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仙花]寻找小王子

(1 次投票)

作者:路人甲 周六, 2010年 05月 22日 22:18

狐狸深深望了小王子一眼,「请你─训练我听话!」

第一次看见这句话时,我的心竟然为之悸动不已,是否…我的内心深处…也如同那只狐狸一般,渴望着被人驯养?
总是习惯一个人自由自在地生活着,对于自己的日子没什么不满,也没什么特别的期待。
他们总说,「你真是一个淡泊名利的人呀!」
我是吗?也许我只是尚未找到可以执著的东西而已吧?
像小王子所遇见的那只狐狸,『我只是地球上千千万万只平凡狐狸的其中之一』,在这之前,世界一样运转着。
但听小王子说了他对玫瑰的锺爱后,狐狸心里起了变化。
『如果你驯养我,那么我们就会对彼此有所需要。对我而言,你是世上独一无二的;对你而言,我也是世上绝无仅有的…』
狐狸渴望着被需要与依赖别人,这也是我打从心底羡慕与渴求的愿望。
只是…能满足我的小王子,究竟在哪儿?

--------------------------------------------------------------------------------


一样平凡无奇的日子,我从学校回家。
夕阳将我的影子拉得好长好长,原本就高人一等的我,这下子连影子都长的吓人。我无奈的笑笑,总觉得我的影子长度彷佛永远跟我的寂寞成正比,想视而不见都做不到。
故作潇洒地拨拨我特立独行的发丝,想甩去一身的无力,不过一件突发的意外破坏了我完美的帅气。
一个莫名其妙的空罐急速且神准地朝我笔直飞来,康啷一声,正中我的后脑勺。
我当场连声惨叫,痛得抱头蹲下,眼前满是金星环绕。
眼泪不争气地夺眶而出,我恨恨地转过身,寻找那个不知死活的混蛋。
目标还在搜寻中,一个矫捷的身影已经闪进我微弱的视线范围内。

「对不起!哎呀!我真的没注意到有人站在我前面…你不要紧吧?站得起来吗?…ㄟ?你不是陵南的仙道?」
那人霹雳啪啦一口气说了一大串话,突然冒出自己的名字,让仙道讶异地张大了眼睛,(这家伙…认识我?)
揉了揉泪水盈眶的眼睛,(这头红发…呃…樱木…花道…?湘北的?)
「哈哈哈…幸好是你!那就没关系啦!」樱木爽朗地哈哈大笑,似乎一点歉意都没有。
还在纳闷,(为什么是我就没关系了?),樱木已经猛然将自己拉起。
「篮球员就是身体壮,耐操嘛!」樱木边说边拍仙道的背。
错愕地看着眼前笑得如此纯真无邪的高个子,仙道满肚子气突然就没了。
一种前所未有的情绪轻轻浮现,脑中有着一闪即逝的奇怪念头,因为太怪了,竟然自己都无法形容清楚。

「樱木…你…」语言中枢受到重击了吧?话都说不流畅了。
「耶?痛得说不出话啦?」樱木突然小小的良心发现,「没关系,我揉一揉就好!」
粗手粗脚地搂住仙道的肩,顺势往后脑一抹,「这总好了吧?」
突然靠在别人肩头上,仙道真的吓了一大跳。
但是从樱木掌心传来的那股温暖竟消除了自己的疼痛感,他的体温更软化了自己的戒心,仙道诧异地发现自己竟然有冲动想就这样倚在他肩膀,不要起来了。
发现仙道还是眼神呆滞,樱木紧张了,「你…还好吧?」
「啊?我、我没事…」刹时清醒过来,连忙苦笑。
松了一口气的樱木还是不太放心地将仙道拉到附近公园里,用沾湿的手怕敷着仙道的后脑。
「啧!不要变笨呀!不然我就麻烦了…」樱木小声地念着。
仙道闭着眼睛,忍住偷笑的念头,乖乖安分地坐着。

晚风徐徐吹来,整日的燥热暑气慢慢散去。
仙道闭着眼睛,享受着身边那个不安的现行犯所做的赎罪行为,心里弥漫着说不上来的舒服感觉。
而那个单纯的家伙,也许是因为罪恶感吧?主动地将一切前因后果都给说了。
原来…赫赫有名的失恋大王─樱木花道,他那空前绝后的辉煌纪录又增加一笔了。今天他被可爱的晴子小姐拒绝了,当然还是因为那只自傲的狐狸喽!
愤恨难消的他只好拿路上的空罐出气,没想到竟好死不死地误中可怜路人─仙道。

听着他说着那无人能比的「被拒指数」,仙道的心突然地震了一下。
一个熟悉的场景清楚地占据脑海,那只小王子故事里的狐狸活灵活现地在自己眼前跳跃着,瞬间与自己合而为一。
身边的高个子也跟着缩小成一个小人儿,满头金发,红扑扑的脸颊,专心地说着自己的故事。
是呀!这跟小王子故事里的场景不是一模一样吗?
被高傲玫瑰拒绝的小王子不是也在一只平凡狐狸面前,悠悠诉说着自己的心事吗?
狐狸听着听着,羡慕、也嫉妒起那朵不惜福的玫瑰,渴望自己能够取代她,在那个锺情不二的人心里占有同样的地位。
『请你驯养我!』狐狸哀求着。
而自己…竟然也起了同样的荒谬念头!
期待成为樱木心中独一无二的人,毫不犹豫地,自己也脱口而出,「请你…训练我听话!」

此话一出,樱木愣住了!
「你…说啥啊?」根本就听不懂。
「啊?」又清醒了,「呃,我是说你不要难过。」慌张地转移话题。
「哈哈哈…放心啦!」樱木看似毫无阴影的笑容里藏着一抹忧郁,「我经验很多,死不了的!」
仙道的心隐隐抽痛着,好想…真的好想抱抱他、安慰他…
「倒是你,要不要紧啊?一副呆样,还很痛吗?」樱木又摸摸仙道的后脑。
仙道忍不住又闭上眼睛,但这次他没有沈溺其中,反而很果决地做了一个决定。

「嗯…还有点痛…头昏昏的…」皱着眉头,一副痛苦的样子。
「ㄟ?真的假的?」樱木慌了。
「你可不可以…送我回家?我家就在这附近…」无力地拉着他的衣摆。
「当然没问题!要我扶你吗?」连忙将他的手撑在自己肩上,另一手搂住他的腰。
「嗯。」无力的笑笑。
「走这儿吗?」
「嗯。」…



--------------------------------------------------------------------------------


夕阳下,仙道的影子还是那样的长,不过现在他身边多了一个一样长形的影子作伴了。
说也奇怪,当风一吹动,仙道的影子就开始摇晃,有时候看起来竟有点像是什么动物在跳舞一样。
你瞧见了吗?那只有着长长尾巴的动物…这会儿正贼贼地笑着哪!
 

  L - 路人甲