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仙花]黑客事件

(4 次投票)

作者:Seeyy 周二, 2010年 05月 18日 10:29

冬季,窗外正飘撒着零星的小雪,铅灰色的云层厚厚地堆积在天空,时不时刮过一阵寒风,打着旋把地上的枯叶带走。

  并不是很令人愉快的季节啊,心下叹了口气的越野宏明,睹了一眼窗外后又把视线收了回来。快5点了,电脑屏幕上一直风平浪静,看样子今天应该不会出什么大问题,越野暗自祈祷。

  过分安静的监控室内,没有人说话,只听见键盘偶尔的敲击声和监视器电子元件工作时发出的嗡嗡声。觉得无聊的越野发挥了一下他长期工作中训练出的特殊技能——一只眼盯着屏幕,另一只眼瞟向周围:总得找个娱乐的方法吧。

  一瞟不要紧,坐在自己身旁的好友兼上司赫然正打磕睡中。越野无奈地翻了个白眼,腾出一只手来推了推对方的肩膀。

  “喂,仙道,醒一醒!”

  “嗯?”被推醒的某人有点迷茫。

  “你怎么又一边打磕睡一边在监视。”真是,难道他不当班的时候没睡觉?

  “哦……因为太无聊了。”仙道咧嘴一笑,没有一点工作时开小差被抓包的不好意思。

  “你自己看着办,要让上头再看见,保不定下次见面时是在医院,因为他绝对是被你气进去的。”越野凉凉的说道,同时把另一只眼转回到自己的屏幕上。

  “呵呵。”仙道轻笑了一声,并没打算继续这个话题,把眼光放向面前的监视器上。


  还真是无聊啊,从今天凌晨12点接班以后,先把监控室里的各种监控器检查了一遍电路元件,看看它们的运转情况怎样;然后又支起一只耳朵听越野和其他同事小声讨论系统的防御问题;接着又把上一组当班的同事没有完成的工作做完……最后,因为今天的风平浪静,已经到了无事可做,只好闭目养神兼监视。

  今天不来了吗?仙道暗自嘀咕。

  监控室里持续着安静,大家看着没有什么动静的监视器屏幕,几乎昏昏欲睡。越野有点释然:“也许今天可以休息一下了。”

  话音刚落,监视器屏幕上的攻击曲线图突然剧烈地波动起来,数秒后,幅度居然达到了均衡,整个曲线图表占得满满的,已经看不到数据波动情况了。

  快睡着的人们一下精神抖擞起来,像吃了兴奋剂似的把注意力都集中到曲线图左边的流量信息上。流量信息竟然显示第一层的防御系统受到高达151Gbps的恒定数据流DDOS攻击!如此高而恒定,能轻易造成防御系统因为无法处理如此庞大的数据量而引起短暂失效和网络通信传输中断。

  “看来是预谋以久的入侵行动。”越野抛掉刚才祈祷不要有事发生的偷懒心态兴奋起来。

  “嗯。”仙道仔细地看了看流量,说:“先是利用大量的恒定数据引起防御系统暂时失效,然后就能容易地找到缺陷进入系统。”
  

  再次看了看攻击曲线图,仙道吩咐越野和其他同事准备应战。一组人负责对数据来源跟踪定位,一组人操作入侵检测分拣系统进行分析并推测入侵者目的及下一步的动作。随后,仙道按下了紧急事件按钮。

  之后赶来的是上一组去休息的同事,纷纷揉着惺忪的睡眼,努力使因连续工作12个小时后休息不充分的大脑清醒过来。这一组的负责人田岗虽已年过半百,但嗓门还是非常洪亮,刚一进门就大声询问:“仙道,发生了什么大事?”
  
  仙道头也没回,继续盯着监视屏幕,嘴里不知道在嘀咕什么。倒是他身旁的越野站了起来,把情况向田岗简要的汇报了一下。田岗皱了皱眉头,前一天他们这组人当班时才刚刚处理完一件重大网络犯罪事件,本想换班后好好休息,这下可泡影了。心里抱怨了下,然后田岗开始向自己的组员分配任务。

  随后,田岗坐到仙道身旁,看着监视器屏幕,双手环抱,问:“仙道,有必要通知DIC吗?”仙道转过头来,笑了笑:“看情况而定。”  
  
  监控室里又恢复了安静的状态,只不过大家都紧绷了神经紧张地工作中。越野和田岗组的福田正在准备进行随时就可能发生的实时对抗战,现在已不是防御的范畴,而是反击,为的是能拖延时间以便能准确定位入侵者的位置,随时派遣DIC前往逮捕。田岗其他组员也分别加入跟踪来源定位和分析入侵者目的及其下一步行动中。剩下田岗和仙道,两人商量了下,决定仙道负责监控每一层防御系统的当前状态和数据情况,并重新设置没有被攻破的防御系统。田岗则担当起协调各个系统间的数据传输和存储任务,确保不出任何差错。

  入侵仍然在进行,大量的数据涌向防御系统,很快,第一层被攻破。但仙道还是在第一层防御系统停止工作前将它记录装置里的数据记录报告抢先发送给监控装置主电脑。越野和福田通过信息处理系统将其解码后发送给操作入侵检测分拣系统的同事们分析。随后把分析出来的反馈信息交给仙道和田岗,经过他们两的人工校对,又传送给地理位置判定系统,找到有价值的信息后又转发给跟踪系统……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过去,空气里紧张的分子也在悄悄扩大、飘荡,人们略显有点焦急地等待计算后的结果。田岗眉头皱得更紧,反之,仙道还是一派波澜不惊的样子,只不过若有所思。

  几分钟后,跟踪系统提示跟踪成功,找到了入侵者的计算机位置信息,越野看了看,觉得有点眼熟,但一时想不起来,摇了摇头,准备和福田攻击入侵者。这时却听到仙道大喊一声:“等一下!别忙攻击!”

  众人惊讶的盯向仙道,与此同时,监视器屏幕上又出现了一条完整的信息:“仙道彰,王八蛋!烂刺猬!砍死你!踩死你!扁死你!!!诅咒你!!咒死你!走路摔死你!吃东西噎死你!喝水呛死你!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大混蛋!!!”

  瞬间,一室的静寂。

  大概70秒的样子,训练有素的两组组员马上恢复到正常工作状态,大家默契一致的请仙道把眼下这条信息分析出来。田岗则咆哮着冲监视器屏幕大喊:“搞什么鬼?哪里来的混蛋!这什么怪信息?仙道你给我在外面惹了谁?!”

  越野凑到仙道身旁,带着吃惊的口气说:“仙道,谁恨你恨得那么凶?咒你这么多死法,难道是……被你抛弃的女人?!”

  仙道苦笑,扰了扰额头:“怎么可能!问题不在这吧,现在重要的是问对方是怎样通过了第八层的蜜罐系统,要不他怎么能和我们直接对话?”

  田岗也凑上来,盯着仙道有点不可置信的问:“你确定他愿意回答你?先攻击,马上派DIC去逮捕他!”

  “不要!他会回答我的,给我点时间。你们也马上检查一下所有的系统,看是哪里出了漏洞!”
  
  仙道正准备连接上入侵者的计算机,对方这时又发来消息:“喂!叫仙道的,你死了没?没死继续去死!”

  这下,仙道完全确定了入侵者的身份,苦笑的脸变成了一片温柔,看得众人大跌眼镜。他迅速的登陆上OICQ和MSN,寻找了一下两个聊天软件,随即向其中一个发出这样的对话:“你怎么起来了?吃东西没有?衣服要穿多点,小心别受凉。咖啡要先热热再喝,记住啊……”

  饶是见多识广,天天和网络犯罪打交道的众INP们,此时此刻,都在忙着找自己的下巴。田岗忍不住,又开始咆哮起来:“仙道,你给我解释清楚这是怎么回事!他是谁!”

  仙道闻言,抬起头看看同事们,露齿一笑,甜蜜而又幸福地说:“是花道啊~~~~我家樱木花道,你们也认识的嘛^__^”

  又是一室寂静。


  直到福田报告对方已经停止DDOS攻击,这才打破众人石化的状态,也不过就分秒间发生的事,众人却觉得好象从一种真空中释放出来,舒了一口气。不是罪大恶极的网络罪犯、骇客和无聊的网络黑客,而是外表花花公子似的仙道那位火爆爱人,庆幸啊……不过,防御系统又要修补了。

  “难怪刚才我觉得入侵计算机的位置那么眼熟,原来是仙道你家的电脑!”越野咬着牙,恨不得扑上去在仙道那笑得欠扁的脸上揍上一拳。

  这边的田岗差点没背过气去,回过神后,继续他的遇仙(道)咆哮症:“仙道,给我解释清楚你们谈情说爱、打情骂俏怎么用到攻击防御系统上来!?你家那小子难道不知道后果的严重性?!”

  仿佛和田岗灵犀相通似的,“滴滴”两声,电脑那端的入侵者——樱木花道在聊天软件上发来信息:“叫仙道的烂刺猬,现在你尝到这种严重的后果滋味了?哼!竟敢藐视我天才的本事!你们那烂系统不也一样好破!喂,刺猬头,不要太崇拜我啰,哈哈哈~~~”

  “樱木花道!你这臭小子!!”田岗扑到电脑屏幕前,双手抱住显示器的两端,恨不得把那嚣张狂妄的红发小子从里面揪出来痛扁一顿。

  “田岗组长,请息怒……”
  “对啊,不要和那野生猴类一般见识……”
  “田岗组长,你抱着显示器乱摇也没有用啊,樱木不会从那里面摇出来的……”
  “仙道组长,请您劝劝田岗组长吧,数据数据,我们的数据还要保存啊……”
  “仙道组长请您也不要加入抢夺显示器的行动中啊……”
  “田岗组长……”
  “仙道组长……”

  监控室里一时热闹滚滚,人仰马翻,乱七八糟,混乱一片。
  ………………
  ………………
  


  好不容易,混乱的监控室恢复平静,那台被抢夺的显示器适时的发出“滴滴滴”的响声,为了防止仙道和田岗再起争斗大战,越野抢先冲到显示器前,用身体护着:“请让我和樱木对话!”

  两个组长此时也抢累了,田岗坐在椅子上喘气,没空管那惹事的电脑,仙道正找水喝,闻言冲越野点头表示同意。

  “喂,烂刺猬,你们在干吗?怎么半天没人理我?可恶,竟敢忽视我天才的存在!”这是刚才抢夺战时发过来的信息。

  “HI,你好,樱木,我是越野,我有问题想向你这个天才请教,请务必指教哦。”现在可不能随便刺激到那只野生红发猴,拍马屁不会死。

  “哈哈,你也承认我是天才啦,哈哈哈~~~什么问题啊?小老百姓的问题没有天才不知道的。”

  “……对对,当然,你是天才嘛。问题就是,你是怎样通过第八层蜜罐系统并且还能和我们直接发信息的?”

  “哼,你对我是天才好象还有点怀疑嘛。不过天才就是天才,不和你小老百姓一般见识。还有,我并没有通过你们第八层什么蜜罐咸罐的,我只破了你们第一层就停手了。”

  “啊?那……你怎么能和我们直接发信息?不破了第八层不可能做到吧?!”

  “哈哈哈~~天才的做法,小老百姓是不可能料想到的,啊哈哈哈~~”

“…………”

“好啦,我告诉你啦,你们防御系统确实存在有缺陷,我闯进来的时候还以为有多难呢,哼,也不怎样嘛。那只烂刺猬还敢吹牛!瞧不起我,以为我天才是白叫的?现在不也一样被我破了,嘿嘿嘿~~”

“……樱木,请告诉我你是怎样做的吧,555555~~”

  “??越野你也会哭啊……好啦好啦,一大男人哭什么,告诉你得啦。我其实是通过XX卫星传输系统的XX配置缺陷来给你们发送信息的,而且我那个DDOS攻击也是我破了第一层防御后伪造的数据,要不我上哪儿找那么大的带宽来发送那么高的恒定数据流攻击你们?懂了吧?这就是天才所能做到的而小老百姓所想不到的,哈哈哈~~~”


  “呵呵,我们家花道还真的聪明啊^__^”仙道在一旁不知道看了多时,那脸上的笑容又是得意又是宠溺,看得旁人鸡皮疙瘩直冒。

  越野回头瞪了好友一眼:“仙道,你老实说,你做了什么事把你家红毛猴惹恼了?他没事干怎么会来攻击我们?”

  “没有啊,我上班的时候他还在好好的睡觉,人家疼他还来不及,怎么会做惹花道不高兴的事说^__^”仙道一脸的无辜。

  “恶”监控室里突然响起一片呕吐的声音,全拜某说话不知道害羞名唤刺猬的大型人形动物所赐。

  越野护着头努力不让自己吐出来,懒得理这个白痴好友,决定还是和那只自大红发猴沟通。


  “樱木,今天终于见识到你天才的本领了,好佩服,呵呵~~不过你怎么会想要攻击我们的系统?难道是……仙道那个笨蛋得罪了你?还是他不承认你是天才?”

  “对啊对啊,那可恶的烂刺猬,他根本不敢承认我是天才的事实,他不就自卑嘛,承认我是天才,我又不会瞧不起他,真是,越野你要帮我好好的劝劝他,承认事实不会丢脸的。”

  “是是,是,樱木,我会帮你劝的。但是请你告诉我仙道有做过什么对你不好的事吗?今天你攻击我们,这事已经升级到紧急防务事件的层面,后果很严重,如果不知道被攻击的原因……那,仙道恐怕会有麻烦。”樱木你也会有麻烦,而且是大麻烦。

  “…………”

  “樱木?樱木??樱木??!!”

  “……你去问那只烂刺猬,我天才的名号居然被他曲解成天生被他吃的菜|||”

  回完这条信息后,樱木就从聊天软件上消失了。


  ……………………
  ……………………

  原来是为了这个原因,仙道你还真能说得出口,难怪樱木会报复你,不过你们两口子闹意见也别拿我们的工作玩啊……一帮为网络犯罪忙得焦头烂额而睡眠不足的INP们欲哭无泪,一致瞪着引起此次紧急防务事件的罪魁祸首——仙道彰,恨不得咬其肉、啃其骨、喝其血。

  “呵呵,大家,工作都累了,偶尔来一次小插曲也不错……正好放松放松……嘿嘿嘿……啊啊啊……别别别……此次事件我负责我负责,我会负责……的……”(消声中。)



  此时,完成报复仙道任务而兴奋的樱木花道,正可怜的趴在床上……得意洋洋:“烂刺猬,现在知道我的厉害了吧,嘿嘿,看你以后还敢藐视我天才不~~哎哟~~疼疼疼,好疼~~该死的仙道彰!!”


  哦?对了,樱木还没有告诉越野另一个原因是:那只情意绵绵的多情刺猬因太过热情,以至于让某只活泼好动的红发猴趴在床上起不了身。猴子没了自由怎么行,所以,报仇!


******************

PS:名词解释——

INP(International Network Police)国际网络警察
DIC(Data Information Corps)信息特警

INP和DIC的关系是,INP负责搜索到网络罪犯并精确定位,DIC则负责按INP的指示进行抓捕罪犯。

蜜罐系统:防御系统中用于诱引入侵者的系统,即使入侵者以为成功侵入网络,任由入侵者进行破坏,以便于拖延时间,使系统能即时将入侵者的信息和行为发送给监控人员或入侵记录系统。处于防御系统中的第八层,通常是放在防火墙之后。

标签:
  S - Seey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