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这一天

作者:Pittpan 周二, 2010年 05月 11日 15:25

《我的爹地和爸爸》花道生日特别番外篇

 

公元2001年4月1日


今天的天气真的很好。明媚的阳光透过流川宅苍老的樱花树悠闲的撒在庭院中间,投在地上的影子随着被微风吹动的樱花树叶忽明忽暗的摇动。只是清晨的阳光感觉很舒服,很温暖,真正照在身上却有一丝意想不到的冰冷。
深棕色的木质长廊,长着青苔的厚厚石板,有鲤鱼嬉戏的清澈池塘,依然盛开的樱花都沐浴在这样的阳光下。
所有的一切都是雪樱所喜欢的。流川家的建筑风格──传统、简约──在23世纪是找不到的。
这也是她当初坚持要樱木和自己住在流川家的原因之一。
只是樱木第一次来的时候,很不喜欢,说是这房子就像狐狸那张脸一样,又冰又冷的,没有人味嘛。
嘴上这么说,可还是在这儿住了一年了,不是吗?再说有花道的地方,怎么也不可能又冰又冷了吧。
一切都很宁静的样子。只听到走廊上回荡着风铃清脆的声音,连樱木和流川两人也安安静静的坐在正对庭院的走廊上。
一切都好安静,安静的让人想到了寂寞。
寂寞?不会吧?
在这时候,在这地点,在这两人身上有静寂的感觉?
可是一切都是真的,真的好安静……

“狐狸,你不觉得家里有点冷清吗?好像少了点什么……”樱木淡淡地说道。
那语气很淡,淡得好像在隐藏着悲伤。
悲伤?让人很不习惯……这还是我们每天叫嚣的红发天才吗?

一片薄薄的白云遮住了太阳,暗下来的阳光让人很压抑,周围的空气好像也变冷了。

“恩……但这是早晚的事……别想太多了,白痴!”敏锐的感到了樱木的低落,流川想安慰樱木却觉得自己也提不起精神。这声白痴算是激励吧,流川静静在等着樱木的回击,然而那声熟悉的怒吼这次却没有响起。
‘这对白痴的打击很大啊……’流川深深地望向樱木陷入了沉思。

其实流川是那种很适应寂寞的人,至少是在遇到樱木和雪樱之前是的。
一直是一个人。一个人打球,一个人上下学,一个人生活。从没觉得有什么不好。
寂寞,是在认识樱木后才懂得的吧。毕竟没见过黑是不可能知道什么是白,体会过吵闹才会明白宁静的可贵。
再也不能像从前一样了,一旦体会到甜美就再也无法放手了。
这点流川自己也明白。
因此流川对樱木的执着超乎想象。

在长时间的静寂之后,樱木“居然”唐突地问了一个问题──而这个问题正常人是不会在和另一个人住了一年以后才想起要问的吧……
“流川,你……为什么……要和我,呃……在一起?”虽然结巴地让人想笑,但是很严肃的语气,像是想了很久才开口的。让人不得不认真的回答他。
就算是流川经常处于休眠状态的迟钝的神经末梢也意识他的答案将会影响到自己和樱木很多,多到会是自己一直祈求的幸福。
流川知道樱木此时想要的是承诺──在雪樱离开的时刻──樱木想要永远在一起的承诺。
流川决定认真回答。
毕竟,白痴严肃的时候是很少的。

春天的阳光,看起来很暖却冷冷的阳光,懒懒的撒在樱木和流川身上。

不一样的一个早晨,不一样的樱木,问了流川不一样的问题。

而不一样的樱木在问流川这个不一样的问题的时候却没有望着流川,也没有用他对流川惯用的称呼──狐狸、死狐狸公,甚至是流川枫。
“流川”──只有樱木在伤心和严肃的时候才会这么叫他。而这两种情况对樱木来说又是十分稀有且罕见的。──流川只被这么称呼过两次……包括这次。
撇开奇怪的叫法,使流川惊奇的是樱木并没有看他,而只是用“以眼杀人”的目光盯着正前方的樱花树,好像跟它有什么深仇大恨一样,看得可怜的樱花树也滴下汗来(^^;;)。那是樱木紧张的表现──把注意力转移到别处,屏住呼吸,脑中一片空白的等着答案。
‘(挑眉)……那白痴在紧张。’
洞悉到这一点的流川,嘴角慢慢扬起一道很好看的弧度。
流川心情很好地转过头看着樱木,看着僵硬、仍憋着气、等待着答案的樱木。
流川在想是不是要晚一点再答他,因为这时的白痴很可爱,要多看一会……再说白痴的肺活量大的很,不用担心的。

阳光斜斜的落了下来,落在因紧张而全身僵硬并有些缺氧的红发男孩和坐在他身旁侧着头看着他淡淡地笑着的黑发男孩身上。这时,两人只感到了春天阳光的温暖,因为身边的人……


不管怎样,流川决定认真回答。

“你说呢?总不会因为你是个白痴吧!”流川的语气很不屑,就像每次樱木宣称自己是才湘北的王牌时一样。
接着瞥了一眼发愣的樱木。很臭屁的眼神──但,是樱木所熟悉的。

‘狐狸在甩开防守队员灌篮成功后,在和本天才one on one时说要赢他还得下辈子时,在把他家钥匙丢给本天才时,都是露出这样的眼神……很臭屁,让人很想扁他,但我……’

但樱木是喜欢这时的流川,樱木深深地喜欢着高傲得很臭屁的流川。

连樱木自己也没有意识到,在流川露出这样的眼神时,自己是无法把视线从他身上移开的。
樱木喜欢流川,比他自己知道的还要多很多……
但单纯的花道是不会了解那(他认为是)很臭屁的眼神,其实是包含有挑逗的意味的。即使在若干年后(终于)知道,也已经晚了。

温暖的阳光落在樱木稍长的红发和单纯迷茫的脸上。

此时的樱木是困惑的。
此时的流川是心动的。
但困惑的樱木和心动的流川到底只是两个十六岁的男孩,对于恋爱他们一样无知。
他们一样不知道,一样不了解,对对方的感觉到底是什么。
那种想在一起的感觉是不是就是爱呢?是不是就是终身难忘的爱恋呢?
没有撕心裂肺的痛楚,没有刻骨铭心的相思,那还是不是爱呢?

看到他睡着,总是为他把被子盖好;
喜欢他吃饭狼吞虎咽的样子;
总是等他一起下学;
这是不是爱呢?

做饭前总是问他今天想吃什么;
每天和他说的话最多;
习惯替他放好洗澡水;
这是不是就是爱呢?

没有情敌,没有误会,甚至没有甜言蜜语,
我们算不算在恋爱呢?

两人总是自然地在一起。
流川回过头总是能看见追着自己的樱木;
樱木抬起眼总是能找到跑在前面的流川。

总是他,一直是他。
从没想过会是别人。

他在自己身边,一直在那里。
从没想过他会离去。

他在哪,自己就在哪。
从没想过会分别。

这是不是就是爱呢?……

雪樱的到来使樱木和流川的关系发展到一个他俩无法掌握的阶段──好象一下变成了亲人关系,而不是恋人。这到底是好还是坏呢?
而雪樱的离去使他俩人第一次意识到“分离”这个词的存在,两人的心开始变得不安。
此时,两人需要承诺。

流川缓缓靠过去,双手还是插着兜,只是用下巴轻轻地抵着樱木的肩膀。
轻轻地去感觉,感觉那让自己莫名依恋的身体。
流川不知那心中涌动的幸福感是不是爱,但,
“我们……来谈恋爱吧……”淡淡地在樱木耳边说道。
脸砰的一下冒了烟,樱木惊讶得张大了嘴,像看外星人一样看着流川,。
流川反倒是平静地望着他,望着完全吓呆了的樱木,像是早料到他有这种反应。许久,低喃说了句白痴,突然伸手紧紧抱住樱木,很用力地,大力到都能感到樱木的锁骨硌到自己的下巴生疼。

暖暖的阳光温柔的撒在紧紧相拥的两人身上,连风也变得静了呢。

“喂,你说谈恋爱就谈啊!当本天才是什么?!”某人终于从高烧中清醒过来,死撑面子地喊道,其实脸依旧红的不像样子了。
“大白痴!”精辟的回答。
……天才在忍耐……
“死狐狸,以后刷碗归你哦!”借机要“聘礼”。
“恩!”反正是樱木做饭。
“不要跟本天才抢着先洗澡!”得寸进尺。
“恩!”那就一起洗……(P:不要是18禁才好……bb)
“睡觉时不要乱踢!”每次本天才醒来都发现自己睡在床底下……
“白痴,那是你自己睡觉不老实。”还敢怨我?
“胡说!明明是你踢我下去的!要不然我腰怎么会痛呢?!对了!还有最重要的,不要再叫我白痴!”想让人不叫他白痴都很难……
出乎樱木(和作者)的意料,流川答的很干脆。
“……好!”那就改叫笨蛋,大白痴一类的好了。(P:……)
“吃拉面你要请客哦,不许乱扔垃圾,还有……”我们的天才在那里像是逮住把柄似的,兴高采烈地说个没完,丝毫没有发现流川连那声答应也没有了。
不知过了多久。
“暂时就这些吧,以后想到了再说。狐狸?”完全没响应。天才终于发现了──
“混蛋狐狸!又在睡!你当本天才是被子吗?!”
死摇活摇就是摇不醒。(P:不愧是流川……^^)
“算了。”天才有时也是很无奈的,“今天可是本天才的生日呢……你答应的,要算话哦。这就当你的礼物好了。”闭着眼把流川抱得更紧些,小声地,怕把他吵醒地,说,“谢谢,我很喜欢……”

果然是狡猾的狐狸和好骗的猴子啊……
 

标签:
  P - Pittp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