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 455阅读
  • 15回复

[流花]【2020花道生日征文】【伪骨科】【毒药】(6月2号9楼更新

楼层直达
级别: 主力小猴
发帖
24
乐园币
1252
积分
461
第一章
“本港最新消息,传奇港商流川龙介于4.22日下午五点钟在医院宣布脑死亡,长子流川枫和养子流川花道六点十分一前一后现身医院,全程无交流,疑似证实兄弟不和传言,如无意外,流川家族即将上演一出分家戏码。”

“回来了?我还以为你已经忘了自己姓什么”流川枫居高临下的看着花道,右手紧紧箍着花道的手腕,像要把他从椅子上扯起来。
“我回来参加父亲的葬礼,结束之后我就回美国”
“回美国?”流川冷笑,猛然低下头凑近他的脸,一字一句“你哪儿都别想去”。他又重复了一遍“哪儿都别想。”
花道皱眉“你讲讲道理,我不可能和你在一起”
“讲道理?”流川像是听到了什么很好笑的事情“你只有两个选择,心甘情愿和我在一起,或者我一辈子把你关起来”
他没有受到过流川这样的对待,脸上的神情有点无措。
记忆里的哥哥虽然也经常面无表情,但不会让他感到害怕。现在这个浑身散发寒意的流川,不是他熟悉的哥哥。
流川看了一眼花道抵触的神情,也知道这样的对话是徒劳,不过没关系,上次心软让他跑了,这次既然回来了,流川就绝不会再放他走。

葬礼当天,整个流川大厦被媒体围得水泄不通。花道寻了个流川被媒体缠住的时候,对紧跟在他身后的一群保镖说要上厕所。他进了厕所后快速用手机发了条消息,不到30秒就收到了回信:
“我到了,车牌6033”
守在厕所门口的保镖看他这么久没出来,于是试探着喊了一声“小少爷”
“马上马上,催什么”他一边回答,一边探头看了看窗外,果然看见路边停着一辆破破烂烂的大众,在一众豪车里可谓相当不起眼。
他咬了咬牙,从窗户翻了出去。

“去机场” 他系好安全带刚想抬头问怎么还不走,一块布忽然蒙住他的口鼻,失去意识的那瞬间他只来得及想“操,又没斗过死狐狸”

再次醒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躺在一张雕花大床上,身上已经被换上了柔软的丝质睡袍,一只手被铐在了床头。显然是怕他挣扎时受伤,手铐里里外外用布裹了一圈。房间很大,但是所有的窗户都被遮光床帘挡的严严实实,只有床头的一盏小灯亮着暖光。屋子的四周非常安静,他猜这里又是流川在郊区的哪套别墅。
门锁“咔哒”一声,是流川。他还穿着葬礼上的黑西装,领带有些乱了,神情看起来有点疲惫。
流川走到床头倒了一杯水递给他。
他没接。沉默的看着流川。
流川举着杯子等了一会儿,忽然失去了耐心“既然不喝,那就开始吧”
他把杯子随手一扔,开始解袖扣。
“干什么”
“干你”流川飞快的脱掉身上的最后一件衣服,跨上床压住他。
花道一只手被铐着,只能用剩下的那只手去推他。流川轻而易举地抓住他的手压在床上,低下头粗鲁地亲他。
这个吻毫无章法,几乎只是在撕咬。
流川不知道自己忍了多久,从花道去美国开始,那种暴躁的情绪就一点一点在他身体里积聚。他一声不响的把所有的情绪都压下,让自己像个正常人一样。
直到今天终于尽数爆发。
流川几乎是发泄一样的咬着花道,嘴里的铁锈味没能让他停下,反而让他的情欲燃烧了起来。
花道的睡袍已经被他推到了腰上,下身除了内裤不着寸缕。他几乎是粗暴的扯下了内裤。一只手挤了润滑剂就开始给他做扩张。
那里从未被开发过,现在一下子进了两根手指,花道痛的吸气,呜呜的叫着不要。
流川只觉得心脏像被一只手狠狠地捏住,叫他喘不过气来。明明他才是这一切的主导者,此刻却又难受的像个受害者一样。
他在花道身上暴虐的动作着,好像只有这样才能让难受减轻一些。
几次冲撞之后,花道痛的再次失去了意识。

第二章
花道做了个梦,梦里回到了小时候。
那天下午天气很好,花道蹲在角落里,一边擦他手里的篮球,一边奶声奶气的嘟囔:“什么嘛,明明就是他先骂我我才动手的,打不过我还敢告状!”
篮球是他从路边捡回来的,他喜欢得不得了。但是福利院的小胖子骂他是脏小孩,还说没人会和脏小孩玩。于是他就把小胖子揍了一顿。
院长过来叫他的时候他心里还憋着气,走的不情不愿的。可是当他看见站在那里的小少年时,他就什么都忘了。
花道从来没见过长得那么好看的人,他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只觉得眼前的人就像电视上展览的瓷器一样好看。
站在旁边的漂亮阿姨低头问“小枫是想让他陪你吗”
叫“小枫”的少年仿佛觉得有点难为情,皱着眉点了点头。

在福利院长大的孩子都知道这种场面意味着什么。果然,院长蹲下来摸了摸花道的头,对他说“高兴吗?以后我们花道就有新的家人了,快去打个招呼吧”

花道小时候长得慢,个子是从上了初中后才开始猛蹿的,他看流川比他高了不少,于是凑过去拉着流川的袖子乖乖的叫哥哥,叫完之后又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露出一口白亮的牙齿。
这声哥哥叫的流川心都跟着颤了颤。
于是接下来的日子里,老宅的佣人们都知道不苟言笑的大少爷多了个跟屁虫一样的弟弟,而从前不爱说话的大少爷现在最喜欢做的事就是哄着花道叫他哥哥。

“叫哥哥,这个给你”流川拿着巧克力看他。
家里没有人吃巧克力,这是流川为了哄他专门差人从德国买的,一盒里面就四块,雕成小动物的样子。
花道拉着流川的衣角,眼巴巴的看着巧克力,显然很想要,但偏偏又不开口说话。自从那天把花道带回家后,他就没再开口叫过哥哥,拿什么哄他都不管用,要不是那天在福利院听他叫了一声哥哥,流川几乎要以为自己带回来的是个小哑巴了。
又等了半天,流川手都举酸了,刚想放弃,就听见小哑巴把脸埋进他衣服里,靠在他胸前闷闷的叫了声哥哥。
流川被这声哥哥震得忘了说话,半响赶紧把巧克力给他,蹲下来看着花道“再叫一遍”
“哥哥”花道拆了巧克力咬了一口,不清不楚的叫了一声。
流川看他吃的认真,忍不住捏了捏他的脸,看他皱了皱眉又觉得可爱的不行,凑过去在他脸上咬了一口。咬完连自己也吓了一跳。

第三章
自从开口叫了哥哥,花道就变成流川的小跟屁虫了。晚上要和哥哥一起睡觉,不然睡不着。白天哥哥去上学也要巴巴的送到门口,末了还要叮嘱一句下课快点回来。
流川原先下了课有时还留在学校打会儿篮球,现在但凡他放学之后想干点什么,眼前就会浮现花道可怜兮兮的样子,顿时百炼钢也化为绕指柔,收拾东西就赶紧回家了。

最近流川给花道请了个钢琴老师,一是想让他在家时不会太无聊,二也是打算让他在上学之前学点东西。花道学的很认真,短短的指头努力去敲琴键,连钢琴老师都忍不住夸了他好几次。
“老师今天就学到这里吧,五点十分到了,我要去等哥哥了”花道说完还给老师鞠了个躬才跑到窗台上趴着。哥哥五点下课,如果下了课马上回家的话,汽车从学校开到家里只要十五分钟,所以他每天五点十分就在这里等哥哥。
果然,五点十五刚过,大门就缓缓打开,花道在楼上看见车子驶进来,跳下窗台撒了腿就往楼下跑。
流川一走进门就看到个红色的影子扑过来,下意识的赶紧伸手接住他。
他一边抱着花道往里走,一边板着脸假装很凶的问他“今天有没有好好学钢琴”
花道根本不怕他板着脸,两只手圈着他的脖子高兴地说“有,花道今天很乖”,想了想又说“哥哥也很乖,今天回家没有迟到”。
流川听他说没有迟到四个字,差点笑出来,但脸上还板着,只在心里想:这大概就是甜蜜的负担吧。

第二天一早流川照例六点就醒了,虽然很困,但这是从小养成的习惯。不管是不是休息日,流川夫妇都要求他六点必须起床。
流川看埋在自己胸前的花道睡得正熟,不时还砸吧砸吧嘴,顿时心里软的要命。
他蹑手蹑脚的关上房门,吩咐叫早的下人以后不必太早叫小少爷起床。又下楼到厨房转了一圈,提醒厨师今天给小少爷做个蛋糕。
那家伙昨晚睡前就嚷嚷着要吃,折腾的他一晚上都不安分,好不容易把他哄睡了,自己却翻来覆去都睡不着了。
想了想一切都安排妥当了才出了门。
流川夫妇起初收养这个孩子只是为了让流川有个伴,他们俩常年不在家,偌大的宅子里只有流川一个人。佣人虽多,但终究没办法给他家人陪伴的感觉,于是便想着找个弟弟或者哥哥陪着他。二来还有另一层考量,流川长大势必是要接手流川集团的,身边少不得要有个懂事的为他打点上下。与其以后花钱从外面请,倒不如从小收养一个对流川家族死心塌地的,以后也好控制。
可惜流川不这么想,他是真的把花道捧在心尖尖上宠着,就差没给他摘星星摘月亮了。大户人家的佣人哪有不机灵的,看大少爷对这个收养的弟弟是真上了心,哪还有敢有半点怠慢,甚至伺候起小少爷比伺候大少爷还用心。

第四章
跨了个年就是元旦了。流川和花道今天都放假在家。说来花道也上了好几年学了,还是没养成早起的习惯,一到假日准要睡到中午。流川这会儿正坐在沙发上拆盒子。看见花道刚睡醒下楼就呵斥他“又不穿拖鞋,你是不是存心给我找罪受”
花道也不怕他,笑嘻嘻的就说“我着凉了我难受,你受什么罪”
流川走到玄关处拿了拖鞋给他穿上“没良心的小兔崽子,你哪次生病不是我鞍前马后地伺候你”
“哥哥最好”说完又给了个大大的笑脸。
“今天是什么日子,怎么买了这么多东西”花道看见盒子一个又一个的往家里送,不一会儿就堆满了客厅。
“你不知道?”流川斜睨他一眼,又觉得不解气,伸手在他腰上掐了一把“没良心”
花道只好告饶“错了我错了,是哥哥的生日,我怎么可能不记得,刚刚瞎说着玩呢”
“礼物呢”流川伸手
“不是你说的吗,你的就是我的,你看这些礼物,到头来还不是都给了我,转来转去的有什么意思”花道腆着脸看他。
“歪理一堆。”倒也看不出责怪的意思。

流川又记起花道刚来家里的那一年。也是刚跨完年的早上,花道看着一屋子的礼物惊讶的嘴都合不上了。在听见这些都是别人送给哥哥的礼物之后眼睛都红了,眼看着泪珠子就要掉下来。
流川最看不得他哭,上去抱起他圈在怀里就赶紧哄。按说他是冷心冷情的一个人,父母常年不在身边流川也不想他们,平常在学校看见女孩子哭哭啼啼他只觉得烦,从来没有这种心疼的感受。
他尽量放轻了声音问“怎么了,跟哥哥说说”
花道抽抽噎噎好一会儿才开口,又断断续续话都说不好,流川听了好一会儿才听明白。原来是他不知道今天是流川生日,也没有东西可以送给哥哥,怕哥哥不高兴不要他了。
说完又挣扎着从他怀里下来,跑进屋拿出了一个破破烂烂的篮球,说“这个给哥哥,我只有这个”
流川听完心里又酸又软,恨不得把全天下的东西都捧到他面前,过了好半天才说“以后哥哥的东西都是你的”

“晚上的长寿面我做吧?”花道在沙发上正经坐了没一会儿,就又没骨头似的往他哥身上倒。
“你?”流川上上下下打量了他一会儿“你这个娇生惯养的样子,你会做什么”
“我让刘姨教我,反正你要吃完”说完就趿着拖鞋去了厨房。
到了晚饭时候,流川抱着双臂斜倚在厨房门口看他“你这一碗面从下午做到现在了,到底什么时候能做好”
“快了快了,你上餐厅坐着等”花道头都不回。
“不行就让刘姨做,一会儿再把手弄伤了”
“别啰嗦了,你一说话我紧张,一会儿真切着手了”
流川只好回餐厅里等。
五分钟后,两人坐在餐桌边上:
“这就是你忙活一下午的结果?”流川看着碗里团成一坨的面条,用筷子一拨还能看见蛋壳。
“算了,不用吃我也知道不好吃”花道看起来有点失落,准备把那碗面端去倒了。
流川拍掉他的手“做都做了,吃吧”,说着拿起筷子开始吃,倒也没再嫌弃,安安静静的把面吃完了。
吃完一转头,看见花道坐在旁边又红了眼睛,一眨眼还滴下两滴眼泪。
一瞬间那种心疼的感觉又漫上来,流川叹了口气,伸手用拇指抹掉他的眼泪“都这么大人了怎么还这么爱哭。”

一月份正是冷的时候,两人睡觉又不喜欢开暖气,嫌干燥。
流川这会儿正靠在床上看书,花道从洗手间刷完牙出来,哆哆嗦嗦的就往床上跑。流川看他出来了就把书收起来,掀开被子等他进来。
花道一把扑到床上,又把手脚都缠到他哥身上,才舒服的喟叹一声。
流川躺下来,侧过身环住他,一下一下地抚摸他的背,像在给小动物顺毛。
这是小时候养成的习惯。刚把花道领回家的时候,小孩子对新环境没什么安全感。一到晚上他就揪着流川胸前的衣服,小声的说“哥哥我睡不着。”
流川就给他顺毛,哄他“乖,哥哥顺毛就睡着了”
现在虽然长大了,但这个习惯一直没改掉。
流川顺着毛,忽然问他“花道想不想一直和哥哥在一起”。
他往流川怀里蹭了蹭,没心没肺的笑“哥哥天天给我顺毛,我就永远和哥哥在一起”
流川得到这样的回答,觉得心下稍稍熨帖,又有点莫名自己忽然问了一个这样的问题。刚刚那一瞬间他几乎没有思考就脱口而出,问完了连自己也觉得奇怪。

第五章
“哥,我要迟到了,你快点。”
流川一手拿着他的书包,另一只手拿着他的外套,肩上还背着自己的书包。再看看那个坐在车里什么都不拿的白痴,不知道他怎么有脸让自己快点。
司机一路紧赶慢赶,总算在上课铃响的前五分钟把车稳稳地停在了校门口。花道拽起书包就往学校跑,流川从车里探出头来,喊他“慢点儿宝贝儿,小心摔着”
花道一路狂奔进教学楼,刚停下来撑着膝盖喘口气,后面就传来声音。
“哟,这不是流川家的小少爷嘛”
花道刚回头就被三颗五颜六色的头吓到了。嚯,这是哪来的杀马特,非得把自己整成理发店门口旋转的霓虹灯。他又盯着这三颗头看了一会儿,才认出这是隔壁班的几个小混混。
花道和这几个人没什么交集,唯一一次说话是这三人在楼道里把一个男生围在角落里,他顺手拦了一把。
“怎么,找本天才有事?”他实在不想大清早动手,但看这三人一副找茬的样子,这一架大概是免不了了。
他在心里给霓虹灯们编了个号,盘算着一会儿动起手来先盯着一号打。
“哪能啊,欺负了你转头该跟哥哥告状了”霓虹灯二号阴阳怪气,说完几个人倒真的绕过他上楼了,只是嘴里还不干不净,
“哥哥,人家害怕”
“别怕小宝贝儿,哥哥保护你”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花道听见楼道里回响的笑声,气得一拳砸在了墙上。这比打一架憋屈多了。

洋平看花道从进了教室开始就趴在桌上,这会儿拿手肘碰了碰他“你不舒服?”
“别碰我,烦着呢”花道把脸转向另一边,说完又觉得自己语气不太好,于是把脸转回来补了一句“我早晚把隔壁班那三盏霓虹灯狠狠揍一顿”
洋平一头雾水,不知道花道为什么忽然和霓虹灯过不去,也不知道隔壁班什么时候多了三盏霓虹灯,不过等他下课出去上厕所时就明白了。
这头发,真打眼啊……

等课又上了大半节,他看花道睡醒了,于是小声问他“隔壁的霓虹灯怎么招你了”
花道犹豫了一会儿问他“你有哥哥么”
“没”洋平回答。
“那你有姐姐弟弟妹妹么,随便一个都行”花道说
洋平想了一会儿“有个弟弟,不过不是亲的”
“你弟会经常粘着你么”
“…不吧,我跟我弟就差一岁,这个年纪的小孩谁还粘着哥哥”
“……”
洋平感觉花道跟他说完话更郁闷了,但又摸不清他到底怎么回事,只好试探着问他“跟你哥有关?”
花道含含糊糊的应了一声,不再说话了。
洋平也不知道怎么劝他,只好问他 “快下课了,打球去吧?”
花道心不在焉的应了一声。
烦躁。
特别烦躁。
那几个人他根本不放在眼里,但凡他们换个玩笑开,他早动手了。但今天不一样,那一瞬间他有种被戳破心事的感觉,心里乱糟糟的,又慌乱又羞愤,竟然不知道该做出什么反应。甚至在羞愧慌乱后,他心里浮现的念头仍旧是“要是哥哥在就好了”。
他从刚记事不久就和流川生活在一起,每天除了在学校,剩下的时间几乎和流川形影不离。流川会在他生病的时候比他还着急,会在他生气的时候哄他,对其他人冷冰冰却把所有的好脾气都留给他。他经常心直口快,做事不过脑子,是因为他知道流川总是为他考虑好了一切,就算不小心闯了祸,流川嘴上说他几句,但最后还是会帮他解决。
他的安全感都来自于流川。
他全心全意地依赖着流川。
但这种可以一直依赖流川的想法现在被动摇了。他被嘲笑是只靠哥哥保护的小孩,连洋平也说这个年纪不应该再粘着哥哥。
为什么我会习惯性的依赖流川?难道真的是我不正常?
“花道你发什么呆!快接球”赤木一声大吼把他从神游中拽回来。
球已经被一个黄毛截走了,他甩了甩脑袋,把那些乱七八糟的念头压下去,开始认真起来。
对方带球的速度并不快,看样子不准备直接把球带到篮框下。他瞟了一眼,看到了一边盯着球一边往篮框下冲的5号,瞬间领会他们是想传球。黄毛把球传出来的一瞬间,他猛地加速,在半空中截走了这个球。
“漂亮”三井吼了一声“传球”
几乎是声音落下的同时,他把球传了出去。三井带着球后退几步,压着三分线利落地起跳。
球进了。
“牛逼!”三井冲上来用肩膀撞了他一下。
进了这个球后场上比分又拉到15:17,场上气氛是热起来了,接下来的几个球也都配合的不错,但对方毕竟是高年级的学长,体型和经验上的差距摆在那儿,不是靠一时的热情高涨能战胜的。
上半场结束他们只拿到22分。
下半场对方盯得更紧了,宫城拿到球之后想传球,无奈对方的手就在他眼前,他没有别的选择,只好当机立断选择投球。
这球投得太勉强,球砸中篮框弹了出来。还没等球往下落,花道和黄毛已经同时起跳了。
我操,这小子鞋底装了弹簧吧。
黄毛还没在低年级学弟身上吃过这么大亏。明明这个红毛小子还没他高,但起跳后却比他高出一截,在空中滞留的时间也比他长。
真是日了狗了。他有种被羞辱了的感觉。
两人下落时黄毛稍稍抬高了手肘。
花道拿到球后还没来得及高兴,先是眼前一黑,紧接着就感觉到眼眶又酸又疼。
“艹,你他妈干什么”洋平冲上来就推了黄毛一肩膀。
洋平看花道还捂着眼睛,只好先放下黄毛去看他伤的怎么样。
球打到这个份上,无论如何也进行不下去了。一群人都憋着气,再接着打恐怕就要动手了。

-------------------------------------------------------------------------------
问了管理员小姐姐,说是中长篇征文可以先发一部分出来,后面的慢慢更新,所以先把写完的部分放出来啦。
灵感来源


[ 此帖被大鹅在2020-06-02 01:58重新编辑 ]
级别: 板凳小猴
发帖
82
乐园币
231
积分
265
只看该作者 1楼 发表于: 05-26
看的第一句,让我联想到赌王...

楼主留言:

紧跟时事

级别: 板凳小猴
发帖
86
乐园币
340
积分
151

只看该作者 2楼 发表于: 05-26
楼主大大实在太高产,我又来捧场了,这种兄弟禁忌恋什么的真是太萌了

楼主留言:

阶段性高产。感谢捧场!

级别: 金刚
发帖
71
乐园币
1021
积分
28589
只看该作者 3楼 发表于: 05-27
楼主的两篇贺文都好喜欢啊
好奇小时候这么亲热的两人怎么决裂的,期待后文~~ 加油加油~

楼主留言:

感谢喜欢~会继续加油的~

级别: MVP小猴
发帖
387
乐园币
1395
积分
977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05-28
看到第一句想到了本港台……

楼主留言:

噫,本港台是香港电视台嘛

级别: 板凳小猴
发帖
85
乐园币
390
积分
124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05-29
要关注大大!!太厉害儿 谷科樱花太香了 等太太的新坑

楼主留言:

感谢支持~会慢慢更新的~可以先看看其他几篇文~

我想要的轰轰烈烈到头来是平淡,我想要的你成为别人的那个谁
级别: 论坛版主
发帖
355
乐园币
47457
积分
1921

只看该作者 6楼 发表于: 05-29
攒着中长篇看
骨科好棒~~~
小时候的相处可爱
流川把小花抓住的开头也很精采

楼主留言:

点击就看绝美兄弟情,手铐play, 霸道总裁爱上我,强制爱等狗血元素应有尽有

级别: 板凳小猴
发帖
85
乐园币
390
积分
124
只看该作者 7楼 发表于: 05-30
好的!!大大加油!!继续支持你!
我想要的轰轰烈烈到头来是平淡,我想要的你成为别人的那个谁
级别: 新丁小猴
发帖
45
乐园币
81
积分
98
只看该作者 8楼 发表于: 05-31
哇哦,期待更新,小时候的花花软萌的好可爱,喜欢鬼畜的狐狸,嘿嘿~

楼主留言:

来了来了,更新了

级别: 主力小猴
发帖
24
乐园币
1252
积分
461
只看该作者 9楼 发表于: 06-02
第六章:

花道进门的时候流川正坐在沙发上打电话“…嗯,人不要太多,我打勾的那几个请柬你亲自去送,还有…”
流川听到声响后抬头看向玄关,毫无意外一眼就看到了花道脸上的伤。
他腾地一下站起来就往玄关走,没讲完的电话掉在沙发上。
“怎么伤的?又打架了?疼不疼?上药没有?”
“…嗯…不疼”花道含含糊糊的应了一声,有点不自然的偏了偏脸,正好躲过流川伸过来的手“没打架,打篮球不小心碰的,上校医院看过了,用不了几天就好了。我先上楼了,吃饭再叫我吧”
他尽量装出对这点小伤满不在乎的语气。一路上他想了无数次回了家应该怎么面对流川。但一直到进了门也没理出一点头绪。换做平常受了伤,他就算不疼也要在流川面前嚎一嚎,好让他哥心疼他。但是今天早上那些话一直在他脑海里盘旋,不知所措的情绪主导着他,甚至一路上离家越近这种感觉就越强烈。
“嘶”花道对着镜子上药,疼的龇牙咧嘴。
他自暴自弃的加快了手上的动作,身体上传来的疼痛让他无暇再去想流川的事。
草草涂完药以后花道一把扑到了床上。这一天明明什么都没干,他却累的一根头发丝儿都不想动了。

隔天早上司机照常先送完花道再送流川。这会儿车刚驶入学院路,花道就嚷嚷着停车。
“行了行了就到这儿,我自己走过去”。
“你又发什么神经,这离学校还有好几百米呢”流川皱眉看他。
“说了就到这儿,这车开到学校门口太招摇了”花道说着就要开门下车。
“这车再招摇也在你学校门口停了不知道多少次了,你现在才嫌弃是不是有点晚”说归说,但流川也没真的放在心上,只当他又是哪条神经搭错了,毕竟花道平时忽然抽疯的次数实在不少。


花道走到校门口的时候,洋平叫住了他:“今天怎么走路来上学,你家司机呢”
“唔”花道含糊应了一声,不打算细说.
“对了洋平,你骑车上学是不是得经过我家那条路”花道忽然问。
“是啊,怎么了”
“以后我和你一起骑车上学吧”
“好是好,可是为什么忽然想骑车,平常不都是司机送你吗”
“给家里省点儿油钱”花道转过头朝洋平露出八颗牙的标准笑容。
洋平白了他一眼,不过也没打算继续问下去。
“那你明天记得上我家叫我,要是我哥问起你千万别说是我提的”
“知道了知道了,看你神神叨叨那样儿”
解决了上学的事,花道心情都好了不少。难得的上课没有睡觉。

课间休息的时候一群人围在办公室门口叽叽喳喳,花道和洋平也凑过去看热闹。
“这是怎么了”洋平踮着脚努力想看清里面发生了什么。
“听说昨晚高年级的学长在小树林打啵儿,被保卫科抓到了,今天把家长都叫过来了”一个小胖子转过头来解释,还摆出一副“你懂的”的样子。
“不就谈个恋爱嘛,这么大阵仗,咱学校在小树林打啵儿的情侣还少吗,平常也没见大家这么热情啊”洋平一头雾水。
“这可不是普通的恋爱”小胖子神神秘秘的说,还故意压低了声音。
“不是普通的恋爱?那是啥?跨物种相恋?人鬼情未了?”洋平下意识反问。
“是两个学长”胖子用手比了个打啵儿的姿势。
“啥?俩男的?”这下花道也受到了震惊,男生和男生…也能谈恋爱吗。花道脑海里有个念头一闪而过,但还来不及细想就听见周围人议论起来:
“这种人就是变态”
“就是,真恶心,赶紧开除吧,我想想就起鸡皮疙瘩”
“男生和男生怎么做那事儿啊”有人小声问
“还能怎么做,捅菊花呗”
“太恶心了吧,多脏啊”一群人哄笑起来。

“花道,你怎么了,我看你脸色不太好”洋平转过头看见花道脸色发白
“我没事,我先回教室了”花道也想不明白自己是怎么了,只是觉得听完那些话心里很不舒服。

这会儿已经快上课了,但教室里没几个人,都围在办公室门口看热闹了。连任课老师也还没来。晴子刚擦完黑板走下讲台就看到花道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于是走过来关心他:“花道,你的脸色好差呀,生病了吗”
“没有,可能是有点累了吧”花道犹豫了一下,问她:“你知道…那个…学长的事吗”
“啊,你是说那个学长是同性恋的事吧”
花道没想到晴子这么直接的说了出来,他试探地问:“你觉得..男生和男生在一起…恶心吗”
“不恶心呀,况且这是学长自己的事情呀,为什么要去议论别人呢”
花道听完晴子的话,脸色总算好了点。
晴子又说了不少话逗他开心,看他不再闷闷不乐才回了座位。

那天过后,花道和晴子的关系逐渐亲密了起来。花道喜欢和晴子聊天,因为晴子不会像其他人那样嘲笑他,还告诉他应该学会独立,不能总是依赖哥哥。
晴子真是一个可爱又温柔的女孩子,能认识她真是太好了。花道心想。

第七章.

“狐狸,我上学去了”花道在玄关处喊。
“说了不准这么叫”流川抄起一个抱枕砸了过去。
说来大概也是到了叛逆期,这家伙现在轻易不再叫他哥哥,整天狐狸狐狸挂在嘴边,前几天还坚持以后要自己睡,不跟他哥一间房了。流川忽然就有点怀念小时候处处粘着他叫哥哥的小不点。

流川实在不能理解青春期的小孩在想什么,叫了十几年的哥哥忽然就沦落成狐狸,不喜欢哥哥去学校,也不再让家里的司机送他上学。流川想了想自己十五六岁的时候,不记得自己有过什么叛逆期。想来也是父母长期不在身边,家里的事都是他自己说了算,没什么好叛逆的吧。
“骑车小心点”流川抽了他一巴掌“别忘了晚上有酒会,放学早点回家。”
“知道了知道了,赶紧走吧”说完就要关上门,顿了一下又问“我晚上能带个朋友么”
“朋友?什么朋友?”流川几不可见的皱了皱眉“女生?”
“嗯”似是有些不好意思,花道很快又说“不行就算了”
“带来吧,也让我看看”
听到流川答应之后,花道脸上高兴的神情实在太明显。这让流川接下来的一整天频频走神,几乎没办法专心做其他事,烦躁的情绪一直维持到了晚上。

流川低头看了看表,八点十分,花道差不多该到了。
果然过了一会儿,助理就来通知他小少爷到楼下了。他刚下楼就看见花道微微弯着腰很认真的在听一个女生说话,笑的眼睛弯弯,应该就是他今天早上说的“朋友”。
流川盯着花道看了一会儿,猛然发现花道几乎已经和他一样高了。他今天穿了一身黑色的西服,上面用金色的线绣了暗纹,专门为他裁剪的西裤显得他的腿又长又直,看起来和平时的花道…很不一样。
花道这会儿正和和晴子聊得十分投入,根本没有注意到流川已经站在跟前,
“花道,不介绍一下吗”
“狐…哥”他差点脱口而出狐狸“这是晴子小姐,是我的…同学。这是我哥,你叫他流川就行”
晴子在抬头看到流川的一瞬间就觉得心跳快的不正常,她有些害羞的伸出手“你好,我叫晴子,是花道的…”
“你还没吃饭吧,我带你去吃点东西”他一只手揽着花道的肩膀,没等晴子说完就要把他带走。
“可是晴子…”
“不用担心,我会找人照顾好她”
他把花道带到楼上的房间,又叫人送了碗拉面上来。房间里开了暖气,面也冒着热气,花道把西装外套脱下来放在一边,只穿着一件薄薄的衬衫。衣服因为被汗打湿而变得有些透明,隐约能看到腰部流畅而紧实的线条和胸前若隐若现的两点。
流川心跳有些加速,不自然的转开脸喝了口水,片刻之后问他“你喜欢她?”
花道愣了一下,他好像从来没想过什么是“喜欢”。
不过仔细一想,他确实喜欢和晴子一起聊天一起玩,难道这就是“喜欢”吗。
花道“嗯”了一声,似乎还有点不好意思。
流川脸色瞬间难看,过了好一会儿他才重新开口,
“我先下去了,你吃完就下来”
流川下楼后环视了一圈大厅,然后径直走向坐在角落里的女生
“你好,我是花道的哥哥,你是叫…?”
“赤木晴子,叫我晴子就可以”晴子满脸通红的站起来
“晴子小姐,虽然这样说有点冒犯,但我希望你以后不要再和花道来往了,我看得出他喜欢你,但他还不是很成熟,我不想让他太早的谈恋爱,希望你能理解”说完他招手让助理过来“一会儿我会安排人送你回去,失礼了”


[ 此帖被大鹅在2020-06-02 11:15重新编辑 ]
级别: 新丁小猴
发帖
23
乐园币
170
积分
44
只看该作者 10楼 发表于: 06-02
这醋吃的,流川大人你这是迟钝呢迟钝呢还是迟钝呢

楼主留言:

流川:我只是本着对弟弟负责的原则不让他早恋而已(一本正经)

你还是那个少年,致我终将逝去的青春!!!
级别: 新丁小猴
发帖
13
乐园币
59
积分
26
只看该作者 11楼 发表于: 06-03
霸道总裁哥哥,很精彩,期待后续
级别: 新丁小猴
发帖
31
乐园币
325
积分
41
只看该作者 12楼 发表于: 06-09
wow~ 哥弟~
好可~
love 花花。
级别: 新丁小猴
发帖
45
乐园币
81
积分
98
只看该作者 13楼 发表于: 06-11
占有欲超强的牛哥呀,很少见这样的兄弟设定呢,好期待花花接来下被吃干抹净hh
级别: 论坛版主
发帖
580
乐园币
1149
积分
2334

只看该作者 14楼 发表于: 07-01
养成叻~~这个设定好看的~明明可以是个甜宠文,怎么流川成了总裁就开始霸道风呢23333
看到前面两章有点心疼,幸好后面的回忆拯救下;明明小时候都相处的很好,怎么长大了两个人反而不好好沟通呢,一边想知道花道长大后流川到底为什么要把花道关起来,一边又想多看看花道小时候流川甜宠花道的故事23333
和前一篇黑道文一样,文章写得很流畅,而且流川意外话多哈哈哈,楼主小姐姐快点来更呀,期待后续昂~
快速回复

限12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