臂也不粗壮的花道抱着一袋塑胶花也显得吃力,跌跌撞撞的往门口方向走。
拉开大的透明塑料袋便拿着一些塑胶配件放桌上,一屁股坐上小板凳,左手拿起一片塑料叶子,右手拿着胶水往叶子底端蘸,然后放下胶水拿起带着小红花的茎粘在一起,一根花茎上要粘4片叶子,然后把半成品放在桌子一旁等待晾干,又开始弄下一朵花。胶水干透了的花茎便用一根棕色的小胶枝条底塞在一起,三朵花套一根枝条,这样做完一枝完整的花枝便能拿三毛的工钱。这功夫看似简单易做,但是做久了手上总会沾满叶片上的胶水,等时间旧了变干之后又会变得硬硬的,像长了疙瘩一样。右手把花塞进枝条里又得用不小的力气,几个小时下来手都搓得红红的。虽然花道年纪小,手脚却很灵活,一看就知道经常干这些活儿,一个下午可以弄完5、60枝。

小手快速地装插着塑料小红花,两只小短腿也交叉着前后摇晃,嘴里轻声哼着时常听着隔壁大爷家收音机播放的江南小曲—茉莉花,只不过主角却改成了手中红艳艳的塑胶小红花。好一朵美丽的小红花~好一朵美丽的小红花~芬芳美丽满枝丫~又香又红人人夸(嘻,像我)。

到了下午五点半,天已经变得昏暗起来了,花道站起来伸了一下懒腰,放下手中的花枝,再一揉有些发红的手,将弄好的塑胶花整齐的放进了一个新的大袋子里,然后赶紧收拾收拾准备吃晚饭。

晚饭是也父亲早上起来弄的三个御饭团。洁白的饭揉捏成三角形,表面撒上了一些碎海苔,底部用一张小海苔包裹住,花道通常会喜欢再粘上一下白芝麻吃,左右手各拿一个御饭团咬着吃,丝毫不怕吃得太急而呛到,只怕御饭团的香味把隔壁大婶家的小黑狗流川引过来。流川是一只即将要成年的小黑狗,身子细长、四肢却特别短小,全身上下都是黑色的,毛发油得发亮,跟其他家养的狗不一样,就算主人回来了也不会显得特别热情,也就随便摇晃几下尾巴,把刚伸出去的头缩回去继续躺着,感受狗生百态。但每次花道吃饭的时候,它总会循着食物的香气跑到樱木家,眼睛死死的盯着花道,希望能博得关注,妄想着能从花道手中分一杯羹。
每次花道嘴上都会骂骂咧咧的喊着:贱狗,就知道吃,不给你!但每次都不超过2分钟,手却不听使唤地掰下一半的饭团朝流川的方向扔去,流川狗会一把咬住饭团,就地趴下来吃,吃完还用舌头疯狂舔着狗嘴巴,似乎还在回味着刚刚的美食。

这次花道为了躲避那只臭狗的追踪,聪明地关起来了门防止香味飘到外面,然后三下五除二把饭团快速吃完,虽然这样很糟蹋粮食,没有仔细地品尝饭团里面的馅料,但是绝对不能让那只狗再次得逞。这次居然有老爸特制的炸鸡块!等到吃完把油乎乎的手往裤子后面随便擦了几下才开了大门,果不其然,过了十秒门前便出现出一个黑色的身影,是他,是那个象征着孤傲的纯情小黑狗。
‘没啦!手里有些油倒是可以给你舔一舔’花道像是干了坏事又得逞了的样子,随即展开双手在流川面前晃一晃,打算接受舔狗的跪舔。
流川狗眼看着信仰的崩塌,有点接受不了这个事实,狗头瞬间停滞,目光也随之呆滞了几秒,然后立马反应过来,龇牙咧嘴地向着花道低声后吼着。‘呵——呵——!’

花道头也不回往屋里走,洗洗手准备下一轮的手工活。晚上要做的是把糖冬瓜放进袋子里密封好,每五十个放进一个袋子里。
首先要做好准备工作——拿起一个大竹筛子放到客厅里的长凳子上,竹筛上满是带着白霜的青绿色糖冬瓜,糖粉都沾满了一块块的冬瓜,是刚做好软硬度适中的糖冬瓜,不会因为放太久而全部发白和变得极硬,村里的小孩子都爱吃花道家做的糖冬瓜,也适合送礼。再拿出一沓透明印着‘囍’的塑胶膜袋,然后再取出火柴划拉一声点燃油灯后放在一旁。
现在要做的就是数数,1、2、3、4、5、6、7、8、9、10
1、2、3、4、5、6、7、8、9、10
1、2、3、4、5、6、7、8、9、10
1、2、3、4、5、6、7、8、9、10
1、2、3、4、5、6、7、8、9、10
没办法,花道现在还不擅长10以上的数字,每一组数十个,一袋放五组刚好五十个,然后拿一把铁尺子将塑料袋口卷一圈,再用油灯顺着尺子来回烫一次,再松开尺子检查有没有完全密封好了。

要抓紧时间把前几天晒好的糖冬瓜都装好,现在每天下雨湿气那么重,糖冬瓜会受潮的,封装好就能拜托洋平他爸爸拿去集市上卖,看能不能赚到个把月饭钱。
等一袋一袋糖冬瓜都包好了整整齐齐的放桌子上,花道便把竹筛里还剩20余个糖冬瓜放进去一个红色干净的塑料袋绑好,准备明天带给野间、高宫这群爱吃鬼,但立马又解开塑料袋拿起一个往嘴里丢,又系上了袋子,刚才包的时候自己可是一直忍着偷吃的欲望,一个也没吃呢,怎么能亏待了自己呢!

“梆——梆——”外面传来了拍门的声音,‘花道快开门,我回来了。’
是父亲的声音!花道高兴地瞬间奔向大门,把门栓拔下来,准备迎接他的亲亲老爸。
门一打开,花道便扑进父亲的怀里。父亲的右手轻轻地覆盖上他的小红头,轻轻地摩擦着头发,然后一把抱起了花道往屋里走去。
花道被放下来时看到父亲左手拿着个什么,然后又放在了桌子上。
只见白色稍透明的塑料袋装着一个锡纸碗,解开袋子一瞧原来里面是一个丑丑的小蛋糕。
这是花道父亲早上出门买的两块钱小发糕,晚上去亲戚开的面包店死皮赖脸讨来一些奶油涂上,再装饰上季节盛产的几瓣橘子肉。
花道抬起头迷惑地看着父亲,似乎还想不起来今天是什么日子。
‘忘记了吗?今天是你生日呀,生日快乐!我的小花道。’父亲温和而慈祥地笑着祝福花道。
花道就一直咧开大大的嘴巴笑着,感到又惊又喜,傻乎乎地看着父亲往蛋糕上插上一支小蜡烛后点燃。‘许愿吧,我的孩子。’
双手合上,紧闭着眼睛,对着烛光小声地许下自己的心愿——
(我也不知道花道许的是什么愿望)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1 条评分 积分 +10
samurai 积分 +10 04-03 贺文大赞!
级别: 辣手护花
发帖
2057
乐园币
104999471
积分
23462

只看该作者 1楼 发表于: 04-03
小花道太可爱啦啦啦!好想把他搂在怀里抱抱亲一口!理解爸爸为什么这么拼命,这么可爱的儿子你会不想养嘛!
黑狗流川真的是点睛…我觉得好适合他2333
爱浪军团参上
级别: 板凳小猴
发帖
79
乐园币
340
积分
112
只看该作者 2楼 发表于: 04-06
花道就像他的发色一样无比明媚
我想要的轰轰烈烈到头来是平淡,我想要的你成为别人的那个谁
快速回复

限12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