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 186阅读
  • 4回复

[其他][宫流花]游乐园与篮球场(7月20日更新至第八章)--tbc--

楼层直达
级别: 板凳小猴
发帖
23
乐园币
43
积分
119
游乐园与篮球场

第一章
“花道,去游乐园吗。”
  翻出手机,映入樱木眼帘的,不是晴子小姐的浪漫告白,也不是流川对天才身份的终于肯定,而是宫城发来的一条只有这样可怜的一行字的孤零零讯息。
  “啊,什么吗,是小良啊。”立刻低垂下了头的樱木,一颗红脑袋兴致不高地轻轻摇晃,立刻引起了身旁排成一列走着的朋友的好奇,“是谁啊,花道?”
  身侧的水户斜着眼看去,随即又用满满是奇异的眼神飘离开这位红发好朋友的手机屏幕:“花道你们队那个矮个子的宫城约你去游乐园诶,奇怪了啊,不该是约女孩子去游乐园这种地方吗?”
  “难道他把花道你当成彩子了?”水户揶揄地,脸上是一副诡异的猥琐表情,一旁高矮胖瘦各不相同的四位好朋友也不约而同狂笑起来,“哈哈哈哈哈哈哈,花道你被当作女孩子了!!该不会成为明天游乐园之旅宫城和彩子的电灯泡吧!!!”
  然而这时候的樱木已经神色游离开了,思绪好像回到了五六岁时的童年时光,那时候没有洋平没有篮球没有柏青哥,天空被熏得很蓝,他也还是个有爸爸妈妈爱着的孩子。那时候的夏天很长,樱木总会靠着妈妈的肩膀问,妈妈,今天我们去游乐场吧?妈妈夜总会笑着回答,好啊,明天就去游乐场吧。
  可惜的是,直到樱木最后一次靠着妈妈的肩膀,妈妈也没能和樱木去游乐场。
今年已经十五岁了的樱木,再没有了妈妈的陪伴,也从未去过一次游乐场。
“什么时候小良?”
刚刚敲上这样一行字,发送出去,身旁便传开了军团四位成员的狂笑。樱木迷惘地抬起头,眼角已沾染了些怒气,“你们笑什么?”
于是高宫等人又绘声绘色地复述一遍,不出意料得到了樱木的一个头槌。
“可恶啊你们!!!我怎么会是女生啊混蛋!!!至于电灯泡,小良才不像你们这些人一样呢他绝对是发掘到本天才的好了想邀请我去游乐园才对!!!绝对不会是邀请了彩子或别人,把我当做电灯泡……
说到后面,樱木的声音愈发小了,好像自己也不相信自己的一番话。
是啊,宫城不喜欢古典的东西,不喜欢浪漫的东西,不喜欢逛商店和粉色,只喜欢一切酷的新奇的玩意儿。这么一个人,怎么会喜欢游乐园,又怎么会邀请一个同为男生的人单独去呢。
除非有他喜欢的东西作点缀,樱木也一样。
“花道,你还真准备去啊。”水户已又不知道什么时候靠了过来,盯着樱木手中敞亮的手机屏幕,挠头,“两个大男人在游乐园有什么好玩呢?”
“啊,总之天才就是要去,洋平不要婆婆妈妈!!”

这时候的水户眼里闪过一丝复杂的情绪,本想说出口的“不要去了吧”又被生生咽了下去。这时过于轻敌的水户没有意识到,这将会成为他,一生的,一生的遗憾。



第二章

神奈川的天今天很蓝,白云颤颤地左右飘忽着,阳光大把大把暖暖的洒下来,透过白云落在樱木身上,微笑注视着这个兴致不错的边走边唱着天才之歌的红发篮球手。
“天气这么好,洋平还打电话来叫我带伞,分明是骗人的吗。哈哈哈哈,幸好天才没有上当。”大跨两步,樱木眯着眼向不远处戴着太阳镜因而看不出是什么表情的宫城使劲挥手,“小良!!HI~~!”
“花道。”宫城扯扯嘴角,手不情愿地抄在口袋里。
“彩子说她要准备复习,不能来了。”
樱木歪着身子凑近,结果听到的是从宫城口中咕哝出的这样一句话,脑袋中不禁浮现起昨天高宫等人嘲笑他是电灯泡的场景,那时候他信誓旦旦的保证突然变得滑稽极了。
哈,虽然也没有那么信誓旦旦,但宫城是真的把他当做电灯泡了啊喂!!可恶!!
正准备摇晃着宫城的肩膀大声抱怨出口的樱木,在看清宫城悲伤的脸后,奇迹般又停下来了。啊,看起来很伤心吗,小良。
大概是一瞬间内心产生了无尽的同情,樱木没有再说任何什么话,而是用一样的悲伤眼光同情地看过去。
“哈,你这家伙。”不经意地一抬头,樱木饱含同情的眼神与宫城的无奈的眼神撞在一起,“干嘛用这种眼神看我啊。没有彩子也没多大关系。”
“啊,那天才就勉为其难和小良一起去游乐园吧。”
宫城听见他的红发朋友这样的臭屁回答,竟然难得地没有嘲讽他,只是回答说:“那就走吧。”
于是游乐园内的街道上,多出了这样一双一高一矮的背影,只是孤零零的两个人,却也神奇地看不出落寞来。
于是,原先属于宫城的浪漫游乐场二人行外加一只电灯泡樱木花道之旅,就这样变成了只有宫城和樱木二人的游乐园一次游。


第三章
“第一个玩什么呢,旋转木马吗。”平日球场上威风凛凛的NO.1后卫这时候在从未来过的游乐园里伤起了脑筋,挠头,左顾右盼。
果然是女孩子该来的地方,两个同样第一次来的大男人还是不太合适吗。
“小良你要玩那种女孩子才玩的东西?哈哈哈哈哈,不是女生该玩些刺激的不是吗,还是去跟天才一起坐过山车吧!!”宫城侧过头,首先看到的便是樱木的一脸嚣张笑容。
宫城很不屑地撇一撇嘴,耸一耸肩,手流里流气地插进兜里,“你不要害怕才是吧。”
虚张声势的家伙,哈。
宫城和樱木的游乐园之旅,第一站就这样从过山车开始了。
“花道,你好像很害怕的样子。”
正欲脱口而出的“真无聊”此类抱怨话语,在宫城看到樱木脸庞的那一刹那,被生生吞咽回去。只见他的这位一年级学弟,一声不吭抓着车体一旁的护栏,眼睛直视前方,紧抿嘴唇。若是第一眼看来,大概会认为这人不知要迎接什么新考验罢,满脸紧张的模样,但第二眼便会惊奇的发现,诶,这人在坐过山车。那么这幅表情便未免太奇怪了些。
然而宫城靠的近,不可避地将樱木抓着栏杆过紧而爆出青筋的手、因紧张害怕哗哗下流的汗水和嘴里不知念叨的什么保佑咒语等等表现都统统收进了眼底。
最终,宫城懵懵懂懂得出这样一个结论:樱木害怕坐过山车。樱木恐高。
随后便是抑制不住的捧腹狂笑。
“哈哈哈哈哈,原来花道你怕这个。”
“不知道是谁更像女生啊,坐过山车都不够胆量。”
……
风与剧烈晃动的车身把宫城的话吹地飘飘忽忽,尽数吹进了樱木的耳朵,后者却神奇地没有给出头槌,只是缩了缩脑袋,哆嗦着腔调问:“小良啊,我们会摔下去吗?”
……
宫城没有说话,看着樱木此时不同于球场上飞奔耀眼的自信神情,也不同于练习时候嚣张脸色的那副明显被吓到的模样,完全笑不出来了。
啊,这家伙,也有这种表情吗。但竟然出奇地不叫人厌恶或是觉到好笑。还有点可爱啊,那样可怜巴巴缩着脑袋的样子。
可爱。
可爱,可爱。
确实很可爱。
可是可爱,不该彩子才对吗。
可爱的彩子,可爱的樱木……
这时候的宫城,一瞬之间脑海中浮现出千千万万个樱木来,他好像不再在飞驰的过山车上了,而是回家路中,公园里,篮球场,比赛上。
和他厮打在一起的双双头破血流的樱木,互不相让扯着腮帮子明明疼得很还死撑的樱木,坐在秋千上摇晃着回忆往事流泪对他说“我理解你”的樱木,体育馆刻苦训练浑身是汗却仍然坚持的樱木,比赛中嚣张大笑盲目自信的樱木……
“怎么可能摔下去啊笨蛋。”
可恶,坐个过山车干嘛要想这么多。花道那个笨蛋。
宫城这么想道,暗暗握紧了车体的护栏。
过山车依旧上下摇摆地飞快,载着两个互不自知的笨蛋。
[ 此帖被仇槿槿在2020-07-20 15:30重新编辑 ]
老爹,你最光荣的时候是什么时刻,日本篮球手吗?
而我,就是现在了。
级别: 论坛版主
发帖
585
乐园币
1167
积分
2343

只看该作者 1楼 发表于: 07-17
感觉如果良田真的约彩子又害怕想拉着花道一起的话,应该是大大咧咧之前跑到花道身边咬耳朵:“花道,帮个忙!”哈哈哈哈

好久好久没看到宫花了,良田和花道在一起吵吵闹闹肯定很欢乐。爱情发生在那么一瞬间啊,小良同志快认清自己的心意吧。

期待流川的出场!
级别: 板凳小猴
发帖
23
乐园币
43
积分
119
只看该作者 2楼 发表于: 07-19
回 1楼(yvaine) 的帖子
宫花是一开始看SD就巨想写的cp,总觉得如果身高没有阻碍这俩肯定基情满满啊
互不自知死不承认的喜欢上花花的小良肯定最可爱啦 不过牛哥可能要等到下下次游乐园之旅结束之后哈哈~
老爹,你最光荣的时候是什么时刻,日本篮球手吗?
而我,就是现在了。
级别: 板凳小猴
发帖
23
乐园币
43
积分
119
只看该作者 3楼 发表于: 07-19
第四章
“小良,你怕鬼吗?”
诡异的沉默已经在两人之间持续了十分钟有余,自下了过山车以来。许是觉得气氛怪异,樱木挠挠头,首先问出了口。
宫城缓慢地转过脑袋,脖子像是被过度的炎热天气熏出了锈:“不怕,你呢?”
“啊哈哈,真的吗,看良田你很像是会因为鬼害怕的样子。”明显对于前一句话抱有怀疑的意味。良田斜了樱木一眼,对他没话找话的行为表示嗤之以鼻,尽管他已经忘了不久前的自己也正被两人间安静至极且不知该说什么的尴尬氛围环绕着,“到时你不要怕得屁滚尿流,直抓着我叫救命才好吧。”
明明是胆子不大的人吗,还来质疑他。真是好笑。
“小良你说什么,天才是不会害怕的好不好!!现在就赶紧给我过去吧!!不要进去了又后悔,拽着本天才求饶啊喂!!!”不出意料,樱木炸毛似的又一次喊叫起来,拽起宫城就跑,为证明自己是没有一点点害怕的,“没有人排队,现在进去就好了。”
跨进鬼屋泛着幽幽绿光的大门,宫城心里忽然闪过一丝不妙。然而运动员的细胞再发达,转过脚跟,大门却已经紧紧关闭了。
在宫城心里,藏着一个秘密,那就是,这个湘北队的王牌后卫,是有那么一点儿,怕鬼的。
“花道,花道,你还在吗?”这时候的宫城,心里忽然之间被填满了了平日里球赛也从未有的慌张。
“小,小良,别担心,天才在这里。”樱木答,脸上挂着一副宫城无法看见的勉强的笑。
“花道。”想随意找些话题来聊,然而脑中是奇异的一片空白,“你说,咱们这么走,不会走着走着找不见对方吧。”
“啊好像可能会啊,小良。”
樱木被这么一说,愣在原地。他实在想不出如果成了孤零零一人走在阴森的鬼屋会是副什么模样。
脑海里应景地出现了樱木一人慌乱的跑在鬼屋内大叫着手舞足蹈的模样。
真是恐怖,恐怖极了。
“那就互相拉着手好了。”经过努力的思考,樱木满脸认真地,伸出手,拉住宫城。
宫城的手便被这么突然的拉起。可以感受到,那手是只很温暖的手,不同于宫城,满掌心的冷汗,皮肤也冰凉黏腻,现在正努力伸展开来,试图包裹宫城的那一只。然而同样是用来打球的手,虽说宫城身材不算上高大,手却奇迹般并不娇小,这时候掉转过来方向,竟能够堪堪将樱木的手握进掌心。樱木那双在球场上可以单手拿球的大手,对比看来却显得有几分纤小了,像是暖炉,为宫城稍大的手增添温暖。
“哈,你这家伙。”在感受到樱木悄悄摩挲着自己掌心这一动作中隐藏的安抚意味后,宫城不由得心生几分好笑。
明明自己也怕得很,话也说不完整,却还这样温暖地安慰别人。
果然是很笨的笨蛋吗,樱木花道。
傻到极点了,怨不得流川说你大白痴。
第五章
鬼屋之旅圆满结束。不自觉间满脑子之间都是花道了的宫城,和一路小声喊着良田你还在吗的花道,出奇地没觉到多么恐怖。
“啊哈哈,也并不是多么恐怖吗,小良。”踏出了鬼屋大门的樱木,像是抓着滚烫的东西那样飞快撒开宫城的手,然后叉腰大笑起来,一如往常球场的嚣张模样。
尽管没有人注意花道那悄悄染上赤红的耳畔。
“切。”手被迅速放开来,尚有一丝余温的掌心,不可避免地变得空落落了,就像宫城的心,也不知怎么变得空落落了起来。刚刚黑暗中一遍遍颤抖着的“小良”也不再有。
明明在刚才还很需要自己,一下子就走开了,真是,哈。
无聊的单细胞生物。
谁稀罕被你需要啊,笨蛋,笨蛋。明明刚才还觉得你可爱了,一点也不懂礼尚往来的家伙。
“去买棉花糖和章鱼烧好了!”樱木的又一次高声提议,骤然打断了宫城内心暗暗的咒骂。红发学弟生动的脸出现在宫城跟前,“怎么样,小良?”
宫城愣了愣,随即像是恶作剧被发现了般的,不自然地张开嘴巴短楞,“可,可以。”
两个各自怀了不同心思的人,迈着一致的步伐,目标是不远商贩的热气腾腾的章鱼烧。
“对了,你有带足够钱吧,花道?”
好像忽然想起什么似的,宫城眯起眼看向兴致勃勃的樱木。
“啊好像,忘记了。”
挠头,不好意思地打着哈哈。在从前多次吃拉面买球鞋都大喊一声赊账的樱木,这次在小小的章鱼烧棉花糖和好朋友良田面前,竟然发觉出不好意思来了,红通通的颜色自脖颈后,直蔓延到耳根。
因为是从没有一起出来过的很好的朋友,所以会感觉很不好意思。这是樱木对自己的合理解释。
“哈哈哈,花道你这表情,脸都红到脖子根了。”本应该为钱财的即将流失感到悲哀的宫城,却在发现樱木和发色一般红的脸后,不厚道地狂笑起来。
也或许,逐渐变得不自然的狂笑下面,也隐藏着些什么吗。
本来要借损失的钱财狠狠敲诈一笔的宫城,这次出奇地没再说什么,也算是在说不出什么了。这么一个平日在球队里耀武扬威的臭屁学长,乖乖地顶着热辣的阳光等待棉花糖和章鱼烧。如若球队成员看到这一幕,想必该吃惊到舌头都掉了吧。
然而想必会令队员们惊讶不已的事,却不仅仅这一件,比如不远处悠闲坐等着宫城的红头樱木,比如自己晒着太阳大汗淋漓却把棉花糖藏在阴凉处不想化掉的宫城。

第六章
随着暖风轻轻掠过樱木的脸颊,金黄的日光一点点变为橙黄,为布满晚霞的天空增添了一点点红。宫城侧过头,这样好的天气,身旁这个比自己高过二十公分的家伙的脸上却正逐渐布满了愁绪。
“喂,花道。”他说。
其实心里想的是,喂,花道,快说出来吧,把你心里的所有担心忧愁,通通倾吐出来。
反正,这是作为好朋友应该做的,不是吗?
“小良,天快要黑了。”樱木怏怏不乐地垂着脑袋,“最后一个项目玩什么呢?”
……”原本不知在期待着什么的宫城,这下也算作死心了,一下扭回脑袋,吊着眼睛不说话。
“去坐激流勇进吧?”
四处张望一番后,樱木终于做出决定。还带几分兴奋地看向宫城,像个做了好事期待老师表扬的孩子,满眼是希翼的目光。奈何后者扭过了头,仍未转回过来。
满眼希翼悄悄流失在空气中,被夏风悄悄刮走了。樱木抬起头看看天空,决定把心里那一丢丢的别扭与不爽彻彻底底丢个精光。
“什么吗真没劲,小良。”大劲拍着身旁宫城的肩膀,而后者想必是没有料想到樱木内心不爽的,于是直直向前踉跄了好几步,险些摔个跟头,“走吧,去坐激流勇进~~~!”
“明明刚刚还满脸沮丧的吗,真是。”
落在后面的宫城,若是以前,想必是要冲上去决斗一场的。这时却不知为什么不愿上前了,只是插着兜,悄悄嘀咕着。
神奈川NO.1后卫将这归功于,游玩一天后的过度劳累。
“樱木花道。”面无表情的宫城,斜眼看向身旁已经一屁股占下位置了的蛮有些兴致勃勃的红发朋友。
“唔,快坐下吗,小良。站着是会一头栽进水里的。”
丝毫意识不见什么,樱木呲着牙笑,眼睛眯得快要不见,笑容里渗透了对好朋友的关心,自身的愉快,还有游玩来一天的满足,等等。这样一个几近耀眼的笑容,刺痛了宫城的眼睛。
算了。拿他没办法。
“坐在第一排会弄一身水,果然不知道啊,笨蛋。”
说罢,宫城努力地在抓牢护栏的情况下,用劲屈下背,将自己好像浓缩成一个球,努力让自己在车体滑落时,不被太多水花溅满身。
不再理会那个笨蛋,永远不再理。
宫城暗暗地,握拳保证。

老爹,你最光荣的时候是什么时刻,日本篮球手吗?
而我,就是现在了。
级别: 板凳小猴
发帖
23
乐园币
43
积分
119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07-20
第七章
然而前一秒刚刚狠狠下了保证决定再不理会樱木的宫城,后一秒便悄无声息将这个决定抛之脑后了。只因为这个,不自觉间淋了浑身是水衣服有如大汗淋漓后般死紧贴在身子上却还仍旧笑得呲牙咧嘴的家伙。
不知怎么的,平日里打球后浑身是汗衣服紧贴的樱木,都未有今日这样让宫城觉得不顺眼。向后随意一瞄,大片坐着的人不是披了雨衣的就是手忙脚乱拿着外套遮掩的,还真难见到像樱木这样,湿了大片短袖衫满一副狼狈模样的人。
愈看愈发觉得气愤,并没有深究自己这股子怒气从何而来的宫城,正又一次变得面无表情——对于这个卷发的小个子后卫而言,面无表情后是藏着无尽怒气的。这代表他已经气到极点了,反而懒得做出什么表情来。在街头混战时,面无表情的宫城往往是能够把对方打个落花流水的。
可樱木丝毫未察觉,这想必也是他的单纯之处了,他斜过头看向宫城,目光中还带着未散尽的欣喜兴奋:“诶,你的表情很奇怪,小良。”
面无表情的宫城,一言不发地咻地站起身来,解开安全带率先离开位置了,樱木带着愉悦的问话,他好像没听见一般,全然抛在了脑后,只留一个笑容有些尴尬地僵在脸上的樱木在原地,不知所措地不知做什么好。
“臭脾气的家伙,可恶,装作没听到本天才的话吗。生什么气啊混蛋!!!……
挥挥拳头,脸上挂满了愤怒不满的樱木,一下子从座位弹起,暗自撇嘴咒骂着追赶上去。
……”本该对这个追赶上来的家伙置之不理的宫城,然而在看到樱木一张饱含了愤懑不满,却还有几分小心翼翼和试探的脸时,心里一股无法言说的气,忽然就消减了大半。
“跑什么啊混蛋!本天才怎么招惹你了吗,虽然我知道你替本天才买了单还到处顶着大太阳排队很辛苦,可,可也不能一句话不说就跑啊喂……啊,总而言之,本天才如果有哪里让小良你觉得难过,就不要生气了,也不要偷偷躲起来哭啊!天才不是故意的我这才不是在道歉啊!!我,我只是来安慰一下  亲爱的小良……
叽里呱啦说了一大堆的樱木,脸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起来了。然而清晰可见的是,花道这家伙在用他的意思表达歉意吗,尽管不怎么有诚意……
想到这儿的宫城,心情忽然又好起来了,被暖风这么一吹,好心情便紧接着急速膨胀起来。紧接着毫不犹豫地脱下外套,拉开两条袖子,系在樱木肩上,于是宫城的外套就这么成了花道的披肩。
哈,很成功吗,暗自嘀咕的宫城,心情极好地看向樱木,短袖衫湿掉的部分大半已看不到了,被全数隐没在外套下。
什么,问我为什么不让花道直接穿上宫城的外套吗?
那当然是因为,穿不下了。
第八章
“流川?”
宫城盯着这个突然出现在他们二人面前却一语不发的黑发学弟,眉毛逐渐拧成了一个川字。
流川这样的人,怎么也不像是会来游乐园玩的吗。更别提是孤身一人了。
然而这个明显怀着敌意的学弟,却丝毫没有理会宫城的话,只是直勾勾瞪着樱木,紧抿着唇,好一会儿才开口:“白痴,你的衣服怎么回事。”
为什么这么问呢,不仅仅是因为樱木湿了大片的白短袖衫,还因为那件明显不属于樱木的、绣着“宫”字样的嘻哈风味的外套。
“你才是白痴啊死狐狸!我的衣服很好要你管!!!”
明显被激起怒火的樱木,涨红着脸回怼,附带着狠狠瞪了这个不速之客一眼,然后扬起手臂,好像接下来就要给这家伙一拳似的。
“本来好好的,却要不知道为什么,莫名其妙的跑来打搅别人,不知道谁比较白痴啊,流川学弟。”
轻佻地笑着,宫城斜插着口袋,用另一只手拍拍不说话了的流川的肩膀,大步潇洒地离开。然后又好像忘了什么似的,回过头去倒退着步子朝樱木招招手,“走啦,花道,愣着干嘛。”
一连串动作做得无比流畅,好像又回到了球场上,那个无比耀眼的奋力奔跑着的宫城良田。
樱木也不出意料的看得目瞪口呆,听到宫城的召唤,急急忙忙赶上前去,满脸是藏不住的惊喜:“小良,干的真棒!!流川那家伙完全无话可说了诶哈哈哈哈!”
是吗,无话可说的流川。随着樱木的笑声,宫城转过头去,意料外的,已经离了够远的流川仍在向这处望,眼神好像浸了毒的冰冷。
宫城的脖子僵住了。
随即回了一个宫城常有的,标志性的挑衅意味的笑容。

明明是个一年级的学弟不是吗,还用这种无聊的眼神看待比他高一年级的学长。
不懂礼貌的小鬼。
回过神来,宫城若有所思地托住下巴。不知怎么的,看着流川看花道的眼神。
奇怪的让人感到很不爽啊。
这样炎热的夏天,热得好像褪去了人们的思考能力,只剩无尽的汗水和冲动与直觉。这样的夏天,宫城忘记了去考虑为什么自己会对花道这样一个仅仅是好朋友的人生出这么多平日不该有的情绪,只遵循自己的内心,一步,一步走。
“花道。咱们是很好的朋友了吧?”
似乎为了确认什么,宫城这么问。
“嗯哼。”
樱木这么回答。
游乐园可是和妈妈都从没来过的地方。也许仅仅因为这个,樱木便早已经确认了。
宫城良田是他很好很好的,不同于其他人的朋友。
会后悔吧,流川。仅仅从这一点来看,就已经输了啊~
老爹,你最光荣的时候是什么时刻,日本篮球手吗?
而我,就是现在了。
快速回复

限12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